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燭特別篇 「師傅」


  頎長的人影走進狹小的格間,逼近坐在電腦前的那個嬌小的背影。

  那是歸如最近新開的網路咖啡廳,就在年輕人聚集的那條Lodus所在的街上,據說包台包月只要幾千塊就能搞定,每個人還有一個專屬隔間,願意的話待在裡頭幾天幾夜都不會有人理會。現在又是暑假,整個咖啡廳幾乎都被來打發時間的青少年占滿了。

  神農停在那個看似只有十歲出頭,兩手擱在電競專用的鍵盤上,正掃怪掃得無比專注的男孩背後,鏡片下的雙眼寫滿了壓抑的不爽。

  「……你說的有要事分不開身,就是指這個?」

  神農看著螢幕左方逐漸累積飆高的「勇者怒氣值」,好像這個數值越高,就越能使用大範圍連續技的樣子,感覺自己的不爽度也像那條數值一樣泛成了紅色,儘管臉上依然冷淡如冰。

  坐在電腦前的嬌小男孩似乎用眼角瞄了一眼這位大寺代理住持。

  「喔,是二哥啊,稍等我一下,我這邊快要刷完了,再等我五分鐘就好,你先後面坐啊。」

  他一邊用老成的語調說著,一邊神農看他十指不停,用比易術捏訣還快的手法操縱著鍵盤。螢幕上劃過無數神農看不懂的指令,什麼藥水自動補給和近身攻擊轉換之類的,而眼前這個大老遠把自己從禁房叫出來的神格者,卻連回個頭都沒有。

  ……看來大寺,還真的該好好整頓一下了。神農默默地看著還沉迷在網路遊戲中的堂堂大寺長老,把右手從西裝口袋裡抽出來,凌空輕輕彈了一下。

  只見網咖的上空發出一陣輕微的「啪滋」聲,跟著這間網咖所有的電腦就像是被人拔掉電源一樣,在同一時間全部熄滅。頓時整個網咖響起一片媲美死了爹娘的哀嚎聲。

  「我、我的寶物——!」

  「啊啊,只剩一格血,明明只剩下一格血就K.O.了啊啊啊啊啊!」
  
  神農冷漠地看著眼前的男孩也和其他人一樣,從位置上跳起來。

  「我的天呀,二哥!你就不能等我單刷完嗎?你知道這個副本單刷一次有多難嗎?這時候斷線剛剛打的全部都不算了耶!還我的經驗值!還我的寶物來!還我的青春時間還有生命!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神農俯看著抱頭蹲在地上崩潰的男孩,眼神裡只有無言二字。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通知你過來了,太白長老。」他推了下眼鏡。

  「你知道這個副本是今天早上剛開通的嗎?要是我剛才單刷成功,我的名字就可以進英雄榜了,嗚嗚,二哥你這個ドS變態狂,我恨你……」

  「……」

  神農看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完全沒有半點神格者體面、被世人稱為太白星君的大寺八長老。太白星君又被人稱為財帛星君,專司人間錢財、生意與損賠之事,因此也有賭徒將太白星君博奕之神祭拜。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只是這位傳說中賭神不知從哪年開始迷上這些東西,從此就很少出席大寺的事務,每天躲在家裡組模型、打網遊,要不就是玩索〇遊戲公司最新出廠的PS3遊戲。

  好不容易神農才用:「再不來見我,我就派寺卒到你的神殿把你組好的航空母艦碾成碎片。」這樣的威脅方式,把這位阿宅長老逼來歸如。

  沒想到才抵達歸如便又失了音訊,逼得神農得動用神識才找得到他在這裡。

  「反正寺議上又沒有我說話的餘地,我去了也只是當個啞巴,幹嘛非要我去那裡杵著不可?我又不像三哥,對什麼事情都有意見,我只想和我的菲歐娜和拉比有多一點相處時間嘛……」

  太白還在嗚嗚咽咽地抱怨著。神農已經放棄弄懂八長老的碎碎念,他淡淡地開口。

  「我找你過來,不是為了寺議的事。」

  太白還窩在地上,此時抬起了一絲視線。

  「那是為了什麼嘛……嗚嗚,我的英雄徽章……」

  神農依舊俯視著眼前這個擁有男孩外貌的人,「神山西靈池裡的那具義體,你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太白偷偷望了臉如寒霜的神農一眼。「義體?什麼義體?我不知道啊。」

  神農又舉起了右手,作勢要彈指,太白忙出聲:「等、等一下!不要殺我的帳號啊與其殺我的帳號你不如踩我的臉好了……不,我是說,二哥,你都說是義體了不是嗎?既然只是一具義體,這麼在乎它做什麼呢?」

  神農微乎其微地吐了口氣,看了那張白淨的臉一眼。平心而論,要不是知道眼前此人有將近八百年道行,這位八長老就外貌而言真的挺可愛的,人見人愛的正太外型,配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路上只消稍微跌一下都能搏得女性路人的同情。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那個天然神格者的義體,上頭有殘餘的精守。」

  神農簡短地說著。太白似乎知道情勢比人強的道理,乾脆在個室地板上跪坐下來。

  「我本來也不知道那上面還會留存這麼多精守嘛!畢竟那個時候小徒弟的身體四分五裂,能找得回來的只有殘肢斷片,那個神獸又吵著要小徒弟完整的屍身,所以二哥你才提供了大寺的義體好協助拼貼不是嗎?」

  太白嘟著嘴,彷彿十分委屈地說著,這模樣足以讓大半女性升起把他擁入懷中的念頭。可惜他面對的是神農。

  「我本來想義體的比例這麼高,不該再殘留有阿壽的精守才對。沒想到那個神獸年年都去探望那個假屍體,那神獸的精守強,和阿壽的羈絆又深,這樣強烈而執著、近於瘋狂的思念,把原本遊離在大千世界屬於阿壽的精守都聚集回來義體之上。」

  太白嘆口氣,「就因為少了這許多碎片,阿壽的要回來陽世才這麼不容易。」

  「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允許你救活那個天然神格者。」神農淡淡說。

  太白馬上從地上跳了起來,「為什麼不?阿壽是我成為神格者後收的唯一一個徒弟,他這麼聰明這麼可愛這麼乖巧,能讓他回來當然要早點讓他回來呀!」

  神農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

  「義體呢?」他問太白,看見這位八長老低下了頭。

  「呃……我蒐集完精守之後就隨手把他放旁邊,因為那天有攻城戰,我打一打就忘記把義體冰冰箱,結果他到晚上就發出臭味,我實在沒辦法,只好把它拿去資源回……等一下,二哥,不要踩我的臉!要踩也請先踩左邊……嗚噗!嗚嗯!嗚姆姆姆——」

  神農放下在男孩右臉上轉動的皮鞋,發洩了內心的不爽值後,神農臉上的青筋明顯和緩不少。

  「那取出來的精守呢?存放在那裡?」

  神農冷淡地問,看著跪倒在地上,用手撫著臉上鞋印,還一臉淚眼汪汪的男孩。

  「二哥,你的S功力越來越精進了,踩起來有一種又痛又爽的感覺……」

  「我可以毀掉遊戲公司的伺服器,那並不難。」神農淡淡說。

  「我、我沒有帶在身上,那東西太過貴重了,我怕我打遊戲一個不留神,被人摸走那就糟了。所以我放在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

  太白信心滿滿地說著,神農鏡片下的雙眼依然冷漠。

  「你的絕對安全,和我的絕對安全定義不同。」

  「安啦!這次你絕對可以相信我,二哥。我雖然平常看起來很不可靠,但關鍵時刻總是很能靠得住的……嗚姆!嗚噗……二哥別踩這麼用力,臉會歪掉……」

  「……我沒踩,是你自己把臉一直湊過來。」

  「嗯?嗚喔,是這樣嗎?啊,二哥鞋底的紋路還是這麼的……嗚喔喔喔——!」

  神農看著被自己的皮鞋踩住頭頂,整個人呈五體投地姿伏在地上的大寺八長老,出口仍舊冷漠。

  「精守到底收在哪裡?」

  「偶……偶把他放在我轄區的正神廟廟石裡,聰明吧?」

  太白似乎也知道不能再敷衍神農下去,否則自己被踩的地方就不只是頭了。不知道別的地方被二哥踩起來感覺如何,太白禁不住遙想了一下。

  「只要廟石不破,精守就不會被發現,廟石又是全天下最堅固的東西,比任何可以存放精守的靈石都還要可靠。」

  他從神農腳底掙扎著抬起頭來,「而那間正神廟的土地神,又是我轄區裡資質最高的,再加上派到那裡的妖神,又是獸族裡最強大的狍獸。啊,二哥你應該也知道,就是跟你那個神獸朋友係出同源的那位。」

  「……我和那個神生之獸不是朋友。」

  神農難得多餘地否認了一下,隨即又恢復那副冷淡的神情。

  「那個天然神格者的事,你別再插手。你失去一個徒弟,我自會還給你一個,只是現在時候還未到。」

  神農用不帶感情的語氣說著,轉身似乎就打算離開網咖,網咖店員們還在門口聚成一團,研究電腦為何會無故集體當機。

  「我會派人把那些精守碎片取回來,知會你轄區的土地神,以免無故起衝突。」

  神農又補充,男孩一臉錯愕。

  「拿回來?呃,二哥,你現在要到我的轄區去嗎?可是寺議不是快要開始了……」

  神農回過頭來冷冷瞥了他一眼,讓男孩不由得吞了口涎沫。

  「你也知道寺議快要開始了。」

  「呃,二哥,真的不是我不去啊!只是一來我轄區的事還沒解決,實在分不開身。二來……」

  談到這件事,神農似乎也稍微上了心,「供品丟失的事,還沒解決?」

  「嗯,對方的手法如出一轍,都是香享的供物先被取盡,然後服役妖神叛逃、福德正神墮落成妖鬼,土地神的精守是與廟石相連的,精守一但污濁,廟石也會被污染。受污染的廟石無法鎮守土地,當地的陰物便全部趁隙湧出……」

  太白雙手抱臂,稚氣的臉上滿是苦惱。

  「已經連續三個土地公廟都是這樣被摧毀的,我在那三塊轄地上布了星君鎮旗,暫時鎮住了那些陰氣,但事情還是一再發生,卻始終抓不到那個妖鬼的小辮子。再這樣下去,整個花東縱谷都要變成陰地了。」

  「你明知你的轄區發生這種事,還把那個天然神格者的精守藏在你轄區的廟石裡,八長老?」神農的眼鏡閃了一下。

  「我、我藏的時候還沒這麼嚴重啊!我以為只是個案,沒想到那個妖鬼胃口這麼大……嗚姆!嗚噗!再用力一點……不,饒、饒了我二哥……啊嗯~!」

  神農看著被他踩住下半身,臉上表情不知道是痛還是爽的八長老,眼神裡閃過幾許思索,但隨即又歸於冰冷。

  「而且二哥啊,今年的寺議……怎麼說,好像有點小危險哪!二哥你也大略察覺到了吧?我道行也沒比九妹高多少,九妹他還有三哥閻魔罩著,我一個人勢單力薄的,還是別去淌那個渾水比較好不是嗎?……」

  大概是看神農臉上越來越寒,太白的聲量也跟著等比例縮小,到後來簡直像蚊子在murmur。他觀察神農的神情,又小聲地說:

  「二哥你也是啊,我看今年寺議真的有點不太妙,之前默娘四姊也來找過我,只是我想如果二哥都沒辦法,我也不可能有辦法,所以就沒承諾什麼。」

  他看著神農斜過來的視線,又搖了搖手,「當、當然我還是站在二哥這邊的,如果二哥不在了,誰來踩我的臉……不,我是說,少了住持,誰來領導大寺呢?」

  神農立在隔間外,忽然伸手往西裝外套裡掏了下,半晌竟拿出一串物事來。太白跪倒在地上,神農又背著他,他看不真切,只依稀覺得那好像是束頭髮,長的逸出神農的掌心範圍,更奇妙的是泛著藍色的光澤,既奇異,又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既割掉了頭髮,卻又選擇待在那個容器身邊……這就是妳的答案嗎?」

  他聽神農似乎喃喃唸了什麼,指腹在那搓藍色長髮上微微撫過,「……但為什麼妳心裡的答案,總是讓人這麼摸不透?」

  太白看他一手拿掉鏡框,用指尖搓揉了下人中,那一瞬間他彷彿看見了,有個模糊不清的身影,就站在神農身後,用一雙白皙的臂膀,從後摟住了神農的脖子,唇貼在神農的頰側,狀似親密,又像在安慰他什麼。

  身影有著一頭靛藍色的長髮,幾乎長及腰際。而太白雖然看不清那身影的臉容,但總覺得是位女性,還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忙揉揉眼睛,再睜開眼時,那身影卻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冰山一般的代理大長老。

  「寺議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自會處理,你只要照常出席就好。」

  他說著,「轄區的問題,寺議之後如果仍不能解決,我會插手。在此之前,定期向我匯報狀況,太白星君。」

  太白聞言怔了下,還來不及多問,神農已經走向隔間之外。臨走前又伸出右手來輕彈了下,頓時整間網咖裡大放光明,所有的電腦在一瞬間復活過來,網咖裡響起一片感恩戴德的歡呼聲。

  太白看了眼自己的螢幕,畫面又回復到剛才單刷到一半的狀態,而且角色的經驗值不但沒有掉,還平白多了兩倍。

  他不禁回過頭,但神農早已不在原來的位置上了。

  男孩怔了怔,盯著再次朝他撲過來的怪,兩手緩緩擺回電競鍵盤上。

  「二哥他,好像也沒有那麼S嘛……」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KOD
  • 其實是太白星君的M屬性被神農開發出來之後
    他M的指數就隨著開發的過程水漲船高、突飛猛進吧?

    不是神農太S,而是他太M了<( ̄︶ ̄)/
  • 沒錯,就是這樣啊!XDDD

    toweimy 於 2013/08/19 00:27 回覆

  • G_T
  • 喔不!!!!!三角習題!!!!!!!!
    好複雜好令人心跳!!天啊!!!好想直接預購下一集了
  • 那你只好預購作者的電腦了..........

    toweimy 於 2013/08/19 00:28 回覆

  • 葉羽
  • 是秉燭那是秉燭吧!!!原來她是女生嗎QQ我果然比較喜歡BL~

    八長老會不會太M了一點= ="
  • 這個嘛,看到後面就知道了XD

    toweimy 於 2013/08/19 00:48 回覆

  • 砂砂
  • 標題是「師傅」還以為是開來講久羊的故事(笑)
    看到這裡其實很想問有沒有機會出外傳之類的……對長老們很有興趣啊!!
  • 我也很想寫大寺長老們的番外篇,不過還是先讓我把本篇寫完吧XD

    toweimy 於 2013/08/29 17:53 回覆

  • 流蘼
  • 我喜歡神農~
  • me too~~

    toweimy 於 2013/08/29 17:54 回覆

  • 訪客
  • 八長老好有愛!!!!!!!!!!
    小白星君(!!?)好可愛啊////////艸/////
    好想交流一下打電玩的心得(?)
  • 他應該會很樂意跟你交流XD

    toweimy 於 2013/08/29 18:01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是說是說~八長老真的好M~(笑

    電玩打的如何?
  • 現在還在持續破關當中XD

    toweimy 於 2013/09/20 22:16 回覆

  • 訪客
  • 何時出秉燭終章呢....我等好久了阿Q~Q
  • 我在努力中了QQ~~~~

    toweimy 於 2014/03/14 17:04 回覆

  • 訪客
  • 等到冬去春來!終章你在那兒啊!我都等到眼淚流了!
    求求你!~~出終章吧!大人!
  • 我在努力中,但真的寫作的時間太少了Q___Q

    toweimy 於 2014/03/14 16:58 回覆

  • 鳥
  • 這篇不知為何現在才看到
    等秉燭終章啊啊Q___Q 晉江的尚融章目前也看不到了好想複習說~~
  • 過一陣子秉燭章開始連載時就會把尚融章重新打開來了:)

    toweimy 於 2014/03/14 17:03 回覆

  • moew
  • 其實從鮮網那邊開始慢慢看秉燭的時候
    是抱持著之前看短篇的心態來看的XD
    結果!!!!!!!完全無法停下來阿阿阿阿(黑眼圈長到下巴)
    還馬上去訂了目前的四本來重新啃完一次哈哈

    但不得不說我的膽子根本奈米等級
    秉燭裡面沒有什麼太誇張的描述
    但是我現在還是不敢晚上的時候看嗚嗚嗚Q_Q
    連柯南我都會怕了還甚麼妖阿鬼阿(抖)
    總覺得地上的影子會動阿阿阿阿阿阿媽媽--
    而且前幾天去拜土地公的時候還不小心恍神想到秉燭的內容哈哈哈哈
    實在是太尷尬了哈哈哈哈

    好開心喔謝謝吐維大生出這麼多好看的故事
    總覺得吐維大對這個世界有很多自己的見解~
    真開心能夠有幸分享其中一咪咪呢

    夏天快到了喲(招手招手)(???)
    不過我覺得生故事急不得的所以我會慢慢等秉燭終章的(咬手帕)
    吐維大加油喔~~~
    沒有什麼事比身體平安健康更重要了!!
    祝吐維大一切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