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她!一定是那個可惡的賤人!喔,天呀,造孽的漢族人……不,這位小哥,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說那卑劣的靈魂!室薩神在上哪!」

  她忽然大叫著,五指緊捏著手中的貓毛。那隻貓吃痛,「喵嗚」一聲便鑽入木杆林中,在月色下淡化無蹤,瑪拉達繼續說:

  「一定是那個女覡下的詛咒,我可憐的悉麗啊,妳為何要蒙受這樣的侮辱?」

  「等等,您說的女覡……是……?」

  「那個淫蕩的漢族占卜師,以她的邪術誘惑了我的薩瓦兒,留下那個禍胎。她一直嫉妒她異母姊姊的才能,因此對悉麗處處掣肘,我沒有生下男性的子嗣,因此悉麗就是下一任薩瓦兒的合法繼承人,只有瑪拉達的孩子才可能被承認,這是室薩族遠古以來的鐵律。據說她現在做上了室薩的女覡,女覡的地位是僅次於薩瓦兒和瑪拉達的。」

  瑪拉達大姊好像平靜下來,塗著丹草的五指仍舊微微發抖。我想著,她說的恐怕就是那位次女,好像叫鳶兒什麼的,也就是在悉麗周身以文字術封印的人。

  我漸漸釐清她們之間的關係:現任薩瓦兒就是那位大叔,他的瑪拉達早死,有三個女兒,沒有子嗣。長女就是此次的客人悉麗、次女鳶兒與和其他人不是一母所生,是現任的室薩女覡、而么女盧西塔就是悉麗的親妹子。

  「那個漢族禍胎繼承了母親的力量,能夠使用文字術,也能夠詛咒人、治癒人,這次肯定是那個女覡使用了詛咒之力,讓悉麗變成那樣子的。」

  「但是照你說的,為什麼那個漢族人類要等現在才下手啊?」小鱷忽然在一旁插嘴。我想叱責她的無禮,但瑪拉達大姊似乎也不在意,答道:

  「因為我在世的時候,對她一直充滿戒心,所以她不敢輕易為之吧!等到我去世之後才敢放手施為,詛咒並不是一施便立杆見影,或許她在我去世後,準備了整整五年的時間,才在這時候大功告成。」

  我沉思著這位瑪拉達的話,我完全沒想到這個問題。不可否認的,小鱷的腦子確實比我靈活,畢竟她比我多活了三千八百……三千九百……啊算了,我心算太差,總之她是個老太婆就是了。

  我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覺得手背上一陣溫暖。我吃驚地抬起頭,發現那位瑪拉達不知何時已放下草籃,把她的葇夷覆在我手上,我看著她,她的眉目間盈滿哀愁:

  「引領人,你是被我丈夫請來殺死悉麗的吧?」

  「啊,這個……」掌心的溫度令我想起母親,冰冷中帶著某種柔軟,引人遐思,靈體的肌膚對引領人來說就和常人一般。我一下子臉紅起來。

  「悉麗是個命苦的孩子,從小……不,是打從出娘胎開始便是如此。我忽然死去,這點對她的打擊很大。她又是不會討好長輩的老實人,因此總不得父親的歡心,我希望你能幫助她,找到真相,不要就這樣貿然殺了她,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幫悉麗做什麼了,所以請你務必幫忙……求求你。」

  她說完這句話,就從沙地上站了起來,我不明白她說的「打從出娘胎開始」的意義,她便我告別,還朝我行了一個室薩族禮,然後背對著我走入月光下的杆影,如一縷清風般消逝無蹤。

  「女覡……嗎……」

  我想著剛才大姊的話,看來要解開悉麗殺人之謎,還得從那位神秘的次女下手。我還沒掉頭,就覺得有個像無尾熊的東西纏住了我,緊緊抱住我的手不放,還以帶有猥褻意味的摸法拚命撫著我的手背:「喂……喂!放手……妳在幹什麼啦,小鱷!」

  我紅著臉抽開了手,小鱷卻死死抓住我不放,還用小牙去咬它。我只好輕敲她的頭,她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了手,還一路嘟著嘴。我覺得莫名其妙,她在生什麼氣?

  我們穿過族長的墓地,重回外圍的杆群,我卻聽到西面竟然有人的聲音,仔細聽起來,竟像是一男一女在爭論什麼。我身為引領人的子女,從小就聽見鬼靈說話,但人和鬼靈的音質我還是分辨得出,現在講話的分明是人類。

  是什麼人會在這種時間裡,到室薩族的歸祥地談話?

  我比個手勢讓小鱷噤聲,自己則躡手躡腳地靠到一根木杆旁。才靠近,我便聽見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我下月初就要隨商隊走了,妳要拒絕我到什麼時候呀?」

  充滿情慾的調笑聲,一聽便知道不是在幹好事。我懷著不安的心情往月色下看過去,那個男子拉著一個女子的手,正笑著把她扯入懷中。不曉得是那個室薩族的年輕人,正在這裡和情人幽會,我沒有偷窺的壞習慣,正想掉頭走開,但女子的聲音卻令我頓時停步:「不是說了,把那件紫色織錦送給我,我就是你的了。」

  我驀地回過頭去,是她!我馬上想了起來,她是那個在族長營帳前,大膽地邀我同床共衾的女子,月光晒著她鵝卵般的臉蛋,那模樣有幾分漢族的拘謹,又有幾分室薩族人的深邃。雖然她笑得如此放蕩,竟不給人輕浮感,

  「那個……有些難處,領隊的看得太緊,要下手不容易,好鳶兒,你總得先給我些甜頭,看在咱們的交情……」

  男人的叫法令我大吃一驚。『鳶兒』?這女子就是族長的次女,室薩的女覡嗎?

  「好呀,我出個字謎給你,你答對了,我就許了你,怎麼?」

  少女咯咯地笑著,擺著上身的披肩在木杆裡舞蹈,好像說的全不是自己的事。那個男人也吃了一驚:「妳當真?」

  「當真?什麼是當真?這世上有什麼事情是真,什麼事情是假?」

  少女神情迷濛,像瘋了一般縱情大笑。半晌又忽然沉下臉來:「你猜是不猜?」那男人醒覺過來,連忙大叫:「我猜,當然猜,妳可不許反悔。」少女又恢復恣意的笑,從披肩裡舉起皓腕,在月光下揮了揮,指著一輪明月問道:

  「你猜,那裡住著什麼?」

  那男人愣住了,我也愣住了。照漢族的傳說,月亮上該住著嫦娥,還有一隻陪她搗藥的玉兔。但這少女特意出這樣的題目,必定不會如此易與,男人肯定也這樣想,簇著眉頭想了半天,半晌像洩氣似地長長一嘆:「我不知道。」

  「傻瓜,那裡住著兔子呀,很多很多的兔子,」少女的答案讓我呆了呆,沒想到她的頭腦比想像中簡單,她恍惚地笑了笑,又說道:

  「你沒聽說嗎?那些兔子,在月圓的夜晚,會化身成裸體的女人,下凡來歌舞,她們盡情地歌、忘情的舞,直到喉嚨唱出血來,腳底被石子磨破也不回停止。她們不斷地唱、不斷地跳,直到自己的軀殼筋疲力盡地融化在月光下,只留下聲音,但她們的聲音還繼續地唱,因為這就是她們的使命。」

  我微微一悚,少女話令我想起我初來乍到時,在市集裡看見的瘋子,我本來已經因為悉麗的事情漸漸淡忘,現在這女孩的眼神,到和那瘋子有幾分相似。

  然而少女接下來的作為卻令我嚇了一跳,她忽然跳上那個陌生男子的身上,把他壓倒在地,冰冷尖銳的十指竟驀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聽過嗎……?難道你不曾聽過嗎?」

  「呃……嗚啊……」

  那男子猝不及防,被少女勒緊了脖子,月光下的臉一下子扭曲。我大吃一驚,本能想衝過去救人,但是小鱷卻拉住了我的手:

  「小鱷!放手,那女的……」

  但小鱷不聽我的話。我又回過頭去,那男的臉色泛青,眼看就要回天乏數,我作夢也想不到一個女子有那樣大的力量,正想不顧一切地摔開小鱷,少女卻忽地站直了身,仰頭看著月亮,彷彿剛才這一切從不曾發生。倒是那死裡逃生的男人,趕緊連滾帶爬地站了起來,驚魂未甫地撫著脖子,我看見那上頭醒目的勒痕:

  「瘋子……真是個瘋子……」他近乎慘吟地呢喃,瞬間穿出墓地,逃逸的無影無蹤。

  我呆立在聳立的木杆旁,那少女卻忽然回過了頭,我才發現我剛才過於激動,竟然忘記自己是在偷聽。少女看見了我,竟然露齒一笑,把披肩重新裹住了胴體:

  「我說是誰,原來是小雛兒,怎麼,終於寂寞到睡不著覺了麼?」

  她向我走近一步,我無意識地退後一步。看見我身邊的小鱷,擔心終於稍微壯了點,我深吸口氣,發覺自己的聲音還在顫抖:

  「妳就是鳶兒?」

  少女咯咯笑了一陣,俏皮地側了側頭:「是嗎?我是鳶兒啊,好像是叫這麼個名字。」依舊是瘋瘋顛顛。我不理會她,又繼續問道:

  「妳就是室薩族的女覡?」

  「是又如何?」

  「妳為什麼要殺那個男人?」我又問。

  「殺他?」少女又疑惑地歪了歪頭,隨即甜甜地笑了起來:「我要殺他?」
        
  「妳別裝蒜,剛才我都看見了,妳要把他給勒死。」

  「我勒死他了嗎?」鳶兒的話讓我一時氣窒,她大概看出我的窘迫,又笑了好一陣子,半晌才說:「我要不嚇嚇他,他還不趁機佔我便宜嗎?」我看著她的笑容,心裡想著,若是純為了警告,那麼方才的演技也太逼真了。她盯著我的臉,又笑道:

  「不過要是小哥的話,我可以陪你一晚不要緊喔。別擔心,我不會吃了你。」

  「你常這麼做嗎?」我不理會她的瘋言瘋語,繼續問道。

  「常怎麼做?」

  「像這樣引誘男人。」我斟酌著用詞。

  「哎呀,引誘?我才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這是交易,他們給我我想要的東西,我也給他們想要的。」

  「這麼做,不覺得羞恥嗎?」

  「羞恥?男人用臂膀和力量賺取工資,叫作正當工作,同樣是以身體的一部分勞動,女人就變成了羞恥的工作嗎?」少女笑個不停,半晌又說:「別說廢話了,快跟我來吧,還是你身邊的那位會吃醋呢?」

  「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妳。」

  「怎麼會呢,引領人?」鳶兒睜大了眼睛,好像在嘲諷我,又像在提醒我:「你能給我我最想要的東西,就用那東西來和我換吧。」

  「什麼?」

  「讓我成為你的,然後奪走我的性命,這個交易很划算吧?」

  「妳是當真的?妳在委託我?」

  我吃驚地看著她,萬萬想不到竟是這種要求。但出自客人親口的委託,身為引領人,我沒辦法忽略,我看著她的眼睛,身為引領人最困難的一點,就是如何判斷客人的委託是否出自真誠,說我們的執著近乎愚蠢也可以,但我們不能錯殺不想死的人。

  但這位女覡為什麼想死?難道真是她詛咒異母姊姊,所以才想畏罪自殺?

  「妳……知道悉麗小姐的事嗎?」我試探著問。

  但鳶兒卻看著我,目光中有一絲蒼涼、一絲無力。但更多的是某種經年月累的漠然:「你救不了她的。」她輕輕地說,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妳說什麼?」

  「你救不了悉麗姊姊,也救不了我……這個家族,從很久以前,就已經被詛咒了。」

  我愣愣地站在那,鳶兒的語氣有種預言家的氣勢,令人無法忽視。但她一說完,披肩一擺,像隻鳥兒般鑽入成群的木杆中,又恢復玩世不恭的涼薄。我聽見她還一路哼著歌,那是詭異的斯里賓基調子,直到鳶兒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都還聽得到。



  隔天早上,我在薩瓦兒的引領下,走進昨日的黑帳。

  四周的黑幕已被掀開一半,空氣稍稍流通了點,但還是很暗。因為被囚禁了幾個月,那名叫悉麗的女子比初見時更瘦,斜斜靠在下僕送上的軟枕上,雙眼茫然地望著前方,她的膚色蒼白,瘦的連鎖骨也一清二楚。我感到淡淡的心疼,忙靠了過去。

  「能說話嗎?」

  薩瓦兒大叔把黑帳裡的人都趕了出去,只留下我們三人。帳內的空氣相當清冷,我看見悉麗微微一晃,就往旁邊倒了下來,我趕快伸手扶他,卻發現族長毫無動靜,一直縮著手跪坐在一旁。對於這個女兒,他竟似害怕多於可憐。

  「妳……是悉麗小姐嗎?」我又問,瞬間覺得這問題十分愚蠢,又紅了頰。

  但悉麗彷彿沒聽到我說的話,像尊瓷娃娃般直直望向前方,身體又晃了一晃,我發覺她比我想像中年長,畢竟族長瞧來至少也有五六十年紀,她的長女該也快三十了。只是身材單薄又未婚,所以乍見之下還像個少女。我伸手想攙他,族長卻終於說話了:

  「請住手。」

  我忙停下動作,疑惑地望向他。他躊躇了一下,這才道:「她是未婚女子。」我收下手,心裡卻覺得有些奇怪,因為據我所知,室薩的婦女地位遠較漢族為高,像鳶兒這樣放蕩的女子,雖說有些引人非議,也不會像在漢群落中遭到懲罰。

  但既然是對方父親的勸告,我也就從善如流,乖乖坐了回去。

  「悉麗小姐,我是死亡引領人,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冥客。」我娓娓地道:

  「你的父親聘請我來取走妳的性命,所以在動手前,我必須確認妳本人的意思,悉麗小姐,請妳老實地說,妳希望我殺掉妳嗎?」

  我單刀直入地問,悉麗仍是沒有反應。只是我敏銳地查覺,她原本就很蒼白的五指,驀地微微一收,關節處變得更加慘白:「悉麗小姐,妳想自殺嗎?」

  我等著她開口,但她仍一語不發,我往身後一看,才發現族長始終凝視著她,好像在暗示什麼一樣,我心中隱隱有個底,於是轉過身道:「薩瓦兒大人,可以請您出去一下嗎?」族長大叔似乎一時反應不過,略驚了驚,才道:

  「出去?可是……」

  「如果你希望我接受委託,就請你出去。」我盡可能強硬地說。

  那個大叔看了我一眼,這才慢慢地站起身,眼睛卻仍然盯著他的女兒不放,我目送著族長的背影,發現悉麗的指關節仍然蒼白,於是低低喚了聲:「小鱷,我知道妳在附近。」果然帳內乍現一張水幕,那個丫頭開心地鑽了出來,就咬住了我的肩膀:

  「別鬧了!不要每次出場都給我亂咬!」

  「姆嘿嘿,因為我很高興嘛,小居難得主動叫我。」

  我嘆了口氣。「妳能不能,做個誰也無法入侵的文字結界?」

  「沒問題,包在小鱷身上!」我母親的擺渡完說完,就在我面前斜放右腕,她像我母親一樣,工作和平時的樣子全然兩樣。對她們這樣人而言,不論是引領人或擺渡人,都是分榮耀的工作。和她們相比,我總能清晰地看見自己的平凡。

  小鱷的雙眼瞬間嚴肅,如火燄般的字跡快速鐫刻在帳蓬四角,我感受到人的氣息逐漸消失,就知道她已大功告成。

  「謝謝妳,小鱷。」雖然不怎麼喜歡母親留下的擺渡人,對女士的禮貌我還是有的。我掉頭望向那位蒼白的女子,然後慢慢地說:「悉麗小姐,現在誰也聽不見我們的對談,妳可以和我說實話。妳……真的希望我殺了妳嗎?」

  她依舊緊抿著形壯姣好的唇,就在我以為她這輩子不可能開口時,她卻彷彿潰堤的河流般,猛地抓住我的手臂。

  「不是我殺的!」她的體溫冷得驚人,若不是她還會動會跳,我幾乎要以為她死去了。她搖撼著我的身體,大概是太久沒說話的緣故,口舌有些不靈便,好像急流中的人抓住一根稻草,只是重覆著求救的信號:

  「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她說的是如此之急,讓我產生被催眠的錯覺。我忙截斷她。

  「悉麗小姐,妳說清楚,什麼不是妳殺的?那些被割去耳朵,挖去咽喉的人,不是妳下的手?」

  但她沒有回答我。

  過了一會兒,她雙手掩面,竟然在我身邊哭了起來。「瑪拉達……瑪拉達……救救我,妳救救我!妳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走……」

  我心臟一揪。想起在墓地裡和那位大姊的談話,還有那位沉穩睿智的瑪拉達對我的請求,眼前此人不可能是我的客人──我的心裡生出這樣的想法。「悉麗小姐,妳覺得有沒有可能……」我想問出心裡的疑問,但小鱷的聲音卻打斷了我,她一直站在旁邊維繫著她的結界:

  「居,你沒必要。」

  她的聲音微微有些生硬,和平常纏著我上床的母鱷魚大不相同。我一時愕然,掉頭問道:「什麼,小鱷?」小鱷站在黑幕之內,天光打下的細微陰影,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我說,小居,你沒必要問她這些。」

  我聽懂她的意思。從前母親在世時,也不只一次告誡過我,引領人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確認客人的死志,然後動手。一個人想死的原因有千百種,有被強暴而不敢自戕的漢族女子,有被親生子下毒未遂卻已對人生失望的富翁。引領人很容易捲入這樣的紛爭中,很容易不自覺涉入太多,而這也是引領人的大忌。

  母親曾經對我說:居,你不適合做引領人,你不適合。

  而我也曾傻傻地相信這番話。直到母親近乎自殺的舉止前,我都還這麼相信著。

  既然我不適合,妳何以又在臨死前,將您一生的債全推給了我?

  我沒有理會小鱷的警告,儘管我明白自己內心已開始動搖。我又問了悉麗幾個問題,不是妳殺的,那是誰殺的?妳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可疑的人接近妳?妳和室薩的女覡,也就是同父異母的妹妹鳶兒關係好嗎?妳有沒有什麼線索能提供給我?

  但她只重覆著那一千零一句的囈語:不是我殺的。累的時候,就重覆叫著「瑪拉達」,好像那個已然逝去的血親,比我這個活蹦亂跳的引領人更人拉她一把。

  也是,誰會寄望一個冥客的善意?

  我在悉麗的帳內耗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反覆問不出什麼來,只好叫小鱷解除結界,把族長重新叫進來,我看著他蒼老而不安的眉目,微微瞇上眼睛:「對不起,我還不能接受你的委託。」我說,看見那位老者驀地瞪大眼睛,眼神一瞬間竟帶有憤恨,他大概覺得他被我耍了:

  「我還有事情想弄清楚,在弄清楚前,我不能貿然殺人。我說過了。」

  我沒有等待族長的反應,轉身就出了黑帳,往他們為我備置的帳蓬走去。小鱷跟在我身後,我想族長一定很奇怪我身邊怎麼多了個人。我一路走一路想,這樣看來,人真的不是悉麗殺的了,那麼這麼多人,在夜裡目擊的殺人凶手,卻又是什麼人?

  我又想起墓地裡的鳶兒。那個時而瘋狂,時而深沉的少女,她叫我殺了她的表情,並不像是開玩笑的,跟著母親這麼多年,我至少分辨的出人真正想死時的神情。

  我正想的入神,卻聽見小鱷在我耳邊低喊:「小居,小心!」我吃了一驚,趕忙抬起頭來,正好見到一枚文字化成的箭矢劃過我耳邊。

  我的耳朵迸出鮮血,連忙朝道路兩旁跳開。這裡已經接近我的客帳,所以沒什麼人,我還沒確認對手,那個令人心悸的聲音已傳入耳中:

  「你還是一樣這麼天真哪,居。」

  我不用抬頭,就知道攻擊我的是什麼人。這對我而言實在太熟悉了:

  「牙!你這個混帳!」

  我看著我的客帳,上頭不知何時已坐著一個人。每次看見他,我總有種造物者不公的慨嘆,那是個有著一頭長及腰際金髮的男人,我一直覺得金髮是很蠢的東西,但在牙身上,所有的愚蠢卻都變成了瀟灑。而彷彿要刻意與我打對臺,這個人總是穿著一襲白衣,完全不適合引領人的顏色,到他身上卻也變成了理所當然。

  我母親的摯交好友,同為引領人的伙伴,也是我在世上最厭惡的人。

  「怪不得驪總是說,你這個人不適合當引領人,果然開門第一件工作就走岔了。」

  「關你什麼事,不准直呼我母親的名字。」我冷冷地答。

  「做錯了事還不聽別人諫言,呵呵,這點倒是和驪有幾分相似。」

  他完全無視我的威脅,從客帳上俐落地跳了下來。小鱷警戒地挪前一步,但我從她的動作知道,她並沒有真的把眼前這個金髮混蛋當敵人。母親在世的時候,她們的交情可是好到我這做兒子的都會吃醋的。我甚至三番兩次懷疑過,這人會不會就是我的親生父親,直到我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那個女孩沒有說她想死。」我看著那個人酷似西域人的湛藍眼眸,強調著說。

  「她也沒有說她不想死。」牙彷彿想取笑我似地揚起唇。

  「確認客人的死志,不是引領人的工作嗎?」

  「但你已不只是確認她的死志而已。」

  牙好像嘆了口氣,忽然慢慢地走向我。金色的長髮隨他的動作在身後飄動。在室薩以西這一帶,要維持一頭長髮並不容易,除了缺水以外,風沙和塵蹣也是頭髮的敵人,因此美麗的頭髮是金錢與地位的象徵,一般只有部落長的子女才有機會擁有。我從不知道牙那來這麼多錢,還有這麼多閒時間。

  「你已經開始在猜測,是不是族長的次女下蠱害了你的客人,讓妳的客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殺死了人?你也開始猜測,你的客人是不是權利鬥爭下的犧牲品,因此你非但不該殺她,還應該當英雄把她從苦難中拯救出來,對嗎?」

  牙的話總是一針見血,但我也沒這麼容易被擊敗。

  「難道不是這樣嗎?如果她真的是為人所害,那麼我就有義務要查出來。」

  「驪的兒子呀,你把引領人當作什麼了?」牙咯咯地笑了兩聲,那笑聲令我十分不舒服,他走到我面前,輕蔑地俯視著我:

  「我們不是青天大老爺,也不是仲裁者,我們只不過是群劊子手。」

  「引領人才不是劊子手!」我大聲反駁,揮掉他想觸碰我的手。

  「你以為一個人活在世上的價值,是由他自己決定的嗎?」

  「當然。」

  「不,決不是這樣。一個人的價值取決於他所存在的族群,當大多數人都覺得她活下去會比較好的時候,她就有活下去的價值。但如果她的存在造成大多數人的困擾,那麼這個人生存的價值便已盡了。」牙悠悠地說:

  「這時候,就是引領人出場的時候。」

  「這麼做的話,和殺手有什麼差別?」

  「本來就沒有差別。」牙有點驚訝地看著我,那是帶著濃厚嘲諷的驚訝:

  「拚命想要找出差別這一點,就是一種錯誤。你認為奪取他人生命這件事,會因為理由的不同而有輕重之別嗎?如果你真是這麼想,驪的兒子,我必須說,你比我還更不看重生命的價值。」

  「不要叫我驪的兒子。」我冷冷地答,向後退了兩步:

  「就算是這樣,你有什麼資格左右我?我憑什麼必須聽取你的信念?」

  牙輕淡地笑了兩聲,凝視著我鎖骨上斑斕的圖騰,

  「沒什麼,我只是不希望烏蘇妲拉的刺青,在你的愚昧下浪費掉罷了。」

  「烏蘇妲拉」是三十六部族給予母親的敬稱,意思是死亡之神。引領人除了在漢群落活動外,大漠以西的三十六部族,更是孕育我們的溫床,牙就有繡流族的血統,那是大漠偏南最大的部落。

  「我和母親的事,和你無關。」我又說。引領人身上的刺青,代表著他攝取生核的數量,吸收的核越多,身上的刺青就會越豐富,同時應付妖魔的力量也會越強大。我身上的刺青直接傳承自母親,但我的文字術尚不熟練,就像擁有家財萬貫,卻不懂得如何經營的紈絝子一樣。我不自覺地撫向胸口。

  「怎麼會和我無關?」牙聽了我的話,挑起唇角笑了,那瞬間令我不寒而慄。

  「你好像忘記,你對我而言是什麼東西了。」

  「閉嘴,你這個殺人兇手!」

  「嗯,我是殺人兇手沒有錯,因為這就是引領人的工作。」牙若無其事地說。

  我忿恨地瞪著眼前的人。我永遠記得那一天,這個男人在我面前,用他引以為傲的文字之劍,貫穿我母親的胸口,就在她將身為引領人的義務傳承給我之後。毫無遲疑也毫無憐憫,即使劍下的人是他多年的好友,他也無動於衷。

  「驪以客人的身分,委託我這個引領人殺死她,我想不出來我有什麼拒絕的理由。」牙又補充道。

  母親為何會委託引領人取走她的性命,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就連她為什麼想死,我也無法明白。但她做出這個決定時,除了我之外,小鱷竟也沒有反對,這些人就在我面前,一滴淚也沒流地奪走了我的至親。那一刻我甚至覺得,我是不是瘋了,否則為什麼只有我,對母親的死,抱持如此沉痛的傷口。

  而更令人無法理解的是,做為委託引領人的代價,母親設定的祭品,竟然是我。

  「祭品還能這樣大聲嚷嚷著與你無關,你不怕我真的下手?」

  牙惡意地笑著。母親做了這樣的決定,讓我和這個人間本來就很差的關係,如今變得更加尷尬。牙沒有對我下手,但我當然不會蠢到以為那是他的善意,他只是想要玩弄我,等我逃得夠了,嚇得透了,再好整以暇地慢慢享用。我才不會遂他的意。

  「你……難道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我依舊瞪著他不放,這個問題,我不只一次想問。牙彷彿很訝異我會有此一問,靜靜地看著我:

  「怎麼會?」他慢慢地說:

  「我深愛著驪,甚至願意為她成為男人,怎麼會沒有感情?」

  他稍稍解下胸口的襟袍,露出平坦但光滑細緻的肌膚。牙的刺青是紅色的,像玫瑰一樣地豔紅,像流淌的鮮血般纏繞了整片胸膛,襯上蒼白的肌膚,令人陷入了便無法移開目光。我深吸一口氣,不自覺地撇過頭: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殺了我媽?」

  「就是因為我愛她,所以才更不能拂逆她的意志。」他娓娓地道:

  「她不願成為我的家室,不願我為她成為男人。但我至少可以送她最後一程。」

  我看著這個繡流族的男人──正確來講,是將要成為男人的人。在三十六部族中,繡流是著名的無性民族,直到選定伴侶的那一刻才決定性別。也就是當繡流族人第一次與男人交合時,他就會變成女子,與女人交合,就會變成男人。

  牙從來不打算成為女人,就母親和小鱷的說法,他三歲開始就立志要成為坐擁美女的大男人。

  「驪這個傢伙,也真夠奸詐的,她知道我無法忍受自己變成女人,所以才把你設定成祭品。」

  牙忽然伸手鉗制住我的下顎,以半帶無奈的神情望著我,彷彿當年凝視我的母親:

  「如果我奪取你的生核,我就會變成女人。而假如我先去找個女人交合,讓自己變成男人,就勢必無法再與你交合,驪這個如意算盤打得真是夠細了。」

  我一腳踹往他的小腹,但他只是輕鬆一側,就避開了我的攻擊。引領人中習武的並不多,因為光是應付妖魔就疲於奔命,但這個人不在常理可推斷的範圍,不過他還是放開了我,我從小就厭惡他的碰觸。即使是長輩對孩子摸摸頭那種疼愛,也令我難以忍受,更何況他只不過虛長我個五歲,卻老是擺出一副歷盡蒼桑的樣子教訓我。

  那雙褻瀆我母親的雙手,我怎麼也不容許他再玷污我。

  我正想再多踹個兩腳,小鱷卻忽地抬起頭來,微張的口間露出銳利的牙,好像嗅到什麼氣息。我還沒來得及問,我身邊的牙的站直了身軀:

  「哼……來得還真快啊。」

  「什麼?」我還一頭霧水。

  「好像是隻紹彝耶。」小鱷嘟著唇說。

  「紹彝?!」

  我大驚出聲,彷彿要嘲笑我的後知後覺,臨近的貨帳忽然發出轟然巨響,煙塵在客帳周遭彌漫,我本能地向後一躍,正好避開朝我疾射而來的四枚巨大尖刺。我驚恐地抬頭,妖魔渾身帶刺、通體烏黑的毛色乍現我眼前,即使只是隻中等體型的紹彝,那一身約有我手臂粗細的毛刺仍令人觸目驚心。

  「為什麼這裡會出現紹彝?」我喃喃開口。

  「當然是因為你啊,驪的白癡兒子。」我狠瞪他一眼,但牙完全不痛不癢,附著手看著眼前的妖魔,表情悠閒的像在觀賞風景畫:

  「你不知道自己很可口嗎?」

  「什……」

  「對中下級的妖魔而言,沒有什麼比坐擁生核的引領人更吸引人的生物。特別是你身上帶的,可是整個三十六部會人人稱羨的烏蘇妲拉的刺青,對那些妖魔來講,你就像根會行走的雞腿一樣誘人。」牙打趣地說:

  「你竟然連這種事也不知道?我看要不是小鱷一路保護著你,你早不知道被那隻妖魔吸乾生核吞到肚裡去了。」

  我沒時間多反駁他,紹彝是大漠西邊常見的妖魔,外表看起來像隻大型刺蝟,在諸般妖魔中還算溫馴,不大會主動攻擊引領人以外的人。我「嘖」了一聲,用指尖在空中飛快地比劃,但紹彝在我寫完之前,就很沒運動精神地又甩下一大排尾刺:

  「小居!」

  小鱷在地上翻了一圈,滾到我身前來,她只提起指尖,也沒見她什麼動作,字體優美的錫萊古文像清風一樣逸散:「圍!」文字術使用的錫萊古文,是太古文字之宗,現在三十六部會和漢人使用的文字,多半已經過文化與歷史的移易,只有經過學習才能懂得。但是錫萊文字不同,他是未經雜染,存在於生物原初本能的一種文字,所有文字的學習皆自其而來,可是說是語言之母。

  「箭矢之風!」

  巨大的紹彝困在小鱷的文字束縛中。因為錫萊文字具有這樣的特性,因此他可以無視對方的意願和任何生物進行「溝通」,以文字描述使對方相信你所希望的情境,這是文字術的基本原理。

  舉例而言,我想以箭矢攻擊對方,我就必須詳細地描寫箭的模樣、形狀、速度、攻擊目標及其效果,描述的越生動詳細,成效就會越顯著。母親在教我文字術時,就曾經說過,文字術說來沒有太玄奧的秘密,大柢和寫作有點像,像寫劇本和小說,你如何使用語言使對方身歷其境,相信你所編織的美麗謊言,然後為其傾倒。

  『要像寫情書一樣,居,』我在紹彝的慘嚎聲中想起母親的話:

  『要深情、要投入、要字斟句酌、要誇張鋪陳,向你施術的對象告白,讓他為你感動,讓他成為你的人。』

  我並不想讓這隻紹彝變成我的人,也不想寫情書給他。但我確實很投入,第二次造就的箭矢非常漂亮,深深扎入大刺蝟的脊梁。妖魔又是一聲嚎叫,舉高長尾朝我掃來,我正沉浸在上一次文字術的得意中,完全沒注意到他還有這招,差點被打個正著。

  「小居,危險!」小鱷輕輕一點,又想護到我面前來,卻忽地沒了聲音。我用眼角餘光一瞄,才發覺是牙拖住了她:

  「牙先生……」

  「妳別過去。」

  「可是,居他……」小鱷有些困惑地凝起雙眉。

  「妳別幫他,讓他自己來。」牙好整以暇地說。


  我瞥見他帶著輕蔑的笑意,心知他故意想看我出糗,我憤恨地從地上爬起來,妖魔還在小鱷的束縛裡掙扎,哼,不過就是隻紹彝嘛,我重新擺好架勢,思索著更為複雜的攻擊描述,但貨帳旁的一抹影子卻吸引了我的注意。

  「什麼人……?」

  紹彝充滿銳刺的長尾再次向我掃來,我急忙跳開,又一架貨帳被妖魔拆毀。成綑的羊毛混雜著漫天飛絮飄散到空氣中,讓我更確信我的眼睛:有個小女孩站在貨帳之間,一動也不動地盯著紹彝,不知是嚇傻了還是怎樣。我大驚失色:

  「喂,快跑呀!」

  小女孩還是動也不動,我沒有辦法,只好犯險地往紹彝腳下奔去。這舉動連牙他們也吃了一驚,我往前一撲,抱住女孩就往旁邊一滾,紹彝的大腳剛好踩在女孩方才站立之處。我被飛散的帳篷支架打到額頭,額角腫了一大大塊,一時間有點暈暈的,我百忙間看了眼女孩,她毫髮無傷,但仍沒什麼表情。我忽然想起來,她就是那個在大帳前,扯著大嬸哭叫我很可怕的小傢伙。

  「夯土之牆!」我試圖在我和女孩身前描述一道牆,但時間實在太短了,我還來不及寫完,紹彝像死神一般的銳刺朝我胸口倒來,如同死神的鐮刀。我逃避地閉上眼睛,用身體緊緊護住小女孩。

  但紹彝並沒有刺穿我的身體。或許我對這件事早有預期,我自己也覺得這種預期十分卑劣,果然,幾秒後我睜開眼睛,那個總是過分熱情的母鱷魚已經擋在我面前,用纖細的十指描述出完美的高牆,將我和女孩都籠罩其中。

  「居,你沒事吧?」

  沒有任何嘲諷的意味,小鱷擔心地回望著我。她只靠單手,就將紹彝巨大的身軀彈開,碰地一聲撞進沙漠裡,晃動了幾下,就此暈了過去。

  「沒事。」

  我冷淡地說,掙扎地從地上爬起來,忽然想到壓在我身下的女孩,連忙將她抱了起來。她果然就是我見過的那位,是族長的么女嗎?但又怎麼會在這兒?我正想開口問她,昏迷的紹彝卻傳出一聲長長的悲鳴,我嚇得抬起頭,正好看見金髮飄逸的背影靈巧地跳到妖魔身上,右手拿個纏繞錫萊文字的大劍,用力插入紹彝的額頭。

  「嚎嗚──」令人感到不適的鮮血激射而出,牙神色冷漠,沒有放開文字劍,任由妖魔在劍下掙扎,身上的紅色刺青微微發著光芒。我知道他在做什麼,他在吸收妖魔身上攜帶的核,果然不一會兒,牙身上豔麗的玫瑰色又多了一道繁複的紋。

  我看著牙抖落劍上的綠血,然後朝我走來,忍不住出言嘲諷:

  「撿現成的便宜,你倒挺行的嘛。」

  牙一語不發,只是快步向我走來。我握著小女孩的手,繼續說道:「怎麼了?一臉不爽的樣子,是核的數量不夠嗎?有本事就自己去殺一隻紹彝啊,老是說得像自己很行的樣子,到頭來卻跟在母鱷魚屁股後面撿垃圾,你還真是……」

  我話才說到一半,就停住了。牙忽然伸出手來,竟然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壓到沙地裡,我一時無法呼吸,也驚於牙的舉止,我聽見小鱷的聲音:「牙先生!」但牙完全不理會她,他冷冰冰地俯視著我,直到確認我的驚慌,才一字一句地開口:

  「如果你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保護,」

  他緊緊壓著我的喉嚨,我無法吸氣,當然也無法開口,牙的體溫始終很冷,和他的口氣一樣:

  「如果你永遠分不清輕重緩急,永遠長不大的話……與其讓驪的刺青被妖魔白白取走,不如由我來取走你的性命。你聽清楚了沒有,驪的兒子?」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笑
  • 嘖嘖XDDDD
    這真好看www
    挺有FU的欸!!
    加油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