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最親愛的、在天國的老媽:

 

  老媽,又到了寫信給你的時候,很抱歉我這次間隔這麼久才寫信給天國的你,實在是最近我們家發生了很多事,多到妳兒子我的腦容量無法負荷的地步,我必須有足夠的時間整理這些亂糟糟的問題,所以讓妳等我等那麼久,真是抱歉。

 

  老媽,我覺得我快瘋了。

 

  原因無他,因為我的老爸,妳的死鬼老公,沒錯,就是那個長相老實、工作勤奮、疼愛兒子,深愛妻子,那個全天下最最平凡最具有道德感公德心的優秀老爸,在他五十六歲的春天,交了一個男朋友。

 

  是男朋友。

 

  是男朋友。

 

  是男朋友。

 

  老媽,我知道你看到這封信的同時,一定跟我同樣震驚。但是請你先深呼吸,因為如果你在這裡就暈倒的話,我就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該怎麼跟妳說下去。事情遠遠地超出我所能Handle的範圍,但我還是盡其所能地把我所知的全部報告給你。

 

  親愛的老媽,老爸交男朋友了。

 

  「老爸交男朋友了」這是我所能想出對這整件荒謬絕倫的事最簡單的一句描述。事實上我想更正確的說法是「五十六歲的老爸他交了男朋友了。」。

 

  再更正確的說法是:「五十六歲的老爸他交了一個隔壁鄰居當男朋友了。」

 

  再更正確的說法是:「我們家那個禿頭有小腹的五十六歲老爸他交了一個隔壁鄰居而且才三十歲小他整整二十六歲的男人當男朋友了。」

 

  再更符合我內心深處的描述則是:「媽,你知道嗎?我們家那個禿頭有小腹的五十六歲老爸他媽的交了一個隔壁鄰居而且天殺的才三十歲小他整整二十六歲的男人當男捧油了而他幹拎娘他還是我們學校的校醫你知道我有多震驚嗎而且他還變成我的繼父天呀我還要不要去學校上課啊啊啊啊……」

 

  老媽,請容你兒子我喘口氣,呼。

 

  總之就是這樣,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也不能詳細說出整個經過,以前都是聽別人說我想天呀什麼時候會輪到我……不知不覺唱起了徐懷鈺的歌真抱歉,我的心情實在是太混亂了。

 

  首先,我要說明一下,為什麼老爸會跟隔壁鄰居搞在一起。

 

  等等,在說明這件事之前,我還得說明一下,為什麼隔壁鄰居會是我的校醫。

 

  不,等一下,在說明他是我的校醫之前,我好像應該說明的是老爸的性向……啊啊,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先跟老媽你說明什麼!這事可以吐嘈的點實在太多了!要一個身心健全的十八歲青少年面對這一切真的是道德的嗎?我可以去社會局投訴嗎?

 

  我要冷靜。
 
  總之,一切都起始於我們那個老爸。所以我決定這件事要從老爸開始說起。

 

  老爸從某一天開始變得很奇怪。老媽,其實你也不要太絕望,妳走之後,老爸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有一陣子,老爸都窩在放妳靈位的那個房間裡,不吃不喝,也不太動,整個人像蛞蝓一樣陰沉。

 

  那個時候我才小學二年級,看著這樣的老爸,讓我深深地體會到朱自清「背影」中的描述: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好了,文藝青年路線就到此為止,總之,老媽你也不要太質疑妳的魅力,也不要因此否定妳整個身為女人的人生。老爸真的懷念妳懷念了很久,懷念到我都有點不忍心的地步。

 

  我在小六那年就決定如果老爸在路上偷看正妹我可以原諒,在國二那年決定如果老爸摸摸別的女人小手我可以原諒。國三那年決定如果老爸交了個蓋棉被純聊天的女友我可以原諒。在高一那年決定如果老爸交了個蓋棉被不純聊天的女友我可以原諒。在高二那年決定,如果老爸交了個以結婚為前提的女友我也可以原諒。

 

  在高三的今天,老媽妳死了十年的這個日子,我決定老爸不管做什麼,我都可以笑著祝福他了。

 

  但是你天殺的不包括交男朋友在內啊!……等等我跳太快了,一時情緒控制不住,抱歉老媽。總之,人家說七年之癢,老爸等了十年,可能都已經起溼疹了,所以我想我們母子倆也不要太苛責他,老爸也有權力為他後半輩子的下半身尋找幸福。

 

  不過,老實說老爸這十年來,不要說交以結婚為前提的女友,我懷疑他連寫真集都沒有買回來看過。枉費我擔心的要命,耗盡心思思考要怎麼跟繼母相處,還去研究書裡面寫的要叫繼母「阿姨」還是直接叫名字比較好,他竟然這麼不爭氣,嘖。

 

  老媽妳不要生氣,我還是最愛妳了。

 

  總之,就在我安心下來,覺得這就是我們家厚道的老爸,往後十年應該都不會有個需要我叫阿姨或春滿姨之類的生物出現時,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那個住在我們家對面的鄰居,我想老媽妳應該也沒興趣知道他的名字,姑且就叫他A男好了。

 

  說真的我原本也不是很意識到他的存在,只是A男是個有點奇怪的男人,老實說也長得挺帥的,有一張外國型男的臉,還常常跑到附近的溫水游泳池秀肌肉,有時候去上學時,會看到他在前院裡頭澆花。

 

  這一切都是我知道老爸竟然跟他搞在一起時,努力回想才回溯的資訊,老媽請相信我,妳兒子我喜歡的是像前田敦子這樣的美少女。我對阿部好男人沒興趣。

 

  真的沒興趣,真的。

 

  咳,總之我最初是發現,老爸有點怪怪的。常常哀聲嘆氣,常常一個人躲在書房裡,面對著書桌傻笑,要不就是吃飯的時候盯著天花板,好像那裡有什麼東西,還會跟家裡的花玩「他愛我,他不愛我」的遊戲。

 

  一開始我只是覺得很驚悚,想說老爸是不是撞邪了,一個五十幾歲的老男人忽然變得這麼少女,除了被附身以外沒有其他的可能性。我跑去林森北路請了個天師,背著老爸在他書房貼了一些符還灑了一些聖水,花了我三千塊。

 

  可是當然沒有用。因為敵人遠比妳兒子我想像得更強大,只是那時候我還什麼都不知道。

 

  案情明朗化的契機是在某一天下午,我跟班上同學打籃球扭傷了腿,被送進了學校的保健室,我走進保健室的瞬間,就有一種微妙的預感,彷彿會發生什麼天雷勾動地火的事件。這不是因為我A片看太多的關係,真的。

 

  果然,我的預感成真了。

 

  那個校醫一開始還乖乖替我敷藥,裝成人畜無害的樣子,但過沒多久就露出了他的爪牙,對我這個身心健全的青少年展開殘害。

 

  嗯……怎麼講得好像我被校醫先生怎麼樣的樣子,其實真的沒有,老媽你要相信我。

 

  總之,他忽然開口跟我搭訕:『你喜歡打籃球?』

 

  校醫會跟學生搭話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無奈妳兒子我實在是太老實,當時完全沒察覺到他險惡的陰謀,所以就乖乖地答了。

 

  『嗯,滿喜歡的。』

 

  我如此以誠相待,但是那位校醫先生竟然仍不放過我,持續催殘著十八歲青少年的肉體與心靈。

 

  『你叫什麼名字?』那個校醫他露出奸險的笑容問我。當然當下他沒有露出他奸險的一面,但他的內心是,我看穿他了。

 

  『呃,瑞隆。』我這樣據實以答。

 

  『姓什麼?王?』校醫又問我。

 

  這時候我總算意識到事有蹊蹺。一個校醫會對一個學生抱持著這樣大的關心,除了覬覦他的肉體外沒有其他可能性。當下我感覺到了危險,但是如果我就此奪門而出的話,校醫可能馬上就會脫下他的白袍,化身成催殘十八歲青少年的惡魔。

 

  所以我力持鎮定,寧死不屈。

 

  『我姓陳。』這當然是假的,有志者都姓陳。

 

  『你爸爸會跟你一起打籃球嗎?』校醫又這樣問我。

 

  仔細回想起來,那個時候我就應該要隱約察覺事情的真相了。但是我一直耽溺於我從各種書面媒體習得的刻板印象,覺得他必定是對我青春的肉體有所圖謀,畢竟老媽你知道,妳這麼美,妳生下的兒子必定也不差。我有義務要保護被妳生下的自己。

 

  也因此那個時候,我只是盡可能地拖延時間,說一些和我青春的肉體無關的事情。沒想到那正巧正中他的下體……不,是下懷。

 

  『我爸?』我那時候這樣跟他喇賽,『你認識他嗎,老師?』

 

  『喔,這個,當然不認識。只是問問,我會問每個來保健室的學生這個問題。』

 

  那個校醫厚顏無恥的扯謊,聰明如妳兒子,當時當然是一眼就看穿他的詭計。

 

  『這樣啊。』我這樣不痛不癢地回應他,為了挖苦他,讓他曝露出他真正的意圖,我就故意對他這樣說:『我還以為老師知道什麼呢。因為我爸最近怪怪的。』

 

  老媽,你真該看看那時的我,演技多麼精湛,多麼臨危不亂!即使心裡恐懼我青春的肉體下一秒就要遭殃,我仍然鎮定如恆地跟他周旋下去。

 

  『怪怪的?』

 

  『嗯,他好像喜歡上了什麼人。』

 

  親愛的老媽,妳應該稱讚你兒子的機智。我花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把話題繞著我老爸轉,一點都不讓他的觸手觸及我脆弱的靈與肉。我當時還鬆了口氣,心底暗暗佩服自己,十八歲的孤單少年靠自己的力量戰勝了邪惡校醫對於自身肉體的肖想。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校醫肖想的竟然不是妳兒子我如此完美青春的胴體。
 
  而是我們家那個五十六歲老爸的胴體。

 

  老媽,恕我無能,無論我如何想破了頭,也想不透老爸和隔壁鄰居=校醫揪竟是怎麼牽扯在一塊的,這簡直比任天堂忽然跟索尼成為連鎖企業、蘋果變成微軟的子公司還要不可思議。

 

  我只知道在某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老爸忽然把自己打扮的活像男公關店的牛郎,還跑到我房間裡探頭看我睡著了沒,才像作賊一樣溜出了家裡。本來我以為我們家老爸忽然開竅了,偷偷溜下來煮了紅豆飯,準備在老爸明天一早精神奕奕地返家後開香檳給他慶祝,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見到我等了十年的春滿姨。

 

  我的推理果然毫無破綻,第二天早上老爸真的帶了春滿姨回來了。

 

  只是那春滿姨是個帶把的。

 

  老媽,你知道嗎?當我看到隔壁鄰居兼邪惡校醫一手牽著我老爸的小手,另一手舉起來對我說聲嗨時,我心裡到底有多幹嗎?你是我老媽,一定能體會我心中的幹液吧?

 

  天生萬物以養屌,屌無一物以報天,幹幹幹幹幹幹幹。

 

  說真的,老媽,你和老爸交往了這麼多年,有感覺到老爸有任何一丁點、一絲絲、一咩咩的同性戀傾向嗎?妳和他手牽著手走在深夜公園裡時,有看見他一直盯著旁邊躺椅上穿著工作服跨開腿還一臉慾求不滿的男人看嗎?

 

  他的左耳上有戴金屬耳環嗎?

 

  他被問起「守」的反義詞時會說「攻」,被問起「攻」的反義辭時會說「受」嗎?

 

  他常和老媽妳肛交嗎?(不要打我老媽,都是和李安那傢伙學的)

 

  顯然都沒有嘛!沒有嘛!我說沒有就是沒有!那就不能怪我如此震驚,老爸的前半生都在為了作一個模範直男而努力,卻在他的人生只剩不到一半的時刻走上菊花天堂的不歸路,我不虎軀劇震一下的話就有問題了。

 

  其實老媽,我也並不是觀念那麼死板的人,畢竟現在這個年代是一個全新的年代,你看街上放眼望去這麼多同性戀,路上看到正妹不掀開他的裙子看看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帶把的,跑到洪爺下片不小心一點的話還會下到『一起射吧!』、『前列腺大躍進』之類的鬼片,

 

  所以老實說在一連串震驚過後,我小小的心靈也試著緩緩地接受這個事實。至少老爸的眼光還算是挺不錯的,我們隔壁鄰居兼邪惡校醫之後會成為我繼父的男人看上去還算挺帥的,如果是這個男人的話說不定老爸真能找他他下半生的後半身……不對,是後半生的下半身……好像還是怪怪的,總之老爸應該能幸福才對。

 

  但是老媽,請容我問你的個腦筋急轉彎。

 

  Q:有什麼比老爸帶了一個男朋友回家更糟的事?

 

  A:老爸帶了一個男朋友回家,然後老爸還是個受。

 

  我可以接受老爸娶一個帶把還小他二十六歲的春滿姨回家,我可以忍受春滿姨就是我家隔壁的鄰居,我可以忍受我家隔壁鄰居就是我的校醫,這一切我都可以忍。

 

  但是要我家老爸被壓,這……老媽你知道嗎?根據我從諸多可靠書面媒體獲取的知識,如果老爸是個被壓的,兒子以後如果不是攻老爸的話,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機率也會是被壓的你知道嗎?

 

  不,我沒有打算要找一個阿部當女友,我只是防範於未然,我的女友是阿醬不是阿部。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老爸變成被壓的那個。老媽,我在發現校醫成了我的繼父的那刻下了這樣沉痛的決定。

 

  老媽,腦筋急轉彎的時間又來了。

 

  Q2:有什麼比老爸帶了一個男朋友回家,然後老爸還是個受更糟的事?

 

  A2:老爸帶了一個男朋友回家,然後老爸還是個受。但是他們他媽的交往了三百六十五天還不做!

 

  老媽,這就是妳兒子我現在面臨的真正的困境。

 

  我真的很懷疑當年你跟老爸是怎麼交往的,世界上怎麼會有像老爸這麼純情的男人?老爸把隔壁鄰居帶回家裡來,距今已經快要滿一年了,但是老爸卻連隔壁鄰居的臉都不敢抬頭看,因為老爸說一看見隔壁鄰居的臉就會心跳加速,聽見隔壁鄰居的聲音就會四肢發軟,隔壁鄰居不過叫了老爸一聲『大叔,吃飯了!』,老爸就跑到衣櫃裡躲起來了。

 

  更別說是肢體接觸了,有一天老爸感冒發了燒,隔壁鄰居只不過伸手替老爸量了一下體溫,老爸就嬌喘一聲昏倒在隔壁鄰居的懷裡了。

 

  他們平常的相處也是這樣,隔壁鄰居有時候會在我門家留宿,他們會睡同一張床。我雖然曾經想過,如果有朝一日老爸交女朋友的話,希望他們在我面前至少能夠蓋棉被純聊天,顧全一下我的還有老媽你的臉面這樣。

 

  但是,當他們蓋棉被純聊天持續整整一年時,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老媽,妳知道天殺的我有多煎熬嗎?每天晚上我待在房間裡,滿心期待隔壁房間傳出不尋常的聲音……不,我沒有偷聽,老媽妳也知道我們家的牆很薄的。

 

  但是隔壁房間傳出的從來不是我殷殷期盼的『好痛』、『慢點』、『亞美蝶!』、『以哭以哭!』、『以蝶以蝶!』、『啊啊啊啊啊啊啊——』,而是『你那張還差幾點?』、『兩點,你呢?』、『我這張還差三點。』、『這個再加59元就可以換購。』、『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想集滿九點。』、『嗯,明早我去買早餐的時候幫你拿一點。』

 

  他們竟然蓋棉被純討論便利商店集點,老媽,你相信嗎?相信嗎?

 

  我日日夜夜地等待,卻一次又一次的落空。我都已經這樣敞開心胸接受所有的一切了,他們竟然忍心這樣對待我一個擁有脆弱心靈的十八歲少年。

 

  他們交往一個月後,我在老爸的床頭放了保險套,畢竟老爸怎麼看都是被插的那個,老媽妳已經不在了,我有義務要保護我唯一的家人。他們交往兩個月後,我在老爸的床頭放了潤滑劑,還一次放了兩罐,因為我知道老爸很怕痛。他們交往三個月後,我在老爸的床頭放了手銬,因為我覺得隔壁鄰居可能會需要。

 

  他們交往六個月後,我在老爸床頭放了一個塑膠情趣小肛塞。

 

  他們交往六個月後,我在老爸床頭放了兩顆會震動的粉紅色小跳蛋。

 

  他們交往九個月後,我在老爸床頭放了一根手臂粗細的全自動全立體震動按摩器。

 

  他們交往一週年時,老爸他們把這些東西通通放在報紙裡包起來,附上一封信送回我房裡,還在信上面寫著:『親愛的瑞隆,你的東西忘在我們這裡了。』

 

  親愛的老媽,我必須承認,那真是我人生中最挫敗的一刻。世界上怎麼會有一對一方是五十六歲、結果婚還生過小孩的情侶,還需要一個根本還是個處男的十八歲少年煩惱他們的房事呢?媽,妳生前跟老爸真的有做過那檔事嗎?我都快要開始懷疑我的身世了。

 

  總而言之,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凍未條了。他們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乾脆叫校醫放棄我老爸上我這個擁有美好肉體的水男孩算了……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叫誇飾法,國文老師有教,老媽妳知道的。

 

  我決定在今年的耶誕節採取行動,非讓他們兩個把關係我人生的重大議題早日搞清楚不可。老媽,請你在天之靈保祐我和老爸,讓他可以生米煮成炒飯。

 

  喔喔,樓下有開門的聲音了,應該是他們兩個人回來了,這次的報告差不多就到此為止吧!

 

  我會想念你的老媽。不知道你們在天國有沒有Whatsapp可以用?那玩意聽說免費的傳起訊息來又很有效率,要是老媽妳也可以辦一支號碼顯靈跟我通訊的話,我就不用每次這麼麻煩,還要特別找信紙來寫完燒給妳了。

 

  我真的愛妳,老媽。

 

  我會代替妳好好照顧老爸的,妳可以放心。

 

  啊,還有我真的不是GAY,妳也可以放心。

 


  祝 身體健康 國運昌隆

 

                             愛你的兒子 
                               瑞隆 敬上

 

P.S.聽說肛交的時候當下面的那個還是可以爽到,這是真的嗎?

 

 

 

—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念
  • 哈哈哈這篇真的是高等笑點連連,兒子本身就是覬覦他校醫的小受吧!
    我看到妙妙妙的歌詞就直接在心裡唱了XDDD
  • 兒子搞不好會希望當攻?XD

    toweimy 於 2013/01/25 18:05 回覆

  • TS
  • 兒子一直怕老媽誤會什麼的樣子反而有種欲蓋彌彰的感覺啊!ww
  • 沒錯XDD

    toweimy 於 2013/01/27 18:16 回覆

  • 魏土狼
  • 我突然間想到學長與學弟了

    ANGRY BIRD的學弟
  • 他們應該是好朋友(點頭)XD

    toweimy 於 2013/01/29 10:22 回覆

  • 忘記密碼的蝦米
  • 笑死了
  • :D

    toweimy 於 2013/02/21 18:10 回覆

  • 小粉絲♥
  • 考慮寫個「陳瑞隆先生」唄 ^^
  • 咦他不是姓李嗎?XDDD

    toweimy 於 2013/06/09 22:14 回覆

  • 因斯提
  • 兒子你在幹嘛啦XDDDD
  • XD

    toweimy 於 2013/09/20 22:25 回覆

  • Lan
  • 覺得兒子好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