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好想要個抱枕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日子對肅水而言是一串難熬的組合。肅水每天八點開始接電話,手裡拿著公司的電話,應付電話那端各種慾求不滿的喘息時,眼睛卻盯著自己的手機。

  肅水把那支手機放在桌子上,每分每秒都看得見的地方。吃飯的時候就擱在餐盤裡,上廁所的時候就一手拎著,一手寬衣解帶,走路回家的時候就兩手插在口袋,把手機緊緊摀在掌心裡。

  睡覺的時候,肅水怕錯過,把手機緊貼著耳朵放著,聲量調到最大。夜裡耳機滾落到沙發底,肅水驚醒,把手機拾起來,反射地看向螢幕。

  空無一物。

  肅水喘息著,冒著冷汗。環顧整個客聽,沙發上,也空無一物。

  弄得肅水心底,好像有什麼地方,也跟著空無一物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他所站的地方,究竟有沒有天空。

  *
  
  肅水發現他的抱枕再度長腳逃跑,是某個週六晚上的事。

  肅水離開原本打工的制服店,不是因為被炒魷魚,而是因為那間店被抄了。警察有一天晚上帶著大隊人馬衝進來,在老闆手上戴手銬,帶走那些還穿著女警、護士、空姐和魔法少女制服的女孩子,順手帶走了所有的制服。

  肅水還在警察的行列中看到這間店熟面孔,雖然對方好像沒有認出他來。

  這次肅水學乖了,找了個中規中矩的打工。耶誕蛋糕的銷售員,因為十二月二十五日快到了,麵包店推出耶誕節的特別企畫,在原本的蛋糕上放上糖霜製的耶誕老人、草莓果醬擠成的馴鹿、不能吃的小耶誕樹,就可以用平常翻三倍的價格賣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說點什麼。」肅水生硬地說。

  連眨眨眼,反應過來肅水是在跟自己說話。

  「該說什麼?」連反問他。

  「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肅水說。

  「今天天氣很好。」連說。

  「除了天氣以外的事。」

  連咬了一口手裡的雞腿,在唇舌間咀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去吃飯。」

  肅水帶連去的地方是麥當勞。連像是很久沒來這種地方,在櫃台前東張西望。

  肅水走到櫃台前,點了五份套餐,遲疑了一下,又追加了五份套餐。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千五百塊錢,全部付給店員。

  「我吃不了這麼多……」連在他身邊抗議,聲音和身體一樣細細弱弱。

  肅水兩手扛起十份套餐,越來越覺得煩燥,只好選擇不看他的抱枕。

  「找位置。」肅水說。

  他們在窗邊坐下,不是假日的早晨,速食店沒什麼人,二樓只有連和肅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得想辦法解決,連想得到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

  他再次托住肅水的腋下,往浴室拖,肅水還是很重,連拖一陣,休息一陣,中間還把肅水弄掉了,肅水的頭歪在地上,碰的一聲,嚇得連以為會不會是頸椎斷了。

  連把耳朵湊進肅水的口鼻。還好,還有呼吸。這動作連最近每天都要做一次,以確認他的病患還活著。

  肅水的吐息熱熱地噴在他臉上,連發現從這個角度,肅水的臉好立體,鼻樑挺得不可思議。眼睫就男人而言有點長。額頭寬寬的。耳垂很可愛。

  嘴唇好厚。

  連在工作時不會看客戶的臉,脫了衣服,每個男人長得都一樣,都只剩一個地方。

  連發現自己在發呆已經是一分五十秒之後。他把視線移開,把肅水搡進浴室。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室友也是這樣,開始對他很熱情,像亞熱帶的夏季。

  他向剛搬進來的肅水搭話,替他買新的牙刷,作麵的時候剩一份給他。

  肅水和他談天,欣然接受他的牙刷,和他一起在餐桌前吃麵。

  過了一陣子,室友邀他去看電影,好像是影展還是什麼的。

  片名肅水忘記了,只記得是部冗長的藝術電影,女主角大部份時間都在和各種人上床。

  電影開始還算正常,許多人走來走去,高聲談笑,女主角尖銳的笑聲迴蕩在戲院裡,整個螢幕上是晃動的光影。

  肅水的視角有近視,那天他戴著眼鏡。眼鏡在暗室逆光,肅水看不見室友的表情,只知道他好像看得很不專心,視線頻頻往他這裡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情真的很好。

  他試著養過不少寵物,但是寵物麻煩的地方在於,你總是不知不覺會和牠產生互動,然後把他當成真人一樣地看待,至少是近似真人的存在。

  「我回來了。」、「怎麼啦,是不是在生氣啊?」、「今天也很開心嗎?」即使知道對方不會回應,肅水到最後總是不由自主地對那些寵物說出這些彷彿期待回應的話語。

  這讓肅水覺得空虛,彷彿自己很寂寞似的。事實上他一點也不寂寞,他只是想要個可以常常抱著不會反抗他擁抱的東西,而且不可以是冷冷的。

  肅水養過三隻狗、五隻貓,兩隻楓葉鼠、一隻九官鳥,還有零點五隻灰兔,之所以叫零點五隻是因為那是朋友寄養給他的,他養不到一個月就死了。

  當他對那些動物說話時,總覺得他們都用空洞的眼神望著他,帶著憐憫。

  好像在說:這個人類真是可憐,竟然寂寞到得和我們說話的程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男人把傘移到了少年頭上。

  最近午後總是會有這種大雨,像是天空破了個洞似的,嘩啦嘩啦的雨,像要扁人一樣掉到地上來。只要沒有帶傘,往往會淋得全身濕透。

  而少年一直淋著這樣的雨。

  他抱著膝蓋,蹲在牆角,卻不是找個有遮雨棚的地方。明明這個國家因為雨多,到處都是騎樓,也到處都是遮雨棚。

  這麼多不會淋到雨的地方,少年卻偏偏選擇蹲在那種地方。

  難怪濕成這個樣子。

  少年抬起頭,看著肅水的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