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行駛途中蘇梁移到我正後方,我不用瞄後照鏡就能感受他銳利的視線,我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我偷覷Nick的表情,我本來以為蘇梁忽然參與我們的週末約會,他就算不得不接受,也會小不快一番。沒想到他如此豁達,讓我不得不去想,Nick其實自始至終都沒有一對一約會的意思,只因我是唯一肯配合他時間的台籍友人,對他而言這就像朋友聚餐,臨時加一加二加三都無妨。

  我們抵達百貨店門口時恰巧是下班時間,東區的街上到處是提著仕女包的OL們。蘇梁攔住打算跨進店裡的我和Nick,低頭翻看手裡的清單。

  「先等一下,第一站不是這裡。」蘇梁說。

  「第一站?」我和Nick都怔了一下,蘇梁手上的清單長到可以遮住他的膝蓋,我頓時有不太好的預感。

  「嗯,後面那條街那邊有家La Maison du Chocolat的代理店,我們先去那裡採購,然後再回來這裡。」

  我還沒開口,Nick就先我而說話了,「採購?我以為我們只是來試吃……」

  「巧克力的品牌太多了,我只列台北有專賣或代理商的,否則日後要簽約什麼的,聯絡起來也不方便。因為一天之內不可能全部採購完畢,所以我今天只安排這一區的,其他就再說。不過這一帶本就是甜品一級戰區,該有的大品牌也都有了。」

  蘇梁邊說邊低頭翻看手裡的資料,我和Nick都有些怔愣。

  「好了,我們得在十一點各店關門前走完行程,別浪費時間,走吧!」蘇梁一臉不容反抗的樣子。

  我和Nick對看一眼,Nick攤了下手,我們兩個對巧克力一無所知的男人只得乖乖尾隨。

  我們走進一家有著窗明几淨玻璃櫥窗的巧克力禮品複合商店。店員望過去青一色都是女性,我們三個男人並排走進去,女店員的表情都帶著錯愕,連「歡迎光臨」都說的有點遲疑。

  「我要九顆Plain Truffle,Coffee、Apricot、Caramel各三顆,請幫我用小紙盒裝,不用綁緞帶,也不用保冷劑沒關係,馬上就會吃掉了,還有兩百公克的Ganache,一樣是馬上吃,然後是三百公克的Praline Coated Almond,唔,四百公克好了,請替我兩百兩百地分開裝,其中一個放保冷劑就好了。」

  蘇梁一站到櫃台前,發出一串在我聽來像霍格華茲咒語的指令。女店員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啊,是,我知道了,馬上為您準備。」地忙亂起來。

  那個女店員在準備的過程中,其他的女店員一直聚在店後竊竊私語,不用偷聽就知道是在談論我們。畢竟我左右這兩個人都是無比惹眼的存在,何況他們今天的打扮,竟像要較勁一般,我都算不清哪個人身上的名牌單品多一些。

  「祝你們三位都幸福。」女店員把大包小包的提袋交給蘇梁時還說。我想他們一定把我們當成連袂來買巧克力送女友的男性同胞了。

  我本想湊過去看蘇梁買了什麼,但蘇梁只低頭看了兩眼手上的長清單,用鋼筆在上面打了個勾還什麼,很快又抬起頭來。

  「好,這邊搞定了。下一站是Leonidas,我們去地下二樓,那裡有專賣店。」
  
  接下來的情況也差不多少。蘇梁一馬當先,在每個專櫃前應答如流,我懷疑他是不是把每家店的巧克力品名都背起來了:

  「我要三盒Sao Tome Truffle、三顆Pistache、三顆Palet d or,Eve Banana和Amarette也給我各一小盒。請幫我每種品項分開放,不用包裝,馬上就會拆了。」

  我和Nick追在蘇梁身後,而且蘇梁每次點完提了商品之後立馬掉頭,好像這些巧克力不需要新台幣就會乖乖跟他回家似的。Nick只得掏出他的信用卡收拾善後。

  我們跑了至少七家以上巧克力專賣店,我還是第一次知道信義區除了豪宅外,還有這麼多巧克力專櫃。且除了我略有聽聞的諸如「法芙娜(Valrhona)」、「GODIVA」等等世界馳名的品牌外,其餘我幾乎是鴨子聽雷,連筆記品牌名稱都來不及。

  這讓我恍惚回到和Nick街訪那時候,只是那時記的是時裝,這次是巧克力罷了。

  ——我本來是這樣想的,但巧克力和時裝的致命性差異很快就體現出來。在採購完第十二家專櫃巧克力後,蘇梁總算允許我們稍事休息。

  我們在百貨公司地下一樓的休息區坐下來,這時不只蘇梁手上,連我和Nick都提滿了大包小包的巧克力,我們活像三棵會走動的耶誕樹一樣,惹得清掃阿婆頻頻往這裡關注。

  蘇梁把清單攤在桌上,打開最初買的那個紙袋,把裡頭大大小小的紙盒拿出來,分成三份,各放了一份到我和Nick面前。

  我愣愣地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巧克力包裝盒,聽見蘇梁說:「好了,開始吧,你們吃,我負責把討論的結果記載下來。我們得快點把這批解決掉,才能往下個點移動。」

  「呃,解決掉?是指……在這裡把它吃完嗎?」我忍不住舉手發問。蘇梁用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身後堆積如山的巧克力山頭。

  「當然,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每樣都要買三份?」蘇梁說。

  其實根本不只三分,我有偷偷注意到,蘇梁在每家店都多買了個添加保冷劑的份。

  「不試吃的話採購就沒有意義了,何況巧克力保存期限不長,等帶回去味道就變質了。除了口味以外,外觀和價格也請一併注意。」蘇梁又補充。

  令我驚訝的是,Nick竟然認命地拆開包裝,拿起一顆在我看來有點像1:50比例牛糞的東西(後來我才知道那俗稱松露巧克力),緩緩湊到口邊,竟是開始試吃起來。他先用舌頭舔了一下,像吃冰淇淋的方式一樣,隨即皺起他的招牌眉頭。

  「好甜。」他說。

  轉頭看我一臉惶恐的樣子,他又補充:

  「Sui說的沒錯,就算是時裝的Buyer,在進習採購業務時,也會當場請模特兒試穿,有時甚至要自己試穿。不過時裝通常有Buyer Trip,比較省事就是了,專業的甜食商場應該也有試食會之類的,但Garbrielle沒有食品部,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他邊說邊把剩下半顆牛糞塞進唇瓣,巧克力還沾在Nick的唇上,Nick伸出濡溼的舌頭將它舔去,唇邊即刻沾染了淋漓的水光。

  我不敢多看,只能低頭也拈了一顆,放進口裡。結果卻令我訝異。我吃過幾次櫃姊們贈送的巧克力,但一來我對甜食無感,二來那些巧克力吃來吃去都差不多,一言以蔽之就是甜。我也吃不出什麼門道來。

  但這巧克力不同,放進口裡的剎那就有股香氣從鼻腔鑽出來,擴散到唇齒之間。雖然甜,但卻甜得讓人神清氣爽。

  「……好吃。」我難掩動搖地說。

  蘇梁露出一副「這還用你說嗎?」的表情,他平靜地拿起桌上的筆,在清單上邊劃記邊說道:

  「La Maison du Chocolat雖然口味高雅,但單價略高,和Marcolini的情況一樣,再者就是在台灣沒有專賣店,聯絡起來恐怕有點困難。」

  這時候Nick說話了,「我倒覺得他挺適合一些有歐風感的少淑女品牌,像是MICHEL KLEIN,雖說是日牌,但設計師是法國人,上回在上海的參展的時裝我還挺欣賞的。不然Elle或是AXARA也行。」

  「MK風格偏向現代都會,La Maison du Chocolat標榜的是他手工製作,無論調味還是外觀都走鄉村自然風,也不注重巧克力的調色,與其選他還不如選Valrhona。ELLE和AXARA都已經逸脫少女時裝的範圍了,你這個暴發戶。」

  Nick自動忽略蘇梁對他的公然侮辱。

  「不然這個怎麼樣?什麼Nauhaus的,色彩很豐富,我看你們清單上不是有什麼Jill Staurt的嗎?前幾天我參加他們在東京的發表會,他們這季還標榜什麼舒芙蕾質感的裙裝,搭起來正好不是嗎?」

  「我不同意,你要選色澤的話不如挑Christian Constant,品牌印象也比較接近,一個是觸角廣的甜點品牌,另一個是什麼都做的時尚品牌。要不就是GODIVA,但我不喜歡GODIVA的巧克力,太嘩眾取寵了。」

  我不知道巧克力還有嘩眾取寵這種事。但聽Nick和蘇梁兩個人一來一往,真不愧是這兩個人,連吵架內容都能吵到讓我一知半解。我堂堂一個新手時裝採購,竟像個廣告看板一樣杵在一旁,找不到縫細插口。

  「不然搭Earth & Music Echology怎麼樣?鄉村風搭森林系,色澤也夠淡雅。」

  「山村風格和森林系才不一樣,你對食品品牌風格的感受根本不夠細膩。」蘇梁冷冷地說。

  「不然你覺得它適合什麼品牌形象?Ure?Misch Masch?Grace Continental?」

  「都不適合。你根本搞混淡色系和鄉村風,而且你講的品牌有些台灣根本沒有設櫃,你還活在品川嗎?」

  「啊,不然PLEATS PLEASE怎麼樣,搭你說的Valrhona。」

  「我說過奓侈品等級的不在這次活動範圍了,你覺得Issey Miyake會理會這種小女孩的活動嗎?」

  「可是清單上有Miu Miu不是嗎?」Nick擅自扯過蘇梁的資料。

  「Miu Miu和PLEATS PLEASE的品牌形象不同,店長本就希望讓一、兩個一線品牌加入這次的活動,好提高活動的注目度。何況Miu雖然是Prada的副牌,但原本就是走俏皮可愛的風格,聯想到巧克力的形象並困難。」

  「欸?Miu Miu是Prada的副牌嗎?」我愣愣地插了句話,打斷他們的隔空鋒火,兩個人都驀地回過頭來看我。

  「你不知道嗎?!」

  這兩個向來不合拍的男人竟然異口同聲,我有一種人格被鄙視的感覺。

  「Miu Miu比起Prada,風格活潑大膽,也少女取向得多,但仔細觀察還是能夠察覺是出自同一位設計師之手。」Nick語帶責備地說。

  蘇梁也補充,「Miu Miu是Miuccia Prada用自己的小名成立的少女副牌,成立至今已經快二十年了,這在時尚界算是常識了。亞涵,好歹你做採購也有半年了。」

  他用蘇梁式保守風格表達他的批判,我想我還是繼續當我的廣告看板就好。

  不過我有點驚訝,蘇梁在我面前,總是那樣溫文孺雅,雖然偶有驚人之舉,但我一直以為他是個惦惦吃三碗公的人,不擅於當面和人起衝突。

  但在Nick這個昔日舊友(姑且這麼稱呼)陣前,蘇梁就像忽然卸下了盔甲,毫無防禦地橫衝直撞,向Nick露出他的爪牙,而不在乎是否因此受傷。

  雖然至今我仍不清楚他們的關係,也不知道十年前在品川的點滴。但Nick在蘇梁心中,肯定有著不同於旁人的定位,至少我的直覺如此。

  但我很快就沒餘裕思考這兩個男人的關係。蘇梁拆開第二家專賣店的包裝,一本正經地推到我和Nick面前。在蘇梁的監督下,即使是Nick也很難開口拒絕,而很快蘇梁又開了第三家、第四家,轉眼我們桌前已堆滿了巧克力精品的包裝袋。

  開始前幾家我還覺得有趣,各家品牌的巧克力原料不同、滋味也跌宕多姿。像GODIVA偏甜,就口味而言滿溢青春少女的風格,Leonidas就偏苦澀,其中還有加了甜酒的,成人元素滿載。而Valrhana就比較兩者平衡,色、香、味俱全,散發著成熟優雅的仕女氣質。

  這是我頭一回學習到,原來巧克力除了MM和七七乳加以外,竟還有如此琳琅滿目的風姿。

  除了味道,外觀也是賣點之一。不同品牌的巧克力有其獨特的造型,就像時裝一樣,有的不假矯揉、有的精雕細琢,宛若珠玉寶石一般,光看它們在櫥窗燈光下閃閃發光的模樣,就讓人捨不得用牙齒玷污分毫。

  但這都只是一開始。吃到差不多第七家時,我已經沒有心思多加感動了。雖說每家的甜度各有千秋,口味也各自不同,但總得來說還是甜食,甜甜甜甜甜甜甜,就算是標榜百分之七十可可成分,也還有三分之一是甜的。

  我的唇齒間裡充滿巧克力甜膩的香味,吃到最後已經分不出前後兩家有何區別。總覺得砂糖從舌尖滲進了骨髓,再多的茶水也洗不去那種浸泡在糖水裡的甜膩感。

  Nick比我早還陣亡,前面幾家時他還能認真試吃,跟蘇梁隔空交戰幾句話,但沒試過五家Nick的眉頭就開始出現異狀,他中途還受不了跑去買罐裝飲料,乾掉了整整兩瓶茶里王,最後還是因公殉職在餐桌上。

  「Toi thich an banh bao thit……」Nick口中還吐出我完全不懂的外星語,事後蘇梁說那好像是越南語,是Nick在甜食的摧殘下出現的返祖現象。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對甜食如此沒轍的男人,總覺得看見了時尚先生的另一面。

  相較之下蘇梁更讓我驚訝,他從拆開第一個包裝開始就陪著吃,每一顆都乾乾淨淨地消失在他嘴裡。更可怕的是他從頭到尾面不改色,除了巧克力在舌尖融化時,眼睛會稍微瞇個兩下,但回頭馬上能精準地寫下評論。

  我還沒看蘇梁喝茶,連停下來喘個氣也沒有。我懷疑他整個人根本是砂糖製造出來的。

  我和Nick本來以為一天的災難到此結束,收拾完桌上的包裝袋,蘇梁卻忽然從位置上站起來,目不斜視地對我們說:

  「走吧!接下來是後街那間百貨公司。」

  我和Nick傻在那裡。我忍不住叫出聲來:

  「等……等一下,蘇梁,接下來?你的意思是還有嗎?」

  蘇梁連眉毛也沒動一下,他還抬手看了眼他的Citizen手錶,把手裡清單亮開。

  「當然,我們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而已,動作得快一點,有些專賣店只開到晚上九點,現在已經八點鐘了。」他若無其事地說。

  我有種強烈想轉身逃走的衝動。但想到要是從這裡逃離,以後不知道要被蘇梁怎麼報復。再說這其實是我的工作,蘇梁好心這樣協助我,沒理由我這個正主兒臨陣脫逃。

  而且蘇梁買巧克力也就罷了,經過一間招牌寫著「Arrow Tree」,櫥窗裡擱著草莓水果塔、年輪蛋糕捲和甜派,單就裝潢看起來像是高級酒吧的店面時,蘇梁還特別停下腳步,盯著櫥窗裡的水果塔數秒之久。

  「我們進去吃吧!」蘇梁指著店門說。

  「咦?這家有賣巧克力嗎?」我問。

  蘇梁面不改色:「沒有,不過Arrow Tree以他的水果塔著名,現在正好是甘王草莓的季節,不吃可惜。」

  蘇梁一個人點了三個種類的草莓水果塔、草莓蛋糕和草莓蛋糕捲,我和Nick各叫了一壺紅茶,滿懷著敬畏之心旁觀蘇梁用驚人的速度,一個人把那些草莓製品通通消化進他的胃裡。

  他吃完還用紙巾優雅地抹了下唇瓣,用平靜地語氣說:「真不愧是當季,Roll Cake的表現水準也比平常好。水果香味沒有被過多的奶油蓋掉,吃起來很清爽。」

  他還拿起剩下一口的蛋糕捲問我們:「你們不吃嗎,亞涵?」我這輩子從沒如此打從心底佩服一個人。

  蘇梁在一家叫什麼Chocolat Belge前停下來採購時,我終於忍不住偷偷問Nick。

  「那個……蘇梁他從以前就這樣嗎?我說,你們一起在品川住的時候。」

  Nick看了眼神情宛如面試員工般嚴肅的蘇梁,也跟著壓低聲音。

  「他從以前就很喜歡甜食。在品川那時候,我常在自由之丘買整盒的拼盤蛋糕,帶回去給他,他一個晚上就可以吃完。」

  Nick頓了一下,又說:「不過,他真的變了很多。」

  我滿心好奇,這已經是Nick第三次發出這樣的感慨。

  「以前他很親近我。每次我買蛋糕回家,他就會興奮得跟什麼似的,平常明明悶葫蘆一個,遇見甜食相關的事情就變得口若懸河,總拉著我說東說西的,怎麼說,像我家鄉那隻聖伯納一樣,看見食物就會搖尾巴,把我撲倒。」Nick又笑著說。

  我實在難以想像,蘇梁像聖伯納?這個總是扳著一張臉,連自己兒子都不肯多誇獎一句,堪稱東亞美姿美儀模範的蘇梁,他像隻大狗一樣,把Nick撲倒在沙發上的模樣,我就算再腦補也無法想像。

  「我年輕時有點不修邊幅,家裡經常亂成一團,冰箱食物一擺就是兩三個月,還有一次因為吃到過期的馬芬食物中毒送醫急救。但Sui來了以後,他有潔癖,把家裡收得乾乾淨淨的,連貼身衣物都分門別類幫我收好。」

  原來蘇梁的照顧病從這麼早就開始了。我也不禁慶幸,就不拘小節這點,比起Nick這個Boss級的,我應該還算是史萊姆而已。

  「我們也常在一起聊時裝,那時候DaoMau還在草創階段,各處的反應都不好,我相當消沉,常忙到半夜才回家。Sui總是做宵夜給我,說是他的家鄉菜,大蒜滷麵什麼的,我們就邊吃麵邊聊東京的時尚圈,常聊到天明都欲罷不能。」

  他忽然笑了聲,把食指撫到他厚實的唇瓣上,「啊,這麼說我都想起來了。我到現在嘴裡還留著那種麵的味道。」

  Nick的語氣懷念中帶著溫柔,我竟聽得懵了。

  「你和蘇梁……以前關係很好嗎?」我保守地發問,心跳卻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Nick望著蘇梁如今一無遮蔽的鼻樑。

  「我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Nick毫不遲疑地說,我不知為何心臟竟抽了下:「現在也是,至少我是這麼以為的。但看來Sui好像不那麼想了。」

  他嘆了口氣。我想起那天在廁前聽見的對話,終於鼓起勇氣,問道:

  「你知道……蘇梁喜歡男人的事嗎?」

  Nick的表情看來有點意外,但這意外是針對我的。

  「嗯,我知道。」Nick看了我一眼,「我聽說他離婚了,是楊雨蘭告訴我的。真是遺憾,我連他的妻子都沒有見過。」

  「你們後來……都沒有再聯絡嗎?」我問。

  Nick明顯遲疑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像放鬆什麼般開口。

  「十年前Sui忽然不告而別,從我們的公寓裡搬走,一點資訊也沒留下。」

  他沉著嗓子,「我找了他很久,後來是Ann告訴我他的下落。但我那時候忙得自顧不暇,一直沒法去見他,拖著拖著就拖到了現在。」

  我試著想像那種情境,曾經親密無間、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夥伴,有一天忽然音訊全無。而十年之後他再站在你面前,非但已經改頭換面,還娶妻生子再離婚,人生都已經Run過一輪了。你對他人生後半部非但沒有參與,連被知會的權利都沒有。

  我沒朋友,無法太具體地感同身受。但能讓這個跨國徵友會會長欽定為「很好的朋友」,蘇梁在Nick心中果然地位非凡。

  相較起來我是「剛認識不久的好朋友」,聽起來就差得遠了。

  我還想問Nick什麼,但這時蘇梁已經採買完巧克力,提著四大袋紙袋轉過身來,看我和Nick站得近說話,還特意從我們中間擠過去。

  「走了,下一家是Guylian!」


  採購完第二十一家巧克力後,我們終於獲得蘇梁暫歇的恩准。主要也是大多數專賣店家都關門了,東區的街上華燈初上,各家百貨公司都傳出小哥的晚安曲。

  蘇梁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我聽他好像嘟嚷著還有三分之一以上沒買到之類的抱怨。他整理了厚厚一疊清單,在已經因為砂糖的屠毒歪倒在椅子上的我和Nick旁檢閱著,清單上包括各家巧克力的口味、外觀、品項、保存期限、包裝風格與價格分布,除此之外,蘇梁還替每家店的門面拍了照,一起收檔在清單中。

  我中途問過蘇梁,為什麼不直接從Garbrielle跟廠商接恰,請他們把Sample送來就好。但蘇梁卻說,採購要理解的不只是一個品牌的成品,還包括他的行銷策略、通路布置、主副客群和分布熱區,這些不是實際去探勘、街拍,是不可能得到確實的數據的。

  當然蘇梁說的是時裝。但真不愧是在東京幹過採購的前輩,我對今天的蘇梁完全心服口服。

  「時間也晚了,你們應該也餓了吧?」

  Nick花了好長時間才從甜池裡振作起來,他在走回藍寶堅尼的路對我們說:

  「要不要去吃點什麼?Albert、Sui?」

  他神情輕鬆,不知為何我感覺得出來,Nick心情甚佳,比和我單獨出遊時還要愉快。

  我看了眼五官又陰沉下去的蘇梁。不是我重色輕友,但看來要蘇梁先行回去,留我和Nick單獨相處,應該是不可能的事了。也罷,這樣也好,省得我這個沒節操的三秒膠再心猿意馬,我在心底安慰自己。

  「啊,這個時間的話,要不要去吃熱炒?」我提議道。

  Nick露出疑惑的眼神,「熱炒?」

  我看了一眼蘇梁,他似乎沒有反對的意思。我便拍拍Nick的肩,「沒錯,那是台灣上班族重要的交際場所,像是遊艇派對一樣的地方,有時候重要的生意也會在那裡談成,如果你想在台北生存,至少要學會如何在熱炒店與人搏感情。」

  Nick對我的話完全信以為真。我們選了家規模不大、醉鬼不多,就熱炒店而言也不算太吵鬧的店,以免Nick一次性地受到過多的文化衝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G_T
  • 交際場所wwwwwwwwww
    亞涵好可愛又好會講(?)

    巧克力這麼多還吃的下去未免太厲害了
  • 伶牙利齒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09 回覆

  • TS
  • 蘇梁好可怕......(縮
    不管是氣勢還是甜食的耐受度。(我大概吃完第一間就被 K.O. 了。)

    Albert 的台灣美食推廣活動進行中!

    Nick 的無視技能根本點滿了吧。
  • 推台灣美食推廣活動!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10 回覆

  • 您的暱稱 ...
  • 他神情輕鬆,不知為何我感覺得出來, Nick心情甚佳,比和我單獨出遊時還要愉快。

    亞涵好可憐TAT
  • 因為比較多人比較好玩啊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11 回覆

  • KOD
  • 我一直以為,只要多看幾遍前面衣服的品牌,和在腦中模擬出大致的形像
    在這篇文裡,這種鴨子聽雷、看完跟沒看完一樣的感覺就會減少
    但現在居然又多了一個巧克力圈!!
    不只是長姿勢,我覺得我的眼睛和嘴巴也長了0.3公分!!!
    吐維大真是太強大了 \(╯-╰)/
  • 希望不要造成你閱讀上的困擾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18 回覆

  • 茉
  • 甜點控蘇梁好可愛!!!!!!!

    還有Nick的返祖現象那段害我笑好久XDDD
  • 返祖現象照理說Nick應該要變成猴子才對XD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21 回覆

  • ox36
  • 巧克力品牌真是太可怕了
    比前幾篇衣服品牌更可怕的是.. 讓人好想吃阿!

    品川時期的蘇梁感覺超可愛♥
  • 是啊:)~~可惜男大十八變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23 回覆

  • Mistake
  • 大大您又再報復社會了,在這個時間點,這種沒有小七的國度我連買任何一樣有巧克力添加口味的零食來解饞的機會都沒有啊!!ToT 要等明天了。
    話說我還真有點擔心蘇梁他們一次性吃那麼多巧克力會不會得高血糖急症XDDDD(這人沒啥醫學常識)
    祝大大和您的兒子們(?)都身體健康!控制飲食才能永享美食!!(這貨在喊啥口號啊?)
  • 咦,連賣七七乳加巧克力的店都沒有嗎?(等等你是之前說你人在南美洲的那位嗎?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25 回覆

  • 利歌
  • 雖然主題換成食物,終究還是形而上的討論而非形而下的品嚐...這不是美食...(扭動)

    唉,雖然知道時尚是在賣想像空間,也知道想像空間未必不值得,但看多了還是會忍不住懷疑這是資本主義的陰謀啊!
  • 賣想像空間這種說法倒是很有趣:p,但挺有道理的:)

    toweimy 於 2013/07/11 18:26 回覆

  • 悄悄話
  • Sof
  • 比起在噗浪應援感覺來這邊更好,
    雖然我也很愛甜食,但是巧克力真的是在名單之外,吐維兒大大不知道為了這篇巧克力文花了多少時間調查(抹汗)
    先前文章寫道CELIO就讓我很驚訝了,在台灣名聲還不夠響(進沒幾年),但的確是很有風格,版型很好看的牌子,還在讚歎吐維的觸角之廣,沒想到連甜食也...
    加油加油(雙手奉上噗浪香蕉兄),我頗期待在熱炒店博感情的三人(大笑)
  • 其實裡面大多數店家都很難找,有些甚至在台灣是沒有店的,在這之前我只能吃法芙納望梅止渴了......Q_____Q

    toweimy 於 2013/07/11 18:30 回覆

  • KT
  • Jill Staurt→Jill Stuart
    Nauhaus→Neuhaus

    甜點控蘇梁好可愛,因為這一篇他的粉絲數可能會上升 lol
  • 謝改錯字,是說第一行我看了好久才發現自己原來拼反了...................Orz

    toweimy 於 2013/07/11 18:31 回覆

  • Greensea
  • 看了也好想品嚐巧克力~~三位帥哥吃不完請帶我ㄧ起 (你誰)

    最近看西門町都會想到亞涵和Nick品牌惡補的約會畫面,
    好鮮活,好想來個現場直襲啊~~難道只能在夢中的熱炒店相會?! (喂)

    跨國徵友會會長對上蘇樑變得有點M XDD

    然後蘇樑根本是砂糖胃反差型男啊!
    請務必多吃ㄧ點,然後開個蘇樑甜點專欄帶粉絲去吃 (你夠了)
  • 咦,有變得比較M嗎?(仔細一讀起來好像還真的是XD)

    toweimy 於 2013/07/11 18:32 回覆

  • 點點
  • 蘇梁好像看管壞女婿的岳母!XD
    向吐維大求個HE~
    還有就是,餓了。
  • 是岳父喔XDD

    toweimy 於 2013/07/16 19:39 回覆

  • fiss
  • 看完有種把文內出現的巧克力都試吃一遍的衝動XDD
    可是吃了那麼多巧克力竟然還吃得下熱炒……這三人的胃太可怕了!!
  • 有些台灣買不到就是了:p,我想亞涵回家應該會發現自己胖了三公斤吧XDD

    toweimy 於 2013/07/16 19:39 回覆

  • Mistake
  • 大大您還記得我我真的是太受寵若驚了!!!!XD 沒錯!這裡連七七乳加巧克力都沒有;_;
  • (拍拍拍拍)

    toweimy 於 2013/07/16 19:4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