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書連結

undefined


《港灣城姬!基隆少女 (全)》


我們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更不知道自己是誰……

港灣奠濟宮聖王爺的義子撫順,意外在雨港撿到兩名來歷不明的少女──雨鳶、吉古拉。

不知自己從何而來的兩名少女,在撫順的幫助下定居在基隆廟口夜市,一邊融入當地的生活,一邊尋找自己的根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鐸爾看見他們五指交扣,相視笑了一下,像偷吃糖的孩子般得意,隨即一前一後地沒入花叢裡。

  場景乍變,王子們從少年成長為青年,就像鐸爾在神廟看見的樣子。

  那是王儲的冊封禮前夕,王子們穿著正式的白色禮服,為彼此繫上代表國家威嚴的長劍。

  熱情的人民聚集在展望台下,為即將繼任的王儲歌詠歡呼。少女和少年們獻上鮮花,王子便以親吻她們的額作為回禮。

  鐸爾人群裡看見一個身影,由於穿著黑色的斗蓬,他看不清這個人是男是女。

  但即使沒有見到臉,鐸爾也能感覺得到,那個人對於展望台上的雙生子,某種難以言欲、無以名狀的,可以稱之為敵意的情緒。那是鐸爾身為歌者的直覺。

  鐸爾撥著豎琴的弦,眼前場景再移易。繼任王儲的長子,也就是思里王儲披著長袍,獨自待在花園的白色涼亭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呵呵,哥哥還躲呢。」少婦壓在他身上,打算再吻,還沒動作臉色就一變。
 
  烈日見少婦盯著他身後,表情甚是恐懼。

  「主人……」
 
  烈日回過頭,就見到少年衣衫不整站在他身後,手上提著酒袋皮囊,臉上紅暈未退,渙散眼神卻已丕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還以為你會說『身體』呢,殿下。」

  王子稚嫩的臉蛋紅了一下,鐸爾在心底暗自吹了聲口哨。

  「我並非不渴望你的身體,歌者。」王子忽然抬起頭,注視著他:「但除非我們的心也渴求著彼此,只有肉體的羈絆是無法得到神的祝福的。」

  「即使我是個歌者?」

  「即使你是個歌者。」王子堅定地說。

  看著王子拉攏身前的長袍,把淨白的肌膚藏回布料下,鐸爾心中有種複雜的感覺。老實說王子這樣明確地拒絕他,他一方面有點失落,一方面竟多少覺得不安。

  王子不只把他當作歌者。不是放蕩的、人盡可夫的歌者,而是一個值得去愛的對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至少對烈日,他不想一樣。

  少年指了擱在角落的木質儀杖,那本是給嫡神子用來祭禮用的。月族每逢新月之交,必得要嫡神子至持杖登至神山,領族人對神樹行跪禮,以求來年四畜興旺、穀殼豐收。
 
  烈日感到為難,他不是不知道儀杖的作用。「可是,梢主人……」
 
  「廢話少說,床底下有膏油,幾天前日族的禮官聘送的,你拿出來給儀杖塗一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你真是,為我貢獻良多呢,渡海。」


  世良再也忍受不住,他轉過身,像逃命一般地遠離教授辦公室。

  他手腳發軟,跑了一段路,終於再也支撐不住,在急診病房外的牆上坐倒下來,用雙手蓋住眼瞼。

  然而渡海絕望的神情,還暫留在他視覺裡,久久揮之不去。

  隔天世良請了病假。

  再隔天預定要值班,不得不露臉。

  他再也沒走近值班室,外科見習也都以身體不適開小差,避免見到渡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烈日
 
 
  他第一次見到那個男人,就是在烈日當空的熾陽下。
 
  男人是被綁在地上的,在他們扎營的地方。那天他們移動到一個山抝下,山陰的地方有水源,有水草,但除此之外的地方寸草不生。
 
  沙漠有各種形態。這少年從小從父兄那裡習之有年,那地方是礫漠,地上全是尖銳的石子,被遠古的河川銳磨如新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To 親愛的亞柏:

  亞柏哥哥,我是凱因。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叫你「哥哥」,哈哈,不知道有沒有嚇到你。

  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我還有臉叫你哥哥,只怕讓你覺得我無恥。

  我的字很醜,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告訴你一些事情。

  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死了。

  當然是自殺的。

  我打算割腕,誰叫你把房間裡能當凶器的東西全撤走了,只剩那把切蘋果的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Final Round.

  我躺在床上,平靜地睜開雙眼。

  我是凱因。

  我從床上坐直起來,環顧四周。

  陽光從窗口緩緩透進來,雖然照得到陽光,室內還是很冷。

  我微微勾起唇角。

  還好是這種天氣,窗外傳來耶誕夜的鐘聲,一年的終末悄悄的拜訪這座都市。

  如果不是這麼冷的話,我一定躲不過這幾天吧?警察會把我帶走,我的罪行會被揭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晚來隻渡海先生嗎?


  實習醫世良感到很困惑。

  「渡海先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他在醫院裡問了不止一打醫生這個問題,但那些醫生不是面有難色,就是一味閃避,彷彿這個人是什麼外星異類一樣。


  但越是如此,世良便越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心宛如喝了啤酒後的膀胱,越漲越大,漲得他渾身上下無法忍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ound4.


  我尖叫一聲,從床上跳起來。

  我應該是被冷醒的,窗外下著雨,室內一點陽光也沒有。

  我低頭一看,我身上竟然只裹了條棉被。

  我嚇死了,明明昨天……還是前天?那個人還給了我一條裙子的。

  那是我哭著求他的。我說女孩子沒穿衣服太不成體統,他才大發慈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二宮和也盯著放在樂屋茶几下方的那條圍巾。

圍巾是灰底白紋,掉在那裡很久了,從早上拍攝開始就一直放在那裡。

由於不是最早到休息室內,拍攝時間也有錯開,所以他無法判定是誰掉的。

按照常理只需把他從茶几底下撿起來,交給附近的STAFF就好,但二宮和也的內心卻莫名有種預感。

他覺得那條圍巾有點熟悉。


無法確定是不是那個人的,上次去那個人家裡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雖然藉機稍微看了一下他的衣架,但也無法確認所有的飾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round 3

  我從床上跳起來,陽光直射在我的臉上。

  床邊響起了吵死人的音樂聲,我最討厭鬧鐘這種東西,這讓我精神煩燥。

  我伸手到床邊一揮,鬧鐘被我掃到地上,零件散落一地。

  鐘面的玻璃裂了,鬧鐘壞了。

  地上都是碎玻璃。

  我拉過棉被想在睡一會兒,但身上的不適感讓我無法忽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ound2


  我掀開棉被,從床上驚醒過來。

  我是被痛醒的,我覺得身體好痛,窗口有小鳥在叫,吵得要命,但因為我的身體很痛,所以也沒辦法像平常一樣,把穀片拿到窗口給小鳥吃。

  我往旁邊一看,沒有看到叔叔。

  我趕快把棉被掀開,我的身體還在痛,我的背最痛。昨天叔叔說我吃飯的速度慢了,說要處罰我。叔叔要我跪在地上,捧著我的碗,我的碗裡有裝牛奶,他要我一邊喝牛奶,他就從後面用皮帶打我。

  皮帶打在背上真的好痛,叔叔不只打我的背,還打我的屁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還沒成為土地神的神祕美少年「顒衍」,與那個人,一段哀傷悲痛卻又璀璨光輝的相會──

金石堂購書連結 吐維(素熙)粉絲專頁
undefined

《秉燭夜話前傳 :夜間教育》

★曲終人不散,耽美天后「吐維」,推出感人的靈異推理新章!
★殘酷的真相未揭露,一切事件的起源……
★彼時,還沒成為土地神的神祕美少年「顒衍」,與那個人,一段哀傷悲痛卻又璀璨光輝的相會──
★【豪華收錄】前傳番外篇〈土地神〉〈陰損之術〉〈傳承〉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