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


  小皇帝現在很懊惱。

  你問他為什麼很懊惱?明明王國守今天格外的溫柔,把他吃乾抹淨前還霎費心思地把他一層一層剝光光(以前都是直接扯開),把他從頭到腳洗得一塵不染(以前都是在浴池裡直接上),到了龍床上還奉茶奉果子(以前都是劫回房間繼續上),最後還替他按摩腳底讓他如癡如醉了才慢慢開工(以前就算按摩也是按『別的』地方)……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啦,哼。

  「明天就十八歲了呀……」

  是的,十月十五日,開明朝英明神武小皇帝十八壽辰,就在明天。

  為了小皇帝的生日,開明朝上上下下無不忙翻天。開明朝的男子十八歲成年,而成年就意味著獨立,可以自主地做某些事情。端看這幾日臣子進獻的禮品便知:題名《虎軀劇震》的網路小說、AV清涼寫真集、產地直送溫熱內褲、符合皇后尺寸的性感虎皮內衣……




  雖然大部分東西都被王國守集起來當柴燒,他們一起看著熊熊大火裡的寫真集們。宰相在御花園裡擁著他,左右都被屏退了,小皇帝覺得,這個人最近溫柔到有點恐怖:

  「明天就是你的十八歲生日。」

  「嗯。」

  小皇帝斜眼往後,這隻腹黑大貓又在盤算什麼?

  「我知道這些愚蠢的臣子送你的東西你都不喜歡。」

  「……嗯。」

  都燒掉了還能怎麼喜歡?他連看都還沒看耶……

  「時間過得真快,從我們認識以來,也有十八年了。」

  「嗯……」

  ……是在炫耀自己吃了他十八年嗎?

  「好不容易捱到你成年,你想要什麼禮物?」

  「……嗯?」

  沒料到竟是這種問題,小皇帝掙脫他懷抱回過頭去。

  三年的工夫,小皇帝出落的更加美豔動人,不但身形越發修長,還長了點肌肉;雖然王國守不讓他多曬太陽,保養品SKII不要錢地灑,但是皇帝還是偷偷練了不少功夫。

  「怎麼了?想要什麼,我都可以送你。」

  「……朕想要上你。」

  「皇上說什麼?請恕臣耳朵真的不好,可否再說一遍。」王國守的笑容好溫柔。

  「……不,朕是說,只要生日那天你多陪陪朕,我們一起吃個飯,喝點酒,這樣就可以了。」

  小、小不忍則亂大謀,小皇帝戰戰兢兢地看著王國守的笑容。

  「這樣啊,皇上,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微臣也是這樣想呢。」

  重又摟緊跑到山石旁劃圈圈的小皇帝,宰相笑得像隻嘴讒的貓。

  「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很想要我?」

  「……。」可以說實話嗎?

  「我也十八歲過啊,會想要冒點險這是當然。可是皇上要知道,人都有適合和不適合的事情,那是不能勉強的,即使皇上成年了也一樣。」

  ……怎麼覺得在那部動畫裡聽過同樣的臺辭?


  「皇─后─駕─到!」

  小皇帝的鬼火很快便散了,宰相的笑臉也一下子沒了。兩人被這聲通報嚇得同時抬起頭。

  「哎呀,真巧哪,怎麼宰相大人和皇上都在,妾身給兩位請安啦!」

  御花園那頭走來的是名宮裝女子,打從小皇帝睹氣娶了她進門之後,王國守就對她沒好感。不是單純因為他是情人的配偶,而是這名頭上總是插著菊花的皇后,不知怎麼的總給他一種……該怎麼說,危險的感覺嗎?

  不過是武家衛的養女,為什麼渾身會散發出鬼畜的氣息?

  「皇后娘娘擅闖御花園,有何事見教?」

  攔住想和皇后搭訕的小皇帝,王國守搶先一步說。這也是他厭惡這位娘娘的原因之一,從還沒結婚開始,皇帝就和皇后聊得很來,雖然氣氛比較像姊妹,他還是很不安。

  「哎喲,宰相大人真見外了,」

  平常沒有注意,這皇后的聲音……還真有點假。

  「臣妾只是想,明天是皇上的十八歲壽辰,所以特別請人到西域找來了稀有紀念品,心中興奮等不到明天,想現在就面呈皇上。」

  平常沒有注意,這皇后的動作……怎麼有點故作好害羞的感覺?

  「這是什麼?」

  小皇帝開心地想接下皇后遞來的瓷罐,卻被宰相中途攔截。

  「這是西域特產九花玉露天山雪蓮千年靈芝大補湯,是很珍貴的藥酒,傳說喝了可以延年益壽、壯陽補精的喲。」

  ……名字有點長,反正意思就是很補就對了吧。

  「這是臣妾好不容易跟臣妾的爹求來的,每一滴都是菁華中的菁華,皇上千─萬不可以浪費掉喔。」

  有意無意地看了御花園旁不明灰燼堆一眼,皇后滿面堆笑。


  「王……王國守,還給我啦!那是皇后的禮物耶!」

  皇后搖搖擺擺地離開後,小皇帝立刻抗議。

  「……你要喝這玩意兒?」

  「當然!王國守,我的生日禮物都給你燒了,只有這個絕對不能浪費,我不準你倒掉!」

  「所以說,只要不倒掉就可以了是吧?」

  「什麼……?」

  小皇帝瞪圓了眼,來不及阻止宰相拔開塞子,將瓶子裡的東西一飲而盡。

  「與其讓你接受那女人的東西,還不如我來。」

  「王國守!你這混蛋,竟然抗旨!嗚……一點點都不剩了,你怎麼可以……」

  「微臣沒有抗旨,皇上只說不可以把他倒掉,可沒說不可以喝掉。」

  「強辭奪理,你每次都這……唔,不要,國守……」

  「看來這藥好像真有點壯陽功效,皇上不想浪費皇后的禮物吧?」

  「話、話不是這樣說的,我說得浪費是指……呼啊,哈啊,嗚嗚嗚……救命,來人啊,快來救駕啊!」

  開明朝的近衛個個訓練良好,知道皇帝喊救駕的時候,就是最不需要他們的時候。


  宰相


  王國守的頭現在很暈。

  雖然剛剛享用了一頓大餐很高興,但做到一半忽然天旋地轉,只得臨時踩了煞車,把已經被整治的暈乎暈乎的小皇帝抱回龍寢,再扶著殿柱走了出來。

  「奇怪……」

  雖說縱慾會有很多副作用,但他今年也不過快三十,以前連戰連夜都安然無恙,沒理由今天特別不濟吧?

  「這個小傢伙……」

  回憶起小皇帝的睡臉,王國守頭暈中也不免露出微笑。其實他早猜出皇帝的不良意圖,就算沒猜著,光看小皇帝每次色瞇瞇盯著他裸體又一副不甘心的表情,白癡都知道他的反撲倒大計。所以最近他總是溫柔地為他心理建設,至少得撐過這段血氣方剛期,小皇帝就一輩子是他俎下肉了,嘿嘿。

  他王國守是什麼人,想翻身,窗戶都沒有啦!

  扶著殿欄進了御書房,看來照這種暈眩程度,暫時回不了宰相府。他得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還好頭暈歸暈,神志倒還很清醒,只是四肢有點發軟而已。

  「看來效果很好……」

  有人在說話嗎?難道是皇上?不,不可能,剛剛的調教應該已經夠讓他睡上一整晚了才對……

  「我不是你的小皇帝。」

  還好對方否認了,宰相不知為何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本來怕藥力發作得太早,你在皇上面前暈了可就不妙,還好你一下就把那小鬼擺平了,現在沒有人會來打擾我們了……」

  等一下,如果不是皇上……那會是誰?

  「什麼人!」

  王國守瞬間清醒。

 「什麼人!」王國守瞬間清醒。

  剛開始人臉還有點晃動,宰相定了定神,一張秀麗的臉乍現眼前。

  「皇……皇后娘娘?」

  感覺對方在御書房長椅上坐下,把自己拉到她膝上,像抱玩偶似地塿住他胸口。

  「國守,我想這一刻想了好久。」

  身體好熱……宰相難受地扭了兩下,頭暈慢慢退了,四肢卻越來越無力。只聽身後喀鏘一聲,腕上冰涼的觸感讓王國守血液頓時凝結。

  「這也是西域的特產喔,叫作手銬,爹去西域打一場仗,帶回了不少有趣的東西,當然也包括你剛剛喝下的媚藥……」

  媚、媚什麼?


  「媚藥。」好可怕,皇后會讀心:

  「就是能讓猛男變成蕩婦、讓強攻變成弱受的東西喔。」

  不是吧?!他對媚藥算得上行家,絕對沒有這種效果!!

  「為、為什麼……」

  連口舌也酸軟起來,王國守只能擠出最基本的問句。身體被攔腰抱了起來,一如他平時對小皇帝做的那樣,只是現在情形有點倒反……等一下,皇后是不是在脫裙子?

  「第一次做,還是看著臉比較好。」

  「唔……」

  將宰相扳過來面對著她,溫柔地第一個吻讓王國守頓時窒息。

  「不要……妳……」

  就算是要仙人跳,這種體位也有點怪吧?宰相迷迷濛濛地看著皇后喬位置。

  靈活的舌順著口唇向下,看來皇后描述的藥力倒有幾分真實,宰相覺得下腹狂燥,胸前被舔的部位也紅腫熱燙,更可怕的是那個地方……顧不得形象自尊,宰相終於小聲地呻吟起來。

  「嗯……啊……」

  「國守,從我第一眼見到你,我才忽然明白爹為什麼對你執著半輩子。」

  皇后的唇靠近宰相的耳朵,充滿磁性的聲音直直送入耳膜。

  「小的時候,爹總讓我穿上女裝,又請了師傅教我彈琴。我彈琴的時候,爹爹就坐在我前面,一臉癡癡地盯著我瞧,假如我彈得好,他還會摟住我,一聲聲地叫我『國守』,『國守』,」

  「起先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直到有一次,家裡的下人跟我說,『國守』就是當今宰相的名字,和我爹爹從小就認識。」

  「我聽了就哭了,原來爹撿我回家,愛我疼我,並不是把我當他的孩子,而是把我當作另一個人的替代品,情人的替代品。」

  宰相神智迷濛,只依稀覺得皇后的聲音好哀傷。自己的腰被高高捧起,臀部似乎頂到什麼東西,麻癢的觸感讓王國守低低叫了一聲,不安地扭動身體。

  「剛開始我好恨你,恨你奪走了爹爹的心。我天天在爹的身邊,但爹爹看我的眼神,卻像在看另一個人,所以我那時候就發誓,如果有一天讓我見到你,我一定要報仇。」

  溫柔的指尖抵在敏感的入口,試探地深入幾許,宰相隱隱約約意識到皇后想幹嘛。

  可是……這樣有點怪怪的吧?皇后是女的耶?就這麼欲求不滿嗎?

  「所以我千方百計的討好小皇帝,利用你們的關係,讓他賭氣娶我進宮,這一切的一切,全是為了要接近你。」

  「但當我在御書房第一眼看見你時,我就改變心意了。我終於明白,什麼叫作一見鍾情,在那一瞬間,我對爹爹的怨和對你的恨,全都消失了,因為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人抵擋得了你的魅力。包括我在內。」

  「所以國守,你認命吧!」

  等等……正常不是應該說「我喜歡你」之類的嗎?

  來不及明白皇后「你認命吧」的意義,從未體驗過的疼痛忽然朝王國守襲來,宰相全身一震,隨即弓起身子慘叫。但大概是因為媚藥的緣故,尾音竟化作長長的呻吟,聽起來就像是某種邀請。

  「那是……什麼?啊……」

  「什麼什麼?」皇后微笑。

  「就是那個東西……哈啊……」

  「那個東西?」

  「就是那個長長的東西……嗯啊……」

  「那個長長的東西?」

  「就是……就是那個現在在我體內又捅又撞又戳又插還一直變大的鬼東西啦!」

  王國守簡直快哭出來。皇后咯咯地笑了起來,輕輕咬住他的耳垂。

  「就是你和我都有的東西。」

  「啊……嗯?可是……可是你是皇后……啊啊啊啊……」

  皇后從咯咯笑變成呵呵笑,溫柔地吻著宰相痛到哭出來的臉頰。

  「有人規定……皇后不能有那東西嗎?」

  這是開明朝宰相在皇后膝上尖叫著昏過去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皇帝


  宰相最近很奇怪。

  明明十八歲生日平安地渡過了,小皇帝千方百計設下的天羅地網沒有得逞,大壽之夜還是給王國守吃乾抹淨還外帶回宰相府。

  之後宰相仍然對他百依百順溫柔婉約,仍然會在批奏章批到一半時不管他如何大叫救命啊快救駕把他壓到御桌上這樣那樣,仍然會在夜深人靜時翻進他家後宮說陛下我們去夜遊吧然後帶他到樹林裡那樣這樣。

  一切都很正常,但小皇帝就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後來他慢慢發現不對的地方在那裡。包括皇后到御書房的次數變多了,而每次皇后來時,宰相就會不見人蹤;包括宰相和皇后在路上相遇時,皇后會露出愉悅的笑容,而宰相竟不像以往那樣冷言嘲諷,而是冷汗三條像看到鬼一樣狂奔而去;也包括皇帝偶爾心血來潮想去後宮找皇后串門子時,宰相都會反射動作往桌底下躲。

  皇后和宰相間一定發生了什麼,開明朝小皇帝敏銳地推理。

  「王國守。」

  新年到了,皇宮裡上上下下忙成一團,到處都有人請皇帝賜寫春聯。一面寫著要給將軍府的春聯,一面回頭看了眼把他抱在膝蓋上的宰相,皇帝終於忍不住了。

  「怎麼了,陛下?」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感覺到宰相充作坐墊的大腿抖了一下,王國守笑笑。

  「怎麼會呢,微臣對陛下一向開誠布公。」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怎麼會呢,微臣對陛下一向忠心耿耿。」

  「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我以外的人?」

  「怎麼會呢,微臣對陛下一直一往情深。」

  「你是不是對皇后做了些什麼?」

  宰相的笑容僵在臉上,皇帝挑眉,放下寫春聯的毛筆。

  「你看吧!果然是有!王國守你這個壞蛋,怎麼可以欺負皇后!就跟你說皇后跟我沒有什麼,我們只是好姊妹而已,你怎麼就這麼小心眼?」

  「什麼好姊妹……」

  看著小皇帝氣得嘟圓了臉,王國守忽然也激動起來,反手把皇帝壓在椅子上。

  「陛下,你們全都被他騙了!你知不知道那個皇后他其實是──」

  「皇后使者參見──!」

  聽到「皇后」兩個字,王國守像看到雞的青蛙,一下子跳了起來。兩手抱住頭部,左右張望了好久,才發現皇后根本沒有來,來的只是一個太監,手上抱著一個盒子。

  「皇后有東西要送給宰相大人。」

  太監面無表情,放了盒子就走人了,留下還在呆滯中的宰相。

  「啊,是皇后送來的嗎?你看王國守,人家皇后人多好,知道你討厭他,還特別送東西來向你賠罪,你不要再欺負人家了,皇后很可憐的!」

  一面勸導自家宰相,皇帝動手想把盒子拆開,宰相卻忽然撲過來把盒子搶走,還揮手叫他走開,然後抱著盒子戰戰兢兢地躲到角落去。

  「王國守?」

  看著宰相像拆炸彈一樣地悶頭開盒子,小皇帝不解地皺眉,但宰相已沒空理他。

  打開盒子,裡面有一張紙和一個信封,宰相先把信封拆開,裡面掉出一張彩色長方型的紙,上面好像印著人的圖樣。王國守一看之下大驚,連忙反射動作塞回信封裡。

  宰相又小心翼翼地拆開那張紙,原來那是封信。信的內容一目瞭然:

  『給親愛的、美麗的宰相大人:

   今晚十點,將軍府後花園,不見不散。

   P.S.:上次是我太粗暴了,以後我會溫柔的對待你,不要擔心。

   再P.S.:那是西域進貢的照相機,拍得畫質很不錯吧!』

  「王國守,到底怎麼了嘛?皇后到底寄了什麼來?」

  小皇帝在王國守背後閃來閃去,想要看清楚盒子的內容物。宰相抓著信紙,雙手微微發抖,信封裡的東西滑了出來,很明顯的是張照片,而照片的內容不用說,皇后還很仁至義盡地把重要部位打上馬賽克。

  宰相把照片翻過來,果然上面寫著:「來一次還一張」。

  ……這就是傳說中的拍裸照威脅法?這是一國皇后應該有的行為嗎?還有,什麼叫作西域進貢的照相機啊!西域有這種東西嗎?時空錯亂也要有個限度吧!

  「怎麼會這樣……」

  俗話這樣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有句更直接的話則這樣說:風水輪流轉。

  望著遠方燈火通明的將軍府,宰相忽然深深明白這句成語的道理所在。


  皇后

  皇后的心情很好。

  皇后的爹是將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將軍的情人以前是個殺手,這是沒什麼人知道的事。

  不管是將軍還是殺手,現在都一臉訝異地看著皇后女兒邊哼著歌,邊把棉被抱進借來的房間裡。那是將軍府最隱密的小房間,隱密到裡面的人不管如何翻滾慘叫,外頭也聽不到半點聲音。平常將軍和殺手也很愛用。

  除了棉被之外,皇后還搬進去很多東西,包括過多的蠟燭和會跳的蛋形物體。

  放下手中的皮鞭,皇后滿意地檢視最後的布置,然後轉頭往桌上看去。剛剛宮裡送來皇帝御賜的春聯,上聯是「天增歲月人增受」,下聯「春滿人間腐滿門」,傳說中小皇帝中文不太好,很常寫錯字,所以大家都習慣御賜的字畫總有一兩個錯字。

  看了看春聯,又看看桌上大概有一百多張的照片,皇后滿意地一笑,拿起桌上的毛筆,拿起新的聯紙寫了些什麼。

  「國守,你不知道嗎?裸照這種東西,拿完了還可以再拍呢……」

  新寫的春聯飄落在地,橫批:「世事難料」。

  看來今年,將軍府和宰相府都可以過個好年了。





─世事男料 補遺 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蘇菲
  • NOOOOOO
    我的(?)宰相怎麼被吃掉了啊Q口Q

    「所以國守,你認命吧!」
    (滾地)
  • 嗯,他被逆推了(默哀一秒鐘)。XD

    toweimy 於 2010/11/13 19:05 回覆

  • 笑
  • 他吃他
    他吃他
    大家吃來吃去的
    好歡樂阿XDDDDDD
  • 這就叫作食物鏈(認真)。

    toweimy 於 2010/12/04 23:59 回覆

  • 笑
  • 我夢寐以求的食物鏈阿~~
    (滿足XDDDD
    作者強大!!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