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蘭點頭,「上個月初就回去了,可能整個冬季都不會回來台北。他的店舖地點已經決定了,就在表參道的Hills,明年春天正式開幕。怎麼,他沒跟你說這件事嗎?」

  我現在確信楊雨蘭是在示威了,她唇角揚起的笑容明顯是故意的。但我卻感受不到任何對抗意識。

  我只覺得茫然,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屁眼裡捅上來,把我全身力氣都抽個乾淨。

  Nick回東京去了……?在跟我說一聲也沒有情況下?

  當然我並不是他的誰,他沒有義務向我報告他的行蹤。但那天晚上發生那種事,我以為Nick至少會有所表示,就和蘇梁當初吻過我後一樣,粉飾太平也好、虛張聲勢也行,就算他煽我個巴掌,我也願意欣然受之。

  但這算什麼……?一聲不吭地就飛到國外去,一去就是半年。這代表那個設計師,壓根兒沒把那晚的事放在心上。或許他經歷過太多次相類的體驗,太多像我這樣試圖翻山躍嶺的Gay。說不定連被強吻這種事,Nick都有練過了。

  是我不好。我不該有所期待的,汽球吹得越大,破的時候,洞,也越大。

  大概是我臉色變化太過劇烈,楊雨蘭觀察我一會兒,把咖啡杯擱了下來。

  「其實那也不是Pham主動告訴我的。我從同業那裡聽說他要赴東京的消息,打電話去問,Pham才勉為其難地跟我說。他還要我別張揚,因為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這對他而言是很重要的一步,他想盡可能低調為之。」

  楊雨蘭說出了像是寬慰我的話語。但我依然呆坐在椅子上,服務生送上我的紅茶,我也沒有反應。

  楊雨蘭看著我的模樣,終是嘆了口氣。

  「……你真的,很喜歡他呢。」她悠悠地說。

  我想回應什麼,但我耳朵還在嗡嗡作響,連窗景都在晃動。楊雨蘭又說:「這樣不是很好嗎?你想見Pham,去東京的話,說不定還能夠再遇見他。」

  我眨了下眼,「店長……」

  楊雨蘭又啜了口咖啡。「我應該沒誤解什麼吧?我認識Pham到現在,也有十多年了,那個男人吸引男人的能力,沒人比我更清楚。你並不是第一個懷抱那種企圖接近Pham的人,而且相信我,你還不是陷得最深的那個。」

  楊雨蘭攪著杯裡的咖啡,唇角帶著自嘲的笑。

  「Pham這個人好朋友,不懂得拒絕,惹得那些人總以為自己有機可乘。你不知道我這個前女友當得多窩囊,我每次從那個人身邊醒來,心裡都在想,啊啊,說不定明天他就不屬於我了,就會躺在另一個人身側,無論男人或是女人。」

  我聽出楊雨蘭話語裡的疲憊感,雖然心底不願,但我還是忍不住開口,「但我認為……Nick他,真正喜歡的人,還是店長……」

  「是嗎?可能吧。誰知道呢?」

  楊雨蘭率性地笑了聲。

  「可是我累了,和那個人交往,實在太累了。這些年我每天都在等著,等著什麼人把那男人奪進手裡,抓著不放最好,這樣我就能夠徹底放棄。」

  「叮」地一聲,她擱下茶匙,飲盡咖啡。她似乎不願再繼續這個話題,就店長和員工的身分而言,我們確實也談得太深入了。

  「總之,那天在電話裡,我向Pham舊事重提。他考慮了很久,對我提出一個條件。」

  楊雨蘭回到正題。

  「他說,要你到東京去。」

  我睜大了眼,「我……?」

  「對,你。DaoMau的首席說得很清楚,如果要他為Garbrielle量身打造DaoMau的副牌,就讓你到東京去,到他的新店舖裡,以Garbrielle採購的身分。」

  楊雨蘭吐了口氣,「這事不會在臺面上公開,但我希望你能找機會說服他,可以的話,逼他當場有所承諾最好。那男人雖然粗線條,但答應別人的事就絕對不會反悔。」

  我迷惘起來,「但是……為什麼是我?Nick要我去幹什麼?」我指著自己。

  「我不知道。」楊雨蘭老實地說:「我曾經說過,Pham在其他事情上粗枝大葉,但一遇到工作上的事,就變得固執又難以勸服,雖說時裝設計師大柢如此,但Pham又是箇中之最。我從來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

  她的話語裡難掩一絲怨懟,我無法不承認我心有戚戚焉。

  直到現在,我還是弄不懂Nick對我的想法,明明說自己對男人不感興趣,卻又回應了我這個男人的強吻。明明說過要等我的答案,但我還沒答題,他卻又像沒事人一樣,不打一聲招呼便飛去東京。

  「我給你幾週的時間好好考慮,畢竟這也牽涉到你的私事,你有權利好好考慮。如果你不願接受,我也不會勉強你。但如果你願意去,Pham應該會很高興。」

  楊雨蘭忽然吸了下鼻子。

  「再過幾天就是Christmas,新曆年過後,我等你的答案,Albert。」

  她說著,伸手招來服務生,結了兩人份的帳,拿起她的手工提包便離席而去。我站起來追上她,但她的平底鞋走起來速度奇快,我只得捉住她的手臂,她頓住腳步。

  「那個,店長。」

  我不知該如何措辭,楊雨蘭始終垂著頭。我只能從西裝外套裡掏出那條CK的字母手帕,遞到她潮溼的鼻尖前。

  「對不起。」我只能這麼對她說。


  時節接近十二月底,耶誕節的腳步也逐漸逼近。

  週年慶逢耶誕節,Garbrielle當然沒放過這個推展業積的絕佳機會,四處都拉起了金銀相間的燈彩,專櫃前布置著展示部精心挑選的耶誕紅盆栽,大廳進來的地方樹起一棵九公尺高的耶誕樹,只是枝枒全用燈館和緞帶替代,樹上懸釣著色彩搶眼的鈕釦、針插、拉鍊、鞋帶、蕾絲等配件,十足的後現代風格。

  我耶誕節毫無計畫,以前遇到這種節日,我總會去哪個PA湊一咖,讓陌生的肉體溫暖我冰冷的心靈一下。

  但今年,特別是那日與楊雨蘭聊過之後,我實在無心再做多餘安排。我租了五百塊的韓劇DVD,分量足夠我看一整個週末。

  我有一種濃厚的負咎感。即使知道感情的事就是如此,各人造業各人擔,誰也不該為誰付出的情感負責任,更沒有先來後到,誰該禮讓誰的問題。

  但說真的,看到如此出色的女孩子,如此深刻地愛著一個人,說沒感到一點點心折,那是騙人的。楊雨蘭每一句都在闡述他如何不愛范尼克。但聽在我耳裡,她每一句話,都說明著她有多麼放不下那個男人。

  「關於來年的Buyer Trip,有些細部的支項尚未決定,但考慮到經費,我希望能把總金額控制在……」

  比起店長,更令我無心過耶誕節的還有另一個人。我用眼角偷瞄在會議上一如往常扳著臉、聽財務部做簡報的蘇梁,自從那天熱炒攤後,我遇見他便心驚膽寒,深怕以蘇梁大人的神通廣大,會從我臉上看出什麼端倪。

  先前只不過偷偷約出去吃飯,蘇梁便鬧脾氣成那樣子。要是被他知道,Nick不單和我在同一屋簷下住了一夜,還在他酒醉不能視事時做了那種事,感覺他把我和Nick去勢都不足為奇。

  但奇怪的是,蘇梁始終沒向我問起那天之後的事。我和他在公司打照面時,他對我也無何特殊反應,只是和平常一樣點頭、互打招呼,我從他臉上看不到一絲異樣。

  甚至我按捺不住,主動找他攀談:「蘇梁,抱歉,關於那天熱炒攤的事,因為你醉了,所以我和Nick就先把你送回去……」

  蘇梁神色如常地回應:「喔,那天我確實喝得有點多,還這樣麻煩你們,真是讓你們見笑了。」竟也沒有了下文。

  這樣的蘇梁讓我更加驚疑不定。但他看起來又不像在閃避我,我們的互動和平常沒有兩樣,蘇梁還是會定期對我噓寒問暖。

  他就像是全然忘記Nick的存在一樣。彷彿我和他穿越時空,回到還未與Nick重逢的那段時光。

  說老實話,這樣的蘇梁,讓我覺得可疑,同時也覺得可怕。


  我在耶誕節前遇見了麥肯納女孩。她以Focus Girl特約採訪的身分,來Garbrielle蒐集明年春裝的資訊。我要把報告遞去店長室時,在電梯前遇見了他。

  「呀,鄭先生,我們又見面了。你應該還記得我吧?」麥肯納女孩一如往常開朗。除了我那位外甥女外,我還是第一次和這年紀的女孩有交流,好像忽然多了個活潑的老妹一樣,感覺還不壞。

  我和她閒聊了幾句,聊了一些時尚圈的瑣事。她問我:「鄭先生來年三月,會去東京參觀春季時裝週嗎?」

  我愣了下,這個問題最近也正困擾著我。「唔,大概會吧。妳也會去嗎?」

  我看麥肯納女孩猛點頭起來,「嗯!當然啊,怎麼可能不去呢?那可是時尚圈的大事呢!我們公司的人沒有一個不想去的,招待狀都得抽籤的呢!我秋季寫的DaoMau專訪得總編的讚賞,所以這次才特例取得資格,說起來還是托鄭先生您和范老師的福呢。啊啊,我現在光想就覺得興奮起來了。」

  她雀躍的模樣令我莞爾,但她提起的人,卻令我不由自主心頭一扯。

  「Nick他……我是說,DaoMau的范設計師,妳之後還有跟他見過面嗎?」我問她。

  「沒有呢,老師好像一直很忙的樣子。不過我有聽說范老師現在到東京去了,好像要在Hills開店的樣子,真是了不起呢!」她禮貌地回應我。

  「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嗎?」我茫然地問。

  「當然啊!表參道可是東京數一數二的時裝商圈,時尚品牌的一級戰區,論等級的話大概僅次於銀座大道吧?不管是店面取得還是客群鎖定都有難度,以DaoMau先前以東南亞和中國為主的銷售方針,這次可以說是大躍進呢。」

  麥肯納女孩說,「畢竟DaoMau以前在紐約的反應並沒有很好,這次對范老師來講,應該是相當大的試煉吧!」

  我感到意外,「DaoMau在紐約……賣得不好嗎?」

  「嗯,一開始吧!DaoMau本來就帶有濃厚的東方風格,價位又是在一線品牌到二線品牌之間,紐約人寧可去找Yamamoto或Issey Miyake,不會花大錢嘗試這種來路不明的新品牌。所以剛起步的時候,真的是業績慘淡呢!上次專訪時我有問過老師,他說開店的頭一個月,連一顆鈕釦都賣不出去。」

  她說著。

  「後來老師從東京回來後,改變了原先過於濃烈的風格,把客群鎖定在紐約的華人圈,再加上最近幾十年歐美吹起亞洲風,DaoMau的聲勢才漸漸壯大起來。至今為止最著名的一個系列『SeamStress』,就是在那時候誕生的。」

  我對麥肯納女孩的話感到驚訝,我一直以為,像Nick那樣的天之驕子,人生的道路應該順遂到連一顆絆腳石子都沒有。

  「Seamstress?」我覆誦著。先前在雜誌中隱約有看見這個字眼,只是那次專訪圖的部分太過吸引人,以致我無心深究文章的部分。

  「嗯,中譯就是『女裁縫師』的意思。這系列的特色,是用質樸的顏色和簡單的設計,搭配上刻意粗糙的車工,營造出傳作裁縫師手工製作的紮實感。雖然沒有寫在專訪裡,但范老師有偷偷跟我說,他說這個系列,是以他之前交往對象為靈感而設計的。」

  她用神秘的語調訴說著。

  「他說那個女孩子出身裁縫世家,而那女孩就像是這系列給人的感覺一樣,不假矯揉,但內涵深邃又韻味十足。這個系列在紐約推出後大受歡迎,不少時尚雜誌都有專題報導,DaoMau也才從那時候開始漸漸有名起來,也才能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麥肯納女孩的話令我五味雜陳,原來楊雨蘭對范尼克而言,不僅僅是前女友暨業務合作對象這麼簡單。對Nick這個設計師來說,楊雨蘭更是他的救世主,啟發他創作的靈感來源、他專屬的繆思女神。

  不知為何,我竟有些眼澀,忙別過頭以防失態。

  「范老師他,很努力呢。」

  好在Vick沒察覺我的異樣,她望著天花板,很感慨地說著。

  「雖然老師看似自信,好像什麼事都不放在眼裡。但其實范老師和多數設計專科畢業的學生一樣,畢業後也是從接受私人委託、投稿大品牌的徵件開始的,但當時幾乎沒有人肯採用老師的設計,比賽也是屢戰屢敗。」

  她說著,「老師有跟我說,那時候他在東京很自暴自棄,有一陣子完全停止設計,每天不是跑Pub,就是和女人在家裡鬼混,如果不是遇見一些轉機,他可能到現在還是個一事無成的紈袴子弟,不過這段當然沒登在雜誌上就是了。」

  她笑起來。我好像可以理解,為何蘇梁會對品川那時候的Nick如此不以為然了。

  「即使到現在,范老師的設計仍然受到不少批評,你去看時尚相關的報章媒體就知道了,網路上也有不少。」

  麥肯納女孩擊了下掌,「啊,不過我很喜歡范老師的設計喔!我相信DaoMau的潛力,不被理解的設計師歷史上有很多,就像Channel的LBD系列,在二零年代也曾被批評過是死人穿的衣服一樣。老師的才華,總有一天會發光發熱的。」


  Nick始終沒有回我的簡訊,也沒多打一通電話給我,我實在不明白,如果他真想要我去東京找他,為什麼不直接對著我說,要這樣拐彎抹角地透過他的前女友,平白落得兩個人都為他失魂落魄。我想我糾結的點在這裡。

  我利用假日,上網找了一些關於DaoMau的評論,還真是有不少,特別在一些英語的時尚論壇裡。我耐著性子查閱字典,其中稱讚的固然有不少,批評的也不遑多讓,多數是說DaoMau的風格雜亂、古怪,也有說他的衣服標新立異、嘩眾取寵。

  還有顧客直指設計師:「不知道設計師在想什麼」、「明明定位為女裝,穿起來一點女人味也沒有」、甚至直言批評:「Gay穿的衣服。」

  我還看到有人發表了長篇大論:「DaoMau最近新裝給我的感覺,與其說是雜亂,不如說是迷惘。設計師腦袋裡有想法,卻無法理出一條頭緒,他明顯地在追求什麼,但具體而言是什麼,連設計師本人也無法確定。」

  「不論如何,我喜歡這個品牌的概念性,也欣賞設計師的才氣,希望它能早日找到它想停泊的港灣。」

  
  耶誕節前夕,Garbrielle的人潮到達頂峰,楊雨蘭的改革策略似乎頗有成效。每個櫃姊都忙得雞飛狗跳,物流部門忙著打電話給廠商叫貨,採購部也被要求每天留下來核對銷項、盤點庫存,做即時的銷售活動實效分析。

  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倉庫爬出來,到茶水間給自己補充一點咖啡因。但我才把三合一咖啡包扔進馬克杯裡,茶水間就走進另一個人。

  我回頭一瞄,卻是蘇梁。

  蘇梁沒跟我打招呼,他這幾天也是沒日沒夜的忙。顧客們歡慶耶誕節大血拼,苦的是我們這些做服務業的,蘇梁那張清秀的臉蛋憔悴不少,眼下一圈陰霾,這幾天他走在店裡都沒人敢跟他搭話,生怕一不小心掃到風颱尾。

  蘇梁背對著我,我偷瞄了一眼,他正忙著往咖啡裡加第五包糖。我們好一陣子沒有交談,直到蘇梁主動開口。

  「亞涵。」蘇梁叫我的名字,自從和Nick重逢後,他就很少再叫我「Albert」,彷彿要刻意有所區隔似的。

  「你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有空嗎?」他問我。

  我一怔,「耶誕節嗎?呃,目前沒有安排。」

  「那,你願意到我家來吃個飯嗎?」蘇梁問我。

  他一如往常預期我的疑慮,很快又接口,「我老家寄了些雞鴨蠟肉來,我想用那些下廚做點家常菜,不花什麼力氣的。那天也是小小的探視日,他從上次你照顧他之後,就一直很想再見你一面。」

  蘇梁親手做的家常菜、加上蘇小小,我實在很難出言拒絕。蘇梁真不愧是我野生的娘,完全知道我的軟肋在哪。

  「唔,好吧,反正也沒別的事。」我說。

  蘇梁的肩線緩和下來,好像鬆了口氣,「那就一言為定了。我等你來,亞涵。」

  耶誕節當天,我一路忙到晚上七點閉店時分。高峰期在昨天晚上的耶誕夜,滿坑滿谷連袂來買耶誕禮物的情侶夫妻,一線品牌的專櫃塞滿了一擲千金不手軟的人。

  我路過DaoMau的櫃時,裡頭也是人山人海,有個櫃姊正替一位貴婦人戴上我耳垂上那個耳針。我忙把視線別開,慎防觸景傷情。

  我在去蘇梁家路上順路走了趟白木屋,買了耶誕蛋糕,想說爹都這麼愛吃甜的,蘇小小的血液裡該也有螞蟻基因。我還選了色彩最鮮豔、上頭還有耶誕老人的糖果的,想到小小雀躍的笑臉,我就忽然有了過耶誕節的心情。

  去他的越南人。就算沒有他,我耶誕夜照樣可以過得很快樂。

  蘇梁家的門一打開,撲鼻的香味就迎面而來。是小小替我開的門,他今天仍舊一身小紳士扮相,還綁了個柯南式的咖啡色小領結。

  這孩子看見是我,立馬就叫道:「鄭叔叔!」

  我也跟著喜逐顏開,「小小!好久不見了!你好像長高了呢,你爸爸呢?」

  蘇小小乖巧地一指廚房方向,我拎著蛋糕探頭過去,看見廚房裡蘇梁的背影,他正面對著瓦斯爐,好像在烹調什麼。

  小小趕在我之前跑進廚房:「把拔,鄭叔叔來了。」

  蘇梁立時回過身,我看他穿著一件淡黃色的圍裙,最下方還有母鵝帶小鵝的圖案,,裡頭還是西裝襯衫,看來也是剛從店裡趕回來。他右手拿著調味匙,看見是我,臉上不知為何微泛紅暈。

  「抱歉,回來得遲了,這兩天店裡真是忙透了。不過也快好了,你先那裡坐一會兒,很快就能開飯了。」蘇梁微笑著說。

  我聽這句像新婚妻子的口白,唯唯諾諾地在餐桌旁落坐。桌上已經擺了幾道小菜,有看起來像醬油醃製的鹹魚,還有一道像是東坡肉、但外頭裹了麵皮的東西,左手邊有兩道做法各異的炒青菜,中間還擺了盆像是大滷麵的玩意兒。

  就算是廚藝白癡的我也看得出來,這每一道都是功夫菜,沒有三五年修練是斷做不出來的。相形之下,我的耶誕蛋糕就顯得誠意有餘而力不足。

  「小小,過來洗手,順便替鄭叔叔拿餐具過來。」
  
  蘇小小一如我記憶中馴化得宜,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五歲的孩子擺起餐桌來這麼俐落。我們圍著蘇梁家那張小巧的木質餐桌,蘇梁解下圍裙坐在我對面,小小坐在側邊,蘇梁還替我和小小添了飯。

  「耶誕快樂,我們開飯吧。」

  蘇梁邊說邊拿起了筷子,我忽然有種羞赧感,大概是那句「耶誕快樂」,讓我意識到我現在是在別人家裡,和一對父子共渡這個重大節日的緣故。

  我忙跟著拿起筷子,匆匆扒了兩口飯,而小小早已在他爸首肯下大快朵頤起來。

  「你……你手藝真的很好呢,蘇梁。」我忍不住說。

  蘇梁卻只一哂,「家常菜罷了,沒有那麼誇張。我十四歲就離開家鄉,人在外面住久了,老吃外食也不健康,而且容易膩。」

  「那你在東京也會自己燒菜囉?就是住在品川那時候……」我脫口問道。但一問就醒覺自己哪壺不該提哪壺,蘇梁的臉也一下子演起川劇來。我只得忙動筷子,夾起一盤剛上桌熱騰騰的蓮藕,自堵自的嘴。

  「這、這個很好吃耶,是怎麼做的啊?」我問。

  蘇梁表情緩和下來,「這是藕菜炒肉。藕菜就是蓮藕,我們家鄉叫他藕菜,他不是普通的炒蓮藕,我事先用醋和香料醃過,在鍋裡悶得微軟了,再下去跟豬肉一塊大火炒過。這肉也有講究,肥三瘦四,切成薄片,蓮藕的味道才會浸進去。你別單吃蓮藕,來,兩個合起來一塊嚐嚐。」

  蘇梁邊說邊挾菜到我碗裡,我忙以謝主隆恩之姿接下。我無意奉承我的上司,但這些菜確實是好吃,只是離他說的家常菜有點距離,根本是卯足了勁在做的。

  蘇小小似乎相當開心,少了初見面時的生疏,這孩子本質上比他老爹要活潑得多,是人來瘋的類型。我邊吃飯邊和他鬧起來,替他盛湯分肉,玩猜拳吃青椒遊戲什麼的,把小小逗得笑聲連連。他老爸坐在餐桌那頭數度皺眉,但終究沒阻止我們。

  「你好像,很喜歡小孩呢。」

  蘇梁觀察著我和小小的互動,神色稍霽。

  我吞下嘴裡的東坡肉,「呃,大概是因為我是老么吧!我上頭有兩個哥哥,小時候沒能跟年紀比我小的孩子相處。」

  蘇梁忽然露出一抹笑,「這樣,認識你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你談起家裡的事。」語氣竟頗有感慨之意,我忙乾笑兩聲。

  「我家沒什麼好說的,很平凡的五口之家,而且除了我之外,我哥他們都已經結婚成家了,聊了也不有趣。」

  「小小很喜歡你。」蘇梁漫不經心地說:「上回跟你相處後,他始終惦記著你,常開口問我你什麼時候再來陪他玩。」

  我感到意外,蘇梁又苦笑起來:「像我就很不擅長和小孩相處,明明是自己兒子,偶爾想和他親近些,說出口的卻全是管教。探視日也不知道要帶小小去哪玩,到頭來不是家裡就是公園。」

  我想也難怪這孩子如此認分,有個這麼拘謹的老爹,搞不好連水族館或遊樂園都沒去過。我衝口想說:『那下次一起帶小小出去玩吧?』但我有感這樣下去有點不妙。我雖然樂意和兒子多點交流,但對老子卻有點顧慮。

  「你可以帶他出國玩啊,新加坡還是日本什麼的,最近很流行國外旅遊不是嗎?」

  我邊扒著飯邊隨口說道。蘇梁看了我一眼,說:「我前妻不會准許的。今天是因為她要和她現任丈夫過耶誕,不想有人打擾,才特別讓小小陪我一整夜。」

  我「喔」了一聲,感覺蘇梁的視線一直停在我身上,蓮藕在我舌尖化開,不知道是不是我剛喝過酸辣湯的緣故,味道竟變得澀起來。

  「店長說,她想推薦你參加來年的東京時裝週,加入Buyer Trip的Team裡。」蘇梁忽然說。

  我抬起頭來,蓮藕和著肉片滑下我的喉管。

  「但我想應該沒那個必要,你做採購才不到一年,Buyer Trip沒有三、五年功力是無法勝任的,就是見習也嫌太早了點。」蘇梁若無其事地說。

  我開口想說什麼,但蘇梁把一大把青菜夾進我碗裡。

  「店長說尊重你的意願。但我會跟楊雨蘭說,你無意去東京,在你以採購的身分成熟到足以獨當一面之前,也沒有這個計畫。我會帶領Garbrielle團隊完成所有業務。」

  我擱下手裡的碗筷。

  「蘇梁……你知道Nick在東京的事,對嗎?」我問。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虛張聲勢
  • 很難覺得蘇梁對亞涵沒有意思,感覺每句話都別有深意
    期待越大,洞破得越大,這種感覺我懂,但總是忍不住期待,果然人都是自虐的
    p.s穿圍裙的蘇梁絕對值得被撲倒
  • 值得被撲倒XDD這句話好有日文的句法感:P

    toweimy 於 2013/08/03 13:37 回覆

  • G_T
  • 故意的啦wwww人家都還沒說就直接先拒絕機會了好壞呀(不過我喜歡)
    看到雨蘭姊那裏感覺好難過 范尼克你這個壞人!
    蘇梁好讚喔 要是我會一邊問他作法一邊沒在聽趁機吃完(欸?!
    好喜歡主角的自虐思考 根本就是悲劇女主角 他一定是把玻璃鞋穿錯成草鞋了吧
  • 也不算自虐,Albert比較像是自尊心過強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37 回覆

  • 小蹦
  • 我雖然樂意和兒子多點交流,但對老子卻有點顧慮。
    ↑這句我笑了wwwwww
    小小真的很可愛又好乖XD
    還有蘇梁的圍裙+襯衫play我很在意(?)

    其實我也覺得Nick是真心喜歡雨蘭姐Q_Q
    那對亞涵到底是...?(苦惱中)
  • 圍裙裡面有穿也不要緊嗎XD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38 回覆

  • greensea
  • 這是蘇樑版之鵝鵝圍裙鴻門宴嗎?
    在晚上看到這篇比什麼巧克力、熱炒店的更過分啊~~~我也想要家常菜Q口Q

    話說回來雨蘭姊的進退真是恰到好處,
    我默默感覺她的掉淚一部分是真感受,一部分是女性直覺。
    熟女的威力啊,嘖!

    蘇樑終於出場,然後換Nick退場幾回這樣,
    王不見王的比較是,
    Nick出場像熱炒一樣氣氛一下就火起來,可是常下鍋(出國),
    蘇樑出場要多看幾段暖身才會漸漸有FU,像他自己做的功夫菜,
    別有深意,不組合不知滋味啊(噗)




  • 鵝鵝圍群鴻門宴是什麼啦XDDD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39 回覆

  • 喻
  • 這種故事女主角不重要嘛...阿哈XD(?!)
    不可以不可以亞涵是Nick的啦!!!
    蘇梁你不是受嘛...不可以突然變攻喔!!!
    Nick其實是喜歡亞涵的亞涵也是喜歡Nick的~~對吧!!!
    嗚嗚...Nick你就和亞涵再一起嘛~
  • 我沒說蘇梁是受啊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39 回覆

  • KOD
  • 人妻屬性!!!
    結果沒有酒醒的之後,而是跳到好久好久以後,真是可惜XD

    攤牌了攤牌了要攤牌了嗎<(‵▽′)>
  • 這部好像一直在攤牌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0 回覆

  • 阿茲
  • 嘖。范尼克這個罪人(捂臉)))

    期待對質XDDDDDDDDDD
  • 罪人+1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0 回覆

  • 訪客
  • 我直到現在還是疑惑蘇梁喜歡的是亞涵還是Nick...或者兩個都喜歡(爆
  • 這是本篇的重點啊:P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5 回覆

  • 點點
  • 蘇梁岳父發動技能「保護女兒」XDDDD
    感覺好像鄭麗葉和范密歐~~
    果然超喜歡蘇梁這種男人~
  • 咦已經是岳父了嗎?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5 回覆

  • ox36
  • 其實我很喜歡雨蘭姐,不過碰到Nick也真是辛苦她了…

    感覺蘇梁那麼不想他們兩個有接觸,一方面是因為他喜歡Nick♥
    另一方面應該是不希望亞涵陷下去…?雖然亞涵已經陷下去就是了

    糟糕啦我超想要那個耳針ヾ(*´∀`*)ノ
  • 請去G店購買~1F就有賣喔~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6 回覆

  • 悄悄話
  • xx
  •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有種蘇梁和Nick交往過的感覺......
  • 哼哼(哼啥?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7 回覆

  • 訪客
  • 感覺雨蘭姐和nick一直愛著對方 最後nick的結婚對象是雨籣姐吧?
    (亞涵是炮灰?( ´Д`)
  • 哼哼(喂XD)
    好啦我不能劇透...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8 回覆

  • 悄悄話
  • 小默默
  • 實體書完食~~
    看完後忽然想把蘇良、亞涵和Nick都綁再一起((﹁ _﹁))啊......
    不過Nick天菜得超可愛,都說天才的腦子不一般~~
    我也覺得范尼克先生要結婚的對象是雨蘭姊
  • 無名氏
  • 很想買實體書,但封面........
    看來結帳這個過程我得恥力全開了⋯⋯。
    (還得考慮被老媽發現後)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