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成為土地神的神祕美少年「顒衍」,與那個人,一段哀傷悲痛卻又璀璨光輝的相會──

金石堂購書連結 吐維(素熙)粉絲專頁
undefined

《秉燭夜話前傳 :夜間教育》

★曲終人不散,耽美天后「吐維」,推出感人的靈異推理新章!
★殘酷的真相未揭露,一切事件的起源……
★彼時,還沒成為土地神的神祕美少年「顒衍」,與那個人,一段哀傷悲痛卻又璀璨光輝的相會──
★【豪華收錄】前傳番外篇〈土地神〉〈陰損之術〉〈傳承〉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ound4.


  我尖叫一聲,從床上跳起來。

  我應該是被冷醒的,窗外下著雨,室內一點陽光也沒有。

  我低頭一看,我身上竟然只裹了條棉被。

  我嚇死了,明明昨天……還是前天?那個人還給了我一條裙子的。

  那是我哭著求他的。我說女孩子沒穿衣服太不成體統,他才大發慈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二宮和也盯著放在樂屋茶几下方的那條圍巾。

圍巾是灰底白紋,掉在那裡很久了,從早上拍攝開始就一直放在那裡。

由於不是最早到休息室內,拍攝時間也有錯開,所以他無法判定是誰掉的。

按照常理只需把他從茶几底下撿起來,交給附近的STAFF就好,但二宮和也的內心卻莫名有種預感。

他覺得那條圍巾有點熟悉。


無法確定是不是那個人的,上次去那個人家裡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雖然藉機稍微看了一下他的衣架,但也無法確認所有的飾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round 3

  我從床上跳起來,陽光直射在我的臉上。

  床邊響起了吵死人的音樂聲,我最討厭鬧鐘這種東西,這讓我精神煩燥。

  我伸手到床邊一揮,鬧鐘被我掃到地上,零件散落一地。

  鐘面的玻璃裂了,鬧鐘壞了。

  地上都是碎玻璃。

  我拉過棉被想在睡一會兒,但身上的不適感讓我無法忽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購書連結

undefined


《港灣城姬!基隆少女 (全)》


我們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更不知道自己是誰……

港灣奠濟宮聖王爺的義子撫順,意外在雨港撿到兩名來歷不明的少女──雨鳶、吉古拉。

不知自己從何而來的兩名少女,在撫順的幫助下定居在基隆廟口夜市,一邊融入當地的生活,一邊尋找自己的根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ound2


  我掀開棉被,從床上驚醒過來。

  我是被痛醒的,我覺得身體好痛,窗口有小鳥在叫,吵得要命,但因為我的身體很痛,所以也沒辦法像平常一樣,把穀片拿到窗口給小鳥吃。

  我往旁邊一看,沒有看到叔叔。

  我趕快把棉被掀開,我的身體還在痛,我的背最痛。昨天叔叔說我吃飯的速度慢了,說要處罰我。叔叔要我跪在地上,捧著我的碗,我的碗裡有裝牛奶,他要我一邊喝牛奶,他就從後面用皮帶打我。

  皮帶打在背上真的好痛,叔叔不只打我的背,還打我的屁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致親愛的亞柏

Round 1.

  我被窗口的鳥鳴聲驚醒,從床上坐起。

  陽光從搖曳的白色窗簾間微微透進來,照射在我的側頰上。

  我用手遮擋光線,仍然覺得刺眼,我用棉被將頭蒙住,但耳邊傳來刺耳的音樂,是德布西的《棕髮女郎》。

  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設定了《棕髮女郎》,我並不喜歡德布西的音樂,如果要我選的話,我會選擇用搖滾樂叫我起床。

  我關掉《棕髮女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秉燭夜話第五集殺人事件

  ——以下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XD

  *

  美少女吐維死在書房的地板上。

  美少女吐維的身側,正確來講是腦袋旁邊,擺了一本厚得像字典一樣的書籍,書封上寫著《秉燭夜話五——秉燭之章》等字樣。

  而倒在書旁邊的美少女吐維頭破血流,腦袋後面被砸了一個三公分平方大小的傷口,雙目緊閉、仰躺在地,顯然已經失去了她寶貴的生命。

  這顯而易見是一起悲慘的殺人事件。為了找出凶手,作者筆下的偵探們和偵探們的後宮……和偵探們的助手們齊聚一堂,開始了抽絲剝繭的推理。

  「……凶器很明顯應該就是那本書吧?」李知之推了一下黑框眼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五、

  那天晚上,吉安看見富里學長又開了宿舍的門出去。他瞄了一眼時鐘,是凌晨一點半,這時間出門確實有點詭異。

  雖然他們系上不乏一些晝伏夜出的怪咖,但富里學長看起來不像是出門跑趴或找女人,他身上甚至還穿著白色吊嘎內衣。

  吉安尾隨富里學長,只見他出了宿舍的門後,竟朝著走廊那一端走過去。

  之前吉安幾次目擊富里學長半夜出門,都只是站在走廊上,像這樣著了魔似的往某個方向走,還是第一次。

  吉安低頭往地下一看,發現走廊上又出現女人的毛髮,而且這次不是一搓,而是一排,稀稀落落地灑在宿舍外那條長廊上,一路延伸到吉安上次看到學長盯的角落。

  吉安多少有點毛骨悚然,他不敢去碰那些頭髮,只能叫住富里:「學長!」

  但富里學長仍像沒有聽見似的,吉安發現他照著頭髮的軌跡,往角落的地方緩步靠近。他心中焦急,正想伸手去拉富里,驀地一隻手從他身後伸出,攬住富里的胸口,就把他往牆邊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衍,看著我。」

  他捏住顒衍的下巴,又給他一個淺吻。同時中指也跟著伸入穴口,異乎尋常的擴張讓顒衍立時呻吟一聲,他整個人蜷縮起來,「不、不、不要,拜託,竟陵……」

  竟陵哪容他這時候逃脫,他拉回顒衍逃跑的身子,再次把他壓制在身下。他的手指仍舊插在土地神體內,顒衍整個縮在他懷裡,竟陵空下的手便滑下他半解的白襯衫,去撫慰他的胸口的蓓蕾。

  但安慰的程度有限,竟陵的手指成反比賣力,顒衍在他懷裡一抽一抽的,竟陵看他緊皺著眉頭,淌著冷汗,彷彿用所有的意志力在適應身後不適感的模樣,心頭盈滿他也說不出的某種情緒。

  顒衍張開眼睛,眼神有些渙散,竟陵低頭吻他的眉眼,同時又伸進了一指,剛才適應的擴張立時又變得極繃,顒衍瞬間慘吟出聲:「啊——!」

  穴口被擴張到最大,竟陵的手指熟練地拉開,又緊縮,在體內探索著未有人蹈足的禁地,顒衍痛得渾身亂顫,眼角一片潮濕,「陵、陵、竟陵,真的不行,求你……啊、啊啊……啊……不要這樣……」

  但竟陵實在停不下來,他的器官已經頂在小腹上,隨時都蓄勢待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抱我,和我上床。」

  他凝視著顒衍,吻上土地神還帶著熱氣的唇瓣。

  *

  接下來的程序也一如以往,竟陵和土地神半拖半拉地滾倒在土地廟的地鋪上,本來這位龜毛廟廟主還嚷著說要先超渡那些妖鬼亡魂。

  但竟陵不讓他有這些機會,直接推倒在榻上就地正法。

  事實上他們的床上大事,經常會和顒衍土地廟主的職責相互衝突。像敵人是妖鬼這種的還好,有時候遇上來尋釁的妖神,現在大寺嚴令各地土地神不得擅自殺害妖神,即使是出於緊急狀況也不能。

  當然斷手斷腳戳瞎一隻眼的那種也嚴格禁止,就連碰破對方一點皮,事後都還要土地神寫報告。弄得現在顒衍都只能把妖神抓一抓綁一綁,直接送大寺審判了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秉燭特別篇二、正確的視角


  「竟陵老師,有喜歡的人嗎?」

  竟陵轉過頭,正好對上那隻狐貍幼獸的小臉。

  那是他開始在固定的道場教劍開始,主動來找他的第一個學生。

  大寺廢除戴罪服役制度、把一些高危險性的妖神放風之後,不只人類修行者人人自危,許多幼小的妖獸其實也是潛在受害者之一,也因此妖神間也掀起一陣學武自保的風潮。

  竟陵說是說想教人劍術以維持生計,本來也沒有什麼多遠大的計畫。

  最初他懷著試試看的心理,在妖神專用的群組裡貼了招募學生的文章,順手附上自己的照片。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特別篇一、剪頭髮


  顒衍抱著水盆,打開了內室的燈。

  昏暗的黃色燈泡亮起,由於大寺最近的節能減碳政策,各大土地廟都只能在太陽下山以後開燈,夏天冷氣雖然可以開,但不能超過二十八度,連土地神想要自掏腰包填補價差都不行。

  顒衍最近還聽說有各地福德正神在連署,說是要集結到大寺去衝撞抗議。也有土地神透過群組問顒衍要不要去。

  但一來顒衍有家累,畢竟他還得守著床上的這個人,避免他被闖進廟裡的妖魔鬼怪搬走。而且總覺得為了冷氣這種事造反有點丟人,顒衍並不想給久染添麻煩。

  他用身體靠上門,從牆邊拉了把小凳子,坐到竹床旁邊,把手裡那一大堆清掃器具放在床頭的小桌子上。

  「尚融。」顒衍叫了他一聲,又嘆了口氣,他明明上次就給自己約定不要再對睡美狗自言自語了,「洗澡時間到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