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想站起身走開,但覺得這時候走開反而奇怪,便賭氣似地坐在那裡不動。只是看著菲利普全裸的身體,約翰又覺得天氣實在很熱,只能折衷著別開了目光。

  「我在你們東方國度聽過一個故事。」

  菲利普忽然跟他搭話,還轉過來手插腰坦承地正面相對。

  「說是有一群小仙人,因為看到人間有舒服的水池,就集體下來泡澡,後來有個樵夫大叔闖進來,偷走了其中一個最小仙人的內褲,其他仙人發現有人類後一鬨而散,但小仙人因為失去了內褲,無法回到天上去,就留下來嫁給了那位樵夫大叔。」

  「我聽過的故事大體上跟你說的一樣,可是那股發自內心的吐嘈慾望是什麼?」

  「約翰,偷走我的內褲吧。」菲利普忽然說。

  約翰嗤之以鼻。「誰想要你的內……」

  「偷走我的內褲,我就無法離開你了,我會被迫一輩子待在你身邊,約翰。」

  約翰呆了呆,半晌他哼了一聲,別過了頭。

  「神經。」

  那天晚上菲利普洗完了澡,他也不再穿上衣服了,用毯子把自己從脖子到腳密密實實裹起來,就斜躺在約翰身邊的岩石旁。

  約翰一整個晚上都很不自在,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眼前的風景是如此秀麗。

  「約翰,講故事給我聽好嗎?」菲利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約翰瞪了他一眼。「我又不叫作約翰。」

  「林國德王子,講故事給聽好嗎?」

  「……算了,你還是叫我約翰就好。」約翰扶了一下額。

  他想了一下,背對著菲利普慢慢開口。清泉落在石上的聲音就在耳邊。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四季如春的國度裡,住著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

  約翰才剛開始說,菲利普就嘆了口氣。

  「又是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他們不是王子和公主,你聽我說完。」

  「好吧。」菲利普妥協了。

  「他們是鄰居,從小就認識,男孩和女孩感情非常好,做什麼都在一起,他們在一起玩耍、在一起唸書,他們在一起種花種草,男孩教女孩編花圈,女孩就教男孩捉蚯蚓,兩人的日子過得非常愉快。

  「但是好景不常,有一天男孩和女孩在玩耍的時候,天空忽然掉下無數的碎片,女孩的眼睛被其中一片刺中,她從此就變了,對男孩異常冷漠,再也不跟他玩在一塊。人們說那是面惡魔的鏡子,會映出相反的現實,將善的變成惡的,將熱情變成冰冷的。」

  菲利普的身體仍舊裹在毯子裡,他朝約翰和火堆靠近了一點,約翰看了他一眼,從毯子的細縫間看見他蒼白骨感的鎖骨,又不動聲色地移開視線。

  「女孩變成這樣的某一天,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一個渾身裹著白裘的女人來到了女孩的住處,她對女孩說她喜歡她,要女孩跟他走,女孩回頭看了追過來的男孩一眼,毅然決然地踏上女人的馬車。

  「原來那個女人是北方的冰雪女王,她掌管這世上一切寒冷的事物。而她認為女孩的心冰冷似鐵,很對她的胃口,希望將女孩據為己有。」

  「她結婚了嗎?」菲利普忽然插口。

  「誰?」

  「你說的那個冰雪女王。」

  「你想娶她嗎?」

  「沒有,只是隨口問問。」菲利普摸了摸鼻子。

  「女孩就這樣被冰雪女孩帶走了。男孩對此傷心欲絕,他完全無法理解,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他一直以為,就算是被惡魔的碎片入侵,男孩在女孩心中也應該是特別的,就算世界顛倒過來,他們的感情也不會因此而改變。

  「男孩實在受不了,就一個人踏上尋找女孩的旅途,途中遇到很多好心人的幫助,包括巫婆施法將他腳上的鞋子變成船,讓他可以渡過激湍。有一對王子和公主,因為可憐他長途旅行,而給了他一輛金色的馬車。」

  「你說過這不是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他們只是過場,跑龍套的,後面不會再出現了。」

  「好吧。」菲利普妥協了。

  「他也遇到了不少險阻,包括有次他經過一座森林,遇到一個強盜頭子,強盜頭子的興趣是吃人肉,他想要把男孩給吃掉,但男孩運用他的機智,最終還是千鈞一髮逃過了這個劫難。」

  「強盜頭子是男的還女的?」

  「我認為要是我們一直拘泥在無謂的細節上,這個故事會永遠說不完。」

  「好吧。」菲利普妥協了。

  「男孩經歷了千辛萬苦,最終終於抵達了冰雪女王的宮殿。那是一間極為冰冷的宮殿,到處都是冰和雪搭成,放眼望去只有寂寞和絕望,光是看著這樣的光景,心就像脆裂一般疼痛起來。究竟是如何的寂寞,才能鑄成這樣一座宮宇呢?男孩忍不住這樣想。

  「男孩忍著錐心的疼痛,一步步走進宮中。宮的中央有一座池子,池子結成了冰,而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就趴在地上,玩弄著那些冰裂成的碎片。」

  菲利普靜靜地聽著,約翰又繼續說。

  「但此時男孩卻震懾住了,因為趴在碎片上的女孩,身上竟是一絲不掛的,而令他震驚的並非女孩在寒冷刺骨的宮殿中赤身裸體這件事(雖然這點他也滿震驚的),而是女孩的身體,竟不如他所想像的,是屬於這世上另一種性別的身體。」

  「女孩是帶把的?!」菲利普瞪大眼睛跳起起來,身上的毯子落到地上。

  「你可以不用如此震驚,把衣服給我穿好。」

  「兄弟,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菲利普眉開眼笑地說,他試圖摟住約翰的肩膀,但當然是被約翰躲開了。

  「這時候冰雪女王出現了,他把女孩帶到男孩面前,告訴他說,其實這個女孩一直以來都是男孩,只是他非常非常想成為女孩,所以總是以女孩的裝扮出現,以女孩的面目欺騙世人,甚至連他自己都幾乎要相信,他是一個真正的女孩子了。

  「但是鏡片掉進他眼睛裡之後,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有些事情無論如何努力,那都是莫可奈何的。他看清了自己是男孩的事實,也看清了,另一個男孩永遠不可能把自己當作女孩看待的事實。

  「鏡片甚至讓他看到了另一個男孩的未來:等他們逐漸長大,另一個男孩會發現她根本就不是女孩,他會跟一個跟她過去面目相似的女孩在一起,他們會一起玩耍,一起出遊,一起做過去所有他們共同做過的事,甚至一起走過剩餘的人生。」

  約翰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

  「所以女孩——男孩離開了,在這座都是冰的宮殿裡,他可以封印自己的寂寞,可以封閉自己的感官,他甚至可以利用碎片的力量,成為真正的、如假包換的女孩。」

  約翰說到這裡就不說了,菲利普也沒有問。他重新裹好身上的毛毯,又往約翰的方向靠近了一點,這次約翰沒有躲開。

  「如果我是那個男孩,我是說差點被強盜頭子吃掉的那個男孩。」

  菲利普開口,他的臉幾乎靠在約翰頰邊。

  「我會跟冰雪女王說,請她也把鏡片刺到我的心底,這樣子我看出去的世界,將會和現在有多麼大的不同。」

  約翰感覺菲利普呼出的熱氣吐在他臉頰上,他把臉別開。

  「怎麼樣的不同……?」

  菲利普貼著他的頰,距離只有一公厘,或者沒有距離。

  「我也不知道,或許所有的公主都會變成王子,所有的巫婆都會變成大叔。也或許所有壞心的後母都會變得善良,所有衣冠楚楚的人都會開始裸奔,所有的不幸的青蛙、不幸的人魚,都會變成天下最幸福的人……」

  「菲利普。」約翰截斷他的話。

  「嗯?」

  「你靠得太近了……」

  約翰縮在石壁的一角,他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避無可避。

  菲利普低沉地笑了。

  「那,如果再近一點?」

  菲利普說著,捉住了約翰唯一能夠閃避的下顎,給了約翰一個淺淺的吻。

  隔天約翰早早就起床,或許他根本就沒有睡。他收拾好所有的行囊,也沒有叫上菲利普,自己踏上了往西的道路。

  他知道五分鐘之後,菲利普從他身後跟上來,然後一直沉默地跟在他身後。兩人一路上都沒有交談過。

  山路越來越崎嶇,天氣也顯得越來越熱,每天晚上約翰都熱得難以成眠。

  但菲利普像是一點也不在乎似的,他似乎相當慣於旅行,應該說,約翰這輩子還沒見過像菲利普這麼會睡的男人,一覺睡下去就要用踢的用踹的才能叫醒。

  幾夜失眠體力不支下,約翰決定賣掉身上的腰帶,去買一匹可以騎乘的馬。

  他在一個山城裡遇見一位殷實的馬商,他的馬既雄壯又健康,也願意接受這樣的交易,約翰用他的腰帶換到了一隻純白的兩歲小馬。

  「你要叫他什麼名字?」菲利普問他。

  「菲利普。」約翰說,等著菲利普抗議。

  但菲利普卻笑了,他拉下馬的轡頭,撫摸他額上的白色毛髮。

  「這真是個好名字。」

  那天他們就在山裡休息,多了一隻菲利普(馬),不知為何整個熱鬧許多,約翰把他的白馬繫在一邊的樹上,自己在樹下紮了營。

  「我以前聽過一個你們東方國度的故事,有條長長的東西因為誤噴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結果被罰下到人間變成一隻馬,有個和尚似乎因為某種原因要到一個地方去取什麼精,他就罰那個長長的東西變成的馬日夜給那和尚騎,一直騎到他取到精為止。」

  「我覺得你應該學會把聽到的故事細節記清楚,否則再正常的故事從你口裡聽起來都會變得很奇怪。」

  「不過白馬啊,唉,果然像是你會騎的東西。」菲利普似乎很感嘆地說。

  「為什麼?」

  「因為你是王子啊,公主們都期待有個騎著白馬的王子來拜訪他們。」

  約翰避開菲利普的視線,然後閉上了眼睛。

  「我要睡了。」他說。

  「今天晚上不說故事嗎?」

  「不說。」

  菲利普往約翰的方向挪近一點,約翰往樹林的方向挪近一點。

  「真的不說?」

  「……你想要聽什麼故事?」約翰閉著眼睛問。

  菲利普頓了一下。

  「關於你的故事。」菲利普的唇幾乎貼上約翰的後頸。

  「你為了什麼而出門旅行……為了什麼想去西方,又為了什麼,買了這匹白馬。」

  約翰張開了眼睛,又張開了唇,發覺自己唇間乾澀。

  「很久以前……我的國家裡,有一位王子。」

  「嗯。」

  「那個王子不是我。」

  菲利普笑了。「我知道。」

  「那個王子……出生的時候,就有某些地方和人不太一樣。他不喜歡武刀弄劍,也不喜歡騎馬,一切別的王子喜歡的東西,這位王子都不太喜歡。相反的,王子很喜歡種花,也很喜歡下廚煮飯,喜歡對著鏡子打扮自己,他總是很安靜,喜歡一個人獨處。」

  「我猜你父母一定很擔心。」

  「嗯,我父母操心死了,簡直快得心臟……等等,我說過我不是那個王子了。」

  菲利普咯咯笑了起來。「對不起,我是說那個王子的父母。」

  約翰的臉發紅發燙起來。

  「總之,那個不是我的王子,未來是要繼承這個國家的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王子十五歲時,父母就開始為他的婚事操心,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想替王子找新娘,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

  「他們聽信每一個吟遊詩人的傳言,皇后去買了一堆鬱金香,強迫王子吻它們,相信裡面會生出一位姆指大小的公主。國王跟農人買了很多的天鵝,強迫王子跟那些天鵝共處,只因為相信她們其中一隻會變成美麗的公主。」

  約翰嘆了口氣。

  「他們甚至強迫王子出門旅行,只為了一些聽起來就像在唬爛的傳言。例如他們聽說王國西北方有一座高塔,塔上住了一位公主,她頭髮長到可以垂下十六層樓的高塔,男人只要可以抓著她的頭髮爬上去,就可以娶她為妻。」

  「這也太像詐騙集團的技倆了。」連菲利普都忍不住皺眉。

  「對啊,但是因為什麼關在高塔上的處女實在太吸引男人的幻想了,所以一堆王子蜂湧而至,結果到了那邊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塔一直是空的,下面卻因為遊客太多已經發展成市集了。」

  約翰又嘆了口氣。

  「問當地人才知道,那邊本來是一個地主的倉庫,為了發展觀光才編出那樣的謊言,現在那座塔還真的有人做了假頭髮垂下來,試爬一次要兩枚金幣。」

  「你爬了嗎?」

  「……爬了。大老遠跑來這裡總覺得不做點什麼事不甘心。」約翰嘆氣。

  「爬上去了?」

  「能徒手爬頭髮爬九層樓的男人我想不多。」

  菲利普忽然笑起來,笑得很輕。但約翰總覺得菲利普是在取笑他,不由得一陣彆扭。

  「如果我在塔上面,你會爬上來找我嗎?」

  「如果你在塔上面,我會抓著你的頭髮把你直接扯下來。」

  「……聽起來好痛的感覺。」

  「你頭髮又不長,擔心什麼?」

  「我頭髮不長,但有其他地方長。」

  「什麼地方長?」

  「你說呢?」

  約翰始終背對著菲利普,明知道身後人的話一點意義也沒有,約翰也只能強迫自己回話。因為一沉默下來的話,感覺就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這次呢?」菲利普問。

  「什麼這次?」

  「你又被送出門旅行了不是嗎?這次是為了什麼傳聞?」

  約翰長長嘆了口氣。

  「我媽說,西方黑森林裡有個剛死不久的公主。」

  「還不錯啊,娶了可以拿遺產又沒人管。」

  「聽說那個公主的親娘死了,她父親娶了後母,結果竟然把她趕到森林裡,還請了獵人了結她的性命,但是那公主太過惹人憐愛,所以獵人饒了她一命,她就一個人逃進黑森林深處,在那裡遇到了一些朋友,朋友讓她住了下來,她才保住一條命。」

  「後來為什麼又死了?」

  「我媽說,那個公主的後母發現公主沒死,暴跳如雷,拿了一籃蘋果殺進森林裡騙公主吃下去,公主吃了一口就被蘋果哽死了。」

  「我認為你媽應該學學編故事的起承轉合。」

  「總之她說大家都說,只要有哪個王子騎著白馬,找到那個被蘋果哽到的公主並且吻她一下的話,她就會復活,並且嫁給那個把他吻醒的人。」

  「也就是說,你媽希望你靠你的吻技把公主喉嚨裡的蘋果吸出來?」

  「我想她的原意不是這樣,雖然聽起來挺合理的。」

  約翰忽然閉了嘴,原因是菲利普忽然貼近他身後,胸膛貼著他的背,大腿蹭著他的大腿,唇壓著他的後頸,而他的胯下貼著他的胯下,約翰尤其無法忽略。

  「所以你要吻她嗎?」菲利普問。

  「吻……吻誰?」約翰發覺自己嗓音微顫。

  「那個公主,那個始終等待著你的公主。」

  「反正一定是傳聞而已,到了那邊搞不好只有賣蘋果的攤販。」

  菲利普低低笑了聲,約翰感覺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沉。

  「後來那個男孩怎麼了?」菲利普忽然問。

  「什麼……男孩?」約翰越來越無法思考。

  「那個想當女孩的小男孩,你說到他的青梅竹馬去救他了,後來怎麼樣了?」

  約翰深吸了兩口氣。

  「另一個男孩,聽了他一直以為是女孩的朋友的話,他非常的震驚……震驚到不知該如何是好,明明是一直掛心不已、千里迢迢來搭救的摯友,明明朝思暮想的人就近在眼前,男孩卻像是被封印似地,一步也動不了了……」

  「冰雪女王對那個小男孩說,如果他可以用宮殿裡的冰屑,拼成自己的名字的話,他就可以找回真正的自己……也會恢復原來的樣子。但是看著呆滯的同伴,小男孩卻怎麼也拚不出來,他不斷努力、不斷地拼湊,雙手都被冰屑給刺傷了,血流得滿手都是……」

  約翰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感覺菲利普的手繞過他的腋下,他的雙手覆住了約翰的五指,彷彿上面真的血跡斑駁。

  約翰沒有出聲,菲利普也沒有出聲,有隻貓頭鷹在很遠的地方。

  「菲利普……」約翰覺得自己沒有呼吸了,他的呼吸溶進了菲利普的呼吸裡。

  「你感覺到了嗎……?」菲利普幾乎用氣音在他耳邊。

  「感覺到什麼?」

  「后羿只射了九次,少射了一次。」

  「就說沒有這種故事了……」

  「他少射的那一次……那顆熱熱的東西……現在在我這裡……」

  菲利普的聲音逐漸沙啞,約翰則是根本發不出聲音了。

  他知道菲利普這次沒有說謊,身後的太陽熱騰騰的,燒灼著約翰的每一根神經,從胸口燒進了小腹,又從小腹燒遍了全身。

  「菲利普……」

  感覺旅伴的手逐漸從腰際滑向身後,約翰耳根子發燙,腦袋裡還有一絲清明。

  他記得皇后在他離開國土時,把代表國家權柄的長劍放在他掌心,摸摸他的頭說:

  『我的好男孩,去把你的公主救回來。』

  他應該去黑森林裡,那裡有個公主等待著他,等待著他的王子。而不是在這裡,和另一個王子……和另一個王子說著永無止盡的故事。

  約翰掙扎了一下,手臂卻被菲利普有力的掌握住了。菲利普的唇湊進他的耳殼,頎長的頸貼著他的肩膀,他腰間的皮帶不知何時已被解下。約翰掙扎了兩下,但就像他不擅長應付盜賊那樣,菲利普才是天下最強悍的盜賊。

  「我的王子……」菲利普的聲音吹進他的耳殼:「我的王子……求你……讓我觸碰你的身體,我的那個部位,那個為了你而長出來的部位,現在痛如刀割 ……」

  「菲利普……」

  「讓我觸碰你吧,讓我進入你的身體,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已經一起渡過了三個日出日落,在明天太陽升起前,我的王子,如果我仍不能擁有你,我就會變成海中的泡沫,我的王子,所以求你……」

  約翰不禁慶幸,難怪海中的巫師要剝奪人魚的嗓音。

  於是約翰轉過身,學習海中巫師的智慧,他用自己的唇,封印了人魚的聲音。

  菲利普顯得意外,但他沒有拒絕那個友善的吻,他捧住旅伴的臉頰,側首深入他的深處。約翰攬住他的頭頸,回應他的吻,發覺自己早就渴望著這樣做。

  「後來……小男孩沒有拼出自己本來的名字。」

  約翰稍微挪開了唇,喘著氣。菲利普凝視著他的眼睛。

  「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靠他自己拼出原本真正的名字。所以他為自己取了一個新名字,他用那些碎片拼出那個新名字,破除了冰雪女王的魔咒,逃離了冰宮……」

  菲利普仍舊望著他,眼神有說不出的無奈。

  「所以,小男孩喜歡那個新名字嗎?」半晌他問。

  「我想是喜歡的。」

  「有人喜歡小男孩的新名字嗎?」

  「總有一天會有人喜歡的。」

  「讓你演人魚你會比較願意觸碰我嗎?」

  「……我認為不是這個問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ori
  • 「約翰,偷走我的內褲吧。」
    看到這句我傻掉了啊XDDD
    菲利普你的行動力好快...(讚嘆(?
  • 因為篇幅剩不多了(誤

    toweimy 於 2011/05/25 00:43 回覆

  • PR
  • 取精什麼的.....用唸出來的完全無法糾正阿(掩面)
  • 這正是菲利普的陰謀XD

    toweimy 於 2011/05/25 01:56 回覆

  • 雨遙
  • 為什麼我覺得東方的故事改編後都遠比西方的有笑點(噴)
  • 因為東方的故事都是用來搞笑用得XDDD

    toweimy 於 2011/08/14 23:12 回覆

  • 夜
  • 一開始以為是單純搞笑…看到這裡才發現還有很多意義在裡面(雖然好笑的還是很好笑XD)。
  •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深刻的意義,純粹只是作者想惡稿童話而已:P

    toweimy 於 2012/02/09 22: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