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咪呀,那個人是蘇梁!

  我差點沒從巧克力櫃前跳起來,我這輩子少有這麼驚嚇的時候,比起在汽車旅館遇見蘇梁那次,或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還擔心自己認錯,又多看了兩眼。蘇梁仍舊和工作時一樣,穿著低調的Armani。雖然身處甜點環伺下,那人的態度仍嚴謹得如同置身道場,低眉信目、目不斜視,這樣充滿亞洲節制美德的男人,除了蘇梁外再沒別人了。

  他坐在一張黑色方桌前,那張桌上已經擺了兩個吃剩的空盤,左手邊還有一壺像是紅茶的東西,標準的甜食備戰狀態。

  我很確定這不是什麼業務考查。因為侍者替蘇梁送上第三盤蛋糕,還說著:「這是您點的『飛旋』,讓您久等了,請慢用。」時,蘇梁眼中油然流露的喜悅滿足之情,我想世上沒有一個服飾店副理會如此樂在工作中。

  Nick倒是完全沒發現蘇梁的存在,還抬頭打量著牆上的MENU。

  但蘇梁果然不愧是蘇梁,我嘴唇發抖,四肢微軟,正想著找個什麼理由把Nick拉出店去,在不驚動蘇梁的前題下,蘇梁便像嗅到什麼氣息般,在戳破手裡的巧克力蛋糕前一刻驀地抬首。

  他看見了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像是什麼小秘密被人揭穿一樣,那張清俊的臉即刻被羞恥給染紅。

  但很快地他看見我背後的Nick,原本出於羞恥的紅也很快轉變為怒火。

  我手足無措,在腦袋思考之前就往後退出了專賣店,想到哪個地方鴕鳥鴕鳥。但蘇梁很快按桌而起,方桌上的蛋糕也跟著跳了一下。

  「鄭亞涵,站住。」蘇梁說,我像隻被蛇盯上的蛙,頓時僵在當場。蘇梁彷彿要整理思緒般,先是閉起雙眼,又各看了我和Nick一眼。我知道以蘇梁的聰明才智,必定在五秒以內就釐清了一切。

  「和同事聚餐、認識新人,嗯?」

  蘇梁輕哼一聲,我從未聽過他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我心虛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拚命把我的五官隱藏在瀏海的陰影下。

  這下子Nick總算注意到店裡還有其他客人。他回過頭來,看見是蘇梁,明顯也吃了一驚,「你是……Sui?怎麼會在這裡?」

  蘇梁不再像晚會一樣假以辭色,他毫不客氣地瞪了Nick一眼,又把視線轉向我。我開始考慮該不該從逃生雲梯綴繩而下。

  「所以你們早就約好了。」蘇梁的語氣平靜得令我戰慄,「是我不識相,打擾你的約會,我這個朋友太不上道,害你不得不說謊來讓我覺得好過。」

  他還加強了「朋友」二字。我腦袋裡亂烘烘的一團,還沒來得及開口,Nick就站到我身側,他顯然搞不清楚我和蘇梁是怎麼回事,只是神色如常地解釋著:

  「是我約Albert出來吃飯,順便幫他做點業務上的考查。只是普通的晚餐約會。」

  我再次確認著個紐約人的中文有問題,晚餐約會這個辭就算加上「普通」二字,聽起來也不會多普通。果然蘇梁聽見這樣火上加油的解釋,臉色陰沉了不只一個星等,我真擔心下一秒這兩個人會打起來。

  好在這時有人前線救援了。卻不是Nick,而是服務生:「呃,這位客人,你還需要其他的餐點嗎?因為我們快要打烊了……」

  服務生好像也感覺到現場氣氛不對頭,講起話來越發小聲。我想他一定很吶悶,如果是兩男一女,或是兩女一男,他或許還能組織出故事的大綱,但三個大男人,在巧克力專賣店裡拉拉扯扯,這就費人思量。

  蘇梁的腳步一僵,他回過頭來,盯著剛上桌的好像叫「飛碟」還是「飛旋」的巧克力蛋糕一眼,我從他眼底看見掙扎,最終他還是鬆開我的手,重新走回方桌。

  他瞥了眼他對面的座位,又抬頭看著我。我想他是要我坐下,盛怒中的蘇梁自有一股氣勢,讓人無法違抗,我沒敢多想便乖乖落坐。

  這是雙人座席,我和蘇梁坐了便滿了,Nick竟還自己從旁邊拉了把椅子在側邊坐下,蘇梁沒有理會他,只是招手叫來侍者。

  「再為這位先生上一份『飛旋』,計在我的帳上。」他指著我。

  Nick很乖覺地自行接口:「也替我來一份,謝了。」

  我必須說這情況真是詭異,我、蘇梁和Nick,三個人不發一語地圍在一張小桌子旁,桌上放著精美的巧克力蛋糕,三個大男人盯著那塊蛋糕猛瞧。這什麼野生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場景。

  蘇梁拿起桌上的甜點叉,我現在才有空細看那個蛋糕,嚴格說起來那並非蛋糕,而是像一種像打散奶油(事後我才知道那東西叫慕斯)的東西,上面還堆了橘紅色核果一般的裝飾,慕斯的旁邊還有團散發著甜甜香氣、看起來像冰淇淋的東西。而最外圍則圈了一層薄如蟬翼、泛著華貴光澤的巧克力。

  我看蘇梁一手拿刀、一手持叉,先熟練地切開慕斯,敲開核果,再切了一小塊布丁,他把巧克力慕斯、核果和小塊布丁堆到叉背上,又用指尖掰了一小塊純巧克力,慎而重之地放到那堆甜食聚合體上。專業地檢視半晌,再緩緩送入口中。

  甜食融進蘇梁口裡的瞬間,他像貓咪一樣微微瞇起了眼睛。即使在我們面前,看得出來他想力保威儀,但從唇齒間擴散的滋味顯然擊潰了他。

  「呃,蘇梁?」

  我不得不喚他一聲,我們的店副理才終於從甜食中回神過來,「你……你很喜歡甜食嗎?你原本是要約我一起來吃巧克力?」

  蘇梁瞄了我一眼,顯然對我餘怒未消,我開始後悔我哪壺不開提哪壺。但我想我的猜測沒錯,沒想到我卻不賞光,害得他堂堂Garbrielle副理得一個人支身來這種店。

  「不行嗎?」他淡淡反問我。

  「不,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歡甜食……」

  現在的蘇梁正值敏感高峰,稍有不慎就會引發核災,我正想著如何小心措辭,Nick卻插話了:「這看起來像普通的巧克力蛋糕,巧克力蛋糕配冰淇淋?我本來想說Marcolini這樣有名,會有什麼特別的甜品,但好像也還好嘛。」

  核能果然外洩了,蘇梁立馬橫了Nick一眼。我想起上回晚會的夢靨,說到底都是這兩人冤家路窄,連出來吃個巧克力都能夠碰在一塊。而且為他們鋪路的人好像就是我。

  「這才不是什麼巧克力蛋糕。」

  蘇梁擱下刀叉,即使在盛怒之下,蘇梁仍然不改謹慎,拎起膝上的餐巾,頗盡禮儀地按了兩下唇,又用它抹了下雙手,動作宛如上戰場前的拳擊手。

  「這個叫作『飛旋』,L,Envol,意思就是周而復始的圓圈,Pierre Marcolini在PM世界甜點大賽中奪冠的作品。」

  蘇梁抿了下唇,指著他面前那塊在我看來也是巧克力蛋糕的東西。

  「這道巧克力甜品最大的特色,在於他的慕絲使用的是黑巧克力,純度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純厄瓜多產巧克力,中間再配上義大利皮耶蒙榛果,最上面澆淋上柑橘烤布蕾。巧克力是苦的、柑橘烤布蕾帶酸,榛果則增添些微的辛辣味與口感,再配上這個大溪地產香草冰淇淋,環大西洋的酸、甜、苦、辣,都可以在這道甜品裡品嘗到。這和你以前在麵包店裡隨處買來、討女人歡心的廉價海棉蛋糕完全不同。」

  我聽得目瞪口呆。Nick從鼻尖噴出一陣輕笑,搖頭說道: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Sui,這麼喜歡那些甜死人的東西。但我從來不會隨處買,我至少還懂得尊重品牌,耶誕節我還買過東京那個什麼青木的回來給你,你忘記了?」

  「青木定治。那種單純炫耀財力的品味就免了。而且在那之後你把我的房間當更衣室,還在那裡過夜,我根本找不到地方消受你的耶誕禮物,范至剛先生。」

  我看Nick臉色微變,不用說是為了蘇梁出口的名字,「我應該跟你說過很多次,Sui,我不喜歡那個名字。」

  「那真抱歉,你我太久沒有聯絡,我忘了你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名字。」

  我發覺Nick一直在打量蘇梁的臉,「那是你不和我聯絡,你調回上海之後我還有打電話給你,但你從不接我的電話。我後來到上海設櫃,還有打聽到你上班的地方,一問之下才知道你和雨蘭一樣,到台灣來發展了,而你竟連知會我一聲都沒有。」

  蘇梁對此沒有吭聲,只是洩憤式地切下一塊巧克力慕斯。Nick便又補充:

  「在Garbrielle的晚會遇見你時,我嚇了一跳,你變了好多,我記得以前你老戴著那副黑色瓶底眼鏡,而且從不穿西裝,總是T恤和牛仔褲配人字拖……」

  「你並不如你所想的了解我,范先生。」

  蘇梁打斷Nick的話,咚地一聲擱下叉子,「……我們也沒有熟到得互相報告近況的地步,你的朋友也多到不差我和Albert,不是嗎?」

  蘇梁忽然Cue到我,把我驚醒過來。這兩人的對話聽得我驚一陣愣一陣,縱使根據之前那些斷斷續續的情報,我知道他們兩人認識、又曾在同一個屋簷下住過。但一來是十年以前的事,兩人又都對那時的事以不同型態三緘其口。

  現在看來,這兩個性格迥異的男人,其實沒有彼此表現出來的那樣形同陌路。在晚會時雙方還有所保留,可能是久別乍見,再加上我在場的緣故。雖說現在我也在場,但這兩個人好像都暫時忘記這回事了。

  「你也太蹩扭了,Sui,再怎麼說,我們也曾經算是……」

  Nick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什麼似地,他轉頭看了我一眼。我正嗷嗷待補等著他的下文,等到都想掐著脖子逼他說出來了,但一向有話直說的Nick竟罕見地遲疑起來。

  這時候蘇梁為我點的甜品到了,服務生在我面前放了那道「飛旋」,還沒開口介紹,蘇梁便從位置上扶案站了起來。

  「我去一下廁所。」蘇梁的表情陰沉,這句話卻是對著我說的。他穿過桌邊的Nick,當真往廁所方向走。而Nick隨後也站了起來,他看了我一眼,手掌壓了下我的肩頭。

  「抱歉,Albert,稍等我一下。」竟也離開了專賣店。

  我發誓我絕沒有那樣的嗜好,但眼前的情境太過誘人犯罪,我想換作我以外任何一個有點八卦細胞的男人,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我和守在桌旁一頭霧水的服務聲告了歉,拿了椅背上的大衣追出去,在離專買店最遠的那間男廁旁捕捉到這兩個男人的身影。

  這兩人都側對著我,蘇梁背靠在牆上,而Nick站在他身前,兩人靠得相當近,聲音也近乎耳語,我再怎麼豎起耳朵,也只聽得見片段。

  說話的人是蘇梁,他仰著脖子,仰望高他一個額頭的Nick,「……如果你……你到底想要……你以為和在東京那時候一樣……亞涵他……」

  蘇梁數次提到我的名字,從他口型就看得出來,但我無法辨識除此之外的內容。Nick露出他招牌的皺眉表情,接下來的話我倒是聽得很清楚,「那件事我很抱歉,Sui,我應該對你說過很多次了,從十年前到現在。」

  抱歉什麼?會讓Nick這種人感受到如此深邃的歉意,肯定不是什麼小事,我開始痛恨老媽沒生一雙千里耳給我。

  我看蘇梁雙手抱臂,唇瓣緊抿,照以往的經驗,那代表他在思索什麼重大的問題,通常是Garbrielle下季的進貨成本。

  「你如果真覺得抱歉。」

  蘇梁的聲量仍像在耳語,但我讀懂他的唇型,「就離亞涵遠一點。」

  蘇梁接下來又補了一句什麼,但說得太快,我不幸Miss掉了。但光是前一句就夠讓我琢磨了。

  「你和Albert在交往?」Nick忽然語出驚人,而且聲量還不小,有個在女廁洗手的櫃姐頻頻往這裡關注。

  但蘇梁竟沒有怪Nick的魯莽,而是露出沉思的神情。

  「如果是的話,你就不會再騷擾他?」他問。

  我心中一突,Nick卻聳聳肩,「兩者無關吧!我和Albert只是朋友。」

  他頓了一下,又問:「你和他真的在交往?」

  蘇梁說了什麼,但他挪了位置,我無法再讀他的唇型。

  我一萬個想聽清楚他們的對話,但再接近下去我怕蘇梁會有所查覺。他對我的存在總是特別敏感,有次我躲在Garbrielle的男廁間裡,用簡訊和酒吧的人約砲,碰巧蘇梁進來小解。我明明沒發出任何聲音,蘇梁才踏進廁所沒多久卻莫名地問了聲:『亞涵?』我不得不尷尬地開門出來說聲經理好。

  這時百貨公司卻廣播起來,說是快到閉店時間,感謝各位顧客今日的蒞臨,諸如此類Garbrielle關店時也常聽見的內容。我看這兩人終止交談,雙雙抬起頭來。

  「回去吧,Albert還在等。」Nick先發話了,把手插進他的運動外套口袋裡,率先往回頭走。蘇梁也低著頭尾隨在他身後。

  我趕忙用百米速度逃離現場。走回專賣店的路上我腦子裡還很混亂,那兩個人的對話在我耳邊迴旋。

  為什麼Nick會問蘇梁我們是不是在交往?我應該沒跟這直男出櫃才對啊?可能他早知蘇梁是個彎的,所以順口問問。

  但是蘇梁呢?雖然我總有感覺,蘇梁搞不好已經對我的性向略知一二,但我們終究沒有攤牌。正常人被這樣問,應該也會「亞涵怎麼可能跟我交往?!」地抗議一番。

  但蘇梁不但沒有,還一臉認真考慮的樣子,我實在猜不透他老人家的心思。

  我匆匆返回專賣店,服務生已經在店門口引頸良久,見到我十萬火急地衝回來,還一臉鬆口氣的樣子,「啊,先生,不好意思,本店今日營業已經結束,不知道方不方便替你們打包和結帳……」

  我無暇理會他,以最快的速度鑽進店門。而我才回到位置坐下,把外套掛回椅背上順勢拎起盤子旁的甜點叉,切下一塊慕斯,準備送到口邊時,Nick和蘇梁就雙雙回到店裡來了。

  「啊,Nick、蘇梁,你們回來啦?」

  我神色如常地和他們打招呼。那兩個男人對看一眼,顏面都有點不大協調,我忙指著眼前的巧克力蛋糕:

  「你們去太久了,我就先吃了,這道什麼飛旋的還挺不錯的……你們兩個要不要也坐下來嚐嚐?」

  *
  

  外甥女回了信給我,那是我的問題信寄去給她一個禮拜後的事。真不愧是我親愛的外甥女,效率比我好得太多。

  信上簡短地報告了她的近況,她從佛羅里達洲離開了,大概是想為她上一段戀情療傷,離開傷心地確實是個好辦法。她寄來幾張風景照,和以往一樣品味不俗,看起來像是南美哪個炎熱的國家,因為其中一張裡面還有仙人掌。
  
  信上對我的問題支字未提,倒是另外留下了耐人尋味的字句:

  『亞涵叔叔,你用過Google嗎?』

  『Google真的是很方便的東西呢!無論是多麼冷門的東西,只要輸入那方十公分長的小框框裡,按下Enter,無論什麼樣的疑問都能夠馬上得到解答。即使是那種『怎麼可能有人會知道啊?!』的知識,都難不倒Google的博學。』

  『而和Google相處久了,會發現他除了博學之外,其實還很貼心。』

  『有時我只開了個模糊的頭,例如「貓 愛情」、例如「高飛 布魯托」、例如「咖啡館 失去 邂逅」,它總能觸類旁通,為我開啟數以千計的我想都沒想過的話題。』

  『有時我不很確定想和他聊些什麼,或者記憶模糊、根本記錯了細節,比如我把你的名字記成了『亞函叔叔』,但即使我告訴Google不盡正確的資訊,他還是會貼心地問我:你是不是要找『亞涵叔叔』?。』

  『雖然有時Google也會耍笨,誤解了我的心思,但只要修正過幾次,他會察顏觀色、會為了我而改變,為我整理出優先順序、剃除掉我不需要的話題,卻永遠保留新的可能性,而且從不停止學習。』

  『亞涵叔叔,我有時會想,這世上最理想的朋友不就是這樣嗎?博學、靈敏、健談、擅於學習、善體人意,有些事情無需明言,你與他便自有默契,沒有比這更美好的友誼。我想這世上每一個人,都希望能擁有一個像Google那樣的友人。」

  『但遺憾的,沒有人能夠成為Google,他只是機器,只是程式。』

  『也因此兩個人即使再親近、再氣味相投,終究還是會有無法彼此理解的時候。所謂「同類」、所謂「朋友」,不過如此而已。』

  我不清楚外甥女是不是打算安慰我。又或者只是她進了哪間資訊公司打工,在搜索的過程中有了這樣的發想。

  但不論如何,我竟略感釋然。

  
  週年慶的準備活動緊邏密鼓地展開。在人事大地震之後,採購部又新進了兩個助理新血,兩個都是男性,年紀看來都比我略輕。據聞大百貨公司或精品服飾店的女裝採購多以男性為主,這真令人想不透。這年頭對女裝感興趣的男性還真不少。

  也因此我才進採購部不到半年,竟也成為新人仰賴的老鳥了。好在多數的採購清單在秋季前就已定案,因此年末除了核對進出貨數量、寫寫各廠牌的銷售庫存統計報告外,就是配合業務部門的各項活動。

  在加了幾週的班、爆掉幾斤肝後,多數工項總算都排上了軌道。但只一項讓我頭疼不已,那就是楊雨蘭她們突發其想的巧克力企畫。

  我翻找了好幾家知名巧克力廠商的資料,比較他們的賣相與價格,但我對甜品接觸太少,終究缺乏實感,即使看著手中的品名圖片,我還是無法具體想像那些巧克力在少女指尖融化的模樣,更遑論挑選出適合的品項。

  我想過找人幫忙。但上回和Nick的晚餐約會,因為蘇梁的事情,雖算不上不歡而散,也是個不了了之。

  那之後蘇梁有好一陣子沒和我接觸,在Garbrielle裡擦肩而過,也像是互不相識一樣,蘇梁連多看我一眼都懶。

  我估量他生我的氣,這也是當然的,他老人家明明耳提面命,要我別再招惹越南設計師了。而我背著他偷來就罷了,還說謊塘塞他,換作是我被朋友這樣對待,心裡也會有疙瘩。以蘇梁的個性,他和我絕交我都不意外。

  雖說我對朋友向來沒什麼緣份,但蘇梁是我保持單身以來,頭一個也是唯一算得上朋友的對象。就這樣疏遠了,總覺得有點感傷。

  但要我向蘇梁道歉,想個法子和他和好如初,又沒有適當的機會。

  而病倒那天的吻,至今依然是個謎團。我也不可能去向現在的蘇梁詢求解答,只能放任這個它繼續是個謎團。

  我在週五下班前在電梯裡遇到楊雨蘭。雨蘭姐當上店長之後,整個人忙得跟花蝴蝶一樣,我看她也十分樂在工作中,這種人總讓我羨慕。無論Nick還是楊雨蘭,都是我一輩子無法成為的對象。

  楊雨蘭平常和下屬擦肩而過時,總是會禮貌地打兩聲招呼,保持她店長的威儀,卻又不像蘇梁那樣給人冰冷不盡人情的感覺。

  但這回她看見我卻沒出聲,我按了去一樓的電梯,電梯門關起來,楊雨蘭這期間一直沒開口。這讓我有點忐忑,特別是我感覺到視線,我們的店長一直從背後打量我。

  「Pham最近還好嗎?」

  楊雨蘭忽然開口問我,把我嚇了一大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G_T
  • 我、想、吃、蛋、糕、啦!(吵耶妳)
    那段感覺好好吃的蛋糕敘述害我整個走神了
    只好整篇再重看一次

    為什麼亞涵總是那麼多災多難啊XDDDD好可愛
  • 主角總是最多災多難的XDD

    toweimy 於 2013/06/30 22:57 回覆

  • KOD
  • 先看見樓上的流言出現在右邊後,我再三掙扎,還是點了進來...
    這!根!本!是!在!報!復!社!會!

    \(@^O^@)/★~~~外甥女粗線鳥
  • 晚上吃蛋糕會發胖喔~XD

    toweimy 於 2013/06/30 23:21 回覆

  • 如
  • 關係越來越錯綜複雜了!
    哦哦哦!超期待真相大白!!!
  • 等等這篇不是推理小說啊XDD

    toweimy 於 2013/06/30 23:28 回覆

  • 蜚蠊
  • 媽媽咪呀,那個人是蘇梁!

    我不爭氣的狂笑了
    蘇梁好可愛

    莫名的感到揪心
  • 我一直覺得你的暱稱也好可愛XDD

    toweimy 於 2013/06/30 23:30 回覆

  • ox36
  • 蘇梁你到底對亞涵是什麼樣的感情啊!!!!
    看他那吃蛋糕的方法,完全就是個專業的甜品愛好者
    讓我好想吃…
  • 其實我對甜食很苦手,所以對蘇梁這類人很佩服XD

    toweimy 於 2013/06/30 23:32 回覆

  • TS
  • Nick 其實就某方面來說神經蠻大條的。
    我比較想知道他對 Albert 到底是什麼想法。
  • 是啊,這就是重點了XD

    toweimy 於 2013/06/30 23:40 回覆

  • 悄悄話
  • 茉
  • 恩....總覺得Nick跟蘇梁有過姦情(摸下巴)
  • 叮咚!

    toweimy 於 2013/06/30 23:55 回覆

  • 待月
  • Nick跟蘇梁有奸情吧!?
  • 叮咚叮咚!

    toweimy 於 2013/07/01 10:42 回覆

  • 訪客
  • Nick跟蘇梁有奸情+nnn
  • 叮咚叮咚叮咚!(你夠了XD)

    toweimy 於 2013/07/01 11:00 回覆

  • fiss
  • 看到亞涵塘塞蘇梁時就在猜等等會有爆走場面,沒想到是在甜食店啊(笑倒)
    蘇梁的這屬性太萌了www
  • 螞蟻屬性的男人最萌了=w=~~

    toweimy 於 2013/07/07 00:17 回覆

  • greensea
  • 蘇樑身上的亞涵雷達,請作者解密XDDDD
  • 噓,這是蘇梁的秘密,不要問,很恐怖XDD

    toweimy 於 2013/07/07 00:2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