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精衛與鳳凰(網路試閱)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陰暗的長廊傳來腳步聲,在潮濕的石室裡激起反響。

  這裡是著名的大理獄,附屬於皇朝刑部大理寺管轄,也是俗稱的天牢。從興王年間開始,就專關一些朝廷欽犯,除了謀逆和大不敬等重罪,也收容一些具有貴族身分的犯人。整個天牢的外觀全用白色玉石所雕,可說是天下第一等的監獄。

  雖然專關皇親國戚,環境比一般地方寺衙好像許多。但畢竟是監獄,在這靖亂十年的冬天,地面還是冷得結起一層厚霜。火光映照下,石壁上隱約幾抹黑色暗斑,即使經過清洗,仍聞得到些許百年積累的血腥。

  獬角在一間燈火昏黃的牢房前停下腳步,從柵欄的間隙間望去。

  天牢的獄丞並沒有太過禮遇牢中人的身分,即使是當今上皇的親兄長,算得上第一等的貴族。牢房中的擺設十分樸素,一張木製的長椅、一方矮桌,旁邊是鋪著陳舊草蓆的石床。矮桌上的燭火忽明忽暗,是整間房裡微一的光芒。

  獄卒似乎事先被知會過,喚了一聲「大人」,便恭敬地垂手退到一旁。獬角緩緩步至燭火映照的範圍裡,看著石床上坐著的背影。

  他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看見這個背影,入眼只覺得陌生。幾縷白絲錯雜在男人披散的長髮間,他記得他的年齡並不大,至少還未過三十五,但或許是佝僂的身形,或是那副明顯削瘦的軀體,獬角覺得他看起來甚至比自己還長上幾歲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卷末附錄二 李麒的秘密日記

  還記得那是好多年前冬季的事,天上下起綿綿的白雪,整個皇城似乎被裹進了厚重的麵團中。客棧的屋頂、人家的庭院和市場無不布滿皚皚的積雪,雪花掉落人肩頭,掉落光禿的枝枒,泥土凍得僵硬,靜靜等待來年春天。

  「純鈞,你看,好漂亮的雪。」

  我聽見哥哥在背後喚我,還來不及轉過身去,視線已給一團雪球遮蔽。然後是皇兄一貫爽朗的笑聲,我抹去滿頭滿臉的雪花,左腳重心不穩,差點往雪堆裡栽,皇兄的動作真的很快,或許是經驗老道,總能在我接觸地面前一刻將我牢牢接穩。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卷末附錄一Uzza ibn Tufan

  「所有的生命皆來自於風。」

  ◇◇◇

  她呆住了,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見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尾聲

  「因歸鳥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高辛之靈盛兮,遇玄鳥而致詒。」

  ◇    ◇    ◇

  回憶在秋風中捲成落葉飄落,李鳳伸手將它截住。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要殺我。」不知為何口吐此語,少女的嗓音近似夢囈。

  「對,我要殺妳,就像妳要殺我一樣。」

  冰冷的腔調,私毫聽不出寢房內半點餘溫。原來那些話,那些確認她存在的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唯有她這種孤獨的鳥兒,才會當箴言一樣深信不疑。原來是……這樣。沒察覺自己又流下了眼淚,正想閉目待死,忽地手中一輕,鐮刀竟給少年夾手奪了過去。

  「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獬角在宮門陰影前駐足,沿牆的桃花在夜色裡開放,鮮豔如火燄。

  「果然開始動起來了……」

  不住拉低頭上斗笠,獬角側身避開官兵視線;九王做事縱然拖泥帶水了點,反臉倒也無情,幸虧他一向機警,否則早成了王府客卿刀下亡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見女孩持劍顫抖,雙目冰寒如霜,少年反倒很平靜,凝視咽上劍刃半晌,仰首閉目待死。忽地一陣風吹來,被蹂躪泰半的畫紙落入床頭,少女容顏已被墨漬污染,少年婉惜地端起撫拭:

  「畫再怎麼上乘,也沒本人好看,人物像就是這麼一種讓人又愛又恨的藝術,妳說是嗎?」

  「你……明明功夫高得很,昨晚壽宴那時……為什麼……不殺了我?」

  裝作沒聽見少年臨死感性,女孩劍尖抵得更緊,迫使他抬起頭來。少年舉高雙手,仰頭倚在枕上,目光仍不離月影面龐,半晌淡然一笑:「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俗諺不是這樣說麼?」眉間閃過一絲怒意,少年喜出望外地捕捉對方難得一見的表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悅?筒狄在台,嚳何宜?玄鳥致貽,女何喜?」

  ◇    ◇    ◇

  火把劈啪,前一刻笙歌燕舞的帝丹朱臺,如今一片肅殺之息,梁蕖連側身走過都感呼吸不暢。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個小國使節,均是例行祝賀,兄弟倆也無心細看。一時酒酣耳熱,壽宴的氣氛達至頂峰,少年瞥了純鈞似乎更蒼白的臉色一眼,壓低聲音道:

  「純鈞,你照我吩咐的做了麼?」純鈞「嗯」一聲,目光不和少年對上,只是深鎖著眉,好半晌才答道:「若按皇兄所述,刺客竟能在深宮內苑登堂入室,只怕行宮也……」

  少年點了點頭,抱臂思索起來:「恐怕就是看準了行宮,說是戒備森嚴,實則近衛只有京城一半不到,對手布局縝密,果然來頭不小。」純鈞沉吟道:

  「照皇兄的說法,那女子似乎無意行刺,真正的刺客另有其人。」少年目光一凜,默默揚起唇角,不自覺地舉爵湊口,溫熱辛辣的酒氣貫徹心脾:「無論如何,今晚對方必有動作,走著瞧罷!」正議論間,驀地大殿一靜,卻是李夔說話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對杜衡來說,這真是畢生最難忘的一日。

  以往身為太子身邊的小童,是連籍別也沒有的奚。像圍獵壽辰這樣的大事按例不得隨駕,少年於是替他安了京城的籍,給他他典事舍人的位置,雖然只是小小的官位,連九品也算不上,至少可以在行宮任事排班,繼而以奉主身分出入重大場合;

  行宮「帝丹朱臺」位於蓬萊山以東,距皇禁城只有二三十里之遙,馬行只需一日不到。柔王五年竣工,由於地傍森林,又不受高山阻擋,百年來除供做皇室舉行祈雨、納賓等重大儀式外,也是歷代君王夏日避暑的第一首選。龍翼上皇因壽辰恰巧落在盛夏,慶武十年開始禮部便將夏獵和壽宴並為一事,年長的皇子如紅王和滇王,參與這類圍獵便已不下十多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

  倡曰:「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既惸獨而不群兮,又無良媒在其側。道卓遠而日忘兮,願自申而不得。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

  ◇    ◇    ◇

  刑天不是第一次來到十四皇子府,但每回踏入這條冷僻的街道,仍是令他感到陌生。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父皇,您……您怎麼……怎麼會來這?」

  臨機應變、巧言令色本是少年拿手好戲。然而李夔的出現實在太過突然,只見老皇帝身上罩著趣青竹紋藍袍,外披靠色坎肩,腰上只繫了條白色穗帶,一派的家居休閒,半白的鬢略略收在腦後,連慣帶的長劍都沒攜著;只聽父親身後一聲輕咳,然後是成熟穩重的女聲:

  「太子殿下在此,妾身不便打擾,主上請保重龍體,早些安歇,妾身告辭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滇王在皇城的駐府位於皇宮之北,就在後宮重華門左近。

  雖然算不上宏偉,但是格局方正,形制大方,加上地處僻靜,兩側就是兵部議事堂,警衛森嚴,處處可聽兵鐵交擊,更顯得王府主人的武勳標炳。再往裡去,諾大的庭院一棵樹也不種,由於主人嫌樹佔空間兼之易滋蚊虐,才剛進駐府就粗暴地拔去滿園歷史悠久的老松。前庭因長期拿來操練,連草也不願久居,於是光禿如沙漠、貧脊似荒原的園林便成滇王府最特殊的景觀。

  「煩不煩哪,都過了五十九次生日了,還這麼大費周張?父皇也真是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

  「鳳皇在笯兮,雞鶩翔舞。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夫惟黨人之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藏。」

  ◇    ◇    ◇

  「藤黃兄,下次要進來,提早跟我說一聲就行,學旁人遞什麼牌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討厭,阿麟,看妳幹得好事!」

  「誰叫凰姊老是躲躲閃閃,這麼不乾脆。」

  吐舌一笑,李麟也知自己闖了小禍,背後靈奶娘早上前替李凰揭過紗氅,到內房拿了替換衣物來。皇朝女性貴族受懷仁關外影響,對於穿著也相對大膽,李凰裡頭只穿了件蓮紋出水淡紅抹胸,外披蔥綠紗肩,此時一經破壞,裡頭酥乳若隱若現。抬頭見少年兄弟倆目瞪口呆,早已免費觀賞姊妹鬩牆戲良久,純鈞將頭埋入兄長背後,從耳根到後頸一片通紅。少年擺擺手笑了:

  「請繼續,不用顧慮我們……純鈞看得很開心喔。」聽哥哥污蔑自己,純鈞忙抬首叫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亂曰:「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鴉,朝堂壇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    ◇    ◇

  「啊,你看,純鈞,重寧宮的朱槿都開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滿殿突地安靜下來,諸皇子均停下議論,文武百官目光全集中於一人。未料問題來得這樣快,少年連忙斂起笑容,這才查覺自己雙腳大開,大剌剌靠在椅上,主要是大家的辯論太過壟長,又缺乏重點,害他聽得差點睡著,連忙把腿一並。佯作思索,舉座上下都屏息以待,半晌一抓因趕路散亂的長髮,少年隨意地靠背而坐:

  「這個嘛,其實有時候,事情不用這麼認真嘛!」

  頭一句話就讓體仁閣裡竊笑四起,盛傳這位年輕皇儲不學無術,東宮人人頭痛,前幾年修書一封,竟單槍匹馬到西地「遊學」去了,好在李夔對這位嫡子素來寵愛有加,這才沒有追究;這還罷了,一回到皇城,不是負荊請罪從此洗心革面,而是三天兩頭往妓院跑,據情報俐落的宦官通報,今晚還是太師親自出動,把太子從脂粉堆裡拉出來,否則還不知要胡天胡地到什麼時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

  「鳳凰翼其承旂兮,高翱翔之翼翼。」

  ◇    ◇    ◇

  夕陽西沉,將琉璃宮頂粉刷成迷人的醉霞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WT25新刊精衛與鳳凰試閱

「大家幹嘛這麼客氣,難道是怕出錢?」

耳裡盡是調侃,眼看筷心就要鑽入最後一雙蒙面下的眼睛,少年背後卻風聲遽起,一個機伶的刺客竟趁機繞至身後。

估量著少年即將血濺七步,沒想螳螂背後還有黃雀,刺客只覺肩頭一涼,轉頭才發現自己一臂已殘,不由失聲驚呼。

少年任由殘臂落在頸畔,透過鮮血帷幕一笑。

「我以為你坐定了不出手,要累死哥哥我呢!」

純鈞在黑衣人身後喘息悄立,他手持利劍,神色猶豫,招式卻乾淨俐落,斷人一臂,劍刃上竟不帶血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WT25新刊精衛與鳳凰試閱

第一折 北里花間

 

「阿黑,你確定後頭沒有人跟來?」

皇朝北疆的皇禁城地處偏北,嚴冬長達五六月,夏季的光陰便相對珍貴。

這年是慶武三十六年夏。蟬鳴為皇城的盛暑烙下歷史的記憶,南風將整片北疆昇華成烤爐,從扛轎的腳伕到挑擔的攤販,不分稚子老漢,街頭盡是赤精上身的男人。城西武羅湖楊柳提畔一如往夏地擠滿騷人墨客,只怕沒把湖的一岸翻覆。西市的涼巷於是成了富家子弟的折衷方案,店鋪在市街上鱗次櫛比,大衣行、秤行、絹行、藥材肆和金銀行,人馬吆喝聲甚至壓過了蟬鳴。

其中最熱鬧的,莫過於王公貴族的聲色場所。

皇城人稱西市紅燈區為「北裡」,從青龍二街到白虎街一帶,轉過了北橋便是皇城的不夜天。舉目盡是燈紅酒綠、鶯聲燕語,還有妓館的姑娘掩袖衢間,招攬恩客,若是有不知情的旅人途經,必定以為這是哪裡的人間仙境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