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死亡引領人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乎就在同時,地窖的入口發出巨響,布滿斗室的白蠟燭竄高了燄,在半空中紛紛炸開,房間內煙塵瀰漫。四散的火花讓半蹲在我身下的瑪拉達驀地回首,憤怒地問:

  「是誰?是誰破了我的結界?那個動物靈明明不可能……」

  「動物靈不可能的話……我來怎麼樣?」

  是那個傲慢的聲音。我無力地抬頭,恰好看見牙炫目的金髮,在黑暗中宛如陽光。

  「你……你是什麼人?」

  出現了陌生的侵入者,瑪拉達顯得有些驚慌,她微動食指,錫萊文字捲著我的四肢,把我往地窖角落拖。我悶哼一聲,重重撞在石牆上,痛得筋骨發酸,瑪拉達則退到我身側:「紹彝,擋住那個人!」她指揮著。

  一直潛伏在角落的紹彝粗暴地甩去羌人老婦的屍身,朝空狂嘯一聲,似乎也嗅到入侵者的氣息,一腳踏在沉睡的女孩身側,石磚碎了一地,長滿尖刺的長尾也撲向了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說了,敢反抗我……敢反抗我,就是這種下場!我要的東西,從來沒有不到手過!妳再躲我啊!再躲啊!現在還不是躺在這裡,任我擺布?』

  我看著瑪拉達近乎瘋狂地玩弄漢族女子的下體,更令我驚訝的是,瑪拉達發出一聲酥麻的呻吟,半晌仰起頸子,熟悉的刺青竟像潮水般攀爬上她的肌膚。我張大了口,這情景我再熟悉不過,因為我旁觀母親做過很多次──那是奪取生核!瑪拉達將那個漢族女子的生核,藉由那樣的方式納為己有。我幾乎說不出話來。

  「那個漢人女子……就是我。」

  蔦兒放開了我,重新站直身軀,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眼神忽然變得落寞。我急促地喘息著,那瞬間,我覺得蔦兒的氣息又變了,變得哀傷而緲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把女孩帶到自己的客帳裡。她好像還沒從驚嚇中恢復過來,一個勁兒地瞪著前方,我把隨身攜帶的藥箱拿出來,替她擦傷的手臂擦藥,她才忽然開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定是她!一定是那個可惡的賤人!喔,天呀,造孽的漢族人……不,這位小哥,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說那卑劣的靈魂!室薩神在上哪!」

  她忽然大叫著,五指緊捏著手中的貓毛。那隻貓吃痛,「喵嗚」一聲便鑽入木杆林中,在月色下淡化無蹤,瑪拉達繼續說:

  「一定是那個女覡下的詛咒,我可憐的悉麗啊,妳為何要蒙受這樣的侮辱?」

  「等等,您說的女覡……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死亡引領人 一

 


1

 

  「來,來聽我唱歌!」

  我走過斯里賓基的市集時,那個女孩扯著我的衣袖。她身上綴滿了室薩族特有的銀色流蘇,頭上是已然褪色的五彩編織冠,破爛的裙裝像蝶翼一般在風中伸展。那女孩笑著、跳著,舞動著,用赤裸而骯髒的足尖點著地面。而我竟覺得那樣的舞蹈很美,而她銀鈴般的嗓音亦同:

  「來,來,來聽我唱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