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驚覺我都在看些什麼地方,趕快把注意力放回蚵仔麵線上。

  我發現Nick一直瞅著隔壁桌看,那桌坐了兩個女孩,年齡約莫是我和Nick加起來的一半。我想著不愧是異男,以前學校裡阿直們常會聚在一起對女孩子品頭論足,打分排等級的都有,但我向來不是那一掛的。

  那兩個女孩都穿著大腿二分之一以上的短裙,其中一個還穿了吊襪。Nick的眼睛盯在另一個穿著米色背心的女孩身上,我不禁多打量了那女孩兩眼,想看看她有何過人之處,竟能讓品味之神如此垂憐。

  「那身穿搭,挺不錯的。」Nick發了評語,低下頭來把麵線從碗裡挑走。神秘的是這越南人在吃蚵仔煎時,不敢吃裡面的蚵仔,但在吃蚵仔麵線時,卻改挑走碗裡的麵線。真是個不知道標準在哪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Nick指的是她們身上的衣服。

  「不過好像看不出品牌?」我壓低聲音。

  「沒有品牌。成衣廠直接批量的,不信你去翻她們的背幟。」

  Nick的眼睛仍舊在女孩身上逡巡。

  「但是Sense不錯,常識來講米色一般以深色為底,黑色和格子色最常見,不過他搭了亮色系,卻不至於亮到讓米色融在背景色裡。搭配的人很有概念。」

  Nick說著吃了口碗裡的滷大腸,我又看了那女孩兩眼,只覺得打扮確實特別,但不到吸睛的地步。但設計師的眼光肯定和我這個凡人櫃哥不同,再說荷爾蒙的感應多半也有影響,女人的肉體在我眼裡和擺在專櫃裡的塑膠模特兒相差無幾。

  「那條項鍊是Assassary的,雖然是平價品牌,但點綴得恰到好處。」

  「鞋子倒是麥肯納的。」我盯著她腳上的氣墊拖。

  「嗯,1998年的舊款,它們就是靠這一款花色打進亞洲市場。Macanna MASAccio的亞洲執行長很喜歡拖鞋,他說過讓腳趾頭呼吸,是二十一世紀足部時尚的重點,他想做出即使在晚宴上也能穿出場的拖鞋。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加入品牌,所以我說這個女孩子有概念。」

  他意有所指地看了我還穿著辦公室拖鞋的腳一眼,我已學會無視他的冒犯。但像這樣聽Nick談論品牌,讓我想起先前街訪那段日子,有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隔壁桌的女孩子似乎發現我們在看她,兩個人交頭接耳,好像在討論我和Nick的長相,要是她們知道這兩個男人對她們衣服底下的東西毫無興趣,恐怕會大失所望。

  好吧,沒興趣的只有我,我相信Nick是兩者兼愛。

  「所以你也認同,不單只有品牌才代表時尚?」我問他。

  Nick顯得驚訝。「我從來沒說過這種話。」

  他略有所思地頓了一下,從碗裡撈出一根麵線。

  「對品牌的認識和運用當然是時尚的一環,但不是全部,Albert。何況你眼裡所謂的Brand,他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名牌,品牌在成為口碑前往往要走上一段很長的路。以你熟悉的Armani為例,他在成為男裝名品前,做了十年以上的軍裝夾克,那段期間沒人認為他和時尚扯得上邊。Chanel的坎坷你已經夠清楚了,像Prada這樣的風光亮麗的品牌,在七零年代義大利簡約風興起時也差點倒閉過。」

  我們吃著蚵仔麵線,聊著歐洲時尚圈,這也算是種另類的體驗。

  「就算是知名的設計師品牌,也會不斷受到重新檢視和考驗。時尚的永遠是衣服,和穿衣服的人,而不是衣服上的那些吊牌。」

  Nick看著我,「我教你品牌,是想讓你從中找到他們被人喜愛的原因,而不是反過來,認為滿身名牌就是時尚的指標。」

  滿身Dior的男人這麼對我說,我想我懷疑一下這話的說服力並不為過。

  但我明白Nick的說法,鮪魚大腹肉固然動人,但蚵仔麵線做得好的話也能讓人食指大動,在懂得吃的人眼裡,麻辣鴨血未必就不如米其林三星級。但這樣這話從Nick口裡說出來總是讓人異樣,或許是夜市給他的靈感也未必,我可以引以為傲。

  「Ann她很不喜歡名牌。」

  我還在思索,就聽見Nick帶著笑意的聲音。

  「不,不是不喜歡。」他又自己搖頭,「她欣賞那些品牌的細節,只是不愛把它們穿在身上,以前我送她一條Jeorg Jensen,她到現在都還擱在衣櫥裡。她老家是做傳統裁縫業的,她小時候穿她父親做的衣服長大。就算當了Model,上了伸展台,不工作的時候,Ann還是只穿那些手工縫製的衣服。」

  Nick的聲音像在炫耀什麼似的,托著下巴笑起來,「像她這種人,算是我們設計師的天敵吧,你說是嗎,Albert?」

  他想爭取我的認同,但可惜我沒有那個心情。

  「她會穿你設計的衣服嗎?」我衝口問他。

  Nick愣了愣,歪頭想了一下。「Ann嗎?她本身當過DaoMau發表會的模特兒,不只一次了,但私底下,沒有。Ann是個很有原則的人。」

  Nick又露出一抹微笑。我有點後悔開啟這個話題,低頭吸乾碗裡的麵條。

  「你認識蘇梁……這個人嗎?」我換了個話題,看見他愣了一下。

  「蘇梁?」他筷子停在半空中,好像在攀爬記憶之牆。

  「喔……你是說Sui?那個眼鏡小子……」

  眼鏡小子?我不記得蘇梁有戴過眼鏡,至少職場上從來沒有,我正想著Nick會不會記錯了人,他又說:

  「嗯,我聽說他現在在Garbrielle當經理,在Ann的手下,當初是因為Ann的引薦,他才能跳槽進那家店的,聽Ann說他很有一手,爬得很快。」Nick平靜地補充。

  看來沒有認錯人,我卻對Nick帶著保留的語氣感到好奇。

  「你和蘇梁……很熟嗎?」

  Nick聳了聳肩,「不算太熟。」他說到這裡便戛然而止,和我問他「你和雨蘭姐交往多久」時的表情如出一轍,我知道那是他逃避問題的手法。我自忖不是個八卦的人,但要是Nick要我陪睡一晚來換這個八卦,我想我會點頭同意也說不一定。

  兩個女孩吃完她們的蚵仔麵線,經過我們桌邊時,那個穿吊帶襪的還擦了我們桌角一下。我眼尖的看見有個東西掉在Nick腳邊,是張折起來的紙箋。我用那臺藍寶堅尼的保險桿打賭,裡面不是電話,就是今晚的飯店房間號碼。

  而Nick竟然還彎腰把它撿了起來,我看他展開紙箋,唇角微揚,把那張紙條收進上衣襯衫口袋裡。
  
  我跟在Nick身後,沉默地離開蚵仔麵攤。經過一家巨無霸霜淇淋的攤位時,Nick指著一目瞭然的機台問我:

  「那個是賣Ice Cream的嗎?」

  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要我去買。他好像很不擅長和小販溝通,明明和日本料理店的師傅可以如此相談甚歡,這個男人連人際關係都讓人摸不著標準。

  我點了一支香草巧克力口味的巨無霸,Nick對冰淇淋倒沒什麼挑剔。他像個普通的美國男孩,在接過冰淇淋後迅速在尖端上舔了一口,又被冰的刺激感逼得眉頭一皺。過了一會兒,才再次伸出舌頭,捲住巨無霸的尖端,這回先是含住不動,直到口腔適應溫度之後,再吮吸著往下探索。我竟看著一個男人吃冰淇淋看到臉紅。

  多半是我看得太熱切,Nick誤會我的用意,把那支長得驚人的霜淇淋遞到我唇邊。

  「要吃嗎?」他問我。

  我本來想挽拒,但轉念一想又點頭,Nick就把霜淇淋遞到我唇邊,我揀著Nick吃過的地方舔了一口。

  「……為什麼第一欄是我的電話?」饒河街夜市越夜越熱鬧,但Nick和我已經飽到不能再飽,默契地往反方向移動。

  Nick明顯愣了一下,但他的反應向來很快,一下子抓到前因後果。

  「之前帶你做街訪時,常得打電話找人。後來嫌麻煩,就把它移上來了。」

  完全不意外的原因。我意外的是自己,竟然期待聽見除此之外的答案。

  「……范至剛是什麼人?」我又隨口問他,但Nick的反應卻大得出乎我預期。

  「別用這個名字叫我!」他叫道。

  我眨眨眼睛,如果我沒看錯,Nick的耳根竟有一絲紅。

  「這是你的中文名字?」

  「別叫這個名字,出口也不許。」Nick十分堅持。我不知道他對中文名字有什麼心結,包括他一直對我的名字意見多多。雖然是算命選出來的芭樂名,也還算是個安全牌,至少從小到大沒人對這名字有特殊的反感。

  「我母親是台灣人。」過了一會兒,他才解說,「John帶我來這裡辦戶籍時,他們堅持我得為自己取一個在地的名字,否則就不發給我身份證。當時我還小,是他擅自替我取的,而John是我見過最不會替人取名的人。」

  我看著Nick那張看不出來是台越混血的臉,這男人用盡一切手段追求品味,卻對印在自己身分證上的文字莫可奈何,我越想越覺得有趣,范至剛、范尼克,我在察覺之前就「嗤」地笑出聲來。

  「Albert!」他氣忿地對我叫著。但我笑點一但戳中就很難停下來,到最後只得蹲在路邊,笑得前仰後翻。

  Nick為之氣結,手上巨無霸一時不慎,從龜頭地方折斷,一路滑下Nick的手腕,沾濕了他的襯衫。這讓他不得不停下對我的瞪視,回過頭來拯救他寶貴的Dior。我也忙抑著笑聲,從口袋裡抽出面紙,遞到Nick身後。

  「用這個擦好了,最好沾點水,否則到時候很難洗……」

  Nick轉過頭來,那張輪廓分明的臉離我極近,唇瓣與我擦指而過,巧克力色的污漬渲染了他的袖口,他一隻手受傷,頓時左支右絀。我看他神情懊惱,末了竟像個孩子一樣伸出舌頭,用最原始的方法處理流淌到腕部的殘渣。

  我停下腳步。巧克力色的東西沾上他的舌苔,混著唾液滴落舌尖,Nick還抬起視線問我:「Albert,你看看這附近有沒有廁所……」

  外甥女說,每件事情都有「瞬間」。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數,但就在Nick伸出舌頭的瞬間,我呼吸忽然緊縮,心臟像是卡了什麼似的,剎那間懸停不動,夜市的熾光打在他的側頰上,我本能地感覺到某種危險,彷彿再往前一步,前頭就是萬丈深淵。

  這種感覺讓我眼眶發熱,眼角竟有一刻是潮濕的。我驚駭莫名、不知所措,這種狀況我從未體查過,即使過去在性愛高潮中也沒有,我下意識地捏住胸口,以免有什麼東西不慎從那裡掉落。

  好在那確實只是「瞬間」,那種感覺轉瞬即過,短促到幾如錯覺。

  我再回過神來時,Nick已經從我手裡接過面紙,在一旁擦拭他的手腕。他把巨無霸嫁禍給我,我愣愣地接下,他找到男廁的方向,沒向我打聲招呼就大步走去。

  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臟紓緩開來,那種戰慄卻還殘留著,沾在心室上,黏答答的。

  鄭亞涵,不行。

  鄭亞涵,停下來。

  我的腦袋裡有聲音。我很清楚,截直取彎,天方夜譚。我很清楚,這人和我的上司藕絲未斷,僅僅只是這樣親近,就可能在職場造成麻煩。我也很清楚,Nick於我,只是一分道義,一分堅持。而今晚的事,單純出於意外,意外通常沒有第二次。

  Nick從男廁回來,除了Dior袖口一點點咖啡色污漬,看不見任何破綻。他已重新套上西裝外套,襯衫釦子也釦了回來,他理過衣領,把鑰匙再次拋到我手裡。

  「送我回家吧。」他理所當然地說。


  回程路上下起了小雨,沒過五分鐘就成了大雨。我不得不緊急在路邊停車,和Nick手忙腳亂地拉起藍寶堅尼的遮雨蓋,但還是輸給了台北夏季的夜雨。

  我在駕駛席首當其衝,淋得渾身濕透,Nick也好不到哪去,剛被冰淇淋屠毒過的Dior再遭水淹七軍。Nick索性在車上脫下上衣,他從助手席下方的夾櫃裡抽出兩條毛巾,連毛巾看起來都很像Chanel的VIP附贈品。

  他把毛巾蓋到我頭上,低聲在我耳際說:「外套脫了,否則會感冒。」

  我依言脫下溼透了的雜牌西裝外套,好在裡頭的襯衫災情沒那麼慘重,但我的肩頭還是淋溼了,布料貼著胸口,溼溼涼涼的。Nick見狀竟然伸手想替我擦,我趕忙推辭,深怕他下一秒就順手替我打赤膊。

  Nick 對他好心被拒顯然不滿,但也沒有繼續堅持,改而弄乾我的頭髮。

  他的大手隔著毛巾,殷勤地搓揉我那一頭亂髮。他出品的耳環還掛在我的右耳上,被他的指尖隔著毛巾掃過,夜雨的熱氣悶在毛巾裡,沾在冰冷的肌膚上,在耳根後一陣陣竄著熱氣。

  我從後照鏡裡看見自己,臉頰竟整片是紅的。好在車裡燈光暗,Nick也無意盯著我的臉看。

  擦到耳朵的時候,Nick明顯頓了一下,我想他是看見那枚耳環的緣故。我把耳環從左耳換到右耳上,我不知道他注意到這點沒有。

  「先這樣,我家很快就到了。」Nick的聲音在毛巾之外,悶而低沉,宛如雷鳴。

  他處理完我的頭髮,才轉而打理自己,他把毛巾披在頸項上,擦拭他被雨打濕的臉頰,再往下抹往雨水流淌的鎖骨和胸膛。整個過程我呼吸緊繃,唇角乾澀,像有顆安全氣囊壓在我的胸口,連轉個身確認雨刷在哪裡都有困難。

  我不知道他是何時穿回他的襯衫,接下來我目不斜視地開車,等我開到他家樓下,Nick已經把自己打理妥當。他指示我把車停進高級公寓的地下停車場,這片停車場簡直像是名車展示中心,我在找位置的過程中看見至少五台法拉利、三台Posche。

  Nick自行開了車門,在門邊接了通電話,好像是醫院打來的,責備他為何不告而別,我從Nick緊皺的眉頭略猜出端倪。

  我把鑰匙從感應板上拿下,Nick沒有要我繳械的意思,也沒有和我道別。我記得他剛才說過「我家很快就到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某種別離的暗示。做為一個識相的學生,我應該在此時說聲「那我就先告辭了。」然後上去搭捷運回家才對。

  但我的猶豫只持續了數秒,Nick掛了醫院的電話,轉過頭來看我。

  「走吧,上樓去。」他態度自然,彷彿本該如此。

  我跟著他上電梯,這是我第二回到Nick的公寓。上回來時我怒氣沖沖,沒時間注意多餘的風景,這確實是個雅緻的地方,連電梯裡都帶著後現代的設計感,但卻不張揚,有種低調奢華的美感。

  我意識到我正和一個男人共乘電梯,而目的地還是他家裡。

  過去我曾經不只一次和在Pub搭訕的對象回家,其中一個還成了我第二任男友。和初次見面的男人回家,某些方面來講就像開樂透彩一樣,有些男人外表光鮮亮麗,家裡卻寒酸到像打過越戰一樣。有些男人外表奇貌不揚,卻在信義區有間六十坪的華廈。

  按照從前的發展模式,進到對方家裡之後不會有別的事情好做。雖然我知道Nick沒有那個意思,他只是想把我弄乾,以彌補我當他司機又請他吃飯的恩情。

  在電梯打開前,我已經做好建全的心理建設,無論在Nick家裡發生什麼事,就算這個男人在我面前脫光光洗澡,我都有信心能夠面不改色,像個尋常的男性友人一樣談笑。再說該看的上次就已經看光了。

  我跟著Nick走進他公寓所在的長廊,才轉過電梯間,Nick便忽然停住腳步。

  Nick面露驚訝之色,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在他的公寓門口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Ann……?」Nick叫出聲。

  守在門口的是楊雨蘭。

  聽見我們的腳步聲,那個穿著一身樸素套裝的女人驀然回首,我在Garbrielle工作五年,雨蘭姐一直是我的頂頭上司,職場上的她指揮若定、呼風喚雨,自信中帶著逼人的魅力,任何人都無法否定她在時尚圈的實力。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雨蘭姐的臉上露出這種表情。她先是唇齒顫抖,起先像想壓抑什麼,但最後還是壓抑不了,我看見她奔向范尼克,在他開口前便伸出雙臂,將這個同樣呆愣的男人擁入懷裡。

  「Pham!」我頭一次聽見有人這樣叫Nick。雨蘭姐的身高和Nick幾乎相等,她的手掌貼在Nick腦後,雨水沾濕雨蘭姐指甲上的紅,她的指尖顫抖,唇色蒼白。

  「Ann?怎麼了嗎?你怎麼會在這裡?」Nick驚訝地問。

  雨蘭姐張開口,聲線一如在Garbrielle時的低沉。

  「我接到醫院的電話,他們說,你出了車禍。他們說,我是你快速播號鍵的第一個號碼,他們說你昏迷不醒,要找你的親人和證件來,我……」雨蘭姐至少講了三次「他們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口條清晰的店長有如此慌張的時候。

  不過原來醫院不止打給我,而是打給所有他們認為親密到足以代表蘇梁做決定的人。快速播號鍵,原來如此,比起來聯絡人欄什麼的就遜掉了。

  「我到了醫院卻找不到你,那裡的人也說不知道你去了哪裡。我只好到你家裡來,但你也不在家裡,我剛剛正想播電話給你……」

  楊雨蘭故作鎮定,但指尖的顫抖還是洩露她的心情。而Nick顯然也發現這一點,選擇用他的手掌幫著隱藏。

  「我沒事,我很好。我手腕扭傷,請Albert載我回家,回程順道去吃個宵夜,只是這樣而已。」Nick用我曾在電話裡聽見的語氣說。

  楊雨蘭掉頭看了我一眼,我不由自主地心虛,用手捏住右耳上的耳針,低頭和腳上的辦公室內拖對視。

  這時我注意到雨蘭姐的高根鞋也少了一隻,難怪剛才跑起來一拐一拐的。

  「你的鞋呢?」Nick也注意到同樣的事。

  我第一次見到我們的店長臉紅,「我……急急忙忙跑出來,應該是在上下計程車的時候掉了。不礙事,待會路過鞋店時我買一雙換掉。」

  不愧是正牌的灰姑娘,鞋子只掉一隻,這才是政治正確的童話故事。不像我這個野生的,一次就掉了兩只,還自作聰明,半途撿了拖鞋來代替。也難怪我的王子總是功敗垂成。

  「都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妳打算去哪裡買鞋子?」Nick沒好氣地問她。

  他用受傷的那隻手伸過雨蘭姐的腋下,又用健全的手轉開門鎖,用前臂頂開門,另一手繞過雨蘭姐的膝窩,把公主打橫抱起來。一百八十公分的公主縱使有種違和感,但Nick流暢的動作彌補了這個缺陷。

  「Pham,等等……」

  我沒想過我有生以來可以目睹這種現場放送的童話場景,雨蘭姐極力掩飾她那一點無措,回頭看了我一眼。

  Nick知道她的意思,在她開口之前對我點了個頭:

  「Albert,抱歉,今天晚上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以後再聯絡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向晚
  • 登愣(一道鎂光燈打在albert身上

    政治不正確的來說,范尼克有點渣...
  • 還好啦,他只是遲鈍而已XD

    toweimy 於 2013/06/13 12:15 回覆

  • 茉
  • 嗚 可憐的albert~
  • 你可以選擇以身相許安慰他...XDD

    toweimy 於 2013/06/13 12:16 回覆

  • KOD
  • "要是Nick要我陪睡一晚來換這個八卦,我想我會點頭同意也說不一定。"
    亮了! 就是不要八卦或者陪睡一晚和八卦互換位置也行XDD
    另,這次的真好解決!我家出門左拐左拐再左拐就一家微笑的太陽和星星,共計十五分鐘來回兼結帳外帶甜筒一支!
    ps.而是打給所有他們認為親密到足以代表"蘇梁"做決定的人

    出門啦掰掰 ﹏﹏ =(# ̄▽ ̄)
  • 你找到亮點了!XDD給你的一個大姆指!!

    toweimy 於 2013/06/13 14:21 回覆

  • PR
  • 我的心臟狠狠的被擊中了(抹臉)
    這部總是帶給我無限的新感觸(嘆)
    我也有很多次的瞬間是在這裡被點燃的呢
  • 燃燒吧!火鳥...(被拖走)

    toweimy 於 2013/06/13 14:22 回覆

  • TS
  • 唉,Albert。(拍拍

    應該是拼字錯誤:
    Assassary → Accessory
    Posche → Porsche

  • 謝改錯字:)

    toweimy 於 2013/06/13 14:30 回覆

  • G_T
  • Albert哭哭哦~
    灰姑娘XDDDDD撿拖鞋是哪招www
    這篇明明好悲劇但我看的好愉悅wwww
  • 這篇是喜劇XDD

    toweimy 於 2013/06/13 14:40 回覆

  • KT
  • Jeorg Jensen→Georg Jensen

    覺得Albert很可憐但是又不討厭Ann跟Nick :SS
  • 我一直都覺得Ann和Nick很相配啊XD

    toweimy 於 2013/06/18 16:1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