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ert,抱歉,今天晚上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以後再聯絡了。」

  *

  外甥女寄了信給我,說她失戀了。

  說是這麼說,但信上除了開頭那句「亞涵叔叔,我失戀了」,其餘關於失戀的細節支字未提,讓我想關心也無從關心起。

  倒是寫了許多與她的戀情無關的東西,洋洋灑灑一大張信紙,和上次熱戀中的空白明信片形成對比。

  『亞涵叔叔,你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嗎?』

  『你在家附近的巷弄裡偶然發現一家咖啡館,你走進去,點了咖啡,發現咖啡意外地合你的胃口,你於是成了那家咖啡館的常客,有空就會定期光顧。』

  『但那家咖啡館生意總是不太好,每次你經過,裡頭都門可羅雀,讓人擔憂他是否經營得下去。你為這家咖啡館感到惋惜,為它的懷才不遇忿忿不平,逢人就替他宣傳,向朋友稱讚這裡的咖啡有多麼驚為天人。』

  『你的努力有了回報,人們開始發現這家咖啡館的好處。常客漸漸多起來,你的朋友聽了你的宣傳,光顧之後也愛上了這裡的咖啡,反過來向你炫耀那裡的品味。』

  『但有天你照樣來這裡喝咖啡的時候,坐在滿座的咖啡館裡,忽然覺得這裡的咖啡,好像沒有第一次喝時那樣好喝了。』

  『同樣的品項,同樣的砂糖、同樣的奶泡和溫度,但你就是覺得有哪裡不一樣了。明明是你大力推薦的咖啡館,你喝著咖啡,卻為那些和你過去一樣為這杯咖啡迷醉的人感到厭惡,甚至後悔自己過去的迷醉。』

  『於是你離開那家咖啡館,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外甥女的信件總是讓我心有戚戚焉。但這回的內容卻令我茫然,雖然她很可能是在塞納河畔的哪家咖啡館又找到了新工作,因而有了這樣的發想。

  但我無法諱言,在看見那些依然哲學的字句時,驀地湧上心口的刺痛。

  我無暇多品味當中的思想脈絡,只因我最近自顧不暇。我在夜市的隔天得了感冒,多半是濕著身體搭捷運回家的緣故,Nick忙著替他的灰姑娘穿鞋,連Chanel毛巾也忘記多留一條給我,我當然也沒那個臉敲門需索。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小感冒,戴了口罩照樣到採購部報到。到了下午卻開始頭暈目眩,出貨表格在我眼裡分裂成無數細網,把我的意識籠罩住,我無法定神在那些數字和品名上,只好請了早退,到藥房買了成藥服下。

  但隔天狀況仍然沒有改善,二十週年晚會日期將近,採購部得負責把當天展示的秋季新裝選出來,列成清單,方便展示部定出企畫和宣傳方針。採購和展場是永遠脫離不了關係的,採購設計舞台、徵選出演員,實際演出的戲如何,還是要看導演和舞監的功力。

  這幾天我都抱著病體,拿著厚厚的型錄,和展示部和各品牌的設計師討論當天的細節。

  我們的主任現在完全是告老還鄉狀態,對我這個幹勁十足的年輕人樂見其成,他現在每天四點就下班,就是人在辦公室裡,螢幕上顯示股票指數的時間也比進貨清單多。

  這幾天折騰下來,我一回家就頭暈目眩,倒在床上連洗澡的力氣都沒有。週五在敲定最後一家品牌的展示流程時,我不得不歪坐在賣場的沙發上,昏昏沉沉地小睡一下。

  主任剛開完週報會議,他來找我,稱讚我幾週前寫的秋季新進品牌的進貨報告。

  「店長看過了,她說採購部這次做得不錯,讓人耳目一新,還說篩選的人很有Sense。幹得不錯啊,年輕人。」

  主任拍我的肩,但我當時已經開始發高燒,伏在案上載浮載沉,根本無法正常與人溝通。下午我終於撐不住,向人事部告了假,搭計程車去診所。

  好在我這麼做了,我在迷迷糊糊下被醫生打了兩針,開了退燒藥,醫生嫌我來得太晚,他說我高燒到三十九點六度,再不看醫生小命都要丟了。

  他要我多休息,吃清淡的食物,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並保持心情愉快。

  我回家之後遵照醫囑,埋頭睡得天昏地暗,連時鐘轉了幾圈都不清楚。醒來的時候滿身是汗,虛弱得連一根手指也抬不起來,渾身都是黏膩的觸感,倒有點像激烈性愛隔夜的狀況。

  但上次有這種感覺是什麼時候,我竟回想不起來了。

  我曾聽人說積勞成疾,一直以為是古人的浪漫,沒想到還真有其事。進Garbrielle以來,還沒為一份工作這樣盡心盡力過,連我也不懂是怎麼回事,竟會這樣拚過頭。上司的讚賞固然讓我高興,但我向來不是那種為了稱讚可以拚死拚活的模範生性格。

  我想起Nick。雖然我現在最不願想起的就是那個男人,但我無法不承認,會對女裝採購如此拚命,有一部分是為了那番話:

  『那家店需要新的風。那種年輕、叛逆,足以掀起Garbrielle整片屋頂的風。』

  以那個花花公子的性格,這種羅曼蒂克的話恐怕轉瞬即忘。也只有我這個自不量力的新手會放在心上。

  以前在圈裡常聽人說,珍惜生命,遠離直男。直男對愛情的概念自始就和我們不同,他們有終點,我們沒有,他們是童話故事,我們是本土連續劇,他們有Happy Ending,而我們永遠都在To be continue。

  可惜我十多年老手,竟然還是失了分寸。好在覺醒得快,雨蘭姐的事鬼使神差,但多少沖醒了我,讓我看清大興安嶺的巍峨高聳。

  我陷入斷斷續續的沉睡,做了不少夢。一下子夢到我的第四任男友,那個攝影師,我夢到我側躺上在床上,身上羞恥得只穿條四角褲,搔首弄姿地擺出各種姿勢任由他拍攝。但轉眼間床上的人不知為何又變成了Nick,還是年輕了十幾歲的Nick。

  他像我初次見到他一樣一絲不掛,只有下體的地方打了馬賽克。而站在床邊拍攝的人竟成了我。我拿著單眼相機,從各種角度拍攝這個男人的風貌。

  門鈴響了,我從這個愚蠢的夢境裡驚醒,腦子處在渾沌狀態中。但門鈴又持續響了陣,我只好撐著病體站起來,顛顛倒倒地走向門邊。

  我開了門,門外站的卻是蘇梁。

  我的腦袋一下子被驚訝和錯愕刷醒。蘇梁穿著全套的Armani,一看便知剛從Garbrielle下班,他左手提著藥房的袋子裡,裡頭有衛生口罩和退燒藥,右手提著超市的購物袋,有支綠色的蔥從袋子裡凸出來。

  這一身標準的探病裝備讓我傻了一陣子,而且蘇梁不知為何還戴了一副黑框眼鏡,害我差點認不出來。我依稀記得,有什麼人在我面前叫蘇梁「眼鏡小子」,但我的腦袋昏沉得想不起來說的人是誰。

  蘇梁大概預測到我的震驚,主動開了口。

  「我聽人事部說,你請了病假。」

  他頓了一下,「不請我進去嗎?」他舉起手裡的袋子。

  我糊裡糊塗地往牆邊讓開,蘇梁便堂而皇之地走進來。他先是環顧內室一圈,我這幾天回家就倒頭大睡,先前在亞藝租的片子還散落在床頭,垃圾筒旁扔滿廢棄的報表,昨天晚上權充晚餐的泡麵還擱在流理臺上,我吃一半就沒有胃口,上頭結了一層浮油。

  我隨手脫下的內衣褲散見房間四處,有條黑色四角褲還掛在立式電風扇上。我該慶幸我病得如此之重,沒腦細胞去感到無地自容。

  但蘇梁不但沒皺眉頭,眼底還流露出使命感,我昏昏沉沉地坐回床上,看他脫下Armani的西裝外套,捲起襯衫袖口,他把插著蔥的袋子提進我的小廚房,開了瓦斯,竟就地下起廚來。

  我開口想說話,但嗓子膠著,聲音發不太出來,何況蘇梁的沉默竟有一股無形的魄力,竟讓我無從置喙什麼。

  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等我再醒來的時候,我已平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褥,枕著枕頭,枕上還擱了退燒用的冰袋。

  我那一身骯髒的睡衣竟似也被換過,我從貼身的輕暖觸感得知這件事情,卻無暇去思考這件事背後的意義。

  蘇梁還在屋子裡,爐子上傳出食材的香氣。我環顧一眼室內,房間裡的整潔度提升許多,垃圾筒被清乾淨了,午餐和晚餐的遺跡遭到拆除,我租的那一疊DVD不翼而飛,想來是已經拿去還了,散落的衣物整整齊齊地疊在衣櫃前,用的是專櫃那種折法,而且看起來已經清洗過了。

  蘇梁發現我清醒,他走過來,坐在我床邊,手上拿著一碗什麼東西。

  「把它喝了吧。」他遞裝著淡黃色液狀物的碗和瓢根遞給我。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但病後乍起的手腳實在酸軟,我手一滑,險些把那碗東西跌在床頭。

  好在蘇梁眼明手快接住,他的臉向來看不出情緒,因而讓人倍感壓力。他從我手裡接過瓢根,側坐上我的床,一手托住我的背,從碗裡舀了餵到我唇邊。

  我多少覺得羞赧,但蘇梁態度堅決,我要是不從,他可能會採取更激烈的餵食手段。我只好張嘴吞下,碗裡的東西是甜的,我本來以為是中藥材什麼的,結果似乎不是。嘴尾有點苦澀,吃到底部時還有水果的味道。

  「這是什麼……?」我問蘇梁,才發現我嗓子整個是啞的。

  「枸杞銀耳,算是我的家鄉菜吧,我還熬了鴨梨作底。小時候家裡只要有孩子病了,都會熬這個喝。你先吃,吃完再睡一覺,退燒之後我煮些補充體力的東西給你。」他一如往常淡淡地解釋。

  我乖乖讓蘇梁餵食我,如果不問蘇梁壓迫感十足的視線的話,平心而論還滿好吃的,沒想到蘇梁還有這個隱藏技能,不知為何我竟不覺得驚訝。

  我吃完後,蘇梁又讓我斜靠在床上,盯著我服完醫生開的藥,拿掉冰枕,換上一顆舒眠柔軟的枕頭。

  我腦子裡還殘留著睡意,但蘇梁的存在讓我放鬆不下來,更遑論在他面前睡著。

  「蘇梁……」我含含糊糊地說。

  蘇梁沒有回過頭來,低頭收拾我吃過的碗筷。「嗯,什麼?」

  「……不好意思,還勞煩你特別來這裡。」我說,我本來想問蘇梁為何知道我住這兒,後來想想我在求職時就填了現在的住址,對副店長來說,查一個小員工的基本資料易如反掌。

  「我們是朋友。」蘇梁平淡地回應,彷彿這就說明了一切。

  他的語氣令我不敢有多餘的反駁,房間裡的氣氛尷尬,蘇梁比平常還拘謹的態度更令我招架不住,我只好再開口:「你不用上班嗎?今天好像是週五,週年晚會的事,你應該很忙才對,其實不用特別來照顧我……」

  「你昨晚和DaoMau的設計師在一起?」蘇梁忽然問。

  我想蘇梁多半隱忍了很久,這句問得既突然又衝勁十足。我病中渾沌的腦子無法多做思考,只能乾眨眼:「啊……?」
  
  蘇梁好像也在後悔他的衝動,沉澱好一會兒才重新開口。

  「準店長說,上周五晚上,你在范先生家裡。」蘇梁的語氣極力壓抑著什麼,「范先生出車禍,你去醫院接他,開他的車、送他回家,還一道去吃晚餐。楊雨蘭趕去時看見你們兩個在一起,她是這樣說的,難道不是嗎?」

  蘇梁罕見的咄咄逼人讓我腦袋發暈,不得不用姆指按住太陽穴,「嗯,是這樣沒錯,但那是個意外……」

  我的回答讓蘇梁那張薄唇抿成一線。

  「你剛才一直在說夢話。」他又生硬地說。

  我怔了怔,想起剛才不怎麼清晰的夢境,一時臉變得更燙。

  「我說了……什麼?」我硬著頭皮問蘇梁。

  「你覺得你說了什麼?」蘇梁問我,語氣衝得渾不符他平日淡定的風格。

  我實在不明白蘇梁如此怒氣沖沖的理由,首先蘇梁不可能誤認我和Nick有一腿,他知道Nick是直的,也不知道我過去的豐功偉業。

  如果是因為他和Nick以前的過節,不希望我和他討厭的人如此親近,那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又不是小學生交朋友,我不跟他好你跟我好為什麼又跟他好你到底跟誰比較好之類的。蘇梁也不可能幼稚到這種地步。

  蘇梁見我答不出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

  「……你叫他的名字,叫個不停。」他說。

  我臉上一紅,總算明白剛才他餵我吃藥時,表情為何這麼難看了。勞煩他老人家大老遠來這裡看護我,我竟叫著另一個男人的名字,也難怪蘇梁會不爽到這個地步。

  這時候廚房的熱水滾了,蘇梁好像還在爐上煮著什麼東西。我們的對話中斷,蘇梁沉默地起身,走到廚房裡端了碗的東西給我。

  我看那好像是碗湯麵,乍見之下湯水黑漆漆的,滿溢著蔬菜和魚類的香氣,麵則是超市常見的那種寬板麵。我本來想病剛好就吃這麼重口味好像不大好,但扒了幾口才發現比想像中爽口,湯汁微辣中帶著某種刺激性,讓我的腦袋恢復點思考能力。

  「我加了蒜頭,補精。」蘇梁簡短地解釋。

  我忍不住臉熱,蘇梁也真算得上奇葩,按理說我們這種人,被同事發現自己的性向,就算我說過不在意,正常人多少也會顧慮,至少保持點禮貌的距離。

  但蘇梁的言行舉止卻百無禁忌,像這樣跑到我家還為我看病下廚什麼的,要不是他先表明對我無感,別的Gay要是這麼做,我會以為他在追我。

  「我應該告訴過你,不要招惹他。」蘇梁看著我吃麵,又繞回剛才的話題。他語氣僵硬,若不是我確定蘇梁只大我六歲,不可能有血緣關係,蘇梁的樣子活像父親在訓誡跟男人鬼混到三更半夜的小女兒。

  「我沒招惹他……」我虛弱地辯解著,但蘇梁打斷我。

  「楊雨蘭把這個給我,要我轉交給你,說是你忘在那個設計師車上。」

  蘇梁扔給我一包紙袋,幾乎扔在我臉上。我拆開一看,裡頭是件西裝外套,就是那晚留在Nick車上的那件,我本來以為掉了,昨天上班前才迷迷糊糊想起它的去向。

  外套已經洗乾淨了,是送洗的,領口的地方別著乾洗店的橘黃色標籤。說實話我想起外套的去處後,本來還有一絲期待的,Nick會埋怨著我的迷糊,再拿來Garbrielle給我什麼的,以做為那晚放我樹枝孤鳥的賠禮。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回到我手裡。

  我想著那男人把外套交託給雨蘭姐的說辭,「這件外套,是你們店裡那個小員工的,幫我拿給他,方便的話順便送洗一下。」一邊說還一邊摟住雨蘭姐一絲不掛的纖腰。雨蘭姐搞不好會問他:「小員工?Garbrielle的員工有上百個,你是說哪一個?」Nick皺起眉頭,仰頭承接雨蘭姐纏綿的吻:「我記不得了,好像是某個沒什麼品味的名字。」

  我抓著西裝袖子發怔良久,感覺有視線一直停在我身上。抬頭才發現是蘇梁,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到我床邊,我的視線和他對上。

  他盯著我的眼眶,但我房裡沒有落地鏡,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有什麼問題。

  但蘇梁接下來的行為完全封鎖了我的思考能力。他忽然伸手捉我的下巴,那張禁慾淡漠的臉湊近我,把他的唇堵在我的唇上。

  我驚得說不出話來,不,說不出話來是當然的,我簡直嚇呆了。蘇梁的舌頭在我唇縫間移動,試圖撬開最後關防,我的感冒病毒一下子全被駭醒過來,我在蘇梁來得及繼續登堂入室前推開他,用前臂壓著我的唇貼回身後的牆上。

  房間裡安靜好一陣子。蘇梁依然坐在床邊,他依然凝視著我,好像也沒有積極解釋他行為的念頭。

  那件罪魁禍首的西裝外套滑落床下,沒有人有心力去撿它。

  蘇梁看了我好一會兒,主動把視線移開。

  「我說過了,你太單純。」他說。

  我依然無法思考,平常那顆群魔亂舞的腦袋如今全數呈現「……」的狀態。蘇梁似乎也預料我的反應,他從床邊站起來,彎身拾起我的西裝外套。

  「剩下的麵我替你裝起來,等涼一點你冰到冰箱,還可以吃一個週末。」

  他看我仍然沒有反應,又說:「小心保暖,九月是最容易感冒的季節,再著涼就麻煩了。週一要請假的話,記得打個電話給人事部,不然打給我也無妨。」

  蘇梁說完,拾起他帶來的購物袋,頭也不回地走了。

  *

  我的公寓樓下最近貼了公告,說是最近有曝露狂出沒。

  外貌是三十、四十歲的男子,公告上附了照片,看得出來身高滿高的,體格微壯,戴著一頂鴉舌帽,穿著厚重的風衣,肩膀上好像還背著什麼,但監視錄影畫面實在太過模糊, 據遇過他的婦女說法,他會隨意接近夜歸的婦女,跟他搭話,還會作勢掀開自己的風衣,典型的曝露狂行止。

  我看著公告上模糊一團的翻拍頭像,曝露狂肯定不會來找我這個沒胸又沒屁股的男人,這麼缺乏誠意的公告想來對社區安全也於事無補。

  不過這年頭怪人還真多,這麼想給人看光光的話,去一趟Pub或是跟人的Pa就夠了,保證他在舞池中央喊一聲:「我要脫了!」就會有一大堆人等著排隊鑑驗,還會為他鼓掌叫好。

  週五晚上就是Garbrielle的週年慶晚會,我的身體在蘇梁的大蒜補精湯調養下盡復舊觀,又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當天Garbrielle的氛圍明顯緊繃,從早上開始就看到行政部門在一樓和六樓展場間奔波。

  採購部也不遑多讓,由於秋季的採購重點必須和展示的主題相符,否則就失去向顧客宣傳的意義,因此我們和展示部的人這幾天接洽頻繁,我人生中從沒有在一天之內開過這麼多會議過,吃開會便當吃到都快吐了。我們交出去的清單經過反覆查核、檢討,一直到晚會前一週才拍板定案。

  每年Garbrielle晚會都有主題,但說是主題,也只是一個噱頭,各廠牌的負責人會意思意似地配合一下,最終目的還是在宣傳自家衣服。

  今年的主題是「最時尚的愛情」(Love with Best Fashion),聽起來很像什麼鑽石的宣傳標語。只是這標語讓我想起某個人,某個吃蚵仔煎不要蚵仔的男人。

  模特兒下午也到場預演,比起只有半層樓的西服部門,女裝一向是Garbrielle的重鎮,也因此模特兒也幾乎青一色是身高一八零的女性。設計師替她們打點裝束,我跟著在品項清單上逐一打勾,以確認每個廠商要求的單品都確實穿在模特兒身上。

  我看見雨蘭姐穿梭在那些模特兒間之間,貌似熟稔地向她們熱絡著。

  自從上回在Nick家門口遇到楊雨蘭後,不知道是否我先入為主,這位今晚就要帶刀上任的準店長就特別注意我。包括擦肩而過時會轉頭看我,我在展場忙碌時,回頭卻發現她和我四目交投,顯然是一直在背後打量我。

  有次我和她在電梯裡遇到,我替她按著開門鍵,她卻站在電梯外,看著我有數秒之久,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似的。直到我硬著頭皮叫了聲:「店長?」她才大夢初醒,用營業用的淡笑說聲,「我還不是店長。」而從三樓到六樓的過程中我們完全沒交談到,但我多少可以感覺到某種壓迫感,絕不是楊雨蘭高我一個頭的緣故。

  我不明白我引起她興趣的原因。她應該不至於有所誤會,畢竟Nick是她前男友,她對Nick的性向再清楚不過,一般人也不會對兩個連袂夜歸的男人多聯想什麼。

  再說Nick會和我搭上線,百分之八十應該出自她的授意,我才是被害者,她沒理由埋怨我熱臉貼冷屁股。

  我回想起那天的公主抱,還有Nick凝視楊雨蘭光裸的足趾時,眼角油然而生的寵溺。我盡量不去思考這兩人進房之後的事,但我的腦袋向來不受我控制。

  也有可能她單純只是害羞。堂堂Garbrielle的店長、時尚皇宮的女王大人,竟被我一個小小櫃哥目擊她弄掉玻璃鞋的尷尬場景。她或許擔憂我會嚼舌根,破壞她在員工心中的女超人形象。

  但這是她多慮了,我在Garbrielle根本沒有可以嚼舌根的朋友。

  「那個,DaoMau這次有參展嗎?」

  我問身邊展示部的林主任,據說她以前也是櫃姐,因為櫃前模特兒的穿搭被楊雨蘭讚賞,逐步拉拔到這個位置。

   「DaoMau of Pham嗎?有啊,還是最後一個壓軸呢!」主任翻著手裡的清單,她最近也是案牘勞形,和我討論時眼圈都是黑的。聽說她是三個小孩的媽,光想像她的生活我就頭皮發麻,好在我沒有任何生兒育女的可能。

  「但是採購清單上沒有看到它……」

  「嗯,因為DaoMau算是我們的自有品牌,從設櫃開始就是店長和DaoMau的設計師自己接洽的樣子,不會透過採購部,連店裡的陳設都是設計師自己打理的,據說他不讓任何櫃姐插手他櫃裡的展示。」

  林主任說著,我想果然很像是Nick的風格。

  「那個設計師好像和楊店長是老朋友,每次設計師到店裡,店長都會出來接待,不過這也難怪,DaoMau的年度銷售額一直是Garbrielle前幾位,很多老客戶都是衝著這個品牌來的。」

  林主任津津樂道地說著。

  「據說他在紐約已經有十幾間直營店舖,算得上知名大品牌了,這幾年台北有好幾家服飾精品店和百貨公司想跟DaoMau簽約,但那位設計師一直只給我們通路,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還真是多謝他了。」

  原來像楊雨蘭這樣的女強人,也會有私器公用的時候,我想著。但沒想到Nick比我想像中還要神通廣大,開著藍寶堅尼到處跑也不奇怪了。

  「最近DaoMau這個品牌在好幾個國家的首都擴展店舖,你看時尚雜誌就知道了,之前Valle有做過那個設計師的專題報導,印象中是個很有味道的帥哥呢!啊,不過聽說優秀的設計師都是Gay就是了。」

  林主任又說,覺得可惜似地嘆了口氣。我一定要找個機會澄清這則都市傳說。

  不過這就難怪Nick總是一臉睡眠不足的樣子,生意做這麼大,又是東京又是首爾的,之前他竟可以整整一個月都待在台北,只為了替一個新手採購上課,也算是奇跡了。

  我無法不去想,這樣一個國際知名設計師選擇在台北定居的理由,是因為這裡有除了衣服以外,有其他更吸引他的事物,比如女人。

  我坐回身後的椅子上,在清單上做最後的確認。有人端了咖啡來擱在我身側,我以為是哪個櫃姐,道了聲謝就接起來喝,但對方竟在我身邊坐下,還遞了糖包到我眼前。

  「美式咖啡,低脂牛奶,半包糖,你的習慣不是嗎?」

  我嚇了一跳,因為那個人竟是蘇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TS
  • 劇情急轉直下,蘇梁奪得先機!ww

    所以現在是要在好男人與壞男人之間選擇嗎?

  • 紅玫瑰與白玫瑰XDDD

    toweimy 於 2013/06/17 17:18 回覆

  • 白粥
  • 所以......Nick結婚的對象不會是雨蘭姐嘛?!
  • 呼呼:)

    toweimy 於 2013/06/17 22:49 回覆

  • 茉莉
  • 蘇粱葛格要進攻惹!!!
  • 進擊的蘇梁XDDDD

    toweimy 於 2013/06/17 22:50 回覆

  • KOD
  • 呀,蘇梁 (/_\) (看不到~眼睛被手摭住了)
    所以其實太單純還有一層意思是指我偷偷看了你很久但你居然都沒發現...?!!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文字版的蔥,腦內就會自動浮現蔥白的部分與生病的(人的)菊花合體的畫面= =b (聽說這樣比較好吸收?)
  • 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畫面啦XDDDD

    toweimy 於 2013/06/17 22:53 回覆

  • 如
  • 蘇樑要進攻了嗎!!!
  • 進擊的蘇梁x2!

    toweimy 於 2013/06/17 22:56 回覆

  • 待月
  • 蘇梁的壓迫感好可怕啊…

  • 進擊的蘇梁x3!

    toweimy 於 2013/06/17 23:21 回覆

  • greensea
  • 『以那個花花公子的性格,這種羅曼蒂克的話恐怕轉瞬即忘。也只有我這個自不量力的新手會放在心上。』

    自己不承認但的確是有一顆單純的心啊~~
    難怪前幾任都說亞涵單純。
    (然後也很單純的被親了XDDDDD可是這兩人在床上的喜好不是同一邊嗎~~)

    話說回來,這個故事裡頭對於品牌、品味、觀察的細膩推敲,根本是另一種形態的偵探小說啊XD
    我喜歡!!!!

    然後,看每一篇都會想到第一章Nick和亞涵的做愛,還有那句「我要結婚了」。
    好鮮明。

    期待接著到底會怎樣...
    但是現在的劇情都還在回顧(倒敘),連和nick的做愛都還沒開始啊啊啊
    喜歡現在的每一章,也好想趕快看nick要結婚然後怎麼辦~~~
    (拉扯咬手帕)
  • 這是一部局部倒敘的小說沒有錯:)

    toweimy 於 2013/06/17 23:38 回覆

  • 如
  • 希望亞涵跟Nick可以有好結果
    又覺得蘇樑也不錯!!!!!!
  • 那就選擇3P如何呢?XDD

    toweimy 於 2013/06/17 23:39 回覆

  • 訪客
  • Nick 不要結婚啦--
  • :)

    toweimy 於 2013/06/18 16:09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很喜歡很喜歡關於咖啡店的那段,
    每次看您的作品時、總是能在文中找到這種讓我心領神會而感動的細節,
    劇中的角色跟我突然有了很深的共鳴,好像透過了小說找到了另一個自己的感覺QwQ
    我想這也是您的每部作品都讓我這麼沉醉的原因之一吧O////O

    非常謝謝您的創作,也期待亞涵的後續發展!XD
  • 謝謝你喜歡它O//////O

    toweimy 於 2013/06/18 16:15 回覆

  • ox36
  • 蘇梁!蘇梁!!蘇梁!!!!
    怎麼吻了一下就跑阿!!!!!! 

    咖啡廳部分的描寫我很喜歡,應該說其實有類似的感觸,很有共鳴ヾ(*´∀`*)ノ
  • 這就叫"吻帶跑"(被打)XDDDD。

    toweimy 於 2013/06/18 16:18 回覆

  • 如
  • 哦哦!3p很好啊!!雖然感覺上困難重重!!!(握拳)
  • 線
  • 外甥女的話...應該是叫舅舅?
    或者這單純只是外甥女的習慣╮(╯▽╰")╭
  • 叫叔叔感覺比較萌啊=w=

    toweimy 於 2013/08/24 00:2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