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最時尚的愛情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楊雨蘭點頭,「上個月初就回去了,可能整個冬季都不會回來台北。他的店舖地點已經決定了,就在表參道的Hills,明年春天正式開幕。怎麼,他沒跟你說這件事嗎?」

  我現在確信楊雨蘭是在示威了,她唇角揚起的笑容明顯是故意的。但我卻感受不到任何對抗意識。

  我只覺得茫然,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屁眼裡捅上來,把我全身力氣都抽個乾淨。

  Nick回東京去了……?在跟我說一聲也沒有情況下?

  當然我並不是他的誰,他沒有義務向我報告他的行蹤。但那天晚上發生那種事,我以為Nick至少會有所表示,就和蘇梁當初吻過我後一樣,粉飾太平也好、虛張聲勢也行,就算他煽我個巴掌,我也願意欣然受之。

  但這算什麼……?一聲不吭地就飛到國外去,一去就是半年。這代表那個設計師,壓根兒沒把那晚的事放在心上。或許他經歷過太多次相類的體驗,太多像我這樣試圖翻山躍嶺的Gay。說不定連被強吻這種事,Nick都有練過了。

  是我不好。我不該有所期待的,汽球吹得越大,破的時候,洞,也越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