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用的大頭照是女友替他上傳的,是春和女友有一次去福隆,手牽手在海邊伊偎著的照片。那堪稱他們最甜蜜的一張照片。夏至恆一定看見那張照片了

  「對,我要舉辦一個活動,一個有利我們行動的活動。」夏至恆說著,他點開他的個人資訊頁。春這時候才發現,夏至恆的朋友欄裡滿滿的全是朋友,足足有五千四百多個,他不禁傻眼。春看過女友的交友欄,也不過一百多個而已。

  這傢伙是教主嗎?可能梵蒂崗主教的FB也加不到這麼多朋友。

  而且不只是數字而已,春站在夏至恆的後面,發現他的塗鴉牆上琳瑯滿目地全是訊息。

  Yutty回應了「夏至搶銀行研究會」社團中的訊息。

  Mary Chen、Otoo Wang和其他25位朋友覺得夏至的近況動態很讚。

  Sophia Lin接受了夏至的交友邀請。在Sophia的塗鴉牆上留言。

  大餅覺得夏至的相片很讚。

  Ya-Yu Huang和其他176位朋友覺得夏至的留言「終於找到一起搶銀行的夥伴了!總算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啦!」讚。

  春傻眼了。他一頁一頁地往下瀏覽,才發現夏至恆竟然開了個叫作「搶銀行研究會」的社團,甚至還搞了個「耶誕節搶銀行大行動!」的活動,時間當然是他們約定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更令他驚訝的是該活動已經有上千人參加。

  春不知不覺拿過滑鼠,繼續往下看去。在那個活動的塗鴉牆裡,到處都是夏至恆留言的痕跡,他幾乎是每天一篇文章,風雨無阻。

  夏至
  怎麼辦哩,還是找不到耶誕節跟我一起搶銀行的夥伴,再過兩個禮拜就要行搶了,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Lu-Lu Yang、林小凱、Jessy Chen以及其他267人都說讚。
  查看全部175則留言。
  
  老胖 加油啊!我挺你!
  12月1日 22:08 讚

  Lucifer 還找不到嗎?我是很想幫夏至哥啦!但是上新聞的話有點麻煩,我男友不大喜歡這種事,但願夏至哥早點找到合適的人選!
  12月1日 22:09 讚

  Alley Lu 夏至大哥!明天我要是遞辭呈成功的話就來幫你!
  12月1日 22:12 讚

  春一頁頁往下滾,只覺冷汗浸透了背部。夏至恆在FB上幾乎就像某種幫派大哥一樣,不管他發什麼言,下面都有成山成堆的人附和。而且看起來還不像是隨便附和而已,夏至恆鉅細靡遺地把他的計畫公告在網路上,那些人也不遺餘地協助他。

  下面的留言充滿著:「老子在那附近開計程車,如果出來需要跑路的話call我一聲,我在後門那邊等你!」、「有需要提供藏身處嗎?給你我的手機吧夏至哥!」、「需要武器嗎?我知道一家會幫人家做的改造手槍店。待會用私訊傳給你。」

  春越看越是心驚。他意識到這是「真的」。這群人是「認真想搶銀行的」。

  哈啾。春又打了個噴嚏。

  春瞥到十二月十六日一篇留言:「夏至:各位,我找到了!我找到『他』了,我找到能夠和我一起『行動』的夥伴了!」下頭按了一千兩百多個讚。

  十二月十六日。那正是夏至恆和春碰觸的日子。

  「我要辦一個快閃活動。」夏至恆的聲音傳進春的耳裡,「春,你知道快閃嗎?」

  春驚醒過來。快閃,他試著思考夏至恆的言語,即使他對此漠不關心,思辯往往使他冷靜。他知道前一陣子網路上很盛行這種活動,由某個網路社群中某個人發起,號召大家在某時以某種形式用某個外貌到某個地點從事某種行為。人、事、時、地。Propaganda。號召者提供資訊,而接受資訊的人提供行動。提供群眾

  這種活動的特色在於,資訊的接受是「單向的」,號召者只「提供」。而行動者只「接收」。行動者之間甚至互不交通,換言之這是一個典型的「盲從遊戲」。

  另一種典型的盲從遊戲是「老師說」,任何變因只要被號召者加上「老師說」的條件,行動者就得無條件地服從,否則就遭淘汰、遭放逐。

  真正的「盲從」是令人恐懼的。但將某些變因控制住,把盲從賦予一定的規則而產生的遊戲,卻令人格外著迷。

  春參加過一次快閃遊戲,是女友拉他去的。人是限定情侶,時是某年情人節前夕,地是百貨公司前面的廣場,事是抓住自己另一半的手大聲喊:我愛你愛到一萬年!

  女友覺得很好玩,把這件事當成一個單純的遊戲。事實上那次的快閃活動非常成功,活動在路人的掌聲和參與者的大笑聲中結束。但處於其中、負責執行的春卻渾身戰慄。他感覺這其中『有什麼力量』,那股力量深深貫穿了他,讓他久久無法言語。

  「我要辦一個耶誕節的快閃活動,春。」夏至恆神秘地眨眨眼:「指令是下個星期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的下午三點半。我邀請他們全部穿上耶誕老人的服裝,到S銀行前的廣場一起唱耶誕歌曲!」

  「他們?」春怔住了。

  「對,就是我社團裡的網友們!」夏至恆難掩一絲自豪地說:「我已經發了訊息了,現在有一百多個人響應。不過這還不夠,網路上就是這樣,一萬個人起閧的事情,到最後真正去做的人可能不到十個。」

  哈啾。哈啾。春又打了兩個噴嚏。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忽然要發起這樣的活動?」春問。

  「春,你想想看,要是我們兩個就這樣穿著耶誕老人的服裝,大搖大擺地走到銀行門口。就算當天是耶誕節,你覺得那些銀行員會完全沒有反應嗎?」夏至恆說。

  春呆住。他看著牆上落地鏡的自己。試著想像那個情景。

  銀行員們會抬起頭來。

  警衛會盯著他們。

  巡邏車都會停下來看熱鬧。

   不,不可以想像。春立即停下來。想像會造成代入,代入就會『被拖進去』。 

  「但是,要是銀行前,本來就聚集著一群耶誕老人,那就完全不同了。」

  夏至恆看著春的表情,笑了。

  「我設定的時間是從三點開始,從三點開始,這些年輕人可以自由地穿著耶誕老人服裝,在S銀行前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當然也可以進去銀行辦事!前提是他們要『一直』穿著耶誕老人的制服。」

  人的視覺容易麻痺。人的腦子也容易麻痺。夏至恆說。

  第一個耶誕老人很稀奇。第兩個耶誕老人很稀奇。第五個耶誕老人有點稀奇。第十個耶誕老人可能只會看兩眼。第五十個耶誕老人,恐怕連頭都不會抬起來。

  一百個耶誕老人呢?兩百個耶誕老人呢?

  春心驚。他竟然覺得「夏至恆做的事情很有道理」。雖然整件事情聽起來還是像童話一樣,是發生在另一邊的事情,和他這個平凡的人、平凡的人生無關。

  但這是春自從被夏至恆纏上以來,頭一次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會成功

  這真是個可怕的念頭,春又打了個噴嚏。

  哈啾。

  *

  春感冒了。

  雖然春就體格而言,並不是非常健壯的那種,但是他真的不常感冒。大概是長期窩在家裡很少出門的緣故,病毒連遇到他的機會都不容易。又或者是春實在太過平凡,平凡到病毒就算和他擦身而過,也不會注意到這裡有個弱雞男存在。

  總之,像春這種人,不感冒則已,一感冒起來,通常是絕症。

  春以臨終之姿仰躺在床上,看著夏至恆替他拿冰枕過來,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

  「看吧,就說平常要鍛練身體了。」

  夏至恆穿著吊嘎,下半身穿著『他的』棉質長褲,這種完全超脫十二月常識應有的打扮。

  夏至恆把冰枕放在春的額頭上,還細心地替他撩起額上的頭髮。

  「果然是風一吹就倒,那天我看你出去就有不詳預感。這下可好啦,我親愛的春,等你病好了,一定要特訓一下你,否則到時候搶銀行的時候著涼怎麼辦?」

  春很不甘心。明明他平常從來不感冒的,偏偏就是挑夏至恆來的日子感冒。

  令春更不甘心的是,夏至恆還做得很到位。

  春本來想,像夏至恆這種人,要他照顧病人,只會把他從臨終弄到陣亡。

  夏至恆第一時間發現春不對勁,扶他起來喝水。

  夏至恆去藥房買了退燒藥。

  夏至恆打電話給附近小兒科的醫生,說服從來不外診的他來看春。

  夏至恆自製了非常好用的冰枕。

  夏至恆去附近超市買了食材,煮了蜂蜜雞蛋粥。

  夏至恆一口一口餵春吃下,還用毛巾替他擦拭了嘴唇。

  夏至恆替他換衣服。

  夏至恆坐在床邊看著他。

  春的腦子裡閃過足以打滿整張A4的句子。主詞全是「夏至恆」。這文章太糟了。

  「我感冒了,不可能跟你去搶銀行。」春沒有放過這個讓他恢復平凡人生的機會。

  「春,你真是個傻瓜。」夏至恆笑得溫柔,用手上的毛巾擦過春瑣骨上的汗水。「我一定會在耶誕節之前讓你好起來的,不要擔心,一切交給我。我們絕對可以在耶誕節那天一起搶銀行的!」

  我們絕對可以在耶誕節那天一起___的!

  空格中填入任何字詞,春想,說不定他都會有點感動吧。

  除了「搶銀行」以外。

  夏至恆餵他吃完最後一口粥,用衛生紙擦了他的嘴唇。春完全無力抗拒。真不公平。

  「你讓我意外。」

  春本來是想稱讚一下夏至恆,但到了口邊就只有這五個字。

  「喔,這沒什麼。」但夏至恆聽懂了,回頭對春微笑。「我很習慣這種事。」

  春的心臟跳了一下。習慣什麼

  「你這麼多天不回家,家人不會擔心?」春任由夏至恆把他扛起來擱在冰枕上,夏至恆的手整個是冰的,他意識讓春知道自己離重拾自我生活能力還差得遠了。

  「我沒有家。」夏至恆笑笑。「啊,其實還是有的,我家在橋下。不過要是你說的是那種有個老爸、老媽外加一隻狗的家,那倒真是沒有。我怕狗。」

  橋下。

  橋下?

  春無法反應。

  「嗯,就是S廣場再往西走一點,那條大水溝的便橋下面,那裡是很多人的家啊,你不知道嗎?」夏至恆捧著春吃得空空如也的鐵碗,始終笑著。「那裡風景不錯,每年跨年的時候,只要抬頭就可以看到煙火,都不用特別出門,也不用跟別人擠。鄰居都是些不錯的傢伙,除了有點臭,但聞習慣了就好了。」

  春腦袋暈糊糊的。「你是街友。」

  夏至恆噗嗤。「那春是什麼呢?房友嗎?」

  「你不像是。」

  「不像什麼?街友不像我?我不像街友?」夏至恆眨眼。

  春無法思考。都是感冒惹得禍。

  所以他只能繼續問。「你……你說過,你是靠網拍在討生活。」

  「我那裡有電腦,還有比大部份網咖暢通的網路。」夏至恆說。

  「但是你這麼年輕……還是大學畢業……」

  「我們那邊最高學歷到碩士學位。至於年輕,嗯啊,我目前是最年輕的沒錯,但我有些鄰居開始決定遷居時比我年輕得多。」

  「你穿西裝。」

  「我的家當裡有西裝。事實上我們的生活很便利,家當之所在,家之所在。」夏至恆指指他還擱在春門口的行李箱們。

  春恍然大悟,想起夏至恆第一天出現在他家門口的情況。他好像把所有家當都帶過來了

  「但是你……但是你……」

  有著像王子一樣的外貌。騎士的體格。春沒把這句話說出口。

  夏至恆愣了一下,露出笑容。「謝謝你,春。」

  該死,春完全忘記「這傢伙的能力」。

  夏至恆在春的床榻邊俯下身來,春的身體緊縮,眼睛閉緊。他知道這個生物姿勢傳達的訊息,夏至恆又要吻他了

  夏至恆要吻春。

  夏至恆是主詞,春是受詞。要吻是未來式,代表尚未發生。

  但是夏至恆的唇湊到春的上方,幾乎只距離一公分的地方,停住了。

  夏至恆直起身,看著僵硬的春笑。

  微笑。

  春鬆了口氣。但又不只是鬆了口氣。

  春把眼睛睜開來,壓抑著眼神中的詢問。

  「不過,我想你誤會了一件事。」

  但夏至恆沒有解釋。他像是沒發生這件事般看向窗外,然後笑起來。

  「春,我想你誤解了我,以及我的鄰居。我們過得很好,我們有飯吃,有衣服穿,下雨的時候有紙箱,有的人有塑膠布。我們會看書,有的人還有手持小電視,像我有電腦。我們有人會唱歌劇,有人會吟詩,有個大我二十歲的阿伯會說德文。我們會為了肚子發福一圈煩惱,也會為了下一次選舉要投藍的還是綠的起口角。」

  春,我們和你沒什麼不同。

  夏至恆說。

  春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但他保持緘默。

  夏至恆又笑笑。「有機會讓你見見我的鄰居們。事實上,他們和我這次的計畫也有一點關係,但是『時候還不到』。」

  他們和「我」這次的計畫。

  春發現,夏至恆沒有用複數人稱格。

  他排除了某個人。

  「為什麼是我?」春躺在床上,問夏至恆的背影。他正背過身去替春換毛巾。

  夏至恆回過頭。「為什麼是你?」

  「為什麼說……選中我。」春試著別過頭,但感冒讓他渾身無力。真不公平

  夏至恆笑。「因為我就是選中了你啊。春,從茫茫人海中把你找了出來。」  

  春稍事遲疑。「我很普通。」

  「我也不特別,春。」夏至恆把春額頭上的毛巾拿下,換上新的,把舊的丟進鋼盆裡。「這世上多的是平凡人才可以做到的事,比如選舉、比如改革,比如殺人放火,比如毀滅世界。比如搶銀行,親愛的春。」

  春連翻白眼的力氣也沒有。他張開口,夏至恆卻搶在他前面。

  「如果一定要問原因的話,那就是『春是被我選中的人』。」夏至恆說。

  春真的翻白眼了。「那是結果的『字辭重組』。」

  「不,不一樣喔。」夏至恆笑笑。「春是問:為什麼選中我?問的是事件背後的動機。我回答的是:春是被我選中的人。說的是『某種資格』,這個資格造成春所詢問的動機。所以整個句子連起來是:因為春是被我選中的人,所以夏至恆選了春。邏輯上是說得通的。就像『因為春是普通的人,所以夏至恆選了春』。」

  春無法思考。感冒病毒的緣故。

  他開始佩服夏至恆,很少有人能夠這樣和他對話。春喜歡在奇怪的地方打轉呢!春的前女友,還有前前女友都這樣和春說過。每次春開始說起修辭和思辯,女友就會拉著他去看櫥窗裡的包包。

  但是夏至恆從來不閃避。總是正面地迎擊他。

  手機的鈴聲響了。不是春的手機。

  夏至恆從口袋裡掏出一支折疊式的手機,打開來按了接通鍵。

  原來這傢伙有手機,不知道號碼是什麼。春朦朧地看著夏至恆想。這種款的手機,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只有害怕基地台追蹤的毒梟之類有在用。

  夏至恆關起手機,把手機收到褲袋裡。

  「我出門一下。」夏至恆說,伸手替春把被子拉上脖頸。

  我出門一下。

  夏至恆要出門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春對這句話感到恐懼

  夏至恆從門口回過頭,露出笑容。春發現自己又忘記夏至恆的能力。

  「我會回來。」夏至恆安撫他,「不要擔心,春。好好睡,睡飽了病就會好。」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