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安卓的看法
  
  
  『所以說……這一切都是騙我的嗎?』
  
  婚禮會場的大門被撞開,許多賓客都回過頭去。安夏穿著單薄的白色單衣,站在十一月的寒風中,戶外正飄著細雨,似乎從本家一路徒步衝過來,雨水打濕了安夏半長的黑髮、臉頰和肩膀,連單衣都溼透了。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游魂一樣飄泊無依。
  
  『安夏……?』
  
  賓客們訝異不已,禮壇前的新郎也十分驚訝,他幾乎是立即拋下了新娘,衝到安夏的身邊。
  
  『安夏,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發燒在本家休息嗎?』
  
  安其握住了安其的手,一碰觸便不由得吃了一驚,因為安夏的身體是如此冰涼,幾乎沒有了身為人的體溫。他才抓住他的手臂,安夏便軟綿綿地側躺了下來。
  
  『安夏!』安其一驚,本能地想接住安夏,沒想到安夏忽然一個迴身,借力使力地挺起,用右手俐落地給了安其一個響亮的巴掌,然後將安其甩倒在地上。
  
  這下四下驚呼連連,安夏晃了晃身子,踉踉蹌蹌地退了兩步,看著因為被打而撫頰發怔的安其,忽然極輕極淡地笑了起來。
  
  『返手受身,安家防身術的第一招,你連這個都忘了嗎?』
  
  安夏整個人騎到安其身上,抓著安其的衣領,安夏又笑了起來。『怎麼,覺得驚訝嗎?驚訝我怎麼會知道你和絹絹結婚的事?』
  
  安其望著安夏蒼白的笑顏,心中忽然無預警地一疼。他以不要刺激病中的安夏為由,說服當家和本家的人隱瞞他和堂主女兒結婚的事,那是安家勢力範圍內最大的堂口,只要完成這一步,安本家就幾乎是他囊中物了。
  
  他無法否認,從在禮堂門口看見安夏現身那刻起,他的心就動搖了。無關乎計謀、無關乎安家,他只想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接住這個總是無法自己站穩的弱小身軀。
  
  『很抱歉讓你的計畫出現小小的裂痕,你的計畫實在是天衣無縫啊,安其少爺,我親愛的堂哥。要不是我趁和你歡愛過後,悄悄地偷看了你的手機,還不會知道你和林堂主的陰謀。安家第一美女,又是林堂主的女兒,堂哥真有福氣。』
  
  安夏凝視著安其,即使說著這些話,安夏的語氣中卻毫無怨恨之意。取而代之的,是某種綿密的、近乎絕望的溫柔。這語氣令安其隱隱感到不安,他不敢直視安夏的臉,只能把頭別過去。
  
  『我……本來想等結完婚後,再跟你說清楚的。』
  
  『說清楚什麼?說清楚你只是跟我玩玩?你只是迷戀上我的肉體,其實你喜歡的仍然是女人?』安夏的眼睛裡仍然沒有一滴眼淚,這實在很不尋常,這個平常被他擺弄個兩下,就淚眼汪汪的少年,現在竟然直視著他,眼神沒有一點退讓。
  
  彷彿一退讓就是懸崖,一退讓就是地獄。而且還準備拉著他一起跳下去。
  
  『要是我沒有發現,你打算騙我到什麼時候,嗯?親愛的堂哥?是不是還每天五點準時到大宅來找我,和我喝酒聊天,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安夏……』
  
  『安其,我喜歡你。』安夏忽然張口。突如其來的表白像是道雷電一樣,狠狠穿過安其的心臟,安其覺得自己動彈不得:『你永遠是我的安祺兒,My Angel。』
  
  安夏忽然直起身來,踉蹌地退了兩步。安其看見眼淚終於從安夏兩頰滑下,他心中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然後他看見安夏的唇語,微不可聞地:
  
  『動手吧。』
  
  『咻』地一聲,天花板不知何處傳來滅音槍的聲音,禮壇前的新娘首先尖叫出聲。
  
  子彈穿過了安其的胸膛。血花四濺,也濺上了禮堂前癡癡站著的安夏面容。
  
  ***
  
  
  「爸——」
  
  安卓放下原稿抬起頭來,整個人已經被眼淚給淹沒了。
  
  「怎樣啦?」
  
  星期天下午,安夏在陽台上睡午覺,安其好不容易寫到一段落,本來想偷個浮生半日閒,邊喝啤酒邊看書的,沒想到耳邊傳來安卓的慘叫。
  
  「不要斷在這裡啦Q口Q!斷在這裡超不人道的耶!我要哭了啦,安其會死嗎?」
  
  「幹,老子活得好好的怎麼會死?」
  
  「不是說爸啦,是這個安其,小說裡的安其少爺啦——」
  
  安卓淚眼汪汪地跪坐在安其身邊,幾乎就要巴住自家爸爸的大腿了。
  
  「你不會賜死這個角色吧?不會吧?看在他跟你同名的分上,現在BE和虐文已經不流行了啦,而且這篇文前面就已經夠虐了,有個HE比較可以平衡一下啦,爸——拜託啦,看在我是你兒子的分上——」
  
  「吵死了,是不是喜劇結尾看我的心情。就算你是我兒子也不能左右劇情!」
  
  安其不耐煩地揮揮手,又看了眼拿著原稿,哭得像個小媳婦的安卓。
  
  「還有不要一天到晚哭,你是男孩子耶,這些年來安夏到底是怎麼教育你的?」安其嘆了口氣。
  
  「人——人家感——感動嘛……」Q^Q。
  
  看見安卓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樣子,安其的作家魂也不由得軟化了。他又嘆了口氣,把散落一地的原稿撿起來擱在手上。
  
  說起來,他和安卓之間,除了十一年的分離,從上個月初同居以來,好像還沒有一次像樣的父子敘話。
  
  「如何?這樣安夏應該有變得比較腹黑了吧?跟前面的角色個性也比較對得上。 」安其偵詢兒子的意見。
  
  「嗯,跟真的老爸越來越像了。 」安卓吸著鼻子。
  
  「安弩的戲分也增加了,安其也沒有這麼陰謀論,稍微寫出他純情的一面。」
  
  「嗯,跟真的爸爸也越來越像了。」安卓擦著眼淚。
  
  「才沒有!」
  
  「不過,這是真的嗎……?我說小說裡面發生的事。 」安卓好奇地問。
  
  安其頓了一下,從茶几上拿起啤酒來灌了一口。
  
  「嗯,說是也是,說不是也不是。那時候你媽是真的有跑到婚禮上來鬧,還在我面前假裝昏倒,我去扶他,結果就被他制住了,他從以前就很會搞這種技倆,但我想他只是要把我從婚禮上帶走,並沒有要殺掉我的意思。是那個叫安弩的小鬼自作主張,躲在天花板上暗算我。」
  
  「啊啊……」
  
  「怎麼了?」
  
  「不……我只是覺得,老爸和爸爸的前半段人生,真的是戲劇化得跟八點檔一樣啊。不,應該說比八點檔還精彩,簡直跟晉X的某些耽美文一樣了……」安卓感慨地說。
  
  「?」
  
  「啊,不,沒什麼。」安卓很快收起花癡臉。
  
  安其又喝了口啤酒,抹了抹嘴又說:「後來其實安弩也沒有成功,他只射傷了我的手臂,但也足夠讓婚禮亂成一團了,還因此招來的警察。安夏那傢伙總是很誇張,做一些超乎常識的事情,但他的保鑣顯然比他還更誇張。」
  
  「這件事也震動了老頭子,把安夏關了足足一年的禁閉,安弩逃亡,我也才有時間和娟娟過正常的夫妻生活,直到生下你。」
  
  「原來是這樣……」安卓點點頭,忽然又開口:「爸,為什麼我會叫安卓?」
  
  「為什麼?」安其一愣。
  
  「安卓這名字是你取的不是嗎?安卓安卓,其實也是Angel的諧音啊。爸爸不是最討厭別人叫你安祺兒嗎?為什麼還要把我取名為安卓?」
  
  「……」
  
  「老爸以前啊,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肯叫我的名字,爸你知道嗎?」
  
  安其有點意外。「為什麼?」
  
  「我一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有一次我生日,老爸省吃檢用,竟然跑去買了一台XBOX360給我,老實說我實在不需要這麼昂貴的東西,他直接送我鬼X眼鏡的正版限定DVD我還比較高興……不,我是說,後來老爸把禮物給我,還叫了我的名字。」
  
  安其看來有幾分震憾,怔在那裡沒有說話,安卓就繼續說:
  
  「那是他十一年來第一次叫我全名,但是一叫他就哭了。我第一次看到老爸哭呢,平常老爸總是笑笑的,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那次他哭得很傷心,他就這樣摟著我,不停叫我的名字,叫到最後口齒不清,我都不知道他是在叫我,還是在叫Angel了。」
  
  安其看了一眼陽台上像貓一樣,睡得正酣的美青年,伸手抹了一下鼻子。安卓一直觀察著他的舉動,半晌安其說:
  
  「嗯,因為你是我兒子嘛。」
  
  安其撇了撇嘴:「老子被叫安祺兒叫了一輩子,你也別想免俗。」
  
  安卓看著安其有些泛紅的眼眶,滿懷希望地巴住他的手。
  
  「所以看在我這天使兒子的分上,Happy Ending?」
  
  「……想都別想!」
  
  ***
  
  
  A4.讀者的看法
  
  安其衝進了病房,枉顧周圍醫護人員的阻止,一路衝到了床邊。
  
  床上的人兒靜靜地睡臥在那,彷彿已經待在那裡很久很久,久到連呼吸都忘卻了般。安其整個人呆站在那,不敢相信那個從小巴著他,叫他堂哥,總是對他耍小手段,末了卻又心軟地撲向他懷抱的少年,已經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這算什麼……?』
  
  安其先是微微發抖,而後一步步走向前,在圍觀的人驚懼的目光下,驀然掀起蓋住安夏的薄被,也順道掀翻了剛剛拆下的生命維持器具。
  
  『這算什麼?毀了我的婚姻、搶走我的兒子,讓我一輩子無家可歸,最後千里迢迢把我叫來這裡,就是為了要我看這個嗎?安夏?啊?你說啊!你就是要叫我來看這個的嗎?看你最後的任性?你說說話啊,安夏!』
  
  安其說著,還真的一步踏前,抓起了已經沒有任何反應的安夏,用力的搖晃起來。
  
  『你說話!安夏,睜開眼睛!我命令你睜開眼睛!我以當家的身分命令你!』
  
  一旁的兒子安卓連忙奔上前,拉住了安其的手臂:『爸,不要這樣,老爸已經死了,你再怎麼搖他也是沒有用的……』
  
  『安夏,醒來,安夏,我求求你醒來好不好?不要再捉弄我了,我被安弩打中胸口,命懸一線的時候,不就是你在耳邊告訴我,要我活下去,只要我活下去,我們一定會有不再互相欺騙、攜手走下去的一天嗎?安夏,你明明這樣答應我的……』
  
  安其跪倒在安夏身邊,那雙纖細的手腕,仍然像他們當年初識時一樣,那樣無力,卻又那樣堅強。
  
  『我都已經來這裡了,按照你的算計來這裡了,我知道你心裡氣我,因為我拋下你娶了別人,我也承認,一開始我對你這種人真的沒有愛情,只有慾望,甚至只想利用你。』
  
  『但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看到你就覺得心痛,只要盯著你的眼睛,心臟就像中了一拳那樣疼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吃飯想著你、睡覺想著你,寫小說時也想著你,連筆名也用你的名字……』
  
  『安夏,你知道嗎?你成功了,你才是勝利者啊。你騙倒了我,騙了我一輩子……』
  
  安其終於把頭低下來,把臉埋在安夏的身上,痛哭失聲。
  
  『安夏,所以求求你,再騙我一次吧,最後一次就好了。說你沒有死,說你只是跟我開了個大玩笑,說你這個白癡怎麼總是這麼笨,上了一次當還有一次。安夏,求求你,求求你快爬起來跟我說:你還是學不乖啊,我的安祺兒。求求你……』
  
  『你怎麼還是學不乖啊,我的安祺兒?』
  
  安其僵在床邊,就連站在病床後的安卓也僵住了。
  
  包括病房裡的護士在內,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地看著病床上那個像童話一般的美青年,緩緩地直起身,然後伸懶腰,然後轉頭對著哭得聲嘶力竭的安其。
  
  『安……夏……?』
  
  『這個技倆我記得我不是第一次玩過啊,我的心臟從小就不健全,你又不是不知道,經常會無預警地進入沉眠狀態,連最好的儀器都測不出心跳聲,連醫生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我還用這點騙過你好幾次,你怎麼老是學不乖啊,我的安祺兒。』
  
  安其整個人還處在呆滯的情緒中,身後的安卓也是,安其不用問,就知道這個惡劣的情人,一定連自家兒子也一起騙了。
  
  『不過聽你哭得這麼傷心,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唉,看在你在我一通電話之下,馬上趕過來的分上,我就讓你揍我一拳好了消氣好了,安其。』
  
  安夏一如往常微笑著說,說著還真的把眼睛閉上,一副真的等安其揍他的模樣。
  
  然而落下的卻不是預想的疼痛,說實話是有些痛,因為安其把他整個人撲回床上,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他。
  
  『安夏……安夏……安夏!』安其叫著他的名字,一開始只是微弱的呼喊,而後是幾乎可以傳遍整間醫院的哭喊。這個總是滿嘴髒話、就算吃虧也不願承認的硬漢,竟然像個小孩子一樣,撲在他懷裡慟哭起來。
  
  『什麼都好,你騙我也好,你想繼續騙我一輩子也罷,什麼都無所謂了,只要你好好地在我身邊……』
  
  安卓一直站在後面,這時候也默默垂淚起來。
  
  安夏的表情有幾分憾動,他本來只是想試試安其,否則十一年不見,安夏也很沒有信心,這個人是不是還掂記著自己,是不是只因為道義,或是因為安卓才決定救自己。
  
  但是一聽見安其的哭聲他就後悔了,著著實實地後悔了。
  
  他也一樣……被詐騙了一輩子吧,以別種形式。
  
  『其實我沒有騙你,剛剛我是真的到鬼門關走了一遭,是你把我帶回來的,安其。』
  
  回應安其的擁抱,安夏發覺自己再也笑不出來,只能用緊擁掩飾自己的臉上神情,他深深吸了口氣。
  
  『因為你是我的安其啊,My Angel。』
  
  我的天使。
  
  我追尋了一輩子、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天使。
  
  —全文完—
  
  ***
  
  
  安卓登上了論壇,才剛輸入ID按下登入鍵,就發現有人扔他水球。
  
  安卓好奇地點開,才發現那是「腐海無邊」論壇裡的網友,一個ID叫「奴弓」的讀者。他們都是耽美作家「安靜的夏日時光」的忠實粉絲,每次這個作家有新書,就一定會上論壇跟同好門熱烈討論一番。
  
  當然安卓不會洩露該位作家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而且還是最近才重逢的。
  
  說起這個叫「奴弓」的網友,他的性別自稱是男,老實說安卓一開始還有點懷疑,畢竟這個圈子裡腐男實在太少了 。大部分腐女一聽見他是腐男,就會像看到奇珍異獸般尖叫著撲上來,不分青紅皂白地推薦給他一大堆作品。
  
  搞到後來他都不太敢公開他的腐男身分,偽裝成一般的腐女在論壇裡生存,倒是這個奴弓非常大方地自稱腐男,也不避晦其他腐女把他當物件來萌。
  
  一次偶然的機會,知道安卓其實也是腐男後,就經常丟水球來私下跟他搭訕,交流一些新書和遊戲的感想。甚至有次還寫信邀他出去玩,不過當然被安卓挽拒了。
  
  安卓在論壇的ID是「天使之子」,奴弓多次詢問他名字的來由,安卓都含糊混過。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忙嗎?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還好,剛做完晚飯給爸爸他們吃,現在剛上線。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0o0家裡都是你在做飯啊?你母親呢?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___\我沒有母親……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呃,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問的。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我/____\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你問我這問題,而是因為這問題你已經問過我了,我也回答過你不止一次了(汗|||)。有沒有人常說你很健忘………/___\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呃,有一點……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不說這個,你敲我有事?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其實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安靜的新書你看了嗎?=w=
  
  看到這裡,安卓忍不住悄悄得意了一下:哼哼,不止看了,我還是全國第一個看的讀者呢!安其的新書《極道淫棍》出版非常順利,一上市照例造成了轟動,而且編輯部還罕見地保留了安其自取的書名,理所當然地,這部書還是當成耽美作大肆宣傳。
  
  看到拿著新書,看著煽情的封面和書名,雙手微微發抖,一臉快哭出來的爸爸,老實說安卓還真有幾分同情他。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看了看了當然看了>///////////////////<!!!!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怎麼樣,感想怎樣?安夏和安其很萌很萌很萌吧?**\^o^/**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這個嘛……安夏和安其是滿萌的沒錯啦。O~O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對吧對吧~>//////<而且還是HE喔!!(得意)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你得意什麼?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咳,不……沒什麼。XD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不過我最喜歡的角色,反而是很後面才出場的那個兒子。=w=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兒子?呃……你是說,那個……安卓嗎?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對啊,我很喜歡他。OwO
  
  其實安卓對於爸爸把自己寫進小說裡這事有幾分驚訝。天知道那時候他有多麼驚恐,安其接到電話趕來醫院前,安夏就忽然停止了心跳,躺在床上和死人一樣一動也不動,連醫生也搞不懂怎麼回事。小說裡描述安卓的眼淚,不過是他那天流的萬分之一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明知道是在講小說裡的角色,看見螢幕那端丟來這樣的訊息,安卓還是禁不住心跳加快了一下,他頓了好一會兒沒有回話。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怎麼啦??斷線了??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喔,沒有XD。那個……為什麼你會特別喜歡那個兒子啊?他戲分很少不是嗎?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這個嘛……真要說的話,應該是,他和以前的我……有點像吧。OTZ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以前的你……?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嗯,很久以前……我也曾守著一個人,那個人就像故事裡的安夏少爺一樣,既孱弱又堅強,既美麗又扭曲,既強悍又寂寞……那時候,我待在他身邊,他就像照亮我的太陽一樣,我全心全意地為他而存在,也以為那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醬啊。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笑)只是後來發現我錯了,不管你再怎麼守著一個人,他也不會因此就變成你的。其實後來回想起來,我對那個人抱持的感情並不是愛情,而是像安卓對安夏一樣,是一種孺慕之情,因為我們從小就像大哥和小弟一樣地長大,我很崇拜那個人。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呃,其實安夏和安卓間沒你想得那麼美好,安夏對自己的義子也是ドS……(抖)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不,沒、沒什麼啦。^O^//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我對那個人做了很多令我後悔莫及的事,卻沒能夠親口向他道歉。不過我知道他現在過得很幸福,對我來說那真的是一種救贖。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那真是太好了。^__^
  
  這回換畫面另一頭沉寂了很久,久到安卓想說是不是對方斷線,正想要關掉視窗時,另一端的浮標才又開始動了。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是說……有興趣見個面嗎?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口=?!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別誤會,我沒有要約你出來,就是用Skype聊聊而已,可以吧?如果你不想露面的話,那就只開聲音好了。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如果只有聲音的話。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真的嗎?那太好了!!^__^那我就加你在資料群裡的帳號囉~
  喔對了,其實我會喜歡那個安卓,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耶。
  
  天使之子(普通二級小受) 說:
  ?什麼原因??O_O
  
  奴弓(進階一級小攻) 說:
  因為他看起來很可愛很好騙很好拐到手啊,我最喜歡這種綿羊受了。^__________^
  
  不知道為什麼,安卓覺得對方表情符號拉長的嘴角,彷彿正在對著他微笑一般,令他原因不明地起了一點點寒意。
  
  左下角的Skepy響起了電話聲,安卓看了一眼時鐘,離把老爸叫起來吃藥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好好地聊一下。Skype上浮現的暱稱和論壇上略有些不同,顯示的是「天使之弩」,而本名欄那邊則是空白的。
  
  「嗨,天使,你在嗎?我是剛剛跟你要Skype的那個男的。」
  
  Skype那頭響起了略嫌老成的低沉男聲,但語氣十分爽朗。
  
  安卓想說自己不是天使,但一想,天使之子其實也是天使吧,那簡稱為天使,倒也並無不可。於是安卓調整了一下耳麥,用平常怯生生的聲音開口了:
  
  「Hello,I am the Angel……」
  
  
  —End—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蒙太奇
  • 還是邊哭邊大笑,看完後劇情很鮮明的在腦海裡
    真讓人意猶未盡。
  • 這是給之前BBS版上回饋的番外文XD
    因為有人說想看後續所以就寫了:)

    toweimy 於 2010/08/31 01:10 回覆

  • gdrs
  • 好棒的論壇XD
    攻受是怎樣分的阿? 留言數??XD

    另外安桌....真的無藥可救了
    小小年紀就要鬼X眼鏡XD(我都快變裂嘴男了~笑到裂掉XDXDXD)

    不過,看這情況...安其還是沒有成功地成為推理作家OTZ
    就讓安夏在床上安慰安慰他吧(XD)



    PS:奴弓 = 弩 安卓被騙上床的機率突破98%!!! XD
  • 安卓...不是安桌XD
    因為大家都知道他一定會被拐上床,所以後面就留給大家自由想像了。

    toweimy 於 2010/09/09 18:26 回覆

  • gdrs
  • 萬惡的新注音!><///(錯字全都怪新注音!!)

    >因為大家都知道他一定會被拐上床,所以後面就留給大家自由想像了。

    呵呵...= =+
    我會盡情自由想像的!!....怎麼突然覺得我有點變態!!
  • 笑
  • (豎指
    ..........O口Obbbbbbbbb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