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哎呀,這不是三哥嗎?好久不見了。」

  大寺的議事殿上,響起輪椅滑過地面隆隆的聲響,吸引了站在殿心女子的注意力。閻魔抬起那隻已然失去功能、死白的左眼,望著那個快步走近的女子。

  女子的外貌年齡約莫有三十五、六歲,頭上夾著至少十隻髮捲,微發福的身材搭上一身俗麗的花布上衣,還有同色的鬆緊褲,讓人聯想到某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包〇婆」。顯然這幾年「歐巴桑」這稱呼對女子而言,已經越來越實至名歸了。

  「七長老嗎?妳也回來了。」閻魔淡淡地說。

  歐巴桑的身後還跟著一大群男男女女,年紀各異,各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迷你裙皮衣高根鞋的什麼都有,還有人穿了鼻環。

  閻魔認得那些是瑤池的仙人們。修行者在修成神格前,有些人會先飛昇成仙,而瑤池是目前神山裡最多仙人群修之地。

  雖然大部分時間閻魔看他們不是在開Party,就是在瑤池主人的帶領下打麻將就是了,如果摸兩圈也是一種修行,閻魔覺得他們應該早就飛昇了。

  「回來?我一直都待在這裡好不好?誰像你們這些人,一天到晚不知道跑哪去,做研究的做研究、打電玩的打電玩,要不就是搞什麼繞境的。」

  歐巴桑像是被閻魔刺激到般,一開口就是罵詞連發。

  「以前五哥和六妹還挺乖的,現在找著機會也給我開小差出去。你們當大寺都沒有活要幹了是吧?全台灣這麼多廟這麼多等著被發配的妖神,吃喝拉睡的全要我處理,你們當老娘真的成天只打麻將嗎?」

  她邊說邊從口袋裡抽出長壽菸,叨在唇邊吞雲吐霧著。

  「說到底都是二哥不好,搞什麼戴罪服役的制度,弄到現在每天都有土地神哭著打電話來跟我抗議,說是廟裡妖神失控了,要大寺去支援,我們這裡哪來這麼多人手?過幾天我一定要在寺議上提出來電電他,要搞這種事情可以,請他自己來!……」

  歐巴桑找唸個不停,一直站在閻魔身後的少女不得不踏前一步。

  「西王母,別來無恙。」她對著女子行禮,「七姊看起來氣色不錯啊。」

  「我說是誰,原來是九妹!」

  被稱為西王母的歐巴桑一看到久染,頓時喜逐顏開,「最近都沒見到你,我們有幾年沒見了?十年?還是二十年?」

  她邊說邊湊近久染,捏著她的臉蛋就是一陣搓揉。這世上能在閻魔面前這樣玩弄久染的,大概也只有這個與世無爭的大寺七長老了。

  「喲,看看妳,還是那副水靈靈的樣子,九妹就是九妹,永遠這麼討人喜歡。怎麼樣,今晚到我哪裡摸兩圈?瑤池那裡有很多帥男仙說想認識妳。」

  「七、七姊,你節制一點……」久染開始掙扎。

  「明明是兄妹,怎麼某人就跟你完全不一樣呢?每天扳著一張死人臉,讓人看著就倒胃口。」

  西王母意有所指地說,她看久染真的是快窒息了,才放開他被捏得紅腫通透的臉退回去,又吞雲吐霧了兩口。

  「小久現在是當紅藝人,能回大寺的時間自然少點。」

  閻魔搡著輪椅,用一貫尖刻冰冷的語調開口,「而且這幾年她被神農差遣,一直留在歸如監視那個菜鳥土地神,妳該知道歸如那地方的狀況,瑤池。」

  西王母看了眼閻魔蒼白如無生物的左半臉,臉色也收斂起來。她轉過身,對著身後那群年輕男女揮了下手。仙人們也很乖覺,彼此摟著腰退了下去,只留西王母和閻魔在大殿之上。

  「我聽應龍回報了,據說新任的土地神和他父親一樣,也是個帥小伙子啊?只是論資質而言差他父親差多了,連百多年的妖神道行都搞不定。」

  西王母看了一眼已然退得乾淨的仙人們,又壓低聲音,「所以說,那個二哥親自下了護心咒保護的孩子,還留在歸如土地廟裡囉?知道他是什麼身分了嗎?」

  閻魔抿住唇,盤算似地在膝上交扣著十指,好半晌才緩緩開口。

  「我留在歸如,近身調查了他兩個月,但真不愧是神農的作法,滴水不漏。那個孩子拳法精絕,悟性也很高,但體內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精守,多半是被神農封去了別處,他很擅長這類易術。他知道有人會試圖從精守識別出那孩子的真正身分。」

  閻魔忽然冷笑一聲,嗓音裡的陰冷讓久染不禁回過頭。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神農確實做了違反因果律的事。我在生死簿裡搜尋不到任何關於那個男孩的資料,但這世上即使是大寺長老,都不能不受我閻王殿生死命數的支配。」

  「那是說……」西王母睜大了眼。

  「那個男孩,是不『存在』這大千世界裡的東西。」

  閻王冷冰冰地說著。

  「雖然不知道神農是怎麼辦到的,但創造出一個因果律不允許的存在,這種事情非同小可,而且還瞞著整個大寺。那個阿宅,真的是坐在那個位置上太久了。」

  他又哼了一聲,大殿裡頓時安靜下來。

  「對了七姊,其他長老他們呢?」久染像是要打破這層氣氛般,笑著問道。

  西王母把視線從閻魔身上移過來,眼神總算變得輕鬆些,「四姊早已經到了,現在在她房間裡做什麼SPA美容浴。五哥他們向來是最晚到的,那傢伙的身體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而六哥和五哥一向是形影不離,恐怕要到寺議當天才會聯袂出席。」

  「他們不出席也好,省得在寺議上不檢點,惹人心煩,還白白教壞小久。」閻魔冷淡地哼了聲。

  大寺間的長老關係一向微妙,平常各行各的職責,也大多數有自己的信徒,沒事不會彼此打交道。而五長老善財和六長老龍子是雙生子,平時少回神山,就連寺議時也往往沉浸在兩人世界裡,久染已經有將近二十年沒看到他們了。

  「不就是放閃而已嗎?怎麼,萬年單身漢受不了啦?」西王母訕笑著。

  「這哪叫放閃?是公然猥褻吧!」閻魔臉上青筋斷了一下。

  「五哥他們是雙修神格,難免親近一些,你這個妹控還不是一天到晚跟玄女黏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我們瑤池那裡多少男仙想跟小久要簽名要唇印的,但都顧慮你不敢。」

  「……名單給我,我回閻王殿處理一下。」閻魔扳著臉說。

  五長老善財和六長老龍子是所謂的雙修神格者,也就是兩個人各修行二分之一的精守,必得兩個人合在一塊時,才是一個完整的神格。

  而這兩位長老共修的神格,毋寧是大千世界信徒們最熟悉的一位神格者,也就是觀音。

  這和其他的長老多半一人一個神格的狀況不同,久染曾聽神農說過,雙修並不容易,特別是兩人之間精守的平衡和互補,雙修者間的默契必須好到心念互通的地步,一弄不好兩個人都可能走火入魔,和兩人共用一顆心臟的難度差不了多少。

  也因此從久染進大寺以來,每回見到五哥和六哥,幾乎都是黏在一塊的。

  這不是誇飾,久染還記得上回寺議,五長老基本上是全程坐在自家弟弟大腿上的。

  「七姊,那八哥呢?最近好像都沒有看到他。」

  無視自家兄長臉上的陰霾,久染在一旁問道。

  「小太白嗎?他轄區的土地廟好像出了點事,這幾個月他都耗在那裡,大概也要寺議當天才能回來了。」

  「太白的轄區,不是東部那一帶嗎?」

  閻魔問道。久染像想到什麼似地看了自家兄長一眼,但沒有吭聲,西王母便點點頭。

  「是啊,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聽四姊說,好像是原本在那戴罪服役的妖神出了問題,八哥懷疑那裡的土地神控制不住妖神,以至廟石受到污染,老實說我最近也覺得東部那邊的陰氣特別重。八哥已經去花蓮最大的福德正神廟調查了。」

  「控制不住妖神?是指妖神反過來殺了土地公嗎?」久染瞪大眼睛。

  「不是,要是這樣的話,大寺馬上就會知道,四姊早就揪著寺卒去逮人了。小太白擔心的是更糟的狀況。」西王母彈了一下唇邊的菸灰。

  「呃……有比土地神死亡更糟的狀況嗎?」

  西王母聞言訝異地看了久染一眼,隨即笑起來。

  「也對,小久的轄區只有歸如,歸如土地廟的情況一向特殊,所以不知道吧!大多數服役地的土地神,對戴罪服役的妖神都非常戒慎恐懼,因為會送去服役的妖神通常都是萬中選一的強者,否則不會被選上。」

  西王母在殿旁的椅子上坐下來,扶了下頭上的髮卷,又點了一根長壽香菸。

  「為了避免那些妖神作亂,大部份的土地公都是採取高壓策略,那些妖神身上,不是都有大寺烙下的蓮印嗎?妖神被決定分配到哪個廟服役的同時,蓮印也會把他們的精守定在廟石上,而廟石又是和土地公精守相連。所以只要土地神願意,完全可以把那些妖神耍著玩,當僕人一樣使喚。」

  「都是些十惡不赦的殺人犯和強姦犯,當僕人又怎麼樣?」閻魔哼了聲。

  「是啊,不過我這邊倒是經常接到妖神的投訴信,很多妖神不堪管理的福德正神虐待,說是寧可回寺牢也不繼續待在服役地。妖神因為反抗土地神,被土地神就地殊殺的也不少,大寺也很少追究土地神處決妖神的原因。」

  大概是看久染一臉無法相信樣子,西王母抖著煙灰又說。

  「據說還有土地神以蓮印為要挾,讓妖神當他的性奴隸說。畢竟多數的妖神化成人形時都挺正的,特別是鳥族和水族,上次還有個水族的雌鯤因為這樣自殺的。」

  「大寺都不管管嗎?」久染問。

  「怎麼管?再說九妹,你不要忘了,那些妖神本來就是犯下滔天死罪的,只是因為寺牢關不下了才勉為其難放他們出去將功折罪。」

  西王母抖著腳,「有些福德正神是過份了一點沒錯,但實際上接納這些妖神,對那些身為人類的土地而言,還是危險大於福利的。比起顧慮那些獸身神的妖權,大寺還是得把土地廟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西王母表情略顯嚴肅地說。閻魔冷笑著接口,

  「不過會和自己廟裡的妖神糾纏不清,被那些罪犯迷惑得團團轉,公私不分,還循私情循到妖神都爬到頭頂還執迷不悟的,大概也只有歸如的那一位了。」

  「……阿衍才沒有公私不分。」

  久染咬著唇,難得反駁自家兄長。閻魔死白的那只眼冷冷掃過她。

  「是嗎?鳥族那個小殺人魔打破戒律的事就算了,連雲螭都差點拆了那裡的學校,更別提還有個蔑視大寺的神獸,哼,一群妖孽。」

  「阿衍他……比任何人都努力。」

  久染微閉了閉眼,直視著閻魔,「……他也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些妖神。正因為了解,所以才選擇這樣對待他們。我也相信如果歸如的土地廟有事,在那裡服役的妖神,會比任何地方的妖神都還要能幫助土地神。」

  大概是久染的語氣太過認真,閻魔竟一時沒有回話。半晌露出一個堪稱蹩扭的神情,別過臉去淡淡哼了聲。

  「這些話,等著寺議上和妳那位代理大長老說吧!比起妳,恐怕他還更捨不得那些妖孽呢。」

  他語氣陰冷,和西王母眼神對上。久染看西王母緩緩開口。

  「三哥,你……真的打算這麼幹嗎?」她問閻魔。

  大殿裡安靜下來,久染看閻魔交扣著十指,細長得宛如枯骨。「不是我打算這麼做,而是非這麼做不可,這是神農他自找的。善財他們沒有問題嗎?」

  西王母看了看左近,壓低聲音。

  「嗯,五哥他們是最厭惡這種操弄天律的事情了,他說他和六哥都會配合,我和小久當然也沒問題。小太白的話一向閒雲野鶴,我好幾次想跟他說這件事,他都打他的PSV連理都不理,嘖,那個死小鬼。」

  西王母抖了一下手裡的菸,表達不滿,「不過這小子向來怕事,又是個M,多半也不敢反抗。比較麻煩的是那個人妖……是四長老,看來她是打定主意要站在二長老那邊了,這次繞境會提早回來,多半也是為了這個。」

  「四長老那邊我會處理,我知道她的弱點是什麼。」

  閻魔淡淡地說,這時久染終於忍不住開口。

  「久羊,我想,是不是還是應該先好好問過二哥……」

  「閉嘴,這裡有妳說話的地方嗎?」

  閻魔一句話又把久染堵了回去,她臉色蒼白,頓時噤了聲。

  「那孩子的事我問過神農,你也看到他的態度了,他是鐵了心要保護那妖物到底。」

  閻魔冷哼一聲,「而且神農執迷不悟的不是只有那孩子的事情而已,他對那些獸身神抱持著過多的同情,以至現在寺牢妖滿為患,本來妖神和修行者就不能等而視之,大寺四千年以來,從來都是為了人類修行者而存在的。」

  他瞄了久染一眼。

  「小久,你也沒辦法否認,歸如現在群魔亂舞的狀態,有一半是那個阿宅造成的。」

  「但是久羊,你一直都很少接觸那些妖神……」

  「我這半身的傷是怎麼來的,小久?」

  閻魔的語氣忽然變得陰柔,左半身唯一能動的手撫上死白的面頰,撫住已然失去功能的左眼,「別人都以為是被妖鬼所傷,那也就罷了,妳該不會忘了那時候的事吧,嗯,我親愛的妹妹?」

  久染看著閻魔毫無生氣的眼眸,蒼白的唇微微發抖,「我沒有忘,久羊。」

  她閉上眼睛,五指悄悄地掐緊了。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哥哥。」

  閻魔看了眼久染,把手從左眼上擱下,西王母一直坐在一旁沒有吭聲,只是靜靜看著這對同為大寺長老的兄妹。

  「我知道你在意那個歸如土地神,小久,淨蓮的事情我本來還打算跟你算帳,就破例饒了妳好了。」

  閻魔把背靠回輪椅背上,頓時壓迫感少了許多,「讓那個囂張的神生之獸有點事情忙也好,省得他在歸如興風作浪。反正也不可能成功,修改生死簿這種事情,荒唐一次就算是便宜他了。」

  「我聽說,那個麻煩的神獸最近回去鉤吾谷了。」

  西王母像想到什麼似的,抖了抖手上的菸說:「那神獸和獸族的王,就是那隻千年大狍,好像一直處得不太好不是嗎?也多虧了這樣,大寺這百年來才不用擔心那些沒腦袋的獸族。要是那兩個承繼了狍獸血緣的妖神連成一氣,那倒真是個麻煩。」

  「放心吧。」

  閻魔右手點著輪椅椅把,忽然冷笑了聲,「以前或許是這樣,但現在不同了。以前整個獸族都得看那個千年狍王的臉色做事,但現在,就算那隻神獸回到鉤吾谷,恐怕也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沒有立足之地?什麼意思?」西王母問。閻魔還沒開口,大殿外便傳來禽鳥類振翼的聲音,一隻像是鳥的生物從殿外的樑下飛下來,停佇在閻魔慘白的指尖上。

  細細看去,那隻鳥竟是沒有羽毛的,身上的肉也脫落了七七八八,從身體到翅翼只剩骨架,只那雙眼睛在空洞的窟窿裡打轉。

  「看來是辦成了。」閻魔低沉地哼了聲。久染知道那隻鳥是閻魔的影贄,平日替他出入各界、傳遞信息,果然那隻鳥吻了一下閻魔的指尖,把一道紙卷擱在他掌心,便鑽回了輪椅下的陰影裡。

  閻魔用細瘦的指尖展開紙捲,久染站在閻魔身後,看見上面只寫著簡單幾個字。

  『已收悉。』

  下方的簽名卻是久染所陌生的:『延』

  閻魔看著那張紙卷,唇角逸出一絲淡笑,跟著五指朝空,綠色的火燄隨即將紙卷燃盡。閻魔也沒多做說明,只是用指尖點著椅把思索著。

  久染這時終於踏前一步,「久羊,寺議開始之前,我想……」

  久染才說到一半,閻魔便截斷了她的話頭,「我不會讓妳回歸如去。別動歪腦筋,乖乖待在我身邊就對了,否則敢壞我的好事,就算是小久,我也會好好地給予懲罰。」

  久染抖了一下,閻魔也不在理胞妹的反應,推著輪椅滑到了大殿正面的牆下。

  那裡是整座大寺的核心,有座巨大的、宛如電影院一般的屏幕,就懸浮在大殿與殿外虛無的空間之間。穿過空間,就是云云陽世,多數沉浮在苦海的人們都生活在那兒。

  而那個屏幕就是果律鏡,古時又被稱為萬輪寶華鏡,現在由大寺的五長老和六長老管理。

  果律鏡鏡如其名,映照著人世間萬世萬物,一切肇因、一切後果,一切人與人間相遇、相助、相害、相愛、相恨、相欠、相殺……凡此種種,都像是一盞盞顏色各異的燭火,都逃不過這面鏡子的映射。

  簡而言之就像是陽世的閉路攝影機,代替大寺監視著人世間每個生物的一舉一動,雖說久染有時覺得這玩意兒只是滿足長老們平日的偷窺慾罷了。

  久染看著瞬息萬便的果律鏡,屏幕上泛過一絲雜訊,發出像是電視收訊不良時的雜音,但很快又歸於平靜。

  「我很期待呢,今年的寺議。」久染聽見閻魔用難得有高低起伏的嗓音說著。

  而在電影螢幕的一角,久染似乎看見了,有個臉上滿是鬍渣、頭髮也像鳥窩般亂成一團的身影,正蹲在房間的角落,似乎在收拾什麼行李。

  螢幕上的男人色澤微弱,彷彿即將熄滅的燭火,明明滅滅。久染知道這男人之所以能像鏡裡這樣說話、談笑、行走,全是因為自己植在他體內的淨蓮之故。

  淨蓮一但枯萎,螢幕裡的那盞燭光也會隨之熄滅,且再不復燃。

  久染注視著那個背影,螢幕很快又被另一個分割畫面給取代。她看著果律鏡,唇邊不自覺地喃喃出口:

  「阿衍……希望你平安無事……」

  ***

  顒衍架起Ipad,登入了久違的靈異版聊天室。

  —福德正神 進入聊天室—

  超級血腥瑪莉:喔喔,是福德正神!

  克莉絲蒂:福德正神,好久不見了^^!

  南斗神拳:福德正神晚安!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

  福德正神:哈哈,我還活著喲,沒想到大家都在呢!生氣鳥他們呢?

  克莉絲蒂:生氣鳥有一陣子沒上線了,還有靜香魚也是,自從有個叫靜香團的人來聊天室後,好像就沒看到靜香魚上線了。啊,還有偽娘貓,之前有陣子也常上線的,但最近不知道在忙什麼,很久沒看到這些人了說。

  超級血腥瑪莉:福德正神你還說,你不是也很久沒上線了嗎?

  南斗神拳:對啊,我們都很懷念你的冷笑話和豆知識呢!

  福德正神:抱歉,最近有點事情……是說學校最近怎麼樣呢?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學生們都還好吧……?

  超級血腥瑪莉:最大的大事……當然是畢業典禮啦!我們女生班全班都好期待呢**~^O^~**!!

  福德正神:畢業典禮?

  克莉絲蒂:對啊,福德正神你不知道嗎?二年級的要在畢業典禮上送三年級畢業班的學長姊,到時候會用抽籤的方式,一個在校生配一個畢業生。在校生會替那個畢業生穿上畢業袍、戴畢業帽,還要送一件親手製的小禮物,這是歸如高中一直以來的傳統呢!

  南斗神拳:讓、讓大家如此費心真是不好意思……

  克莉絲蒂:?

  超級血腥瑪莉:而且畢業生和在校生一定要是異性,就是男生班抽女生班的籤、女生班抽男生班的籤這樣,而且聽說小禮物不限實體物,也可以是一個香吻、一個擁抱或甚至……在校生基於歸如百年傳統都不能拒絕喔~

  福德正神:這根本就是在校生自肥吧……等等,那誰抽到知誠的籤?

  克莉絲蒂:原本好像是一位轉學生抽到的,就是女生班的秉燭同學,不過後來她好像跟人換籤了。

  福德正神:秉燭嗎……那現在又是在誰那裡?

  克莉絲蒂:不知道呢,秉燭同學好像說換籤的同學要她保密。畢竟知誠學長的籤很搶手,曝光了會惹來殺身之禍也說不一定(抖)。

  南斗神拳:真、真的很不好意思……

  克莉絲蒂:?

  超級血腥瑪莉:呼呼,到畢業典禮時不就知道了嗎?請大家拭目以待吧!

  南斗神拳:啊……不過我聽說,畢業典禮好像要延期喔。

  福德正神:延期?為什麼?

  克莉絲蒂:好像是因為二年級的班導師不在的關係,女生班的學生就全體到教務組去陳情,學校才同意等那個導師回來再一起舉辦畢業典禮,三年級的學長們好像也願意這樣做。

  福德正神:……這樣啊。

  超級血腥瑪莉:嘻嘻,老師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好期待喔,不知道老師在畢業典禮上會不會哭?

  克莉絲蒂:就算哭也會偷偷的哭吧?顒衍老師一直很ㄍ一ㄥ的說。

  福德正神:咳,是說,除了畢業旅行,還有沒有什麼其他傳聞?學校風雲人物的八卦之類的?

  克莉絲蒂:八卦?是指像秉燭同學和知誠學長在交往這種八卦嗎?

  福德正神:為什麼我不知道這種八卦!

  南斗神拳:我、我也不知道有這種八卦……

  克莉絲蒂:呃,我也是聽班上女生在傳。之前友誼賽的時候,拳社不是和男生班的竟陵同學打得很激烈嗎?竟陵同學還傷了知誠學長,後來秉燭同學上場時,火藥味就特別重。大家都說是因為秉燭喜歡知誠很久了,所以才會對傷了知誠的竟陵這麼生氣。

  福德正神:不,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超級血腥瑪莉:不過,聽說學長另外有喜歡的人喲。

  克莉絲蒂:咦?真的嗎?

  超級血腥瑪莉:真的,而且聽說還是學妹喔。這次畢業旅行,學長搞不好會利用機會,跟那個學妹表白呢!嘿嘿。

  南斗神拳:沒……沒有這回事!

  福德正神:是說,陵他……我是說,你們剛剛提到那位竟陵同學,他最近怎麼樣了?有在學校惹出什麼事情嗎?

  克莉絲蒂:唔……最近倒是很少聽見他的消息,竟陵同學自從上次友誼賽之後,好像一直很低調,好像也沒什麼去劍社練習。

  超級血腥瑪莉:應該是很不甘心吧?練習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跟拳社一較高下的機會,卻因為意外沒能有好結果。

  南斗神拳:是這樣啊……難怪我上次在教室前面的走廊遇見他,他看起來很落寞呢,我跟他打招呼,他都沒理我。

  福德正神:很落寞嗎……

  超級血腥瑪莉:對了對了,說到歸如高中的大事,那個RedOrphan,又有新的發言了呢!

  克莉絲蒂:喔喔,我有看到!很久沒看到那個暱稱了,我還以為他棄ID了說。

  福德正神:真的假的?!在哪裡?快點給我看看!

  南斗神拳:福、福德正神?怎麼了,忽然這麼激動……

  超級血腥瑪莉:就是昨天在靈異版貼的那一篇啊,我貼過來好了。

標題:[警告] 畢業旅行將發生大事
  發表人:RedOrphan
  發表時間:20xx年7月1日 12:23 am
  內容:
  這次歸如高中的畢業旅行,將會發生許多大事。
  有人會死去,有人會存活下來。
  而在旅途結束時,你們將失去一位最重要的人。

  即使這個人過去可能從未存在過、未來也將不復存在。
  我會一直在你們身邊看著這一切,直到「最後的時刻」來臨。

  歡喜吧!跳舞吧!歌唱吧!

  顒衍看著聊天室刷下的文章,只覺冷汗從指尖一路沁上了背脊。

  那篇文章下面還被推爆,充斥著:『又是你啊?唬爛王。』、『什麼重要的人?歸如高中的校長嗎?』『搞不好是春花老師的蟋蜴。』等等的猜測。當然也有像『先承認你暗戀五樓吧!』、『先承認你暗戀二年級男生班班導吧!』之類完全無關的推文。

  南斗神拳:感覺和一年多前那個男同學跳樓的預告好像……

  克莉絲蒂:真可怕,再兩天就是畢業旅行了,看到這種文章總讓人覺得有點毛毛的啊(抖)。

  超級血腥瑪莉:克莉絲蒂妳膽子太小了啦!RedOrphan也經常騙人不是嗎?上次說什麼自己要在歸如高中跳樓,後來根本沒有嘛!可見他也不過是一般的網友罷了,對吧,福德正神?

  福德正神:……嗯,不管怎麼樣,我絕不會讓他得逞。

  南斗神拳:?

  克莉絲蒂:我、我們還是來討論畢業旅行吧!別再說那些恐怖的事情了。聽說這次要住的地方很鄉下呢,但風景很漂亮,到處都有油菜花田什麼的。

  超級血腥瑪莉:對啊對啊,而且據畢旅委員親自場勘的結果,聽說那裡附近還有溫泉!從花東那邊玩回來之後晚上就可以泡溫泉了,啊——真是太開心了~!

  克莉絲蒂:感覺應該會玩得很愉快呢!而且還有顒衍老師的……

  超級血腥瑪莉:啊——那個不行講啦!女生班她們已經說好就算在網路上也要保密了!

  福德正神:保密什麼……?

  超級血腥瑪莉:沒什麼.沒什麼,嘿嘿,真的超——期待的呢!

  克莉絲蒂:就是啊,要是能一起留下美好的回憶就好了(笑)。

  南斗神拳:嗯,一定會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葉羽
  • 久羊好恐怖><
    原來秉燭並不存在阿~(遠目)好想知道他跟神農之間的關係!!

    吐維大~~加油~!!!!
    坐等你的秉燭第四集^^
  • 應該是這個月就會出了,應該......XD

    toweimy 於 2013/05/16 16:52 回覆

  • 嘻嘻~
  • 我跟我朋友很喜歡吐維的"秉燭夜話",尤其是"忌離之章",我看完之後整個淚崩,超好看的!!我們很期待接下來的"尚融之章"喔,只不過我們真的超希望顒衍不要....,因為我們覺得顒衍他是"秉燭夜話"裡面的精隨人物,總是覺得少了顒衍,故事就不會像之前的那樣精彩了!所以是希望故事裡的一個精隨人物不要消失而已啦~吐維~~我們都很支持"秉燭夜話"喔!!
  • 顒衍一直都會是主角啊,放心吧:)

    toweimy 於 2013/06/03 11:49 回覆

  • ﹝世朽弒殺﹞
  • 久羊超像腹黑XDD可是我很喜歡(欸?
    久羊和秉燭配在一起我覺得還不錯XDD
  • 久羊和秉燭配在一起,秉燭應該可以死好幾次吧XDD

    toweimy 於 2013/07/16 19:38 回覆

  • ﹝世朽弒殺﹞
  • 可是我覺得久羊跟秉燭配一起很讚~ww
    因為久羊很冷血(? 可是秉燭熱情(欸
    搭起來超讚~超愛久羊跟秉燭的對話XDD
  • 這不就是S和M的對話而已嗎X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5 回覆

  • ﹝世朽弒殺﹞
  • 這麼說是也沒錯(?XDD
    好期待秉燭的模樣~~(樂
    要是可以把久羊也畫出來就好了=3=
    (迷:你忍心讓秉燭被久羊鞭嘛!?=A=
    (本:這樣也不錯啊(?ww(誤
    超級期待第五集~:")
  • 這樣的確不錯啊XD(想像中)久羊是我很喜歡的一個角色呢:)

    toweimy 於 2013/09/20 22:22 回覆

  • ﹝世朽弒殺﹞
  • 啊~口水快留下來了XDD( 浮現畫面 )
    不過這樣秉燭大概一整天不用下床了////
    我也很喜歡久羊~0///0
    我喜歡久羊的帥,久羊的冷酷,還有久羊S的性格XDD
    (迷:最後一項是你特愛吧=A=)
  • 等等我不是說那方面的虐待啊XDDD

    toweimy 於 2013/09/28 11: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