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牆


  他最近覺得家裡有點不大對勁。

  一開始都是些很小的事情,例如沒有風,窗簾卻忽然自己動了一下。例如沒有放在窗台的花瓶,有天自己就掉下來了。又例如晚上坐在電腦前加班時,裝著咖啡的杯子自己往旁邊移位。

  接著情況嚴重了點,廚房的水龍頭會自己扭開,浴室的蓮蓬頭晚上會自行灑出熱水來,窗戶無聲無息地打開,房間裡的座椅會移位,明明沒有人睡的床,隔天早上自己卻會塌陷一塊。

  而他工作到深夜時,總會聽見房間哪一角,傳來悶哼似的哭聲。哭聲開始壓抑、輕微,充滿悔意,而後漸漸變得淒厲而歇斯底里。

  家裡的家具開始亂飛,橫空而過的馬克杯、旋轉的牙刷,電風扇倒地。他的家裡有張潔白的、大面的牆,他沒有掛上任何東西,只因工作之餘,看著那面白牆,就會覺得心定神和。餐盤摔在客廳那面潔白的牆面上,散碎成花。

  他入睡時,甚至感覺到有人壓在他身上。而且那個人還不安分,他的手觸摸他的胯部,分不清是在撫摸自己,還是撫慰他。

  他害怕,想著打電話給什麼人求救。

  但他從來不用手機,就算有,也不知道該打給什麼人。父母在他和第一個男人在樓梯間做愛被撞見時,就放話和他斷絕親子關係,朋友大多沒有聯絡。就連鄰居,也沒什麼交流。

  他的工作是程式設計,多數時間都接case待在家裡,他討厭人群,因為那會讓他想起學生時代沐浴的那些異樣的眼光。

  他更不可能打電話給那些前男友。他們總是這樣,交往的時候熱絡異常,在床上什麼海誓山盟都能輕易出口。

  但當他們在無名指上套上婚戒後,人就變了樣,他曾苦苦追求一個男人,到他踏上紅毯的禮堂,換來卻是男人親友奚落的言語,還有男人挽著穿著婚紗對象的手時,投給他冰冷刺骨的目光。

  從那之後,他就懼於出門,懼於面對任何人的眼光。

  好在現代生活如此便利,工作可以透過電子郵件交涉,薪水也可以用匯的,就連衣服吃食,都能夠憑著偉大的網際網路叫外送。

  唯一困擾他日常生活需求的只有一項,那就是下半身的慾望。

  但就連這點他也找到紓解的管道,他和那個男人在網路上認識,交換MSN,在聊天打屁中逐漸熟悉。

  有天他傳來自己的視頻,內容是他自慰的五分鐘過程全紀錄。他看得臉紅心跳,忍不住在螢幕前跟著模仿,他的慾望沾濕了平日賴以生存的螢幕。

  那之後他終於同意,讓那個男人入侵他睽違數年的個人領域。

  他和他交往順利,他們的身體早以在無數視頻談天中熟悉彼此。男人技巧良好、態度殷勤,先是一週來一次,而後兩天來一次,爾後天天為之。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已少不了他的時候,已是他們交往一年後的事。

  男人正式進駐他的屋子,在盥洗台上擺上他的牙刷,那天晚上他們舉杯慶祝,在酒酣耳熱後親吻彼此,他們交換津液,交換體溫,交換誓言。

  他品嘗到幸福,但仍然覺得不安。深怕男人會像之前那些前例一樣,有天在無名指上戴上戒指,用低沉的聲音對他說分手吧。

  但一年過去、兩年過去,男人的無名指始終是空的,對他的態度也依然殷勤。

  他漸漸覺得安心,男人的工作是普通的上班族,本來朝九晚五,但最近好像升了官,應酬增加,常常晚歸,假日也經常出差。

  但他不在乎,只要男人的心中有他,只要男人不再走上另一張紅毯,他便心滿意足。

  那天男人回家,帶了兩袋酒,他們對飲了一晚,和初見面那時一樣,在酒酣耳熱時熱吻。男人摟著他的脖子,和他一起靠這那面白牆,對著他的耳朵說他愛他。

  隔天醒來男人已不見,他遍尋不著,但他告訴自己,男人總有一天會回家,因為他說過他愛他,而他相信他。

  但是這幾天房間裡的怪事越來越多。包括地上忽然多出許多不明物體,比如不知從哪來的濕土,不知名的塑膠布,還有他從不記得自己有買過的電鋸和鐵鏟。

  而比這更多的是酒瓶,酒瓶橫倒在房間各處,大多數是空的,他向來不像男人那樣喜歡喝酒,這些酒瓶不可能是他的。

  他縮在牆角,渾身發抖,想著男人的形貌,在心底呼喚著他。

  我愛你,我真的愛你。

  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和你分開。

  和你分開,不如把我殺了。

  他心底迴盪著最後那夜,他摟著男人,在男人進入他體內時,和眼淚一起吶喊出來的話,卻不記得自己為什麼這麼說了。

  房間搖憾起來,有什麼人在大聲敲門,他驚懼莫名,從牆角站起來,後退的時候撞到邊桌,相框掉到地上。

  相片上是他和他的合照,手挽著手,在那面白牆下相依偎著。那是今年他生日那夜,應他的要求,男人用手機和他合拍的。

  他錶了框,擱在邊桌上,每當工作累了,抬頭就能看見男人的模樣。

  然而不知何時,照片上屬於他的臉,卻被塗抹掉了,只剩下男人一個人笑著。

  這時候他才驚覺,少了他,照片上男人的笑容,看起來真勉強。

  門被撞開了,許多聲音湧進他的小空間裡來。

  他驚慌失措,伸手想阻擋。但那些人穿過他,無視他臉上的淚水,對著他看不見的地方、以及再也不想看見的人警告著:

  「警察,不許動!有人通報這裡傳出屍臭味,你是原屋主的同居人對吧?我們現在以涉嫌殺人的罪名逮捕你……」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魏土狼
  • 所以最後…

    是謀財 亦或著 就只是單純的想永遠在一起呢
  • 或許都有...?:p

    toweimy 於 2013/06/18 15:25 回覆

  • KOD
  • 於是這是一個想藉酒提分手後來上了床還順便不小心讓人上了天堂而後掙扎很久終於要棄屍卻被逮到的故事嗎...
    其實我更想深入探討的是,同居人該不會真的衰到他坑都挖好了,就等著用塑膠布裹一裹拿去丟,結果剛好被警察破門逮到吧XD
  • 其實是埋在牆後面啊XD

    toweimy 於 2013/06/18 15:26 回覆

  • 此岸
  • 是因為他說了和你分開,不如把我殺了,所以才讓他想殺了他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