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以愛為名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常他,沒問題嗎?」

  紀嵐和聿律都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槐語,只見那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故作輕鬆的男人,竟然用牙輕咬著下唇,聿律看他眼眶一圈微紅。

  槐語見兩個人都在看他,別過頭去吸了下鼻子,又笑起來。

  「我是非常相信阿常,他不可能會做那種事,要說強暴小男孩什麼的,我還比較可能。阿常是寧可自己受傷,也不會願意讓他深愛的孩子們受到任何傷害。」

  槐語深吸了口氣,用指背頂住鼻子。

  「我只是擔心……擔心那傢伙現在被關在裡頭,他是最愛胡思亂想的,以前看到電視在報2012的預言,就成天問我該不該先花點錢預備世界末日的糧食。像他這麼天真的人,我擔心他在裡頭關久了,看守所裡又大多不是什麼好人……總之、對不起。」

  槐語告了個歉,再次別過頭去。聿律見他再次仰起頭,佯作在看天邊夕陽,讓他不禁想起不知道在哪齣偶像劇中看過的話,只要總是抬頭看著天空,眼淚就不會掉下來。

  真是悶騷的男人啊……該說是愛耍帥嗎?聿律忽然開始覺得這人有點可愛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男人一瞬間露出驚訝的神色,隨即點頭,「我就是槐語。」

  他不等紀嵐說話,主動伸出了手,「所以你就是紀嵐紀律師?跟我想像中的有點不大一樣。」他露出一個低沉迷人的笑。

  「不一樣?」紀嵐一怔。

  「嗯,單純就我跟你通信的感覺,你應該更……怎麼說,更銳利一點?」男人單手按在臀部上,輕輕放開托著紀嵐腰的手,但拉著手的部分倒沒放開,「不過氣質倒是差不多,我想你應該是教養良好的世家公子,今天一看果然沒錯。」

  「是因為用字遣詞?」紀嵐頓感好奇。

  「各種原因。我以前的工作需要和各種各樣不同的人通信,久而久之就學會了從一個人的文字裡窺視他的人格,我很擅長這個。」槐語輕鬆地說。

  聿律看他們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竟是聊起天來,把他整個掠在一邊。他用力咳了兩聲,不動聲色地走近紀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沒有其他問題了。」檢察官滿意地坐下了。

  法庭的目光都聚集到紀嵐身上,聿律看紀嵐雙手按著辯護席的桌子,緩緩地從桌邊站了起來。其實律師在法庭上多數時間是站在定點,會走來走去、慷慨陳詞的律師,只有在美國影集裡才看得到。

  聿律看紀嵐走到證人身邊,那個女子注意到紀嵐,似乎微愣了一下,眼睛盯著紀嵐的臉好一陣子。

  聿律完全可以理解,法庭出入久了就知道,這裡多半是三教九流,帥哥美女的還真不多見,像紀嵐這樣可以轉行當模特兒的律師更是空前絕後。

  紀嵐緩緩走到證人席旁,一手撐著證人桌,半身倚靠在證人席之側。

  聿律看他抬手拔下了金邊眼鏡,那雙帶著些微憂鬱的眼眸頓時展露無疑。他用那雙眼睛凝視著證人席上的女子。

  聿律的心搏登時停拍,他相信證人席上的女子也差不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輩,那我就問了,你知道所謂的網路聊天室嗎?」

  聿律的心臟差點停跳一拍,「網、網路聊天室?」

  電話那頭的紀嵐聽起來相當苦惱,「是的,因為查到我其中一個案子的被害人,曾經在網路聊天室上和人談性交易的事情,但是我實在很少使用網路,對網路用語不大理解,我想聿前輩對電腦網路什麼的比較有研究,所以就想打電話來請教一下。」

  聿律咳了兩聲,伸手拉上牛仔褲的拉鍊。

  「是、是嗎?老實說我也不常上網,但是你問吧,我知道的我會盡力回答。」

  「真的太感謝前輩了。」紀嵐誠懇地說:「前輩,請問你知道什麼是『全套』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跟我開玩笑。

  「後來知道他變成你的繼父,我們都吃了一驚。不過後來前輩你也馬上回國了,好一陣子都聯絡不到你,想問也沒有辦法。」

  他蹲在他面前,握著他的手,撫著他的手背,彷彿他還是當年復健中心的那個孩子。然後他仍然讀著他的唇語:小律,我要結婚了。

  夢裡的他終於也張開口:和誰?

  「年紀越大,越覺得親人重要。今天……聽了葉太太的話,我更這麼想,前輩,兩個陌生人,最後竟然可以成為親人,你不覺得婚姻這種東西很不可思議嗎……」

  那人展開始終如一的微笑,春風夾著櫻草花瓣捲入他們之間,他聽不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那麼……再冒昧請問一件事。這八年來,你們……經常做愛嗎?」

  不愧是專辦強暴案的律師,聿律最佩服紀嵐的一點是,即使平常看似如此靦腆,問起相關問題來卻一點也不手軟。

  葉太太似乎也對紀嵐毫不掩飾的問法一驚,但隨即鎮定下來。

  「是的,我們經常。」她像是自嘲般地笑了一笑,

  「說來慚愧,我和阿常這八年來最常一起做的事,恐怕就是上床了。我們……是經歷了這麼多,否定了這麼多,才終於走到這一步的。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而不是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不做愛的話,一切還是沒有改變,不是嗎?」

  她深吸口氣,又無奈地笑笑。「特別是阿常,葉季出生前,他幾乎是天天和我在一起,每天晚上……像要證明什麼似的,我總覺得那像是一種儀式,一種讓自己安心的儀式。有的時候,我會覺得很悲哀,但這是我們的選擇……」

  「葉太太,我想確認一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聿律把手從西裝外套裡抽回來,想了一下,從上衣口袋裡抽出了一根菸,枉顧牆上的禁菸標幟,對著落地窗外的雨景吞雲吐霧起來。

  ***


  「我要離開這裡一陣子。」

  早上對著鏡子繫領帶時,聿律聽見Ricky對他說。

  昨晚他被聿律翻來覆去折騰了一夜,醒來時一雙杏眼還是腫的。看著他邊揉眼睛邊說話的樣子,聿律不禁笑出聲來,他一拐一拐地回到床邊,俯身在Ricky額上落下一吻。

  「你確定你能靠自己離開這張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棉被另一頭傳來低沉的笑聲。「你確定要我現在接電話?」

  少年抗議似地呻吟兩聲,光裸白皙的大腿夾上對方的頸項,柔軟的背脊向後仰著,動作情色至極。

  對方像是得了暗示,單手更賣力地服侍起來,「嗯……嗯啊……唔……小律……小……」少年的身體不住顫抖,男人咬住他頸項,一路舔上了耳垂,雙重刺激讓少年再也忍耐不住,腫漲的性器抖了兩下,再一次吐出了精華。

  看著少年被情慾淹沒的側臉,床舖另一頭的男人終於露出臉來。一夜未剃的鬍渣細布在臉上,坦露的胸口肌理結實,淡色的胸毛讓男人多了幾分獸性,和少年的稚嫩乾淨恰成對比。

  男人摸索著從茶几上夾了一支菸屁股,拿到唇邊吸了一口。

  「昨天晚上玩了一夜,今天早上還這麼有精神,果然不愧是年輕人呢。」

  聿律一手托著臉頰,欣賞著少年不甘心的眼神。

  「每次都這樣,都說白天不要做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絕對會讓你的小兒子,從這裡牽著你的手,一起去買書包的,葉先生。」

***


「各位今晚蒞臨敝人與舍弟的婚禮,我們紀家上下備感榮幸。做為兄長,也為弟弟能夠娶到這樣的美嬌娘,感到打從心底高興,啊,雖然我自己也娶了一位就是了……」

聿律把湊到唇邊的紅酒杯拿開,擱到走過身邊的服務生托盤上。

宴會廳裡響起一片笑聲,在台上致辭的,正是這場婚宴的主持人,同時也是婚宴的當事人之一,紀家的長子紀澤。

舞台旁的立牌上,則清楚地寫明今晚宴會的主角是兩位身為兄弟的新郎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聿律走進會客室,看見等待他已久的男人。

  「午安。」

  他拿著成疊的資料鞠了個躬,坐下時打量了一下男人的外貌。如資料上所言,那是個三十五、六歲的男子,年紀還很輕,據說已經有了兩個孩子。

  頭髮因為進看守所的規定,稍微削短了一些,身上穿著看守所規定的制服,看起來格外樸素。

  男人似乎很不安的樣子,聿律坐下來時,還不斷地搓著自己的手。

  「午……午安。」

  他也點了一下頭,聿律把資料擱在桌上,朝旁邊的警衛點了一下頭,就正坐在男人對面,看著他開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