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亞涵,聽我一次,別再接近他了。你喜歡上什麼人都行,男的女的都好,就是那個人不行,那個人是不可能的。除了楊雨蘭……或許連楊雨蘭都沒辦法,你越接近他,就會越來越喜歡他,他就是有這種魔力,你會越陷越深,越深就越痛苦,前方是地獄啊,亞涵,你應該懂得我在說什麼吧?」

  不知道是否我過度敏感,蘇梁說話的語氣,竟有一種深沉的自紓感。蘇小小好像查覺我們兩個大人的音量,往這裡看了一眼,我想他比其他孩子來得習於旁觀大人爭吵,看了兩眼,便又埋頭回塑膠球海中。

  「相信我,Albert,我看過太多了,那些自以為特別的人,以為自己辦得的人,我看過太多……絕望的人,在品川那時候。」

  蘇梁吐了口氣,彷彿也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總算鬆開我的肩。

  「我知道你現在正在熱頭上,我說什麼你都覺得逆耳,但我非說不可,就算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個路人,看見你這樣傻呼呼地走過去,我也會拉住你。你是女人也就罷了,我睜隻眼閉隻眼,當作學點教訓。」

  「但你是男人,Albert,連楊雨蘭這樣的人,和他拖了十多年,都沒能有個結果。你雖然單純,但不天真,一定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對嗎?」

  我幾乎溺死在蘇梁的話語裡。那些話字字戳我的心口,我心裡知道蘇梁說的有理,句句是的論。但我的心臟揪成一團,本能地不想接受它,甚至頭一次對蘇梁感到惱怒,我有衝動想推開他,走到街頭淋個雨冷靜一下。

  蘇梁太過了解我,他看穿我的排拒,從速食店桌下壓住我的手。

  「你和我很像,亞涵。」

  半晌,蘇梁張開口,嗓音竟有一絲沙啞。

  「第一次看見你時,我就有這種感覺。冷漠、高傲、疏離,喜歡從安全的角落旁觀那些喧鬧的人群,在心底評價他們,內心某個角落認為自己高他們一等,口裡說著沒有朋友也無所謂,其實不過是用寂寞的習慣來掩飾膽怯。」

  蘇梁忽然湊近我,他竟不顧這是速食店,把他的額角擱在我的肩上,幾乎是緊貼著我。我無法反應。

  「我想保護你,我想保護這樣的你,Albert。你肯定覺得我自以為是,但我曾經毀壞過,徹底地死過一次又活過來,所以知道那種感覺。但是你卻不必經歷那些,Albert,你有我在,你在停車場遞手帕給我那天開始我就想過,是什麼冥冥之中的力量刻意叫你遇見我,以便在這種時候拉你一把。」

  蘇梁深吸口氣,仍沒有從我頸窩上起來。

  「……我很後悔,當初告訴你范的事的人是我,我沒想到你會去找他,以你的個性不該會是做這種魯莽事的人。」蘇梁說。

  他說的沒錯,那天的我多半是被穿了,事後回想起來連我自己都訝異不已。只能說緣份來了擋都擋不住,即使是孽緣也一樣。

  「這讓我更難辭其咎,如果最終因為我的緣故讓你痛苦,我會比你更痛苦。與其這樣,不如我先做壞人,倘使你因此而厭惡我,那也是我該的。所以算我求你,你想我補償你做什麼都行,別再接近那個人,你會毀了你自己的,Albert。」

  蘇梁總算把頭從我肩頭上抬起來,他觀察我的表情,又開口。

  「我也不求你馬上抽身,我明白那很難,亞涵。」

  他喚我的中文名字,把我從失神的狀態中叫醒。

  「但我拜託你,至少讓我有拉你一把的機會。如果他再來招惹你,我請求你至少告訴我一聲,不要到時候你一腳踏進泥濘,我卻直到你沒頂,還傻傻地待在岸上等你。」

  我不知該如何回應蘇梁。我想告訴他他多慮了,我腦袋裡迴擋著各種辯解,我想告訴他我很冷靜,我知道Nick對我一點意思也沒有,我知道Nick只喜歡女人,我對他也只是朋友的心思。

  我也知道,即使是朋友,Nick的朋友多到可以組一支球隊,眼光根本不會停留在同一個人身上。

  但最終我仍舊一句也沒出口。只因我腦袋裡,竟不合時宜地浮現起那天晚上,Nick坐在那臺藍寶堅尼的駕駛席上,把那枚只有左耳的耳環,鑲在我耳垂上時的景象。以及他低沉的嗓音:有什麼關係,挺適合你的。

  「……我知道了。」最終我說:「我會告訴你,我答應你。」

  蘇梁怔了一下,好像對我的爽快感到意外。他開口要說些什麼,這時蘇小小卻從遊戲區跑了回來。

  蘇梁忙從我身上挪開,我也趕快正襟危坐回來。蘇小小看看我、又看了一眼他了父親,最後視線停留在桌上那包吃了一半的薯條上,以期盼的眼神問我:

  「鄭叔叔,你不吃的話,我可以把它吃完嗎?」

  *

  我回了一張明信片給據說是到外甥女,明信片背後只寫了一句話:

  『妳相信,這世界上有超越愛情的友情嗎?』

  我把明信片按入郵筒,走回我的小窩時,剛好碰見豪放女和他的新男友連袂出門。他似乎終於跟她的家暴警察前男友分手,新男友好像是個計程車運將,兩人正打得火熱,最近我在考慮要不要找房東來維修隔音牆。

  公寓樓下的曝露狂公告還沒拿下來,好像是還沒抓到人的樣子。

  除了原本的公告,佈告欄上還貼了新的告示。內容好像是他除了會穿著大衣擅自接近夜歸女子外,還會偷拍別人,曝露狂兼職偷拍狂,這人也夠忙了。

  我看著攝影機新補捉到的畫面,這人體格精瘦、四肢修長,身材平心而論還挺不賴的,臉雖然還是模糊不清,但感覺年紀尚輕,前途大好,不知道哪根筋長壞了,竟會來幹這種事。我感嘆了一下卿本佳人,奈何成賊,便匆匆趕往車站了。


  新一期的「Focus Girl」刊載了設計師Nick Pham的專訪,而且還是卷頭企畫。專訪撰文人理所當然是那位麥肯納女孩,Nick還真是個信人。

  封面上Nick穿著Valentino的紅色橫紋西裝,坐在一張木色帶著新潮感的塑膠便椅上,一手擒著鉛筆,一手輕扯脖子上領帶,而襯衫還不知為何只扣到第三顆的照片就這樣大剌剌地刊載在封面上。這是我頭一回看Nick繫領帶,意外地畫龍點睛。

  這照片實在太犯規。要不是封面大大地打上「知名紐約品牌空降台灣!型男設計師首度國內訪談,大放送50P!」讀者恐怕還會以為是哪個新出道的時裝模特兒。

  雜誌發售的第一天,我就看到Garbrielle人手一本,好幾個櫃姐在上班空檔聚在一塊翻看,邊翻看還邊咯咯竊笑。

  我本來不太看這類時裝雜誌的,但中午買便當時,在便利商店和架上的Nick對看了二十秒,結帳時還是不爭氣地多了一本,走出便利商店時有種濃厚的心虛感,但這種程度的接觸,應該沒有到得和蘇梁報告的地步。

  只是接下來我有半天都無心上班。坐在位置上翻看專訪的內容時,採購部的助理妹妹走過我身後,還指著封面的Nick大叫:

  「啊!我知道這個設計師!上次我在晚會裡有看到他,他超帥的對不對!我那天看到還在跟Amy討論那是誰呢!看了雜誌才知道,原來他也有在我們公司設櫃。」

  助理妹妹指著我手裡其中一頁,Nick坐在紅色沙發上,跨開大腿面向鏡頭、腰枝微彎,雙手握拳擱在膝間,臉上還噙著自信微笑的開頁照片。

  「啊,早知道那時候就應該去搭訕了,這種機會多難得呀!能和這種帥哥設計師本人當面說幾句話,就算是被打槍也值得啊!」

  助理妹妹激動地說著,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她,我不但見過本人,和本人說過話,還搭著本人的頂級名車到處吃喝玩樂。估計我這樣說出口,肯定被當成是在癡人說夢,因為就連身為當事人的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雜誌裡完全看得出編輯的私心。Nick的專訪不僅如封面所言占了整整五十頁篇幅,明明是設計師專訪,按理重點應該放在設計和品牌上,但裡頭光Nick的特寫照片就放了十幾張。除了卷頭那張開頁照片外,Nick在裡頭至少換了五套衣服,包括范倫鐵諾的西裝、Ralph Lauren的polo運動衫,還有Dior和Fendi的休閒家居款各一套。。

  我沒想到第一次目擊Nick的家居畫面會是在雜誌裡,照片上的他抱著一隻毛絨絨的棕色聖伯納,下面說那是他在紐約老家的照片,一整個像天上掉下來的爽朗系足球明星。還有一張是他披著花格子毛衣,像不少模特兒宣傳照一樣把袖子倒綁在胸前,背景是類似遊艇派對的地方,這回摟的不是狗,而是穿著紅色晚宴服的爆乳正妹。

  而最後一套不知為何竟是泳裝,攝影師Take到范尼克斜倚在泳池邊上,一手扶著握把,一手舉在胸前,對著鏡頭侃侃而談著什麼的樣子。

  那條泳褲是SPPEDO的。但比起泳褲的品牌,我無法不注意衣料以上的部份。Nick比我四、五個月前見到又更精瘦了一點,上回他好像說他有參加什麼鐵人三項,多半是那時候練出來的。

  我對男人的肌肉其實沒那麼興致盎然,比起肌肉,我寧可找臉有型一點的。但等我查覺時,我的手已經觸在Nick的人魚線上,眷戀地來回輕撫著。

  『你喜歡他。』

  我的腦海裡湧現那天蘇梁在速食店的話,還有他說這句話時的神情。

  『你喜歡Nick,喜歡得不得了。』

  姑且不論蘇梁是何時察覺我的性向的。又或者正如他所說,無論男女,喜歡上Nick本是件太過容易的事。

  我承認先前我便意識到,我對Nick有某些程度的好感。但我本來是個對誘惑沒有抵抗力的人,換個說法就是沒節操,別說Nick那種天菜級,即使是蘇梁這種小家碧玉型的帥哥,我都會升起「來個一夜情也無妨」的念頭。

  因此先前就算我偶有想和Nick親吻,撫摸他、甚至和他做愛的念頭,我也把它當作是生物本能下的自然反應,沒多想什麼。

  再說Nick那種欠缺常識、想到什麼便付諸實行的積極性格,從前學生時代就是我最感冒的類型。我一直以為,我就算被美色所惑,也只是感官上的,我不可能會喜歡上那種暴君。

  但我不清楚那些印象是何時扭轉的。或許是Nick看見我筆記本上的腹誹時偶然的微笑,或許是他在描述河內時、油然浮現的虔誠,又或者是那隻該死的巨無霸冰淇淋,可能是晚會是那聲「我本來開門想叫住你,但你已經走了」,也可能是Nick那句超乎他體貼水準的「你看起來有點不大自在」。

  也或許以上皆是,我怔怔地看著雜誌想,蘇梁的話讓我意識到,原來我把那個人的點點滴滴,都這樣鉅細靡遺地看在眼裡、記在心底。

  我伸手摸了下右耳,那個DaoMau幾何耳環被我拿下來了,始終沒再戴回去。但耳垂上沒了,其他地方卻還留著。

  以前我對那些煞到直男、因而痛苦不已的Gay總是嗤之以鼻。明知道對方是直男,那就應該敬鬼神而遠之,克制不住誘惑,吸了大麻又來怪毒癮找上自己,這沒道理。那時候幾個圈內的朋友跟我訴苦這類情傷,我都當他們自找麻煩。

  沒想到如今我也成了毒蟲。別人因為禁斷症狀而痛苦,我卻連戒除毒癮的念頭也沒有,傻呼呼地繼續把毒藥當解藥。

  「妳別傻了,聽說優秀的時裝設計師都是Gay,這個什麼叫Nick的一定也是,他才不會看上妳呢!」

  我聽見另一個助理妹妹嗆她,我不禁臉熱。要這則都市傳說是真的那就好了。

  我翻看著專訪的其他部份。麥肯納女孩還是曲盡她的專業職責,裡頭詳盡地介紹了DaoMau這個獨立設計師品牌從在紐約草創、到現在直營店遍及十數國的全紀錄。

  裡頭也羅列了DaoMau曾經獲得的頭銜和獎項,包括時裝邊緣獎、亞洲幾個國家的設計新人獎,清一色都是年輕設計師獎項,真正大的獎項卻欠奉。

  我正式做上採購這位置雖然不滿半年,對女裝還是懵懵懂懂,設計什麼的更是一竅不通。但上回在晚會時看見DaoMau的秋季新裝便略有所感,現在看到報導,那種感受就更深克了。

  我發覺Nick雖說在紐約長大,DaoMau的設計風格卻相當偏向亞洲風格。先前街訪時,我就深深感受到日系與歐美系時裝的差異,如今引領國際女性時裝時尚的,譬如Chanel、Prada、Hermes這些一線的巨檗品牌,幾乎青一色出自歐美設計師之手。

  就算偶有像川久保玲、三宅一生那樣的異軍突起,如果不是服譍歐美一線主流時尚那一套,就只能退居二流。不然就是貫徹日韓系統的輕薄短小風,但這類瞄準小資階級的少淑女服飾,即使廣受那些街上的妹妹喜愛,蘇梁和我聊過,終究是無法登上世界舞台的。

  專訪裡就說DaoMau初在紐約設櫃時,幾乎乏人問津,風骨獨特是一個原因,Nick早期的設計很有日系的影子,甚至看得出來混入些許東方的宗教元素。我想起Nick對我訴說起故鄉時的神情,不難從中窺見他的設計理念。

  雜誌也介紹了Nick的生平。我知道他是台越混血,母親那方是台灣人,但除此之外我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

  上頭說,Nick的娘是位設計師,二十歲出頭就離開台灣,遠赴東京知名的文化服裝學院就讀,之後就一直留在東京發展。

  而父親是越籍的模特兒,在泰國的經濟公司旗下工作,我對男模特兒頗有一點心得,這幾年泰國的男模業確實發展得可圈可點。雜誌還刊登了Nick父親當年的雜誌封面照,不難想像Nick的型男DNA從何而來。

  專訪沒有提及Nick的父母如何認識、又是如何生下Nick,最後又是如何拋下他。我想這對Nick而言恐怕是段黑歷史,不是能向他人言說的隱私。

  Nick五歲時便交由紐約的親叔叔撫養,他的叔叔John是位從事衛浴用品業的商人,在紐約賣馬桶賣得嚇嚇叫,人生中最能向他人誇耀的就是錢,我忽然可以理解Nick對他叔叔的品味為何總是諸多抱怨。Nick的叔叔在曼哈頓Upper West Side(上西城區)有間頂級的三層式公寓,Nick十五歲以前的人生多數在那裡渡過。

  這就可以解釋Nick如此欠缺庶民常識的理由。報導裡說,Nick從紐約的帕森設計學院畢業、赴東京遊歷磨練(寫是這樣寫,但我合理相信那包括吃喝玩樂),一直到他自創品牌、在紐約設第一個專櫃為止,始終接受他叔叔無條件的經濟援助。

  也難怪Nick在被雜誌記者問道:「這輩子你最感激的人是誰?」時,Nick毫不猶豫地就答了:「John。」,他還說:「沒有John,DaoMau這個品牌就不可能誕生。

  專訪裡也問了不少關於感情的問題,這部份Nick卻提得很少,就像我旁敲側擊時一樣。Nick承認他和幾個女模特兒有過男女關係,對楊雨蘭的事情卻支字未提。

  但記者問道他有沒有交往對象時,Nick的回答卻是:

  「我不知道,以中文而言,交往這個詞太曖昧了。」

  記者又問他:「那對范老師而言,理想的女性是什麼樣子呢?」

  Nick回答:「這很難說,有時候遇到了就是遇見了,沒什麼理不理想的。不過,真要我挑的話,我喜歡像男人一點的,大多數女人太麻煩了。」

  記者問他:「所以老師現在的戀愛對象,是個很男性化的人嗎?」

  Nick回答:「這個嘛,算是吧。」

  這段專訪看得我一陣陣心悸。記者不知道其中端倪,但認識Nick的人一讀便知,Nick說的是楊雨蘭,再不會有旁人。

  這個領悟讓我幾乎無法閱讀完整篇專訪,我在太陽穴的嗡嗡聲中往下翻,接下來就是例行的新裝宣傳,裡頭花了相當大篇幅介紹Nick對這次DaoMau秋季新裝的理念,問及為什麼會以「中性」為創作主題時,Nick侃侃而談:

  「二十一世紀是亞洲女性變動最大的世紀,性別在各種場域變得模糊,很多事情變得無法區分這是屬於女性、那是屬於男性。而這種模糊也反應在時裝上,以往男裝和女裝這種二分的做法勢必有所鬆動,但這並不意味著女人得穿得和男人一樣,或和男人類似,以往太多標榜中性的時裝概念,其實不過是往另一個性別靠攏或模仿。」

  「但我想塑造的是全新的選擇性。我想做出無論男女,都想穿在身上展現自我的時裝,用現在二分法的說法,我想做出女孩也想穿的男裝,以及男孩也想穿的女裝。」

  記者開玩笑地問他:「這麼說來,老師這回的秋季新裝,男模特兒也能穿囉?」

  Nick竟然回答:「有何不可,如果適合的話。」

  這樣的對答讓我似曾相識。特別是Nick在被問及:「老師怎麼會有這樣的設計理念?」的時候,Nick的回答讓人玩味:「真要說的話,應該是來自一位剛認識不久的好朋友吧!是他給予我靈感的。」

  我不敢有太多的妄想,畢竟Nick朋友多如山,先不論「剛認識不久的好朋友」這種和「生死相許的好砲友」一樣大有問題的中文,Nick說的也未必就是我。


  但核實的機會來得比我想像中快。專訪出來沒兩天,我接到了Nick的電話,他打來時我正在會議中,差點沒在楊雨蘭面前驚叫出聲。

  我沒接那通電話,事後也沒勇氣回撥。但Nick好像摸準了我的駝鳥性格,再打來時直接留了語音信箱,我本來想直接刪掉,終究捨不得,一直到快下班才做好心理準備,躲進廁所點開那則留言。

  『Albert,我前幾天參加朋友在百貨公司的專櫃開幕誌慶,發現那間百貨的樓下有好幾間甜點店,其中也有賣巧克力的。不知道你巧克力品牌選好沒有,如果沒有,要不要去那裡探勘看看?這周六我剛好會回台北,整個週末都會待著。可以的話晚上六點老地方見,我載你過去試吃。』

  Nick語調輕鬆,完全是和好朋友說話的語氣,我卻聽得暈一陣懵一陣,放下電話之後許久,耳邊都還縈繞著他的聲音。我幾乎可以看見,眼前伸手可及的地方有罐玻璃瓶,上面用紙條貼著「請喝我」,而我很清楚喝下去的後果。

  我知道我不能伸手,就算得把手銬起來,這次說什麼也要把持住。

  但隨著時間接近週五,銬著我的手銬越來越鬆動。我工作時魂不守舍,把進貨填成銷貨、在庫填成缺項,庫存總數算了十幾遍還是錯的,打電話給廠商時,我直到負責人在電話那頭大吼,才發現自己竟拿著電話發呆了一分鐘之久。

  我魂不守舍的程度甚至引來楊雨蘭的關心。週四時開各部例會,我現在是女裝採購部的代表,做完例行性報告後我就一直發呆,會議桌上的咖啡打翻了,而我竟傻傻的沒查覺,任由他流到桌子對面蘇梁的文件上頭。

  「鄭亞涵!」蘇梁壓低嗓音叫我,我跳起來,回頭才發現整個會議室的人都在看我,蘇梁的表情尤其陰沉。

  我急著抽衛生紙抹拭,一旁的楊雨蘭便用玩笑的語氣說:

  「聽說鄭助理最近和女朋友吵架了?讓你蠟燭兩頭燒,真是難為你了。」

  這個謠言在隔天便傳遍了整個Garbrielle,走到哪都有男同事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還有女同事送安慰小卡給我,我懷疑楊雨蘭是故意的。說好不耍小手段不是嗎?


  過幾天是中秋節,我那幢公寓自主辦了中秋晚會,我一如往常不參加這種團體活動。回家時豪放女正穿著她的蕾絲黑內衣,在樓下和其他人把酒言歡。

  我穿過喧鬧的人群,把自己關進廁所裡,又放了一次Nick的語音。

  只是朋友之間聚個餐罷了,犯不著想那麼多,想去就去吧!我心底有個聲音告訴我。何況這是為了周年慶,說到底也和工作相關,不算是約會,跟之前的街訪沒什麼差別,沒理由不能赴約,我心底又冒出另一個聲音。

  等我想出第一百個說服安心赴約的理由時,我便知我扛不住了。手銬早已鬆開,而我早已把玻璃瓶握在手裡,只差還沒仰頭飲盡罷了。

  我無法阻止自己飲鴆止渴,但我也不想就此認輸。我想起那天在麥當勞裡,蘇梁向我說的話,『但我拜託你,至少讓我有拉你一把的機會。』

  我把和Nick約定的事,寫成簡訊傳給蘇梁:『蘇梁,Nick約我週六晚上六點在西門町圓形車道前會合,說要載我一起去做巧克力採購的市場調查。』我本來還想加上:『你要不要一起來?』但再三想過後還是刪除了。

  雖然簡訊是我傳的,但不知為何,我竟不怎麼希望蘇梁一道來。

  但我卑劣的願望沒有實現。週六我執下午班,下班時間一到就換了衣服直衝西門町,站在百貨店門口引頸觀望時,有人拍了我的肩。

  我一時還以為又遇到那個虛張聲勢男,骴牙咧嘴地轉過來,才發現蘇梁早已站在我身後。

  蘇梁的模樣讓我吃驚。我從沒見過蘇梁穿西裝以外的裝束,這幾年的交往,讓我懷疑他是不是連睡覺都穿著全套Armani。

  而如今這個連和兒子周末約會,都可以穿著三件式套裝的男人,竟破天荒地穿了私服。蘇梁上身穿了一件襯衫,直紋灰底,Catier的經典款,我以前在西服專櫃常有人點名購買。這款襯衫顯瘦,蘇梁身材本就偏修長,穿起來比我看過任一個客人都適合。

  蘇梁還在襯衫外頭罩了件針織毛衣,配上剪裁得宜的休閒褲,毛衣和休閒褲都是海色系的,是Boss今秋的新款,再搭配皮爾卡登的牛津鞋。蘇梁的毛衣領上還夾了副眼鏡,是那天在我家看見的黑框款式,但如今搭配他一身行頭,竟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這種活像哪家文青雜誌封面走出來的模樣,竟讓我想起我和蘇梁初認識時,我把他當性幻想對象的往事。這種藏頭露尾的穿法,簡直引誘人將他剝光。

  「那傢伙還沒有到嗎?」蘇梁提著黑色公事包,另一手拿著文件夾,若無其事地走向我,好像我們早已約好。

  我看蘇梁手上有張表格,上頭密密麻麻寫滿了字。還來不及問,身後就傳來喇叭刺耳的聲音。

  我和蘇梁雙雙回頭,就看見Nick坐在藍寶堅尼駕駛席上。他和蘇梁真是默契十足,今天都是休閒襯衫搭配毛衣上陣,標準秋季型男扮相,只是Nick把毛衣脫了,反過來用袖子綁在襯衫領口上,和專訪照片上的造型一樣。

  Nick手肘支在方向盤上,一手把鼻樑上的太陽眼鏡拔下來,用詫異的眼神看著我身後的蘇梁:「Sui?你怎麼也來了?」

  我回頭看蘇梁,他面無表情,「你遲到了,范先生。」他看了眼手上的Citizen手錶。

  Nick看了眼電視牆上的時鐘,「時間正好不是嗎?是你的錶快了。是說你……」我看Nick仍然一臉狐疑的樣子,忙插口:「是、是我邀蘇梁來的!我想蘇梁對巧克力好像比較了解,所以擅自邀請了他,抱歉。」

  蘇梁沒有加入我們的對話,他從身後拉過我的手臂,用下巴對著Nick。

  「你打算去東區那間百貨吧?甜食專賣店最多的就只有那裡了。我會載亞涵過去,我們在百貨門口會合。」

  但Nick聳了聳肩。

  「坐我的車不就好了?而且以你的個性,多半把車停在哪個距離這裡很遠的公有停車場,取車也很麻煩不是嗎?上來吧!Sui、Albert,我載你們。」他說。

  我實在不忍看蘇梁的表情,就知道Nick的猜測一語中的。最終蘇梁還是妥協了,他不願坐Nick身邊的助手席,逕自開了敞蓬車的後車門坐進去,一個人占了兩個位置,我只好灰灰地代替他在助手席上落坐。

  Nick把墨鏡拉回鼻樑上,迎著風開他的藍寶堅尼,這下我左手邊坐著范尼克、身後坐著蘇梁。我承認曾夢想過這種被優質型男包圍著開車兜風的場景,但實際體驗起來好像沒那麼愜意。

  特別是行駛途中蘇梁移到我正後方,我不用瞄後照鏡就能感受他銳利的視線,我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部小說是我長久以來默默當小粉絲follow最喜歡的系列了( ´ ▽ ` )ノ
    每天固定來到這裡期待更新最近兩天連續update真是太幸運了
    滿心期盼大大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之Albert甜蜜又困惑的周旋性感天菜哈哈
  • 感謝浮水XD,性感天菜這個名稱真是太有趣了XDD

    toweimy 於 2013/07/06 15:35 回覆

  • 辣❤子
  • 很好看,我追得很認真!
    心臟跟著劇情砰砰跳~
  • 砰砰跳聽起來有點驚悚XDDD

    toweimy 於 2013/07/06 15:41 回覆

  • 慕隱
  • 嗯嗯....所以蘇梁和Nick其實也有一段情??
    原本只是潛水的
    但看到最後一句就忍不住爬上來了
    超愛這系列!!
  • 歡迎浮水~!:)

    toweimy 於 2013/07/06 15:43 回覆

  • 待月
  • 沒想到這麼快就更了
    好開心啊~
    不然暑假等更新真的是一件漫長的事

    看到最後一行我還以為是Albert 的內心話…愣了一下

    老師加油喔!真的很喜歡這系列
  • 謝謝你:)真的是很溫暖的鼓勵Q_Q

    toweimy 於 2013/07/06 15:49 回覆

  • G_T
  • 好可愛wwwww
    主角真的越當越卑微的Fu
    看到快笑倒 請問鄭先生左右逢源感覺如何?
  • 應該說是左右逢劫吧XDDD

    toweimy 於 2013/07/06 15:58 回覆

  • 蜚蠊
  • 啊屋
    本來昨天想要留言的,結果被斷網
    今天更了!!!!!!
    太開心了(灑花轉圈圈

    潛伏那麼久,終於鼓起勇氣上來表達我的愛 (?)


    坐享齊人之福www
    亞涵真的好可愛
  • 齊人之災吧...X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2 回覆

  • KOD
  • 哈哈哈哈哈當主角陷入困境的時候,身為一個三有青年,我應該為他掬一把淚才對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到了這裡,我依舊只感到幸災樂禍呢v( ̄︶ ̄)y
    楊雨蘭落井下石~ 感覺真是越來越邪惡了XD

    ps. 我回了一張明信片給"據說是到外甥女"...? 她去了哪?
    身為外甥女的粉絲我必須問╰( ̄▽ ̄)╭
  • 這句話好像有漏字,我看一下......Orz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3 回覆

  • 沁
  • 居然日更了!!!(轉圈
    非常非常喜歡這一篇~
    每次看到亞涵夾在蘇梁跟Nick中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真的讓人忍不住幸災樂禍XDDD
    想要坐享齊人之福(?)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吧!!!
    話說亞涵的內心活動真的超豐富的超有喜感的XDDDD
  • 日更之後下一回就勢必要週更了XD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5 回覆

  • TS
  • Albert 你辛苦了,雖然這苦好像是你自找的。(笑

  • 中肯X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6 回覆

  • 阿茲
  • ㄚ阿阿阿阿~阿素超強的(尖叫
    更新惹更新惹!!謝謝你ㄡ
    好開心唷,看到這三個人
    整個感覺都是亞涵在腹誹,哈哈
    超開心的,接下來會如何呢?


    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燦笑
  • 日更是有其代價的...XD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8 回覆

  • greensea
  • 這樣的氛圍,三個人去甜點店,巧克力吃進嘴裡會爆炸吧~

    亞涵(指)你為什麼要把事情變得這麼複雜啦~~
    楊雨蘭出了個巧克力案讓三人攪和
    Nick放氣還裝無辜
    蘇樑又槓上來

    你們可以就3P在一起好嗎~~happy end 、happy end

  • 3P氣場太強烈了嗎X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20 回覆

  • 喻
  • 哪時候會更新呀...?!
    好期待誒哈哈...^___<
  • 因為上次日更,這次就只好週更了X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23 回覆

  • 茉
  • 我最喜歡看亞涵把自己逼入絕境的樣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 我也是XDD(欸?)

    toweimy 於 2013/07/07 10:06 回覆

  • 喻
  • 有種會是悲劇的預感...(?!)
  • 不會的,我已經改邪歸正(?)了...XD

    toweimy 於 2013/07/07 10:06 回覆

  • Puss boot
  • 鄭亞涵我想看你哭wwwwwww
    我想看你在兩個帥哥的包圍之下哭、出、來!(哪裡來的變態
  • almost XD

    toweimy 於 2013/07/07 1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