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夜拍拍胸脯。只見辰方和旁邊的十歲小男孩卯夜都聽得很專心,連兩個人交頭接耳的事都沒察覺。

  「伯父提出的企畫,和指南書有關?」九夜又問。

  「不愧是魔王,一點就通。」更吾言笑得眼角微瞇,「其實魔王指南書在設定之初,我也在場參與過,只不過當時我還不是更家家族長就是了。而那時候的魔王指南書,其實總共有十六個章節。」

  「十六個章節?」九夜有些意外。

  玖琅一聽見和指南書有關,立刻就失去聽話的興趣,老實說他們幾個在實習期間,被指南書的規則束縛,他可以說是其中犧牲最大的受害者。

  現在好不容易實習結束了,玖琅只想盡快把那些恐怖的條文從腦袋裡刪除,沒想到現在竟還有人舊事重提。

  「是的,那個消失的第十六章,事實上也是當時爭議最大的一章。」

  更吾言賣關子似地眨了眨眼,「魔王讀過全部十五章的指南書,沒有覺得少了點什麼嗎?」

  「少了什麼?」說話的是寅夜,他覺得自己再不說話,只怕要聽到睡著了。

  「對,就是做為魔王,你不覺得還應該做點什麼更重要的事嗎?比起引發犯罪、拿到全校第一名這些還更邪惡的事。」更吾言笑著。

  「嗯……在畢業旅行合宿時偷看女生洗溫泉?」寅夜問。

  「我不認為對你而言那是邪惡的事。」辰方橫了他一眼。

  「偷吃別人便當裡的香腸?」卯夜問。

  「在別人好不容易破關、快要走到存檔點的前一刻拔掉電源?」玖琅說。

  「各位對於邪惡的定義還真是獨特啊……」更吾言笑著看著這些魔王契約從者,「不過指南書的制定,是在距今將近一百年前,雖然之後有根據時代變更,不斷地做出修正,但基本上不會是太前衛的惡行。」

  「難道說……」辰方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臉色稍稍蒼白了一下,「父親大人,該不會是您曾經跟我說過的『那個』吧……」

  「沒錯,我的小辰方記憶力真好,爸爸好欣慰。」c

  「不行。」辰方斬釘截鐵地說了,「如果是那個的話,癸九夜……現任魔王絕對做不到,您死心吧,父親大人。」

  玖琅十分意外,自從通過實習後,他還是第一次聽見辰方如此果決地否認九夜的能力,忍不住開口問:

  「到底是什麼?消失的章節?總不會是要和英雄肉搏吧?」

  「肉搏倒不至於,不過我聽小辰方說,你很喜歡打電玩,對嗎?壬家的小兒子。」

  見更吾言轉頭望向他,玖琅倒是怔了一下,隨即點點頭:「嘛,算是吧。」

  「這樣的話,你一定能夠理解的。在比較古老的電玩遊戲裡,魔王除了傻傻地站在那裡等玩家來幹掉他之外,通常會主動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件事情通常決定了英雄和魔王永遠不會和解,而且還會促成英雄想要打倒魔王的契機,甚至是勝利的關鍵。」

  「啊……」

  九夜幾乎立時就聽懂了。

  「伯父是指……『公主』……嗎?」

  更吾言讚許地點了點頭,「沒有錯,那個消失的第十六章,就是所謂的公主章節。」

  他似乎相當興致勃勃,在沙發上搓起手來,「其實也不一定是『公主』,的確在傳統瑪俐歐或是勇者鬥惡龍的遊戲裡,『那一位』通常都同時具有公主的身分。但隨著故事情境的轉換,那個人也有可能具有各種身分。但總的來說有個不變的重點,就是她一定是英雄重要的心靈支柱。」

  「公主就公主,跟魔王有什麼關係?」寅夜不解地問。

  「伯父。」九夜似乎已經明白了一切,他露出苦笑:「您該不會是想要我……」

  「沒有錯,公主這個章節,本來同時出現在英雄和魔王的指南書中。在英雄的章節裡,寫的主要是英雄與公主的羈絆,而在魔王的章節中,寫的當然就是魔王如何擄獲、欺負公主,以便引起英雄的憤怒的各種方法。」

  「等一下……」玖琅終於反應過來了,「你的意思是,那個消失的章節,是要九夜去綁架一個公主回來嗎?!」

  「就是這樣沒錯!」

  更吾言像是早已準備妥當般,他彎下腰,從隨身攜帶的大包包裡抽出一疊資料,還分門別類釘好,發送給在場每一個人。玖琅看見資料上以斗大的字體寫著:『指南書第十六章:與英雄女人的互動。』,不禁怔然。

  「這個章節在當初制定時,花了非常多心力,我個人是對這個章節非常喜愛,可惜魔王要顧及的面相已經太多,實習期間又只有短短一年,當時我實在不忍心再增加九夜的負擔。」

  更吾言看著眾人無言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來。「我可以明白各位的心情,這個章節訂出來之後,許多人也覺得過於夢幻。而且因為實行上一度有點困難,才會由牙家和其他家族協議,將他暫時從指南書中抽除。」

  「實行上的困難?」九夜問。

  「是,你們看看指南書的前面幾點。」

  更吾言仍舊笑容可掬地說。玖琅等人都低頭看去,只見那厚厚一疊紙上寫著:

  『指南1(定義):本章為英雄的女人(下簡稱公主)之章,公主之身分與存在意義詳述如下。』

  『指南1—1:公主基本上應為女性(不得使用任何巧計改變外觀性徵)。』

  『指南1—2:公主與魔王應為異性(魔王不得使用任何巧計改變外觀性徵)。』

  『指南1—3:公主為英雄重要且具特殊意義之人,並應在最後與英雄共結連理。』

  『指南1—4:公主應與魔王保持敵對且寧死不從的緊張關係。』

  『指南1—5:公主的心性應純善而體貼,公主的身體應純潔而……』


  「等等,『不得使用任何巧計改變外觀性徵』……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玖琅臉色難看地盯著指南書問。更吾言便笑了起來,「喔,這個是自從你們實習過後,評委會某些人建議加上去的條文,其他相關的特職指南書也跟著有更動。不過妳放心,女僕,條文的修改效力是不溯及既往的。」

  「這章的內容真不錯……」寅夜像在看小說一樣,興致勃勃地翻閱指南書說。

  「什麼叫作『魔王至少要試圖推倒公主一次以上(含一次),但不可實行至一壘以後之階段。』啊?魔王和公主要一起打棒球嗎?」

  卯夜舉手問,但當然在場成人們沒人理他。

  辰方邊翻著指南書,好像在檢視什麼爆裂物似地神色凝重。九夜卻把指南書擱到一邊的茶几上,長長嘆了口氣。

  「我大概理解了,但是為什麼說實行上有困難呢?」

  「主要是卡在前兩個條文上,因為這幾十年來,我想九夜你也知道,癸家的繼承人以女性為多。但在公主章節的條文裡,光是前兩點,就限制了近幾代魔王實行本章的可能性。雖然說你的姊姊,對可愛女孩子的興趣似乎遠大於對男人的興趣就是了。」

  更吾言笑著說。寅夜在旁邊插口:「可是我記得,再前一代的魔王……就是九夜的父親啦,是男的不是嗎?」

  「上上代是男性沒錯,不過很可惜他似乎對女性也不大感興趣。而且因為某些緣故,令尊繼任魔王時,年紀已經相當大了。他覺得再對小女生做這種事實在不太好,即使是魔王也有他的道德底限的。」更吾言說。

  「對女性不大感興趣是指……」玖琅愣了一下。

  「這時候再問下去就太失禮了。」辰方淡淡地打斷玖琅。

  「總之,因為種種原因,這個章節一直無法順利執行,就這樣從指南書中被冷凍了。一直到九夜這代,我們才終於等到一個各方面都符合公主章節需求的魔王。」
 
  「各方面都符合需求?我看不是吧,九夜還是處男耶!」玖琅用手握著那卷指南書跳了起來。

  「嗯,我也覺得九夜不大適合。」寅夜經驗老道地抱著臂。

  「處男倒是其次,父親大人。要癸九夜說出這些話實在太強人所難了,就算是演戲也嫌勉強。」辰方看著後段的指南書搖頭。

  「……我才不是處男。」九夜忽然在一旁默默出聲。

  頓時起居廳內一陣鴉雀無聲,玖琅用震驚的眼神看著沙發椅上的九夜。但九夜也沒再多做解釋,他嘆了口氣,伸手把額髮往上撈。

  「可是前輩……我的實習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這樣的話,我應該已經不需要遵從指南書的指示才對,現在才把這個章節拿出來,是要我再重新實習一次嗎?」

  「等等,我還是很在意剛剛那句話,九夜你是在哪裡失身的啊?該不會是癸家的前任魔王……」

  寅夜一臉想舉手發言的樣子,被旁邊的辰方一拳從腎臟的地方重擊,滾倒在地上叫疼起來。

  「說的好,這就是這個企畫的重點所在。」

  更吾言飛快點了點頭,滿臉殷勤地看著九夜。

  「你不是說,不知道該如何著手來當深景市的魔王嗎?我個人認為,公主章節是指南書中,魔王最能展現魔王風範的部分。而評委會中也有人和本人抱持相同意見,假使能夠透過這個章節,重新再實習一次的話,或許魔王就會明白,你的工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等一下,這是說九夜會被取消實習合格的資格嗎?」玖琅問。

  「不,九夜的合格是評委會一致認同的,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動搖。當然各位魔王的從者也是。」

  更吾言肯定地說:「只是一場遊戲罷了,各位可以把他想成是日常的餘興,只是透過指南書的規範,讓評委會更加能夠認同九夜的存在。在這個遊戲中,魔王必須盡其所能地去綁架公主,而英雄則要盡其所能地阻止魔王與拯救公主。」

  「這個遊戲,牙家也會有人參與,是這樣嗎?」辰方看著更吾言問。

  「這個當然,遊戲當然不會只有魔王一方,這樣就太沒意思了。」

  「但是牙家至今還沒有一個通過實習的英雄,不是嗎?再說上一任的英雄實習生也去世了,牙家根本派不出任何人參與這場遊戲啊!」玖琅問。

  「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說明的事情。」

  更吾言的目光仍然不離九夜,和他的金色眼瞳對視著,半晌微微一笑。

  「事實上,牙家已經準備好參與遊戲的人選了。一般而言,每代的魔王和英雄都必須要共同實習,共同取得資格,這樣才能夠有效地維持深景市的善惡平衡。但是也有例外的時候,像本代魔王,以及令姊的情況,就是從有評定制度以來從未發生過的意外。」

  「原來如此……簡而言之,就是要我陪新任的英雄實習生一回,是這樣嗎?」

  九夜撫著下顎說,更吾言立刻接口。

  「說是陪也不恰當。魔王的資格並不會被取消,這我先前已經一再聲明了,而讓英雄實習生通過實習也只是順便,最重要的事,讓九夜能夠透過這次的遊戲,重新認識魔王指南書的真意。」

  更吾言強調似地說著。

  「雖說指南書本來就是制式可笑大於實用的東西,但就像我在你的結業課題時說過的,指南書並非全無道理。魔王指南書固然是、而公主的指南書當然也是。怎麼樣,九夜,要不要嘗試看看?」

  起居廳裡再次一片安靜,幾個契約從者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九夜。

  「我再問一個問題。」

  九夜望著更吾言。「在這個遊戲期間,我們都得重新受到指南書的規則束縛嗎?」

  「這倒是不用,英雄實習生自己是一回事,魔王既然已經通過實習,這一次的遊戲啟用的條文,就只以現在各位手上的公主章節為限。而其他從者因為和這一章也沒有關係,當然也不必要受到任何束縛。」更吾言說。

  「那就好。我就算了,我不想再逼玖琅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

  九夜沉靜地說。玖琅怔了一下,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更吾言卻又笑著開口了。

  「當然,我們評委會不會讓魔王你白白參與這場遊戲。」

  他說著,又從身下取出了一張文件,那是個像契約書一樣的事物,最下方蓋有深景市府的公證章,那是個金字塔形狀的圖騰,代表著深景市政府的律法與權力。

  任何的契約,包含特殊職人間的主從約定,一經這類的公證簽章,任何人都無法移易,算是效力最強悍的契約形式。違反蓋有公證章的契約據說會發生可怕的事,但具體而言究竟是什麼事,因為違約的人幾乎都已經不在了。

  「只要九夜同意這次的遊戲,我們評委會願意挪用公款,支付包括魔王的契約從者在內,每人每月二十萬元新景幣的薪資。本來應該給你們更多的,但因為最近的選舉,評委會不少人都得金援支持的候選人。」

  深景市市長的選舉是八年一選,因為久久才選舉一次,所以每次選舉都相當盛大。而市長的票選日通常都定在年尾的十二月,今年的耶誕夜同時也是市長選舉日,電視上現在每天都在播出候選人的競選廣告。

  「這個遊戲一直到今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為止,共計三個月,也就是說順利結束的話,你們每個人都能從評委會獲得六十萬元的酬勞。」

  更吾言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

  「我因為一些緣故,知道魔王你們目前正為一些小小的經濟困境所苦,所以才破格向評委會提出這個附帶福利的。」

  「六、六十萬?」寅夜的眼睛都會凸出來了:「那,那可以買多少本寫真集啊……」

  「IPad64G和PSP都可以各買三十台了……」玖琅感慨地說。

  見同伴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九夜把背從沙發上直起來,盯著眼前薄如蟬翼的契約書,他又看了一眼更吾言,金色的眼瞳流動著平和的光澤。

  「但是……我該去哪裡找公主?公主應該不會走在路上,攤開雙手等我來抓吧?」

  九夜苦笑著問。更吾言神秘地笑了笑,「這個嘛,因為事涉遊戲的公平性,我也不能多透露,但時候到了你們自然就會知道了。這麼說,魔王是答應了?」

  九夜看著兩隻眼睛已經變成「$」狀態的玖琅和寅夜,長長嘆了口氣。

  「……看來我不答應也不行。」

  九夜忽然抬起頭,那雙金色的瞳眸凝視著更吾言:「而且我如果拒絕的話……伯父在評委會那裡也會很為難的,不是嗎?」

  更吾言愣了一下,隨即仰天笑了起來。

  「你真是個有趣的孩子啊……九夜。不,魔王,連我都快想把小辰方嫁給你了。」

  「父親!」辰方冷冷瞪了更吾言一眼。

  九夜拿了筆,在更吾言的指示下在公證章的正上方,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只見全名落款的瞬間,深景市府的公證章從墨紅色轉成了耀眼的金色,代表著約定已然完成。

  更吾言像是終於達成一項媲美拯救世界等級的重大任務似地,飛快收起了桌上的契約書,跟著再一次滿面堆笑,又從身後拿了個更大的黑色包包出來。

  「好了,既然已經達成協議,事不宜遲,我們就來準備一下吧。」

  「準備?」

  魔王的契約從者們難得異口同聲。更吾言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從背後默默地抽出了一樣事物。

  那是他們最熟悉的,深景高中的制服。

  ***


  「我們……是不是被那個娃娃臉的老頭騙了啊……?」

  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白色荷葉邊圍裙,寅夜一邊扛起今天的第三十袋胡蘿蔔,一邊遲疑地說。離深景高中午休時間還有十分鐘,整個學生餐廳的人都嚴陣以待,而卯夜和寅夜等人經過這兩天的洗禮,也深刻明白饑餓的青春期少年是多麼恐怖的生物。

  「嗯?被騙?被更伯伯嗎?」旁邊同樣也綁著圍裙的卯夜一臉不解,他正幫著把一個個白色餐盤擱到自助餐台上,圍裙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粉紅色。

  「卯夜覺得這樣很好玩啊,而且很久沒有回到學校裡來了,在九夜哥哥家雖然也很好玩,但果然還是人多的地方比較有趣。」

  雖說離開學校不到一年,深景高中還真是變了很多。

  首先變動最大的就是學生會了,九夜他們一批人畢業之後,學生會依照學校傳統,進行了新一輪的選舉,大概是因為先前留下的陰影太深,這次深景高中採取了慎重的選舉制度,但選出來的人選卻令人吃驚。

  「咦?葉子衡嗎?」

  寅夜把背上的胡蘿蔔麻袋擱下,舒了舒疆硬的背脊。

  「是啊,據說他在學校裡本來就滿有名的。畢竟臉長得不錯,運動細胞不賴,成積雖然差強人意,但後來葉子津是他姐姐的事好像曝光了,那女孩在校時人緣就不錯,這點好像也有加點同情分,據說是以僅次於九夜的高票當選今年的學生會長。」

  一旁身著白色家政婦服飾、頭上綁著白色頭巾,一頭黑色長髮攀成髮髻盤在腦後,正看顧著煮咖哩爐火的辰方開口了。

  「但他不是獵人實習生嗎?啊……現在應該已經是正式的賞金獵人了吧?工作的部分沒問題嗎?」寅夜問。

  「應該是一邊唸書、一邊執行獵人的業務吧。葉子衡並不是家傳的職人,這種游離的職人,通常比起我們比較不受束縛。」辰方難掩感慨地說著。

  「獎金獵人當了學生會長……深景市也開始改變了啊。」


  寅夜不勝感慨地說著。只有他們這種出身於特職家族的人才知道,深景市的特職體系由來已久,許多職人經過數百年的家傳,規則體制往往疊床架屋,後輩只能根據前人留下死板板的規則做事。

  辰方倒是還好,因為死神家族本來人就不多,卯夜則是一開始就不被當作黑巫師家族的人選看待。但他和玖琅某些方面而言都算是職人家族傳統的犧牲者。


  這時食堂外的走廊卻忽然傳來尖叫聲,隱約聽到有女孩子叫著:「癸老師——你晚上有空嗎?」「老師,可以到教師職員室問你問題嗎~~?」等等的歡呼聲。

  辰方等人都抬起頭來。遠方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纖細瘦弱,但舉手投足間卻隱然帶著某種抑鬱氣質的男人。

  那個男人正視九夜。只見他西裝筆挺,被簇擁在一大群水手服女高中生間,對這些歡呼聲看來有些侷促,只能迅速往教室的方向逃竄。

  「……是說真沒想到,九夜會選擇以老師的方式回到學校啊。」

  寅夜只看了一眼,便認命地低頭切起胡蘿蔔,還撿了一根啃著吃。辰方遠遠看了即使穿上西裝,還是半點沒有老師架勢的自家契約主一眼,深深嘆了口氣。

  「不過深景高中的教師資格是公認最難考的,但沒想到九夜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就通過了考試……」

  依照更吾言傳達的說法,評委會的這場「公主遊戲」,除了重啟被封印的公主章節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條件,也就是這場遊戲的遊戲場,必須設在九夜等人畢業取得資格的深景高中,同時也是牙家繼承人一敗塗地的地方。

  但九夜等人早已從深景高中畢業,再以學生身分回到學校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更吾言便替他們另行設法。他們點頭搭應配合評委會進行這場「公主遊戲」的隔天,就接到深景高中的錄取通知,職稱是高中生每天接觸最頻繁的地方——食堂雜工。

  「可惡!九夜那傢伙,居然敢背叛我們!」

  寅夜一口咬斷手中的胡蘿蔔,忿忿不平地說著。

  九夜在接到錄取通知後,卻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當晚便打了電話給更吾言,表示希望能夠讓他以老師的身分回到學校。

  但深景高中號稱深景市首曲一指的升學高中,裡頭菁英雲集,做為教授菁英的老師當然也不可能隨便。不少評委會的耆老同時也是深景高中的家長會成員,他們表示除非九夜通過深景高中的教師資格考,否則不會讓九夜站上教檀,就算是演戲也不行。

  本來以為這樣就能讓魔王打退堂鼓,沒想到九夜只回了句「我明白了」,就把自己關進房裡,隔天便自己到深景高中的教務室報到。

  辰方聽說他一次就通過了讓不少深景市師範學校畢業生都兵敗如山倒的教師資格考,還是滿分。

  「九夜哥哥好厲害喔!」卯夜在一旁天真地說。

  「該不會是用怙惡之眼偷看正確答案吧……?」寅夜壞心地猜測。

  「怙惡之眼沒有這樣的能力。再說以前九夜在校成績就很好,比起他的戰鬥能力,顯然他的智識比較符合魔王的標準。」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關心
  • 居⋯居然是怙惡之眼啊啊啊啊啊(大驚
    好懷念嗚嗷嗷嗷嗷
    之前看訪談的時候還期待說有後續 不曉得什麼時候能看到
    原來一個月前就已經更新了XD
    (果然還是應該要所有平台都沒事翻翻看啊XDDD
    好想繼續看後續啊~~~
  • 謝謝你記得這部作品,只是忽然很懷念九夜他們所以寫一下而已XD

    toweimy 於 2017/08/30 0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