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禽獸進化論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再說點什麼,嗯?」禽獸又說:「談談你現在想些什麼?」

  他張開口,忽然覺得彆扭,覺得一切都不對勁起來。身後的男人不像是平常的禽獸,這也不是他們平常的相處模式。

  「我想做愛。」他忽然枉顧禽獸命令地翻過身,把頭埋在禽獸的胸膛上,用下體磨蹭著禽獸,「抱我,我想跟你做。」

  他感覺到禽獸的驚訝,還有些微的惱怒。他想自己說得太過火了,「做愛」是對等的情人才用的詞,例如禽獸和那些女人。

  「侵犯我。」他央求著禽獸,「把你的肉棒塞進我的後面,我很癢,我欠操,用你的肉棒用力地捅我,把我弄壞。我想被你弄壞。」

  禽獸惡狠狠地捏起他的下顎,疼得他眼角沁淚。這才對,這才是平常的禽獸,他看著禽滿是忿怒的臉龐想。他閉上眼睛,等待禽獸久違的掠奪。

  然而禽獸不愧是進化了。他聽見禽獸似乎嘆口氣,禽獸鬆開手,在他睜開眼睛前重新把他翻轉過來,從身後緊抱住他。他感覺到禽獸的頰貼在他背脊上,禽獸的指腹撫摸著他的脊椎骨,禽獸向來很喜歡撫摸那個地方,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你想要什麼?』那一天禽獸又這樣問他。

  他想過,那不是他生日前夕,也不是情人節,更不是耶誕節。什麼都不是。

  『我……想要你的大肉棒……』他誤解禽獸的意思,說些討好的話。

  但禽獸卻抱住他,他從禽獸的臉上,看到一絲絲稍縱即逝的歉疚。

  『你想要什麼?』禽獸又問了一次。

  『以往我在院裡問過你一次,你好像答了什麼,但我想不起來了。』禽獸撫著他的臉頰,『你想要的東西也很可能不同了,所以我想再問你一次。』

  他沒回話,只是難得主動地摟住了禽獸的頸子,就著騎乘姿把禽獸壓進了床榻裡,開始了新一輪的唇、槍、舌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禽獸進化論


  他脫下長褲、把內褲褪到腳踝上、甩去足踝上的襪子、脫掉鞋子,跨坐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

  男人把手指繞到他身後,撫摸著他背脊的凹陷處。那個地方是脊椎喲,男人邊用粗糙的姆指磨擦著,邊輕聲地細語著:你的脊椎很美,小虞,像即將起飛的小鳥一樣,要是就這樣撫摸下去,會不會因此而長出翅膀呢?

  我的翅膀早就被折斷了,他懶洋洋地笑著對男人說。

  他彎下腰來試圖吻男人的唇,男人的頭偏了一下,他就吻在男人的眼皮上。

  細密的吻,像毛毛雨一樣,吻眼睛比吻人的任何地方還要能夠挑起情慾,這點他最清楚不過。他吻著男人的眼皮,伸出舌頭舔濕男人的睫毛。

  一個小時前,他的男人打開門回家。男人始終西裝筆挺,深黑色的外套、海藍色的領帶,是他替男人親手挑選的,現在很罕見的金色領帶夾歪上一邊,藍灰色的襪子、漆亮的皮鞋,灰條紋的襯衫上有酒漬的痕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