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了一跳,因為那個人竟是蘇梁。

  林主任好像也嚇了一跳,叫了聲:「蘇副理!」就呈現「奴婢告退」的逃命狀態。我知道蘇梁在Gabrielle一向是扮黑臉,若說楊雨蘭是果斷明快又具親和力,蘇梁這種沉默寡言又一絲不茍的性格更容易讓人畏懼。

  加上之前他執掌人事大權,楊雨蘭想處理什麼人,都是透過蘇梁把人拖出去斬了。若不是有幸目擊美人落淚的場景,我想我也會是底下伏首發抖的一員小太監。

  蘇梁自己也拿了杯咖啡,他倒了整整兩顆奶球下去,連糖包好像都開了第三包,我那親愛的外甥女曾說,咖啡的喝法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例如加糖不加奶代表他善於藏拙,加奶不加糖的人則通常比較大剌剌。

  但兩者都加,還都加過量的男人,我實在不知如何從中衡量他的性格。

  蘇梁若無其事地把那杯甜死人的咖啡湊到口邊,沉默地啜飲著。自從上次被他襲吻之後,我有一陣子呈現腦袋混亂的狀態,在那之後蘇梁完全沒打電話來問候我,隔天我去人事部補填銷假單,遇見蘇梁時,他竟一副當作昨天的事沒發生過的樣子。

  「聽說你病了,剛換部門總有些不適應,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他還這麼說。

  我本來以為這是人前的場面話,過不久蘇梁就會一臉死有重於泰山地來向我解釋。但這整整一週過去,蘇梁除了在廁所遇到我時,會意思意思地打個招呼,幾乎不曾主動親近我,但卻也沒有特別迴避我,就是普通的同事互動。

  比起先前他要約我吃飯時,那種每每與我四目交投就電光四射的狀況,這麼正常的蘇梁不知道多久沒見著,還真讓人有點不習慣。

  我確定蘇梁不知道我是個Gay。這點我一開始還抱持懷疑,但要蘇梁真勘破我的性向,應該不會把我拉去咖啡廳,慎而重之地講那些話,以保住我們的友誼。他會搭著我的肩,在茶水間對我使眼色:嘿,兄弟,我知道你跟我一樣,讓我們保有彼此的秘密吧!

  再說,蘇梁曾表明對我沒興趣。他並不是個信口開河的人,我認識的人中,沒人比他再一板一眼。他要是說沒興趣,那就是真的沒指望了。事實上那天以前蘇梁的表現也恰如其言,與他為友這幾年,我們一起吃飯、出遊、散步、談心,有時還一起搭電車回家,蘇梁看我的眼神裡,沒有一絲一毫可供曲解的火花。

  我太熟悉男人對我有意思時的反應,因此比任何人都清楚蘇梁對我的無慾。

  所以我無法解釋那個吻。總不成是被穿了,我長得像蘇梁在異次元的舊情人,唯有如此才說得通。

  「DaoMau的銷售額,是今年春夏兩季Garbrielle女裝部最高的。」

  蘇梁不知何時已放下手裡的螞蟻咖啡,看著人來人往的伸展台說。我想蘇梁剛才肯定在背後站了很久,以至於我和林主任的對話全被他聽入耳中。

  仔細想起來,蘇梁會變得這樣古裡古怪,似乎始於Nick這個名字出現開始。每次我和Nick親近,蘇梁都會特別在意,進而做出一些不符他平常行事風格的舉動。

  如果是其他人,我多半會猜測他是出於吃醋,就像我第三任男友,只要發現我和哪個Pub的男人多講兩句,回家就會大發雷霆,還會當著我的面摔東西,拉著我在床上發洩他的醋意。把我整治得腰酸背疼後卻又摟著我哭,一連疊地對不起。

  但他是蘇梁。先別提他對我沒意思,吃醋這種幼稚的事,我實在很難想像會在蘇梁身上發生。

  「這樣啊,那還真是厲害……」我敷衍地說。蘇梁此時卻忽然伸出手,碰觸我的鬢邊,我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後一縮,但蘇梁沒有像上次那樣縮手,我發覺他的目標竟是那枚耳環,他把姆指壓在耳環的幾何平面上頭。

  「這是DaoMau的秋季首飾新款吧?還是型錄上的主打商品。」

  我的耳垂真的很敏感,而且沒有節操,被摸兩下就開始發紅。蘇梁沒問我還沒上架的耳環從哪裡得來,代表他已經心知肚明。

  「這也是晚會的主要展示品之一。」

  蘇梁像是沒注意到我的窘迫,一本正經地說著,「『最時尚的愛情』,倒是滿符合這次的主題,要是能得到顧客的青睞就好了。」

  蘇梁那張清俊的臉靠得我極近,我有種他下一秒又要吻我的錯覺,我像隻被釘上顯微鏡臺的蛙,動都不敢動一下,連腳趾筋都是緊繃的。

  但蘇梁好像只是單純檢視那枚耳環,連吐息都沒敢碰觸我。我近距離看著那雙曾經吸引我的長睫毛,還有那張禁慾中帶著性感的臉孔。

  「你沒有話要問我嗎?」蘇梁忽然問。我心頭抽了下,對上蘇梁的眼神。

  「你平常有戴眼鏡嗎?」我問。

  蘇梁似乎訝於我的疑問。

  「平常都是隱形的。那天去找你時太過匆忙,在大賣場掉了,來不及換新的,臨時找了以前的眼鏡來戴上。」他說。這就難怪Nick會叫他「眼鏡小子」,不得不說戴著黑框眼鏡的蘇梁判若兩人,看起來頗有人間四月天的風骨。

  「你不去忙嗎?雨蘭姐……店長應該也很忙才對。」我擠出另一個問題。

  「楊雨蘭有她該做的事。今晚晚會她是重頭戲,我只不過是配合他的小演員而已,不需要太過費心。」

  蘇梁轉頭凝視著我。

  「除此之外呢?你應該還有問題要問我才對。」他淡淡說。

  我喉嚨一鯁,此時此刻,還是在這種場合問他「你為什麼要吻我?」,未免也太白目了,先不論蘇梁打算如何回應我,以他的個性必定早已打好萬全的腹稿。但再過半小時晚會就要開鑼,不該是處理兒女私情的時候。

  而且我體內某處抗拒著我開口發問。問了,我和蘇梁之間的某條線,彷彿就無法再像從前那樣清晰明確。

  好在這時伸展台那頭有展示部的人招手叫他:「蘇副理!我們這裡有個問題……」我見蘇梁輕嘆一聲,終於鬆開拉著我耳垂的手,從椅子上站起來,平靜地背著我走向人群中。我的心跳聲已快得逾越平均值了。

  晚上八點,確認最後一個客人後腳踏出店外後,Garbrielle便陷入一陣忙亂中。公關部的人忙著到店前整理訪客名單,展示部的人爬上爬下,忙碌得像隻蝴蝶,櫃姐們也各自就定位,雨蘭姐和蘇梁更是忙得無法停在一個定點超過一分鐘。

  車輛陸續抵達Garbrielle前的圓形車道。自從和Nick建立友誼後,我承認我的價值觀有了一定程度的動搖。至少以前我看到Lexus還會讚嘆一下好野人的,現在就算是BMW從我面前揚長而過,在我眼裡和裕隆也差不了多少。

  拿著邀請函的貴客紛紛到展場就座,外燴早已備齊在展場四週,另一位副理還親自開了香檳,為到場的貴客逐一斟滿。現場很快充斥著Burberry和Hermes的包包、Chanel和Prada的高根鞋和Tiffany的經典款項鍊。

  蘇梁換上了全套的西裝,今天竟不是Armani,而是從未在蘇梁身上見著的Boss,他沒有打領帶,脖子上綁著現在少見的西服絲巾。我頭一次看蘇梁穿德國貨,意外的切合,蘇梁一絲不茍的嚴謹性格和Boss的穩重大方相得益彰,有種蘇梁穿著蘇梁的感覺。

  而且這樣的打扮讓他威儀倍增,頗有未來副手的架勢。

  雨蘭姐從顧客入場後就滿場飛,到處和Garbrielle的熟客寒喧。她穿著亮白色低調的小禮服,混在那些珠光寶氣的客人裡依然很突出。

  我還來不及找其他人,就有人拍了我的背。我起先以為是蘇梁,回頭一看才發現是個女孩子。

  「你好。」女孩子穿著藍色的連身洋裝,頭髮盤卷到腦後,手上拿著簡單的晚宴包,出於Nick的調教,我發覺自己在辨識她的臉之前就將她的衣飾品牌打量個遍,最後是腳上的麥肯納高根鞋讓我回想起她的身分。

  「妳是……夜市那個女生?」我不確定地眨眼。

  「沒錯!哇,真高興你還記得我。」

  女孩大喜過望地說,我不忍說我其實只記得她腳上的鞋。她仍然像那晚一樣,全身看不出品牌,但整體來講卻俐落大方,在這些金光閃閃的客人中毫不遜色。先前在夜市時感受不深,但現在看來,Nick的眼光確實有其獨到之處。

  「請問……」我實在不擅長應付女人的搭訕,只得擺出櫃哥的營業笑容。

  「啊,我忘記自我介紹,我是時尚雜誌Focus Girl的編輯,我姓賴,你叫我Vicky就可以了,我專門負責女裝服飾的流行報導。」

  女孩從晚宴包中摸出名片,慎而重之地雙手遞給我。「是范老師主動打電話聯絡我們的,真是嚇了我一跳,其實那電話是我朋友的,范老師打來卻劈頭就說要找那個穿Maccana的女孩子,我朋友好像因此有點失望呢。」

  的確很像是Nick的風格,我想著,女孩又笑著繼續說。

  「他希望我能做他的專櫃展場銷售人員,就是櫃姐啦,我跟他說我是FG的編輯他才作罷。後來他就邀請我來Garbrielle參加晚會,還答應我今年十月做DaoMau的品牌專題的訪問呢!真是太幸運了,老師至今還沒有接受過任何雜誌的訪問,Valle上回擅自報導,聽說還被范老師發作了一頓。」

  這位叫Vicky的女孩說。我承認我很少看女裝時尚雜誌,只偶爾經過書店時會翻翻,但時尚雜誌在台灣,諸如Vogue、ViVi、Mina、ELLE、RAY等幾家知名巨檗,對採購業務有一定程度的助益,即使是尸位素餐的主任,我看他辦公桌上也堆了好幾本。

  不過原來如此,Nick當初撿電話的用意是這樣,不是為了讓那兩個女孩成為他烘趴裡的新血。雖然與我無關,我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你的洋裝……看起來還挺不錯的。」我不知道怎麼和女人寒喧,本來想過和她討論品牌,但這位麥肯納女孩一如夜市時的風格,我竟看不出她那一身所屬。

  「這個嗎?這件是Uniqlo喔,特價的時候買的,七百九十九。」麥肯納女孩笑著說。

  「Uniqlo?」我微感吃驚,我不記得那家成衣店有賣過晚宴洋裝。

  「是啊,不過我有自己改過就是了,裙襬的部份,我加了一點亮片,把襬線剪開,再縫進這種珠子,用縫紉機回來,再搭件小外套,雖然行家細看起來多半會穿幫,但這樣一個晚上,也足夠魚目混珠了。」她比劃著。

  我檢視完全看不出痕跡的裙襬,「妳手真巧。」

  「欸,真的嗎?可能是我在東京的雜誌社打工過的緣故,日系的時尚雜誌,右上角不是都有附贈品嗎?小化妝包或是手提袋什麼的,那個其實都是編輯助理們自己手工加工的,我以前坐在裁縫車前的時間還比在文字處理機前還多。」

  女孩笑著說,「後來回國之後也改不了這種習慣,租屋的地方到處都是布料,我室友……就是你們上次見到的那個女孩子,都快受不了我了,一天到晚唸我呢。」

  她掌心一闔。「不過真高興呢,能被Garbrielle的採購稱讚,是我的榮幸。」

  「妳知道我?」我好奇地問。

  「是范老師說的,老師還說鄭先生很優秀。以後我們可能有不少接觸的機會,還請多多指教了。」。

  女孩伸出了手,我不知為何有點臉紅,沒想到Nick這種缺乏常識的男人,竟也懂得在外人面前為我做面子。

  「你做時尚雜誌編輯很久了?」我也伸手和她一握,又問。

  「嗯,有五、六年了,畢業開始就投入了,其實我大學是會計系畢業的,但後來沒去考執照,一頭栽進去時尚界就出不來了。」

  「咦,這樣不會覺得很可惜嗎?」我問。我發覺我和女人聊天的功力大有進步,多半是那一個月街訪的附帶成果。

  「這個嘛,因為很有趣啊。」

  女孩歪著頭說,她的臉上浮現一絲靦腆的笑容,「我喜歡衣服,喜歡時裝,穿時裝需要有很多條件的,包括時裝無法配合每個人的身材,像我是易胖體質,身高又比較矮,想穿得下多數時裝都要特別修改過。還有財力,有時候在櫥窗裡看到簡直是天菜的衣服,錢包裡的小朋友卻不配合的時候,就非得動其他腦筋不可。」

  麥肯納女孩看著燈光暗下來的舞台,微微闔上雙目。

  「但即使如此,許多女孩還是拚了命地塑身、賺錢、學裁縫、認品牌、閱讀雜誌、在無數的櫥窗中尋找最適合自己的那件衣服……我想這就是時裝的魅力吧!不管再沮喪的時候,只要身上穿著喜歡的衣服,感覺就能夠很快振作起來。」她說。
 
  這時展場的燈光暗下來,我們終止交談。幾盞小型的探照燈打在伸展台上,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伸展台旁裝飾著花卉的發言台。雨蘭姐走到架設好的麥克風後,她的臉一如往常只上薄妝,但我感覺得到,在場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往她聚焦。

  為什麼Nick會放棄這樣一個女人呢?光看楊雨蘭在台前的風姿綽約,那頭短髮在燈光下更顯俐落清爽,我都為Nick覺得可惜了。

  「各位貴賓,歡迎蒞臨今晚Garbrielle的二十週年秋季新裝發表晚會。」

  「Garbrielle自設立以來,不知不覺已是十個年頭。從商辦大樓下的小小精品店,成長到現在的規模,這全都有賴各位的支持與青睞,在此代替Garbrielle服飾精品及全體員工,感謝各位貴賓十年來對本店的愛護。」

  雨蘭姐先八股地開了場白。我看蘇梁就站在他身側,西裝筆挺、目不斜視,頗有國王身邊宰相的氣勢。我看著他緊抿的嘴唇,不知為何竟浮現那日的吻,當天我病懨懨的,加上身處震驚之中,無暇好好品味。

  現在回思起來,蘇梁的嘴唇比我想像中剛硬一些、冰涼一些。和他給人的印象不大一樣,倒有點像他在Garbrielle時的形象。

  「另外,我想各位可能也聽到消息了,我楊雨蘭,將上任Garbrielle新一任的店長,還請各位未來的日子裡多擔待。」

  會場響起一片掌聲,打醒了我的遐想,楊雨蘭也優雅地鞠了個躬。

  「未來的Garbrielle,也將以全新的風貌,為各位貴賓提供更新、更全方位的服務。過去的Garbrielle,承襲精品店面的做法,一直都是以租金租櫃的方式,對品牌的選擇和開發採取被動的立場,無法帶給各位真正的時尚潮流。」

  「因此在未來的數年,Garbrielle即將轉型,我們會漸漸改以包底抽成的方式,在專櫃的選擇上,委以專業的採購,以與時俱進的眼光,使Garbrielle的時裝能與亞洲各國同步,不在只局限於區域性的單品或品牌。」

  「此外,除了服飾之外,我們也期許能採取更多樣化的經營模式,精品、鐘錶、配件、首飾、美容,甚至是食品,未來Garbrielle將不在是單純的精品服飾店,各位貴賓只要踏進店裡,便能感受到最及時而嶄新的風潮。」

  晚會前不少人就預言,楊雨蘭上任後Garbrielle會有天翻地覆的改變,這幾年店的規模逐漸擴大,想來也是遲早的事。我想起Nick那番話:「年輕、叛逆,足以吹起整片屋頂的風。」他肯定是和楊雨蘭沙盤推演過,才會說出那種話來。

  不過我也能夠理解,為何楊雨蘭會如此急切地革新採購部了。我是他們偉大藍圖下的一枚小棋子,多半對Nick來講也是如此。

  「而在人事上,我們也將會有巨大的革新。過去Garbrielle採取員工統一訓練,再由廠商派駐人員到櫃指導的銷售模式。員工對單一品牌的認識常有不足,無法滿足顧客深入了解各種品牌優點的需求。」

  「今後我們的銷售人員,將由各知名品牌親自派員到櫃為各位服務。對於既有的員工,Garbrielle也將加強他們對於潮流、品牌認知的眼光,務讓每一位接觸各位貴賓的櫃哥、櫃姐,都能帶給各位賓至如歸的感受。」

  楊雨蘭的話在員工間掀起一陣低呼聲,她揚唇一笑。

  「那麼,就不再浪費各位時間,請欣賞Garbrielle誠心誠意呈現的,今年秋季的新裝展示秀,祝各位有個美好愉快的夜晚。」

  楊雨蘭說著就微一鞠躬,離開了麥克風,燈光很快又暗下來,今晚第一位模特兒穿著Hermes的裙裝,大步走向伸展台前方。不少賓客也聚集到台前去,隨著起伏的輕音樂對台上的秋裝品頭論足。

  我這頭倒是無人有心欣賞,員工席響起一陣陣議論聲,我過去的櫃姐同事們三五聚在一塊,每個人臉上都憂心忡忡。先前我就聽不少人在猜測,新店長上任後Garbrielle會有一番大換血,但沒想到手段剛烈至此。

  如果今後由廠商直接空降銷售員到店裡,等於現在半數以上的櫃哥、櫃姊都得被迫捲布蓋走路。

  我不禁茫然,現在看起來,蘇梁當初逼著我從櫃哥轉職到採購部,就結果而言反而對我是好的,至少我不必擔心楊雨蘭會把她的新科採購扔掉。

  難道蘇梁是早知道此事,才如此強勢地執行他的人事命令?我想起蘇梁在告知我人事命令時,最後那句意味深長的話:『Albert,我希望能在Garbrielle和你多共事幾年。』

  我往演講臺旁一看,蘇梁已經不在那兒了,我平常也很少在公司裡和他談話,避免啟人疑竇。我只得走到自助餐長桌前拿了一杯香檳,我平常幾乎不大喝酒,只是我現在需要三明治以外的東西來穩定心緒。

  晚宴的香檳好像是Krug,Garbrielle對這些平常慷慨解囊的顧客向來大手筆,我先是淺淺啜了一口,跟著便仰頭飲盡。

  不愧是香檳之王,喝起來芬芳順口,我又伸手拿了一杯。托著杯底轉身時,一個穿著Balenciaga紅色裙裝的婦人撞了我一下,加上我腳步虛浮,一時竟站不穩,捏著高腳杯便往後倒去。

  有雙手托住了我。我未及回首,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為什麼我每次見到你,你都是這樣慌慌張張的樣子?」

  我驀然回首,Nick那張輪廓分明的臉映入我的視線。我無法掩飾一瞬間的心慌意亂,蘇梁的事情即刻被我拋諸腦後。

  「你、你怎麼會來?」

  我開口便知道自己問了個蠢問題,果然Nick皺起眉頭,「今晚DaoMau也有參與Garbrielle的秋裝發表會,我為什麼不能來?」

  我看他風格不改,仍然是一身頂級歐系組合,今晚穿了Volentino,一如往常沒有領帶。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蘇梁心有靈犀,Nick脖子上也纏了領巾,卻是紅色的。

  我以前想像過Nick穿上范倫鐵諾的樣子,Volentino的帝王格調和Nick的氣質簡直渾然一體,有種Nick打從出娘胎就該穿著這身衣服的錯覺。這樣的天作之合竟令我略微失神,不知是否香檳王的威力使然。

  Nicl看了眼我手上的香檳,竟俯下身來,嗅了下杯中物的香氣,然後說:「Krug也能這樣牛飲,還真服了你。」

  我估計他觀察我有一陣子了,從人群裡,而我竟絲毫沒有注意,這種想法令我面上無光。他一隻手還虛握在我的腰上,好在伸展台上的服裝秀還在繼續著,沒人的目光有空停留在我這個小小採購身上。我不動聲色地移離三公分。

  沒問題的,我深呼吸,為我的慌亂重整旗鼓。重感冒的那一個禮拜,我已做好了萬全的心靈重組,現在Nick的直男荷爾蒙對我已起不了任何作用。

  「你的手……還沒好嗎?」我注意到Nick的右手。那裡還纏著紗布,而且總覺得比一週前更嚴重了。

  Nick露出我詢問他是否常出車禍時,那種小孩子的蹩扭表情。

  「我想說不痛了就可以工作,前幾天拆掉繃帶描圖。結果隔天手腕忽然痛到受不了,請了家庭醫生來,他說我腕部肌腱發炎,要再休養一週。」

  我不禁傻眼,除了「家庭醫生」這種超現實的詞彙外,我發現這男人比我以為的還要不擅長照顧自己。

  這和蘇梁倒是兩極,前幾天我發現我的四角內褲有柑橘香,在後陽台的洗衣機旁發現一瓶柑橘口味的冷洗精,一看便知出自蘇梁的手筆。我貼身衣物一向是丟洗衣機洗,但蘇梁卻每一件都用手重洗過,害我現在穿著下體都有褻瀆感。

  「啊,對了,謝謝你替我洗了外套。」蘇梁的事讓我想起那件西裝外套,我對著Nick點了個禮貌的頭。

  但Nick皺起眉頭,「外套?什麼外套?」他問。

  「西裝外套,我遺留在你車上的那件。」我略感驚訝,「那不是你要雨蘭姐……要店長轉交給我的嗎?」

  「我不知道,我沒有印象。」Nick說。

  我一頭霧水,Nick固然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騙我,蘇梁也不會無故對我說謊,這其中哪個環結出了問題,我的腦袋被香檳之王荼毒,實在無法好好思考。

  「遇見你正好,你跟我過來,我有東西要給你看看。」Nick說著便拉過我的手,這好像是他的習慣,我想起我們初次見面時的遭遇。這男人的手一如當初柔若無骨,我卻不如當時心如止水。我不得不擱下香檳杯。

  「等、等一下,看什麼?」我問Nick。

  「DaoMau的秋季新裝,你還沒看過吧?這次的設計花了我不少心思,還跟你有點關係,我想在登台之前讓你看看,也想聽聽你的意見,Albert。」

  Nick興致勃勃的神情總是讓我很難抵抗,我回想起來,從認識那天開始就是如此。只要提起時裝,無論蘇梁或Nick,總帶著一種孩子氣的熱情。成熟男人偶一為之的孩子氣往往是最迷人的。

  其實我是有點羨慕他們的。很久以後,我回頭檢視自己當時的心情,包括我那外甥女在內,能為了什麼特定的事物感興趣、近而喜歡、近而著迷,燃燒起足以貢獻一生的激情,這樣的人生毋寧讓人嚮往不已。

  這或許是我常被這些人耍得團團轉的原因之一,絕非我耽於美色的關係。

  「Mr.Pham,晚安。」

  有人從身後叫住Nick。我跟著回過頭來,才發現蘇梁不知何時已走到香檳桌旁,他手上也拿著一個香檳杯,似乎剛從哪裡和客戶寒喧完,杯裡液體只剩下一半。

  Nick瞇起眼睛,好像不大認得這位Garbrielle未來的副理。我意識到Nick還勾著我的手,而蘇梁的視線正灼灼盯在那上頭。我趕忙把手抽開。

  「范先生,這位是我們Garbrielle的……」看Nick還瞪著蘇梁發愣,我本想負起認識雙方的職責,依著社交禮儀介紹一下的,沒想到蘇梁先我而開口了。

  「晚安,我是蘇梁,Garbrielle業務部經理。」

  他踏前一步,有意無意地插進我和Nick之間,從Boss的外套中拿出了名片。

  「您應該就是DaoMau的首席設計師吧?常聽楊店長提起范老師您,一直沒能拜見一面。今年春夏兩季承蒙老師的垂青,在敝店設置專櫃,DaoMau的品牌銷售成績也嘉惠敝店不少,秋季新裝也請老師多多費心了。」

  蘇梁把名片遞到Nick身前,視線卻沒和Nick對在一塊。Nick多少有幾分錯愕,表情像在思索什麼,「啊……你是Sui?東京的那個眼鏡……」

  「以前在品川和老師有過數面之緣,不過想范老師貴人多忘事,應該已經把我的臉給忘了,所以沒敢主動提起來,沒想到范老師記心這麼好。」

  蘇梁一如往常溫文儒雅,但站在身後的我竟感覺一股寒刺徹骨。

  Nick的錯愕稍稍緩解,「喔……因為你實在變得太多,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讓我有點認不太出來。不過Albert之前有和我提過你。」

  我感覺蘇梁若有似無地朝我飄來一眼,我不自覺吞了口涎沫。

  「Albert是我們店裡採購部的新人,八月才上任的,范老師好像和他很熟?」

  Nick也看了我一眼,「還算熟,之前帶著他做街訪做了一陣子。」

  他頓了一下,又補充:「也有一點私交,算是朋友吧。」

  我沒想到Nick會這樣介紹我們之間的關係,說起來除了街訪以外,我們算得上私交的活動也只有夜市那一次,日本料理店算上半次的話,總共不過一點五次。或許我和Nick對「朋友」的定義自始不同,對Nick而言,只要認得臉沒有上過床的都叫朋友。

  Nick的話似乎撫到蘇梁的逆鱗。這兩個人站得相當近,主要是蘇梁硬要插進我和Nick之間的關係,Boss的藍色領巾和Valentino的紅色碰撞在一起,有種獅子互碰鬃毛的感覺。

  「真巧,亞涵也是我的好朋友。」蘇梁說。

  他從背後撫上我的肩膀,把我攬過來站在他身側,「我們認識很多年,亞涵從進來Garbrielle開始就一直受我照顧,算來也有五、六年了。我們私交甚篤,常一起出去吃飯、一起旅遊,有陣子亞涵還和我住在一塊。」

  我鯁了一下,沒想到蘇梁也有這麼大言不慚的時候。借住蘇梁家的事確實是有,那是兩年前,我前一間公寓租約到期,後一間公寓的前房客又遲遲不搬出來,中間剛好有三天空窗期,蘇梁得知此事,便自告奮勇地讓我鳩占雀巢。

  但也就只有那三天而已,蘇梁這種說法,簡直像是我們曾經同居過似的。

  果然Nick一愣,但我想以他花花公子的性格,這種莫名其妙的話聽聽就算了,沒想到Nick竟笑起來:

  「是嗎?那一定很困擾吧,上次Albert請我吃宵夜,他食量意外地大,還喜歡吃些莫名其妙的食物。」

  我無暇腹誹Nick的失禮,只因蘇梁捏在我肩膀上的力道一下子變大了。

  「對了,這是范老師的新秋作品吧?」

  蘇梁扯過我的上臂,把我的右耳晒在Nick的視線下,「店長幾天前拿型錄給我看過,真不愧是DaoMau的作品,兼具魅力與個性。亞涵跟我說老師你送過他耳環,我就要他一定要在晚宴時戴出來,他本來還不肯呢!」

  我瞪大眼睛,大言不慚也就罷了,蘇梁現在竟然公然說起謊來了。Nick顯然也怔了一下,視線停在我右耳上,我敏感的耳垂承受不了兩位型男的盯視,很快又發熱起來。

  「這樣嗎,但是前幾次我和他吃飯,他都戴著不是嗎?之前我替他擦頭髮時,他還好好地掛在右耳上。」Nick說。我不禁臉紅,Nick果然注意到這件事了。

  蘇梁拉著我上臂的手變得更緊,我實在不想在這種場合叫痛,但我還真不看不出蘇梁的力道有這麼大。

  「原來是這樣,那是亞涵忘記了吧。他這人就是這樣,不大會照顧自己。」

  繼說謊之後,蘇梁開始毀謗我的名譽,我實在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他了,「范老師應該不知道吧,亞涵前陣子還重感冒發高燒,我去他家裡看顧他,說起來還是和范老師去吃宵夜的隔天,亞涵請了好幾天假才好。」

  Nick用意外的表情望向我,我手足無措。

  「是因為那天淋了雨的關係?」

  Nick竟當著蘇梁的面問我,「抱歉,其實後來我有想到這件事,開了門想叫你進來,至少洗個澡換件衣服再走,但你已經不在了。所以你後來好了嗎,感冒?」

  他踏前一步,幾乎就要伸手觸碰我的額頭。我尷尬不已,蘇梁也真是的,平常如此嫻熟世故的男人,卻挑在這種時候不按牌理出牌,我想他只是想拉攏這家店與Garbrielle的關係,卻累得我難堪。我連直視Nick的眼睛都不敢。

  「早就好了。和范老師應該沒什麼關係,是我工作太累……」我只好圓場。

  這時候蘇梁總算記得前線救援了,「對了,亞涵,Earth & Music Echology的負責人想見你,他們的櫃第一次投入Garbrielle,難免生疏,和廠商溝通切磋才是採購最重要的工作,認識品牌不過是枝微末節而已。」

  「等一下,Albert……」

  Nick還想跟我說什麼,但蘇梁很快轉向他,嚴謹的臉堆上冰冷的微笑,我看過他用同樣的臉對付厚顏無恥跑來推銷的三流廠商,「那麼范老師,就先不多聊了,我和亞涵還有工作要做。期待老師的秋季新裝。」

  蘇梁說著便推我的肩膀,把我推離Nick的視線範圍。我總覺得蘇梁今晚每句話都針對Nick而來,夾槍帶棍,這讓我不禁吶罕,就算年輕時候有再多過節,蘇梁一向是公事大於一切的人,實在很難想像他會為了私人恩怨得罪品牌銷售成績第一的設計師。

  最近的蘇梁,越來越不像多年來我認識的那個。感覺是其他什麼人套上蘇梁的皮,在我面前裝成蘇梁的樣子,我不禁壞心地偷覷蘇梁背上有沒有拉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G_T
  • 倒數第二段的吶罕應該是吶喊

    喔耶我最喜歡吵架了 這兩個好可愛wwww
  • 啊,是納罕才對,現代文好像越來越少見到這個詞了X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1 回覆

  • KOD
  • 其實我本來是猜那應該是納悶之類的字耶"(/><)/

    嗚呼呼,看那股護犢子的勁阿XD
    ps.可以偷偷喜歡外甥女嗎?我發現我開始期待每一章她的出現了腫麼破(*^﹏^*)
  • 我也喜歡外甥女>/////<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2 回覆

  • 六米深
  • 恩...總感覺亞涵周圍只有要燒不燒得悶火,他不斷在做出猜測後否定,點累。倒是Nick和蘇梁之間火花四射耶...亞涵該不會只是個路過的砲灰吧?
  • 不會的,第一人稱要砲灰也不容易啊X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2 回覆

  • 如
  • 在看最時尚的愛情時,常常會有亞涵被Nick捧上天後又馬上被打回地獄的刺激感,和Nick在一起的時候會覺得Albert是特別的存在,是公主,但是後續發展又會讓覺得自己在Nick眼中只是路人
  • 公主路人!(喂)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2 回覆

  • 白粥
  • 如果最後三個人來個3P結局好像都挻好......
    印象中,素熙大大的故事裡好像也從未試過結局是以3P作為完結
    不過是否3P都無所謂,我真心希望亞涵,Nick及蘇梁都能有一個HAPPY ENDING
  • 仔細想想還真的沒有,因為我覺得3p結局太超現實了XD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6 回覆

  • 茉
  • 哎呀呀~ 這是吃醋嗎
    進擊的蘇梁超帥氣XD
  • X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6 回覆

  • TS
  • 果真是進擊的蘇梁!
    但我是不會倒戈的......我比較支持 Nick 啊!

    高「根」鞋 → 高「跟」鞋
    Volentino → Valentino
  • 結果我沒改到這個拼音orz,感謝。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7 回覆

  • 豫夏
  • 吶罕 → 納罕?

    重看一次之後還是覺得蘇梁真的好可愛XD
    這部作品我真的很喜歡
    看著看著也興起了研究時裝品牌的念頭
    這些衣服中的許多細節都是我以前不曾思考過的

    素熙加油:)
    我現在都會定時翻翻有沒有新篇章出現
    有的話一整天都會心情很好XD
  • 我覺得當女生最開心的就是可以盡情地研究衣服和穿衣服了~X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7 回覆

  • 悄悄話
  • ox36
  • 蘇梁穿著蘇梁 這形容詞真妙

    越來越喜歡蘇梁了! 
    Nick其實是個遲鈍的人對不對 好像完全感受不到蘇梁對自己的敵意耶ヾ(*´∀`*)ノ
  • 他其實是個遲鈍的人無誤XD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9 回覆

  • 蜚蠊
  • 蘇梁穿著蘇梁好妙wwwww

    亞涵還是一如往常的可愛
  • 覺得亞涵可愛真是太好了~:)

    toweimy 於 2013/06/22 19:19 回覆

  • 點點
  • 完蛋了徹底變蘇梁粉絲了,可是聯想開頭又覺得這會很虐我。
  • 開頭蘇梁沒有出場啊XD

    toweimy 於 2013/06/27 11: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