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Selected Category: 剪刀上的蘑菇(網路版) (54)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人物介紹



  習齊(出場年齡19)
  性別:男
  喜歡的東西:戲劇、年輕的肖瑜、習齋、對他好的人。
  討厭的東西:肖桓、大黃瓜。
  興趣:演戲、看戲、吃肖瑜煮的菜。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引用(0) 人氣()


  令瓜子驚訝的是,那竟比什麼性行為都親密,什麼都令人無法自拔。


  有次歡愛過後,瓜子緊抱著男人寬闊的背,把額髮抵在上頭:


  「喂。」


  他叫了他一聲。男人從鼻尖哼出慵懶好聽的聲音,微笑著回過頭,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引用(0) 人氣()

番外 瓜子



  瓜子是個徹頭徹尾的M。


  雖然這話由自己說出口有點難為情,但瓜子實在無法否認這件事。當然不會像電視上那種受虐狂,在高根鞋底下還叫著「多踩我一點吧!盡情地踩我吧!」,但是瓜子承認,他偶爾也會想像一下那種情景,只是對象是男的就是了。


  瓜子曾經很認真地想過,他會有這種傾向,應該歸功於他那個家。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情人節賀文—螃蟹的逆襲



  紀宜走進房間,看見了令他驚悚的景象。


  本來應該乖乖待在畫室做作品的介魚,此刻卻出現在他的書房裡。而且更驚悚的是,除了畫袍以外,平常連休閒衫都很少穿的介魚,現在竟穿著一條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圍裙,上面還有顯眼的草莓圖案。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你是白癡嗎?在這邊淋雨,感冒了怎麼辦?」
  
  他問道,介魚卻只是搖了搖頭,伸手撿起一個滾落的鐵罐:「不、不要緊的,現在是夏天……」但紀宜卻打掉他的手,嚴肅地牽過他的身體:
  
  「接下來就要秋天了,那你要怎麼辦呢?作品在外頭也會淋濕吧?」
  
  「啊,沒關係,做好的部份……我會挪回宿舍,我自己在外面沒關係。」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引用(0) 人氣()


  令人戰慄的一種藝術。至少紀宜是這麼覺得。
  
  他埋頭於書本,把借來的書看了一半後,猛地驚醒過來看了一眼壁鐘。才發覺早已六點過了五分,紀宜馬上從位置上跳了起來。
  
  是單純遲到嗎?紀宜是和人約定,就一定會至少早五分鐘到的那種紳士類型,雖然他知道大學生遲到的惡習,就算遲到三十分鐘也可以面不改色,那個叫介魚的少年,看起來也不像是分秒必爭的類型,遲到個五分鐘也不奇怪。
  
  但不知道為什麼,紀宜就是坐不住了。他把手上的書放下來,拿起傘就衝到樓下。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番外 紀宜



  「你好了嗎?魚,我們再不出門的話,會來不及喔!」


  對著鏡子調整自己的領帶,紀宜忍不住往房間裡又探了一下頭。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雖然二十有七了、卻仍然平滑的眼角,梳理整齊、抹上些許髮膠的黑髮,還有昨晚被吻得微紅的唇,確定一切都沒問題,才拾起地上的隨身包,


  「小魚,快點,不用再看了,你已經夠帥了啦!」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引用(0) 人氣()


  「Knob……?」


  他試探地叫了一聲,聲音盡量溫柔。他的性器還停在Knob體內,他放下Knob的大腿,伸手觸向他的臉頰,才發覺他雙手高舉,竟然擋住了自己的臉,而且眼睛還閉著:


  「Knob……?你怎麼了嗎?痛……?」


  罐子不禁也有些驚慌起來。他的小貓不對勁,雖然完全沒有抗拒他的入侵,卻看得出他的異狀,嘴唇泛著恐懼的蒼白,全身都在咯咯發著抖,罐子從來沒有見過一向開朗的Knob這個樣子。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番外 罐子



  罐子第一次見到Knob,是在一年級的表演實習課上。


  因為他沒有去迎新,也沒有參與班上任何活動。一來他覺得自己太老,那些新生都少自己三四歲,和一直留在美國的自己,文化也不太一樣,自己脫口而出英文,還會被那些人側目。所以乾脆就獨來獨往地過四年,還比較乾脆,罐子一開始就打定這主意。


  聽說這所藝大的舞台實習,是一位相當有名的華人舞台劇製作,他一直很想和他見個面,所以毫不猶豫地就選了他的課。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番外 肖桓



  「已經好了喔,先生,你可以準備一下毛巾和換洗衣物。」


  看護從療養院的房間門口探出頭,對著等在門口肖桓笑了一下。肖桓從長廊上回過頭來,對著年輕的小姐笑了一下:「啊,我知道了,謝謝妳!」


  看護小姐臉紅了一下,看了肖桓俊俏的側臉一眼,就提著剛換下的尿布和髒衣服走了。肖桓就走回房間裡,先繞到旁邊的架子上,拿了一條大毛巾,又走進了公用浴室,試了試浴缸的水溫,滿意地點了點頭,把毛巾拋到肩膀上,又走回長廊。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引用(0) 人氣()

 


  習齋傭懶地從喉底哼笑了一聲,習齊從未聽過弟弟這種笑法,像是伊甸園的蛇,引誘著人墮入深淵:


  「我……的確是這麼打算。」男人囁嚅著說,目光仍舊不離習齋的身體。習齋舔完了精液,又把手伸進了上衣裡,搓著自己乳尖,感慨似地嘆了口氣,


  「可惜呀,我在你忽然跑到我寢室裡,約我出去談事情的時候,我就有心裡準備了。不過我眼睛看不到,甚至不知道你有沒有武器,如果那時候就拒絕的話,你說不定一刀刺進我心口,我連躲都沒辦法躲。所以就想姑且順著你,」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引用(0) 人氣()


  他很清楚,自己沒有那個資格。也不忍心這樣做。


  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習齊叫司機載他到市區,到肖桓工作的健身房。如果是前一刻的習齊,是死也不肯讓自己靠近那裡的,但是他現在,忽然好想看一看那些人,那些和他有著羈絆的人們,即使只是遠遠看著也好。


  車在健身中心門口停了下來,習齊把褲袋裡僅剩的財產一古腦全塞給司機,在他有機會數錢阻止他前,逃命似地下了計程車。


  他走到了健身房的落地玻璃窗前,現在是清晨六點半,健身房七點才開門。習齊卻知道肖桓會早一個小時來開門、清理場地和鍛練自己。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代轉交虞老師。辛維。』


  習齊忽然感到不安,原本平靜無波的心跳,又重新跳動起來。握住錄影帶的手顫抖著,他把它塞進了錄影機裡,在地板上坐了下來,用同樣發抖的手按著搖控器,轉到錄影帶播放的頻道,屏住呼吸盯著電視螢幕。


  老舊的螢幕閃爍了兩下,跳出一個人影來。習齊馬上認出那是罐子,而且是剪頭髮後的罐子,場景他也無任熟悉,那是他們最初排練時,所借的那間排練室。


  他的耳邊驀地響起菫學姊和他說過的話: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習齊和罐子一樣,舞台以外的時間,也幾乎都不說話、不和任何人交談。直到綵排時間結束,習齊仍然坐在位置上,如同被觀戲的主人忘掉的娃娃,一動也不動地呆坐在位置上。直到罐子去搖他,把他帶上機車,習齊才稍微恢復成人的樣子。


  公演前夕,罐子仍然照常去打工。他越來越晚歸,時間幾乎都耗在工作上。


  習齊已經無心再探究他做什麼工作,但是他看得出來,隨著公演時間越近,罐子就越著急,雖然不至於借酒澆愁,因為他想保持最佳狀態站上舞台。但是Boss香菸的氣味,這幾天以來充斥著整幢公寓,即使在睡夢中也揮之不去。


  肖桓和習齋都沒有人來電話,習齊對他們則是連想,都不太敢去想。一想他就發抖,一想,他就幾乎要發瘋。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埋……要……埋在哪裡?」


  他恍神地說著。罐子按了一下他的肩,轉身把肖瑜背了起來,鮮血淌下了腦側,看見肖瑜的慘狀,習齊又嗚咽起來,幾乎想就在這裡一頭撞死,陪他的瑜哥一起走。


  這樣就不會有痛苦、一切都可以解脫了。習齊忽然強烈地羨慕起那些已死的人來。


  「跟我來,我想我燒Knob東西的那裡正好合適,那裡很隱密,不下雨的話,應該暫時不會被人發現。」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瑜哥……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他這話一出,肖瑜的臉色明顯變了。他怔愣地望著習齊的眼睛:


  「但是……我想了很久,瑜哥,這三年來,我真的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當年不懂的事情、沒有能力懂的事情,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瑜哥,我是真的很喜歡你,那個時候只有更喜歡,但是,無論多麼地喜歡,那種喜歡,終究不是情人的喜歡……」


  習齊望著肖瑜的表情,忍住滿腔的不捨和不忍,他知道自己非說不可: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罐子卻怔怔地看了她很久,好像被台詞所憾動,又或許是杏的詮釋方式。直到女王喊了停,他才慢慢移開視線,下了舞台,過了一會兒,杏才跟著從舞台上爬了起來,眼神還有些失焦。習齊在她的眼睛裡,看見些微閃動的淚光。


  那天排練過後,女王忽然要大家聚集起來。劇組的人多少都有點疲累,拖著腳步走到西裝筆挺的女王前。


  女王掃視了他們一圈,習齊覺得他在思考些什麼,又在猶豫著什麼,他的眼神相當嚴肅,卻又洩露了一絲溫柔。正思考著,女王就開口了:


  「你們這些傢伙,老實說真的全是一群人渣,」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肖桓,你是個白癡。」半晌,他乾澀地開口。


  「是,我是白癡,」


  肖桓馬上承認,苦意溢滿了他的五官:


  「我知道不可能……但是心裡又一直存著一個小小的希望,尤其是你和瑜發生那種事後,我就開始妄想,搞不好我也可以……至少讓你多注意我一點。」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我叫你滾你聽到沒有!你還要在這裡賴到什麼時候?」


  習齊回不出話來,罐子就一步踏前,作勢對他揮出一拳,但是沒有打到他。習齊踉踉蹌蹌地退了兩步,看著彷彿又化身成野獸的罐子,又看了一眼他和罐子一起看著Knob的影片、曾經是他短促避風港的小客廳,罐子終於吼了起來:


  「我數到三,給我滾出這幢公寓!否則就對你不客氣了,Ivy!」


  樓下的住戶聽到吵架,開門出來怯怯地看了一眼。習齊的眼裡沒有淚,只是用蒼白的視線看著罐子,好半晌才背過身,往樓梯下搖搖晃晃地走了兩步,然後跑了起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是音樂系一團的首席指揮,指揮科的介蘭。現在那邊全是警察。」


  習齊始終沒有看到介蘭的屍體。據說她被發現時,已經是死後一天的事,屍體已經開始腐爛了。


  她在除夕夜當晚割腕自殺,和杏倒下去時差不多時候。鮮血流滿了整間會館的浴室,她把手浸在放著熱水的浴缸裡,要不是熱水流出房間,被返校的學生驚覺,跑出去通知社監,介蘭的屍體可能會更晚才被發現。


  紀宜臉色沉重地說,聽說介蘭死得時候很痛苦,割腕這種死法本來就是種酷刑,介蘭後來一定想早一點終結生命,除了手腕的傷痕,脖子上、手臂上和胸口都有她神智昏亂下,用小刀劃出來的痕跡。地上還有嘔吐物,以及散落一室的West菸蒂。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然而每天晚上醒來時,他還是會夢見,夢見習齋斷著腿、斷著手,哭著朝他爬過來,叫著齊哥、齊哥。有時是肖瑜,有時兩個人一起。


  還有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習齊覺得不能放下罐子不管。


  他在罐子和Knob的公寓住了下來。罐子什麼也沒說,既沒有答應,也沒有阻止。有時兩人的排練一起結束,罐子還會順路載他回公寓。


  公寓裡只有一張床,罐子就把床讓給習齊,自己跑去睡客廳。自從那天晚上之後,罐子再也沒有碰過習齊。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他一整夜都沒回去醫院,應該說是沒有力氣回去。看完Knob的遺言後,他就像個壞掉的水閥一樣,無可抑止地慟哭起來,他一直哭、一直哭著,連自己也不明白原因是什麼。好像心底破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洞,即使用盡體內所有的眼淚也填不滿。


  到最後罐子沒有辦法,只好把哭累的、半失神的習齊拖到自己床上,自己又去洗了一次澡。習齊隱約之中,感覺到罐子貼在他耳畔,耳語似地傾訴:


  「Knob那傢伙,故意把遺言錄在我們的公演錄影帶後面,」


  罐子自嘲的笑聲,聽起來好悲傷:「那些錄影帶都是他請人錄的,他知道我平常不會看那些東西,是前幾天忽然……想他想到受不了,才拿了出來。他就是在試探我、在懲罰我,如果我永遠不想他、永遠不去回憶他,就永遠以為那只是個意外。」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準備好被剪爛了嗎?嗯,親愛的Ivy?』


  下一秒習齊的呼吸遽停,感受到罐子的灼熱就停在已然微顯紅潤的穴口,他仍然穿著牛仔褲,只解開了褲頭,習齊看不見他的性器,只有罐子微微起伏的胸膛,還有讓人忘卻一切的眼神。


  灼熱的硬塊只停滯了一下子,然後猛地挺入習齊的體內,


  「嗚……啊!」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一切都在蘊釀的前夕,這齣「剪刀上的蘑菇」已經躍然成形。


  隨著新年的腳步接近,天空也開始飄起了雨,這幾天陰雨連綿,紀宜他們不得不把還在晒乾的布景搬回室內,在室內上亮光漆。但是雨還是沒停,而且有逐漸加劇的跡象。


  習齊把介魚送他的那個玻璃罐放在病房的窗檻上,仰頭看著一縷縷灑上玻璃窗的雨,在窗前佇立良久,才回頭過去和習齋有說有笑。習齋的氧氣罩已經撤掉,雖然四肢都還骨折不能動,也還不能進食,但已經可以正常說話了。


  「和那個時候……一樣啊……」習齋睡著後,習齊看著窗外的雨呢喃。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如果要找帶你進來的那個眼鏡仔,他在外面講手機喔。」


  耳邊傳來陌生的聲音,把習齊嚇了一跳,神志也清明了一些。他往床邊一看,才發覺醫護室的診療桌旁坐了一個人,還是女人,


  「問情況的話,我剛好像有聽到他們說,你是什麼睡眠不足胃又不好,血糖太低,加上一點心理因素才會支撐不住,他們還幫你打了點滴。」她又補充。


  習齊發現她的頭上包著繃帶,裡頭隱約還有血痕,正往自己手肘上的割傷擦著碘酒。除此之外,她全身都是類似的擦撞傷。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到底是怎麼回事?妳常常跟著小齋,一定知道些什麼。」


  他毫不留情地問著。輔導員似乎嚇了一跳,望著那張比習齋更為清秀的五官,


  「這個……習同學他……」


  「小齋不可能自己跑到頂樓去,他是盲人,一定有什麼人帶他上去的,不是嗎?」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這是他第一次,擁有自己的交遊、自己的世界,自己生活中的小秘密,這讓他感到興奮有趣。甚至在肖瑜一臉怒容地問他為什麼又這麼晚回家時,習齊還有一種掙脫束縛、報復般的快感,躲回棉被裡時還忍不住竊笑起來。


  有次因為看得是午夜場,來不及送習齊回家,老師就把習齊帶到家裡過了一夜。


  那天晚上,他們躺在同一張床上,徹夜聊著和戲有關的事情,末了老師竟然橫過床舖,吻了一下習齊的眼睛,然後順勢滑下了唇,淺淺地吻了他一下。


  習齊靜靜地沒有反抗,只覺得心臟提到了喉眼,既害怕,又有種難以言喻的期待感。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如果習齋真的死了,就算我們什麼也不對他做,他也會瘋掉。」


  肖瑜無情地截斷弟弟的話。他背對著習齊坐在輪椅上,背影看起來很模糊。


  「但是……但是也不能這樣下去啊!瑜,就算習齋這次沒事好了,我也不想再這樣下去了,也不想看到你再這樣下去了。瑜,我……很敬愛你,你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我平常不好意思說這些話,但是我是真的很感激你,很希望可以幫助你…… 」


  「謝謝,我不需要一個關鍵時候總是和我作對的弟弟幫助。」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在他身上,看見了紅色的蘑菇。』


  習齊忽然對著大海脫口,他用手握住了胸口,回頭看了一眼海潮裡的罐子,發現罐子也正望著他,對他露出鼓勵的微笑。習齊轉回了頭,慢慢閉上了眼睛,


  『我從未見過這種色彩的蘑菇,紅色的、豔紅色的,好像我的心臟一樣,在夜色裡劇烈地跳動著,光是凝視著它,我的心跳……就不像我自己的……』


  習齊驀地睜開了眼,他在海水中微蹲了下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之前那位漂亮的小伙子呢?啊,就是那個叫Knob的?」


  習齊有些擔心地看著罐子,好在罐子並沒太大的情緒起伏,只是淡淡地:「他死了,上個月底的事,劑量沒控制好。那個笨蛋。」他簡短地說。婊子稍微沉默了一下,說了一聲「這樣啊」,隨即又笑著轉向了習齊:


  「來,我帶你四處看看!也讓我重溫一下劇場的舊夢。」


  習齊跟著他在酒吧裡轉了一圈,罐子也把手插在褲袋跟在後面。整個酒吧真的完全按照劇場的模式,最上方就是舞台的中心,有人在上面開始演奏起電吉他,還有個人拿著麥克風鬼吼鬼叫,像在唱歌又像在發洩,或許兩者從一開始就沒有區別。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這樣的演員,隨時都清楚自己正在演戲。」


  習齊沉默下來,他想起了一個人。


  「這樣說好像很容易,但事實上沒那麼簡單。因為人是有感情的動物,舞台又是個具有魔力的地方,即使再怎麼冷靜的人,到了舞台上還是會被情境、被其他演員牽動,像菫學姊一樣,有時無法思考,又被思考妨礙感情,變成不上不下、做作的演員。」


  「罐子學長……」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尤其看了你最近的表現後,我更這樣覺得。」


  「老師,可是我……」


  習齊想要說話,但女王不讓他插口,他看著習齊的眼睛:


  「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會選你進劇組嗎?」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照片中間的是他和習齋,兩邊各圍著肖桓和肖瑜。習齋一如往常地笑得燦爛,眼睛對著沒有焦距的前方。肖桓則頑皮地在他頭上比兔子耳朵,但還沒比好相機就照了。肖瑜當時還沒有坐輪椅,靜靜地站在一旁,把手搭在前面自己的肩上,笑得像初春暖陽般溫柔。而正中央的自己也對著鏡頭笑著,背景是市內最大的動物園,拍照的是路人。


  習齊看著照片裡的自己,剃著高中規定的短髮,和現在一樣瘦小。唇角雖然笑著,臉上表情卻有些心不在焉。


  那是升高中的暑假,在肖瑜的告白下,習齊幾乎是半被動地,和肖瑜開始了正式的交往,當然是瞞著病倒的父親,還有當時還止小學畢業的習齋的。


  那天是習齋的生日,他們就帶著習齋來動物園玩。習齊還很記得當時的每一個細節,他和肖桓各買了一枝特大號冰淇淋,結果肖瑜說不可以給小孩子吃那麼多冰,只好讓習齋在兩枝裡面選一枝。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試試看,Boss Blue的,雖然不像虞老師的牌子那麼典雅,抽慣了你會愛上的。」


  習齊看著橫在眼前、吸了一半的香菸,又看一眼罐子鼓勵的眼神,微微縮了一下,終究是慢慢把唇湊上去,就著濾嘴大力吸了一口:


  「咳……咳!」煙霧從唇邊竄上鼻腔,立刻嗆得習齊呼吸困難,連眼淚都冒上來了。他連忙躲開香菸,趴到一旁咳起嗽來,


  「傻瓜,誰叫你第一次就吸這麼大口啊?」罐子沒同情他,倒是大笑了起來。半晌從水泥墩上扶起他的肩,又把那支恐怖的菸湊了過去,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他對你來說,太危險了。」


  下午的排練進度,是Tim和貓女雙人組的戲。那是少數Tim沒有和Ivy對戲的橋段,貓女注意到初來垃圾場的Tim,被他的風采所蠱惑,於是趁著Ivy不在的時候,主動打招呼、主動挑起Tim的注意力。


  Tim心知肚明,這隻母貓就是在城市裡謀殺了無數豢養她的主人,而被放逐到這個垃圾場裡來。看見母貓不知死活地接近他,Tim肚裡暗笑,又覺得有趣,於是先是和母貓虛以委蛇,兩個人互相用言語試探著對方、測試著對方,並且吹噓自己的豐功偉業。


  『你曾在市長辦公室裡跳華爾茲,把秘書當成替你穿鞋的僕役?你曾在教士們的懺悔室裡吃著耶誕節火雞,用身體歌詠上帝的美妙?你知道這城市的下水道裡,塞滿了賭徒的金銀嗎?你知道法院大人們的大腿上,還有我昨夜留下的吻嗎?哎呀,先生,你到過月亮上嗎?要是你到過的話,肯定會發現那裡全堆滿了稅金,正閃閃發亮著呢!』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好點了沒有?」


  拿著肖瑜前夜替他泡好的蜂蜜牛奶,肖桓進房在床邊坐下。習齊病得頭昏眼花,任由肖桓餵他吃了藥,灌了水,又替他倒了杯牛奶放在手上,他才說得出話,


  「嗯,燒好像退了。」他虛聲說著,又躺回床上。這時候他就不禁感激肖瑜不在家,他被某個貴婦人請去她們的聚會教年菜的作法,如果說肖桓給習齊的是肉體上折磨的話,肖瑜就是精神上的。現在的習齊,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應付肖瑜給他的壓力,


  「太勞累了吧,小齊。果然是那齣戲害的。」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習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貼緊耳朵:「不,你沒做錯。」他肯定地說。


  習齋聽起來有點疑惑的樣子,不過他很快改變了話題,交代了一些生活上的趣事,像是上了哪些課、學校裡的趣事等等。半晌忽然開口,


  「對了,齊哥……」


  「嗯?」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習齊站在門口沒有動,總覺得那些鶯鶯燕燕形成某種結界,讓人很難靠近。聽說肖瑜是這裡最受歡迎的料理老師,不但場場爆滿,最近還新開了替男人量身打造的料理課,這些太太還好,習齊還滿難想像肖瑜被一大堆男人包圍著問東問西的樣子,


  「小齊,過來這邊。」肖瑜遠遠就看見了他,向他打了聲招呼。習齊緊張地挪了兩步,那些太太有幾個回過頭來,看見了習齊,露出驚訝的表情:


  「啊,這就是老師說的弟弟嗎?」其中一個太太說。其他人也跟著七嘴八舌起來,


  「哎呀,長得好可愛喔。」、「來,給阿姨摸看看,皮膚好好……」、「和老師長得不像耶,而且好瘦小,像女孩子一樣,國中?高中?現在幾歲了?」看到那些太太朝自己湧過來,習齊覺得自己像隻被包圍的流浪貓,全身毛都豎了起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亡者已逝,但不曾從在意他的人身邊消失。曾失去親人的習齊最明白這個道理。


  ***


 
  排練結束後,習齊留下來整理場地。女王還是什麼也沒有對他說,習齊本來期待他對自己能有什麼意見,或是像學長姊一樣的訓斥、嚴厲的批評也好。但是女王除了看不過去時,會指導幾句基本功的問題外,對他對角色的詮釋完全不置一辭。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小蟹學長本來成績超好,很被老師看好的一個演員。但是那場之後他就跟所有人說他再也不踏上舞台,跑去鑽研劇場, 一直到現在。」


  習齊默默地吃完剩下的午餐,他把劇本收到背包裡時,發覺介希背了另一個大袋子,好像準備到什麼地方去的樣子,「你下午要幹嘛?那是什麼袋子?」他問介希。


  「喔,沒有啦,我組了個Band,」介希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抓了抓頭說。


  「Band?」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讓我演Tim,演這齣戲。」


  女王沒有回答他,只是轉頭望向仍舊睜大著眼的菫:「菫,妳懂了嗎?」


  習齊看見菫學姊的手微微顫抖,她慢慢垂下了頭,


  「我懂了。」她說,又補充一句:「對不起。」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嗯,終於找到你了,你現在趕快過來排練室A一趟。」


  「排練室,為什麼?」習齊呆住。


  「女王說昨天晚上的進度被拖延了,所以昨天晚上緊急通知大家今天早上十點在排練室集合。可是一直都找不到你,打手機也打不通,總之你現在快點過來,大家都已經在這裡了。」紀學長說。習齊有些反應不過來,好半晌才回話:


  「排練……是要排練剪刀上的蘑菇嗎?可是那位學長不是已經……」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小齊,你會恨瑜哥嗎?」肖瑜安靜地問。


  習齊看著肖瑜,看著比起當年憔悴許多,但風采依舊的那張臉,看著他因為長期坐輪椅,而顯得有些削瘦的骨幹,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忽然湧上胸口。習齊撫著脖子上未褪的傷痕,眼淚不自覺地奪眶而出。他咬著牙搖了搖頭,


  「不,不會,」習齊用力地拭著眼淚,但新的還是不斷掉出來,


  「我永遠……也不會恨瑜哥。」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唔……?!」


  習齊嚇了一大跳,那隻手摀了他的唇後,又把他整個人扳過來,在他有機會看清楚對方的臉前,把他壓進了樹蔭裡,習齊感受到唇上襲來侵略性的、熱情的吻,急切地奪走了他所有的發言和呼吸:


  「嗯……嗚……」習齊被吻得透不過氣,鼻尖聞到熟悉的煙味。他忍不住用手推了推對方的腰,但那個人還不放過他,舌頭貪婪地索求著口腔內的液體,最後還懲罰性地咬了他的紅唇一下,才抓著習齊的肩膀退開:


  「桓、桓哥!」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警察把他們全都帶回警局做了筆錄,那期間罐子還是一直一語不發,由女王來主導整個問答。習齊覺得他人雖然在那裡,卻又像不在那裡,他的存在有一部份,已經被不知名的黑影給吞沒了。


  做完筆錄後,女王和罐子學長回去租屋做後續處理,劇組裡的人便徒步走回學校。


  山腰上的路燈,在劇組的人身上投下陰影。杏學姊一路哭個不停,菫學姊就把她先帶回家裡去,其他人的氣氛也很低迷。


  紀學長走在他旁邊,忽然開了口: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他站在這裡,只是因為他的劇本在呼喚他。僅此而已。


  「你別在意,女王教出來的學生都是這樣子,一群小女王。」


  有個一直靠著牆站著,戴著銀邊眼鏡、長得一臉溫馴的學長朝他走了過來,語氣溫和地拍住他的肩:


  「我叫紀宜,你叫我Crab就行了,」他頓了一下,又說:「我是介魚的室友,常聽他提起他弟還有你。」學長話沒講完,教室裡已經鬧了開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聽完肖桓的話,他才趁著早上上課前,匆匆把「剪刀上的蘑菇」全劇讀了一遍,一邊讀,習齊覺得自己的臉簡直要燒起來。好容易撐到最後一頁,他啪地一聲迅速闔上了劇本,才發覺自己滿臉漲紅,心跳加快,連下面都起了反應,忍不住抬頭看了一下四周。


  延續男人和少年的精神病,這齣戲最主要就是在講這兩個人的故事。


  少年的名字叫Ivy,有一天在路上遊蕩時,碰見了拿著剪刀到處亂走的男人Tim。Tim在少年的眼裡,剛開始是一顆黑色的、腐爛到發出臭味的特大號蘑菇,蘑菇的位置就在跨下,少年對那顆蘑菇非常恐懼,一碰見了就驚叫著想逃走。


  男人看見了想逃跑的Ivy,認為Ivy是個很值得剪的東西。他興奮地叫著,拿著大剪刀靠近了Ivy,剪刀卡嚓卡嚓地在空氣中揮舞,那就是舞台的第一幕。兩著主角在舞台中央追逐、退避、試探和觀察,彼此像野獸和獵物般窺探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齊哥,我們好久沒一起洗澡了吧?」


  熟練地打開屬於習齊的衣櫃,習齋顯得異常開心,與習齊有些神似的臉通紅著。習齊卻有點驚慌,他看著已經抱出浴巾的習齋,


  「都這麼大了,還一起洗什麼澡?」


  習齋卻嘟起了嘴:「怎麼這樣說,我們是兄弟啊,害什麼羞嘛齊哥!」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不想被習齋聽到的話,就不要出聲。」


  「唔……」


  肖桓還是把他壓在牆上,讓他的跨下對著自己,習齊看著他用唇咬開了自己的內褲,把他拉到大腿上。他就這樣雙腿微開、牛仔褲褪到腳踝、內褲卡在大腿上,性器露在微涼的空氣裡,看起來既脆弱又無助。而且竟然已經微微勃起了,


  「小齊自己也很想要不是嗎?」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肖桓語調輕快地說。那些歐巴桑學員們都好奇地看著他,習齊想,她們一定很驚訝,她們心中的健美男神竟然會有一個看起來這麼蒼白、弱小的弟弟。


  「嗯,桓哥你決定就好。」


  肖桓把毛巾甩到肩膀上,拿起地上的保溫瓶,走過拍了一下他的肩,這舉動讓習齊又是渾身一顫,他抬頭看著肖桓,


  「小齋明天晚上要回來。」他用氣音在習齊耳邊說,隨即背著毛巾走出了重訓室。但已經足以讓習齊渾身震了一震,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