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傳送門
博客來   TAAZE 讀冊    金石堂

WTcdgpagrePoGB8gFoEmx.jpg

《神子的牛奴養成手札》(原名:烈日)

異想系作家吐維老師╳絕美系繪師紅茶老師聯手呈現!
魁偉黑肉牛奴攻╳氣質超然神子受
漠地異族的絕禁愛戀♥

在親妹妹的忌日那天,烈日拒絕了月梢母親的求歡,卻因此被綁在豔陽曝曬的礫漠中受苦,直到月梢將他救下,月梢把他安置在自己帳中,為他取名「烈日」。

到了後來,即使月梢成為神子,也從未停止與他繾綣交歡,身為獸族奴隸的他順服地遵從命令,不斷擁抱月梢,不曾深思神子為何總要自己在纏綿時呼喚他的名。

直到神子出嫁前夕,踏過聖泉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如果我死了,你會把我的頭髮帶在身上,一輩子為我守魄嗎?」霎時間,烈日的胸口彷彿猛然落入了星火,炙熱地燃燒起來……
 
 
---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因為人只有在吃的時候,才會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紹允這麽回答。

  雖然粽子很好吃,但是讓小明無法期待的端午節還是來了。那晚媽媽做了一桌的菜,餐桌的中間放著一大盆紹允做的甜粽子,迎接客人的光臨。

  那個林學航林老師比小明想像的還要嬌小,比紹允矮了一個額頭,身材相當削瘦,臉色也很蒼白,但是身體的曲線非常漂亮,低領的襯衫露出半截索骨,後頸的形狀又長又滑順。感覺很像小明在紹允教課書上曾經看過的,素描用的人體模特兒,那位林老師就像是活生生的人體模特兒。

  「你們好。」

  老師講起話來聲音也很小、很輕柔,靜靜地縮在紹允身後,掛著淺淺的微笑。紹允輕聲告訴他把鞋子放在那邊、把傘放在那邊等等的話,老師就不發一語地照做。時而兩人眼神交會,老師就會露出那種靦腆的、帶點羞澀意味的笑容。

  小明越看越不是滋味。不單單只是紹允對老師的態度,更多的是……這個林老師給他的感覺。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總之光是看到他站在那裡,小明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這是我的弟弟,叫王小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有這麽單純的名字真幸運。單純的名字配上單純的叫喚,彷佛名字最初便是為紹允而設計,為他的一聲早安而復生。

  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經常到紹允的房間,看他畫靜物、看他調顏料、看他畫素描。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常黏在紹允身邊,跟著他進進出出,到市場買菜,到便利商店買零嘴,和他聊得天南地北。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開始研究蛋糕相關的書籍,開始愛上他以往決不會碰一口的各色可愛蛋糕。

  不知不覺間,他發覺自己的生活充滿了紹允這個人。他的親哥哥。

  端午節的那天夜裡,他陪紹允在廚房忙碌。因為每年都包粽子,老爸老媽也嫌太無趣了,於是今年紹允就提議,乾脆來做粽子形狀的甜蛋糕,有點像是甜粽那種東西,來分送給鄰居。這樣大家一定會很高興的,紹允笑著這麽說著。

  小明站在流理台旁,看著紹允把蛋在鐵盆裡攪拌,然後幫他剝胡桃殼。紹允說這裡面的營養很豐富,有維生素D群還什麽的,可以幫助他記憶力方便念書。

  聽到的當下小明有點感動,因為老爸老媽雖然不是不愛他,但是老爸少根筋,一向是放任主義,不會去管他想幹嘛。媽媽則是有點放棄他了,小明自己感覺,雖然父母總是說小孩健康長大就好,但是小明知道他在某些地方早已讓老媽失望了。

  但是紹允不同,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有人會全心全意為他著想。即使一時被他討厭、也會為了他的好處鍥而不捨。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啊,原來所謂親人就是這樣子。永遠不會討厭你,無論你有多麽糟糕,他也不會丟掉不要你。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觸。小明想著想著,竟不自覺地眼眶泛紅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借貸關係


  他的名字叫作王小明。

  雖然知道自己的父母取名字總是走隨興風,但是隨興到這種程度的恐怕也不多見。這個名字害他有一次錢包被扒走,打電話去警察局報案時,才剛開口說:「我的名字叫王小明……」對方就啪地一聲掛斷了電話。就連小學數學不及格,老師發到他的考卷時,還聲色俱厲地問:

  『是誰在考卷上給我寫假名?』

  雖然有個引人注目的名字,但是小明的人生不管從那一方面來講,都不是個引人注目的人。他有一個十分平凡的家庭,和善的幼稚園園長老爸和傳統到不能再傳統的家庭主婦老媽,有著平庸的腦袋和平庸的家境。

  唯一稍微值得誇讚的大概就只有長相,雖然從幼稚園開就常被小女生倒追,但也沒有到傾國傾城的地步,最多就是清秀一點,可以騙巷口老婆婆多給一罐汽水的程度而已。

  王小明的人生中唯一一個不平凡,是在他第一次見到大他三歲的哥哥那一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葉雅紀的妄想其之二、

  公寓門口傳來門鈴聲,二宮和也從浴缸蒸騰的熱氣裡驀地清醒。

  「啊,糟了……」

  本來想著叫了外賣,依照那家中華料理店的慣例,至少要十幾二十分鐘才會送來。他想說趁這時間洗個澡正好,沒想到才脫了衣服、放好熱水,坐進浴缸內,玄關就響起門鈴的樂聲。

  「來了……」

  他實在沒辦法,這幾個月他都向同一家附近的中華料理店點餐,一開始送餐的店員還是不同人,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端著餐盤、笑容滿面出現在玄關的都是同一張熟面孔。

  而他也從原本只是公事公辦地取餐,到後來會客套地小聊兩句。因為對方也有玩遊戲,不知從哪次開始交換了一點遊戲心得,之後這個年輕人每次來,都會跟他聊上一段,從店裡的狀況到他自己的生活疑難。

  他想對方應該知道他是誰,他也沒有刻意用假名訂餐。第一次外送時,這位外賣小弟手裡拿著什錦炒飯,瞪著他的臉、瞪大眼睛,張大了嘴巴卻不知道該不該叫出聲來的模樣,讓他久違地在鏡頭外大笑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忘記,卻怎麼也忘不了的人。」

  莎孚說到這裡,靴船卻忽然頓了一下,在海面上停了下來。希律警覺性高,立即拿起軍刀警戒,鐸爾也抱緊了豎琴,而莎孚則抱緊了鐸爾。

  「怎麼回事?」鐸爾問,也無暇去管莎孚摟在他腰間的手。

  「似乎有東西接近我們的船。」

  莎孚看著微起波瀾的浪濤。天氣十分嚴寒,他們呼出的氣在領口結了冰,鐸爾才發現,除了莎孚和他肌膚相貼之處,身體其他地方都結了厚厚的霜。

  浪頭越來越大,鐸爾的體術本來不到一般平均男性水準,他很快無法在船上站直,只得臥倒下來,他發現希律和莎孚也都跟著做了。

  「抓緊!」他聽見莎孚大喊,只來得及抓住船邊的桅杆,這回靴船像是被什麼牽引一樣,忽然往前疾駛,浪花濺得十尺人高,落在身上全成了碎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會回來這裡……用我的歌,做為獻給大海的謝禮。」

  莎孚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海妖已經出了聲。

  『多久?』

  「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到我的生命盡頭為止。」

  鐸爾感受到希律和莎孚的視線。他表面冷靜,心臟卻狂跳著。他不知道那個人聽見他的承諾會有何反應,雖然更有可能在那之前,他的皇帝就會違背承諾,將他帶回那個冰冷的籠子裡。

  但不知為何,承諾的當下,鐸爾竟有一種拋卻一切的爽快感,彷彿自己真正得到了自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葉的妄想其之一、

  Y君和前輩吃完了涮涮鍋,兩人坐在沙發上歇息。

  「要玩游戲嗎?上次跟你說的ドラゴンクエスト,我買了PLUS版本,正打到有趣的地方。」

  「喔,當然好。」Y君露出年輕男孩獨有的笑靨,「早就聽說二宮君打遊戲非常厲害,一直都想拜見一下,今天總算有機會了。」

  前輩於是打開遊戲機,在等登入畫面的過程中,還主動進了廚房,替可愛的後輩斟了滿滿兩杯帶著白色泡沫的啤酒,他舉起其中一杯,和沙發上的Y君碰了杯。「乾杯?」Y君半帶聳恿地試探著。前輩便露出一抹靦腆中帶著好強的笑容,還真的仰起啤酒杯,將裡頭的金黃酒液一飲而盡。

  「は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王子殿下真是被綁走的,那麼盜賊確實神通廣大。他留下了殿下的衣服,卻沒留下殿下的人。」

  「你說什麼?!」希律幾乎是立馬往睡袋旁奔去。莎孚用雙手捧起委地的斗蓬,斗蓬下還有戈里王子前晚才穿著的套裝,連匕首都還連在腰帶的鞘中。

  鐸爾還看見戈里的鞋子,還有襯衣,還有比襯衣更難起啟齒的東西。

  「果然是你搞的鬼吧!」希律馬上轉向鐸爾。

  「……我才沒有把美少年扒光綁走的興趣。」

  鐸爾摸摸鼻子,他承認自己說了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放下最後一杯咖啡。

  差不多了吧?他想著。

  他數不清這是第幾杯了,可能是三十六或三十七杯。咖啡機裡殘留著熱水的餘溫,咖啡壺裡的咖啡卻已經見底了。

  桌上攤著離職信,是老闆替他寫好,要他自行遞出的。

  他是一家Youtuber公司的職員,負責剪片和上字幕。

  他的老闆是個網紅,以辛辣的政治評論和獨到的批判眼光,在youtuber界做了一年便爆紅,後來版圖擴大,兩年前成立了現在的公司。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范范,請借我妳的內褲!」

  那天晚上整個城隍廟差點沒被她的尖叫聲掀翻,還好他爸為了夜巡的事情在忙,否則應該會衝進來把輔順給滅了,聖王爺就要絕後了。

  事後才知道輔順是為了他撿回家的兩個小麻煩。女孩子總是要替換衣服,但輔順當然不會有女生的內衣褲,而范謝想她應該是他唯一熟識的異性。

  「我想說妳也是幼兒體型……」她家竹馬借完內褲還記得補她一刀。

  輔順還因應廟方的觀光需求,弄了個什麼名產攤位。本來應該是契子自己要顧攤的,但她家竹馬心軟耳根子也軟,廟方什麼要求他都義不容辭的幫忙,上從點光明燈下至扶來拜拜的老太太上廁所。

  輔順剛答應廟方幫忙籌備這個月底的中元天燈祭,好像還有表演節目什麼的,也難怪會忙不過來,得找國中生來幫忙顧攤。

  「對了,怎麼沒看到小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港灣少女尋親記》


一、前序

  好大的雨。

  少女抬起頭,看著天空不斷飄落的雨絲。

  少女擁抱著身邊的少女。

  另一位少女已經熟睡,雨絲落在少女金黃色的髮絲上。

  少女撥了撥自己烏黑的長髮,討厭,再這樣下雨下去,頭髮都要溼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讓鐸爾忽然有種錯覺,好像自己已經得到了自由。

  「父親心情很好吧?」

  利西兒站在火堆旁看著他。那是某天的夜裡,王子等人入睡後,鐸爾一個人躺在掀起的海水壁旁,看著滿天的星芒,而變成甘蔗的利西兒就躺在他身旁。

  「……跟竹竿聊天,這種感覺好怪。」

  「我是甘蔗!甘蔗!這是南方女王國度的一種水果!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

  鐸爾用手枕著後腦杓,他身邊坐著希律隊長,他抱著行囊打著盹。而躺在他身邊,像睡美人一般熟睡的是戈里王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其實他就算要下手,也沒有辦法。越離開王都,他們所能找到的旅宿便越簡陋,三個大男人併排躺在一張大床上(旁邊還有虎視耽耽堅持坐著睡的希律),鐸爾和王子間還隔著莎孚,連偷看戈里的睡臉也難。

  「嗯,依據作家的紀錄,是發生在那個暴君……發生在藍鬍子王國度滅亡那時。紀錄上記載者,有人希望將亡者帶回現世,因此用盡氣力走到海的盡頭,走入古道,進入亡者的國度,將女王的鏡子帶了出來。」

  那天晚上,他們下榻了某間狹窄的旅館。據希律問附近居民的說法,這應該是抵達古道前最後一個有人煙的城鎮,接下來就得搭營了了。

  鐸爾自問並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人,在那人從教習所將他帶進宮廷前,鐸爾也是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

  他在教習所裡為客人唱歌,有人賞識他唱的歌,便有飯吃。

  當時他是教習所裡唯一的男歌者。男歌者並不受歡迎,即使國家鄰國都有女王登基了,人們還是認為女孩比較適合唱歌取悅人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因此即使眼前場景如此不堪入目……不、平心而論鐸爾覺得還挺養眼的,畢竟兩人都算得上五官端正。但旁觀男人間的喘息和汗水,如此鉅細靡遺,還是讓鐸爾難得感到羞赧。

  場景再度更易,思里王儲身戴華冠,站在豔紅色的地毯上。而亞里王子和他一般盛裝,只是代表皇室威儀的王冠尚未戴上。

  窗外人聲宣騰,士兵在庭院裡吹響號角,侍女們捧著儀杖出現在紅毯末端。

  鐸爾知道那是雙生王儲的冊封儀式。兩位王子都長大了,變得如鐸爾在花園裡看見的樣子。鐸爾知道歌曲的末尾不遠了。

  兩位王子似乎在爭執什麼,思里扯著亞里的手,神色嚴厲。而思里的食指上,纏著一圈去了刺的玫瑰花藤。

  鐸爾知道,那在女王的國度,代表這人將與另一人立下誓言,結為伴侶。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