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則噗的署名是「就是那個裁縫師」,國王完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加了他噗友。

  噗上的訊息也非常簡單,只有短短四個字:『快去收信。』

  國王怔在那裡,不只是因為內容太過簡略,也沒有任何連結和圖片。但下面卻已經堆滿國王噗友的回覆,還多達一千兩百多則,前面的噗友還好奇地在問:『發生什麼事了?』、『是合購的主購嗎?』、『我聞到八卦的味道,科科。』。

  不過到四百五十幾推的時候有人推了一個(dance),接下來一整排就跟著全是(dance)。中間有人試圖插樓問:『發生什麼事?大家在跳什麼?』,但孤臣無力可回天,河道上已經被香蕉佔滿了。

  國王呆呆地看著那一排扭動跳舞的香蕉,感覺自己的心口也像那些香蕉一樣,扭動跳舞起來。

  他過了很久,才有勇氣去收他的電子信箱。自從有了facebook以後,國王已經很久不用私人電子郵件了,平常用郵件都是為了批奏折,還有各地來的公文,他看到電子郵件就會想到工作。而且信箱裡有半數以上都是廣告,還有一半是活像恐嚇信的轉寄信件。

  『把這封信轉寄出去!每轉寄一封,我們就會捐0.5美元給關懷勃起失能慈善基金會,只要按個鍵,你就能幫助無數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男人!這真的不是詐騙信件!請相信我們,請把這封信轉寄給你每一位朋友,不管他能不能勃起!』

  國王在無數廣告恐嚇信件中,找到了裁縫師寄來的信。

  信裡的內容也很簡單,國王以為會看到長篇大論的謝罪信之類的,但裡面只有一個網址,是youtube的連結網址。

  國王懷著忐忑不安的心,點開了youtube的連結,皇宮的網路是光纖超高速,國王看著撥放條的紅線一路通到底,心情也跟著緊張起來。

  影片的畫面上,出現了裁縫師的臉。雖然馬賽克有點大塊,顯然裁縫師用的不是高解析度的攝影機。但裁縫師不愧是裁縫師,即使解析度這麼低,他的臉還是俊美無儔到令國王呼吸加速。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用影片的方式。只是皇宮的電腦好像沒裝無蝦米輸入法,注音我實在是打不慣,沒辦法寫信給你,所以只好用拍的,希望不要爆流量。』

  國王心情複雜,沒想到皇宮裡沒裝無蝦米這件事,會成為他們重逢的契機。他看著裁縫師熟悉的臉龐,幾乎想伸手觸摸螢幕裡的他。

  『我有些事想向你坦白,第一件事是,對不起,我騙了你。』

  國王吃了一驚,但心裡卻有隱隱有這樣的預感。他收斂情緒,聽裁縫師說下去。

  『我實在不想騙你,但這說來話長。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有一個哥哥的事情嗎?』

  『我哥哥是最優秀的裁縫師,在這個國家裡,幾乎找不到比他更優秀的裁縫了。那年他被國王找進宮廷裡,當時我還很小,跟著哥哥學裁縫,有些細節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只知道先王很中意我哥哥,把我哥哥以裁縫的身分留在他身邊。』

  裁縫師嘆了口氣,眼睛裡泛起一絲深沉的憂鬱。

  『可是有一天,哥哥跟我說,他愛上國王了。』

  『他很喜歡國王,但國王是個驕傲的人,哥哥用了很多方法,都無法再更接近他一點。於是哥哥就想了一個方法,他騙國王說,他新學得一種技術,可以做出世界上最美的衣服,但是這件衣服,只有真正懂得愛的人,才看得見。』

  國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影片裡的裁縫師又繼續說。

  『國王不願承認自己是個沒人愛的人,於是就假裝自己看得見那件衣服,後來的事情,你也可以猜測,哥哥用這種方法,和國王越來越親近。先王那時候一定也喜歡哥哥,只是先王一直不敢承認,因為他從來沒喜歡上什麼人過。』

  國王想起父親在部落格裡的記事,知道裁縫師所言不虛。

  『哥哥後來受不了國王自欺欺人,他就跟國王說,如果他真看得見那件衣服,就穿著那件衣服,上街去遊行,讓全國臣民看看他的作品。』

  『沒想到先王竟然答應了,他舉辦了盛大的遊行,穿著哥哥替他做的「衣服」,逛了整條大街。我想百姓都看得出真相,但不知為何沒人要戳破,而且還一堆人拿著攝影機和單眼猛拍,大概是他們也不想承認自己不懂得愛吧。』

  影片稍微切換了一下,換成比較舊的畫面。國王驚訝的瞪大眼,因為他看到一個年輕俊美的裸男,抬頭挺胸地走在路上。而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父親。

  ……國王無法否認,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老爸,那畫面還是該死的養眼。先王的身材比他還高一點,擁有媲美希臘神祇的肌肉,皮膚和他一樣白晰而健康,頭髮烏黑柔亮,就連跨下的東西也絲毫不遜色。

  也難怪圍觀的少女婦女老嫗沒一個人尖叫,而是屏氣凝神地拿著數位相機猛拍了。

  『當時哥哥非常難過,他無法阻止國王,就一個人跑去夜店喝悶酒。』

  『我很心疼哥哥,想國王實在是太可惡了,明知道哥哥對他有意思,還用這種方法對待哥哥。我當時還很小,是小男孩的年紀,於是我就披著斗蓬,衝進遊行的行列,對著全裸的國王大喊:你們看!國王陛下沒有穿衣服呢!』

  影片裡的裁縫師繼續說著,稍微別過了頭。

  『國王當場被我戳破,氣得連臉都紅了,我想對當時的國王陛下來說,我這句話,就等於當眾說他是個不懂愛的男人。』

  『後來遊行也繼續不下去,國王一回到宮裡,就把喝得爛醉的哥哥抓回來,他大吼著說你為什麼要騙我,把哥哥趕出去,說永遠都不要見他的面了。哥哥就一個人離開了宮廷,過不了多久,我就聽到國王駕崩的消息。』

  國王在影片這端嘆了口氣,影片裡的裁縫師也罕見地嘆了口氣。

  『一直以來,我都有種哥哥之所以會這麼淒慘,都是國王害他的。所以等我學成之後,我就想要替哥哥報仇。這時候剛好在噗浪上看見你貼的徵人訊息,我就決定去找你,來看看這個國王,是不是也和他爸爸一樣,是個不懂得愛的男人。』

  『之後的事你都知道了,我用了跟哥哥相同的手法,試圖欺騙你,我想這次一定要讓你先喜歡上我,再藉由這樣讓你出醜,這樣我就可以替哥哥報一箭之仇。』

  裁縫師凝視著鏡頭,那雙邪佞的眼睛,露出前所未有溫柔的光芒。我知道這很抽象,請自行發揮妳們的想像力。

  『但是我發覺我還是輸了,不知不覺間,我走上了和哥哥相同的路。』

  裁縫師在國王面前攤開了雙手,看著自己骨感的十指。然後竟然開始脫起衣服。

  國王驚異地看著影片裡的裁縫師,如果有讀者從這裡開始看的話,一定會覺得這國家裡的人都是曝露狂,否則怎麼一直在脫衣服。

  裁縫師把自己脫得光溜溜的,坦然面對著鏡頭,就如同那天晚上一樣。

  『對不起,我騙了你,其實我也看不見這件衣服,我親手所做的衣服……我和國王一樣,都是個不懂愛的男人。』

  影片到這裡就結束了,國王看著停在裁縫師裸體的畫面上,一時怔怔地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影片下面推滿了留言,影片有10895人喜歡,0人不喜歡,大部份人推的都是『好感人!』、『鳥肌!』、『愛死你了,裁縫師!』但大多數人推的都是:『一人一信支持國王把裁縫師追回來啊啊啊——!』

  國王苦笑了一下,他也很想把裁縫師追回來,只是只怕已經太遲了。

  他苦思良久,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看著不斷咚咚咚的噗浪河道發呆,腦海裡像倒帶一樣,迴轉過一幕幕他和裁縫師相處的情景。分離前的那一夜、裁縫師的裸體、每一次的試穿,一起玩網頁小遊戲的笑聲、壁爐前的相擁,還有初次見面的光景。

  初次見面時,國王想起來了,裁縫師跟他開了三個條件。

  第一個是他在衣服做好之前不會離開他……雖然這個條件他自己食言了,哼。

  第二個是不管多少次國王都得配合他試穿……這他明明有做到啊,可惡!

  第三個條件是……國王忽然想起來,裁縫師第一天來這裡時和他說的話。

  『最後一個條件,如果草民真做出一件陛下最滿意的衣服,那麼……請陛下穿上這件衣服,在王都裡遊行一圈。』

  現在回想起來,裁縫師肯定在提岀這條件時就心懷不軌。國王紅著頰想,就像當初裁縫師的哥哥對自己的老爸一樣。

  他走到以往和裁縫師一起打牧場物語的起居室裡,看著擺設不變,裡頭卻已空蕩蕩的房間,還有已熄成灰燼的壁爐。國王走近裁縫師常用的衣架旁,上頭當然一件衣服也沒有,只有燈光投下的影子。

  國王朝那些光影伸出了手。那瞬間,他竟彷彿看見了一角布,他忙伸手將布抓住。就在這時,國王看見了那件衣服。

  他瞪大了眼睛。那是一件無比華麗的男裝,長及大腿的上衣,上頭是翻滾如花浪的立領,襯上雕紋繁複的鈕釦,這些日子以來,他不知道多少次想像過那件衣服的樣子,但眼前的衣服卻超乎他的想像。

  與之對比的是長褲,高雅的單色系,滾著代表國王威儀的金邊,和裁縫師的披風花色相同。布料的顏色從上衣到長褲一體成形,綴滿春天的花卉、夏夜的星辰,一點秋季的哀愁,一點深冬的憂鬱,以及他與裁縫師共度的每一個白日與黑夜。

  國王伸手觸摸,布料的質感真的非常好,溫柔如風,卻又溫暖如火,光是用指尖輕輕撫過,就能感覺到彷彿有什麼人,從背後伸出手來,輕輕擁著他的安心感。

  尺寸不用多看,國王便知道和自己完全吻合。那是裁縫師一點一滴,從他身上量出來的,屬於靈魂的尺寸。

  國王看見了他的新衣。裁縫師從來就不曾騙過他。

  國王知道他該做什麼了,他叫來侍從和臣子,把他們從昏昏欲睡的辦公室挖到大殿前,宣布他要舉辦一場無比盛大的遊行。在那場遊行裡,他會穿上世上最美麗的衣服,在王都裡遊覽一圈,供所有的民眾瞻仰。

  當然所有的臣子都很錯愕,而且國王也要他們回家想想、照照鏡子,自己穿什麼樣的衣服最能襯托出真正的自己,還說當天早上他要驗收。如果驗收不合格的話,就由國王替他們決定該穿什麼樣的新衣。

  這讓充斥著宅男的宮廷傷透了腦筋,露拍的成衣店流量在當天下午塞爆。之前被國王辭退的裁縫師紛紛被請到宮廷,替這些憂心的國家棟樑解決腰圍和蝴蝶袖的問題。

  國王看著彷彿雪融的原野一樣,漸漸注入活力的宮廷,一個人關進了寢室裡。

  侍從們要幫國王換衣服,但國王卻屏退了他們。他站在寢室的落地鏡前,那個以往裁縫師替他試穿時常用的鏡子,深吸了口氣。

  他看著鏡子,挺直身軀,毅然決然地剝除第一顆釦子,脫了上衣。然後是內衣,然後是褲子,然後是裡褲,終於一絲不掛地站在鏡前。

  他從旁邊的椅子上拿起那件等待已久的新衣,從上身開始,依著裁縫師平常為他穿衣的順序,先釦釦子,他緩慢地把鈕釦塞進綁繩裡,小心地圈好,那瞬間裁縫師骨感的手指,彷彿和國王重疊了,和他一起繫上繩結,和他一起向下挪動。

  他套上了褲子,繫上了皮帶,用掌心撫平上頭的皺折。撫到褲檔時,國王停了一下,學著裁縫師的方式,從前撫到後,又從後撫至前,再慢慢地往大腿內側滑動。以往國王從不曾那樣試穿衣服,但那是他專屬的新衣,裡應有他專屬的穿法。

  國王一個人試穿了很久,撫平了衣物上每一處皺折。直到那件衣服看起來完美無暇,國王也快要站不穩了,才聽見侍從的敲門聲,他們來通知國王,遊行的時間到了。

  他穿上了配套的長靴,在鏡前確認自己完全沒問題,像個威儀棣棣的國王,便挺著胸膛走出了他的寢室。

  侍從們瞪大眼睛望著他,在殿上等候已久的臣子也瞪大眼睛看著他,很久沒戲份的皇后也張大著眼、紅著臉頰望著他,就連宮廷裡養的楓葉鼠也用後腳站起來震驚地望著他。大殿裡靜得連一根棉花棒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

  國王環視滿殿呆滯的臣子,然後開口。

  「諸卿。」

  國王深吸了口氣。他忽然覺得前所未有的自信,也前所未有地找到了自己。

  「我們出發吧!」

  王國最盛大的遊行開始了。由侍從們領頭,後面是難得穿得人模人樣的重臣,經過一個月的密集減肥訓練、量身訂作後,這些臣子其實變得順眼多了。再說這國家本來就有美人基因,最醜的女人也不輸給范冰冰、最宅的男人都可以和金城武搶鋒頭那種感覺。

  所以大家不要想像一堆禿肚大叔在路上狂奔。沒那麼驚悚。

  百姓們在道旁圍了兩大排,還有人昨天晚上就來佔位置排隊了,幾個好拍照的點還實施管制,想在那邊架單眼相機的話就得領號碼牌。各大電視台早就備好了直升機和SNG車,讓百姓們在家也能一睹國王遊行LIVE的風采。

  大家都情緒亢奮,到處洋溢著過節的氣息,因為這個國家已經好久沒有這麼不無聊的事情了。

  百姓們指著臣子們的新衣品頭論足,還有少女對著幾個鬍渣大叔型的尖叫:「好帥!」、「好萌!」、「大叔受耶~」等不明呼聲。這些臣子們第一次發現,原來除了魔獸以外還有其他和女孩子交流的管道,頓時連腳步也跟著輕快起來。

  但這些都是在國王現身以前。國王在遊行隊伍的最後面,騎著一匹年輕俊美的白馬,由兩個年輕俊美的隨從陪伴著,緩緩地出現在大街那端。

  全國百姓忽然靜默下來,連SNG記者都停止了報導。

  國王真的長得很英俊瀟灑,雖然身高矮了點,但神色肅穆、氣宇宣昂,眉宇間閃爍著智慧的光茫,任何人第一次看見他,都不會懷疑他是稱職的一國之王。

  國王的舉止也很得宜,看見頭一排的民眾呆若木雞地直視著他,國王舉起了手,以無比優雅的姿態,向人民答謝他們的愛戴,還露齒一笑。

  一切只有一點不對勁。那就是他們偉大的國王,竟然什麼都沒穿。

  夾道的三姑六婆、爺爺奶奶、阿伯大嬸、少男少女們沉默了一秒鐘、兩秒鐘,然後齊齊舉高雙手歡呼起來。

  「王國萬歲!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喔耶——!」

  旁邊的少女們眼明手快,早拿起數位相機狂拍起來。記者們吆喝的吆喝,打光的打光,紛紛把鏡頭的焦距對準了白馬上的國王。一時整條街上都是鎂光燈閃動的光影和此起彼落的快門聲。

  國王說實在有一點害羞,臉頰一直微微紅著,有幾次有衝動就想躲到隨行的馬車裡。但既然都決定要遊行了,國王告訴自己,在履行承諾前,就不能半途而廢。

  何況他其實沒什麼好怕的。他的確穿著全世界最美的一件新衣服。

  他在廣場中央翻身下了馬,徒步接受民眾的歡呼。少女們簡直快瘋了,部份大叔們貌似又比少女更熱情,到處可以聽到:「陛下,您的新衣服真美!」、「陛下,您是銀河美少年~」甚至還有「請和我交往吧!國王陛下!」這樣夾著羞澀的呼喊。

  國王茫然地望向瘋狂的民眾們,這些人是在叫他嗎?這個出生了就被剝奪了名字,只為「國王」這個頭銜、這些屬於國王的衣飾、跟隨國王的車隊,國王的權力、地位和身分活著的人。即使死去再多個國王,只要穿上同樣的衣服,人民還是會向新國王歡呼。

  然而現在卻不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國王感受得到,這些百姓歡呼的對象是他,注視的是他。就是他本人,赤裸裸什麼都沒有的一個男人。

  他忽然,好想跟某個人分享這樣的感覺。

  他想用這樣赤裸的身分,和那個人在一起,然後同樣也感受他的赤裸。

  圍觀的民眾歡聲雷動。這時街道另一頭忽然有嘈雜聲,幾個鄉民讓開了道,似乎有什麼人硬闖了進來。

  國王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身體便驀地被什麼溫暖的東西包住了。仔細一看,竟是一件紅色的旅行披風,緊接著是比那更厚實的手臂,有個人從身後抱緊了他,用同樣溫暖的體溫包裹得他密不透風。

  百姓們一陣嘩然,侍從們也驚慌失措。其中最鎮靜的只有國王,幻覺消失了,國王看見身上的華服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那個人的身體,還有那雙骨感的手。

  裁縫師望著懷中赤裸的國王,臉上滿是憤怒與無奈。

  「……陛下到底在幹什麼?」半晌,裁縫師苦笑。

  「我在履行承諾。」國王仰著脖子說。

  裁縫師用披風把他渾身裹著,無視全國人民引頸期盼的目光,長長嘆了口氣。

  「我不是說過了,那些都是騙你的。」

  「可是我沒有被騙。」

  國王說。他在裁縫師懷裡挺直了胸膛,雖然很快又被裁縫師給壓了回去:「你的確為我,做了一件最美麗的衣服,就如同當年你的哥哥為另一位國王做的一樣。」

  國王直視著裁縫師。

  「難道你看不見我身上的衣服嗎……親愛的小男孩?」

  裁縫師睜大了眼,曾經指責國王沒穿衣服的小男孩,此刻竟茫然了。

  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原來看不見衣服的人始終是他,而他的國王,早已為他穿上了專屬的新衣。

  而小男孩竟然,到現在才查覺這個事實。

  「……嗯,我看見了。」

  裁縫師忍不住深吸口氣,廣場外的鎂光燈依舊閃個不停,裁縫師望著國王微微泛起紅暈的側頸,咬了咬牙,然後扯起一絲笑容,「既然陛下這麼喜歡草民的衣服,草民也不能讓陛下專美於前,就讓草民陪陛下一起遊行吧。」

  國王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裁縫師已經站直了身軀,也沒看他怎麼脫,全身衣物自動從身上脫落,露出裁縫師宛如希臘美神一般的裸體來。

  「喔喔喔喔——!」百姓們沸騰了。

  國王呆呆地看著裁縫師的裸體,裁縫師伸出手來,和國王的手十指交扣。

  『國王陛下,你為什麼沒穿衣服就在街上走呢?』小男孩大聲地問。

  『因為這件衣服,只有懂得愛的人才看得到啊。』國王說。

  『可是為什麼我都看不到?』小男孩不滿地問。

  國王笑了,他摸摸小男孩的頭。

  『放心,總有一天,你也會看得到的……總有一天一定會的。』

  遊行後半整個陷入了歡樂狀態,先從國王和裁縫師起頭,臣子們也開始脫起衣服,然後是侍從們,然後是侍從們養的狗。

  「大家一起穿新衣吧!」

  不知道是誰先說了這句話。誠如這個故事一開頭跟各位說明的,這個國家的人民非常單蠢善良,基本上沒有什麼反社會性格,何況國王都脫了,身為人民豈有不脫之理,先脫先贏,不脫可惜。大家紛紛甩去了自己身上的累贅,跟隨在國王身後。

  「國王的新衣好棒!」

  「國王的新衣萬歲!」

  國王和裁縫師被簇擁在中間,脫光光的人民街上歡唱。裁縫師低頭淺吻了國王一下,又一下,然後很快就演變成熱吻、舌吻、鹹溼吻。

  那天晚上,國王和裁縫師一起試穿了很多新衣服,因為裁縫師的尺寸太大了,所以重複試穿了很多次,多到國王第二天連大腿都抬不起來。

  什麼?覺得上面的句子不合邏輯?那一定是你閱讀能力有問題,請再讀一次。

  那天的遊行影片被上傳上了youtube,很快成了本日熱門,留言破千萬筆。特別是有拍到國王裸體的地方,簡直就快把youtube流量塞爆了。

  但影片隔天就被不明人士以侵害版權為由,掛上了「與這部影片關聯的Youtube帳戶,已因為侵害第三方的權利而遭消失,請不要試圖估狗或求檔,否則你也會跟著消失喔^_<*~」,成了王國傳說中的影片了。

  王國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和平,百姓依舊安居樂業,只是遊行過後十個月忽然出現了一陣嬰兒潮。但在人民良善的天性與國家完善的育嬰制度下,沒有任何孩子成為棄嬰,大家可以放心。

  裁縫師們並沒有因此而失業,他們開發了一種模擬裸體的新服飾,從女性的洋裝到男性的夾克都有,名字就叫「國王的新衣」,據說在露拍上狂銷熱賣了上萬件。

  先王的部落格在某一天突然重新開放,當天就重回熱門排行榜。還多了一個新的格主,暱稱是裁縫哥哥,沒有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臣子們也恢復了歡樂的團購生活,好不容易減的重,在一個月內就復胖了。

  皇后正為她今年冬季的裁縫師總攻新刊而努力。

  天氣依舊晴朗。

  還有什麼?喔,還有國王和他親愛的、邪佞的、俊美無儔的裁縫師。

  在一個溫暖的春天晌午,俊美無儔的裁縫師抱著年輕俊美的國王,兩個人坐在百花盛開的花園裡,享受著難得的春光。他們都有穿衣服。

  「你知道嗎?」

  裁縫師的手繞過國王的腰,國王回過頭來,兩人啄吻了下。

  「傳說中噗浪的卡瑪超過兩百的話,就可以看到香蕉剝皮跳舞。」

  國王怔了一下,他倒真有點想看剝皮香蕉,想到一群剝了皮的白香蕉(dance)的模樣,國王就禁不住臉紅了。

  不過他已經很久沒有上的噗浪了,自從裁縫師回到他身邊以後,他連komica都不上了,PSP積了灰塵,餐城的員工已經餓到成仙了。所以不要說兩百,他的卡瑪八成已經掉到零點一以下,假期模式也救不了他。

  「想看嗎?香蕉剝皮的樣子?」

  裁縫師彷彿知道他心意似地,眨著眼睛問他。

  國王點了點頭,裁縫師便揚起一個邪佞神秘的笑容,在花叢裡悄悄壓倒了穿上新衣的國王。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只能說吐維大的梗好多,看得我好歡樂XDDD
    而且頓時有種:"能看得懂這些梗的自己也不簡單"的感覺XDD(你屁
  • 能看得懂這些梗代表有得到宅的精髓XDDDDD

    toweimy 於 2011/02/23 21:49 回覆

  • HIGH
  • 看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超懂這些梗(咦

    這篇文好歡樂阿wwwww
  • 歡迎加入宅的國度!XD

    toweimy 於 2011/02/23 21:49 回覆

  • 草壁英彥
  • 最後太閃了啊XDDDDDDDDDDDDDDDD
    結果全城瞬間變成天體營了是怎樣wwwwwwww
    請問我要怎麼做才能到這個國家去(!?


    話說我也很想知道…卡馬衝到兩百以上到底能看到什麼(爆
  • 兩百以上真的可以看到裸體的香蕉喔(blush)

    toweimy 於 2011/02/23 21:52 回覆

  • 者者
  • 好強啊wwwwww
    作者大人一定是噗浪的愛好者(?
  • 是啊~~

    toweimy 於 2011/02/23 21:56 回覆

  • 訪客
  • 請容許我吐個嘈wwww
    開啟噗浪假期後只會扣0.5卡馬後就不會跑了wwwww
    不會再繼續往下降喔wwwwww
  • 啊XD所以他是國王的噗浪了...(羞愧)

    toweimy 於 2011/02/23 22:26 回覆

  • 春日游
  • 國王萬歲!!
  • 皇后千歲!!

    toweimy 於 2011/02/23 22:26 回覆

  • 小空
  • 請、請讓我搬到那個國家+1(什) 

    幸福快樂了www
  • 現在免簽搭上飛機就可以馬上去了喔~(造謠)

    toweimy 於 2011/02/23 22:33 回覆

  • 利歌
  • 喜歡這個故事,雖然有關噗浪或FB的笑點都完全看不懂,但我想我能理解國王看著它們的心情。

    特別有感覺的是裁縫師走後,國王找不到他,獨自在城樓上的反省。一個覺得所有人都沒看見他的人,是不是因為他自己先看不進他人的關係呢?

    有點一直很奇怪,如果衣服是只有懂愛的人才看得見的,那小男孩說「國王沒穿衣服」時,只代表小男孩自己不懂愛,而不表示國王不懂愛呀,國王何必生氣呢?
    而穿上這衣服逛街,本來就是準備讓不懂愛的人看見裸體不是嗎?所以這件衣服要測試的人其實不是穿它的人,而是看它的人才對。童話原作的那件「只有最聰明的人才看得見的衣服」也是,如果那位國王真的自認是最聰明的人,那他穿衣服上街本來就是裸奔給他以外的人看嘛。

    謝謝作者重新詮釋這個故事。
  • 的確O_O,還是原版的國王預設全國都是聰明人呢?
    我想搞不好是國王其實對於"好像沒有衣服"這件事有種預感,但是承認這件事就是承認自己被騙,國王自尊心會受損,直到在路上被人直指出來所以才這麼生氣?

    至於在我的版本中,我的想法是國王不想承認自己喜歡上裁縫師了,所以就以被騙為名把他趕走了,他不想承認自己"其實沒有被騙"。這點他的兒子卻做到了XD。

    不客氣,很高興有人跟我討論這部作品中比較偏不是搞笑那部份的議題:)。

    toweimy 於 2011/02/23 22:37 回覆

  • 訪客
  • 看完了整個被感動到TAT
    新衣萬萬歲阿(yay)
  • (dance)

    toweimy 於 2011/03/19 16:43 回覆

  • dark52016
  • 吐維大改編的真好
    影片那段我噴淚了

    救故事,新風貌
  • 改編童話是我的嗜好XD。

    toweimy 於 2011/03/19 16:46 回覆

  • 路人
  • 很棒的故事XDD
    請問一下後來先王的部落格是給被流放的裁縫哥哥用了嗎?
    那先王呢?是真的死了還是其實是私奔和哥哥走了...
  • 其實後半段可以自行接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的故事這樣(喂)XDD

    toweimy 於 2011/03/19 17:04 回覆

  • 請問.......
  • 我想看裁縫哥哥的部落格~要去哪裡看呢(blush)

    雖然看得肚子很痛但後來覺得好感人(blush*n)
  • 就在這裡啊~哥哥的部落格XD

    toweimy 於 2011/03/19 17:25 回覆

  • 百弓
  • 我就知道世界大同的景象是大家一起裸奔(誤)。

    好悲慘,顧小孩,想看文,沒時間,只能挑短篇(哭)。

    阿素還是和我記憶中一樣犀利,看得好開心。
  • 別傷心,我現在也是忙到沒有時間寫文+看文的狀態(淚目)
    好久沒見到百弓大了,看見你的名字有種開心和懷念的感覺:)

    toweimy 於 2011/03/19 17:34 回覆

  • 小莫
  • 這篇讓我笑得超級開心
    梗用的超級好(rock)
  • (rock)XD

    toweimy 於 2011/03/30 14:29 回覆

  • 笑
  • 阿阿wwww果然讓我身心舒暢
    就是要看這種文才有活在這世界上的感覺!!!!!(吐氣
    這故事真的是太棒了www怎麼連國王的新衣都能如此美好呢?

    讓我實在是顫抖的欣喜若狂阿阿阿(這是哪門子的反應XDDD)
    不是針對這個故事而是**每個**故事
    我突然有種真的很感動的感覺
    文字真的很奇妙
    他真的救贖我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您寫的文
    真的
    會有種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呢ˊˇˋ
    真的真的
    太感動了!!!!!
    (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III抱歉)
  • 謝謝你:)

    toweimy 於 2011/05/19 00:29 回覆

  • 悄悄話
  • 蝦米
  • 撲唔>/////////<怎麼說咧感覺非常的甜甜甜甜甜❤

    喜歡O▽O
  • 謝謝喜歡^^~

    toweimy 於 2011/10/11 19:01 回覆

  • 食客
  • 「難道你看不見我身上的衣服嗎……親愛的小男孩?」
    ......這句話很莫名地讓我淚腺崩壞
  • :)

    toweimy 於 2011/10/11 23:04 回覆

  • 荔
  • 楓葉鼠.......超可愛

    這篇好棒有人生就此圓滿的甜蜜
  • 我很喜歡楓葉鼠喔:)

    toweimy 於 2013/08/24 01:12 回覆

  • 蜚蠊
  • 可以求nico最新神曲嗎XDDD? 太久沒去了(X)

    怎麼說,原著裡面不單單是諷刺聰明的國王被騙,也可以說其實整城的聰明人都不聰明吧
    那麼說,這一篇的前任國王該為被騙感到憤怒,還是自己不懂愛的這個事實感到憤怒
    又或者,其實裁縫哥哥沒有騙他....之類的

    我在說什麼來著= =

    就是說,這是一篇愛與智慧的文章嗎(?)
    (所以說我到底在說什麼)
  • 清
  • 大大寫的故事實在太精彩了,我看得又哭又笑。誰都會有自己不懂得愛的惶恐,這種改編真是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