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維歷年實體書/電子書/試閱一覽表

購買新書《ABO通姦契約》請往這邊走

新連載《又不能當飯吃》
看文這邊走

undefined

小雅:大輔哥哥,這本書可以吃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

  我看小映有點坐立難安,顯然知道大人在談很母湯的事情。

  我雖然不喜歡小孩,但做看護之前,在一間兒福機構當過派遣清潔人員,所以對小孩還算得上熟悉。

  我伸手撫了下她的頭。

  「小映,妳可以先出去玩嗎?我跟你把拔有重要的事情要談。」

  陳佳映遲疑地看了他爸一眼,邵曉明吐了長氣,似乎也放棄了什麼。

  「小映,妳先去下面餐廳找妳媽,不要亂跑。」

  我聽邵曉明的說法,才知道他太太也來了。這家人感情真是有夠堅實,連這種事也要共廂盛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姑且不論我的標記障礙,Alpha的本能,確實讓我吃盡苦頭。

  羅育晨給我惡補過學生時代錯過的健康教育課。她說,費洛蒙激素有所謂S值和R值,Omega常見R值過盛,而掌控Alpha生物本能的多是S值。

  Alpha的S值在發情期會飆得特別高,S值讓生物具有侵略性,會產生咻幹人的慾望。R值則讓生物有強烈的想生殖、想被督洞射精射好射滿的慾望。

  有些Alpha在發情期的S值消退後,R值會反向暴漲,產生所謂的「易感期」。

  易感期的Alpha敏感焦燥、特別依戀他人,受不了一秒鐘看不見伴侶,佔有慾極強,簡單來講就是黏踢踢。

  易感期的強度因人而異,像我就沒怎麼易感症狀,發情期過了、打砲完了就雲淡風清。

  吉吉的易感期倒是很明顯,每次發情期後,他就像隻吉娃娃一樣黏人,有時饑不擇食,連我都會被他拉著陪過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為長篇或有集結成冊的作品

 

動物戀愛諮詢之夜戀篇
動物戀愛諮詢夜戀篇(2008)鮮歡

線上試閱 | 實體書(已絕版) 電子書

自三歲起,我發覺自己可以聽懂動物的話語後,除了對監護人John有同科同屬同種生物的情誼在之外,對於其他自封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則感到厭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購書連結由此去

undefinedhttps://readmoo.com/book/210208698000101

身為Alpha,在派遣公司混飯吃的姜陸,在某次心血來潮的約砲中,遇見了他的天菜男性Omega。
本是這樣平凡無奇的約砲暈船記,但姜陸卻發現有點不對勁???

這是一個巨龍Alpha,與一位教社會學的人夫Omega,通姦的故事。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我問眼前這個毫不猶豫脫了上半身衣物、正在脫褲子的男人。
「為什麼這麼問?」男人說:「你放心,房錢我會補給你。」

「不是房錢的問題,剛才……在樓下那個,不是你的太太和女兒嗎?」


★橫跨BL、BG、GL的多元題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

  把我叫去主任辦公室的,是醫院的行政病房組組長。

  他負責跟我們公司窗口接洽,哪個案子要派遣誰過來,都是由他決定,客訴也都由他向窗口反應。

  組長姓王,是個長相凶神惡煞的Beta,我平常就跟他處不太來,很怕被他叫到辦公室去。

  「姜陸,你進來。」王組長聲音很沉。

  我腦袋裡閃過一堆猜測,前一個客戶剛猝死,有些不講理的家屬會怪看護照顧不周,或許他們在屍體上看到什麼不明傷痕,懷疑我施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

  「……我四點,還有課。」這是邵教授回神後的第一句話。

  我本來期待他會做點評論。我剛才那樣半拗半強,我以為以教授的性格,至少會有點氣惱,會像電視劇演的一樣,拿他的小粉拳擂我,至少說什麼「姜陸,你太過分了」。

  但沒有,邵曉明就像是剛結束一場會議般,除了些微的疲憊,就只有某種難以解讀的空茫。

  「你還要上課?大學這麼肝喔?」我有點意外,「身體都這樣了,請個假吧?」

  「我太常臨時請假,會被說話。」邵曉明搖頭,「再說這時間,學生都已經到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強制性愛情節。  

  H

  教授的眼瞳倏地睜得老大。

  他手上還拿著白板筆、另一手拿著投影機遙控器,但卻像被冷凍光波冰住一樣,直視著我的方向動彈不得。

  我有那麼一瞬間,以為他要丟下講堂裡的學生落跑。雖說以這堂課的狀況而言,教授跑掉可能也沒多大差別。

  但他凝滯了一、兩秒,握緊手裡的遙控器,終究還是把視線移開了,表情彷若從沒見到我一樣。

  「接下來,我們講第三個部分,權利者對於Omega和Beta這些第二性別生殖權的規制,你們看一下文獻第一百八十五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

  週一那天,我徹底體會什麼叫坐立難安。

  我像平常一樣,清晨八點到班,打了卡、到病床旁報到。

  我和邵教授說,自己在L醫院工作,其實有點取巧。

  我們派遣公司和L醫院有長期合作,有需求就會優先讓我們機構派工過來,和那些私人的、外籍的看護不同,我在L醫院甚至有自己的雜物櫃。

  約砲時說自己在醫院工作、又是Alpha,那些B和O都會自動把你和醫生大人劃上等號,連謊都不用多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母親說,此次任務完成,釐清哥哥們怪病的真相後,無論能否拯救得了他們,都要把王位傳給我。」

  王子語出驚人,鐸爾選擇沉默沒有答腔。

  「我很不安,我從小就看著哥哥們的背影長大……加上我經常不在王宮裡,每次見到思里哥哥他們,他們總是很忙,雖然如此,他們還是很溫柔地對待我。在我眼裡,兩位哥哥都是遙不可及的人。」

  戈里王子攤開手掌,看著自己白晰的掌心。那把女王賜與的小刀,忽然出現在王子掌心,又倏忽消失。

  「母親對我說,我有成為王者的資質,她唯一擔心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我……雙手不曾沾染過鮮血。」

  「鮮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要渡海嗎?」鐸爾忍不住問。

  作為夜之國度的住民,鐸爾一生只見過兩次海,一次是年幼時,那人帶著他,坐上巡視領土的御駕,帶他看盡皇帝國度的四季。

  猶記那時快到海邊時,那人還蒙住他的眼,將他帶到視野最遼闊的岬角。

  那時鐸爾還只十二、三歲,被初次看見的一望無際嚇得傻了,連忙往那人懷裡鑽。

  第二次便是這次,鐸爾發覺自己仍如幼時一般手腳發軟。海是如此龐大、如此有力、如此深不可測。

  「你害怕嗎?」

  鐸爾聽見莎孚的聲音,帶著玩味,鐸爾選擇無視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

  精液被保險套兜住了,一滴也沒溢漏出來,我對選用的品牌很有自信。

  我沒把性器退出來,教授的體內太過舒服,我還想再多待一些時間。

  邵教授倚靠在我懷裡喘息,他渾身都是汗水,沾在我皮膚上,讓我火辣辣的氣味、也沾上果香的甜味。

  我忍不住從後頭抱住他,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再來一次?」我舔著他的耳垂。對發情期的Omega來說,只做一次根本杯水車薪,久遠以前我和一個發情期的O約過砲,那次我們整整在床上待了三天才下來,那男的還哭著求我別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A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我問眼前這個毫不猶豫脫了上半身衣物、正在脫褲子的男人。

  「為什麼這麼問?」男人說:「你放心,房錢我會補給你。」

  「不是房錢的問題,剛才……在樓下那個,不是你的太太和女兒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段家……私藏了地府的孟婆湯,是這樣嗎?」

  「不許動!」

  折扇停在段於淵額前,楊若愚直起身,沒有回頭看李以瑞。

  李以瑞鎖骨上全是汗水,他的背痛到不像是自己的,都要懷疑那些字咒已經鐫進了骨頭裡。

  但這不妨礙他雙手持槍,把身為刑警的證明對準楊若愚的腦袋。

  「海灣分局李以瑞,現在我當場目擊你攻擊我的搭檔,我數到三,放下武器、雙手放在頭上,否則我立即開槍,三!」

  「這樣好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楊若愚,是楊家的前任家督。」段於淵說。

  這下連李以瑞都知道厲害。「前任?是在楊無形之前的意思嗎?」

  現任楊家家督楊無形,是楊家這代嫡傳子中的么子。李以瑞雖然不懂他們道術家族間恩怨情仇,但每次聽段在田講起楊家家督,都是一臉深惡痛絕的樣子。

  據李以瑞從段家那裡聽來的說法,楊無形生性暴虐、喜怒無常,只要稍有人拂了他的意,動不動就把人綁來斷手斷腳、抄家滅族,連對待兄弟姊妹也不手軟,幾個兄姊被他殺害的殺害、監禁的監禁,典型的反派角色人設。

  段於淵說,在楊無形之前,楊家家督本來依照規矩,是由長子楊若愚繼承。

  但楊若愚做家督還不滿三個月,有日就忽然離家出走,自此音訊全無,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他升仙了,把家督之位丟給弟弟回收。

  據說楊無形翻天遁地在找楊若愚,還懸賞重金,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些都是距今快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