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花與瓜(網路試閱)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我會……先救你。」卻沒有看著紀化的眼睛。
  
  紀化終於不笑了,而是換上另一種憐憫的神情。
  
  「康云,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甩這麼多次嗎?」
  
  他說,很高興看見瓜子提起了興趣:「不是因為你沒用,也不是因為你長得衰,更不是因為你的個性不討人喜歡。而是因為你是康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紀化跨過一堆紙箱,打開瓜子房間的門,裡面的東西他全都沒有動,是他特別吩咐裝箱人員的,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裡面幾乎沒什麼新東西,這男人即使住進這麼豪華的房子,房間也還是家徒四壁。
  
  空蕩蕩的,看得紀化的心頭,也跟著空蕩蕩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和主任說會再考慮一下,同事中就已經有人攔路恭喜他了。
  
  回到公寓之後,紀化坐在沙發裡搓著手心。瓜子還沒有回來,時機實在太美好,機會只有一次,他很快就可以擺脫這個寒酸的男人,而且一輩子都不會再看見他。
  
  永遠不會再看見他……紀化的眼前,忽然浮現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吃著滿嘴甜食的模樣,好笑之餘,竟有一絲眷念。大概是他一生之中,所遇所見的,都是像家人這樣體面的紳士賢達,所以才會對這種卑微的生物,感到有點新奇吧?
  
  即使是遊戲,玩到現在也該夠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的時候,他們也什麼都不做,就這樣光著身體擁抱在一起,像對真正的戀人那樣。
  
  紀化幾乎教會了瓜子所有的SM遊戲,有些太殘忍了瓜子玩不來,紀化就教他玩最色的幾種。什麼皮鞭、滴蠟之類的還不夠看,還有貞操帶、浣腸什麼的一樣也沒少,漸漸地瓜子也越來越上癮,彷彿被他同化了似的,對他的身體更加肆無忌憚地需索。
  
  放射科的同仁都發現紀化最近的心情特別好,當然人人額手稱慶。「主治交了女朋友」、「紀醫師快娶老婆了」之類的傳聞更是不逕而走。還有人雞婆地拿了喜餅目錄說要給他參考,被紀化冷著臉轟了回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他忽然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竟拋下工作,大費周章地找人,還沒頭沒腦地跑到一個陌生男人家裡,餵藥看護還兼消毒,這輩子甚至連親人都沒有被他這樣照顧過。
  
  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匆匆從地上跳起,伸手想拿大衣,但看瓜子抱著他的大衣睡得正好,只好又收回手。反正現在五月了,不穿大衣也還凍不死人。
    
  他悄悄拎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螢幕,果然密密麻麻地都是未接電話。
  
  他把手機丟進隨身包包裡,轉身就想走,回頭又看到地上的速食粥,想著男人醒來要是退燒,多半會有些食慾。於是又折返回去,把瓦斯爐扭開,選了一個看起來最乾淨的鍋子,把速食粥匆匆倒了下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被告?被告什麼?」


  「據說是性騷擾。就是那個王老醫師,他真的很衰耶,」


  Seven上了話梗,便淘淘不決起來:


  「好像是病患的外陰唇長了硬塊還什麼,就想說要觸診一下比較保險,明明護士什麼的都在場,王醫師不過說了句『腿稍微打開一點』,結果竟然就被告了。那個婦人覺得王醫師不但言語騷擾,還對她動了必要醫療行為以外的手腳。好像還請了婦權團體來抗議,你說有沒有無理取鬧?被害妄想嘛。」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紀化在肚裡暗笑,說得這樣冠冕堂皇,事實上慾望當頭時,還不是無法招架?正當紀化這麼想著的時候,額髮就被人抓了起來,男人竟然硬生生地推開自己,一路往後退回床頭:


  「不……不行!真的不可以!」


  他大叫著,好像真的很驚慌似的,慌忙整理了被紀化脫下一半的裡褲,又撫平了西裝褲,字慌慌張張地從床頭提了公事包。


  看到男人這副窩囊相,紀化的興致也被澆熄了大半,他再次從地上站起來,看著退到門口的男人:「……為什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紀化站在琴鍵前,在女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右手靈巧地滑過一道琴鍵,而後雙手一壓,竟是彈起曲子來,赫然便是女方剛才彈過的「小丑的晨歌」。然而遠比對方更加流暢、輕巧,充滿戲劇張力,還有某種難以言喻的魔力。


  紀化只彈了半曲,就笑著重新站了起來,彷彿剛才的表演不值一晒,


  「童年對我來說,就是怎麼樣討大人歡心。我也成功了喔,我的琴藝被家人稱讚,就連芭蕾舞,也是家裡人學得最久的,成績當然也很好,和紀家人應有的程度一樣好。我也拚命地扮演一個好哥哥的角色,特別是阿姨那個孩子,紀家最受寵的么子,」


  紀化一路笑著,回到位置上翹腳坐下:「我到今天為止一直很納悶,那個么子到底有哪裡好?但是很遺憾的,我們家從老頭子到大哥,全都疼他疼得像寶貝一樣。我本來想,要是這孩子可以被寵壞就好了,變成敗家子之類的,那樣我就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番外 小花



  Seven走出茶水間時,看見紀化正在走廊上,好像正在和什麼人說話。


  他拿著剛從沖下熱水的咖啡,裡面還冒著蒸氣。他本來是來放射科找人,想說既然路過了,就順便泡個咖啡,沒想到就看到本來應該已經下班的紀化。他交抱著雙手靠在走廊上,在他面前的大概是個住院,正一臉認真地聽紀化說話。


  Seven立刻來了興趣。他是紀化的摯友,雖然在同一間醫院裡,但是婦科和放射科平常沒什麼交集,他也很難得看到紀化在工作中的樣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