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許願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去停車。」他吶吶地說,用鑰匙打開了手銬的鎖頭。

  ***


  後來阿響和筑在病房裡見了面,寒喧了一陣。

  筑現在似乎什麼人都不想理,他一直坐在父親身邊,比以往任何時候還要安靜,他就這樣凝視著父親的臉,間或用棉布拭去父親淌出唾液的嘴角,一句話也沒多開口。

  修想筑一定在思考很多事情。初識的情境、交往時對方的模樣,以及把他騙去結婚時,那一臉賊笑的表情。第一次去醫院申請生育、第一次一起看模組表,決定第一個孩子的名字。以及修共同參與的,那過去三十年的點點滴滴。

  筑的身體很差,生育的藥物對筑的身體負擔太大,本來父親也有兩人終生無子的打算。但後來是筑自己開口,說生個一胎無妨,兩人間才有了修。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修最後把臉埋在許願嬌小的背上,許願的身體一點擋風的作用也沒有,風都吹到了他身上,刮骨般地疼,修的心中也是疼的,為了眼前的人而疼。

  抵達醫院所在的都市時,已經是三更半夜。那個都市靠海,說穿了也是個靠漁業維生的小城市,怪就怪筑搬到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才會出了事連個醫院都不好找。

  許願隨便找了個地方停車,和修雙雙衝進醫院裡,問了櫃台的護士,才知道筑和父親已經在稍早到了。

  父親被送進了手術室,初步診斷好像是腦溢血之類的,這下修嚇的連手腳都僵了,許願從背後握住了他的手,修才稍微鎮定一點。

  他在手術室前的長椅上看見了獨自一人的筑,他背靠在牆上,彷彿假寐似地閉著眼睛。聽見修的腳步聲時,才驚醒似地抬起頭來。

  「爸……!」

  修衝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長椅上的親人。筑一開始沒有反應,修見他臉色蒼白如紙,清俊的面容一瞬間像是老了數十歲,「修……」他沙啞地開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件事……今天我在家的時候,有兩個人來,說是房屋仲介要來看屋。」

  他謹慎地問著,生怕自己不小心措辭太激烈,又刺激到阿響。上回在實驗大樓前的那幕讓修格外小心,現在的阿響敏感得令他如履薄冰。

  他告訴自己得像個盡職的未婚伴侶,從雙方共同的角度來看每件事情。

  「嗯,對啊,我請他們來看的。」阿響竟不否認,講得游裕從容。

  「所以說,阿響……你想把這間房子賣了?」修又問。

  「嗯,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這屋子太大了,兩個人住這裡還得多繳水電,不太划算。我這幾年有些積蓄,加上這間房子的賣價,應該可以在市區買到不錯的物件,到時候一完婚我們就搬過去,我已經物色好地方了。」

  阿響微笑著說,彷彿這一切都是他們共同的計畫,而他正幸福地描摹未來的遠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給親愛的修:

  我去旅行了,很抱歉沒先知會你一聲。但人似乎總有這種忽然想旅行的時候,工作我不要了,獨立Case的客戶也辭退了,現在的我孑然一身,修。

  第一站去了萊茵河,我在海德堡的西側觀看萊茵河的落日,金色的光茫灑在河面的瞬間,我忽然明白尼布龍根的指環是如何出現在詩人的腦海。修,在那頃刻間,我的腦子裡彷彿也出現了一首詩,一首美好的歌。

  我真想現在就唱給你聽,修,我想把我現在所有的感覺都化成歌,唱給你聽。

  God Bless You。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始爸爸總當著父親的面,從三樓的窗口把那些菜一點不剩地倒出來。

  但父親竟然沒生氣,也不灰心,竟然天天照常做好便當送過去,送到爸爸連倒都懶得倒掉,有天終於忍不住吃了第一口為止,只能說愛情的力量實在太偉大了。

  修從小就聽慣父親講他追爸爸期間的辛酸血淚史,這讓修從小下定一個決心,那就是身為男人,一定要當被追的那個,絕對不要當追人的那個。

  但事實證明愛情這種事果然不能盡如人意,修記得自己在追阿響時,整個就被沖昏了頭,根本沒餘裕去想什麼小時候的誓言。

  但相比他和阿響,即使現在兩人結了婚、生了修,父親和爸爸的相處模式,修覺得還是跟交往時代沒兩樣。爸爸的任性和無理取鬧,有時候連他這做兒子的都覺得過分了些。但父親卻從無怨言,對這一切甘之如飴。

  某些方面來講,修覺得自己的雙親實在是絕配。

  爸爸的名字是筑,一般做了雙親後,在孩子面前就會用孩子的稱謂來互相稱呼,但父親還是始終還是叫爸爸的本名,床上床下都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修承認自己是有罪惡感的。

  不單是背叛情人的罪惡感,八年來他多少也精神出軌幾次,對象都是對他獻過殷勤的帥哥,有時是善體人意的後輩學弟。

  但最終都不了了之,畢竟要背叛原本的情人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不只和揮別就的麻煩,迎接新的也麻煩,這跟你習慣到一家餐廳吃飯感覺是一樣的,如果那家餐廳倒了,要適應新的食物又是一番奮鬥。

  但是許願不同,許願是女人。

  第一次和許願上床後,修一個人開著車,一路奔馳到離都市最近的海邊。他脫了上衣,赤腳走到沙灘上,漫無目的地在沙灘上亂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願

 

  「欸。」

  她用右腳勾起了床單,從床單下面用腳尖頂著修的臀部。

  「和我生個孩子好嗎?」

  修感到訝異,他本來正低著頭,打算取下陰莖上溼淋淋的保險套。射在裡面每次都讓他感覺很微妙,雖然說不是不爽,但總有一種被人勒住脖子的感覺。就像看片看到一半,看到精彩的地方,忽然發現裡頭的演員是你前男友一樣。

  保險套裡被精液弄得黏膩、溼滑,很難想像這種東西,到最後竟然可以生產出人類來,它們對修來講,一向是結束後就該丟到垃圾筒裡的玩意兒。

  女人的足趾還在他屁股上打個圈,她的乳房高聳,形狀是他最中意的那種,乳暈是深咖啡色,像另一雙凝視著他的瞳眸。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