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夜間教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顒衍收了手,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張毛毯上半晌,才回過頭應答一聲,搬著滿袋子的紙蓮花奔向福隆學長。

  
  十三、

  吉安幫著顒衍把雜物放到桌上。說也微妙,顒衍明明是新生,照理說這種迎新宿迎,新生應該是傻傻地給學長姐當呆子整才對。

  但顒衍不但事前就自告奮勇幫忙,製作道具什麼的不說,還特別提前過來和學長一塊場勘,吉安早覺得事情不單純。

  他看顒衍一到夜教會場,就開始東張西望,一下子走到這棵樹下,一下子又蹲在那顆石頭前。

  吉安看他拿了支毛筆一類的事物,謹慎地在他們紮營前的樹幹上畫了個符,遠看上去筆劃繁複,像吉安去博物館看古物上會出現的文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

  吉安選在週五潛入學務處,如他所料,週五下午許多學生都提早返鄉,也沒有平常的車水馬龍。

  吉安從後方的樓梯走上學務處前的長廊,中間還碰到幾個同班同學。吉安低眉信目,雖說他和班上同學幾乎沒什麼交集,但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奇妙,想要做壞事的時候就格外心虛,怕被什麼人指認出來。

  吉安溜進辦公室。事前他就偷偷打聽過,新生資料因為要辦理許多手續,包括學籍還有成績登紀,所以都放在主要辦公室旁的檔案櫃裡。

  這些都是那兩個女孩子透過手機跟他說的。自從顒衍把手機交給吉安後,那個叫關山的女孩就一直傳簡訊過來,內容還都沒什麼營養,不是問顒衍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就是在聊今天上的課有多無聊之類的,連聊天氣的都有。

  有時另外一個叫長濱的女生也會傳過來,內容一樣貧乏。吉安覺得她們只是單純想和顒衍有所交集罷了。

  吉安實在煩不勝煩,應了一、兩則簡訊後,那兩個女孩子就像得了趣一樣,照三餐發簡訊給他,吉安便順口問她們哪裡可以看到新生名冊。

  『新生名冊?只要是重要資料的話,大概都放在長濱她爸辦公桌右手邊的檔案櫃裡喔。但阿衍要名冊做什麼?啊,難道是有想追的女生?』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

  那天晚上,吉安看見富里學長又開了宿舍的門出去。他瞄了一眼時鐘,是凌晨一點半,這時間出門確實有點詭異。

  雖然他們系上不乏一些晝伏夜出的怪咖,但富里學長看起來不像是出門跑趴或找女人,他身上甚至還穿著白色吊嘎內衣。

  吉安尾隨富里學長,只見他出了宿舍的門後,竟朝著走廊那一端走過去。

  之前吉安幾次目擊富里學長半夜出門,都只是站在走廊上,像這樣著了魔似的往某個方向走,還是第一次。

  吉安低頭往地下一看,發現走廊上又出現女人的毛髮,而且這次不是一搓,而是一排,稀稀落落地灑在宿舍外那條長廊上,一路延伸到吉安上次看到學長盯的角落。

  吉安多少有點毛骨悚然,他不敢去碰那些頭髮,只能叫住富里:「學長!」

  但富里學長仍像沒有聽見似的,吉安發現他照著頭髮的軌跡,往角落的地方緩步靠近。他心中焦急,正想伸手去拉富里,驀地一隻手從他身後伸出,攬住富里的胸口,就把他往牆邊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