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火有御石混作長篇紅葉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下都是後話了。

  我和御手洗,在第二天中午踏上歸途。雖然說我的傷還沒好,醫生和有栖川都勸我們再等久一點,但御手洗在橫濱還有事要做,我也不想再待在旅館裡,簡單地做完筆錄後,我們就回房收拾行李,準備傍晚時起程回馬車道。

  放在御手洗房裡的黑色長形袋子,原來是把吉他。我不知道御手洗是用什麼方法,背著我把他帶來這裡,或是原先就寄在旅館裡,我想起他在帶我去屋頂前曾說過:『早知道就讓她打腳,就是斷肋骨也好一點啊。』看來他原先的計劃,應該是要懷舊地帶著吉他,在京都的暮色裡彈奏吧!可惜天不從人願,竟然讓他斷了一隻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病房裡第二次陷入沉默。

  御手洗的話,已經夠讓我驚嚇了,火村的推理更讓整個案件趨於明朗化。我不禁長聲欷歔,在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是存心要致東野先生於死地的,但許多因素堆砌在一起的結果,卻造就這樣悲慘的結果。人生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嗎?

  不過我也因此明白,為什麼我被和香小姐襲擊時,御手洗會出現得這麼及時了。因為他正在有栖川他們的房間搜索,而那個房間,就在宮部姊妹的斜對角,他一定是聽見了聲響,衝出來察看,才正好看見瀕臨死亡邊緣的我。這個男人總是在這種時候,才會出現在我觸手可及的所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解謎篇開始┼─



  我從極端的痛苦中清醒過來。
   
  即使之後給我一百萬元,我也不願再經歷一次那一刻的痛楚。雖然是躺平在床上,我卻覺得自己身體各部位是分散的,頭是頭,手是手,腳是腳,和石岡和己這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令人意外的是,我的腦子竟然還很清醒,昏過去前發生的事情,慢慢流過我的腦海:宮部姊妹、漆黑的房間、兇手和有栖川……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這對姊妹中的姊姊,在房間裡大發雷霆後,我就對宮部姊妹十分感興趣,對她們的證言,我也留上了心。

  當和美說出這些話時,我忽然想起我和御手洗,不就是這樣的關係嗎?每當偶爾有讀者說,他很喜歡我的書,是我的書迷時,後面總會附加一句『我是御手洗的崇拜者。』,或是『御手洗現在好嗎?要是有機會的話,真希望能做他的助手。』諸如此類的發言。沒有人在乎寫書的我究竟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他們關心的,注目的,永遠只有御手洗這個人而已。

  而和宮部姊妹不同的是,她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孿生姊妹。而我和御手洗,只是單純的朋友而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靜靜地站在他們身後。對於那些刑警,我雖然不像御手洗那麼厭惡,但根據之前的經驗,他們的確常習慣性地將會讓案情複雜化的證言,扭曲成有利於警方辦案的方向,甚至不惜威脅恫赫。我本來擔心有栖川會吃虧,不過看他的樣子,竟像和京都的警察很熟似的,他的朋友好像也是。所以我直到他答不出昨晚的去向,才終於插了嘴。

  御手洗對這個案子,好像一點興趣也沒有。自從警察出現在房間門口,他就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就連火村他們說要去勘探現場,他也沒有表現出一點參與的意思。

  『御手洗,你是怎麼了啊?』看著有栖川他們跟著警察離開,我也緊張起來,趕忙湊到御手洗身邊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栖川滑落池裡時,我還真是嚇一大跳,趕緊伸手把他托住,來不及去撿滾進池裡的酒罐,因為我的腰還在隱隱作痛,只好抱著他坐到池邊。

  『有栖?你怎麼了?』

  我把他的臉抬起來一看,有栖川整片頰都紅了,像楓葉的顏色一般,微微瞇著眼睛,好像介於半夢半醒間,我低聲叫他,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撞得向後一跌,因為我自己也走的很快,再加上正在想御手洗的事情,所以被撞到的時候嚇了一跳,整個人跌坐在走廊上。

  我和御手洗在晚間七點整抵達京都的車站,由於沒有事先訂旅館,我本來很怕以御手洗的隨興,最後會演變成兩人露宿街頭。但令我驚訝的是,御手洗似乎已經有目標似的,一下了火車,就拉著我上計程車,和司機講了旅館名稱,好像叫「紅葉」什麼的。

  計程車延著鴨川走,看到閃爍著夕照的鴨川,我就想起多年以前,我和御手洗為了找安川民雄而勞碌奔波的往事,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十分懷念。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偵助衍生 紅葉

(*本文為「貓與狗」續篇)



  『一起去泡溫泉吧!石岡君。』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