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拉的誘惑



  「嗯……」

  「喔……天呀……」

  「啊……不要……扶疏!慢點……慢點……」

  「不行,不行……零,冷靜點,現在停不下來……」

  「退出來,快點退出來!啊啊……扶疏,不,不要!」

  「我現在沒辦法退出來!這種東西那可以說退就退的……嗯……零……對了,就是這樣……很好……」

  「太,太快了,扶疏,你進得太猛了!小心碰到東西!啊啊……流血了,好多血……痛……嗚嗚嗚……不行……人家不要了……」

  「小零,你太沒用了,平常小壹不是教你教這麼久了!沒事……睜開眼睛……乖……啊啊啊啊,快到了……快到了……」

  「啊……差一點……就差一點……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不!!」





  「你們倆個到底是在給我玩什麼東西啊!」

  雖然說大好的星期天清晨,小壹終於可以不用理煩人的實驗、每次Meeting都逃之夭夭的死小孩,天知道他有多想連天塌下來都不管,在大宅子裡睡到自然醒。

  豈料他的同居人外加情人一隻,竟完全不憐憫他的勞苦功高,一大早就聽見一男一女在客廳吵吵鬧鬧。小壹是對睡眠品質極度要求的龜毛人,既然被吵到睡不著他也只得起床改死大學生的考卷,結果考卷改沒兩下,外面這兩人竟然越來越離譜,什麼沙發翻倒聲、衣物磨蹭聲,還外加無法讓人不亂想的詭異對話……

  「啊,小壹?你不是在睡嗎?」

  雖然對情人的性向非常有信心,雖然對象是同居四年的女性,小壹還是忍無可忍。關鍵並不在於他懷疑零和扶疏真的能做出什麼事,而是美好星期天早晨來這種刺激……

  ……媽的,他是正常男性哎!為什麼這屋子除了他以外沒人記得這點!

  「你們吵成這樣我還睡得著嗎?」

  「喔,小壹,你沒睡啊,害我和扶疏這麼努力壓低音量,沒睡就早說嘛!」

  遲鈍的情人一手舉高手中的儀器,小壹撫額。

  「又在打PS2!媽的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啊?昨天打整夜不夠啊?」

  「沒有啊,就上次扶疏的同學帶我去光華商場,帶了新的改機回來,還順便帶了兩款新遊戲,我跟你說喔小壹,這款遊戲很好玩喔!」

  「對啊,壹,這是古墓奇兵6Angel of Dark,我和零等這款等超久的耶!可是這關一直破不了,零,不行啦,我每次滑那個斜坡都滑太快,按煞車鍵都停不下來。」

  「扶疏,你每次都太急了啦,那個洞不能進那麼快,要一點一點順著旁邊蹭下來再用跳的……」

  「可是我每次發覺來不及都已經不能退了,而且他洞口擺了一堆陷阱,一碰就掉一堆血,我手根本來不及按。」

  看著電視營幕上彷彿跟他示威的「To be Continue」詢問畫面,扶疏苦惱地支起雙膝來。

  「何況零你很沒用耶,是蘿拉死又不你死,你幹嘛每次都不敢看?」

  「可是蘿拉看起來好痛……」

  「不會痛啦,何況她胸肉那麼多碰一下也不會怎樣。」

  小壹無言地望著兩位興致勃勃討論起來的同居人。大概從去年暑假開始,扶疏的不良某女同學把一臺中古PS2過繼給她之後,扶疏和零就陷入了Play Station的狂熱中,一有空兩個人就膩在客廳打個不停,連吃飯都還拿著攻略卿卿我我。

  扶疏平常從裡到外都是氣質矜持美少女,但是一遇到PS2就跟個小孩子一樣,而零就更不用說,本來就是小孩子,PS2更是讓他年齡又再降了十歲。

  「打電玩就打電玩,這麼猥褻是怎樣?」

  雖然他覺得古墓奇兵這款遊戲本來就有夠意淫有夠猥褻,那有動作遊戲的主角胸前頂著兩顆鉛球還能行動自如的啊?騙他沒有唸過物理!

  「那有猥褻啊!」

  「我們好好的在玩遊戲啊,是小壹你思想猥褻聽什麼都很猥褻好不好?」

  「沒錯!小壹思想猥褻!」

  「小壹猥褻!」

  ……姊妹淘還真是同仇敵慨啊。小壹忍住眉毛挑動的青筋,打了個哈欠,大剌剌地在沙發上一坐。

  「別玩了,關掉,看新聞。」

  「啊~~不要啦,小壹,你很無趣耶,每次坐下來除了悶鍋以外就只會看新聞。」

  ……喜歡看悶鍋叫無趣嗎?小壹不動聲色地拿起遙控器。

  「對啊,小壹,起碼要讓我們把這邊跳過去,要是這邊不過存檔點在很前面耶,下次好不容易過的又要重過,我才不要。對吧,零?」

  「就是說就是說,小壹,你的行為這樣是暴力。」

  「沒錯!小壹你是暴君!」

  「小壹暴君!」

  他真的……太久沒有教訓這隻小貓了對吧?

  「那你們要我怎麼樣啦!等你們跳跳跳跳一百次,跳到電視機燒壞了再買一臺嗎?」

  忍住把他家小貓拖過來就地正法的衝動,小壹暴走。這隻貓昨晚才被在床上等到不耐煩的他折騰了一整夜,平常這種情況應該是零像死了一樣攤在床上,乖乖等他捧著歐陸早餐進房餵他的。沒想到這個長三十寬十五的該死黑色盒子魅力這麼大!

  扶疏和零對望一眼,再為難地看了眼現在又重新抖動胸部的蘿拉,大約耗時兩秒,然後突然同時眼睛一亮。

  「小壹……」

  「小壹,拜託……」

  「……幹嘛?」

  女人和受都是可怕的生物,看見地上兩人諂媚的眼光,剛才到底誰異口同聲指責自己又猥褻又暴君的?

  「小壹,你最厲害了,幫我們過嘛。」

  「對啊,以小壹的反應神經一定沒問題,上次『灣岸』(Midnight)也是小壹破最後一關的。」

  「小壹,你最善良了,你也不想看到我們玩到半夜嘛。」

  「沒錯!小壹你是好人!」

  「小壹好人!」
  
  無言地接過小零硬塞進手裡來的搖桿,小壹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兩人雖然超熱愛Play station,但包括手指本來應該很靈活的扶疏在內,玩遊戲的技術卻差得令人難以想像。

  特別是小零,上回太十小壹千辛萬苦替他斬妖除魔,好不容易找到女主角,結果交還給零一個禮拜後發覺他還在悠娜跳舞的地方繞來繞去。

  「……我找不到路。」

  小貓一臉淚痕地向他哭訴。

  從那時候開始小壹就該死的發現,自己雖然對這種營幕上跳動的3D一點興趣也沒有,卻莫名其妙變成了情人和同居人的過關救世主。

  「要我幫你們過這關?」

  小壹挑眉。其實零也不是全沒有擅長的遊戲,傳說他家小貓是戀愛養成遊戲高手,什麼櫻花大戰、青澀寶貝的都玩到全女主角破臺兼全CG還有隱藏結局,而且從來不看攻略選對話,用他敏銳纖細的直覺讓角色的好感度飆到爆表。

  連早期堪稱最困難的純愛手札都保持被甩零記錄,每回都得意地抱著不同女人共渡人生……

  ……說不定,零如果不被他拐走的話,其實會很有女人緣?

  「對──小壹你最棒了!」

  錯覺嗎?扶疏竟然也開始貓化了。小壹用修長的五指撫摸著搖桿,忽然看了一眼小零,然後興味地微笑起來。

  「要過關可以……」

  兩隻貓同時眼睛一亮,小壹差點笑出來。

  「……不過,我不能白幫你們過。」

  這話說得地上兩人同時一愣,扶疏很快注意到小壹的眼光。

  「那你要什麼?」

  即使和暴君相處這麼久,小貓對情人的敏銳不知為何就是少根筋。單純為小壹答應破關而開心,小零跳起來窩到沙發上。

  「看你能給我什麼囉。」

  將手肘撐在膝蓋上,小壹堪稱性感地把零從頭到腳視姦一遍。

  「那……我待會請你喝珍珠奶茶。」

  「我做的都比五十嵐好喝五十倍,免了。」

  「那我晚上幫你馬殺雞。」

  「不用了,我比較喜歡幫你馬。」小壹微微一笑。

  「那……好嘛,嗯……那個……我晚上再讓你一次。」

  「我需要用勞力交換我本來就有權得到的東西嗎?」

  小壹的惡劣地揚唇。小零瞪了他一眼,在情人旁邊嘟嘴附起手來。

  「那你要我怎麼樣嘛!大不了我晚上跳脫衣舞給你看!」

  「……成交。」

  還沒來得及反應,見情人異常愉快地按下Start鍵,營幕上的蘿拉拔出野營刀開始奔跑,小零慌張起來。

  「咦……耶?啊?等,等一下,小壹,我隨便說說的,不,不要這個啦,隨便換什麼都好,唔……小壹……」

  「別吵我,乖,不是要我過關嗎?」

  扶疏得承認上天賦予人的才能真是不公。為什麼他和零打得要死的關卡,這個變態卻可以一面用吻安撫情人所有的抗議,一面還用單手!單手!真是有夠侮辱美系第一大動作遊戲的。

  話又說回來,小壹對於那些前後左右跳躍蹲下按鍵的反應力還真是無人能及。上回零敗回了新的惡魔獵人3回家,過到地獄門那裡就花了一個禮拜,後來實在打不過三頭狗,只好拜託小壹。小壹那時候正在燉一鍋滷肉,材料全丟下去了剛開瓦斯,看到小貓又搖尾又含淚的,於是嘆了口氣過去兩肋插刀。

  結果小壹就這麼一手看手錶算滷肉的時間,一手指揮但丁在營幕上東跳西跳,五小時之後肉燉好了,惡魔獵人……竟然也破臺了。

  「這種白癡遊戲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還外帶一句令零和扶疏都想撞牆的評語。

  此刻小壹神色專注,雖然用單手的確很輕蔑,扶疏得承認偶而認真起來的壹很有某種魅力。五指彈琴似地在搖桿上移動,蘿拉於是展現了在她和零手上絕對不會出現的帥勁,滑行,跳起,空中轉三圈,俐落地拔出貝瑞塔,翻身擊倒怪物……安全落地!

  其實大波霸有時也還滿帥的啦。

  「萬歲!」

  扶疏和零同時情不自禁地歡呼起來。昨晚過了一夜啊……姊妹淘簡直要抱喜極而泣,小零開心地又從地上跳起來,一把將正在存檔的小壹抱著滿懷。

  「小壹,你好棒,好棒,太棒了!我愛你!親一個!」

  呆然接受小貓極為難得的主動吻,這應該叫作好心有好報嗎?

  「……我從來沒聽你在床上說過這些話。」

  他酸酸地補充,不過已經沒人理他。過河拆橋就是這個道理,扶疏也興奮異常,兩個人搶回搖桿,一面看著過場動畫一面又研究起來:

  「接下來是那裡?是走這個地圖嗎?」

  「不不,攻略上說要先到這裡去拿繩子,然後用在這裡……對對,啊,太好了,接下來都很容易,再跳一個土坑就可以打Boss……」

  正興沖沖想按下Start鍵,小零忽覺身體一輕,竟是被人打橫抱了起來。

  「小,小壹,你幹嘛啦?我,我還沒玩完……」

  「我來領賞。」耳垂竟然被咬了。

  「等,等一下啦,小壹,我還沒……」

  「要是反悔的話,就別怪我想新花樣。上次有學弟送我兩支低溫蠟燭,還鎖在浴室的櫥櫃裡,我本來是完全不想用的……」

  「變,變態……現在先不要啦!小壹……等,等等,我不是說晚上嗎?現在是大白天耶!」

  「讓我忍到晚上的話,我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更過分的事情喔,親愛的零。」

  「怎,怎麼這樣……不……先不要動手,小壹,你不是剛說要看新聞,怎……住,住手,我,我裡面沒有穿……壹,唔──」




  望著同居人幾乎是用扭打狀態滾進臥房,扶疏嘆了口氣,然後拿起搖桿。

  「零……我不會讓你的犧牲白費的……」

  她毅然按下Start鍵,握起誓言的拳,蘿拉的胸部重新抖動起來。

  「我一定會在你爬出來之前Stage Clear的!蘿拉!衝啊!」

  臥房裡傳出詭異嘈雜聲,新的一關又開始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