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很好啊,我喜歡衍,最喜歡了。」

  顒衍怔了一下,看著少年甜美無雜質的笑容,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竟陵掂足吻向他的頸側,吻著他布滿鬍渣的側頰,一路找到了顒衍的唇。顒衍也沒有多做抵抗,任由竟陵把舌頭伸進他的口腔裡,和他做深度的交流。

  竟陵熱情地吻了一陣,顒衍坐倒在床上,竟陵就從頭把他撲倒,恐嚇信飛了滿床。竟陵正準備伸手脫他褲子,顒衍卻驀地坐了起來,抓住了其中一封信。

  「啊啊,不行,得先處理完這件事才行。」

  顒衍抓了抓頭。

  「如果真的是高階妖鬼做的事,那麼班長她們可能會有危險,要是感覺得出妖氣的話,或許還可以憑妖氣的類型猜測出妖鬼的種類,但是現在好像行不通。喂,你還知道任何學校裡的靈異傳說嗎?」

  竟陵懶洋洋地從床上直起身,眼神幽怨地看了顒衍一眼,顒衍的褲頭已經被竟陵解開,露出裡面形狀明確的白色內褲,但卻沒有堅挺的跡象,顯然主人的心神已被另一件事攫奪,完全無心享樂。

  他只好嘟著嘴,捱著顒衍在床邊坐下。

  「類似的傳說實在太多了,我也記不得了。真那麼想知道怪談的話,去歸如高中的BBS板上看不就好了嗎?」

  「BBS?那是什麼?」顒衍一愣。

  「就是一種網路上的討論平臺,歸如高中有架自己的站,裡面有各種不同主題的討論版,我記得裡頭就有一個不可思議版,版名就叫Mystery,專討論一些非日常的超常現象,好像是學校的推理靈異研究社架的。」

  顒衍露出困擾的表情。

  「呃……那我該怎麼看到他,你說的那個BBS?」

  「就直接開電腦連上網就行啦,你總知道PTT吧?台灣人不知道PTT那就太扯了。」
 
  「……對不起我不是台灣人。」

  竟陵嘆了口氣,他走到自己的書桌旁,從抽屜裡拿了一台白色的筆記型電腦出來。搬到桌上開了電源,又插上了網路線。

  顒衍走過來站在身後觀看,竟陵指著螢幕打算開口,半晌卻又改變了主意。

  「要我教你可以,衍得先滿足我一下。」竟陵仰起了臉。

  「不行。被你纏上一個晚上都脫不了身,我今天晚上一定要搞清楚。」顒衍斬釘截鐵地拒絕。

  「一次就好嘛,這麼小氣。」

  「你每次說一次,哪次不是一次完了又一次?」

  「好嘛,那不真做也可以,讓我用嘴幫你?」

  竟陵委屈地看著顒衍。顒衍看著那張犯規的美少男系臉孔,一副拒絕了他就要潸然淚下的樣子,竟陵真的很知道怎麼樣戳他的死穴,他只好嘆口氣。

  「……好吧。」

  竟陵得了應允,高興地歡呼一聲,他伸手脫下顒衍的褲子,就著顒衍的站姿,就這樣坐在椅子上,彎下了腰,把深埋在四角褲裡的東西拿了出來。

  老實說被竟陵這樣挑逗,顒衍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胯下的東西已然微微挺起,脹紅著散發著熱氣。

  竟陵把他握在掌心,先是用舌頭舔,然後整個含了進去。

  顒衍露出一絲不安的神色,雖說他們早就不是第一次這樣做,竟陵的胡鬧他也領教得多了。

  但這次竟陵似乎有意要挑逗他,先是用吮吸的,還用牙齒極輕極輕地咬著勃發的表面,卻在刺激達到頂點的前一刻收勢,讓顒衍忍不住發出沉重的喘息。

  竟陵本來打算挑弄顒衍一下,以顒衍過去的紀錄,一下子忍耐不住,會拋下一切把他撲倒也說不定。

  但顒衍只是扶著椅背,任由竟陵在下頭舔弄吸吮,半晌還微微閉起了眼睛,薄唇張開一絲細縫呻吟。

  「嗯……」

  竟陵有些懊惱,本來是要引誘顒衍的,但看著這個雄性人類下身赤裸,上身衣冠楚楚,緊握著椅背微扭著腰,還露出一副苦惱神情的模樣,被引誘的反倒變成他了。

  竟陵只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恨不得把這男人打昏了仙人跳上去。

  顒衍終於在竟陵口中釋放出男性的菁華。竟陵報復似地伸出舌頭,把顒衍射出的東西全都舔個乾淨,抬頭看到顒衍額角也全是汗水,視線卻已移向了桌上的電腦。

  「可以了吧?快點教我BBS吧?」顒衍一手拉起褲子穿好,一手扶在桌緣彎下腰。

  竟陵嘟著嘴,嘟嚷了聲「沒情趣」,只得重新坐回電腦,打開PCman,在上頭輸入了一串網址。

  螢幕先是刷了全黑,跟著跳出了代表歸如高中的標誌,那是一個太極加上北斗杓的圖案,據說是歸如高中初代校長的設計。

  「喔喔,這就是BBS啊?」顒衍好奇地看著竟陵用鍵盤操作。

  竟陵指著跳動的ID欄,解釋說:「這個是ID,就是識別你身份的代稱,你可以隨便選一個你喜歡的英數組合當作ID使用。如果不想申請帳號的話,也可以用訪客的身份進來,但是權限會比較少。」

  他在ID欄輸入了Guest,又說:「順帶一提,歸如高中的BBS是全站匿名制,也就是不會顯露出ID,但是你也可以自己取一個慣用的暱稱,好讓別人便於稱呼你。」

  「咦?可是ID不就是匿名?」顒衍皺了皺眉頭。

  「那不一樣,一個人只能申請一個ID,帳號用久了別人遲早可以猜出你是誰,而且犯了規很有可能被取消進板資格。但匿名不一樣,大家都不會知道彼此是誰,板主也比較沒有辦法管理一些過分的言論。」

  「這樣的目的是什麼……?」

  「匿名的話,比較能夠暢所欲言吧,像有個熱門板叫老師去死版,就是學生專門拿來罵老師的。也有劈腿爆料版,是爆學校裡的劈腿八卦,這些板不匿名大概沒人敢發言。」

  竟陵耐心地教學著。「不過也是有人不匿名的,像有個ID叫「RedOrphan」的人就是,他常常在八卦版上爆一些很驚人的八卦,不過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就是了。」

  「驚人的八卦?比如說?」

  「比如上次他說保健室的春花老師要結婚了。」

  「這真是太驚人了。」春花老師是他們高中教生物的女老師,因為人手不足所以也兼任保健室的老師,她最常說的話就是她寧可嫁給蠑螈也不願碰人類。

  「不過他發了這篇文後,後來還真的有人在商店街看到春花老師和一個男人走在一起,神態還很親密,所以這個八卦搞不好是真的也說不定。」

  竟陵一手架在椅背上,滾著滑鼠繼續說:

  「其他還有像是『體育老師就快要長出頭髮來了!』、『一年級校花其實超迷北斗神拳。』之類無關緊要的八卦,老實說其中也有關於你的。」

  「關於我的?」顒衍一愣。

  「他說過顒衍老師其實不喜歡女生,只喜歡美少年。」

  「……好中肯。」

  「對吧?只是當時下面推文都一面倒的都說不相信就是了。」竟陵嘻嘻笑著。

  顒衍有些不自在,他把視線轉為螢幕上,繼續往上捲動著文章,那個叫RedOrphan的還真的發了不少篇,而且每一篇幾乎都被推到爆。

  「這是……」

  顒衍的視線停在其中一篇文章上,那是去年六月十一日發表的,一串名為「歸如高中即將發生一件大事」的討論串,討論相當熱烈,一直到暑假期間都還有人跟串。他用鍵盤按進文章,發現裡面用紅色的文字寫著:

  標體:[爆料] 歸如高中即將發生一件大事
  發表人:RedOrphan
  發表時間:20xx年6月11日 12:23 am
  內容:
  歸如高中即將發生一件震驚全台的大事。
  各位同學們,感到榮耀吧!
  你們將成為媒體囑目的焦點,
  你們的臉會登在每一分報章雜誌上,
  你們的故事將成為每個談話節目的主要議題,
  從今天開始,你們將是這個血腥廟會的主人翁!
  歡喜吧!跳舞吧!歌唱吧!


  「喔,對,就是這個。這是你說的那個跳樓事件一個禮拜前,RedOrphan在歸如高中八卦版上發表的文章。」竟陵說。

  「他說的事件……就是指壁丹同學?」顒衍問。

  竟陵沉吟了一下,用手指點著下顎。「這個嘛,怎麼說,我覺得很微妙呢,大抵神棍都是這個樣子,先說個模模糊糊的預言,之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好像都能符合那個預言,但神棍就可以說是自己預言中了。」

  「不過這個RedOrphan,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顒衍又問。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他總是以這個ID發表文章。明明歸如高中的BBS可以匿名的,一般可以匿名的版,是不會有人肯用ID浮水的,但是RedOrphan卻從來不用暱稱。如果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只能說膽子挺大的,因為用ID很容易就可以查到本人。」

  「你呢?」顒衍忽然問。

  「嗯?」

  「你的暱稱是什麼?在歸如高中的BBS上。」

  竟陵神秘地笑了笑,把食指貼在唇上搖了搖。「這是秘密,我才不會告訴學校的老師知道這種事情呢!」

  竟陵說著退出了八卦版,邊按著鍵盤邊說:「其實那個一年級學生跳樓事件,靈異版有更多的討論,一直到最近都還有人在談。」

  他進入一個名為Mystery的版面,進版畫面是一道大門,繪成紫色的,看來十分陰森森,按下動畫播放鍵時還會緩緩地打開。

  竟陵進了版,顒衍就看見一堆令人眼花繚亂的標題。像是什麼:「[勁爆] 有人知道數學老師其實是妖怪嗎?」、「[驚異] 我發誓美術教室的那個頭骨真的會飄!」還有「[揪團] 有人想去看祁東二街上那間鬼宿舍嗎?」顒衍看著竟陵快速瀏覽,一時目不暇給。

  竟陵不停地捲著文章軸,果然在一千六百多篇的地方,出現了標題連續的討論串。

  「[問事] 聽說那個跳樓的學生,以前是我們學校的?」

  顒衍接過滑鼠,點進了那個討論串裡,裡頭還真是什麼內容都有,大多數人都回應一些:「好可怕!」、「亂編的吧?」、「真的會有人跳下來嗎?」也有人信誓旦旦地說自己真的看過,連學生的容貌、神態和穿著都明確地描寫出來。

  讓顒衍注意的卻是其中一則回應留言,發表的暱稱是一個叫血腥超級瑪俐的人,姑且不論這個暱稱的品味,他的發言卻讓顒衍很在意。

  標體:[問掛] 聽說那個跳樓的學生,以前是我們學校的?
  發表人:血腥超級瑪俐
  發表時間:20xx年7月2日 12:23 am
  內容:
  其實大家都知道吧!
  那個跳樓的學生,就是男生班的壁丹對吧?
  根本就是去年的事情啊,不要講得跟自己無關的樣子。
  他跟那些人本來是朋友、是好兄弟,只要是男生班的人應該都知道。
  把自己的同學活活逼死,全班還可以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下去。
  大家還真是超會裝的啊。

  顒衍又往下看了幾篇,有幾個人回應了那篇留言,多數人都覺得他在胡扯,但也有人說這件事情他好像確有其事。有個叫克利絲蒂的人回了留言:

  標體:[問掛] 聽說那個跳樓的學生,以前是我們學校的?
  發表人:克利絲蒂
  發表時間:20xx年7月3日 13:20 am
  內容:
  那個……跟我聽說的好像有點不一樣?
  我是聽說,那個叫壁丹的男生,原本和一個女生班的女生在交往,但是後來似乎發生了一些事,那個女生就和壁丹同學分手了。再加上壁丹同學家裡情況似乎不是很好,一時想不開,所以才……
  應、應該跟其他同學沒有關係吧?

  這種討論區下面好像可以推文,顒衍發現下面推滿了:「好八卦!」、「先承認你就是那個女生。」還有什麼「寂寞嗎?今晚哥哥來滿足你~」。

  竟然還有個叫「靜香魚」的人在下面推:「其實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

  結果下面的推文就變成:「肛肛好。」、「肛五樓。」、「五樓自肥。」有個叫「生氣鳥」的人還推:「真是太可惜了,暴殄天物,科科。」等等顒衍完全看不懂的推文。他承認自己真是和現在的年輕學生脫節了。

  顒衍又往下看了幾頁,回應雖然很熱烈,但多數是敘述自己目擊的經過,有不少人都曾經在星期三社課結束時,看到那個學生跳樓。

  只是說法有很多種,有人看到的是女生、有人看到男人,也有人看到是兩個人一男一女手牽手往下跳。

  但是顒衍倒是很確定,自己看見的是個男學生。他對自己的美少年辨識能力多少有點自信,雖然秉燭打擊他的自信不少,那的確是個長相清秀的少年沒錯。

  還有一篇文章提到壁丹的個人背景,同樣也吸引了顒衍的注意。

  標體:[問掛] 聽說那個跳樓的學生,以前是我們學校的?
  發表人:南斗神拳
  發表時間:20xx年7月3日 13:20 am
  內容:
  我聽說壁丹那個人全家都不是什麼好人。
  爸爸好像去販毒之類的,媽媽不知道幹什麼的,哥哥好像也是混黑道的。
  我朋友以前是他鄰居,還說常常被壁丹的家人恐嚇,很恐怖耶。
  這種人實在不適合待在歸如。
  我媽媽說,這個地方純僕的風氣都是被這些人給這種人搞壞的。

  除了這篇文章之外,就鮮少有回文提到壁丹本人的情況。本來歸如高中是所小學校,學生間彼此應該都很熟才對。

  但顒衍發現,壁丹最熟悉的人似乎就僅止於欺負他的那群人,其他現在升上二年級的男學生,反而都跟壁丹不太熟,多數只說他是個「安靜」、「好像很有氣質」或是「對他沒什麼印象」的學生。

  「唔……這種人的確很容易變成被欺負的對象。」

  竟陵捱在他身後,跟他一起看著那些文章,胸口緊貼著顒衍的背脊。

  「可是他似乎有不少朋友不是嗎?」顒衍指著螢幕問。

  竟陵嗤了一聲。「就是朋友才會欺負啊,衍沒有上過一般人類的學校吧?」

  「有啦,我七歲到九歲時還是上普通的小學好嗎?」

  「那是人類曲指可數幾個可以稱得上可愛的年紀,那年紀的小孩根本沒什麼心機,下一次要變得這麼可愛,大概要等老年失智包尿布的時候吧。」

  竟陵交抱著雙臂說。

  「雄性人類的社群中一定會分強弱關係,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一群男的混在一起,當中一定有個類似老大的人物。這不是刻意選出來的,而是容貌、功課、能力或交際手腕強大的人,自然就會從一群人裡脫穎而出,成為其他人類依附的對象。」

  「你很清楚嘛。」

  「當然,為了可以順利混進人類社群裡頭,我可是下了很多功夫呢。」

  竟陵仰著臉笑笑,清純的臉上完全看不出半點心機。

  「但是跟老大相反的就是小老鼠,每個社群裡一定都會有個小老鼠。這種人一般而言各方面條件都比周圍的人差,周圍的人也通常普遍看不起他。但很奇怪的是,他們卻會像朋友一樣玩在一起。你只能從很小的地方看出他們的權力關係,例如聊天時總是沒人接他的話、聚會的時候總是要配合其他人的時間,否則就會被丟下之類的。」

  竟陵攤了攤手。

  「雌性人類的社群就更不用說了,基本上女生是一種不會當面跟你撕破臉的生物,就算心裡超看不起妳、堵爛妳,表面也會跟你客客氣氣的。女生們彼此全都是朋友,也全都不是朋友。」

  顒衍看起來有點困惑。「看不起的話,幹嘛勉強做朋友?絕交不就好了?」

  「我想是因為那些人類需要吧?」

  竟陵坐倒回床上,交跨著腿看著迷惘的顒衍。

  「不是實際上的需要,而是心靈上。」竟陵又補充。

  「因為人類普遍對自己沒有信心,如果不是天天跟一個怎麼看都比自己差的人混在一起,恐怕就會自卑得活不下去。小老鼠的存在對他們來講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可以靠著集體羞辱小老鼠,讓自己產生優越感,以彌補像老大這樣的人物給他們的陰影。」

  「所以說,那個叫壁丹的學生,是整個團體裡的小老鼠?」顒衍問。

  「恐怕是,照這樣看起來,搞不好當年還有一個擔任『老大』地位的人。」

  竟陵思索似地說著。

  「老實說老大不需要特別動手,他只要言語上說出一些輕蔑、暗示的話語,就足以引得其他人把那隻小老鼠踏死了,而老大自己往往落得輕鬆,說不定大家還覺得老大才是對的。大多被欺負的人都不會得到周圍的人同情,這也是原因之一。」

  「慢著。」

  顒衍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抬頭看著竟陵。

  「這麼說來……那個當年的『老大』,會不會其實還留在學校裡?」

  竟陵攤了一下手,「這我就不知道了,男生班有兩班,那是甲班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完全清楚。而且就像版上說的,那個叫壁丹的人類,好像就只跟他們那一群熟,而那一群自從那件事情爆發後,大多數都搬走不是嗎?」

  他想了一下,又說:「不過你可以去問女生,你是女生班的導師吧!不要小看女生的情報網,她們的八卦能力是天生的,情報網絕對豐富得超乎你想像。」

  「我是老師,忽然問學生這些很奇怪吧?」顒衍搔搔頭。

  「不要指望我,我討厭跟雌性人類打交道。」

  竟陵看顒衍望向他,嘟了一下嘴說:「不然的話,你可以去問秉燭啊,他跟你們班上那群女生交情很好不是嗎?」

  「咦?真的嗎?」顒衍大為吃驚。

  「他跟你們班班長不是每天都一塊吃飯嗎,還一起放學一起去蛋糕店吃甜點呢。」

  大概是看顒衍臉色鐵青,竟陵聳聳肩又說:「你不用擔心啦!我看那個傢伙對她們沒有那個意思,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是雄性這件事……不,應該說,他對生物有分雄性和雌性這件事,壓根一點自覺一點概念都沒有。」竟陵難掩鬱悶地說。

  「你和他發生過什麼嗎……?」顒衍問。

  「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唔,怎麼說,感覺你的語氣好像忽然熟悉起來……之前對他都不太理睬的。」

  竟陵不滿地扁了下嘴,躺回床上背過身,「沒什麼。」

  顒衍也不知道他在鬧什麼彆扭,竟陵雖然不是人類,還是隻雄妖,心思卻往往比人類女人還複雜,顒衍承認自己經常搞不懂他。

  「說得也是……學生會比較清楚學生的事,一直自己在那邊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顒衍把視線移離BBS,盤算似地說著。竟陵從床上懶洋洋地爬起來,走到顒衍身後,兩手環住了顒衍的肩。

  「就是說啊,所以不要太煩惱了,衍,昨天晚上的那個姿勢啊……」

  顒衍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就去問問那小子好了。陵,謝啦!我是說BBS的事情,雖然我還是用得不大順手就是了。」

  他說著,就收拾了滿床的信件,開門走出兩人共同的房間。

  竟陵坐回床上,望著已然闔上的房門,舒了舒肩膀,滿不在乎地坐回顒衍剛剛還坐著的椅上。碎花布的坐墊上,還留著那個人臀部的熱度。

  他托著腮,望著BBS畫面上跳動的浮標,良久才輕嘆一聲。

  「上網找帥哥來個一夜情,好像不錯……」

  ***


  秉燭從浴室裡走出來時,發現顒衍正坐在他房間的床上。

  他是最晚搬進來的房客,久染幫他安排了邊間,秉燭的房間只有一面有窗戶,最近天氣越來越熱,秉燭的房間沒有冷氣,所以就習慣開著房門通風,連洗澡的時候也不例外。反正整間宿舍都是公的,就算有女生,秉燭也不在乎。

  顒衍倒是愣了一下,秉燭已經在浴室裡穿好衣服。顒衍看見他穿著一件深藍色的浴袍,腰間用綁帶鬆鬆打了個蝴蝶結,奇異的深藍色頭髮濕淋淋地披垂在鎖骨上。

  他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特別是從秉燭敞開的浴袍間,可以看見他平坦一片的胸膛。

  就男人而言,秉燭確實是很顯瘦的那一型,鎖骨以下也沒什麼胸肌,還有一點腰身,但卻又不是女人的身體,最多只能說是骨感。

  「顒衍老師,有什麼事嗎?」

  秉燭驚訝地問他,似乎完全沒注意到顒衍詭異的視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edant
  • 唔啊停在这里不厚道!大叔你看到了什么?!

    ps 求虐轻一点。不然求虐后满满满满的治愈也可以...
  • 會的:)
    大叔看到了豐盛的大餐啊XD

    toweimy 於 2011/07/01 23:41 回覆

  • Kate
  • 雖然只有名字
    但五樓你居然出場了xDDDD
  • 因為BBS出場了他也就跟著出場了XD

    toweimy 於 2011/07/05 21:41 回覆

  • Kate
  • 原來五樓和BBS是相連的嗎xDDDD
  • 是的XDDD

    toweimy 於 2011/07/15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