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遺失的吶喊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知道了。」我點頭,難得打從心底地應承。

  我到法院門口時已經超過六點了,以前我不知道法院也會打煬,不過看門口都是排班的計程車,竟然連大門也關上了。

  我想我應該是來晚了,而且手邊還沒有任何孟夏的聯絡方式,我不禁著急起來。比起失約,我更怕孟夏會覺得我不想理他,想說給你一個這麼大面子,竟然還給我爽約,只怕以後就再也不會搭理我了。

  這幾天我為了多少對案情有點助益,不會像個白癡一樣鴨子聽雷,還去借了好幾本跟歷史有關的書,在課堂上猛K。什麼「猶太簡史」、「從吶喊看孟克」的,連打工的空閒也看個不停,就是以往期末考前也沒那麼認真。

  小芽前輩看我一直看書,還頻頻問我那些是什麼,我最後拗不過她,只好跟她多少提了點孟夏的事。但我沒說到命案相關,只說有個很懂歷史的人希望我幫忙。

  「嘿——孟克啊,我以前很喜歡他的畫耶。」小芽看著我手裡的「一分鐘教你了解藝術史」說。

  「以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嚇了一跳,看著一路堆到天頂的書,或許孟夏所言不虛,但我無法想像一個人家裡放著五萬本書的樣子,放五萬碟A片還差不多。

  我幫著孟夏開始找書,有了目標之後,調查起來就有幹勁多了,何況只是找貼紙的話,不需要什麼專業的歷史社會學知識。我偷瞄了孟夏一眼,他並沒有阻止我協助的意思,只是抿著唇低頭翻找著,側臉像希臘的雕像一樣陰沉。

  後來我們又找到將近十多本貼了那樣貼紙的書。孟夏猜得沒錯,接下來的書也全都和猶太人有關,而且多數集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受迫害的猶太人(當然,這我也是聽孟夏解說後才知道的),其中有幾個名人連我也認識,比如卡爾馬克思、摩西等等。

  我從最上層的書架抽了一本厚重的書,那本書放在兩個成人高度的屋頂下,得靠木梯才能取下來。拿出來的時候都是灰塵。

  我瞇著眼睛翻開那本書,那似乎是畫冊一類的書籍,沒想到教授連畫冊都有收藏,我忍著漫天塵煙,正想把書再擱回去,卻在倒數第二頁上瞥見了紅色貼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就是……你說的,引領人的事情,如果被外人知道了會被懲戒。」
  
  他沒有看我的眼睛,一直盯著手上整理到一半的信件。我有些驚訝,一時沒有回話,他就深吸口氣,轉動著輪椅滑回客廳。
  
  「那天我太激動……因為確信你在案發當晚來過這間屋子,加上你舉止怪異,所以我一直以為你就是殺死教授的兇手。加上聽到你……若無其事地談論替人自殺的事情,對象還是我母親,一時有點不舒服,有點失控,」
  
  他扶了一下眼鏡,依舊背對著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屋裡的凌亂被收拾一空,變得有些空蕩蕩的,光看就讓人覺得寂寞。

  我沒接他的話,只是側頭想了一下:

  「那這樣根本就不可能啊!孟夏,我記得我離開的時候,門還鎖得好好的,不要看我這樣,引領人是很有職業道德的,為了不讓死者死後財物被人盜走,我們都會讓委託人死在安全的地方。所以離開之前,我有確定門是好好地鎖上的。」

  「嗯,我知道,實際上警方調閱過這個電子鎖的開啟紀錄。卡片鎖的好處就在這裡,房門是幾點被開啟、被那一張卡片的號碼開啟,都可以從電腦裡調出來。」

  「啊,那你早說嘛!」我擊了一下掌。

  「……最後一次開啟的紀錄,是在當天的凌辰兩點。你說你離開這裡是幾點?」

  「呃,我有點忘了。大概是晚上八、九點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姊瞪大了眼睛,因為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和他作對。

  「小沙……」

  「老姊,不可以,他有權利知道這些事情。」
 
  我喘息著,雙手把孟夏抱得更緊,卻不敢直視老姊的眼睛。

  「你說什麼?」

  「他老媽被殺死了!他有權利自己找到兇手!何況他老媽會死……方教授會死,有一部份是因為我的緣故,我有責任替他找他真相。」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殺……?」
  
  孟夏的聲音有些驚訝,他沉默了一下。
  
  「你是說,教授想要自殺?」
  
  「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走出民生寓所的大門時,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
  
  T市這個地方,雨日一年超過兩百日,最初聽到這個情報的時候,我覺得很詫異,那表示這座城市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下雨。
  
  要是我物治系畢業找不到工作,就轉行去賣傘好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後來法庭上的氣氛很尷尬。
  
  那個中聽的證人忽然破口大罵起來,把原本在睡覺的幾個法官也吵醒起來。謊言被孟夏戳穿,好像讓他老臉很拉不下來的樣子,他還對著孟夏大吼:
  
  「老子中聽?老子的耳朵好的很!你這個沒長毛的小鬼敢說我中聽?」直到法警上來攔阻他,他才幾乎是被半拖著離開了法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恍恍惚惚地來到大學,上午的課是肌動學,本來是物治系二年級的必修科目,但是因為當年答應罩我的同學最後被我引領走了。所以我被當了。
  
  我為什麼會進物理治療系,這件事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想當初填志願時,我用落點分析非常慎重地填了前五十個志願,還考慮到我的興趣性向未來人生,想說應該可以上了,所以後面五十個就用擲筊決定,沒想到偏偏就讓我中了第五十一個聖筊決定的志願,這該說是神明的旨意還是神的惡作劇?
  
  我完全無心上課,教授在大講堂前解釋上肢關節的拮抗作用,我的腦海裡卻浮現昨天晚上,方教授凝視我的神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遺失的吶喊
  
  
  我按了公寓的電鈴,門很快就開了。出來開門的,是個年約四五十歲的女性,穿著一身淨白的淡粉色襯衫,頭髮整整齊齊地挽在腦後,只有幾絲微不可見銀絲。臉色看起來很蒼白,沒有化妝的唇抿得緊緊的,鼻子上架著眼鏡。
  
  她從眼鏡後審慎地看了我一會,對我無聲地點了一下頭。
  
  「請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