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出軌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 塑膠傘
  
  
  會進這間La Ville工作,完全是個意外。
  
  阿晁覺得自己還得感謝那個有著蘋果臉的前女友,當他被前一家工作的西餐廳掃地出門,還得自掏腰包請她吃香喝辣時。前女友總算表現了一生一次的良心,說是她舅舅參與出資的酒吧欠一位酒保,問他願不願意去試試看。
  
  他沒有做過酒保,一切都得重頭學,對向來怕麻煩的他的確算是苦差。但看在工作難找,附近又有以員工宿舍名義可以便宜租到的屋子,阿晁就覺得沒有拒絕的理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對不起,」我斟酌了一下,覺得還是該道歉,畢竟弄成這樣,我們雙方都應該要負責任。「只是我……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阿晁驀地扯住我的手臂。

  「什麼意思?什麼叫不能再這樣下去?嗯?」他連指尖都在發抖,「你還要我怎麼樣?我都已經願意做第三者了,我已經願意和另一個男人分享你了!你知道這對我而言有多不容易?然後你現在竟然說你不想再這樣下去?你到底還想我怎麼樣?」
  
  阿晁的發言出乎我意料,我感覺很多事情都失序了,和我原先想的完全不同。

  「你說什麼啊……阿晁,我們……我們原本不就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阿晁忽然呆住了,他的表情就像忽然被雷打到一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揚洋終於第一次臉紅起來,他微紅著頰,伸手去拿櫥櫃裡的潤滑劑。我仍然靠著床頭坐著,黑暗裡只見揚洋挺起身,學著我平常的樣子,把潤滑的凝膠塗滿指尖,然後緩慢地放入自己的後庭。

  緊窄的觸感讓他皺了一下眉頭,我有些嫉妒他的手指,這種做愛方式固然新鮮刺激,但也很煎熬。我光是看到這裡,就迫不及待想掰開揚洋的臀瓣,把我漲痛得要命的雞雞塞進去,不顧三七二十一衝刺到底。

  但這也讓我發覺到,我確實渴望著揚洋的身體,這點從來沒有變過。

  揚洋開始吻我,開始吻的很生澀,而後漸漸大膽起來。熱情的吻像是麻藥一般,揚洋不再恐懼,他用跪姿張開肌理分明的大腿,對準我的性器用力坐了下去。

  我呻吟了一聲,騎乘姿沒有這麼容易,我的陰莖只進去了一點點,剩下的是近乎折斷的疼痛。揚洋似乎也很難受,而且困惑,扭動著腰在我尖端上蹭著。

  我只好抱住揚洋的腰,輕聲湊近他耳邊,「慢點……輕點……」

  揚洋會意似地點點頭,我伸手在他腰上愛撫,他的舌頭纏著我的舌頭,我看見揚洋露出一種極為迷濛的神情。我的性器靠體重壓進他的體內,他發出一聲極長極細的哀鳴,嗚咽著呻吟出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覺得我才應該跟他說對不起,但聲音卻怎麼也擠不出喉嚨。我只能拚命地用手掩住口鼻,避免自己丟臉到在電話裡哭出聲來。
  
  ***
  
  
  毛在請了快一個禮拜的長假後,如常地回到公司上班。他那件事好像順利落幕了,警察也沒找他麻煩,畢竟對方是自己要自殺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但現在揚洋的提議就像把火,轟地一聲把我築起來的道具牆催毀了。我的身體鮮明地湧起各種關於阿晁的記憶,人還站在揚洋面前,我的性器卻已經悄悄勃起了。

  ***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我夢到我和揚洋在一起,我的性器深深沒入揚洋的身體,揚洋扭動著腰身,被我弄得哭叫不已。同時阿晁站在我的背後,也進入了我的體內,他的陰莖如往常一樣又大又粗,對著我橫衝直撞。而我夾在他們之間,整個人被淹沒在情慾的浪潮裡。

  夢裡的我欲仙欲死,被兩個人前後夾擊弄得高潮不斷。夢醒的我卻一身冷汗,被這恐怖的夢境搞得心神不寧。

  這場景彷彿點進我內心深處,最不可能也最不希望它發生的一角。但與其說是為夢境的內容感到恐懼,不如說是對我自己,在潛意識中竟然有這種想法感到驚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還有……心動。

  ***


  高中的時候,我曾經迷過言情小說。

  那時候學校裡看言情小說的,幾乎都是女生,但是我高中時本來就以娘娘腔著稱,早上晚一點到校,課桌椅還會被班上同學搬到女生班的教室裡。比起和隔壁班學長打得火熱的傳聞,看言情小說根本是小菜一碟,對我的形象絲毫無損。

  我會喜歡看最初是因為故事裡很多帥哥,而我喜歡帥哥。

  言情小說裡也時有帥哥劈腿的情節,只是因為主角青一色全是女性,劈腿這種行為往往被描述得令人深惡痛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從臥室拿了新的內褲換上,把短褲換成外出用的休閒長褲,匆匆離開了家門。

  ***


  我其實並沒有很確切的記憶,自己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狀況的。

  我和揚洋交往得很早,我大學畢業,而揚洋剛進大學那年,我們就在一起了。我們是同一所大學的學長和學弟,還一起參加了口琴社。但是我們很快在另一個隱性的同志社團看見彼此,後來我們就不吹口琴了,改吹別的。

  我大學重考過一年,所以實質上大了揚洋四歲,這我一直沒和他說,在他面前,我年輕個一歲也算好事。

  揚洋很自然就接受了我,我們之間交往幾乎沒什麼障礙可言,家人是一回事,反正就算我搞上的是女人,我家人也不會知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要出門了嗎?」

  我把蓋在眼睛上的報紙挪下來一點,看著正對落地玻璃打領帶的揚洋。

  「嗯,教授說不定會先到,他是那種老是早到個二十分鐘的類型。何況我也要先確認一下硬體設備,學校設備這麼糟,要是投影機臨時出問題可就完了。」

  揚洋一邊調整領帶一邊說,我從沙發上翻身起來,揉了揉眼睛。

  「要我載你去嗎?可以快一點。」

  揚洋回頭對我笑著。「不用了,你難得特休,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他說著朝我走過來,然後俯下身。我會意似地挺起上身,先用唇碰觸他的臉頰,很快地便像磁鐵相吸那樣,找到了彼此的唇瓣,淺淺地碰了兩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