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樹猶如此(網路試閱)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嗯,不行。」男人像是下定決心似地,用比以往都還決絕的語氣說了。小勇看見立樹的臉整個白了一圈,「我永遠不會對立樹產生立樹所期望的那種感情,過去不曾,以後也不會。因為是立樹,所以才不行……你能明白嗎,立樹?」

  因為立樹背對著他,小勇看不見他的表情。但立樹比一般男人單薄的肩垂著,小勇感覺他好像在哭,但卻沒有掉下半滴眼淚。

  他忽然有股氣湧上胸口,無以名狀地。

  「小勇……那個孩子還好嗎?」男人忽然問立樹。

  小勇吃了一驚,作夢沒想到這兩人會在這時候提起他。果然立樹也有點訝異,抬起頭來看著男人,「……恆恆提他做什麼?」

  「看來你們還沒和好。」男人笑了笑,「我後來想了一下,那個經常在你身後跟著的男孩,應該就是當年那位睡美人吧?這麼說來,你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還是認識這麼久的朋友。」

  男人似乎嘆了口氣,「這真的很難得……你看恆恆活到這年紀,一個交往超過一、兩年的朋友也沒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他平常的記憶力也不是說有多好,小勇絕望地用頭頂著地板,做出人體極限姿勢來讓自己好過一點。為什麼這種時候,他偏偏把每個細節都記得這麼清楚?

  要是什麼都不記得的話,小勇還可以裝傻。他可以一如往常地到學校去,一如往常地被視為立樹的跟班,一如往常地看立樹和那些男男女女周旋,而他只要在立樹需要他的時候,被推出去當擋箭牌即可。

  他甚至可以在立樹質問他做了什麼好事時,一臉天真地說:「咦?那天我們不是蓋棉被純聊天了一整晚而已嗎?」

  但是他記得。小勇的良心雖然只有巴掌大,但也不容許他在完全記得自己試圖強姦好朋友的全部細節下,還裝傻自己是心神喪失。

  他上了立樹。

  不不,「上了」是過去完成式,正確來講是未遂。所以應該用「他曾經打算上立樹」比較正確。He was going to fuck 立樹。

  小勇仍舊抱著頭,開始發出「啊——」的呻吟聲。他心裡大概明白,為什麼他會對每個細節記憶甚詳的原因,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那麼醉,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只是如果是平常的徐未勇,他根本不敢做出這些事情,連想都不敢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立樹。」吳正桓試探地叫了聲,「可以聊聊嗎?」

  立樹動了一下,沒有答話。但終究對象是吳正桓,立樹還是挪了一下屁股,在沙發上讓出一個空位,以示不反對。

  吳正桓捱著立樹坐下,把飯糰放到桌上。

  「你好幾天沒回家,有給你爸打電話嗎?」

  吳正桓問。雖然他明知這是立樹最忌諱的話題。

  果然立樹咬住了牙,回頭看了吳正桓一眼,把頭埋到大毛巾裡去。

  「我很喜歡立樹。」吳正桓忽然說,這話讓大毛巾裡的立樹蛞蝓整個顫了一下。吳正桓要很努力才能掩飾笑意,「立樹常來這裡,我很歡迎,立樹比楊昭商那個死板的老頭也有趣得多。之前你功課忙,有時候一段時間都沒來,我又不好意思打電話去林家,只好偷偷看你小時候的照片想念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勇稍稍清醒過來。他在床頭坐直起來,兩眼朦朧地看著立樹。只見立樹似乎朝他走過來,在床邊坐了下來。

  「何況像公主那種女生,又不是什麼大美女,真這麼喜歡這型的話,我常去的那間店有個還不錯的,下次就破例介紹給你,怎麼樣?你應該還沒和什麼人上過床吧。」

  立樹說著。小勇倒沒認真聽他在說什麼,只是視線一直停留在那雙唇瓣上。

  那雙薄薄的、即使笑起來也顯得冷峭的唇。小勇看著那雙唇瓣在眼前翕動著,不知不覺直起了身。

  就是這張唇,剛剛在餐廳裡,親口催毀了他的夢想。

  就是這張唇,從小到大,在他耳邊落下嘲諷的話語。

  就是這張唇,在他最失意時落井下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小勇看看自己,平胸、帶把而且身材也不好,就算要偽裝成女人,也不像。

  「不是我,是你。」

  「咦?」小勇愣了愣。

  「不是我要跟那女生吃飯,是你。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林立樹了。」立樹拍了拍他的肩,還一副很講義氣似地虛摟著他的肩膀。

  小勇還反應不過來,立樹低首在他胸前,替他整理好衣領、又不知從哪裡變出一條領帶替他繫上,替他穿上西裝外套,末了還伸手在他頭髮上撫了撫,彷彿要確定一切沒問題般,上上下下打量他的裝扮。

  「很好,這樣可以了。」

  立樹彷彿滿意似地揚起唇角,無視小勇的呆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少年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是個公主,穿著一身的華裝,仰躺在冰涼的石子階上。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少年,只知道他做過的夢,已經多到自己也無法細數。

  少年很想清醒過來,從夢裡回到現實世界。但多半是睡得太久,他竟開始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實、哪些是夢了。

  他感覺有人接近了他,卻不確定那是夢境、抑或是現實。而那個人俯身向他,灼熱的吐息貼在他的唇上,幾乎將他整個人燒成灰燼。

  夢裡那個人吻了少年,而公主終於從長眠裡清醒……

  『小勇。』

  少年眨了眨眼睛,還不習慣轉進廊下刺眼的陽光。而站在他面前、和他同樣年輕的銀髮少年遮擋了他,他才有辦法完全清醒過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番外 小劇場

 

小劇場、之一 渣神


  恆恆是一個森林裡快樂的清潔工。

  有一天,他的拖把掉到了森林中最深的池子裡。沒有拖把,恆恆就無法清掃他最愛的森林了,因此他非常傷心,忍不住就哭了起來。

  他坐在池邊哭個不停,從白天哭到晚上,據說這座森林晚上非常恐怖,有吃人的猩猩出沒,還有吃人的妖樹俟機而動,附近的鄉民晚上都不敢留在這裡。

  但恆恆實在太傷心了,一時就忘記那樣的傳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番外 心結


  楊昭商常覺得吳正桓不夠愛他。

  並不是說覺得正桓不喜歡他,相反的,就是因為他感覺得到他們明明互相喜歡,所以才會計較起這麼細微的地方。

  總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十年,而且還住在一起,而且還是同性。對楊昭商來講,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比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更為難得,必定是跨越重重阻礙、真心想相互結合的兩個人,才能走得長久。

  所以他跟正桓,這樣天造地設的一對,又一路走到如今,理應比天底下任何情人都更加親密、更加你儂我儂才對,彷彿自己的一部分已經揉到對方身體裡那樣子。

  但是很遺憾的,在眼看著就是認識十一週年的現在,楊昭商始終還是沒這種感覺。

  正桓其實對他很好,這他也明白,像是他作晚餐時,正桓總是會一邊吃一邊稱讚。又比如他幼稚園事情比較多時,正桓即使做什麼都笨手笨腳的,也會自行做起家裡的家務事。又例如每次他幫忙照顧立樹時,正桓總是會吻他一下,做為體貼的謝禮。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番外 願望


  林秀明掛了電話,走進飯店的房間,順勢帶上了房門。

  房間裡的大男孩正和另一個小男孩玩著,大男孩好像正在教他划酒拳似的。雖然林秀明不覺得划酒拳是個適合小孩的遊戲,剛才他出去打電話前,那孩子明明還在講充滿童真的故事的,不知何時就給大男孩帶壞了。

  「五,十!十五!哈哈,你輸了!」凱賓對著男孩大笑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林秀朗在漆黑的起居室裡抬起頭來。

  樓下傳來腳步聲,還有外套脫下的悉蘇聲,林秀朗不必多猜測就知道,是兒子回家裡來了。

  這倒讓他有點驚訝,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聽見兒子開門回家的聲音。或許是自從妻子去世的那天起,又或者是更早。特別是每年生日,林秀朗記得兒子絕對不會留在家裡,他會去那個人家裡歡慶,再到什麼地方和朋友鬼混一整晚。

  就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他從躺椅上站起來,林秀朗告訴自己別太期待,說不定只是個忘了帶東西的傭人。雖然他的確每年這個日子,都排除了堆積如山的會議從公司趕回來,在空蕩蕩的家裡等上一整晚。只因為自己在兒子這個年紀時,父親從來不記得自己誕生的日子。

  不要讓你的兒子重蹈你的覆轍,那個人的聲音不知道怎麼的揮之不去。

  林秀朗扶著迴旋梯下樓,在客廳裡看見了預期的背影。說實在的,明明是自己兒子,見面的機會,卻彷彿不如公司裡的一個經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所以說,你現在想跟我去哪裡?」我微微一笑。

  立樹立刻勾緊了我的手,露出孩子一般的歡快笑容。我真是不得不承認,美少年這樣發自心底笑起來,真有讓人心臟發麻的實力。

  「好不容易十八歲了,當然要做些十八歲的人才能做的事啊。」立樹雀躍地說。

  雖說是十八歲才能做的事,立樹帶我去的地方也只是普通的夜店而已。說實在的,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會玩,被秀朗帶著,什麼糊塗事都做過,有些事我至今還不敢讓楊昭商知道,怕他會鄙夷我的人格。

  那時候我也不過十九歲,大現在的立樹一歲而已。只是我們那時候的夜店,和現在的夜店有點不同罷了。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大管立樹這類行逕的原因,因為總覺得我可以了解年輕人想做這些事情的心情。

  「恆恆,我們走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立樹,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還沒走出臥房,就聽到楊昭商對著外頭大叫,我馬上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匆匆走出玄關,就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邊甩著腳上的布鞋,一邊大剌剌地踏進客廳。他背上還背著書包,外套已經脫了下來。他熟門熟路地摸到我平常坐的那張沙發上,閒適地半邊靠了下來。

  「這是我家啊,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少年沒好氣地說。

  「我不是問你這個,立樹,現在才三點不是嗎?學校不是應該還在上課?」

  楊昭商身上還穿著圍裙,一副要發作的樣子。我看著這副景象,不禁嘆了口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