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景市需要改革!

  各位市民們,對於你們所生長的城市感到不安嗎?每日大街上的鬥毆、深夜便利商店喧鬧的青少年、公路上肆無忌憚的飆車族、還有那些新聞上永不終止的凶殺、強盜、強姦、家暴事件……

  各位市民們,看到這些,你們在夜裡還能安睡嗎?在街上還能抬頭挺胸走路嗎?你懷中抱的孩子,能夠安心長大成人嗎?你身邊深愛的人們,明天還能見到他們嗎?

  沒錯,我們的深景市病了!病的令人絕望!而這一切都是源自於那些罪犯,那些自私、利己、破壞善良市民和平生活的罪犯!而過去我們的市府太過軟弱,才會讓罪犯在我們深愛的城市裡猖獗至此!

  但現在不用擔心,把你們的不安交給我!我向各位保證,只要能讓我引領深景市,我一定會交給各位一個安全、詳和、穩定、即使是最脆弱的幼兒也能安心在深夜玩耍的,究極零犯罪的深景市!

  所以各位,不要猶豫,把你神聖的一票交給我吧!把深景市的未來交給我吧!……

 *

  「不管怎麼說,我們絕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黑暗的會議室中,傳來蒼老而疲憊的男聲。

  「別這麼說,牙先生,我們都明白你失去愛女的心情,只是現在,我們身為特殊職業評議委員會的一員,重要的是一起想出解決這個僵局的辦法……」

  「魔王本來就是為了被我們家族打倒而存在的。身為英雄,竟然被一位魔王搞得要重新實習就已經夠令人恥辱了,現在魔王竟然殺害了英雄?難道看在觀盡無數歷史帝王的更先生眼裡,這也是一件可以被允許的行為?」

  「牙先生,令嬡不是被魔王殺死的,而是自己自殺死的……」

  「更吾言!你這是在包庇癸家嗎?」

  另一個尖嘯的聲音在會議室另一端響起。

  「我沒有包庇任何人的意思,我只是站在評委會主席的角度,盡可能公正地協調出解決方案。我想牙家的各位也知道,癸家在評委會是沒有席位的,至少我希望能夠代替他們,適度地表達一些意見。」

  「哼,魔王需要表達什麼意見?」

  「總而言之,我們也贊成牙家的想法,這次的實習結果太過荒缪,『這一邊』的家族,應該有許多都無法接受。」

  原先那個蒼老的男聲接口。會議室中頓時響起了此起彼落的附和聲。

  「這我無能為力,癸九夜他們一行人的所作作為,完全符合魔王指南書的要求,按照往例,本來就應該賦予他們實習合格的資格。而止萸……牙家的英雄實習生多次暗地裡違逆指南書,會被判定不合格也是當然的事。」

  「如果更先生堅持不改變想法的話,那我們牙家也只能選擇退出評委會,用行動來表達我們的抗議!」尖銳的聲音說。

  「失去英雄家族,評委會的威信也會受影響吧。更先生,你真的要把事情鬧到這麼僵嗎?」蒼老的男聲循循善誘。

  會議室裡響起一聲無奈的嘆息。

  「好吧,那麼依牙家的意思,想要怎麼做?話說在前,按照評議規則,有兩件事情我絕不會妥協,一是改判牙止萸實習合格,二是取消癸九夜的合格資格。」

  「不必改判止萸合格。事實上,我們家族也商量過這件事,我們試著提出了一個方案,如果各位家族的評委覺得妥當,這事情一定可以順利解決。」

  蒼老的男聲依舊溫和有禮,在黑暗的會議室裡緩緩流動、擴散:

  「我們希望,能夠重新啟動指南書中『封印的章節』……」

  ***


  「給我站起來,癸九夜!」

  熾熱的八月,深景市正值學生美好的暑假,游泳池、百貨公司和電玩店裡,到處都聚集了傾潮而出的青春高中生,到處都是享受悠閒暑假的年輕學子。

  但深景市的某一處,綠草如茵的院子裡,卻傳來這樣嚴厲的嬌喝。

  「我真的再也站不起來了……」一個萎靡不振的男聲說。

  「站不起來也得站!癸九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這麼快就軟了?」嬌悄的女聲怒吼。

  「可是這也……已經是第十五次了耶……」

  「開什麼玩笑,以前我在家裡受姊姊們訓練時,可是每天都來個五、六十次,十五次算什麼?」

  「饒了我吧,肉體活動本來就不是我的專長啊……」男聲苦笑著。

  「我不管,馬上給我站起來,站—起—來!」

  「好痛……痛……玖琅,快住手!這又不是硬逼就可以站起來的……」

  庭院裡的希臘式立柱涼庭下,三個人附手坐在那裡,無言地看著院子裡的這幕。

  「……以上的對話,我會想歪是我的問題嗎?」最左邊高大的男人問。

  「是你的問題。」中間的少女冷冷地說。

  「哇,玖琅姊姊和九夜哥哥都好努力喔!」右邊的男孩拍手讚嘆。

  「是說玖琅也還真堅持啊,已經一個月了,九夜看起來一點進步也沒有啊!他竟然還不放棄。辰方,那小子最聽妳的話,妳要不要勸勸他啊?」
  
  高大的男人說,和面無表情的少女一起旁觀院子裡單方面的虐殺行為。

  「勸也沒用,他對於先前實習時癸九夜獨自遭遇到危險一事,一直非常介意,據他的說法,與其期待我們這些契約從者保護,癸九夜自己也應該培養出一定程度的自保能力,所以才對他展開特訓的。」少女冷冷地說。

  這三個人正是辰方、寅夜和卯夜,同時也是去年六月剛從深景高中畢業,並經評委會認定完成實習,順利成為取得特輸職人資格的魔王契約從者。

  在和同樣是去年六月取得職人資格的魔王,也就是癸家的么子癸九夜續訂主從契約前,三個人都各自回去自己的家族一趟。

  寅夜的全名是辛寅夜,提到辛家,可以說是深景市人人聞之色變的刺客家族,暗殺系統的職人家族雖然不少,但辛家敢稱第二的話,就沒人敢說是第一。傳說中只要是辛家打算追殺的對象,沒有人能逃出他們魔掌。

  不過也因此辛家對於自己的家族成員,訓練極為嚴苛。辛家一代數十個兄弟姊妹,最後存活下來的往往只有一、兩個強者。

  ……不過辛寅夜看起來怎麼都不像個強者就是了。辰方看著那個坐在花園的躺椅上,一手夾著色情書刊、還一邊淫笑的古銅色肌肉男,深深懷疑九夜是不是找錯契約從者了。

  另一位契約從者奇卯夜,過了一個冬季,卯夜算是滿十歲了,身高也稍微抽長了一些、頭髮也剪短的些,感覺漸漸從男孩銳變為少年。

  奇家是歷史悠久的黑巫術家族,早從巫術開始發跡的中古時代,歷經魔女大屠殺、科學復興等等歷史軌跡一路至今,可以說是目前現存最古老的巫術家族。

  而卯夜本人,據辰方得到的資料,是奇家這數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雖然年僅十歲,但已經幾乎修習完所有奇家的巫術課程。

  而且卯夜最驚人的地方,在於擁有據說連奇家現任當家都無法抵敵的強大魔力。雖然還無法完全妥適地運用,但就因為如此,卯夜本人就像個核彈等級的未爆彈一樣,只要情緒不穩定或被逼急了,就會產生毀天滅地的破壞力。

  也因此,卯夜的父母恨不得卯夜永遠不要回家裡去,他們已經受不了一天到晚修房子和收屍的日子了。

  辰方看著卯夜抱著雙膝,一臉乖巧地坐在花園的草地上,旁觀女僕和九夜的廝殺。這孩子總是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儘管他回家一趟後,辰方發現他的手腕和腳踝上,有著明顯的鐐銬痕跡,連脖子上也是。

  但卯夜什麼也沒有說,也沒有任何沮喪的樣子,總是那樣笑瞇瞇的。

  辰方自己也回過更家一趟,以取得家族對於續約的認可。

  他家的老爸一如往常的煩人,她都已經成年獨立不知道多久了,更家是死神家族,擁有遠長於一般人類的壽命。

  她明明實質上已經快滿一百歲了,他那個愛操心的老爸還是把她當成小女孩一樣,出門還會問她有沒有記得帶手帕衛生紙。

  『我要和癸九夜續約,你不反對嗎?』辰方想起他和父親的對話。

  『只要是我的親親小辰方決定的事,我都不反對啊~』

  『……父親,女兒在跟您談正事,如果您不自重我就要回去魔王身邊了。』

  『依據契約從者的行規,契約最短一年,最長可以簽到一輩子,妳打算和癸九夜簽多久,辰方?』

  對於父親提出的問題,辰方確實考慮了很久,一直到回來這裡後也還在想。契約的期限固然給予從者重新選擇的機會,但從另一面相看,就是給予契約主裁員的空間,無論訂長訂短都是一種風險。

  如果是強大充滿潛力的契約主,那麼從者當然會希望契約期限越長越好,像是魔王或英雄這樣的頂級契約主,據父親的說法,從前多數都是簽一輩子的。

  但前提是,那個契約主不是癸九夜。

  即使順利成為合格魔王,辰方看著花園中間那個趴著動彈不得的少年。幾個月不見,今年已滿十八歲的九夜似乎更蒼白瘦弱了一點,黑色的半長髮鬆散地披垂在臉頰上,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像是個符合『魔王』二字的威風角色。

  而且辰方本來以為他好不容易合格,脫離評委會的束縛後,會馬上大展身手,深景市馬上就會出現大規模的犯罪新聞,會有人開始燒殺擄掠之類的。

  沒想到她們不在的期間,癸九夜就只是待在這個地方,整天看書、上網,偶爾在花園裡散步,還不知道去哪撿了隻黑貓來養,完全沒有做為一個魔王的幹勁。

  反倒是另一個人有幹勁得多了——辰方望向那個穿著全套女僕裝,拿著棍棒吆喝、滿臉凶神惡煞的身影,長長嘆了口氣。

  玖琅是他們當中唯一沒有回家的人。身為深景市最大的女僕世家壬家的小兒子,同時也是壬家數百年以來為數僅有的兒子,玖琅的處境毋寧是他們之中最艱難的。

  辰方盯著玖琅脖子上那個有點獵奇的皮製項圈。那個項圈,是壬家送給小兒子唯一的臨別禮物。只要戴上那個項圈,壬家現任當家施加的強大幻視就會生效,把她家的小兒子硬生生變成E罩杯的大波正妹。

  但壬家對於這個小兒子的關愛也就僅止於此,魔王會捨壬家其他又正又訓練有素的女性們,挑選一個如此「殘缺不全」的人做為女僕,不止壬家全家上下不能體諒,連辰方也覺得無法理解。

  她甚至一度也懷疑九夜是不是個深藏不露的變態,其實和過去幾任魔王一樣有特殊嗜好等等的。

  但是玖琅這樣和九夜形影不離,也讓辰方多少鬆了口氣。她本來擔心這個契約空窗期,會有人來趁機對魔王不利,現在看來倒是他白操心了,這三個月來,這間癸家的別府花園顯然完全變成這兩個人的天下了。

  想到這裡,辰方開口叫了一聲:「壬玖琅。」

  聽見辰方的聲音,玖琅總算停下毆打九夜的動作,轉過身來。

  「喔喔,是辰方啊?還有小不點和深景之狼?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誰是深景之狼啊!」寅夜抗議。

  「你自己承認做什麼?」辰方淡淡地說,又把視線移回玖琅和九夜身上。

  「可以麻煩你和魔王過來一下嗎?有事相商。」
  
  玖琅意外地點了點頭,辰方見他抓著九夜的後領,把癱成一團的魔王就這樣從地上拎起來,整個人像拎行李一樣拖曳在地上,像拖行李一樣拖過來涼亭這邊,不由得無言。

  「個人認為,契約從者應該對契約主有一點最基本的尊重。」辰方保守地說。

  「嗯?我很尊重啊,喂,九夜,辰方她們回來了耶,幫我解開項圈。」

  玖琅把軟棉棉的九夜拎著放到其中一張躺椅上,背對著九夜在他面前坐定。九夜就像是完全習以為常似的,乖乖把手伸到玖琅柔軟的藍色長髮裡,解開了女僕緊貼著肌膚的黑色皮製項圈。

  項圈一解開,玖琅的胸前立時平坦下來,頭髮也回復到一般男性的長度,他像是如獲大赦似地,整個人平平貼到桌上。

  「啊啊!桌面!是桌面哪……我終於見到你了!」

  寅夜聽他語氣裡滿是感動,不由得問:「如果要教九夜武術,維持原本的性別不是比較方便嗎?你果然有女裝癖嘛!」

  玖琅抬起頭來瞪了寅夜一眼,半晌才扁了一下嘴。「維護主人安全也是女僕責任的一環,而教九夜學會自保是維護他安危最好的方法,我教他武術就是在執行女僕職務,所以穿著女僕裝不行嗎?」

  他頓了一下,又垂下視線說:「……而且,我是在女僕職勤中讓九夜差點遭遇到危險的,要洗刷這個恥辱,就得用女僕的身分才能討回來。」

  眾人看著玖琅陰沉的神情。聽說玖琅似乎真的很在意自己能力不足的問題,才會在結業課題一役裡,被癸九夜的姊姊,也就是前任魔王癸十方丟臉地侵佔身體。

  為了一雪前恥,據說玖琅大手筆地一口氣買了各大遊戲機台公司,包括索X、任X堂和X軟新出的各款格鬥遊戲,一款都沒有遺漏。

  「格鬥遊戲?」聽卯夜說起這件訊息的寅夜一怔。

  「對啊,玖琅姊姊很厲害喔,聽說她只要看過一次遊戲裡的必殺技,就可以完全在現實生活中複製出來,真不愧是玖琅姊姊呢!」卯夜崇拜地說。

  「……該不會那些恐怖的格鬥技,全是從遊戲裡面學來的吧?」

  寅夜用看外星怪物的眼神,看著正在舒著脖子筋的玖琅。

  「嗯,不然呢?不從遊戲裡學要從哪裡學?」

  玖琅奇怪地問,他又盤算似地說著:

  「是說Basara3裡真的有很多不錯的技巧呢,特別是那個叫石田X成的,我最近想去買把長槍來試試看,真三國雖然到第四代開始格鬥計上就有點弱,但曹操有些招式還真是挺實用的。唔唔,下次想試試看快打……」

  玖琅一邊唸著遊戲經,一邊在空中比劃著。寅夜等人無言地看著已經癱倒在石桌上的九夜,難怪堂堂魔王會被打成這樣。

  其實寅夜總是覺得,玖琅搞不好才是壬家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天才,至少號稱文武雙全的壬家現任當家壬晴,她的格鬥技絕不是從遊戲中學來的。

  「好不容易大家又重聚在這裡……有些事情,我想應該跟大家討論討論。」

  辰方咳了一聲,在九夜對面的石桌旁落坐,其他人也挺直了身軀。

  「第一件事就是關於契約簽訂的問題,我想各位都是歷史悠久的契約系特職家族,應該不用我多做說明,如今癸九夜已經通過魔王實習,成為深景市正式的魔王,而各位會出現在這裡,想必也代表各位已有了一定程度的決心。」

  辰方說著,九夜卻忽然笑了一聲,讓少女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魔王在笑什麼?」

  「不……我只是在想,辰方不愧是辰方,真是一點都沒變。」九夜難掩懷念地說。

  距離他們畢業已經有一段時間,他們分開也將近半年光陰。除了玖琅以外,卯夜是兩個星期前回來的,寅夜和辰方都各自回來三到五天而已,都可以說是好久不見。

  辰方的臉色微不可見地一紅,隨即正容。

  「總、總之,同為魔王的契約從者,我們有必要了解一下彼此對於簽約事宜的意向,方面未來共事時互相配合。」

  「卯夜會簽終生約喔。」卯夜很快表態,他在搆不著地的石椅上踢了踢腿,「卯夜這次是最後一次回家了,今後再也不會回那個家去,也和爸爸媽媽這麼約定了。從此以後,九夜哥哥在的地方,就是卯夜的家了。」

  九夜望了卯夜一眼,眼神裡似乎若有所思。這時玖琅也開口了。

  「我大概也是簽終生約吧。」他把胸部貼在桌面上說。

  這回眾人倒是訝異了一下,玖琅注意到四周包括九夜在內古怪的眼神,忙又補充:

  「我、我不是說過了嗎?除了九夜這個變態以外,沒有人會以女僕的身分雇用我啊!要是九夜哪一天忽然打算辭掉我,那我不是得失業了?現在深景市的失業率這麼高,我也不可能回家叫我媽養我,當然是要趁他反悔之前緊緊抓住啊!」

  「呼,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九夜真的幫你洗腦了咧。」寅夜說。

  這下半數的契約從者都表態了。見九夜和玖琅都看向自己,寅夜搔了搔前額,有些尷尬地站了起來。

  「對不起,九夜!」寅夜雙手合十,朝著魔王彎下了腰,「我得到家族的嚴令,目前只能跟你簽一年的約,一年之後還得要請示我師傅才能決定,真的很對不起!」

  九夜倒是沒多少責怪的神色,點點頭說:

  「我明白,更家的人一但效忠了誰,他的對頭等於就得在效忠期間內寢食難安,所以你們更必須慎選契約主才行。我的實習合格一直爭議不斷,又是半途殺出來的魔王,更家對我的事情遠不如對姊姊清楚,你師傅會有所猶疑也是當然的事情。」

  寅夜露出驚訝的表情,「你還真厲害,講得跟我那個笨蛋師傅一模一樣,好像親耳聽見似的。」

  寅夜才剛說完,就看見九夜怔了一下,半晌露出一副做錯什麼事的神情,還用手撫了撫唇。

  「怙惡之眼的能力。看來我們不在的期間,魔王的能力也增強了。」

  辰方在一旁插口,「除了引發那些主動的能力,平時任何負面的思緒或想法,都會透過怙惡之眼被動地傳達給魔王。你也盡早習慣比較好。」

  辰方看著寅夜說。寅夜搔了搔頭,「我是不介意啦,但是什麼負面的想法九夜都會知道嗎?比如說我今天晚上想偷看辰方洗澡之類的呢?」

  「那不是負面的想法,那叫妄想。」辰方冷冷地說。

  「那妳呢?」一旁的玖琅忽然問,他還維持趴在桌上的姿態,「辰方的話,更家應該也不會隨便放妳在外頭太久吧?以妳老爸那種個性,妳應該也是簽一年約?」

  其他人都看著辰方。辰方端坐在石椅上,她仍舊穿著那件黑色浴衣,灰色的長髮隨風飄逸著,整個人看起來像座希臘石像般優雅。

  「我……還沒有決定。」半晌她開口。

  「還沒決定?」寅夜問,和旁邊的卯夜對看了一眼。辰方抬起頭來,發現對面的九夜也正直視著她,那雙金色眼瞳閃動著光澤,不由得一怔。

  「妳放心,我不會說出來。妳可以慢慢考慮。」九夜說,臉上表情十分溫和。

  辰方越發顯得不自在,她清咳一聲,很快又恢復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好了,大家的意向我已經清楚了。現在,我們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得討論。」

  辰方嘆了口氣,似乎相當無奈的樣子:「那就是……關於我們這些契約從者,還有契約主,也就是魔王你的經濟問題。」

  說到這件事,在場眾人都長長嘆了口氣。辰方看著同樣無奈的九夜,又說:

  「魔王打算……在這間諮商所裡,待到什麼時候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weimy 的頭像
toweimy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O
  • 這是.....新書嗎?
  • 寫的玩的番外,忽然很懷念這些人於是就寫了XD

    toweimy 於 2017/08/24 11:12 回覆

  • 木賊
  • 啊啊!啊啊啊!這邊居然過了一個多月才看到 真是太慚愧了QQ
    很喜歡這個故事喔~大家的互動都超可愛的 沒想到能看到他們再出現 好感動> < 期待之後的劇情
    p. s中間大家討論續約的部分 寅夜那邊有一句的「更家」是不是要改成「辛家」((還是我誤會意思了
  • 啊確實是寫錯了,感謝提醒!!

    toweimy 於 2017/10/10 23: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