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樓梯時,窗外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音,我知道Nick走了。而心中巨大的失落感嚇住了我,我一手扶在樓梯把上,猛盯著公布欄上搖曳不定的文字,仰頭深呼吸了好幾次,才能抑住伴隨鼻酸而來的其他生理反應。

  我走到門邊時,剛好遇到豪放女倒垃圾回來。她仍舊穿著曼戴瑪蓮的內衣,豐滿結實的乳房呼之欲出,下半身是小熱褲。可惜她遇到一個不懂得欣賞這些的男人。

  「小哥,剛剛有人來找你喔。」豪放女對我說,我腦子還暈糊糊的。

  「有人?」我含糊地問。

  「嗯,一個看起來像流浪漢的人,穿著這麼長的風衣,還背了一大堆傢私,看起來像是攝影器材什麼的。他敲你的門沒人應,我剛好看到,就說你應該是去約會了,後來我下去再上來就沒看見他了。」

  我心裡疑惑,但我的腦袋沒多餘空間思索那些事情。我道了聲謝,開門進了房間,把自己投進那一床棉被裡,打算用我慣用的技倆來逃避現實。但Nick的指尖、他的嗓音、他撫摸我鎖骨時的溫度、他吐在我後頸上的熱息,全像活的一樣。

  這時我身後卻傳來腳步聲。我驚得立馬回頭,無法否認我心中有一絲Nick去而復返的期待。

  但入眼的人卻讓我困惑。那是個穿著褐色長風衣的男人,身材偏瘦,但看得出來風衣下的體格還算差強人意,是以前的我會挾來配的類型。他左肩揹了好大一個黑色箱子,背上也背著一大袋東西。

  我想起豪放女說的話,卻我不記得自己何時見過這個人。

  可是那個男人看見我,竟露出欣喜的表情。

  「小涵!我回來了!」

  他把他左肩的裝備擱在地上,張開雙臂朝我迎來,好像就想來個擁抱。我直覺他應該是認錯人了,對陌生的人防衛機制啟動,我頓時臉若寒霜,「抱歉,我不認得你。」

  但那個男人並沒有因此而止步,他用食指尖指著自己:「是我啊,我是Louis!Albert,小涵,你不認得我了嗎?五年前我跟你說要去阿富汗取材,本來想說幾個月就可以回來,沒想到遇到一些意外,一耽擱就是五年。你該不會連自己BF是誰都忘了吧?」

  我呆住,腦袋裡含糊的記憶迅速組織起來,「啊……你是那個攝影師?」

  男人臉上露出喜容,「你果然還惦記著我!Albert,這些日子來我每天都想著你,要不是有你的照片陪著我,我真不知道要怎麼渡過這五年。」

  他把背上的裝備也甩到我床上,一楨相片從外袋裡滑出來,我瞥了一眼,頓時臉頰燙如火燒。

  那裡頭全是我的裸照,從全裸到半裸都有。最頭一張是我胯下只蓋著一件白色長毛巾,橫陳在舊公寓的深色沙發上,雙腿併攏,仰著頸子,一手還伸到額前遮擋光線的模樣。那時候的身材果然比較好,至少照片裡的那雙腿一定塞得進緊身褲。

  還有一張是在浴室裡。我一手扶在在浴缸邊緣,模仿美人出浴的樣子,側對著鏡頭撩起額髮,浴缸裡的水若隱若現地遮著我的下體。那時候我還留著半長髮,溼透的髮絲貼著我的唇角,而當時的我大概出於攝影師的指示,竟還伸出舌頭來舔舐。

  不得不說這照片拍得確實不賴。就算是我本人,也不禁感慨照片中的男人是何方妖孽。現在要我搔首弄姿擺這些pose,我寧可繞著公寓裸奔一圈。

  「Albert,好久不見,你又變得更有男人味了……」

  眼前的男人脫下風衣,朝已經退到牆邊的我湊過來。至此我已完全想起來,這人是我的前男友,正確來講,是我那消失的第四任男友。

  但我從沒想過,他會有像這樣重新出現在我面前的一天。我們從相識到交往不到三個月,交往時間更是短命到不忍卒睹,我連他的臉都認不出。真想問問二十五歲的我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那個,Louis,你叫Louis吧?很高興看見你回來。但我們已經沒瓜葛了……」

  我略帶尷尬地說著。怪他來的時機不好,如果他早兩天回來,我可能還會請他吃個飯,為他接風洗塵一番。但如今我自顧不暇,只想關閉思緒好好睡上一覺。

  「沒瓜葛?你在說什麼啊?」然而我那攝影師男友並沒有因此退卻,反而更朝我逼來,他的指尖觸上我的小腿,我一陣寒慄。

  「我們應該還沒分手吧,Albert?」他問。

  我愣了一下,這麼說確實也是。但這個男人,難道以為他忽然消失五年回來,我還會像王寶釧一樣,打開寒窯的門歡迎他回來?

  「小涵,我知道你氣我這麼久沒回來。我在阿富汗的工作都結束了,我答應你,從現在開始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你是最棒的模特兒,從五年前第一眼看見你時我就這麼想了,我們可以一齊創作出最棒的作品,或者我們現在就來拍兩張吧?小涵……」

  我實在不知道為何我當年會看上這個男人,這種自我中心的貨色。我外甥女曾對我說過:『亞涵叔叔,你什麼都好,就是看男人的眼光太差了。』我後悔現在才把她的建言聽進耳裡。

  男人開始扯我的褲子,我難掩驚恐,但我也不是任人擺布的,我用膝蓋把人頂開,趁隙竄下了床。

  「我說過我們已經沒瓜葛了,我也不想再看見你,請你離開。」我壓低喉音,盡可能擺出嚴肅的樣子。如此就算這男人再中二,也該知道我是認真的。

  沒想到這個攝影師竟然露出一副受傷的樣子,好像不告而別五年的是我不是他。

  「Albert,你開玩笑的吧?」

  他放下手裡的相機,我退到牆邊,他也跟著貼過來。

  「我這五年來沒有一天不想著你,連在最艱苦的時候,我都想著要是再見到你,要對你說什麼話、要把哪些照片秀給你看,每日每夜地想著這些事情……」

  他越說越往我這裡黏上來,我避無可避,只能抓他肩膀試圖推他出去,可以的話我不想動拳頭。但他反倒摁住我的手,另一手竟來攬我的腰,我意識到他想吻我,肚子裡一把火燒起來,就想對著鼻樑給這中二攝影師一拳。

  但這人的力氣竟比我想像中大得多,怪就怪我老選這種肉體派的菜色,我的手腕被他鉗住,一時竟然彈不得。

  我正找空隙給他來個過肩摔,但這攝影師竟自己停了手。我只來得及take到他驚恐的表情,他便猛從我身上被扯離,整個人往門的方向摔了出去。

  有個男人站在他身後,竟然是Nick。

  我完全無法反應。但Nick這次沒再問我的意見,他嚴肅地指著門口。

  「你自己走,不然我攆你走。」他說。

  那個攝影師略顯狼狽,他好像還想辯解什麼,但我很少見到Nick這麼神色凝重的樣子。中二男多半也感受到形勢嚴峻,他緩慢地往門口移動,又回過頭來匆匆收拾了散落在我房裡的裝備,走出房門時還絆了一跤,爬起來時連褲子都落了一角。

  Nick走過去,把我的房門碰地一聲關好,轉過頭來面對我。

  「為什麼你好像常讓自己陷入這種狀況?」他稍嫌魯莽地問我。

  我沒有答話,我喉嚨乾澀,遇到事情時我只想著如何解決,沒餘裕顧及情緒面的問題。現在事情了了,各種情感才剎那間湧進胸口。

  我覺得火大,更覺得被羞辱,當中還掺雜了某程度的自我厭惡。

  一直以來,我的情路雖算不上一帆風順,但我從未因為喜歡上什麼人,或被什麼人喜歡上,而質疑過我的生存之道。更不曾因為感情的事否定過自己。

  這是我有生以來,或許是十四歲和第一個男人上床以來,第一次感到懷疑起我的過往。我不確定我是真的談過戀愛,或者我只是在模擬一個戀愛的型式,只是滿足生理需求,就如同人們吃飯、穿衣,每個人都勤於填五臟廟,都懂得在鏡前正衣冠,但穿得出品味、吃得出心得的人卻少之又少。

  我談過許多戀愛,卻從不曾談過一場有品味的戀愛。

  Nick站在床邊,看著在牆角縮成一團蛞蝓的我,他嘆口氣。

  「你還好吧,Albert?」他問我。

  我還在深層的自我反省中,呆愣著沒有回答。他便又問我:

  「……需要我留下來陪你一夜?」

  我在朦朧之中點了下頭,他很快接口:「好吧!我知道了,我去車上拿點過夜的東西。你門別鎖上,我很快就回來這裡。」

  Nick拿著他的Agnes b.提包回來樓上時,我的思緒才慢慢恢復清澄。我這才驚覺我剛才應允了什麼,我抬起頭,正好瞥見Nick背對著我關門的背影,他還把提包扔到我床頭櫃上,坐在床邊脫起他的靴子。我的腦子一下子因為驚嚇而清醒過來。

  「等、等等一下,Nick,你……你是要住下來嗎?」我驚恐地問。

  Nick皺起眉頭,「那當然,不是你要我留下來的嗎?」

  我啞口無言。Nick脫了靴子,還順手拉掉襪子,伸著頸子找拖鞋,我只得從鞋櫃裡把塵封已久的飯店附贈紙拖鞋找出來給他。我看他皺眉把尊貴的腳趾穿進紙拖鞋裡的模樣,實在捨不得承認我剛才只是失心瘋了。

  「你……為什麼會折回來?」我問正脫去大衣,在房間裡找衣架的Nick。

  Nick愣了下,隨即答道:「喔,我本來想拿你的外套來還你,你掉在座位上。我打了你好幾通電話你都沒接,我想反正也還沒走很遠,乾脆繞回來拿給你,你好像只有這件冬裝外套不是嗎?從街訪時就老看你穿它。」

  他邊說邊從Agnus b.的包包裡抽出我那件G2000外套,扔到我膝上。我茫茫然接在手裡,沒想到這件新台幣不到兩千元的外套,竟然當了我兩次媒人,上次是蘇梁,這次是范尼克,真是另類的物超所值。

  「你浴室在哪?我想先洗個澡,那間店好吃歸好吃,油煙味挺重的。」Nick的聲音傳進我耳裡,把我打醒過來,轉過頭來看見Nick從床邊站起來,伸手剝開上衣的鈕釦,一副打算在我面前脫下來的樣子。我喉嚨緊縮,忙站起來制止。

  「等、等一等,浴……浴室在這裡,不要在這邊脫!」

  我推著Nick的肩,把他硬是塞進了我的狹小澡間裡,像防止什麼猛獸脫逃般地迅速閤上了門。我記得我還有幾件貼身衣物晾在裡頭,但現在已顧不了那麼多了。

  「Albert,你家沒有浴缸嗎?」我還聽見Nick在裡面問我。

  「沒有!請你用淋浴的!」我骴牙咧嘴地喊著。

  Nick淋浴期間,我雙手抱著頭,坐在床緣努力整理著思緒。鄭亞涵,不要緊張,Take easy,只是住一晚而已,而且這是你家,又不是去旅館開房間。Nick是個直男,根本不會意識到這有什麼不妥,只要你把持得定,一切都會風平浪靜。

  我拚命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期間按捺了好幾次想就這麼從房間裡衝出去,找個廉價旅館鴕鳥一夜的念頭。但如果這麼做的話,我肯定會自我厭惡至少半個月。

  但繼續待在這裡,光是浴室裡斷斷續續的水聲,就足夠讓我想入非非。我必須用盡全副精神,才能壓抑腦內那些如國慶煙火一般此起彼落的妄想。

  浴室的水聲停了下來,我鬆了口氣。浴室傳來開門的聲音,Nick從裡頭跨步走出來。

  我本來想拿吹風機給他,但一照面我就倒抽了口冷氣,Nick全身赤條條的,不、比起我們第一次見面時,這回至少多了條毛巾,那條毛巾還是我的,上面有奧莉薇的圖案。但很不幸的毛巾很短,奧莉薇的臉只剛好遮住卜派的下體,連大腿一半都不及,上身和小腿更處於奔放狀態。我一陣暈眩。

  「你、你幹什麼不穿衣服?」

  我扶著牆掩飾我的侷促,Nick卻一臉輕鬆自在。

  「我的衣服擱在這裡啊,再說你那間浴室這麼小,怎麼換得了衣服?」

  Nick從隨身包裡抽出另一條Dior的毛巾,擦拭著潮濕的頭髮。雖然知道不該,但我還是禁不住偷瞄了一眼。

  這是我第二次目擊這個越南人的裸體,他果然像專訪上的照片一樣,變得精壯得多,膚色也深得多了。胸肌的形狀被腰身襯托得更加飽滿緊實,而且上次太匆忙沒細看,這麼一個肉體派的男人,乳頭竟然是帶粉色的。

  我視線忍不住再往下移,Nick的腹肌一如以往的時尚,蜜色肌膚上滿佈洗澡水漬,匯聚在有溝的處所,包括人魚線,再隨著Nick的肢體挪移往下流淌。

  人魚線的末端被那條奧莉薇毛巾遮擋,但我完全可以想像下頭的旖旎風光。

  Nick擦完頭髮,站起來背對著我,奧莉薇毛巾短暫離開他的臀部。這是我第一次觀賞Nick的屁股,不愧是有運動習慣的人,深諳屁股四字訣:挺、翹、緊、實,連凹陷處都恰到好處,真想買一個回家擺在床頭。

  我再也無法好好坐著。我從床緣站起來,Nick已經穿上自己帶來的深色長褲,他似乎有帶自己的換洗衣物,我想那是因為他常在候機室過夜的緣故。

  「我、我也去洗個澡。」我結巴地說。

  我把自己關進浴室裡,把冷水調到最大,趴在磁磚牆上,任由冷水澆淋過我的頭髮、我的耳朵。冷水竄過我的胯間,我才發現我剛才一直處在半勃起的狀態,這下冷熱交迸,逼得我大腿直打顫。

  冷水竄過我脖子上的銀色頸鍊,冰涼的觸感刺醒了我。我低頭看著被水濡溼的墜飾,一陣絕望感湧上我胸口,我直到此時此刻才深切地體認到,原來我真有如此喜歡這個男人,喜歡到剛才幾乎有種不顧一切,就這樣跨越界線的衝動。

  我想碰觸他,想碰觸范尼克,想親吻他、擁抱他,撫摸他身體每一處。我渴求他,渴求到喉嚨乾涸、五臟俱焚。

  我沖了大概有十分鐘左右的冷水,穿衣服時全身簌簌發抖。我用浴巾匆匆擦乾身體,換上我的海棉寶寶睡衣,在鏡前檢視自己,確定全身上下包得好好的,臉上也沒有洩露癡漢的神情,才開門走出浴室。

  Nick側坐在床上,他始終沒穿上上衣,就這樣大方地展覽他的肌肉和臂膀,我深吸口氣,走過Nick身邊拿吹風機時,卻發現他低垂著頭,好像正在檢閱著什麼。

  我定睛一看,才發現Nick看的竟是我的裸照。剛才前男友走得匆忙,竟這樣留在床下,而我從Nick進門以來就處於備戰狀態,竟沒察覺這個疏忽。

  「哇!哇!哇!這個……這個東西、這些照片是……」

  我驚慌失措,本能地試著解釋。但Nick看得極為專注,一張一張細細地翻看著,骨感修長的指頭在相片上滑動,像在欣賞藝術品般,表情沒有一絲猥褻或曲解。

  「你的身體很美。」他抬起頭來看著我本人,「骨架修長、曲線優美,四肢比例也很恰到好處、加上攝影師也很優秀。你有一副很漂亮的軀體,Albert。」

  我怔在那裡,Nick把照片擱在一旁,又打量我兩眼,似乎若有所思,良久才把視線移開。「睡吧,我明早六點有飛機,要去銀座看一家店面。」他說著。

  我看他打了個淺淺的呵欠,竟是自行躺平到我的枕頭上,我這才從剛才Nick稱讚我的魔力中驚醒,看著已經閉上雙眼的范尼克。

  「等等,你要睡我的床嗎?」

  Nick睜開一絲眼簾,「唔?我不睡床要睡哪?」

  「……你睡我的床,我要睡哪裡?」

  Nick臉色微訝,看得出來他很睏了,頻頻打呵欠,「你也睡床不就好了?喏,就睡這裡。」他拍拍他身邊那個不到二十公分寬的小空間,我的床是單人床,Nick又長得比一般台灣人大隻,我要是依言睡在那個地方,不接觸到范尼克是沒可能的。

  「我睡地板。」我僵著臉說,從衣櫃裡拖出我夏季用的涼墊。

  Nick從床上撐起身子,「有床不睡,睡地板做什麼?」

  「我不可能跟你睡同一張床,除非你來睡地板。」

  「地板怎麼可能睡人。」范尼克做出了晉惠帝式的發言。

  「你不能睡,我來睡。別再囉唆了,你不是明天早上要趕飛機嗎?」

  我語氣稍嫌粗暴,這樣才能掩飾我內心水漲船高的慾望。要不是知道現在爬上床,沒到半夜肯定會出事,我實在很難抗拒和型男設計師同床共衾的機會。

  「為什麼你不肯跟我睡,你在生我的氣?」

  他意有所指地瞄了眼還散在床頭的照片,真難為他這麼知趣。我站起來把照片通通收進抽屜裡,躺下來背過了身,「沒有,跟那沒關係。」

  Nick還不放棄,「那為什麼?我睡相還不錯,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但我會對你怎麼樣!小心老子半夜強姦你!我幾乎要爬起來這麼怒吼。我把棉被拉起來蓋住頭,來個相應不理,Nick還注視我了一會兒,我感受到從床上射來困惑的視線,好半晌才傳來棉被的窸窣聲,Nick總算認命鰥宿。

  我本來以為危機解除,在被窩裡暗暗鬆了口氣。但不多時床上又傳來Nick翻身的聲音,大概是我這小窩的床不合他河內王子殿下的意,Nick翻了十分鐘依然是醒著的。

  而更慘烈的是,我發覺我竟也輾轉難眠。畢竟這麼一個活跳跳型男裸著上半身睡在身邊,我想沒有一個Gay能說睡就睡。

  「Nick……」

  「Albert……?」

  我們兩個竟同時叫了對方的名字,我窘得臉頰發熱,Nick低笑出聲。

  「你先說吧。」Nick輕聲。

  我沉默半晌,脫口問道:「為什麼你會想和我做朋友,Nick?」

  這話一出口,我便感覺有點過於尖銳了,Nick明顯錯愕。我忙改口,「我是說,你平日裡工作很忙不是嗎?像這樣……三更半夜的,還要特地飛回台灣,街訪也好、像這樣陪著我採購巧克力也好……我是說,呃,其實你可以不用做到如此。」

  我的話多半讓Nick感到受傷,雖然我已盡量委婉了,他好一陣子沒答話。我有衝動想收回問題,但這件事如果不趁此機會問清楚,我的失眠夜不會只有今晚而已。

  「可能只是……單純想和你相處。」Nick終於答了,「一開始街訪時,我是有點生你的氣,我氣一個Garbrielle的老員工,竟會說出從事女裝採購是種污辱這種話,想帶你認識時裝的美好,這個動機是有的。」

  「不過後來,會約你吃飯、和你見面,純粹出於我個人的想法。和Albert在一起很自在、感覺很舒服,真要問我原因的話,只是這樣而已。」

  我沒料到竟會問出這樣難為情的答案,我羞愧難當,拿棉被蓋住臉。我想起方才熱炒店時,蘇梁在Nick面前點破我喜歡他這件事,也不知道Nick聽進幾分,又怎麼解讀這句話。或許他只當蘇梁臨場的醉話,壓根兒沒放在心上。

  「還有就是……覺得很有趣?怎麼說呢……」

  Nick挪到床邊,從床上看著用棉被把自己掩埋的我。

  「你對陌生人很冷漠,可以說冷酷了。但熟起來之後就變了個人,鬼點子一堆,拉著人四處跑,像小孩一樣活潑,這種反差讓人很有成就感,你讓我覺得自己很特別,好像只有我才能看見那樣的你,雖然那可能只是你的習慣而已。」

  他說著像回想到什麼似的,竟吃吃笑起來,這男人肯定酒還沒醒了,才會說出這種不計後果的甜言蜜語。好在房間裡如此之暗,Nick看不見我的表情。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你很會替人著想,可能你沒意識到,我和Sui這樣吵,你夾在中間,卻能把我們兩個調停得好好的。還有很多小地方,我這個人常在不知不覺間得罪人,Sui就是個例子,但和Albert在一起,就不用擔心這些。」

  他「嗤」地笑了聲。

  「啊,還有,你雖然看起來很安靜,但心裡總有很多想法,就像個會走路的筆記本一樣,隨時都在心底偷偷抱怨著什麼人,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這點也很有趣……」

  「Nick……!」

  我聽他越講越上癮,忍不住出言制止。Nick躺在床上大笑起來,笑聲低沉,我越發確定他酒精沒揮發乾淨,才會拿我尋開心。

  「而且……我也很好奇,能讓Sui如此另眼相看的人,究竟有何獨特之處。」

  Nick總算收斂起笑聲,他側躺在床上,手肘支在床墊上,托顋凝視著我。「你和Sui究竟是怎麼認識的,Albert?」他問了他的問題。

  我還糾結在Nick方才對我的評價中,沒料他會忽然問我,只好含糊地答:「同事,後來常一起出去吃飯,不知不覺就熟起來了。」我思考了一下,省略了目賭蘇梁落淚的部分,或許蘇梁不願意讓范尼克知道這種事。

  「Sui很不容易和人混熟。」Nick很快捉出我的破綻,「以前我們住在一塊時,我想介紹朋友給他認識,他總是很怕生,一群人來我家開派對時,他也老躲在房間裡不肯出來。我去敲他的門,他還會發作我。」

  Nick頓了一下,又說:「Sui他,好像很在意……他是個Gay這件事,他幾乎不和男人親近,我帶女孩子回公寓,我想說像Sui這樣的人,應該比較願意和女性做朋友,但他躲女人卻躲得比我還勤,特別是我交往的對象,他更是保持距離。」

  我默默地聽著,原來蘇梁和我一樣,都是喜歡男人,卻又無法和女人當好朋友的類型。蘇梁曾說我和他很像,我並不完全贊同,但我承認我們確實在某些點上意外近似。
  
  「你怎麼會知道……蘇梁喜歡男人這件事的?」我試探著問他。

  Nick遲疑了一下,「不知不覺就知道了。」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一開始我只是覺得他怪,Sui那時候在東京一家小百貨當採購,那根本是女人堆,形形色色都有,但卻從來沒見他帶女朋友回來。我問他有沒有女人在家鄉,他也一副刻意迴避的樣子。」

  就算是在女人堆裡的普通男人,也不是每個都能招蜂引蝶。Nick這推論未免也太奢侈了,但我很識相地沒有點破。

  「後來有天我就開玩笑的問他:你該不會其實是喜歡男人吧?結果Sui竟然就紅著臉點頭了。說實話,Gay在時尚圈裡並不稀奇,就是我朋友裡頭,至少也有五、六個,其中Lesbian的女設計師也有,所以我也沒因此就對Sui另眼相看。」

  我心裡一跳,忍不住開口問了。

  「你……和Gay交往過嗎,Nick?」我問。

  這回Nick回答得很快,「沒有。我說過了,我不曾喜歡過男人。」

  我嗓眼不由得一沉,但Nick又繼續說:「但我被Gay追求過。真要說的話,有好幾個,有一個還曾經是我的好朋友。去一般Pub的時候,也常有Gay來跟我搭訕,不知道為什麼,很多Gay覺得我是他們同類,明明就看起來不像。」

  他用埋怨的語氣說著。我不忍告訴他,他完全具備一個完美的Gay應有的特質。

  我不知為何指尖微顫。「你沒有想過試試看嗎?試著接受他們看看,說不定你只是不夠了解自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待月
  • 要掰彎了嗎?!
  • 還早還早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2:45 回覆

  • G_T
  • 喔耶掰彎秀~!!
  • 媽打媽打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2:45 回覆

  • 沁
  • Albert,你終於問出你內心最想問的問題了!!!!!!!
    超級期待Nick會怎麼回答啊XDDD

    每次看到Nick說他不是gay,不曾喜歡過男人。
    我的內心就會想:哼哼,總會等到你被掰彎的那一天!!(喂
  • 我內心也常冒出最後一句話...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2:45 回覆

  • 訪客
  • 咬金出來跑個龍套就領便當了哈哈哈
    喔喔喔看似純粹的個人看法但聽者有意啊在告白了吧~
    好希望他們可以快快修成正果喔喔喔
    說不定范先生在裝傻吧:)看看亞涵何時攤牌!!
    蘇和范的過往情事貌似精彩啊啊好期待
  • 這樣的話Nick就是腹黑屬性了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2:46 回覆

  • 如
  • Nick趕走第四任的時後好帥!!希望Nick趕快喜歡上Albert!!

    (其實一直對亞涵的賽車手男友還蠻感興趣的,求出場機會!)
  • 搞不好會有讓他出場的機會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2:50 回覆

  • 喻
  • YA~Nick你就和亞涵再一起吧
  • 蘇梁:那我呢?QQ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3 回覆

  • 茉
  • 啊....也想看照片啊......
    呵呵呵呵呵
  • 呵呵呵呵呵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3 回覆

  • 悄悄話
  • 蜚蠊
  • 亞涵加油!!!(狂尖叫

    不得不說、亞涵的裸照真令人期待(?!)
    為啥我覺得蘇對Nick.....呢?
    浴巾跟臀部真是絕配阿(一臉嚮往)
  • 其實他有遮住重要部位XDD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7 回覆

  • greensea
  • 噢噢,第四任出場的任務是散發誘人照片,下台去了XD

    亞涵最後一句話是為自己說的,但Nick會想到蘇樑吧...
    Nick剛剛這麼有興致講的特質,也是蘇樑有的吧~

    進擊的亞涵...結果是~~~
  • 你的第一行讓我噗嗤一聲笑了,這就是NPC的偉大之處啊~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8 回覆

  • ox36
  • 可以給我一張照片嗎♥

    想買一個臀部回家擺床頭那裡讓我笑了
    亞涵你想對那個屁股幹嘛…!

    不過最後的關鍵問題終於出現了,Nick要如何接招呢ヾ(*´∀`*)ノ
  • 我自己都想要一張了Q___Q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9 回覆

  • TS
  • Albert 的進擊時間!
    你可以的,大家都知道你會成功掰彎 Nick 的!(笑

    Nick 也醉了嘛......
  • 微醺正好=w=~~

    toweimy 於 2013/07/21 13:09 回覆

  • H
  • \掰彎秀/\掰彎秀/\掰彎秀/(明明前幾天都還在支持蘇梁的人)
  • 大家跳槽的速度快得令我吃驚XD

    toweimy 於 2013/07/21 13:13 回覆

  • 訪客
  • 讓人覺得自己是特別的...這是Nick跟亞涵的共同特點?
  • 好像是呢XDD

    toweimy 於 2013/07/21 13:16 回覆

  • 悄悄話
  • Tt
  • 「晉惠帝式的發言」 這句超好笑!!
    亞函加油!雖然有點像是餓羊撲虎....wwww
  • 餓羊撲虎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2 回覆

  • KOD
  • 還是很喜歡暴露狂(?)也許是曾經的高中三年裡都生活在暴露狂的傳說下吧.而我有幸在高三畢業前夕目睹他三次.且有一次是對視了五秒左右.那是在十幾公尺外的距離.他在校園後面的山上.而我在校舍的三樓看到他.他渾身赤裸的站立在山間小徑上.神情平靜甚至是有些面無表情的.看不到電視上暴露狂會有的誇張神情.我想也許他是在靜靜的享受一群學生在二樓和三樓的圍牆邊對著他討論的感覺.也或許他什麼都沒有感受到就只是呆呆的站在那.我想他應該是有意識到這是違法行為.因為在我進高中前他就曾被警察抓到過.總覺得他沒有表情的表情.比其他誇張式的表情.要更加引起我的興趣........\(><)/
  • 哪天我來寫個曝露狂的故事吧X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