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格林老師的(網路試閱)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聽到這個詞後腦子裡第一個浮現的是什麼就是什麼。」

  菲利普說,約翰整張臉漲紅起來。

  「人妖魔法師留下這個詛咒後就離開了,留下驚怒交加的國王和王后,還有滿朝束手無策的御用魔法師。

  「他們無法接受公主會變成男人的事實,因為公主一但變成男人,方才魔法師們所有的祝福都會變成詛咒。誰能接受一個有個美麗的臉孔、白皙的皮膚、溫柔婉約的性格,還擅長烹飪與縫飪的王子?」

  約翰默然無語,只是越發抓緊了菲利普冰冷的五指。菲利普繼續說。

  「而且一但公主變成男人,和鄰國王子間的婚約也會變成一場笑話,所以國王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下令侍從們走遍全國各地,找出國內所有可能傷害公主的東西,他們燒掉了一切長得像針的東西,包括縫衣針、包括長劍、包括所有的武器。

  「但國王還是不安心,畢竟魔法師說的是肉做的針,但是國王又不能真的毀掉所有肉做的針,這樣國家就亡國了。於是他把矛頭轉向昔日那些囂張跋扈的魔法師,他們是最接近宮廷的人,也最可能對公主造成傷害,所以國王就毀去了他們肉做的針。」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認為不是這個問題。」

  菲利普嘆了口氣,再次吻上約翰的唇。

  「至少你學會了如何用吻吸出公主喉嚨裡的蘋果,我的朋友。」

  他們再一次啟程,路途變得越來越嚴苛,幾乎都是崎嶇的山路。

  約翰的盤纏也越來越微薄,他和菲利普兩人分食一條麵包,共飲一罐奶酒,他們賣掉了多餘的毛毯,天氣越來越涼了,北極星移到了東方,山腰的地方,樹葉開始由綠轉黃。夜晚來臨時,兩人就窩在一塊取暖。

  菲利普不再說故事,他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白天趕路的時候,菲利普總是一個人在後方,牽著載運行李的白馬,約翰可以聽見他低沉而穩定的腳步聲。

  晚上菲利普睡得越來越早,他本來就很會睡了,現在總是早早就一個人裹著毯子就寢。而白天菲利普睡得越來越晚,經常睡到正午的太陽升起才起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約翰想站起身走開,但覺得這時候走開反而奇怪,便賭氣似地坐在那裡不動。只是看著菲利普全裸的身體,約翰又覺得天氣實在很熱,只能折衷著別開了目光。

  「我在你們東方國度聽過一個故事。」

  菲利普忽然跟他搭話,還轉過來手插腰坦承地正面相對。

  「說是有一群小仙人,因為看到人間有舒服的水池,就集體下來泡澡,後來有個樵夫大叔闖進來,偷走了其中一個最小仙人的內褲,其他仙人發現有人類後一鬨而散,但小仙人因為失去了內褲,無法回到天上去,就留下來嫁給了那位樵夫大叔。」

  「我聽過的故事大體上跟你說的一樣,可是那股發自內心的吐嘈慾望是什麼?」

  「約翰,偷走我的內褲吧。」菲利普忽然說。

  約翰嗤之以鼻。「誰想要你的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一點都聽不出來這故事跟我剛剛說的故事有什麼關係。」

  「男孩拿到紅內褲後非常高興,每天都穿著他到處跑。但好景不常,男孩得到內褲後沒多久,他爸就因為重病去世了,男孩替父親辦了喪禮,但是因為沒有多餘的衣服,加上男孩實在太喜歡那條內褲,就穿著紅內褲參加了父親的葬禮。」

  菲利普也仰頭看著天空。

  「結果街坊上的人都對男孩指指點點,想說他怎麼可以穿著紅色參加父親的葬禮,覺得他很不孝順。」

  「我想問題應該不是在紅色,至少不是唯一的重點。」

  「後來有個有錢好心的富翁大叔看上了男孩,就收養了他,男孩的生活丕變,變得富有而幸福,他出入乘坐馬車,有僕人跟在他身後,他吃城裡最好的食物,陪著富翁看最高級的戲,日子過得非常愜意。」

  「我一直覺得你的故事性別比例有點問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兩個王子

 
  年輕的男人盯著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另一個男人。

  「你死了嗎?」他問那個男人。

  「還沒。」男人臉朝著地上。

  「需要任何幫忙嗎?」年輕的男人嘆了口氣問。

  「……水,還有食物。」男人有氣無力地說:「還有溫暖的擁抱……」

  五分鐘後,得救的男人坐在灌木椿上,吃著救命恩人提供的乳酪餅和奶酒,長長嘆了口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那則噗的署名是「就是那個裁縫師」,國王完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加了他噗友。

  噗上的訊息也非常簡單,只有短短四個字:『快去收信。』

  國王怔在那裡,不只是因為內容太過簡略,也沒有任何連結和圖片。但下面卻已經堆滿國王噗友的回覆,還多達一千兩百多則,前面的噗友還好奇地在問:『發生什麼事了?』、『是合購的主購嗎?』、『我聞到八卦的味道,科科。』。

  不過到四百五十幾推的時候有人推了一個(dance),接下來一整排就跟著全是(dance)。中間有人試圖插樓問:『發生什麼事?大家在跳什麼?』,但孤臣無力可回天,河道上已經被香蕉佔滿了。

  國王呆呆地看著那一排扭動跳舞的香蕉,感覺自己的心口也像那些香蕉一樣,扭動跳舞起來。

  他過了很久,才有勇氣去收他的電子信箱。自從有了facebook以後,國王已經很久不用私人電子郵件了,平常用郵件都是為了批奏折,還有各地來的公文,他看到電子郵件就會想到工作。而且信箱裡有半數以上都是廣告,還有一半是活像恐嚇信的轉寄信件。

  『把這封信轉寄出去!每轉寄一封,我們就會捐0.5美元給關懷勃起失能慈善基金會,只要按個鍵,你就能幫助無數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男人!這真的不是詐騙信件!請相信我們,請把這封信轉寄給你每一位朋友,不管他能不能勃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雖然它沒有要篡位的意思,但國王的表弟還是揭竿了。

  裁縫師一直看到整張臉簡直貼在他跨下。國王終於忍耐不住,他漲紅著臉說:

  「你在看什麼?有……有什麼好看的?」

  裁縫師的臉色非常嚴肅。「我覺得,好像有點歪。」

  國王立刻叫了起來。「哪、哪裡歪了!明明就是正的!」

  裁縫師的臉色依舊很凝重。「不,不但有點歪,尺寸也有點太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遙遠的國家裡,有一位年輕俊美的國王。

  年輕俊美的國王。

  為什麼要強調他年輕俊美是有原因的,因為這關係到接下來這個故事的視覺效果,如果國王和大多數童話裡的國王一樣是個禿肚大叔的話,這故事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位年輕俊美、帥到掉渣、肚子沒有一點起伏、胸口也沒有胸毛、胯下也沒有陰毛、腿上也沒有腿毛、皮膚吹彈可破、摸上去宛如綢緞一般,還散發著健康男性光澤的世紀第一美少年。

  這個王國非常的平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而且因為它位於鳥不生蛋的地方,周圍都沒有鄰國,全是宛如RPG遊戲中繪圖小組懶得製圖時的超級大草原,也因此不論他如何空虛國防,也找不到任何國家來和他發生戰爭。

  你們以為國王會因此煩惱資源和用水的問題,其實也沒有,因為國家周圍環繞了三條河流,那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創國九千九百九十五年來,沒有鬧過一次旱災、沒有出過一水災,當然更別提海嘯和沙塵暴,就連地震一萬年來也沒發生過半次。

  王國的居民非常單蠢善良,國家說什麼他們基本上都會照辦,比起造反他們比較想乖乖待在家打最近新出的電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Just a Driver


  王子從公車上驚醒,驚恐地跳了起來。

  「完蛋了!我錯過的要下車的站了!」

  公車司機回過頭來,看著這位衣衫襤褸,頭上卻戴著金光閃閃的皇冠的王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十

  國王斬釘截鐵地說,他跳下馬來。作家一片茫然,他弄不懂國王的意思,看著他背好獵槍走近自己,他穿著上好的白羊襖,國王只穿了件披風,卻絲毫不見冷態。他抓住作家的下顎,用姆指撫著他蒼白的唇。作家為他這個動作顫抖著:

  「你在為我擔心嗎,作家蘇藍?」

  「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七

  城堡裡的時間,像是停滯了一樣。作家只能從窗外的季節變化,察覺光陰的流逝。

  他被安排在城堡的最高處,塔頂的閣樓,只要從窗口看出去,就可以俯瞰整個國度。國王經常召喚他去,要他為他訴說在異國旅遊的故事,各種奇人異事、各種艱辛困難,唯一不問的只有蘇藍在這個國家的故事,他的童年和他的家庭。國王仍舊經常出巡,坐在他那形制特異、找不到出口的馬車裡,隨身也一定帶著作家。

  拉卡被安排在新娘的房間裡,在城堡的最深處,國王沒有限制作家去見他,作家也就經常跑到拉卡的房間去。國王按照承諾,給了他編織用的絲線和工具,還有教導他的老師,讓他跟進城前一般地生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必須把我紀錄的故事傳達給國王,那是我的工作。知更鳥就快要叫了,有可能是明天、也有可能就是今天,我必須盡快地採取行動。」

  作家肯定地說。

  「藍鬍子不會聽你說故事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lue Beard


  一

  他坐在顛簸的車廂裡,看著窗外的風景。王國廣闊的田野在眼前掠過,他用指尖撫摸著手上的籐製行李箱,心想這樣的旅程真是好,不自覺地拿下他的帽子,把一頭淺褐色的頭髮晒在躺椅上。

  「你好。」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