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問路系列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媽……」

  照片上的母親看著鏡頭,搭著我的肩頭,難得笑的燦爛。我的老家在台東的一個小鄉村,人口很少,因為臨海的緣故,大部分的鄰居都是漁夫。我的父親是當時那間小學校的老師,我的外公,則是那間小學的學務委員,她們就這樣經由長輩的相親認識。這在當時的台灣,好像是十分普遍的事情。

  後來父親被調到台北的學校,事情就發生了。長大以後,我經常回想,爸爸和媽媽從來就不是合適的一對,爸爸是個進取、認真,對什麼事情都充滿野心的人。而媽媽退縮、膽小,印象中總是聽她在抱怨,卻不曾見她為別人做些什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看見了饕餮。

  那個冰冷的小喫茶店、那個冷氣過強的房間、母親滴在小桌上的淚水,還有日久冰冷的目光。我發現這麼多年來,我竟不曾擺脫那一刻的詛咒,我始終是那個只能端坐在軟弱的母親身旁,看著那個張牙舞爪的茶杯,任由一切宛如與我無關的電影般在我身邊發生的小男孩。我看見瞪著我的日久對我說了什麼,但我聽不見。

  我被饕餮給抓住了、吞噬了,吃乾抹淨了。沒有人查覺我的存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問津系列 路遙知馬力


  我聽見電燈開關的聲音,等待已久的門終於開了。

  「唔……」

  我掙扎地抬起頭來,維持同樣姿勢的脖頸一陣酸痛。因為雙手被手銬銬在身後,所以只能微微仰著頭,看見是他,我的心才放了下來。畢竟雖然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還是不希望這種狀態被他以外任何人看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那個不倫不類的童話故事沒有興趣,覺得他的腦子大概是被馬桶浸壞了。但那時候我在心裡發誓,長大以後,我一定要當律師或醫生,然後再也不要見死不救。

  但我沒有想到,後來我真的做了律師。我也沒有想到,即使我做了律師,我還是繼續見死不救。

  或許我真是個天性涼薄的人,才能這樣毫不在意地,一而再再而三踐踏別人的信任與尊嚴。我這樣的人,活該得不到真正的愛。

  『哼,又是騷擾又是綁架的,這樣還叫喜歡我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問津番外 路見不平


  『哎。』

  『幹什麼?』

  『你讓我上好不好?』他問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老妹發現我一天到晚在奇怪的時間外出,對我嘖嘖兩聲,語重心長地道:『你又去跟蹤你的夢中情人?老哥,我知道你從小就是變態,沒想到變態至此啊。』

  『誰跟妳跟蹤狂!我才沒那麼閒!』

  『嗯?莫非我所料有錯?要不你是去那?』

  『我是去當我同學的奴隸……慢著,妳什麼眼光?不是妳想像的那樣……喂!喂!跑什麼跑啊!我是你老哥耶!給我回來,我不是變態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問津番外 問道於盲


  我是個小出版社的小小法務。

  在台北數千個公司行號裡,有幾千幾萬個像我這樣的法務。用白話說起來,就是所謂的不值錢吧!眼看我的同班同學,不是律師事務所的Partner,就是那個法院的法官,三步五十還有人在電視上亮相,我就常感嘆時運不濟、人心不古。

  社會地位不高,薪水微薄,我任職的出版社很小,連帶糾紛也少的可憐。我每天九點上班,五點準時下班,泡茶聊天之外,就是看看契約、讀讀報紙,倒也樂得清閒。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才踏步想走開,但袖口竟被人一拉。我吃驚地回過頭來,那雙熟悉又陌生的眼跳入我的視線。

  你可曾相信,一生中被同一個人問路三次?

  他的視線首先落到我的金屬十字架上,我下意識地用手按住,彷彿害怕被察覺什麼似的。他的唇慢慢咧開了,一如他從前的笑法,然後開口:

  「我現在在保險公司上班,被公司調派來奧克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問津




  我是個很容易被人問路的人。

  只要我走在路上,那怕只是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罐水,都會有各式各樣的車在我身邊緊急煞車,然後搖下車窗探出頭問我:小弟喂,新生南路要怎麼走?有一陣子,這種煞停車的綁架案很多,讓我每每心驚肉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