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去死,你這隻沒節操又淫蕩的鳥!」枕頭飛過去了。

  ***


  翌日清晨,秉燭帶著顒衍,兩人一起前往Lodus找神農。

  「為什麼非得要你帶著我不可啊……」

  秉燭身上穿著歸如高中的制服,一手還提著書包,另一手就牽著顒衍的小手。顒衍仍舊穿著昨天那件羞恥的男童裝,從頭到尾低著頭,他現在的身高只到秉燭的胸口,站在一起看起來還真像哪裡的姊弟那樣。

  「因為久染姊說,小孩子一個人過馬路什麼的不安全,有人帶著她比較放心嘛。」

  「誰是小孩子啊!」

  顒衍不爽地反駁,秉燭拉著他的手,笑著說:「不過這樣很好啊,我一直想跟老師一起上學呢。」

  平常為了避嫌,和一個外貌怎麼看都是普通高中女生的秉燭,顒衍實在無法和他一起進出校門,總是特意比秉燭早出門,放學也不和他同路。

  不過事實證明久染還是有先見之明。身體變小之後,歸如不知為何也變得有些不同,顒衍被秉燭牽著,走過早晨的車水馬龍,只覺包括車子在內,建物也好、平日熟悉的號誌也好,全都變大了一倍,讓顒衍有種恍然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

  平常到歸如高中前的那座橋,顒衍只要短短幾步便一蹴可及,現在秉燭邁開大步,顒衍得小跑步才能追得上,而且還有點喘。

  「要我背老師嗎?」秉燭看著臉頰微紅的顒衍老實地問。

  「不用你管!」

  這時兩人身後傳來歡快的叫聲,「小燭,早安!今天天氣也好好喔!」

  顒衍一怔,和秉燭雙雙回過頭,果然映入眼簾的是顒衍班上的芬妮。她綁著一頭金色的馬尾,大力地朝秉燭揮著手。而站在她身邊,戴著黑框眼鏡還綁著罕見的黑色長辮的,正是顒衍班上的班長桃惜。

  「啊,小桃,阿芬,早安!」秉燭也忙向她們揮手。

  「咦?這個孩子是誰哪?」

  芬妮忽然看著秉燭身後問。秉燭才發現顒衍不知何時已經鑽到他身後,一手揣著他的衣襬,一副想把整個人從頭到腳趾藏起來的模樣。

  「好可愛喔,是哪家的孩子啊?」

  桃惜繞到秉燭身後,竟然在顒衍身前蹲了下來,害得顒衍忙又往秉燭的制服裙後面縮了縮,臉頰漲得通紅。

  「啊,他是……」

  秉燭剛要開口,腳脛就被顒衍重重踢了一下。芬妮這時也圍了過來:「是走失小的小孩嗎?」只見顒衍的臉頰越來越紅,一雙黑得懾人的眼睛盯著地面,桃惜還以為他是緊張,用安慰小朋友的語氣說:

  「別擔心,大姊姊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

  顒衍又羞又窘,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自己的學生,這是他最不想遇上的狀況。

  不過……顒衍看著兩個妙齡少女。平常正常狀態時,顒衍總覺得這兩個人都是煩人又難搞的小女生。但現在,顒衍的身高只到她們裙下一公分,隱約還可以看見她們的白色小褲褲,雖然顒衍對少女的內褲一點興趣也沒有,還是有種莫名的異樣感。

  這時芬妮打量著顒衍的臉,忽然開口,「咦……這孩子,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顒衍嚇了一大跳,以為她認出了自己,按照芬妮的個性,要是她跑去學校大肆宣傳,他教師的英名就毀於一旦。

  「這、這麼一說……還真是有點眼熟……」

  桃惜也發現了這點。見兩個少女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臉瞧,顒衍不禁緊張起來。

  「啊,我知道了!」芬妮忽然擊了一下掌,「是顒衍老師!是顒衍老師對不對?」

  顒衍頭皮發麻,沒想到自己的學生這麼敏銳,正想開口辯解什麼,芬妮已經自己接話了:「你是顒衍老師的兒子,對吧?啊啊,我之前就在想了,老師要是有兒子的話,一定會超——可愛的。欸,等下,這個孩子,該不會是小燭和老師的吧?!」

  「怎麼可能!」、「老師生不出小孩吧?」顒衍和秉燭幾乎同時叫出聲。

  「那這樣就是老師跟別的女人的了,顒衍老師也真是的,竟然背著我們在外面做這種事!」芬妮開始咬起手帕。

  「可是老師的兒子怎麼會在這裡呢?」

  桃惜似乎完全接受芬妮的說辭,擔憂地問著。

  「一定是來找爸爸的吧?你看顒衍老師這種人,他一定是在家鄉娶了老婆,因為藉口說要打拼,就無情地拋下妻兒一個人飄泊的城市裡,結果兒子長大了想念爸爸,就背著含辛茹苦的媽媽來到這裡找爸爸了。」芬妮編了一個非常家和萬事興的劇情。

  「可是我記得顒衍老師有說過,他好像單身啊……」桃惜遲疑地說。

  「那就是始亂終棄了。老師一定在哪個酒吧裡和某個媽媽桑有了美好的一夜,本來以為拍拍屁股從此船過水無痕,沒想到竟然留下了種,那個媽媽桑後來因為血癌過世,臨死前告訴他爸爸的下落,所以兒子就找到這裡來算帳了。」芬妮彈了一下指。

  顒衍聽得氣不打一處來,但又不能說破,只得憋著氣,一拉去扯秉燭的衣襬,示意要秉燭盡快帶他離開,秉燭點點頭,正要牽著顒衍悄悄溜走,但秉燭的書包裡這時卻傳出電話鈴聲。

  秉燭忙把手機拿出來,一看之下臉色不由得大變。

  「啊,是師傅……」

  秉燭臉色有點蒼白,顒衍還是第一次看到凡事少根筋的秉燭,也有如此驚慌失措的時候。他偷偷湊到秉燭身後,只見智慧型手機的螢幕上只簡短寫了一行字:『五分鐘內,不到照舊。』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訊息。顒衍實在看不出有哪裡好害怕的。

  但秉燭的反應卻出乎意料。他渾身僵直,臉色慘白,忽然轉過身來,對顒衍深深鞠了個躬。

  「對不起,我有非離開不可的急事!」

  「欸?非離開不可?妳不上學了嗎?」

  芬妮在一旁露出訝容。但秉燭卻沒多做解釋,他忽然抱起顒衍,把他遞向兩個現在在顒衍眼裡看起來只有壓迫感的少女們。

  「小桃,阿芬,這個孩子暫時麻煩妳們照顧他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呃……如果沒有受重傷的話應該很快。」

  「咦?欸?好是好,可是這樣的話你……」

  桃惜愣愣地接過顒衍,還來不及回話,秉燭似乎真的很著急的樣子,竟就這麼拋下三人,飛也似地往街道那頭離去了。

  ***


  顒衍有生以來從沒這麼絕望過。

  『顒衍老師的兒子到學校來找爸爸了。』這個不實消息不知道是從哪傳開的。總之,顒衍是早上被芬妮和桃惜連袂帶進教室裡的,到中午時,顒衍班上已經擠滿了學生。

  多數是女學生,但也有不少男生班的。甚至有些人就顒衍看來根本不是歸如高中的人,純粹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

  「哇啊啊,好可愛——」這是顒衍聽見最多的發言。

  「好像座敷童子喔——」

  「看起來好好吃!」

  「這真的是顒衍老師的小孩嗎?跟老師長得一點都不像耶!超可愛的!」

  芬妮似乎完全把自己當成顒衍的監護人了。她把顒衍放在教室的講桌上,還一臉煞有其事地指揮著:「不要擠,禁閃光燈,不准拍打餵食。大家都有機會看到,那邊的!有人說你可以摸他的屁股嗎?通通給我過去排隊!」

  顒衍只覺得人生中從沒如此羞憤欲死的一刻,他從頭到尾都把臉埋在手臂裡,一臉膽怯地往人群後縮。

  而且竟然連知誠都聞風而來,芬妮對他大力揮了揮手,知誠便一臉不好意思地湊近講桌。「呃……因為聽說顒衍老師的兒子來,拳法社的學弟妹都很有興趣……」

  「既然是知誠學長的話,就優待學長,讓學長抱一下好了。」

  芬妮笑咪咪地說,說著還真的把顒衍從後面抱起來,在顒衍反應過來之前,把他面朝前一把納進了知誠懷裡。

  「咦?可、可以嗎?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知誠有些受寵若驚,用結實的雙臂接過了顒衍。他似乎剛午練完回來,身上還穿著開襟的道服,這一抱之下,顒衍的臉便直直印上知誠還淌著薄汗的胸肌,整個人都埋進了少年美好的胴體裡。

  而知誠似乎一點防備也沒有,還伸手摸著小顒衍的後腦杓,一臉愛憐的樣子。

  「學、學長,這孩子好像流鼻血了!」桃惜在旁邊驚呼。

  「鼻血?怎麼會,是我抱太緊了嗎?」知誠驚訝地問。

  其中對顒衍最有興趣的,莫過於他班上的學生了。那些鄉民們被聞風而來的訓導主任驅趕回教室後,這些小女生就一窩蜂地圍過來,臉上滿是好奇地的光芒。

  「欸欸,你叫什麼名字?」有個女學生舉手問了。

  「老師是幾歲生下你的啊?」

  「你的馬麻呢?」

  顒衍從頭到尾都一聲不吭,扳著臉坐在課桌上。桃惜看他滿臉陰霾的樣子,還以為他是害怕,便溫言說:「你不要怕,我、我們都是你爸爸的學生,不會傷害你的。待會你老師來了,就可以帶你回家了。」

  「是說,顒衍老師怎麼到現在還沒來啊?」終於有學生注意到了。

  「應該是聽到風聲,躲起來了吧?畢竟來了就要跟兒子相認了。」

  「喔喔,那果然是私生子嗎?怎麼辦,我越來越好奇了——」

  顒衍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我……我才不是私生子!」

  他這一開口就後悔了,因為教室裡忽然靜了一下,班上所有女孩子的視線都朝他聚集過來,顒衍的喉嚨「咯登」了一聲,本能地就想往教室角落縮。但班上的人把他團團圍在中間,顒衍根本動彈不得。

  「說話了……」

  先開口的是芬妮,她呆呆地眨了眨眼。跟著全班的少女們都沸騰起來。

  「好可愛,小朋友的聲音最可愛了!」

  「用那個聲音跟我說一句『大姊姊,要一起洗澡嗎?』好不好?」

  「啊啊,如果顒衍老師不要你的話,可以讓姊姊養你一輩子嗎?」

  顒衍愣愣地看著那些完全搞錯重點的女生。芬妮很快蹲回他面前,她抓著顒衍的肩膀,看著他的眼睛問。

  「認真地問,你媽媽到底是誰?你要體諒我們這些大姊姊,誰叫你爸平常老是神神秘秘的,雖然大致算是個帥哥,但沒人能真正摸透他的心。」

  「大致算是個帥哥」嗎……?這種不乾不脆的評語讓顒衍有點不太舒爽,但不知為何竟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看著女孩子們熱切的眼神,顒衍只得硬著頭皮開口。

  「呃……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囁嚅著。

  「咦咦?連媽媽也不知道是誰嗎?」,「果然是始亂終棄吧!」,「啊啊,顒衍老師你這個壞男人,我錯看你了~」,顒衍此言一出,小女生們立刻沸騰起來,一副就要把他爆料給蘋果的樣子,顒衍忙揮了揮小手。

  「不、不是的,我知道媽媽是誰啦!」

  「是什麼人?到底是怎樣的女人才會喜歡上顒衍老師?」芬妮急著問。

  什麼叫做什麼「才」會喜歡上啊?顒衍心裡老大不爽,但現在騎虎難下,不打發走這些發情的青春少女,恐怕他永遠無法脫身,顒衍只得繼續編故事。

  「這個……我跟她不太熟,不過他……他人很不錯啦。小時候我身體很不好,媽媽她就把我帶到山上,不分晝夜地照顧我,買書給我看,幫我洗澡穿衣,內褲破了會幫我補,還會上山補捉獵物給我吃……」

  「捕捉獵物?」桃惜愣愣地問,但少女們聽得專注,沒人注意到這小小的破綻。

  「雖然他總是扳著一張臉,看起來很嚴厲的樣子,他很強,同時也有點沒耐性,對我以外的人非常霸道,完全不容許別人違抗他的心意。」

  「唔啊,感覺是個古惑女呢,原來顒衍老師喜歡這一味的啊!」芬妮點著下顎說。

  「他雖然很兇又沒水準,又很固執,而且看著我的時候,感覺上都在想著另一個人。但是……不知不覺就是會他吸引,小時候我總是追著他身後跑,等我察覺過來,已經離不開他了……」顒衍有些迷惘地說著。

  「……小弟弟,你有戀母情結嗎?」

  「才沒有這回事!誰要喜歡那傢伙啊!」顒衍漲紅著臉。

  「不、不過原來如此,感覺老師喜歡的人,和老師有點像呢。」

  桃惜在一旁插口,顒衍本來想抗議說「哪裡像了」,但見少女們討論熱烈,一時也好奇心起,他坐在課桌椅上,小聲地開口。

  「那個,我……我是說我爸爸,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他問。

  這問題讓教室裡又安靜下來,顒衍是坐在課桌上的,他沒注意到自己問這問題時,是用四十五度仰角,仰視著這些少女們。黑得發暈的瞳仁加上軟軟嫩嫩的童音,頓時激起了在場所有少女的母性光輝。

  顒衍見不少女學生臉上頓時浮現憐憫之色,多半是把他當成從小沒見過爸爸的苦命小孩了,這不可不歸功於芬妮精湛的編劇功力。

  他不禁有一點點罪惡感。雖然這是這些無良少女自找的。

  「唔……怎麼說呢,應該說是個怪人吧!」

  其中一個女學生很快說,班上其他學生也開始苦思起來。

  「怪人無誤,¬而且很神秘呢!」一個女學生接口。

  「嗯嗯,老師什麼事情都不跟我們說,學期初剛到任時,其他級任老師都會自我介紹下,自己住哪裡、家庭狀況還有興趣什麼的,聽說禿頭還把自己的電話給班上所有女學生呢!可是老師什麼都不說,一進門就開始上什麼扶乩的方法。」

  「對啊,而且老師超悶騷的,應該說是很不坦率吧!上學期班際棒球比賽的時候,我和妮妮因為接球擦傷了膝蓋,結果老師就一邊破口大罵,一面罵還一面拿了全套的急救用具,跪在地上幫我們包紮,急到臉都紅了,還以為我們沒有發現。」

  「還有啊還有啊,老師還很喜歡逞強,好像覺得當老師就一定要比學生強那樣。之前不是有烹飪比賽嗎?老師平常明明連泡麵都不會做的,卻不知道哪根筋覺得他身為老師應該教我們作菜,放學後一個人留在教室裡研究食譜、學作菜,那段期間上課時手指上都是繃帶呢!」另一個女學生笑著說。

  「就是,老師真的超愛逞強的,明明所有人都看穿了,老師還是死都不會承認。」

  「而且還不能戳破,戳破老師就會害羞,害羞的話還會腦羞成怒。」

  「對對對!顒衍老師老是一副凶巴巴的樣子,其實都是因為在怕羞啦!真是的,都已經快三十歲的人了,還這麼不坦率。」

  「啊啊,這種的是不是就叫作傲嬌?」

  「顒衍老師根本就只有傲,沒有嬌吧?」

  「還有遲鈍……」

  「哈哈哈,而且聽男生說老師的那一根還很小!」

  顒衍見一群女孩子真的就這樣七嘴八舌地評論起自己來,而且還越講越高興,連自己的外貌都開始評論起來。顒衍聽到她們說什麼「把鬍子剃掉會更好」、「那種頭現在已經不流行了」還有「屁股要是再翹一點就好了……」之類的,臉色不由得越來越青。

  「不過,顒衍老師他,是個好老師喔。」

  有個聲音忽然開口,顒衍回過頭,才發現是桃惜,她一直站在自己身後,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嗯啊,雖然做為男人有點失敗就是了。」

  「老師雖然看起來一副懶散的樣子,但其實我們的事情,老師都有在注意呢。上次我媽媽割盲腸住院,老師馬上就知道了,提了水果到我家,還問我說需不需要幫忙說。」

  「是啊,上回我跟朋友吵架,難過得要命,老師也是一邊凶凶地說:『哭什麼啦,以後妳的人生要哭的事情還多得跟山一樣高,不要為了這種事浪費你的眼淚。』一邊聽我抱怨了一整個下午。」一個矮小的少女接口。

  「老師雖然上課都不認真,但其實也很注意我們的未來呢!上次我跟老師我說想上台北考大學,他就幫我收集了一堆資料,比我老爸還緊張兮兮。」

  「我上次大魔王來沒帶衛生棉,老師還幫我去跟春花老師借呢。結果差點被春花老師當成變態從五樓丟下去。」

  「老師放學後都會偷偷去幫我們種在後院的芹菜澆水……」

  「顒衍老師他啊……」

  顒衍不由得怔在那裡,女孩子們越談論越開心,全是一些他在學校的事蹟,有些事情顒衍根本也不記得了。什麼在大雨的夜晚送晚歸的社團學生回家啦、修教室的空調修到灰頭土臉,還有幫游泳社的學生抓老鼠等等的小事。

  但是這些學生,竟然通通都記在心裡。

  把身為老師的他,所做的一切,全都記在心裡了。

  說到為什麼想當老師,顒衍也說不上來。只知道那時候他一下定決心要子下山找個人類的工作,第一個想到的職業就是老師。明明當時「老師」就是他最不熟悉的職業之一。他十歲就被尚融帶進神山,根本沒受過幾年正經的國民教育。

  或許是那時候的顒衍,處在即使明天死掉也不奇怪的狀態下,所以才會如此急切地,想要靠著自己的力量,在什麼人的腦海裡,留下一些有重量的東西吧。

  顒衍握著短短的五指,看著和往常一樣吵鬧的學生們,喉嚨不自覺有幾分乾澀了。

  「所以說,你爸爸真的是個好老師啦!我們大家都很喜歡你爸爸說。」

  芬妮揉了揉顒衍的頭髮,頓時女孩子們都圍上來,顒衍聽見她們隱約說了什麼「對啊,我也最喜歡老師了!」、「因為老師的關係,每天都很期待上學呢!」還有什麼「顒衍老師最萌了!」但大概是變小的關係,顒衍覺得耳朵裡嗡嗡作響,視覺也不靈光了。

  「能夠來歸如唸書,成為你爸爸……成為顒衍老師的學生,大家都覺得很榮幸。小弟弟,你有一個最棒的爸爸喔!」

  芬妮老氣橫秋地笑著說。

  ***


  傍晚時分,顒衍一個人離開了歸如高中。

  結果一直到放學之前,顒衍都處於無法脫身的狀態,秉燭也沒有再回來。顒衍一直等到少女們去參加社團的空檔,才找到機會溜出教室。

  不管怎麼樣一定得趕快恢復才行……還是孩子的時候,顒衍不覺得當小孩有什麼不便。但事實證明人一但長大,就像變了心的男友一樣回不去了,雖然大人有許許多多煩惱,但顒衍還是一點都不希望人生重來一次。

  他大步走向土地廟的方向,時值夜深,歸如街道上到處都是返家的人群,他一個五歲小孩走在路上特別突兀。一直有熱心的大媽靠過來問他:小弟弟,你迷路了嗎?

  還有奇怪的大叔過來問他:底迪,要不要跟叔叔一起回家洗澡呢?

  顒衍一路走到了紅燈區,沒想到平常十幾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現在走起來竟這麼累人。他只得在路旁找了個長椅,坐下來喘一會兒。

  許多路人走過他身前,顒衍也沒特別在意,用秉燭給他的小手帕擦著汗水。忽然有個高大的身影在他身前停下來,顒衍一時以為又是哪個不識相的大叔,抬起頭就說:

  「我說過了,個位叔叔,我沒有迷路,也不想跟任何人回家洗澡……」

  「小衍……?」

  熟悉低沉的嗓音讓顒衍嚇得差點從長椅上跳起來。他驀地抬起頭,只見尚融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前,提著像是便利商店買來的塑膠袋,裡面還有金牌啤酒,身上穿著藍色的花襯衫,腳下一如往常地踏著藍白拖,正一臉驚訝地望著他。

  「你是小衍?你是小衍沒錯吧?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尚融眨了眨眼睛,他俯下身來,像是要把他看得更仔細般端詳著。顒衍頓時整張臉漲得通紅,差點沒找個地方鑽地洞下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尚融在他面前蹲下來,又問了一次。

  「就……變小了啊。」顒衍囁嚅了幾聲,別過頭。

  「變小了?好端端地怎麼會忽然變小?」

  尚融問,顒衍總覺得他語氣裡有種捉弄似的笑意,心裡更加不爽。

  「不小心喝了什麼仙瑤酒之類的東西……」

  「瑤草釀成的酒嗎?你怎麼會喝到那種東西?」尚融訝異地問。顒衍只覺身子忽然一輕,才發現是尚融把他整個人抱了起來。和那些少女不同,尚融的手臂既穩定又厚實,而且體溫一如記憶中很高,不愧是野獸,頓時顒衍有一種被什麼東西捕捉的感覺。

  顒衍不由得有些驚慌,小時候尚融也常抱著他跑來跑去。但不知道從幾歲開始,顒衍就開始拒絕他的任何肢體接觸,不要說這種抱高高了,連拍個肩顒衍也會生氣。

  「幹、幹什麼啦!放我下來!」他踢著小腿。

  「啊,抱歉,因為你這個樣子,我很自然就……」

  尚融嘴上道著歉,手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他重新提好那袋啤酒,竟就這樣抱著顒衍,往土地廟的方向走。

  尚融把他抱到比肩還高一些的地方,單手托著他的屁股,讓顒衍的腰靠著他的上臂,手掌就包覆著顒衍的小肚子。

  顒衍越是掙扎,尚融的手臂就像鐵箍一樣,讓他想掙脫也無法。尚融一走動,顒衍重心不穩,整個人撞在尚融的頸窩上,逼得他不得不伸出手來,緊急抱住尚融的脖子。

  「放開,我說放我下來!我都已經二十七歲了!」顒衍的臉都快出蒸氣了。

  「你這身衣服挺不錯的,是那群妖神替你穿的?」

  尚融完全不理會顒衍的抗議,心情很好似地問著。

  「去……去你的不錯!放我下來啦,尚融,我會自己走!」顒衍用盡力氣推著尚融,用小腿肚踢著尚融的手臂。但就是平常,顒衍也難用蠻力跟這男人相抗,更別說身體變成這樣了,「你再不放開,信不信我咬你!」

  不少路人注意到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的爭吵,笑著從旁邊走過。顒衍想他們多半以為是不聽話的小孩在跟爸爸鬧彆扭,臉上不由得更紅了。

  「有什麼關係,以前不知道抱過你多少次了。」尚融一點都不在意。顒衍幾次抗爭失敗,還真的張開嘴咬住尚融的肩,但換得的只是尚融「噗嗤」一聲。

  他抓著顒衍的後頸,把他從自己肩上拎開,換了一邊抱住顒衍。顒衍才發現自己的心跳跳得飛快,簡直像要擊破胸膛似的,明明剛剛已經休息那麼久了。
  
  尚融的腳程果然比他快得多,兩個人走進土地廟,一路上了二樓,其他的妖神似乎都還沒回來的樣子,整間廟裡靜悄悄的。

  「你什麼時候喝了酒的?」

  「……」

  「小衍,你還好嗎?」尚融稍微側過視線,看著那張紅通通的小臉問。

  「……昨天晚上。」

  「喝了多少?」

  「……不清楚,五、六杯吧。」顒衍好半晌才答。

  「是嗎?那就奇怪了。」尚融的發言卻出乎他意料。

  「瑤草的效果對人類雖然強,但瑤草這種仙草,本來就不是人間物,他和久染那傢伙的淨蓮一樣,都是靈氣極重到無法在污濁環境生存的東西。如果喝酒的人是神格者或是妖神也就罷了,像你這樣的凡人喝下去的話,應該很快就會被陽世的濁物沖銷掉才對。」

  顒衍睜大了眼睛,「欸?那、那是說……」

  「嗯,你只要正常飲食,要快一點的話就是喝普通的酒下肚,瑤草的效力很快就會被消滅了。久染她們沒告訴你這件事嗎?」

  顒衍的臉由紅變青,由青又轉白,最後又轉變回憤怒的鮮紅色。

  那些混蛋!那些沒有良心的妖神!絕對、絕對是故意的——!

  「所以說,你該不會從變小開始,都沒有吃過東西嗎?」尚融又問。

  顒衍愣了一下,這樣說起來,他從變小之後就煩惱得要命,根本沒時間想到生理需求的問題。只聽肚子忽然「咕——」地一聲,顒衍才發現自己真的餓了。

  「剛好,我在Lodus附近買了晚餐,還有一點啤酒,一塊吃吧?」尚融開了自己的房門,把顒衍一路抱到自己的床邊,讓他坐在床緣,語氣溫和地問。

  顒衍怔了怔,看著尚融轉身換衣服的背影。自從他接下土地神的任務,回到歸如,而尚融也跟著他來到土地廟開始,兩個人的幾乎就沒什麼見面說話的機會,尚融一天到晚神出鬼沒,三步五十往Lodus跑。

  而他忙於老師的工作,且入廟沒多久就和戴罪進來的妖神搞在一起,不要說白天,夜生活也充實到不行。

  曾幾何時,以往曾經朝夕相處的兩個人,竟然變得一點交集也沒有了。

  只是平常,顒衍根本不覺得這樣有何不妥。大概是因為身體變年輕了,連帶也想起了許許多多的往事,才讓他忽然在意起這件事吧。

  「喏,給你。啊,人類的話,好像未成年不能喝酒?」

  正胡思亂想著,尚融把一罐開封的金牌遞到他面前。顒衍怔了一下,總覺得鋁罐上的Mark變得格外巨大醒目,和自己的小手比起來感覺好突兀。

  「我已經二十七歲了!」顒衍沒好氣地說,一把搶過尚融手上的鋁罐。

  尚融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也不在意,自己從袋子裡拿了另一個鋁罐,湊近唇邊喝起來。就連尚融唇邊淡淡的髭鬚,變成小孩之後,看起來也特別清晰,特別惹人心悸。

  看來大人和小孩的視野果然很不相同,有很多東西小孩反而看得透。只是成人之後,往往忘記了。

  顒衍感覺自己的心臟又怦怦加速起來。自己小時候心臟果然很不好。

  「這樣說來,時間過得真快,轉眼二十多年就過去了。」尚融笑著說,他望著捧著鋁罐,腳還搆不著地板的顒衍,臉上滿是懷念。

  「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我好像反而沒機會好好看看你,那時候顒壽剛接下土地神的職務不久,他忙得要命,我也忙著幫他收拾爛攤子,顒壽怕自己的氣運影響你,所以不大敢接近你。我雖然跟在你身邊,但也只顧著維護你的安全。」

  尚融說著,忽然捉住了顒衍的下顎,把顒衍嚇得魂飛魄散。尚融的手掌好大一個,光是掌心就能把他的臉整個包進去,而且掌紋好深,顒衍平常根本看不到這麼細的。

  尚融還把他往自己那邊拖近,大臉也湊了上來。

  「幹、幹、幹、幹、幹什麼啦!」顒衍甩著頭想掙脫,心跳快到都快發痛了。

  「沒想到你,小時候長得這麼可愛。」尚融像發現新大陸似地,他稍微側過視線,前後左右地端詳著,還用指腹磨了磨顒衍的下巴。

  「可愛個頭啦!為、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說同樣的話啊,噁不噁心。」

  顒衍咕嚷著,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他一把甩開尚融的掌握,把那罐金牌抱到唇前,一口氣牛飲了起來。喝到一半還氣不足,拿開來喘了一下,又抱起來咕嚕咕嚕喝到乾為止,末了還打了個小嗝。

  「可愛有什麼不好嗎?」

  「我都已經這麼大了,哪個大男人會喜歡別人這樣說他啊!有人說你很可愛你會高興嗎?」

  「會啊,如果說的人是小衍的話。」尚融若無其事地說。

  顒衍聞言似乎窒了一下,他用黑得發暈的瞳仁瞪了尚融一眼,伸手又開了另一罐金牌,捧到唇前喝了起來。尚融見他兩頰通紅,連眼神也有點暈糊糊的,想阻止他繼續喝下去,但顒衍把啤酒罐抱得死緊,像小孩保護他心愛的玩偶一樣,尚融也只得放棄。

  「就是最討厭你這一點了,從小時候到現在都是……」顒衍嘟嚷起來。

  尚融忽然朝他伸出手。顒衍一驚,怕他又像剛剛一樣碰觸自己,忙往床那一頭挪了挪。但尚融卻沒有再動手,只是把啤酒拿到唇邊啜了一口。

  「不過,真是難為你了。」尚融說。

  顒衍一呆,尚融的大掌便忽然從他頭上壓下來,在他的額髮上用力搓了搓。

  「難為……什麼?」顒衍含糊地問。

  「那個時候……我雖然奉命保護你的安全,但卻沒有心思分神照顧你,你卻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像個大人一樣,我那時候也沒多想,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會照顧小孩,對小孩這種生物一無所知,還以為這樣子就夠了。」

  尚融喝著啤酒說,又轉頭看了他一眼,「現在看來,你那時候真的很小一隻,我卻什麼事情都放任你一個人……總之,辛苦你了。」

  顒衍似乎垂著頭沒說話,尚融便繼續說著。

  「不過真可惜,我本來想說你會和那些人類一樣,找一個還不錯的女人,和她結婚,生個一、兩打小蘿蔔頭的。我還做過類似的夢,我把你的孩子帶到床上,吻他們的額頭,替他們蓋被子,說聲『晚安』什麼的。但你偏偏就選了一個生不出來的。」

  尚融露出一副想抱孫子卻抱不到的遺憾神情,把手裡的啤酒一飲而盡。

  「我以前不大懂我家那個老頭子硬是要我找個獸人美女交合的原因,但是現在好像多少可以體會一點,這也是另一種報應不爽吧。小衍,你確定你真的不考慮……」

  尚融往旁邊一看,才發現顒衍不知何時竟已歪倒在他的大床上,一手還抓著他的衣襬,小臉枕在他的被褥上,長長的睫毛蓋著眼瞼,竟是就這樣睡死過去。手上的啤酒罐掉到地上,整張臉因為酒醉而微紅,睡得彷彿連呼吸都忘了。

  尚融眨了眨眼,看著顒衍稚氣的睡容,隨即緩緩地、揚起唇角笑了。

  他從床尾拉了被子,輕輕地蓋在熟睡的小顒衍身上,又伸手撫平他亂成一團的頭髮,想了一下,半晌俯下身來,在他粉紅色的額上輕輕吻了一下。

  「晚安,小衍。」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寧靜的歸如土地廟,忽然傳出一聲淒絕的慘叫聲。

  幾乎所有的住客都被這慘叫驚醒過來。竟陵揉著眼睛,打了個呵欠,昨晚他玩到接近子時才到土地廟來,身上還穿上胡亂套上的睡衣,赤腳走出了房門。

  慘叫聲來自尚融的房間,竟陵循聲趕了過去。才一進門就嚇了一跳,只見尚融那張大床上,竟躺著一個男人。

  是男人,不是男孩。那男人有這一頭鳥窩似的亂髮,臉上滿是鬍渣,黑眼圈重到像是一世紀沒睡飽的樣子。而他全身上下一絲不掛,身邊有些已經被撐裂的布料,看來是在三更半夜忽然恢復原狀,才會連換衣服都來不及。

  而就在那個男人身前,有一個身材高大、體態完美,同樣也是渾身光溜溜的男人。他的手臂正環在前面那個男人的腰上,兩個人胯下抵著胯下,大腿夾纏著大腿,後面那個的頭還擱在前面那個的頸窩裡,一副小孩子抱緊自己心愛玩偶的模樣。

  「衍……」竟陵叫出了床上男人的名字,驚訝到下巴掉下來。

  顒衍張著眼,僵直著四肢,看著自己懷裡緊緊抱住的人。還來不及改變動作,那個被他纏著的男人打了個呵欠,竟是懶洋洋地轉醒過來。

  「嗯……」尚融睜開眼睛,剛好和僵直在自己頸上的顒衍四目交投。

  他倒是沒多少詫異,只是看了一眼顒衍鐵青的臉、顒衍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顒衍纏住自己的大腿還有兩人交纏的部位,然後說出了令人髮指的悠閒話。

  「喔喔,你身體恢復過來啦,小衍。」

  這時候秉燭等人都往門口聚集過來,秉燭昨晚似乎被心血來潮的閻魔操得很慘的樣子,一臉的睡眠不足。

  顒衍連眉毛都顫抖起來。「為、為、為、為、為、為什麼會……」

  「嗯?你是問你為什麼會抱住我嗎?你忘了啊,昨天晚上你喝醉了,睡到一半忽然爬起來發酒瘋,一直跟我撒嬌說什麼『我要抱抱』、『尚融的毛毛好溫暖好蘇湖喔』,還拿臉磨蹭我,我制止你,你還一直硬要纏上來,我只好隨便你了。」

  「但、但是為什麼你是裸……」

  「這你也忘了?我想你大概是想起小時候我還用原形陪在你身邊的事,你在那邊蹭半天蹭不到毛,就生氣了,一邊扒我的衣服還一邊說什麼『毛不見了,尚融的毛怎麼不見了?』,硬是把我脫到光才甘心不是嗎?」

  「哇喔,好熱情。」說話的是竟陵,他還吹了聲口哨。

  「但是老師為什麼也沒穿衣服啊?」秉燭在一旁問。

  「因為變回原形的關係吧,衣服被撐破了。」忌離冷靜地說著。

  「不過太好了呢!老師終於恢復原來的樣子了。小小的老師雖然還可愛,果然還是這樣的老師看起來比較習慣。」秉燭由衷地說。

  「一點都不好!那你為什麼不阻止我啊?你把我打昏不就得了?你根本就是故意看我笑話吧!」

  顒衍漲紅的臉說,他試著想推開尚融。但不知為何四肢無力推不開,還被他反客為主一把抱了起來。

  「我有阻止你啊,只是阻止不了,你從小就是這樣,固執起來誰都拿你沒辦法。反正小時候我們都這樣抱著睡覺不是嗎?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尚融笑著說:「你也差不多該趁這個機會和我化解一下隔閤了吧?小孩子鬧彆扭別鬧太久。」

  「就跟你說我已經二十七歲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歸如土地公、成熟的男人顒衍,今天仍舊是他美好的一天。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或與
  • 這太閃了XDDDDD
    尚衍果然是微妙的迷人啊XDDDD
  • 特別篇就是專門在閃大家用的XD

    toweimy 於 2013/01/19 21:51 回覆

  • 葉羽
  • 大讚~!!
    尚衍萬歲XDD
  • 等等這篇尚衍衍竟都有不是嗎?XDD

    toweimy 於 2013/02/16 00:41 回覆

  • 大ㄋㄟ
  • 最喜歡竟陵了~
    看本傳都看到好心疼><
    小衍真是個大笨蛋~
    心高氣傲的小鳥要捧在掌心上疼啊~~~~
  • 當初第三集在連載時衍就被罵得很慘了...:P

    toweimy 於 2013/02/21 18:09 回覆

  • 訪客
  • 天哪~~~~~~~~~~~
    原本對衍還沒甚麼特別感覺的
    一看這特別整個酥麻起來了~(?)
    還有尚衍尚衍wwwwwww
  • 正太控發現!XD

    toweimy 於 2013/03/04 17:15 回覆

  • 唯雲
  • 尚衍真的太棒了--(大心)
    衍竟(眼鏡?)其實完全被忽略了……
    尚衍讓人有種揪心又心動的感覺~(扭動)
    正太什麼的果然人妖(人&妖啦)都喜歡啊!
  • 不要忽略眼鏡嘛眼鏡才是本體啊QQ(什麼跟什麼XD)

    toweimy 於 2013/08/19 00:4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