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只有雲知道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尾聲

給親親前初級任務冒險者王小包心菜:

  包心菜!你過得還好嗎?我們是大酒桶的老朋友啦,聽說妳回老家了,怎麼這麼久才通知我們?害碧夫人啦,月蕾啦,當然還有我都乾巴巴地等你回來。真是有夠不夠朋友的!對了,大家都很好,妳不用擔心,除了卡加……嘖,那傢伙似乎在石頭城被人幹掉了,為了這件事,消息傳回來時我還特地請全大酒桶的人一天酒緬懷他……這個嗜錢如命的傢伙,在九泉下也該感激涕零了罷!

   對了,肯最近也不太來店裡喝酒了。聽說他和巫那小鬼頭闖出名堂來,生活慢慢正常起來……不過他也常趁打佯前來找倩倩就是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輕輕嘆了口氣,這是白的回答。藍眼裡天真稚氣驀地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某種歲月刻劃的深沉,還有彷彿多到要溢出眼眶外的,某種寂寞造就的哀傷。

  「你這傢夥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我本來還想讓遊戲持續久一點,你卻這麼急著把他結束掉,」以無奈的神色擁住匠父垂下的金髮,他邊抱怨邊摟住了祭司的頸子,強迫他抬起頭來,似乎一直刻意背對著包心菜,白的背影伸了伸懶腰:

  「雖然活是活了七百多歲,可是阿白還是一樣有童心啊……而且我是朵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10(End)

  「夫人……?」

  另一個聲音也叫喚著同樣的內容,綠髮紅眼的身影從石壁後現身,手上仍牽著斯波象。似乎早已等待斗蓬人許久,漠加驚訝的並非嘉耶度的存在,而是執弓顫抖,已然不知所措的包心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9

  磨鑽酒吧的老闆緩緩拾起碎裂的酒杯,似對眼前的一幕視若無睹,他小心將碎片撿拾乾淨,再用拂塵刷去殘餘的玻璃屑,以白布包裹好放在一旁。所有的動作都在雙方對峙、劍拔弩張的氣氛下進行,彷彿這不過是每天例行的家常便飯。

  「阿白,快過來姊姊這邊!」

  見男孩尚試圖替小黃瓜拔除鼻子上的碎屑,包心菜連忙將他攬過懷裡,準備隨時侍機而動。嘉耶度卻一派泰然,淡淡地舒展身軀,漠加往她身側靠攏,臉上亦一無驚慌之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8

  「哇啊啊啊啊――!」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放聲大叫,包心菜的心臟抨伻亂跳,起飛的瞬間她嚇得魂飛魄散,眼睛完全不敢打開一線。直到被白的歡呼聲喚醒,大著膽子打開遮眼的雙掌,少女整個人呆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7

  「斯波象!斯波沙祭!阿白,別睡了,快點起來,我們到石頭城了!」

  枉顧太陽的熱力,雖然醫薩珊交代過要讓白睡眠充足,滿心雀躍的包心菜還是拋卻了一切,翻上車廂的欄杆大叫大跳。

  黃沙在隆隆車輪下捲起千堆塵雪,蒸騰的熱氣讓遠方景物波浪般湧動,大塊大塊的灰石密布商道沿途,彷彿預告著城池的出現。果然商隊在波艾亥德轉南行後不過數日,石頭城古老雄偉的高牆便映入眼簾,米蒼的成員紛紛舉高雙手歡呼,半年的商旅總算回到故鄉,連笛安都像孩子似地爬到車頂,和露塔共同凝視一碧如洗的晴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6

  滴答,一滴夜露滑下樹葉,掉落包心菜緊抓糜牛鬃毛的手背上。

  霧實在太過濃厚,彷彿充當護衛般守護這座神秘的森林,包心菜和紅蘿蔔跑沒兩分鐘便失去了方向感,森林的靜宓讓她們不自覺緩下腳步,蜿延的羊腸小逕布滿羊齒植物,從葉隙間透下的月光將地面照得有如雪沃,地上石子閃著銀白色光芒,成為包心菜唯一照明的憑依。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5

  「啊,大老闆也真是的,為什麼在這種節骨眼上,還要給我添這種麻煩啊?」

  一手牽著蹦蹦跳跳的白,包心菜對於附手後腦,大搖大擺走在前頭的男孩越來越感愧疚。雖然喀札隆叮嚀:「無論那個小子說什麼,全當他在自言自語。」,但從主車廂一路叨唸到宿廂,內容盡是多兩個人要準備多少食水、新人又要分神照顧有多麻煩云云,所以還沒正式叨擾,包心菜覺得好像已在米蒼住了幾十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4


  包心菜的人生中沒有一刻比現在還想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3


  一片黃澄澄的麥田。

  幾隻小鳥在麥穗上偶然停留,卻被自己揮舞遮陽帽的動作趕開。她記得自己穿著腦人圍裙,穿梭在漫天麥香的田間小道裡,熾陽像火燄般灼燙著她的頰,米坦尼亞九月的氣候依舊燥熱,白雲在天空悠然,她一臉汗漬地在田間工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2

  「救命!」
  「呀啊啊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有雲知道

  「我想永遠永遠和妳在一起。」
  「我想一輩子跟著妳。」
  「我想如影隨形地守護在妳的身畔。」
  「……呃,說了那麼多,妳一點也不感動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