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御手洗與石岡君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奇異鳥


  察覺室友的異常,是從上個星期六開始的。

  其實他也不知道事情會發展的如此出人意料。像他這樣一個快邁入四十的男人,對女人的慾望也隨著和御手洗的同居日久,變得越來越淡泊。

  本來以為自己一生都不會再交女朋友了,也做好會這樣也說不定的準備。但是戀情一來,卻像是熱燄燒上屋子一樣,再大的水注的澆不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手洗潔之情人節Kiss事件


  御手洗潔現在坐立難安。

  雖然他對自己的室友非常有信心,或許應該說,他對監控自己室友的交友狀況非常有信心。特別是這幾天,沒有多餘的女性打電話給石岡君(因為電話線被他接到別的地方去了)、沒有奇怪的女性寫信給石岡君(因為他把信箱用膠帶貼起來了),也沒有任何女性來找石岡君的蹤跡。除了隨著情人節接近,日復一日堆高的巧克力以外,一切情況都在他名偵探御手洗的掌握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御石衍生 我がまま


  『是,我知道了,好,沒問題……我會去,謝謝妳。』

  室友在客廳掛斷電話的聲音,在夜裡聽起來格外清晰。他說服自己並不是想偷聽室友的電話,只是剛好走到門邊罷了。

  放下電話的室友異常高興,走向廚房時還哼著五音不全的歌。俐落地套上屏風後的圍裙,撿起洗碗槽上散落的碗盤,開始愉悅地洗起碗來。今天晚上吃的是馬鈴薯燉煮,室友端上桌時,還謙虛地說著這是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之類的話。還說這是某個女編輯,在上回討論出版事宜時順道教給他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前序為島田莊司的SIVAD SELIM, 是下面那篇翻譯後的後續故事。^^
  (SIVAD SELIM翻譯請見:http://www.wretch.cc/blog/bananaism&article_id=12709797)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御石衍生 鐮倉夜海


  離開鐮倉署之後,御手洗全力催促著我,甚至伸手拉住我的手,對我大喊著:『快點!石岡君,現在跑去的話,說不定還趕得上末班電車!』我也不想在五月的鐮倉露宿,於是尾隨著他盡力奔跑。

  但是跑到半途時,御手洗看了一眼天空,我還以為天空有什麼東西,也跟著他抬頭看了一眼,卻聽到御手洗喃喃地說了聲什麼『天氣真好』。我看他動也不動,就推了他一把,叫著:

  『御手洗,終電,終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是無法理解。

  『可是你為什麼會知道他們私會的事?還知道他們私會的地點?』

  我問道。御手洗把菜單從臉上挪下來看了我一眼。旁邊的樂手演奏起饒富南歐風味的斑鳩琴,長滿鬍子的歌手正以深情的調子唱著義大利情歌,讓整個水上餐廳充滿濃濃的威尼斯風情。但我和御手洗完全無心欣賞。

  『當然是因為她自己說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不耐煩地看了我一眼,好像玩電動玩到一半被叫去寫功課的小學生。

  『狗會平安無事的。』

  『會平安無事嗎?』

  我訝異地問,沒想到他會這麼肯定地斷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女王之犬


  『唔……嗯……等一下……』

  拉斯維加斯的威尼斯飯店頂樓高級套房,一直以來都是世界各地名流政要指定住居地,雙人大小的潔白床單上,橫溢著無邊的春色。

  我壓住眼前惱人的卷髮,指節抓得微微發白,只為了把不斷入侵的室友驅離一些。然而些微的掙扎完全起不了效用,只是讓他更加得寸進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蓮見為日文版出現的人物,其實就把他當作和石岡君親近並崇拜御手洗的刑警就可以了。


御石衍生 電視番外 蓮見刑事的困惑


  『您好,我是蓮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電視


  一切都要從馬車道的那台電視開始說起。

  我和御手洗,原本其實都是不太看電視的人。在我們小時候的那個年代,電視算是奢侈品,因此我一個人住在西荻窪的時候,也沒有興起買電視的念頭。後來因為電視越來越普及,沒有電視的話,很多資訊都會落後別人一截。所以搬來馬車道之後,就由我從稿費裡抽出一部分,買了一台十二吋的中古電視。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不太去碰他,還是沿用古老的習慣,靠著報紙和書籍打發時間。但有天我心血來潮,轉到一個由女明星主持的綜藝節目,從此就迷戀上了,一到了時間非坐在沙發上等著看不可。¬有時御手洗人在沙發邊,也就跟著我一起看,順便對節目的內容刻薄兩句。久而久之,我們都領略了那東西的好處,¬日本的電視娛樂業發展速度也很驚人,御手洗有時也會轉到新增的英語頻道,專注地看著我看不懂的艱深節目。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嫉番外 清楚


  我走上大學圖書館的台階。這裡是全瑞典最大的圖書中心,烏普薩拉人稱呼他為Carolina Rediviva,裡頭藏書量十分豐富,對於做研究的人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地點就在烏普薩拉大學附近,和我的研究室只有幾步之遙,轉入這間大學後,我就經常來這裡消磨光陰。

  因為和海因里希約好了一起吃午餐,我隨身帶著要拿來還的書,先在中庭的湖邊轉了一圈。再過兩天就是耶誕夜,海因里希窗檯上的蠟燭,也點到了第四根。街上到處彌漫著過街的氣息,歐州不比日本,從耶誕節到新年這段期間,是他們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一隻鷓鴣輕巧地掠過結冰的湖面,停到一旁的洋梨樹上。我目不轉睛地看了一會兒,呼了口氣,才轉身走進圖書館裡。

  我幾乎才走進服務台,就看見海因里希的身影。他背對著我坐在檢索區的椅子上,專注地使用著電腦,兩隻眼睛瞪得直直的。我不動聲色地走到他背後,他也渾然無所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外遇雷,請慎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御石衍生 謎樣的訪客


  星期五的晚上,石岡去參加編輯部的聚會,我記得他好像有說過,只要傍晚左右就會回家。可是事實上傍晚時,他卻打了一通電話回來,背景很嘈雜,還有人在背後叫著:『喂!石岡兄,再來兩杯!』而我的同居人抱歉地說:

  『御手洗,抱歉,今天晚上大概抽不開身了,你自己去吃飯好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趴趴熊,名字叫作御手洗。

  御手洗是一隻很聰明的趴趴熊,是森林裡面最聰明的趴趴熊,他和其他的趴趴熊不一樣,他不喜歡吃白糖年糕,但他喜歡吸味噌煮,特別是青花魚味噌煮,只要在家裡的餐桌上放一盤,御手洗就會滾啊滾啊地,爬進家裡面。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妒番外 困惑


  聽到教授提出要來馬車道借住一宿的要求時,我曾經遲疑了一下。

  倒不是因為不喜歡教授這個人,他是個相當溫和的人,和御手洗截然不同。不會激烈地批判他人,言談間也會為人著想,當然更不會因為自己的任性而給他人添麻煩。幾次相處下來,我覺得他是個能交朋友的人,和他在一塊,感覺相當舒服。

  只是在馬車道獨居多年,我的性格好像也變得有點孤僻起來。自從御手洗留書離去之後,雖然也常有老友到馬車道拜訪我,但多半是例行拜訪的性質,喝杯茶吃個飯之類的就走了。御手洗曾經說,日本人是一種表面上很禮貌,其實骨子裡對人充滿戒心的民族,總是善盡禮數地招待客人,但是除非是極要好的朋友,否則決不會讓對方踏進自己的領域,更遑論留下來住。我好像也有這種矛盾的心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妒


  『教授,行李放門口就行了。不好意思,裡面很亂。』

  我踏進馬車道的公寓那刻,心中充滿了虛幻的不實感。多少年以來,我閱讀石岡和己這個人的小說,在不知不覺間,為其優美細膩的文字著迷。我先是迷上他的文,然後是這位作家本身,而後是他所身處的整個世界。

  等我察覺時,我已瘋狂地迷戀上關於石岡和己此人的一切。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等待

  『御手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御石衍生 假如


  不知從何時養成的習慣,我喜歡一個人沿著海濱,欣賞大海中落日的餘暉,一路步行到山下公園的長椅上。

我總是帶著一兩冊文庫本,心不在焉地隨意翻翻,讓鹹溼的海風吹撫我半白的頭髮,激發些許寫作的靈感。假日時,總有年輕的父母牽著半人高的孩子,吵吵鬧鬧地走過我身邊,若是年紀稍大的婦人,看見我在一旁看書,還會領著兒女向我鞠躬。

  假如當年,我不曾走進那間占星教室,我應該也能找到適合我的女子,就這樣和她過一輩子。我們會生小孩,會有個小家庭,我的女兒會趴在我身旁,好奇地攀著我的手臂問:『爸爸你在做什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石衍生 領帶


  『你要參加高中同學的婚禮?』

  一九八O年的春天,我和御手洗甫搬進位於橫濱馬車道的公寓。就遇到了接二連三的案件。我的這位朋友,雖然常被人稱為怪人,平常總是一副懶懶散散、事不關己的模樣,但在遇到難解的謎題時,所展現的行動力和分析能力卻往往令人驚嘆。我和他認識雖然已經兩年,但從御手洗身上發掘到的潛力,卻仍然常讓我感覺不可思議。

  御手洗平時不太和人交際。不要說朋友,就連他到底有沒有親人,也是個謎,每到假日的時候,御手洗除了待在沙發上看書、在房裡彈吉他,或者偶爾去旁邊的山下公園散散步,很少看他主動參與什麼飯局。有時我會故意慫恿他報名一日旅行團,坐著巴士在橫濱到處遊覽,但御手洗還是一樣,就算在人堆裡,只要不是他想聊的話題,他總是那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要不就是突然站起來發表他的演說,給我添麻煩。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夜的越洋MSN 全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Are you on line?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