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為什麼我們又出現在這裡?」

「據說是因為作者有書要開始預購,Tempo。」

「什麼書?」Tempo問。

「我們可以用安價來釐清這個問題。」室友說。

「什麼是安價?」Tempo問。

「就是用骰子決定Aさん什麼時候要離開我們家冰箱。」

「或是決定李白白什麼時候要搬出我家床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妳說,我們什麼時候該進去救駕……?」

  我在王府人事不省地躺了三天後,接到了天庭的一紙公文。

  本來孟婆預定明日復職,我還特地清了王府的工作,多蓋了幾份公文,好在孟婆復職後隱身陪他,就像當年他頭一回上班時一樣。

  但那紙公文的內容,卻讓我極盡震驚。

  「地府轄下半神楊思存,原職孟婆,申請轉任城隍乙案,經審酌素行及資歷,核無不可,著其於文到之日起,報備原轄機關首長後赴任新職。」

  「正本:醧忘台楊思存君。副本:地府森羅殿存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孟婆猶豫再三,我不知為何有點不爽,硬著脖子說:「少囉唆,男子漢大丈夫,不就上個床而已嗎?有什麼好扭扭捏捏的,要來就來,我要是中途反悔,以後床上都任由你胡來,可以吧?」

  孟婆忽然不說話了,只是用一種難以解讀的眼神望著我。這眼神看得我心裡緊張,氣勢上卻不願餒了。

  「啊,不過你要不要先進臥房啊?這裡雖然外頭看不到,但沒辦法上鎖,要是有人探頭進來……」

  孟婆沒回答我的話,只是彈了個響指。納涼亭如同當年孟婆的娘誘惑我時一樣,周圍降了厚重的紅色布幔,變得像是新嫁娘的洞房一般。

  我還在驚於孟婆幻術的程度,孟婆的身軀已壓上了我。

  我為了孟婆的接風宴,穿了古儀用的長袍,下面再搭個牛仔褲,孟婆輕而易舉地解了我的長袍,只留褻衣。

  他的手從我褻衣下方鑽進去,面對面抱著我的胸,我感覺他的姆指按上我的乳尖,開始愛撫我的身體。我背靠上納涼亭的柱身,孟婆撫觸的力度、技巧都十分熟練,我被他弄得渾身發癢,只能仰靠在柱子上喘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雖然知道這些,大輔還是莫名覺得不爽快,只得把那種微妙的情緒吞進肚裡。

  「第三,小雅靠食用書本維持生命。這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因此我從這個規則中,又整理出了幾個『規則』。」

  大輔看小高在筆記本上畫了幾條線,像是樹狀圖一樣。

  「首先是書的部分,小雅與其說是吃『書』的客體,不如說,他吃的是書上的文字。我曾經餵給他空白的日記本、空白的素描簿,但小雅卻告訴我這他沒辦法吃。」

  「那在上面寫字之後,就能夠吃了嗎?」大輔問。

  大輔和小雅同時搖了下頭。

  「我試著在日記本上抄了『人間失格』,但就算我把第一章全部抄上去,小雅也說他吃不下去。所以我猜想,對小雅而言『書』的定義應該是……」

  「鉛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反倒是我覺得抱歉,孟婆的娘會這樣對待他爹,追根究柢,都是為了與我無緣的那段情。雖然罪不在我,但我仍覺得哪裡對不起孟婆。

  麻辣火鍋大會持續到地府深夜。地府雖沒有日夜四季,但為了方便我們照表操課,還是有仿陽間訂了日時。

  我身為老闆,年紀又大了,這點讀空氣還是懂的。

  我看烏判在台上大跳猛男脫衣舞秀,一堆女鬼差往他內褲裡塞紅包,和白判打了聲招呼,便先退了席,讓年輕人去鬧騰。

  我從後門經過庭院,出了王府,在微涼的忘川旁散步。

  過不多時,我聽見身後有腳步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泡在按摩浴缸的熱水裡、臉上敷著火山泥面膜、手邊擺著雞尾酒,嘴裡還叨著夾起士的小餅乾,望著地府不見天日的穹頂,忍不住深深嘆了口長氣。

  我在地府的地牢裡,見到了黎日陽的亡魂。

  嚴格說起來,應當是日陽和日勇的亡魂,但他們和陳詩雨一樣,是在一方未死亡的狀況下,另一方又奪舍,這樣的狀況下,同一個肉身無法容納兩個活著的靈魂,這兩個人會在肉身裡融為一體,難分難捨。

  白判他們知道黎日陽的危險性,一等黎日陽下地府,就派了鬼差拘提他的魂身,以違反天條、殘殺無辜的罪名下獄,等候我的發落。

  我其實還沒想到要怎麼處置黎日陽,而且若我嚴懲黎日陽,等於日勇也同受處罰。他掐死自己前的表情,還深深烙在我心底,揮之不去。

  即使不論這些惻隱之心,我也有無法懲罰黎日陽的理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看見他的手緩緩鬆開,髮絲垂落阿藍的胸口,就此結束身為黎家長子日雄短暫的一世。

  「少爺?」

  阿藍赤裸著身體,從床上直起身。

  剛才他的少爺、黎家的長子日雄,才狠狠擺布了他一陣。

  少爺一如往常把他吊在房間的鋼樑,讓他渾身赤裸、只有足趾勉強觸地,然後從後面要了他兩、三次,全都射進他體內,還嚷著要讓他懷孕。末了自己不行了,還用器物玩弄他,直到阿藍筋疲力盡昏過去為止。

  而且這天早上,是黎家么子、也就是黎日陽的喪禮。黎家么子在一個月前,跟隨少爺去海邊遊玩的過程中不幸溺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絲青春肌膚、形容枯稿的老友,一時完全說不出話來。

  「我生而為地府的神,每天迎接他人的死亡,但我,卻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死亡。王爺,您也是死過一次的人,應該知道我的恐懼。」

  我沒有回話,我看見孟婆的娘肩上,有一處冒著黑煙,看來是被我令劍砍過的傷口。令劍造成的傷口無法復原,也虧孟婆的娘竟然咬牙撐到現在,果然會幻術的人就是不可信。

  「當初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會跳轉輪檯。我本來以為,成為凡胎,自然的生老病死,對死亡是不是就比較能看得開,但看來並非如此。」

  傷口在孟婆的娘肩上擴大,像火燒一樣,我看老友那張衰老的臉上,竟泛著溼痕。印象中,她是從來不掉淚的,就和下凡前的孟婆一樣。

  「我很怕死。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對陳詩雨的請求感同身受,願意出手救日陽。我不想等死,王爺。」

  我雙手發顫,我的五指握緊令劍,又鬆開五指。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別別別,當初會開書店真的是一時腦衝,要不就是辭了稜河工作後有妄想症,但那段時間我已經徹底瞭解了,我會看書,但不會賣書。」

  「稜河」是小高以前擔任責編的出版社,台灣多數日系的輕小說,早期都是由這間出版社代理,當初負責選書的人就是小高。

  「鹿鳴交給你會好得多。何況我現在的生活過得挺好,也不用付房租水電,想看書時就看書,真缺錢時應幾個專欄邀約賺點小錢,不想鳥人時隨時可以回去異世界,沒有比這更愜意的人生了,你就饒了我吧!大高。」

  小高似乎總算找到要給小雅的書,他把書從坐墊旁的一疊書中間抽了出來,還撢了撢上面的灰塵。

  「這個,是《華氏451度》的絕版書,最早的中文版本,我從熟人那裡好不容易找來兩本,就是想拿一本給你。」

  他把書遞到小雅唇邊,小雅愣愣地接下。大輔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眼前的書應該也被小雅歸類為美食。

  「你吃吃看,『鹿鳴』的書雖然多,但質量好營養價值高的最近已經不多了,你應該餓了很久吧?」

  小高的說法讓大輔有點不爽,但看小雅拿著書的表情,用「垂涎欲滴」尚不足以形容,大輔真覺得自己應該多負起選書的責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我才說,平常不出門的的宅男,就不要隨便出頭逞強嘛!淨給孟婆添麻煩,唉。應該學學我啊。

  「日翔,你還好嗎?」孟婆對著公路方向大喊。

  黎日翔晃了晃腦袋,似乎還有意識,他被黎日勇押著,那地方自從黎日雄的車摔下去後,多裝設了欄杆,但日勇抓著日翔跨越了欄杆,讓他跪倒在海崖邊緣。

  「大哥、抱歉……」海風的聲音虎虎,連帶日翔的囈語聲也有些模糊。

  我看日陽用手抓住日翔的衣領,把他往前推搡。

  這地方幾天前才下過雷雨,海崖的碎石子順著山壁往下墜落,只消日陽一鬆手,只怕黎日翔會比我還早到地府報到。

  「日陽,他是你二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妳究竟想做些什麼,對我和王爺……?」

  陳詩雨仍舊坐在長桌旁。我看她仰起頭,看著孟婆亭那些自動開闔的木格櫃,露出懷念的目光。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說。

  「如果你要控制王爺的話,在城隍廟的時候是最理想的,那是妳多年的據點。」

  孟婆說著。

  「但是你卻離開了城隍廟,還利用王爺,把我誘到這個地方,設下這個局,你到底想做什麼……娘?」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著孟婆從彷彿從喉底發出的怒鳴,黑色的絲線產上孟婆的雙目,將他層層包裹,徹底淹沒在黑灰色的海潮中。

  黎日翔倚靠在車門上,焦燥地看了眼手腕上的錶。

  從孟婆躍下海面開始,已經過了將近半小時的光陰。

  手機沒有響,但海面上也沒消沒息,沒有孟婆的身影,連經過的路人都沒有。

  黎日翔以前向來不吸菸,但他突然希望現在有個什麼,能夠緩解他焦慮的心情。

  他看了眼毫無動靜的手機螢幕,想了一下,按下了通訊履歷上第一個電話號碼,屬於黎家么子的電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給王爺喝了孟婆湯,混帳東西!」

  孟婆用沉在喉底的聲音咒罵,黎日翔還是第一次看平日溫文儒雅的大哥如此失控。要不是手機是重要線索,黎日翔很確定孟婆會把它扔到牆上。

  他看孟婆按住了太陽穴,像在逼自己冷靜下來,半晌重新把手機拿到眼前。

  「你在哪裡……?你跟日雄哥哥說,我去找你。」

  孟婆轉成哄孩子的語調,電話那頭的語氣更加困惑。

  「我不知道,但這裡好冷、好黑,還溼溼的……而且我動不了。」

  「動不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不知道有多久沒吃到另一個人親手做的菜,看著穿著圍裙探頭探腦的小雅。這幾天小雅好像又長高了,幾乎已到大輔的額頭,大輔有種複雜的感覺。

  「你說要回去網咖?還東西?」

  大輔只得咳了一下,讓自己從某種異樣的情緒中轉換過來。

  「是的。之前來找大輔先生的時候,跟那裡的大哥借了手機。那位大哥之前好像一直在旅行,剛旅行回來,我想一直借著也不好意思,想拿去還給他一下。」

  大輔發現小雅不僅身體成長,連談吐也漸漸有了大人的樣子。

  他注意到小雅是說「拿去還給他一下」,聽他的說法,不像是要回去網咖住的樣子。

  這半月來,大輔幾乎已經習慣每天帶書回家餵食小雅的生活,這種有人在家等待的感覺確實令人上癮。

  如果小雅忽然說要離開什麼的,大輔承認自己會有些寂寞。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孟婆有些詫異地望向次子,我覺得我家孟婆要被人帶壞了。

  「總之,我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忍耐,就像你說的,不讓對方知道就好了。只要他好好在那裡,就算沒有心意相通也沒關係,比起那些天人永隔的戀人,我已經很幸運了。」

  孟婆吸了下鼻子。

  「我本來是這麼想的,想了一百多年,才發現我想要的比這更多。我越來越貪心,不只想要待在他身邊而已,我想要碰觸他,我想要摸他、親他……佔有他,我想要他也對我笑、我想要他對我有感覺、就像我對他有感覺一樣。」

  「我想要他只看著我一個人……我想要擁有他的一切。」

  孟婆說著,我越聽越是茫然。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個人對我很好,前世的我沒有父母,是他養大我,教我法術、教我怎麼工作……雖然他有時有點天然,會不自覺說些白目的話,但總的來說是個非常正直的人,也很疼我,這些我都知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