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秉燭夜話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汝的影贄從門口挪開,吾等並不打算與汝為敵。」

  秉燭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尚融的房門口布滿黑影,幾道像是野獸牙齒的影子從門縫下竄出竄入。秉燭見識過一次尚融影贄的威力,若是現在有人伸手去開門,肯定會被這些凶猛的影子撕成碎片。

  其實不需要看影子,光是整間房間透出來的壓迫感,任何修行者都能感受到,房內的人正用盡全部的精守把守著,不讓人輕易越雷池一步。秉燭總算知道為何觀音剛才要先在樓下調息備戰了。

  忌離也悄悄站到秉燭身後。門口的黑影沒有解除的跡象,反而更加張牙舞爪。秉燭看觀音不耐地凝起了眉。

  「狍獸尚融,不要得寸進尺。吾等敬汝道行高深,但以汝現下的身體狀況,吾等未必對你無技可施,汝應該也無意讓正神廟無端受累。」

  這話似乎終於引起房內人的關心,秉燭聽見尚融帶著沙啞的低沉嗓音。

  「我不會讓任何人接近小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不知道為何,面對這個身,神農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心口像是有塊石頭似地,壓得沉甸甸的。

  「何況我也不是篤定就能飛升,在這之前有個大劫。如果渡不了那個劫,我可能就到此為止了吧。」

  少女若無其事地說著,神農又是一驚。

  「大劫?什麼劫?雷劫?還是心劫?」

  「唔,不知道耶,大概是天劫吧?」

  少女笑著說道,神農卻一怔。凡修行者必定遇劫,但即使是劫數也有各種不同之分,最常見的便是天雷劫。相傳上天對於逆天修行者,會降下天雷,妨礙其修道。若是修行者道行不足,轉眼便會飛灰煙滅。

  此外還有心劫、魔劫、情劫,大多是修行者內部小宇宙產生的種種魔障,在修行前階段就會不斷遭遇。有些修行者遇到一輩子跨不過的情關,就此放棄修行,回歸凡俗的也所在多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才不是什麼妖鬼,什麼啊,真令人失望,大名鼎鼎的歸如土地神,居然連獸身神和妖鬼都分不出來嗎?」

  秉燭怔住了,他忙將靈元運行至眼部,定睛一看,果然那少年的氣海穩定,精守像是藍色的燭光一般,安穩而澄徹地在少年胸中冉動著。那是妖神才會擁有的精守,而且修為還不淺,幾乎和竟陵他們相去無幾。

  「你……」秉燭才說了一個字,對方便又再揉身而上。只見少年高高躍起,滿是銅釘的長尾在空中劃下一道優美的弧線,罩頭又是一陣金屬密雨。

  這次秉竹看得比較清楚了,這些銅釘全是精守所鑄,只消被掃中一個,非受重傷不可。

  秉燭沒有辦法,他一邊踏著罡步,閃避對方落雨般的攻擊,一邊朝術場邊緣側身滾去,「初六,剝床以辨,不利而往!」他右手在半空畫出圖騰,瞬間秉燭和少年腳下的石地翻起,將兩人拋往空中。

  那個少年妖神似乎沒想到他有此一著,一時猝不及防,長尾往胸前一擺,企圖擋住石子地的攻擊。然而秉燭卻沒有以易術攻擊他的意思,乘著石地掩護一個迴身,一掌已往妖神的背後襲去。

  「啪」的一聲,那個妖神被一擊得手,秉燭早在掌中灌注了靈元,這一掌力道非同小可。頓時妖神便像秉燭剛才一樣,俯臥著重重摔往地上,往前滑行了好一段才勉強止住,頓時墓地裡煙塵四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飛升的人究竟去了哪裡、成為什麼樣的生物,而原先人類的軀殼又會成為什麼狀態,這是連他們這些在大千世界活過千年的修行者,都不得而知的事情。

  大寺八位長老的狀態,從道行最淺的八長老九天玄女入寺修行開始,已經持續了兩千年以上,各長老的修行雖然各有精進,但誰也沒能到達那境界。就連渡劫,神農也不記得有多久沒遇見了。

  「……二長老到了,主人。」

  麒麟少年的聲音打醒了沉思中的神農。神農現在置身於「丹爐」的最深處,兩旁是高聳入雲的石壁,宛如水晶一般光可鑑人的彩色壁面,在些微透入的陽光下,映射著五彩繽紛的光澤。每次神農來到這地方,都有種已然置身仙境的錯覺。

  這些便是「五色石」,古籍裡記載先人煉來補天造地的物事。相傳是大千世界裡最堅固珍貴的素材,通常被大寺拿來做為各地廟宇的鎮廟石。

  神農把連日來案牘勞形而粗糙的掌心擱在上頭。五色石彷彿呼應他一般,幻化出如水晶似的閃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嗯,庖栖寺是觀音廟,也是離神山最近的一座觀音廟享。廟享的主人想當然爾就是觀音,觀音在大寺排行第六,顒壽都稱他為六師傅」

  尚融的嗓音裡難掩忿忿不平。竟陵聽說過觀音,據說他是修行者裡少有的雙修神格,也就是兩個人共修一個精守。

  但和神農、久染、西王母他們不同,據說觀音幾乎不世出,大多數時間都關在大寺裡修行,所以竟陵也沒有見過那兩位長老。

  「坦白說,我只見過那個長老一次,而且那次的經驗並不是太愉快,幾乎沒跟他說上什麼話。」尚融又說,表情有幾分尷尬。

  「不是很愉快……?」

  尚融摸了摸鼻子。「也沒什麼。有次那個師傅提早回來,顒壽也沒被知會,當時我剛好去找顒壽,跟他在辦事,但還沒做到最後,就在竹林裡被撞見了。」

  「……你們還真是開放啊,竹林耶。」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以代理住持的身分宣布,百年一度的寺議,現在開始。」

  ***


  「阿融,可以請你替我辦一件事嗎?」

  尚融張開眼睛,看著打擾他清夢的男人。

  那是歸如土地廟附近的竹林,他從昨晚就一直賴在這裡,主要是找不到其他事可做,歸如的土地神,同時也是他誓言相伴一生的男人,已經成熟到無需他的協助,也能輕易在歸如斬妖伏魔。

  他不知道,或許當時的他,真有點在鬧小蹩扭。顒壽最近極少來和他搭話,對付妖鬼時不叫上他也就罷了,有時候還會忽然消失個十天半月,連通知都不留一點。每當他和顒壽眼神交接,顒壽都像在迴避什麼似的,說幾句場面話便匆匆逃離。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她看見椒爪匆匆走向那個小女孩,那女孩也沒和椒爪說什麼,只是伸出細瘦蒼白的食指,往觀音山的方向一指,椒爪便低頭乖乖地尾隨她身後,兩個人很快消失在校門外,轉眼已看不見了。

  ***


  —生氣鳥 進入聊天室—


  超級血腥瑪莉:喔喔,是生氣鳥!!

  克莉絲蒂:生氣鳥晚安!好久不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而秉燭很快就把視線移開了,忌離看他回到房裡,在顒衍曾經打地舖睡過的地板上打坐了一整夜。

    
  導師縱然昏迷不醒,學校的活動還是得進行。

  顒衍昏迷的事,對外宣稱是在畢業旅行得了重感冒,要入院休養,而且為了養病,謝絕所有學生的探訪,這才止了女生班上學生絡驛不絕的探詢。

  「同學諸君!其實你們別把歷史看成這麼困難的學科,歷史就是回憶,而一個人的腦子裡的回憶叫作記憶,許多人共同的回憶,就叫作歷史……」

  結束了愉快的畢業旅行,就是歸如高中的學生人人期待的暑假。

  不過說是暑假,對部份學生而言也仍然是忙碌的日子。暑假是多數社團集訓的高峰期,特別是武術和體育類社團,像拳社和劍社,每年暑假都會到歸如附近的山上集體修行,由即將畢業的學長姊指導學弟妹,以求來年的賽事能武運昌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秉燭夜話:秉燭終章


  「小農……小農!你在哪裡啊,小農農~~!」

  大寺長廊的深處,傳來這樣的呼喚聲。

  此處是大寺宮宇的深處,被稱為「九重」之處,是世間所有修行者憧憬的機要之地。多數大寺重要的辦公室、寺史室、彈藥庫、寺議法庭甚至對大寺而言最重要的果律鏡都在此處,從四千六百年前大寺興建至今,一向只有大寺的長老們才能涉足。

  而原本應是整座大寺最神聖莊嚴的地方,卻被這一聲故作甜膩的呼聲完全破壞了。

  呼喚的人顯然是個女子,她穿著淺藍色的連身長裙,裙擺還長到一部分拖曳在石子地上,更顯女子的身形短小。女子有著一頭及膝的同色長髮,這頭長髮像是有生命一樣,泛著流水一般的亮麗色澤,隨著神山裡的清風舞動著。

  女子如果站著不動的話,任誰都會為她清麗如女神一般的外表神奪。但現在她卻在大庭院裡張望著,一手毫無氣質地將裙襬高高撈起,就連頭上也不知為何,戴了一對毛絨絨的白色貓耳,就連臀部後方也連結了一條同色的貓尾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秉燭特別篇 太白


  頎長的人影走進狹小的格間,逼近坐在電腦前的那個嬌小的背影。

  那是歸如最近新開的網路咖啡廳,就在年輕人聚集的那條Lodus所在的街上,據說包台包月只要幾千塊就能搞定,每個人還有一個專屬隔間,願意的話待在裡頭幾天幾夜都不會有人理會。現在又是暑假,整個咖啡廳幾乎都被來打發時間的青少年占滿了。

  神農停在那個看似只有十歲出頭,兩手擱在電競專用的鍵盤上,正掃怪掃得無比專注的男孩背後,鏡片下的雙眼寫滿了壓抑的不爽。

  「……你說的有要事分不開身,就是指這個?」

  神農看著螢幕左方逐漸累積飆高的「勇者怒氣值」,好像這個數值越高,就越能使用大範圍連續技的樣子,感覺自己的不爽度也像那條數值一樣泛成了紅色,儘管臉上依然冷淡如冰。

  坐在電腦前的嬌小男孩似乎用眼角瞄了一眼這位大寺代理住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南斗神拳:嗯,一定會的!


  「阿衍……你要回去了喔?」

  顒衍停下放在Ipad2鍵盤上的手,驀地回過頭來,發現外婆不知何時站在他房間的身後,正一臉擔憂地望著他和地上的行李。

  為了顒衍回來有地方住,顒衍知道外婆還特地在這個小農莊裡騰了一間房出來。外婆經營的民宿聽說生意不錯,訂房經常額滿,但顒衍這間房間有冷氣還有小電視,配備齊全,住到顒衍還真有點樂不思蜀,都不想回歸如了。

  但是不行,那裡還有他的學生。更何況還有個在等待他回去的人。

  雖然他幾天上歸如高中的BBS,都沒有遇上那個照理應該要在廟裡等他的人。對生氣鳥的ID丟了幾次水球,對方也都沒有回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三章

  「哎呀,這不是三哥嗎?好久不見了。」

  大寺的議事殿上,響起輪椅滑過地面隆隆的聲響,吸引了站在殿心女子的注意力。閻魔抬起那隻已然失去功能、死白的左眼,望著那個快步走近的女子。

  女子的外貌年齡約莫有三十五、六歲,頭上夾著至少十隻髮捲,微發福的身材搭上一身俗麗的花布上衣,還有同色的鬆緊褲,讓人聯想到某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包〇婆」。顯然這幾年「歐巴桑」這稱呼對女子而言,已經越來越實至名歸了。

  「七長老嗎?妳也回來了。」閻魔淡淡地說。

  歐巴桑的身後還跟著一大群男男女女,年紀各異,各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迷你裙皮衣高根鞋的什麼都有,還有人穿了鼻環。

  閻魔認得那些是瑤池的仙人們。修行者在修成神格前,有些人會先飛昇成仙,而瑤池是目前神山裡最多仙人群修之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殿下?」

  尚融和赤仲都吃了一驚。尚融一回頭,才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了個少年,身上穿著便於工作的T恤牛仔褲,腳下還踏著雨鞋,手上還拿著盛著乾柴的提藍一類的事物,也正一臉吃驚地看著他們。

  尚融微張開唇,「你是……小殳嗎?」他有些不大確定地問。

  「啊,真、真的是殿下!」

  少年驚呼一聲,赤仲見她馬上丟下洗衣籃,單膝下跪,兩手掌心朝內擱在胸膛上,向尚融行了和這個時代渾不相符的大禮。

  赤仲認得這種行禮方式,那是獸族表達最高敬意方式,使用的對象通常不是自己的師傅,就是族中的王。

  赤仲知道在獸族裡,多數人會稱呼尚融為「殿下」或甚至直接叫他「王子」,除了身分之外,畢竟尚融是目前狍王唯一為眾人所知的子嗣,大概長相也是原因之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章

  竟陵走進了屬於顒衍的房間,悄悄地掩上門。

  最近班上每天都在討論畢業旅行的事,這些青春期的小男生,一提到合宿旅行這種事,馬上就沸騰起來了。

  「海邊!泳裝!小短褲!」

  「大通鋪!我等不及要夜襲了,哇哈哈哈——」

  「還有溫泉啊!各位弟兄們,我們等這一天等了十七年哪!」

  而且每年畢業旅行都會各選一個三年級的男女學長,來當作旅行的值星官,陪學弟妹一道去旅行。女生是當年度三年級的校花。

  而男生不用說,當然是現在歸如高中人氣第一把交椅的知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老媽,有件事得先跟你說。我快死了,只能再活兩個月,兩個月後,我就要去見你和老爸了。」

  顒衍一股腦地說著,半晌似乎自己的情緒也受影響,用手抹了一下臉,才緩緩地繼續說:「老爸他十七年前就不在了,本來我也該跟他一塊死的,只是有個混帳多管閒事,才讓我多活了這十七年。」

  他吐了口氣,「所以老媽你也別太難過了,這本來就是妳兒子應得的。」

  顒衍說完,像是了確一件大事般,嘆了口氣,在墓石前屈膝坐了下來。他用雙手環住膝蓋,看著墓石上那張年輕而平凡、卻又異常親切的臉。

  「老媽,你知道嗎?雖然外婆總說你不喜歡聽這些怪力亂神的事,但你一定猜不到,你兒子現在正在幹什麼勾當。」

  他戲劇性地自己停頓了一下,拿起茶壺自己斟了杯茶。

  「是土地神,很不可思議吧?從前我也是這麼想,土地公就像是路邊的大石頭一樣,雖然每個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但現代人誰也沒真正信過他們。這塊土地每個地方,都有這麼一個默默替人類賣命,不支薪又勞祿命的存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秉燭夜話:尚融之章

第一章

  顒衍放下了肩上的行囊,看著眼前熟悉的磚造平房。

  一個佝僂的身影正蹲在門口春聯旁的水缸之側,似乎正在洗臉,用手潑著水,動作緩慢地做著每天清晨的例行公事。她滿頭銀絲,臉上全是歲月刻下的痕跡,但從眉眼之間,似乎可以看出年輕時的風韻猶存。

  她似乎聽見腳步聲,從水缸裡抬起頭來。入眼還不大認得出來,忙拾起脖子上掛的老花眼鏡,和顒衍四目交投:「哎喲……」

  顒衍綻開唇笑了。

  「我回來了。」

  他伸出手,擁抱這個他在世上可以說唯一僅存的親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秉燭番外 顒壽


  男孩安靜地蜷縮在床上,睡得極熟。

  那是間極平凡的兒童房,兩坪大小的面積,一張用來用功的書桌,書桌前就是面向街道的窗。房間在五樓,父母特地為男孩選用的水藍色窗簾,像大海一樣隨風飄動著,映照著窗外的夜色。

  而男孩就睡在靠門一角,蓋有同色床被的小床上,似乎好夢正酣。

  兒童房的牆壁上,面窗的方向,卻放置著一樣格格不入的物品。

  那是一方八卦鏡,以銀線滾邊,四角鐫刻著方位,細看中間神通鏡的地方,還以人血草繪著符籙一類的文字。

  八卦鏡反射著月光,在幽暗的房裡閃射出些微不尋常的光芒。然而床上的男孩卻似乎一無所覺,他用兩手枕著自己的臉頰,發出輕微的鼾聲,窗口的觀葉植物被風吹得婆娑了下,發出沙沙沙的磨擦聲,卻一點也不打擾男孩悠長的睡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秉燭番外 封面特典


  尚融放下簡單的背包行囊,在清泉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

  星期假日,忌離只要大學那裡沒課,通常都會選擇窩在房間裡面。白天就做做雕刻,晚上便做做愛。

  像這樣主動要求要他帶他「出去走走」的,還是破天荒第一次。

  而且昨天晚上,這個一向柔順的雲螭還纏著他要了一夜,讓他在已然被發洩過無數次的身軀上再烙下新的痕跡,這對兩人之間一向由他主導的性事而言,也十分不尋常。

  因此今天一早,洗過當日第一次澡的忌離對他說:「找個清淨無人、即使全毀也不會有任何人抗議的地方,帶我出去走走好嗎?」時,雖然那天是土地廟安燈儀式,本來預定要協助顒衍的尚融,終究也沒有拒絕情人的請求,和忌離罕見地相偕出了廟門。

  忌離緩緩走到清泉之畔,那是個相當乾淨的池子,拜兩個人一個是水龍雲螭、一個是能夠一日千里的神獸之賜,這個地方距離歸如有百里之遙,完全是山間的靜僻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一年後的某天晚上,眾人圍在交誼廳的電暖爐前,聽著尚融為忌離初識的這件往事。

  顒衍首先露出不屑的表情。「不是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嗎?」

  「那次是教導關係,那次之後我和離之間就變成情人了,情人當然不限次數。」尚融振振有辭地說著,看著窩在自己膝上,像隻大貓一般乖巧的忌離。

  「對吧,離?」

  忌離順從地點了點頭,竟陵便在一旁托著下巴說。

  「所以說,你們也是見面第一天就上床嘛!還批評我和衍。」

  「囉唆,我那是酒後亂性,跟你們那種和姦的才不一樣!」顒衍臉都漲紅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給我去死,你這隻沒節操又淫蕩的鳥!」枕頭飛過去了。

  ***


  翌日清晨,秉燭帶著顒衍,兩人一起前往Lodus找神農。

  「為什麼非得要你帶著我不可啊……」

  秉燭身上穿著歸如高中的制服,一手還提著書包,另一手就牽著顒衍的小手。顒衍仍舊穿著昨天那件羞恥的男童裝,從頭到尾低著頭,他現在的身高只到秉燭的胸口,站在一起看起來還真像哪裡的姊弟那樣。

  「因為久染姊說,小孩子一個人過馬路什麼的不安全,有人帶著她比較放心嘛。」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