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耽美言情短篇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寫給未來的遺書


  當你們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很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

  我一直很想寫一封以這句話為開頭的信,沒想到今天真的被我寫出來了,忽然有一種爽快感。

  事實上我寫這封信時,是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身邊的新聞正報導著惡颱泰利準備侵襲台灣,許多生命在大水中被奪走、許多家園在土石流中被毀滅。

  而我現在卻安穩地坐在這裡,我的房屋堅固得足以遮風蔽雨,我的櫥櫃裡還有泡麵,儘管那很可能已經過期。

  我剛吃過晚餐,那是我隔壁鄰居替我買的,樓下一家餐廳的咖哩飯,他的咖哩十年如一日,好吃得讓人想起家鄉的某個會為你做飯的人,即便你的家鄉並不真的存在這樣一個人。

  我的男友阿海正在浴室裡洗澡,我和他交往多年,等待著中華民國政府有一天大發慈悲,宣布我們能夠合法地收取來自親友的紅包,與隨之而來的祝福。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就業博覽會


  「你好,我想來了解一下你們公司是什麼性質……」

  又來了,他無奈地想,又是一個毫無誠意,只是來探門路的小毛頭。

  霍然進這間設計公司已經第八年了,從苦幹實幹的小職員一路做到現在協理的位置,他們公司說起來就是個普通的廣告公司,客戶提出商品,他們公司就幫客戶想個經濟實惠又能打響名號的提案,半帶設計辦帶行銷。

  公司的名字叫晨果,和那個好像很有名的公司只有「ㄣ」和「ㄥ」的區別,但實際上待遇卻天差地遠。

  人家是大學生畢業生票選第一名畢業後最想去的公司,霍然的公司卻是連續幾年都招不到新人。老人又因為結婚生子出國留學不爽幹了各式原因不斷流失,是個正在走下坡的奈米公司。

  總經理基於「我們公司需要一點新血」這種膚淺的理由,決定參加這場校園徵才活動。說是校園徵才,其實人才就和美少女一樣,不會平白無故從天上掉下來,天上會掉下來的只有鳥屎而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而男人不知曾哪一刻開始變成了安泉,而且清清楚楚的是安泉的臉。

  醒來時育駿渾身是自己的體液,躺在床上思索良久。雖然找到汗衫的主人,但整件事奇怪的地方還是很多。

  如果說汗衫的主人就是安泉的父親,但安泉卻說,他父親從未住過A市,也就是育駿的老家附近。

  A市和B市距離遙遠,安泉的父親不可能專程跑到那裡去運動。那麼汗衫為什麼會遺落在那裡?

  育駿抱緊安全毯,試圖再一次回想揀拾安全毯時的記憶。但五歲時候的事,育駿就連最模糊的影子都摸不著,更別提那些細節。

  育駿沒有打電話給安泉,他們卻在病房裡相遇,深夜十二點,安泉解釋那是他通常的下班時間,醫院的資工沒有準時下班的權利,因為永遠都有手術房的電腦白癡在急診時因為某一個螢幕不亮把他給Call過去。

  安泉總是走進去,叫醒看護,兩個人一起把父親翻過來,擦拭父親的身體。等到身體乾淨了,安泉會在父親身邊坐下來,雙手握住父親的右手,對父親講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例如今天的天氣,例如今天的道權指數。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育駿沒有他的安全毯就活不下去。

  安全毯,英文叫作security blanket。育駿曾經在Snoopy的卡通裡看到過一次,抱著安全毯的男孩名叫Linus,是查理布朗的好朋友,Linus只要一失去安全毯就會驚慌失措,而史努比總是想搶Linus的安全毯。所以育駿從小就討厭史努比。

  但育駿的安全毯和Linus有點不一樣。Linus的安全毯真的是條毯子,但從小就有人質疑過育駿的安全毯形狀與眾不同,只因為他根本不是條毯子。

  那是一件男人的白色汗衫。

  育駿也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撿到這件汗衫的,只知道有一天,他從外頭玩回來,父親和母親都因為吵架各自離家,諾大的透天厝裡只有他一個五歲孩子。

  屋子裡的燈光全是暗的,育駿怕得發抖,那天晚上沒有任何人回到這個家。他抓著那件汗衫,把頭枕在上面,頭臉埋在裡頭,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從那天開始,育駿就發現,自己無法離開那件「安全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給最親愛的、在天國的老媽:

 

  老媽,又到了寫信給你的時候,很抱歉我這次間隔這麼久才寫信給天國的你,實在是最近我們家發生了很多事,多到妳兒子我的腦容量無法負荷的地步,我必須有足夠的時間整理這些亂糟糟的問題,所以讓妳等我等那麼久,真是抱歉。

 

  老媽,我覺得我快瘋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李道生先生


  他想,自己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人吧。

  他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觀察那個人,知道很多關於他的事。

  他知道那個人叫作「道生」,好像是姓李,因為來找他收會費的隔壁太太總是叫他「李先生」。他知道他在附近的高中上班,每天早上都會騎著摩托車,花比別人多的時間熱車,然後以別人慢的速度上路。

  他知道那個人的很多細節,天氣很好的時候,李道生先生一定會早起一小時,打開門走到外頭,身上就穿著睡衣,深深的伸個懶腰。

  下雨的時候,李道生先生會小心翼翼地捲起褲管,他好像很怕自己被雨水弄溼,總是捲上個兩、三折,然後用家裡的浴帽套住腳,再出門。

  李道生先生從來不追垃圾車,他會拿著垃圾,神態活像周六晚上LoungeBar前的紳士,拿著花束等待女朋友一樣,提早十分鐘,好整以暇地迎接少女的祈禱緩緩飄進他們的巷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學弟一直覺得隔壁寢的學長是同性戀。

  對住在男生宿舍的青春大學生而言,隔壁住著一個同性戀學長是很危險的事,學弟這麼認為。為了全宿舍大一學生青澀的菊花著想,他有必要弄清楚真相。

  而且那位學長長得還很不賴,一雙高聳入雲的劍眉、深邃黝黑的雙目,高挺的鼻樑、形狀皎好的下巴。更犯規的是那一雙彷彿生來就該吻著什麼人的厚唇,每次在餐廳遇見學長,學弟都會不由自主地盯著他上下歙動的嘴唇瞧。

  被唾液溼潤的唇角、唇間色擇溫潤的貝齒,有時會伸出舌頭來舔去沾上唇瓣的醬汁……真是太淫蕩了,學弟到最後總是受不了別開目光。

  真是太不像話了。男生宿舍裡有這種人,如果還是同性戀,全宿舍的學弟都要夜不成眠了。

  學弟每天晚上都去學長房間門口徘徊,試圖找到一絲半縷學長是同性戀的證據,好保護他可愛的同學們不受侵襲。

  他每天都去學長房間門口埋伏,還運用各種方法誘惑學長打開房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妄想成真


  家期從床上清醒過來,他睡眼惺忪地揉了糅眼睛,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迷迷糊糊地把腳放到冰冷的木頭地板上。

  穿上了毛拖鞋讓他感覺不那麼冷一點,他摸索著撿起地上昨夜隨手亂丟的外套,套在鬆垮的肩頭。

  他一直都有裸睡的習慣,雖然因為跟家裡人住,他又是睡品不是很好的人,一但在枕上昏迷之後智商就會下降百分之九十五,所以家人經常因為看到他裸體蹲馬桶嚇著。

  家期光著下半身,茫然看了眼窗外。大雨從星期一下到現在,已經星期五了,六月的天氣因此變得冰涼。

  他的下半身因為接觸到冷空氣,有些晨勃了,他眼神呆滯地盯著自己抬頭的器官,一手打起了手槍,一手推開浴室的門,拿起了洗臉盆上的粉紅色牙刷,對著鏡子刷牙。

  刷完了牙,晨勃也差不多消退了,家期從旁邊抽了衛生紙,抹掉噴灑在磁磚上的髒污。把牙刷放在水龍頭下沖乾淨,又踏著虛弱的腳步出了浴室。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他記得,隔天實在得了重感冒。而他的感冒卻好了。

  實在他,搞不好就是在那時候,喜歡上自己的。他幾乎要確定地這麼想著。

  他在筆尖在紙上逡巡者,仔細想想,實在有太多機會喜歡上自己。

  包括從前下雨天時,他總是不帶傘,而實在總像是擔心天會塌下來似的,隨身帶著兩把傘,其中一把就理所當然變成了他的。現在想起來,實在一定是因為早就喜歡上自己,所以才特地為自己帶傘的。

  包括每年新年,實在總是陪著他回家,明明一個住南部,一個住中部,實在卻總是以省油錢為由,和他開上。看他提得大包小包,還會主動接過他的行李。

  現在想起來,實在一定是因為早就喜歡上自己,想要多陪在自己身邊,才會拐彎抹角做這些麻煩事。

  包括每次清晨在電梯裡相遇,不管電梯裡有多少人,實在總是會直視著他,對他露出直爽戇厚的笑容。這一定是因為實在喜歡上自己的緣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他在半夜兩點鐘接到那個人的電話。

  「和我交往,讓我當你的男朋友好嗎?」那個人明確地問。

  他腦子一片混亂,感覺他所有的嗓音都縈繞在耳邊,所有的氣息都吹入他耳殼,但卻沒有一句是有意義的。他甚至想不起來這句話的意義、這個人說這句話的動機、以及這些意義和動機連結起來的後果。

  「嗯,好啊。」

  他答,然後那個人就掛斷了電話。

***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Ep.1 作者不要背著社團亂承諾!


  阿龍認為,販售會最重要的是顧客至上,以滿足讀者的要求為重。

  他是這個小小創作社團裡面的責任編輯,說是責任編輯,其實在這個只有四人小不拉機的社團裡,分工也沒那麼絕對。編輯偶而也兼兼校正,校正偶而也當當繪者,他們的繪者大象更是一天到晚兼任總編輯,編策大家追在印刷廠的死線上。

  說起阿龍的社團,原本應該是有兩個作者,一個繪者,再加一個編輯和一位美編,但因為有位作者說要外出取材後便再也沒有回來,所以事實上只剩下一個作者在運作。

  阿龍的社團是耽美社團,就是俗稱的BL,他們的作者筆名是舒辛,當然也是專寫專畫BL的 作者。

  只有他知道,這個筆名只和作者的本名差一個字而已,因為作者和他是竹馬竹馬,就叫舒心。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不是用手指洗,是用別的地方洗。」

  零一邊說,一邊興奮地跪直起來,脫了他的褲子。我發現他用和我一模一樣的器官,對準我後面的洞口,我嚇了一跳,想到那個技術很差的大叔,還有他那根髒髒的東西,恐懼一下子衝上心頭,我邊搖著頭,邊匆匆穿上了褲子。

  「不行,不可以,我不要用那裡洗。」

  零好勸歹勸,威逼利誘,變著各種法子哄我。

  但那晚的記憶太令我難過,我怎麼也沒答應零。零到最後莫可奈何,他從後面抱著我,和我赤裸裸地貼在一起,他要我答應他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後面如果不讓他洗,那也不能讓任何人用那個地方洗。

  「我答應你。」我點頭,洗那裡本來就不大舒服,我才不會隨便讓人洗。

  「你對著釘書機發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什麼都不存在

 

  那天冬天,有輛卡車闖進了我們家。

  說是卡車闖進我們家,倒不如說是卡車和我們家相撞比較合適。我們家本來就在我們家本來就在Y字路口的前端,風水先生來看過,還說我們家的風水非常好,有朝一日,我們家的小孩一定能夠出人頭地等等。

  以前也有發生過幾次車子闖進家裡的情況,有時候是小客車,有時候是煞車不及的機車,但頂多到撞破我們家的落地玻璃而已,不是很嚴重。

  所以在事情發生前,沒有人想過會發生這種事。

  我的雙親、哥哥,剛考上大學的姊姊,因為剛好齊聚在客廳裡,慶祝姊姊高中第一志願的關係,卡車直直地撞上他們的血肉之軀。

  爸爸首當其衝,聽說屍體還飛到三十公尺外的公路上,和卡車的殘骸混在一起,幾乎和車子變成一體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喜歡你。」

  男人忽然抬起頭,對著對面的男人說,非常非常誠懇地。

  「……我不接受。」

  「我是真的喜歡你,小新,我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喜歡你了,我對你的喜歡不是一般那種衝動的喜歡,而是真的把你當可以一生一世捧在手心去愛的對象。」

  「我說啊,學弟,你可不可以……」

  「我喜歡你!我超喜歡你的!我的生命裡面已經不能沒有你,我離不開你,就像魚離不開水,鳥離不開天空,宅男離不開電腦一樣。小新,我真的很喜歡……」

  「所以我說,學弟……」對面的男人嘆了口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不是長靜。」
  
  我只說了這麼一句,就無法再說下去。一種難以言喻的酸澀在我胸口瀰漫開來,我幾乎就要再次哭出聲來。
  
  「你不是長靜,那你是誰呢?寧寧?」男人看著我的五官。我猜想他是指我的媽媽寧姍,爸爸在媽媽年輕時總是這樣叫媽媽。
  
  「我也不是媽……不是寧姍。」我顫抖地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今天在學校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爸爸一如往常地拿起桌旁的碗筷,舒舒把昨晚上的豬肉鍋熱了端上桌,我則幫他拉開椅子。這是爸爸每天在餐桌上都會問的問題,從我有記憶以來,一直到現在高中快畢業了,十年如一日。

  「學校很好,沒什麼事。」

  「舒舒呢?常老師教了你什麼?」爸爸問旁邊的舒舒。

  「常老師教我布拉姆斯,還有張曉風,還有Wii。」舒舒大聲說。

  「你們玩Wii啊。」爸爸笑著。

  「常老師每次到家裡來,都和舒舒玩Wii,我看鋼琴沒上多少,都在玩倒是真的。」我一面低頭扒飯,一面不客氣的吐嘈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要不要一起去看DDP的音樂祭?」
  
  電話裡流瀉出他低沉充滿節奏感的嗓音時,他倒還真的愣了一下。
  
  可能是太常見面、也可能是太習慣A的存在。所以透過電話的A,倒真的令他感覺陌生了點,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原來這個人光是聲音,就能夠如此熨貼地刺進他心底,令他的心為之震動。
  
  「音……音樂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阿孝,阿孝。」然後很快改了回來。

  那天晚上下了一場短暫的雨,我把四扇窗關得緊緊的,裹著雜貨店偷來的毛毯,和阿孝依偎在狹小的駕駛座上。我們的體溫都很低,但都不再覺得冷了。

  接近天亮時,我在街上聽見幾聲警車通過的聲音,但沒有警察追過來,我想他們是一時不知道我們撞進了哪裡,這附近都是斷崖,一踏錯就萬劫不復。

  警察沒來,到是阿孝擱在零錢箱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顯示欄,是陌生的電話。我看了一眼阿孝筋疲力盡的睡臉,把手機拿到耳邊,按了通話鍵。

  『喂?喂?是純孝嗎?是你對吧?你去哪裡了?我開車找了一整夜,但山上山下都找不到你,只好打電話回貨行問若叔你的電話。你還好嗎?我很抱歉,我早該看出你遇到麻煩的,只是你來得太突然,我沒有心裡準備,我很想幫你,能做得到的我都會盡力去做。但就像你看到的,我有家庭,還有學校的學生們,我的能力真的有限……』

  我沒有吭聲,電話那頭就繼續說下去:

  『純孝,你不要生氣,今天看見你的時候,你看起來有些不自在,是生氣我不幫你嗎?還是……我不知道,純孝,我真的不知道,我可能猜錯了,但是當年……當年的事情,終究只是大家年少輕狂,一時的錯誤而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阿孝把防撞桿藏在助手席和駕駛席間,「什麼人?你是誰?」他試探地問。

  「呼哈,有人嘛!幹嘛不開車燈啊小伙子,這樣子停在路中間很危險耶!怎麼啦,是拋錨了?還是沒油了?喂,你開一下車窗啦,聽到我說話沒?」

  我往車燈的方向一看,才發現停下來的是輛發財車,上面似乎載著一點貨物,車齡看起來很古,而且經常往返山裡的樣子,車輪上都是厚厚的泥巴。但怎麼看都不像警察。

  阿孝仍然不敢大意,他握防撞桿的手略鬆了一鬆,猶豫了一下,才搖下半片車窗。

  「要幹什麼?」阿孝冷冷地問。他開了車裡的燈,我才看清車窗外站的人,是個約莫五十出頭的大叔,看起來挺工人的模樣,肩膀上還掛著一條毛巾,

  「你們是沒油了喔?幹嘛不開燈停在路邊?」大叔問。

  我生怕他認出阿孝的臉,畢竟今天看了幾次電視,媒體都放出阿孝的照片了,阿孝的臉從國中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如果有人看了新聞,因而指認出來也是可能的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歡迎回家


  歡迎回家。

  對許多人而言,這應該是十分單純的一句話。

  彷彿只要打開門,走近玄關,在那盞你熟悉的燈光下,必定會有個什麼人,可能是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情人或妻子,從繁忙的日常事務中抬起頭來,笑著對你說這句千篇一律的話。

  而你會對他點點頭,或許說聲「我回來晚了」,或許抱怨一下今晚的交通狀況。你會走進溫暖的燈光下,脫下一身的疲憊,你們或許會擁抱、會親吻,也可能什麼也不做,僅僅在擦肩而過時,交換一個確認彼此存在的眼神。

  有時候,你也可能是那個站在燈光下的人,笑著對另一人說:嗨,歡迎回家。

  然而只有很少數人知道,這句話對很少數人來講,是永遠也聽不見、也無法說出口的一句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