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為何指尖微顫。「你沒有想過試試看嗎?試著接受他們看看,說不定你只是不夠了解自己。」

  我心知我在癡人說夢,但就是忍不住想說說。我才是不了解自己的那個,才會明知眼前是懸崖峭壁,還硬是變法子要飛躍杜鵑窩。

  但Nick的回答卻令我吃驚。他瞄了我一眼,語氣囁嚅。

  「嗯,我試過。我剛才說了,有個好朋友曾追求過我,我喜歡他,朋友間的喜歡,所以不想傷害他,所以那時候我很猶豫,究竟要不要試著接受他。」

  我無法掩飾我的震驚,「後來呢……?後來怎麼了?」

  Nick安靜了一會兒,我聽見他翻身的聲音。。

  「沒有怎麼了,就這樣。我無法和他交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我而去。」

  我逸出鼻息,「果然是因為……身體無法契合的關係嗎?」

  Nick卻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我……對Gay這個族群一直不是很能理解。」

  他遲疑地說著,「我說過,我身邊有不少這樣的朋友,所以對Gay也不能算是完全不熟悉。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無法……和他們有更一步的情感交流。Gay給我的感覺大多如此,怎麼說,總覺得他們,對感情好像不大願意專注。」 

  Nick謹慎地選擇著措辭。

  「我身邊常聽到類似的傳聞,明明聽說哪個Gay和那個男的在一塊,但他又同時和別的男人在派對裡摟摟抱抱。我問他到底愛的是誰,他就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幹嘛這麼嚴肅,是男人我都愛啊!」

  Nick的話讓我心情複雜,我無法全盤否認那是單純的偏見。

  「以前還有個朋友,常對我說些曖昧的言語,像是什麼『想摸你的屁股』、『讓我親一個,我就告訴你實話』甚至跟我告白的都有。但當我認真起來跟他攤牌,他卻又轉身逃走,有的說他只是開玩笑,有的又推托說我不是真心把他考慮進去。」

  Nick嘆息似地吐了口氣,「類似的事發生過不止一次,這讓我很困惑,說實話也有點受傷,好像只有我在認真看待感情的事情。」

  這是Nick第一次向我剖白他的想法。雖然之前就隱約感覺到,Nick的感情觀遠比外表看起來的保守。蘇梁說他濫情,說他沒嘗過心碎的滋味,後者我認同,很難想像Nick會有被打槍的時候。

  但我不認為Nick濫情,正因為他看感情看得重,以至於他在心中保留了一塊聖域,聖域的地位至高無上,結果就是無人得以觸及,導致他過盡千帆,卻遲遲無法舀起他那一瓢飲。

  端看他會糾結和雨蘭姐間有無真感情,就知道這男人就精神面而言還是處男。至少有一部份還是處的。

  「所以你……並不是不能接受男人追求你?只是不喜歡他們的態度?」我試探著。

  Nick沉默良久,我把床頭燈拉滅了,整個漆黑的房間裡,只有我膛口的心跳聲,一聲響過一聲。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過了許久,才Nick回答:「要看人。」

  我的心臟幾乎跳出胸口,我唇舌乾澀,明知道千不該萬不該,還是問出了口。  

  「如果、我是說如果,只是假設而已。如果那個人是……我呢?」

  我確信Nick從床上瞄了我一眼,但我把自己裹在棉被深處,裝作自己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著。但Nick啟唇前的鼻息聲,卻清晰得令我為之窒息。

  「如果是Albert的話,可以。」他說。

  我心臟劇停。不,Nick只是「假設」,這問題打從一開始就是假設問題。就好像問一個五歲小女孩:「長大要不要跟爸爸結婚?」小女孩回答:「要!」一樣,前題開始便無法實現的事情,再多的假設都是枉然。

  Nick好像又翻了身,我聽見他從床上爬起來的聲音,「我聽不清楚你的聲音。你不肯上來,我下去好了。」

  我還來不及弄懂這男人在說些什麼,床上傳來掀被聲,Nick竟當真溜下床,他還擅自把我的床墊往外挪。我本就背對著床,Nick把自己的墊被擱在地上,就這樣在我身邊側躺下來,我不用回頭就能感覺到他微熱的吐息。

  「看,這樣不是好說話多了?」頸後的聲音有放大效果。我無法呼吸,也不敢動,生怕一點小動作就會造成連鎖反應。

  Nick在我身邊躺平下來。

  「好硬。」他用半帶抱怨半帶玩笑的語氣說。我想Nick指的是地板。但我的腦子暈糊一片,身體早已不受控制,牆和傢俱都在天旋地轉。有什麼東西在我體內飽漲鼓躁,像汽球一樣,幾乎撐破我的胸膛。

  「Ann跟我說,你一直都沒有交往對象,在Garbrielle工作五年,也很少看你和女同事出去。他說你一向獨來獨往,從不和什麼人特別親近,除了Sui。」

  Nick頓了一下,又笑起來:「我本來想該不會你的交往對象就是Sui,但Sui否認過這件事,他那個人向來說一是一,他說不是,多半就不是了。」

  我耳鳴得厲害,根本聽不清Nick在說些什麼。

  「何況仔細想想,你也不可能和Sui在一起吧!你和Sui不同,我看你和女人相處得挺好的。不如這樣吧?Albert,哪天我介紹我的朋友給你認識,她們人都不錯,說不定會遇上一、兩個喜歡的……」

  「我喜歡的是男人!」

  我從床上跳起來,胸口的氣球破了,在我胸腔裡橫衝亂竄,我打出生以來第一次有這種失控的感覺,跑馬燈在我眼前掠過:三歲尿濕褲子、五歲脫男老師褲子、七歲在河邊溺水、九歲和隔壁玩伴告白失敗……而二十九歲的鄭亞涵正在做一件天大的蠢事,我眼睜睜地看著蠢事在眼前上演,卻無力阻止什麼。

  「我喜歡的是男人,你聽見沒有!范尼克?誰想認識你的女性朋友?你以為天下每個男人都和你一樣花花公子?都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女人?」

  我衝動到整個人站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身邊的Nick。Nick看來是完全愣住了,對我的暴走報以錯愕的眼神。我才注意到Nick沒蓋被子,蜜色的肌膚裸露著。

  我再也忍無可忍,跪下來捉住Nick的後頸,對準他的唇瓣便堵了上去。

  Nick先是僵在那裡。他從床墊上翻身爬起,我啃咬著他的唇瓣,把他逼得靠到牆上去。黑暗裡傳出花花公子略帶驚慌的喘息聲,這樣青澀的反應多少讓我有點得意,我扯住他的後腦杓,把他的臉抓開來狠瞪著他。

  「懂了嗎?你……」

  然而我一句話沒說完,濕熱的觸感再次襲上我的唇瓣。我吃了一驚,因為Nick竟反過來攬住我的後腦杓,用他的唇瓣堵住了我。而且他做得比我更徹底,他的舌頭翹開我的齒間,鑽進我的深處,纏住我的舌尖。

  等我意識到有哪裡不對勁時,Nick早已反客為主,把我壓倒在床墊上。

  等……等等、等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

  我的腦內發出尖叫聲,但實際上房間裡安靜得嚇人。我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著,Nick的牙齒輕啃著我的唇瓣,吮著我的下唇,唾液化成的熱息充斥在口腔間,彷彿滲了毒藥似的,令我明知這樣下去肯定出問題,竟捨不得伸一根手指將他軀離。

  或者我本來便毒根深種,現在只是注了一管大的而已。

  「Albert……」我隱約聽見他低語,他只緩了一緩,又往我齒縫間攻城略地。

  我拉開距離,想阻止這荒謬的事態發展下去,Nick便順勢唇舌下滑,吮吸住我的喉結,舔舐懸在我喉口的鍊墜。我為此渾身酸軟,體溫高到破表,腦袋也跟著失去思考能力,連最後的求生慾望也lose掉了,眼睜睜看著自己往深淵墜落。

  Nick又趁機吻上我的唇,他的軀體拈上我的睡衣,伸手往其他地方摸索。說來令人發嚎,此時此刻,我竟想起了蘇梁,想起地下停車場裡,那張哭得聲嘶力竭的臉。

  我不知道Nick是否發現我的走神,或者也想到了別的事,他的手遽然停了下來。我乘此機會雙手一推,Nick被推回床邊,他仍舊拉著我的手,我們的唇瓣分開,彼此都在輕喘。Nick的表情看來比我還茫然。

  「怎麼回事……?」

  Nick竟先搶了我的台詞,他伸手往額頭一抹,把潮溼的髮絲往上撥,試著從激情中回神過來。

  「我……抱歉,Albert,我……我想我是喝多了點。」他做了解釋。

  我還沒見過Nick這樣語無倫次的樣子,他從床墊上站起來,雙手插腰,在房間裡打轉數圈,好像想從那樣混亂的狀況中理出一條頭緒來。我呆坐在原來的地方,腦袋裡翻來覆去想的只有一件事:我被一個直男吻了。

  不,正確來說,是我意圖強吻一個直男,正常狀態下,我得到的應該是一記右鉤拳,外加一句「虧我這麼相信你,把你當朋友,你竟然背叛我!」,電視都是這麼演的。

  但現在的狀況是,我反過來被那個直男給強吻了。這等級已經超越天方夜譚,簡直是七夜怪談了。

  Nick走回床邊,這次不敢再躺在我身邊,乖乖在床緣上落坐。我們兩個都安靜了好一會兒,房裡只剩Nick濁重的吐息聲。

  「……然後呢?」

  Nick忽然問我,問得沒頭沒腦,我反應不過來。

  「嗯……?」

  「你剛才話說到一半。」Nick凝視著我,「你喜歡的是男人,然後呢?」

  然、然後呢?我沒料到Nick會問這個問題,應該說天下有哪個男人會在被另一個男人強吻後,還有心情問人這種蠢問題?我實在無法理解Nick的常識和思維方式。

  再說經過剛才那一連串驚嚇,我早已忘記我原本想向Nick表達什麼了。

  「我……我不知道。」我在呆愣中擠出一句,「我、我還要想想。」

  「是嗎?」Nick的語氣像在自言自語,他也沒再逼問我,我看他翻身躺回我的床上,這次卻裹上了棉被。

  「好吧,那你慢慢想。」

  他捲過被子,翻過了身,面對著牆、背對著我。

  「晚安,Albert。」

  *

  在遇見蘇梁和范尼克之前,我從未想過,我的人生,會在將屆三十而立的那年,有這樣足以顛覆我過去二十九年人生的重大變化。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不是遇見蘇梁,我恐怕一輩子也不會去嘗試和男人建立友誼,從而也不會有動機去細細思索友情真正的意義。

  而如果沒有遇見范尼克,我想我會頂著三秒膠的封號,和圈內多數老人一樣,一路過關斬將到我的屁股再也吸引不了任何男人為止。我不會花費多餘的力氣去談一場勞心勞力的感情,從而永遠也領略不到何謂愛情的品味。

  我接到了外甥女久違的手工卡片。這陣子她好像去北歐打工旅行,從她回信的頻率,我猜測她又和哪個美麗的女孩墜入愛河。

  『亞涵叔叔,你還記得「健達出奇蛋」嗎?』

  『「豐富的牛奶、好吃的巧克力、新奇好玩的玩具——三個願望一次滿足!」這是當年健達出奇蛋的廣告詞。很吸引人不是嗎?當時我還年幼,完全被他的廣告詞給蠱惑,每週都拿零用錢去買一顆回來。』

  『長大以後,我回想那個廣告詞如此吸引我的原因,果然是『三個願望一次滿足』這一點吧!』

  『亞涵叔叔,我們總有很多很多願望。比如我們遇見一個人,他擁有所有我們能想像的美好:美麗的外表、優質的身材、善良溫柔的心,他幽默風趣、優雅健談,他對你體貼入微、無微不至,每次見到他時,他的微笑總會讓你一整天心情都好起來。』

  『你首先希望當他的朋友,你渴望親近他、了解他,只要是有關他的一切,無論鉅細你都想知道。這是你的第一個願望。』

  『但你很快希望,你在他心裡能變得特別一點,不求獨占,至少高出他的其他朋友那麼一個腳趾尖。這是你的第二個願望。』

  『但最終你發現,你渴望的是他的全部,你想獨占他的外表,想獨占他的幽默健談,想獨占他的體貼,更想獨享他獨一無二的笑容。如果可能的話,他的一切你都想獨攬,這是你的第三個願望。』

  『於是你開始猶豫,你既想和他當永遠的朋友、又想在他心底顯得特別,更想讓他當你的情人。你想告訴他你的心意,又怕他因此對你有所芥蒂,你想和他上床,卻又擔心破壞掉你們之間既有的一切。』

  『但你知道,這不是和神燈許願,沒有好心的精靈。最終你只能賭一把,一輩子的朋友、親密無間的愛人……或者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結局只能是那之中的一個。」

  『亞涵叔叔,這時候你就會好希望手裡有顆健達出奇蛋。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多好。』


  外甥女的信件沒有撫平我紊亂的情緒,反而更攪亂了一池春水。

  Garbrielle的週年慶順利開鑼。拜那兩位品味型男之賜,我的巧克力採購企畫也順利交差,由於有那些慘痛的試吃經驗,我在會議上做報告時,底氣也強了不少。

  我提出的採購方案最後以無異議通過,可喜可賀。

  巧克力在經過業務部與廠商切磋的結果,各家廠牌都為Garbrielle的活動設計了獨特的包裝,隨著耶誕節的腳步接近,經過專櫃走廊時,偶然看見少女顧客們提著那些巧克力贈品,在中央休息區坐下,一邊拆包裝、一邊用興奮的語氣向同伴炫耀。

  「你看你看,這個緞帶超可愛的!裡面的巧克力看起來也好有味道喔!」

  這讓我有種莫名的雀躍感,好像自己也和她們一樣少女起來。

  事業上的成就固然值得安慰,我的心情卻始終處在複雜狀態。那天我在樓梯附近遇到楊雨蘭,她竟主動叫住我。

  「Albert,中午有空嗎?」

  我還在怔愣中,看著她踏著平底鞋走向我,「沒有特別的事的話,今天十二點半我在Garbrielle巷口那間咖啡館等你,一起吃個午餐,我有話要跟你談談。」

  整個早上我如坐針氈,根本無心工作,心裡猜了兩百個楊雨蘭打算和我談的選項。

  首先我想到Nick,那天熱炒攤過後,我從床上驚醒時,Nick早已先出門了,我在床上發現他留的紙條,用英文草寫著:「趕飛機,謝謝你。」旁邊附上折疊得歪歪扭扭的奧莉薇毛巾。而紙條上支字未提昨晚發生的事。

  楊雨蘭很可能已經知道我和Nick的事,搞不好他隔天早上就打電話給他親愛的Ann:『我告訴你喔,Ann,昨天借住在你們店裡那個新採購家,你猜發生了什麼?他強吻我耶!』等我踏進咖啡館,就會有警察以強姦罪名把我逮捕起來。

  也有可能是為了蘇梁。楊雨蘭為了那天的事,來怪罪我帶壞他們家副理,以她的英明睿智,肯定早就看穿我的本性。

  說不定她還誤會我劈腿,既招惹了Nick,還妄想連蘇梁一道挾去配。她生命中最優質的兩盤菜都被我端走,也難怪她想客訴。

  但Nick之後一次也沒聯絡我,我鼓起勇氣傳了簡訊給他,內容是向他報告巧克力企畫成功的事情。得到的卻是石沉大海,這幾天我接到的只有汽車貸款的廣告簡訊。


  我走進咖啡廳時,楊雨蘭已經在靠窗的座位上等我了。她一如往常樸素的套裝,但這女人的魅力是由內而外、與生俱來的,真要比喻就像手工巧克力,越原始越甜美。

  楊雨蘭抬頭看見了我,我注意到她在盯我的脖子。那夜過後我考慮再三,還是把Nick送我的頸鍊戴來上班,只是那實在太招搖,我圍了圍巾遮掩住。但剛才跑得急,圍巾一不小心落了,頸鍊便圖窮匕現。

  我慌忙把圍巾拉好,但以楊雨蘭對Nick品牌的熟悉,一定早認出那是什麼玩意兒。

  「坐。」她比了下她對面的位置,低頭翻看手裡MENU。我戰戰兢兢在我的頂頭上司前落坐,楊雨蘭又問我:

  「想吃什麼?義大利麵好嗎?這裡的野菇松露義大利麵還不錯。」

  我僵硬地點了下頭,畢竟沒人在會意鴻門宴上的菜色是什麼。

  楊雨蘭和服務生點了餐,服務生把水送上桌,收走MENU,留我和楊雨蘭獨處。我惴惴不安,低頭抓著膝蓋上的西裝布。相較起來楊雨蘭倒是游刃有餘,像平常的午餐約會一般悠然自得。

  「採購做得還習慣嗎?」楊雨蘭問我。服務生上了套餐的濃湯和沙拉,楊雨蘭拿起胡椒罐灑在湯上,順手也替我灑了。

  「還、還可以。」我惶恐地答。

  「這幾個月交上來的報告都很不錯,比以前那些陳腔濫調好多了,只是在歐系品牌的選擇上,要更細膩一點,感覺你對某些品牌有明顯的偏好,有點厚此薄彼。但整體而言,看得出採購部的用心和努力。」

  楊雨蘭說著像主管的台詞,「週年慶的企畫也是,企畫部這樣勉強你們,你竟然還做得有聲有色,不少參與廠商跟我說顧客的反應很好,希望以後能比照辦理。我看過你的採購決策報告,很有Sense,不像是對巧克力一竅不通的人做出來的。」

  「謝、謝謝店長。」

  我忙坐在椅上行了個禮,想了一下,又補充。

  「蘇……副理也幫了我不少忙,這次多虧了他,我一個人是做不出這些的。」

  楊雨蘭聞言竟看了我一眼,眼神微妙。我卻讀不出他的意思。

  「蘇副理之前請了兩天假。」楊雨蘭說:「據我所知,他在Garbrielle八年,幾乎是全勤,唯一一次請假是打他前妻的離婚官司。我特別去人事部看了他的給假單,剛好看見你在同一天也請了半天的假。」

  我用舀了匙濃湯,正要放到口邊,「這……這樣啊,那還真是巧。」

  「你和蘇副理現在在交往嗎?」楊雨蘭問我。她似乎終於放棄那些迂迴戰術,直搗核心。我不禁慶幸還好我還沒喝湯,否則現在一定會噴出來。

  「交、交、交往……?」我把濃湯擱下來,「店長,妳在說什麼,我和蘇梁怎麼可能交往?我們都是男……」

  「蘇副理跟我說過,你和他一樣,都喜歡男人。」

  楊雨蘭說,半晌又問:「難道不是嗎?」

  我腦子像眼前的濃湯一樣糊成一團,蘇梁和楊雨蘭說過?蘇梁?那個拉著我的手,拚了命地表示絕對不會對我有意思的蘇梁,他不正是因為始終誤以為我是直男,才對我這樣深懷歉意?

  「請問……蘇梁、副理他是什麼時候跟店長妳說這件事的?」我都結巴了。

  楊雨蘭舀起一匙濃湯,優雅地塞進唇瓣間,「在討論你的調職令的時候。是我主動問起Sui你們兩個的關係的。」

  我聽她把稱呼從「副理」換成了「Sui」,從公事切換成私事Mode。我都快看見項莊在我面前舞劍了。

  「那時候他就說,你們會認識,是因為彼此知道對方都是Gay的緣故。但他說你們只是普通朋友,你可能另有交往對象。」

  楊雨蘭又補充。我腦子裡一片混亂,「等等,所以蘇梁他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我的性向?可是他……難道妳是因為這樣,才把我從調離男裝部?」

  楊雨蘭瞪大眼睛,我還是第一次見她露出如此人性的表情。但她很快又恢復平靜。

  「有件事我要先聲明。」她說:「提議把你調到採購部的人,自始至終都不是我,而是蘇副理。」

  楊雨蘭的話令我吃驚不已,我幾乎要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本來想用我信任的人,即使是我們這樣的小店,也不會用一個沒有行銷經驗、也不是採購相關科系畢業的人進場做買手。但副理堅持要用他的人,他很少在人事上插手,我也不能不賣他這個面子。我當初和他說,如果他能說服你,我退讓一步無妨。」

  她頓了一下,「後來我和Pham提起這件事,他竟然說對你有印象。還說如果是你,做採購或許不錯,如果不是他這樣說,我還不放心擱個新手做我最重要的Buyer。」

  我呆坐在椅子上良久,這時候義大利麵送上來了,在我與楊雨蘭前各擺了一盤,我完全無心享用。我知道楊雨蘭不會騙人,她是店長,也沒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呼攏我。

  我想起當初蘇梁對我說的:『有人看見你的工作狀況,他因此強烈建議店長,把你調去做少女服飾部門的採購。』

  這事本來離奇,對採購業務越了解,我越發覺得當初的人事決定未免太草率了。但一則這事關Nick,我的判斷力和自制力只要遇到他就會變成嬰幼兒等級。不知不覺我竟給自己找了個牽強的理由,好解釋落在我身上這些荒謬的待遇。

  二則,我信任蘇梁。我才發覺,原來我比我以為的,還要把那個男人當朋友看待。

  不知為何,我腦袋裡竟響起來我感冒那晚,蘇梁在我耳邊說的那句話:『我說過了,你太單純。』我想我並沒有真正理解那句話的意思。

  楊雨蘭輕易看穿我的動搖,她用叉子捲起義大利麵,緩慢地放入口中。

  「我找你來,還想和你談另一件事,Albert。」

  我一陣緊張,估摸她多半是要提起Nick了。但楊雨蘭卻說:

  「我想讓你,為Garbrielle去東京一趟。」

  我一怔,楊雨蘭從隨身包裡拿出一疊資料。就連她的公事包,看起來都像是手工製作,完全看不出品牌。

  「明年三月是春季的東京時裝週,與Garbrielle合作的日系廠商會有一場Buyer Trip,我要你代表我們Garbrielle出席。」

  楊雨蘭把資料推到我面前,我聽採購部的前輩說過Buyer Trip,那是每季新裝上市前,由品牌店舖的採購與設計師接觸,由採購提出概念、設計師提出藍圖,雙方切磋之後製作出最適合在該店舖銷售的當季新裝。

  「除此之外,我也希望你在東京多留意,不只是時裝週本身,還有當下東京的時尚潮流,我希望你能用你這雙眼睛,好好地親自確認一下,老品牌的動向、新品牌的誕生,然後回來以後告訴我們,什麼才是最適合我們Garbrielle的春裝。」

  楊雨蘭把手移離資料,又捲起義大利麵,「詳細情形業務部門會再跟你接洽,只是我想先當面問問你,Albert,你能勝任這份工作嗎?」

  我一時啞然,沒想到楊雨蘭要談的竟是這種正經事,我不禁為我方才的猜想感到羞愧難當。

  但是東京……我想起蘇梁和Nick他們數次提起的往事。老實說我沒有出過國,唯一一次坐飛機是到澎湖家族旅遊,說起來復古,我現在都還覺得這麼大的鐵塊能在空中飛很不可思議,要我坐那種鐵塊到人生地不熟的國家,我想到就雙腿發抖。

  且Buyer Trip中的Buyer需要高度的眼光,不單是對既有品牌的認知,還有對潮流的正確解讀更是不可或缺。我不認為現在的我有能力擔當。

  「我……」

  「當然,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你會和Manchandiser合作,我也會讓你帶幾個資深的公關、業務過去,你們會是一個Team,代表Garbrielle接洽一切事宜。你甚至也不會是帶頭的那個,我考慮讓蘇副理領隊過去。」

  楊雨蘭的話打斷了我的疑慮,但我依然感到不安。楊雨蘭看著我那盤紋絲未動的義大利麵,像在考慮什麼似的,最終還是緩緩開口了。

  「讓你去東京,還有另一件事。」楊雨蘭說。

  我一怔。楊雨蘭吃完了整盤義大利麵,接過服務生送上的咖啡,我注意到她連奶球都沒加,真不愧是楊雨蘭,黑咖啡一族的。
  
  「我想替Garbrielle這家店,發展自有品牌。」楊雨蘭語出驚人,她不等我發問,又接口:「當然不是像獨立設計師品牌,我想和幾個有特色的亞洲設計師合作,讓他們為Garbrielle量身打造適合的成衣,在店裡直接販售,品牌還是在設計師名下,只是掛上店舖的頭銜,類似H&M那樣。」

  她看著我的眼睛,「而我囑意的頭一個品牌,就是DaoMau。」

  她用攪拌棒攪了下杯裡的黑咖啡,湊近唇邊。

  「事實上,我和DaoMau的首席聊過這個問題,他很猶豫。我知道他始終希望回去東京,那是他母親大展鴻圖的地方,台北對他而言不過是中繼站而已,量身打造新的品牌需要耗費許多精力,他說他可能無法負荷,但為了我會認真考慮這件事。」

  楊雨蘭刻意說得生疏,好像她只是在談論公事。但我無法不認為她是在向我炫耀。

  「前幾個月Pham從東京打電話來,我又和他談了一次這件事……」

  我愣了一下,即使知道眼前的人是上司,我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東京?Nick他……現在還在東京嗎?」

  楊雨蘭點頭,「上個月初就回去了,可能整個冬季都不會回來台北。他的店舖地點已經決定了,就在表參道的Hills,明年春天正式開幕。怎麼,他沒跟你說這件事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TS
  • Nick 我越來越不懂你了......
    我好像開始過著 Albert 一起思考的生活了。
  • 我也過著和A一塊思考的生活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5:44 回覆

  • 單單
  • 這章讓我看得好糾結啊,內心好鼓噪!!!!
    我處在好被動的狀態,看到某些事件發生就跟亞涵一樣腦袋有些空白,又想了很多假設.....
  • 亞涵也一直處在被動狀態啊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7:09 回覆

  • 待月
  • 認真覺得Albert真的很呆…
  • 應該說是單蠢?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7:31 回覆

  • 喻
  • 怪怪的...不了解為什麼Sui這麼做...??
  • 你是說把他拐到採購部這件事嗎?他想讓Albert佔缺,又不想當壞人啊:)

    toweimy 於 2013/07/27 17:32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怎麼辦對蘇的感覺從前兩章直線上升的好感度又跌回最初的狀態了
    我也成為他說的那些同時認識他們人了嗎啊哈哈
  • 蘇的可愛的確比較不容易體察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7:47 回覆

  • G_T
  • ...我 完全打結了耶 難道我也像Albert一樣變呆了?!
    「我、我還要想想。」讓我楞一下 好傻XDDDDDDDD
  • 結總有一天會解開的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7:54 回覆

  • 白粥
  • 雨蘭姐每次所講的一切好像是順其自然,實則其實別有用心...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居心不良的意味,雖說她可能不會是大奸角...但都會是奸角中的其中一個~!!
  • 雨蘭姐不算是奸角啦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8:57 回覆

  • 悄悄話
  • 如
  • 真的覺得Nick好棒!看到這一回的kiss,好激動!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這種過了這麼久,男男主角的身體接觸還這麼少的小說了!有種想要翻到最後一回的感覺
  • 最後一回要是可以順利產生出來就好了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16 回覆

  • 阿茲
  • 請容許我尖叫!!!!!!!!!!!!!!!
    Nick的反應是失望嘛?還是更多....
    突然覺得異常的混亂阿
    真的好跳痛說唉呀~

    ps:突然很喜歡外甥女,我也要加入外甥女後援會(伸手)))
  • 要記得繳入會費喔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17 回覆

  • KOD
  • 天知道楊雨蘭會不會又在裡面夾帶私貨 她又不是沒有前科╮(╯_╰)╭
    呀哈~ 蘇梁果然是在背後偷偷鋪路型的
    Albert,你太單純XDD

    LS,外甥女後援會誠摯的歡迎你加入<( ̄︶ ̄)/
  • 夾帶私貨是指?O.O

    toweimy 於 2013/07/27 19:19 回覆

  • 悄悄話
  • 蕭邦
  • 好好看啊!
  • 謝謝:)

    toweimy 於 2013/07/27 19:27 回覆

  • ox36
  • 蘇梁感覺什麼都知道了,他應該要得到一記右鉤拳,外加亞涵一句「虧我這麼相信你,把你當朋友,你竟然背叛我!」才對ヾ(*´∀`*)ノ

    對於Nick,我要說的只有一句,酒後亂性是不好的((認真

    外甥女跟雨蘭姐都好棒,可以把她們送給我嗎!
  • 他也不算亂性,畢竟是亞涵先亂他的性的XD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28 回覆

  • 洛
  • 天啊前面我真的邊看邊尖叫XD (大半夜的真擾民
    然後Albert那句我還要想想實在太可愛了wwww
    好喜歡Albert這種有點傻(?)的個性XD
  • XD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28 回覆

  • 悄悄話
  • 沁
  • 我總覺得...那個追求過Nick的好朋友......
    該不會就是蘇梁吧!?

    看了這麼久,他們終於kiss了啊!!!!!!
    完全只能說超感動~~
    不過我有種Nick落荒而逃的感覺XD
    都忍不住反過來撲倒了就要勇於承認嘛~

    期待接下來的東京行~(話說我上個月才去過的說XD
    突然想到這個組合去東京的話...
    那Nick的那個一起去旅行的願望這樣算是實現了嗎?(他們明明就是去工作的!!
  • 他的確是落荒而逃沒錯啊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2 回覆

  • 蜚蠊
  • 我可以正式加入外甥女粉絲團嗎?
    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消防栓和垃圾桶那一次的外甥女(?)

    好吧、看到這裡我必須要承認
    Nick有一點點可愛啦XDDDD

    我認識的一個好朋友也像是那種「只要是女的都喜歡」的GAY
    有時候會不了解她
    可是聽她說沒辦法想像被栓住在誰身邊的時候又好像有點懂了(?)
  • 只有一點點嗎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3 回覆

  • greensea
  • Nick、你、吃了、還、裝什麼無辜!!

    採購部很適合亞涵啊~~
    蘇樑快出場解釋,已經沒人介意你酒醒後怎樣了,快幫自己漂白XD

    同一樓,我好像也開始跟著Albert 一起思考的生活了。(歪)
  • 我也覺得採購部很適合他啊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4 回覆

  • 小蹦
  • 亞涵大叫「我喜歡的是男人!」的時候我真的打從心底幫他叫好XD
    就是要嚇嚇這個對誰都好的多情男!(欸)

    但是看得開心的同時不得不為亞涵感到憂慮QQ
    Nick明明看起來對亞涵沒有別的想法卻還是對他表現出各種體貼和細微的關心
    太狡猾了!
    難怪會被蘇梁列為頭號危險人物阿~~~~
    拜託!!!把Nick掰彎後一定要好好教訓他XDDDDDD(咦)
  • 教訓他什麼啊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5 回覆

  • Mistake
  • 怎麼感覺Nick的單純度向亞涵靠攏了?還是因為在楊雨蘭和蘇梁的雙重襯托之下這兩個人給我的感覺越來越純良了?所以這是同性相吸?(想到這個詞我笑了,這是耽美界鐵律啊!物理老師對不起)
    大大對'單純'的描寫實在是太傳神了!雖然貌似這一直讓亞涵吃虧,但個人覺得這也是一種強大啊,反而會讓有心機的人倍感心理壓力XD(那一種對方跟自己好像永遠不在一個調上的感覺很無力啊),但也無法長期交往就是了(ˊ _>ˋ)y--~
    坐等亞涵PK蘇梁!
  • 我想亞涵如果真PK蘇梁的話應該會敗得很慘吧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6 回覆

  • 線
  • 為什麼在Nick反過去強吻Albert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大大你明天還要趕飛機別衝動啊大大"!!!!!!!!!!
  • 沒關係的Nick大大他有練過!XDD

    toweimy 於 2013/08/24 00:32 回覆

  • 阿花
  • 有件事有點介意,
    之前蘇梁問Nick和楊雨蘭有沒有交往,Nick說他走後沒多久他們就分手了,
    但這邊寫說Nick考慮過要不要接受那個友人的感情(看後文是指蘇梁),
    後文也寫說他曾經有打算跟蘇梁告白......

    可Nick當時不是還在跟楊雨蘭交往中嗎?
    素熙大大請解惑 ><
  • 他應該是說他要做出向蘇梁告白的樣子,這段後來我在原稿裡面有做修改,希望能夠在Nick的友人間讓蘇梁地位提升。

    toweimy 於 2013/12/28 16: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