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這麼晚才放上情報,最近遇到了我的貓過世諸如此類悲傷的事,許多事情雜在一起,忽然就無心更新了。

不論如何,詳情請見角川原力誌網址:http://forcenovel.kadokawa.com.tw/p1-serialize_detail.php?PKey=0278BL60aPLefMdZDhBVKQK3UpwM46J3jRVb0Q4FoQ

請多支持,能留言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product_201402131639522  

 

第三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銀賞得主
最牽動人心的感人之作!
聿律是專門負責醫療訴訟的律師,卻接到一樁疑點重重的性侵案。他直覺認為被告有可能是無辜的,於是找上擅長性侵訴訟的優秀學弟──紀嵐共同負責。身為委託人葉常的辯護律師,聿律與紀嵐必須尋找對客戶有利的證據,然而在追查的過程中,不論是人證還是物證,卻在在指向了葉常就是加害者……遊戲人間卻單戀紀嵐的聿律,被幼時綁架陰影所囚禁的紀嵐,兩人能否透過這樁離奇的官司,拉近彼此的距離呢?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引用(0) 人氣()


  「我知道了。」我點頭,難得打從心底地應承。

  我到法院門口時已經超過六點了,以前我不知道法院也會打煬,不過看門口都是排班的計程車,竟然連大門也關上了。

  我想我應該是來晚了,而且手邊還沒有任何孟夏的聯絡方式,我不禁著急起來。比起失約,我更怕孟夏會覺得我不想理他,想說給你一個這麼大面子,竟然還給我爽約,只怕以後就再也不會搭理我了。

  這幾天我為了多少對案情有點助益,不會像個白癡一樣鴨子聽雷,還去借了好幾本跟歷史有關的書,在課堂上猛K。什麼「猶太簡史」、「從吶喊看孟克」的,連打工的空閒也看個不停,就是以往期末考前也沒那麼認真。

  小芽前輩看我一直看書,還頻頻問我那些是什麼,我最後拗不過她,只好跟她多少提了點孟夏的事。但我沒說到命案相關,只說有個很懂歷史的人希望我幫忙。

  「嘿——孟克啊,我以前很喜歡他的畫耶。」小芽看著我手裡的「一分鐘教你了解藝術史」說。

  「以前?」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你不相信我,Albert。」他痛苦地閉上眼睛。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會是個好情人,最忠誠、最美好的那種。」

  我眨去眼睫上的水珠。不知為何,那時我的耳邊,竟響起楊雨蘭在Skype裡對我說的那些話:『你永遠,只能是他一半的終點。』我的喉頭,竟不知為何微微哽咽了。

  「但我不相信自己。Nick,我想了很久,我只是想告訴你,不是你不夠好,而是因為你太好了。我無法待在這樣的你身邊,卻同時相信自己……會是你的終點。」

  Nick看來像要辯駁什麼,但我阻住了他。

  「或許我們終究能夠走到終點,但這過程太累了,Nick,我三十歲了。我那個攝影師男友離開我的時候,我就告訴過我自己,再也不談戀愛,就是因為我倦了。而我比喜歡他們都還要喜歡你,所以那個過程只會更累,我會不斷地被自己折磨、對選擇質疑,直到那分折磨讓我們都筋疲力盡,就像……」

  我想說「就像楊雨蘭和你一樣」,但此時此刻,我實在不想提起那個人的名字。我選擇了另一種說法。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所以亞涵,我無法再繼續待在你身邊,也不該再待在你身邊。」

  他說這話時,眼睛直視著我。如果這是蘇梁的謊言,那肯定是我聽過最精巧的一個。他這番告白威力如廝之大,我眼前金星迸裂,胸口酸甜苦辣地亂成一團,以致蘇梁輕輕推開我,再一次轉過身時,我連伸手阻止的氣力也沒了。

  蘇梁走到庭院外的坡道上,忽然回過頭來,凝視著那幢兩層樓的屋宇。

  「……這個地方,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他說,嗓音有幾分沙啞,跟著便轉過身,這回再也沒有回頭了。


  我站在空蕩蕩的庭院上,面對蘇梁背影消失的方向,良久沒有動彈。直到夜深了,三月的春風捲著櫻花殘瓣,飄落我的肩頭,我「哈啾」一聲,打了個響亮的噴嚏,這才怔怔地回過身,走回尚未掩上的門內。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引用(0) 人氣()


  「過來。」夏至恆對他招招手,露齒微笑。

  腳踏墊得承認,這人類男性笑起來還真不錯,比起在前主人家時,動輒對他露出的那種不懷好意的淫笑,夏至恆的笑容明顯美好多了。

  但腳踏墊也沒有立馬被蠱惑,他是一隻貓,舉凡貓都是傲嬌的,即使骨子裡是個M,樣子還是得做做,那事關貓咪界的面子問題。

  因此他昂起頭,打了個旋,又趴回去他的窩,深怕這樣子還不夠傲嬌,腳踏墊又伸直後腿,做了個標準的貓背,就著貓床前的地毯旋了一圈,保持同樣的方向又趴回地毯上去,只用五分之一的眼白偷覷夏至恆。

  名為夏至恆的人類直起身來。

  「你不過來,我要過去囉。」夏至恆說,這句話瞬間破解了腳踏墊的傲嬌。腳踏墊很快知道自己遇著了高手,他保持鎮定,把尾巴捲得更緊一點,在轉身逃跑和按兵不動間遊移不定,最終選擇了後者。

  那時候腳踏墊還不知道,這個決定,將會影響他一生的命運。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但我現在喜歡的人,是男人沒有錯。」Nick說。我禁不住臉上發燙,雖說在品川的別墅裡,Nick對我說了那些與告白無異的話,但像這樣公開宣稱,還是頭一遭。頓時我和蘇梁的表情都變得微妙起來。

  「好了,要從哪裡開始逛起?」Nick大手一搓,「說起來,我也好久沒有來銀座逛街了,以前有陣子常和Ann在這裡閒逛,真懷念。」

  銀座大道,可以說是東京都最繁華高級的時尚商圈,北從京橋開始,一直到南方的新橋車站,這裡可以找到最一流的名牌旗艦店和百貨,同時也找得到東京最老字號的傳統店舖,新潮與古典併存,是銀座這位貴婦人最吸引人朝聖之處。

  而週六下午三點開始,整條銀座大道會封街,這個被稱為「步行者天國」的時段,人潮最為洶湧。到處可見成群結隊的貴婦、紳士、OL,在一扇扇的落地玻璃間穿梭。

  銀座大道的通路環境也布置得十分典雅舒適,仿自英倫Regent Street的石牆徒步區,離車道有段距離,可以讓人安心閒逛。周邊高級咖啡館、酒吧、夜總會和戲劇廳林立,街道間甚至設有茶座,供顧客在逛街疲累之餘,能在街心飲茶談心。

  這裡與時裝相關的聚會、活動也不少。之前忙於Buyer Trip時,也和廠商來這附近看過幾回品牌展覽,只是總沒時間好好進店舖細看,這次總算是一償宿願了。

  我們決定從知名的MOSAIC GINZA百貨開始逛起,我本來是為了Vicky才選擇銀座,沒想到一但置身這個時尚聖地,我也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引用(0) 人氣()


  這是為什麼蘇梁看見我時如此激動難抑的原因,Nick和我們時已經是下午三點,距離我失蹤已經是十二小時以後的事。我被他們兩個一左一右挾上車,像逃犯一樣戒護著送回東京。

  而我當天晚上就開始打噴嚏流鼻水,身體發熱發癢,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我本來以為是料峭春寒導致的感冒,但陪蘇梁回醫院檢查順便掛了門診後,才知道原來是花粉症。

  活到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我有這種體質,據說有五分之一的日本人都有花粉症,在櫻花滿開的季節總是苦不堪言。我才知道,原來如此美麗的花朵,也有令人困擾的一面。

  我的花粉症還不是普通的嚴重。櫻前線不日也抵達東京,到處是盛開的染井吉野櫻。我鎮日包得緊緊得躲在旅館裡,吃了醫生開的抗過敏藥物,但成效有限,我低燒不退,不是流淚就是流鼻水,連蘇梁為我擦拭額頭的身影都顯得模糊。

  大概因為發生這一連串窘事,那天晚上的種種騷動,就這樣暫時被擱置一邊。

  蘇梁對我的態度沒有多大改變,一樣是照顧病末期症狀。只是我們極少交談,主要也是我沒能力交談。我躺在床上,昏沉中隱約聽見蘇梁和台灣的楊雨蘭通了幾次Skype,內容泰半與公事相關。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引用(0) 人氣()


  而當時的蘇梁,想來只會比我更蛞蝓,結局可想而知。


  「……我第一次看見你時,就有這樣的預感了。」

  視訊那端的楊雨蘭忽然說,把我從茫然中喚醒過來。

  「預感……?」

  「嗯,你會是那個,把Pham從我身邊奪走的人。」楊雨蘭淡淡地說。未料她會忽然把話題轉回我身上,我心臟驀地一緊。剛要開口說什麼,楊雨蘭卻搶在我之前。

  「因為你和我很像。」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引用(0) 人氣()


  我主動翻過身,把臉伏在躺椅的枕頭上,挺起腰來,和壓在我身上的Nick又吻了一輪的時候,Nick卻忽然停下了動作。

  我圓睜著眼,看Nick忽然直起身,雙膝跪直,摸往自己的褲後袋。這時我才隱約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是Nick的手機。

  Nick也喘息不已,他瞄了一眼手機螢幕,似乎怔了一下,我見他猶豫半晌,看著還伏在他身下的我一眼,伸指按了接通鍵,把手機湊到耳邊。

  「喂?賴小姐?什麼事?」他用盡可能穩定的聲音問。

  我感到驚訝。我並不怪Nick在這時接Vicky的電話,相反的,Vicky在這種時間打電話給Nick,以那個女孩識大體的程度,絕不是單純為了閒話家常。

  不祥的預感在我心頭擴大,果然Nick「嗯」了兩聲,眉頭逐漸加深,我從未在他臉上看見這樣凝重的神情。

  「我知道了,嗯,對,Albert跟我在一起,在我家。」Nick說,我注意到他的嗓音竟微微發顫,「我馬上過去……我和Albert,麻煩你們先照看一下,謝謝。」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引用(0) 人氣()


  「My Castle。」他說。

  我不明白Nick話中之意,但他這種頑童一般的語氣,我向來最難抗拒。他也沒打算先徵得我同意,我踉蹌出了蘇梁的房,被他拉著走到走廊的最末端。那裡有個誇張的白色木質大門,裝飾的真像城堡一樣華麗。

  我本來以為那是主臥房,但Nick應該不至於秀主臥房給我看,『鏘鏘,Albert,你看!這張大床是我把妹專用的,女人只消上了這張床,貞女也會化身成蕩婦!』之類的。

  我甩去腦子裡不合時宜的妄想,抬頭看見Nick走向我,把一樣金屬質的東西塞進我掌心。

  我低頭一看,那是把鑰匙,連花樣也十分復古。

  「打開它,Albert。」他在我耳邊說,把我推到那扇門前。

  我感覺到Nick今晚有點異常,他嗓音比平常還要沙啞,多半是酒精害的。我把鑰齒湊進金色門把上的鑰匙孔,盡量不去在意近在身後的Nick。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引用(0) 人氣()


  他用我最難抗拒、那種興致勃勃的語調問我。我實在難以把『我想回飯店照顧蘇梁』說出口,只得唯唯諾諾地點下頭。

  「我最近還試做了一批春裝,是另一個系列的,只是還沒正式推出來,許多地方還在修改當中。但我想給你先看看,說不定會有些新的想法。」

  Nick話還沒說完,我就知道我無法拒絕了。這麼一個渾身散發著成熟荷爾蒙的男人,用這種像孩子一般雀躍的語氣說話,簡直犯規至極,我不相信世上有Gay能夠抗拒這樣的誘惑。
  
  「好……好是好,但在哪裡?攝影棚嗎?」我瞥了眼已在收拾場地的工作人員。

  「不,當然不是在這裡。我本來在表參道的工作室作業,但最近那裡剛開幕,人來人往的,吵得我無法專心工作,我就把他們移到我住的地方。」

  我的腦袋安靜了一秒鐘,「住的地方?是指……」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引用(0) 人氣()

  • This is an article that only friends can see. If you are a friend, Please log in first so you can read


  「我那時想了很久,我想起很久以前一位朋友和我說過的話,她說,你看著一個人的眼睛,覺得你會被那個人看穿,你明知如此,卻捨不得把目光移開時,那個人多半就是你喜歡的人了。我就這樣回答范老師,後來老師就沒有再敲我了。」


  我和Vicky在東京車站閘口道別。我本來想送她回她住的飯店去的,但她卻笑著挽拒了我,說她一個人沒問題。

  我本來擔心她的心情,再怎麼說告白失敗,也算是失戀的一種,我想像我向Nick告白,他卻尷尬地說:『抱歉,我無法和男人交往。』的狀況,就算是早知道的事實,果然也有點傷人。換作是我至少會去借酒澆愁個三兩天。

  但Vicky從晴空塔一路回車站,整路都是笑著的,還若無其事地和我聊春裝,比平常還要活潑三分。

  這讓我不禁鬆了口氣,看來女人果真是神秘不可解的生物,或許她們處理感情的方式自始和我們不同。對她們而言,愛情就像時尚單品一樣,無論曾經多麼喜歡,潮流過了,便能夠輕易更新汰換。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引用(0) 人氣()


  只可惜,用錯了地方。我禁不住地感嘆著。

  「那天在居酒屋裡,我本來想跟你說清楚的,也沒打算把你帶走。但那天我有點醉了,你和Sui看起來又進展得很順利……唉,我也不懂,大概是自尊心作祟,加上乍然看見你……我也不懂我自己。」Nick懊惱地說。

  Nick的描述中諸多空白之處,但我卻無心玩填空題。我思緒逐漸清晰,許多不明白的事情一一浮上檯面來,朋友夫、不可戲,這箴言在圈子裡說來可笑,但對重朋友的范尼克而言,無異一道鐵律。所以Nick才會不聲不響地便和我斷絕連繫。

  其實Nick的認知也沒有錯,我和蘇梁並非清清白白,以我們最近的關係,說是純純的交往也不為過。如果我再晚幾個月來東京,我們就這麼水到渠成了也說不一定。

  蘇梁在我心裡的地位也不同以往。如果說最初只是單方面的意淫,現在的蘇梁,早早已成了我依賴的對象。我貪戀他的溫柔、他的睿智,儘管有時黏膩濃稠到令人窒息,對付我的疏離卻恰到好處。

  我不只一次這麼想過,蘇梁才是我的正主,我今生的歸宿。而Nick珍視我們的友誼,做了他認為對朋友而言最好的選擇。

  而現在,該輪到我了。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引用(0) 人氣()

春番外 腳踏墊


  腳踏墊是一隻貓。

  腳踏墊對於自己被叫作腳踏墊其實有諸多不滿。按照他偷偷查他家主人字典裡的定義,腳踏墊是名詞,定義是:「供人類的足部或鞋靴踩踏以去除外來髒污物的家用品,通常擺放在門口或玄關。」腳踏墊對這樣的定義深感不滿。

  但不滿歸不滿,一隻貓沒有決定自己符徵的權利,誰叫他是貓。

  腳踏墊的主人曾經換過,他前一個主人是大學生,當然那時候他還不叫腳踏墊,叫小花之類更糟的符徵,往事不堪回首。

  腳踏墊從前主人身上,看到人類所有殆惰生命的極致。

  他的前主人總是一面叫著報告好多好多,一面賴在椅子上用筆電上PTT。總是在期末考前兩天打開課本,在前兩個小時才開始閱讀。多數時間身體會動的部位只有兩個:右手食指和胯下用來排洩的器官。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