目前分類:子寧不嗣音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卓文莖掀開了營帳,在氈毯上看見了等待他已久的人。

  他並未感到驚訝,其實看到信的同時,他隱約便有預感,雖然不知道這預感自何而來,畢竟自他投向人皇的懷抱……陣營開始,幾乎沒和這個人說過什麼話。

  這青年總是很安靜,安靜地守在兄長的身側。戴著幾乎遮掩一切神情的面具。

  但令他多少有些意外的是,這時的他並沒有戴著面具。

  他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面容,雖然之前就有聽過傳言,說人皇的弟弟和人皇是孿生子,兩人長得完全一模一樣。但實際看見他的面容,還是讓卓文莖不禁讚嘆了一聲,同樣的精緻俊美,同樣的充滿精靈獨有的靈蘊。

  唯一的遺憾是只有半面。青年把另外半邊臉隱藏在黑暗裡,但即使如此,以卓文莖的視力還是能清楚看出上頭的火痕。

  「真是漂亮……」卓文莖忍不住舐了一下唇,人皇完美無瑕的長相固然讓人食指大動,像這樣殘缺不全的美,不知怎地竟挑起他更深一層的悸動。光是想像那張臉毀掉時,這個人承受得是怎樣一種痛苦,卓文莖就不自覺地興奮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終於見面了啊,赭大人。」

  黃沙捲過樂馬關外唯一的人類城池,瓊萊。

  雖說是唯一的人類城市,但在靖亂七年的今天,瓊萊依然是龍蛇雜處。比起大多只有人類、排外性甚強的其他人類城市,瓊萊四處可見吟遊的白艾達、打鐵的黑艾達,向路人殷殷解說教義的神領地灰羽,甚至還有拿著金刀,在市集間物色獸騎的沙漠精靈。

  位於東西方通衢的這個城市,到處彌漫著一股不同於皇朝的繽紛色彩。

  瓊萊的西邊仿造皇城,是樂馬關外最大的商業市集,每年夏季開市,在秋季才收市。來自各地的商品,包括熱門的獸騎、南山的瓜果、神領地傳來的樂器,甚至奧塞里斯盛產的香料、顏料,都是瓊萊商人引以為傲的商品之一。

  而許多旅人途經此地之際,也往往不忘停下腳步,在各個帳幕前駐足,玩賞這些琳瑯滿目的珍品。

  在這形形色色的旅人中,有一位旅人特別顯眼。倒非他的種族,男人是瓊萊以東常見的人類,穿著制式的華服,手上緊握著人類常見的三指寬柄男用軟劍,腰間尚繫著一把銀色大刀,正勒馬停在一張帳蓬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陛下,卯時已到,差不多該準備著裝盥洗了。」

  精衛蹲福在禁衛宿鋪外的校場前,恭敬地道。

  校場上兩名裸著上身、汗流浹背的男人同時回過頭來。其中一名面容俊秀到不似男子,手上拿著棍棒的男子便笑道: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精衛。今天就像往常一樣,在谿邊房裡整裝後再過去吧。」

  精衛應了聲是,揮手便指示下面端著水盆、巾奩、禮服和鞋靴的內侍。她抽空瞥了一下另一頭同樣也是喘息不已的少年,今年初剛晉補右虎賁的重職,這個男人有著一張平心而論還頗能吸引異性的臉蛋,但奇的是臉上從來沒有超過一公厘的表情變化。

  精衛記得他叫作谿邊,意思好像就是河邊。人和名字一樣都很怪。

  「谿邊,今天就練到這裡吧!真是,沒想到槍法比我想像複雜得多,光是刺擊的變化就有十幾二十種,看來我得加把勁才行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終章
  
  共工的死訊比谿邊意料中還晚傳開。
  
  那些兵部遴選出來的都尉軍,在食妖林間發現共工的屍體時,谿邊猜想一定相當驚慌。這些和共工陌生的下屬,所想得到的第一件事,一定不是為共工感到悲傷,而是如何推卸責任,不讓這個媧羲「愛將」橫死的責任算到他們頭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第十五章 芍之華

  春天悄悄降臨皇城,朱雀街上四處可見將融未融的白雪,人群也彷彿從長眠中甦醒過來一般,拆下窗口擋風的橫條,敞開門扉,迎接三月第一道溫暖的陽光。

  傅家就逮之後,朝政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動。

  谿邊聽說刑天率領的禁衛軍闖入傅家時,傅白澤並沒有太多抵抗,只像是早知有此可能似的,對著西陵山的方向嗑了個響頭,就默默跟著禁衛走了。

  西陵山是歷代帝王陵墓所在地,傅白澤此舉的用意,無疑是提醒媧羲,他仍舊是二朝老臣,不容擅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第十四章 吉日
  
  陽離和幾個龔家的禁衛動作甚快,似乎早有預謀,一路鑽過商羊宮外的大片竹林,看方向竟是想往宮外闖。
  
  谿邊隨媧羲騎在快馬上,追在最前頭。這是他第二次與帝王並騎,照理說這種事情,實在不需要上皇親自出馬,不過谿邊現在漸漸發現,這位深謀遠慮的上皇某些地方真的像死小孩一樣,會做一些多餘到令人擔心的冒險行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第十三章 破斧
  
  「小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貪狼對眼前的發展顯然大惑不解,只得求救似地看著谿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十二章 摽有梅
  
  見貪狼打開倉庫門,不知和門外山貓交待了什麼,谿邊悄悄靠近媧羲。
  
  「陛下,沒有問題嗎?我們隨他們攻入禁城的話,只怕會出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第十一章 湛露
  
  谿邊沿著宮城小跑了一圈,整個禁宮似乎都陷入戒備狀態,人人臉露緊張之色。谿邊本來想先找到陽離,沒有聽說傅家人被解職的消息,他應該還在禁宮內當職,再說傅白澤現在以保護子嗣的名義,應該有能力讓陽離接近媧羲。
  
  但繞了幾圈,都沒有見到陽離的影子,反而是右禁衛軍見他行蹤鬼祟,已有幾隊人馬朝他馳來打算盤問。谿邊沒有辦法,只得暫時拍馬離開宮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第十章 南有嘉魚
  
  陽離說到做到,真在冬至那天安排了晚餐。
  
  那日禁衛也放了假,陽離和他穿上厚重的雪氅,禁衛服也沒換下,就坐上傅家派來接人的馬和長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九章 皇皇者華
  
  他回到方家宅邸時,已經是近午夜時分。有個門房弓著背,在夜色裡落下鎖匙,谿邊捱著壁燈照不到的角落,小心地摸到狗門旁,右手一翻,便悄沒聲息地鑽入了圍牆內的草叢中,守在廊下的家丁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自己是不是越來越擅長做這種事了啊?谿邊有點感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八章 四牡
  
  谿邊正式開始了他的偷窺……跟蹤大計。
  
  他回宿舖整理了一下武裝,把短槍的綑繩重新綁好,用黑色的布纏在背脊。又戴上了密不透風的黑色氈帽,連斗蓬也是黑的,如此一來,就算是在夜色裡照面,恐怕連陽離也會以為撞鬼了,而認不出來他是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七章 柏舟
  
  媧羲病倒了。
  
  這事一傳出大內,朝廷一致震驚不已。據說是在從朝議回來的路上,忽然倒下來的,被太醫署的人緊急送回了寢宮,診斷的結果是過度勞累和過重的精神壓力,加上天冷受了點風寒,這才積勞成疾。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第六章 桑柔
  
  媧羲對獬角的處置,下來得很快。
  
  上皇也擋不住朝廷命官接二連三的上參,十一月初十,上皇親下詔旨,要宰輔張中丞在家待命,不得出府邸一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五章 何草不黃
  
  谿邊萬萬沒料到,獬角在閣裡和他說的那些話,竟如此快就得到驗證。
  
  谿邊還是去找了媧羲,和他覆命詢問後的情形。不過果然如獬角所料,媧羲對調查的結果漠不關心,像是早已知道義倉的事情般,只是含笑聽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四章 雨無正
  
  谿邊掀了值班板上的牌子,疲累地踏進宿舖的臥室。
  
  時節已接近秋分,淮水以南又是農忙時節,候鳥忙著向北飛,萬物忙著冬藏。就谿邊看見的,媧羲身邊也忙得焦頭爛額,所幸今年雨水仍然豐沛,各地報上的都是米麥盈收、六畜興旺。只是雨季一到,各地水患急報也跟著水漲船高。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三章 出車
  
  杜教頭的回信寄到了區廬,谿邊趁著陽離熟睡後,費了好大的氣力才把他纏得死緊的四肢扳開,一個人走到窗前,憑著月光看信。
  
  教頭沒上過什麼學,光祿司裡也有教武生唸書的人,教頭常說武人若不唸書,終究沒有太大出息,所以谿邊還算是寫得一手好字。他自己的字倒是普普,但看見紙上熟悉的字跡,谿邊這幾日來越發冷寂的心,竟再一次柔軟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第二章 常棣

  在區廬的花壇旁一屁股坐下,谿邊對著迷濛的月色嘆了口氣。

  他實在有些乏了,用手揉了揉太陽穴,閉起眼睛假寐了一陣子。地牢的氣味還在他鼻尖堆積不去,還有小巷裡的血腥味,這幾天連喝茶都有點澀澀的。

  陽離大概是看出他精神不濟,這幾天都繞著他噓寒問暖,深怕晚上陪睡的人出了什麼閃失。

  對於殺人,他倒沒有太大的抗拒感,這點連他自己都有點驚訝,倒非他天生殘酷、喜歡殺人,只是既然是別人命令他做的事,他就不會有太大的罪惡感。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一章 蒹葭
  
  谿邊默默地將最後一疊衣物放進木箱裡,直起身來舒了舒腰。
  
  雖然在這間光祿司的小舍裡生活了近十五年,谿邊發現自己還真沒多少家當。除了幾件換洗衣物,一本他從小翻爛的詩經,拿來纏腳纏槍頭的綁布,還有杜教頭送的幾個兒時玩物以後,可以說是身無長物。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楔子

  「主子,這就是屬下之前說過的那個人。」

  他在冰涼的石地上跪倒,額角虔誠地貼著地面,一絲目光也不曾洩露。因為沒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自己即將接下來的工作,是不容許一絲好奇心的。即使知道風靡全大陸、皇朝有史以來最富戲劇性的主人就在眼前,也沒有例外。

  這裡跪著的不只他一人,後面跪著引見自己的人,是個身材魁梧的大叔。光祿司的教頭說他叫刑天,當今上皇直屬禁衛軍之首。

  而他的身邊,還跪著兩個和他一起進宮面聖的新晉侍衛,和他一樣惶恐地跪倒在地。剛才一路被挨次問過話,好容易才輪到他。

  「喔,就是這個人嗎?別把頭低著,抬起來讓我看看。」

  比想像中明亮的聲音,讓他略感驚訝。久跪的膝有些發疼,他告訴自己今後必須習慣,然後才把頭慢慢抬了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