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隔天實在得了重感冒。而他的感冒卻好了。

  實在他,搞不好就是在那時候,喜歡上自己的。他幾乎要確定地這麼想著。

  他在筆尖在紙上逡巡者,仔細想想,實在有太多機會喜歡上自己。

  包括從前下雨天時,他總是不帶傘,而實在總像是擔心天會塌下來似的,隨身帶著兩把傘,其中一把就理所當然變成了他的。現在想起來,實在一定是因為早就喜歡上自己,所以才特地為自己帶傘的。

  包括每年新年,實在總是陪著他回家,明明一個住南部,一個住中部,實在卻總是以省油錢為由,和他開上。看他提得大包小包,還會主動接過他的行李。

  現在想起來,實在一定是因為早就喜歡上自己,想要多陪在自己身邊,才會拐彎抹角做這些麻煩事。

  包括每次清晨在電梯裡相遇,不管電梯裡有多少人,實在總是會直視著他,對他露出直爽戇厚的笑容。這一定是因為實在喜歡上自己的緣故。

  包括每次加班晚了,實在總是會打電話給他,問他要不要到附近的麵店一塊吃晚餐。雖然經常不只他們兩個人,但算來算去他總是固定班底,這也是因為實在喜歡自己。

  包括最近放假,實在偶爾會約他一起去打壁球。這也是因為他喜歡自己。

  包括每次他跟女同事說話,實在都會有意無意地插進來。這是吃醋。

  包括實在總是和他穿戴同一款的領帶。這是愛烏及烏

  包括實在馬克杯的顏色總和他一樣。這是愛。

  他發覺自己的筆越來越亂,蒼白的紙被他劃的橫七八豎,全是實在喜歡上他的證據。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過去就這麼遲鈍,竟從來不曾發現到這些跡象。

  他望著紙中心的兩個圈圈,這個他從小看到大的圈圈。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他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實在他,怎麼會喜歡男人呢?

  他慌張地把所有的證據都劃掉,彷彿從基礎數據就給錯的報表,不行,他不能這樣思考,如果要有效地釐清那通看似沒頭沒腦的電話,一切就必須按程序來分析才行。

  他重新在紙上畫了兩條直線,一條代表他,一條代表實在。

  首先,他是個男的,這點毋庸置疑。而實在也是個男的,這點也很難推翻。

  他不記得實在什麼時候顯露過同性戀傾向,印象中這孩子的性向一直很正常,跟他一樣正常。小時候和女生坐隔壁,實在的頭總是低低的,就連撿筆時不小心碰到女生的手,都會緊張得滿臉通紅。

  國中時實在總會在教室外的欄杆旁發呆。他知道實在是在看家政課的美女老師。

  高中時實在喜歡過女生。

  大學時實在跟女生交往過。

  進了公司後,他聽過太多有關實在的傳言,也聽過那些女性行政助理聚在一起討論他。她們提到實在總是充滿寵溺,彷彿那是屬於她們的東西。

  他總是從她們口中聽見實在和什麼人交往的消息,儘管每次都不同人。但他很確定那些都是女人。

  他曾經在送文件到實在的部門時,在茶水間裡撞見實在和他老闆的秘書,擁吻。

  他曾經在送醉酒的實在回家時,在他家的門把上發現女人的,內衣。

  實在常在辦公室裡開黃腔,惹得幾個秘書挨在他身邊格格笑著。

  實在的襯衫領口常有洗不去的口紅痕跡。

  實在經常盯著女客戶的大腿猛瞧。

  他越想越覺得煩燥,有關實在喜歡女人的證據,多得不勝枚舉。而實在喜歡男人的跡象,他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如果不能推論出實在曾經喜歡過男人,或曾經對男人的肉體動心,他就無法合理推敲出那通電話的用意。所以這對他而言很重要,他搜枯索腸,希望找到任何一點實在曾經迷戀哪個男人,或曾經展現出任何同性戀舉止的回憶。

  但是沒有。就連實在最胖最圓的那個時候,他生日許的願望,也是隔壁班的女班長能夠看他一眼。

  但只有一次。他忽然醒覺過來,沒錯,只有一次。

  實在從來沒忘記過害他喪母的那場車禍。他曾以為他放棄了,但是沒有。

  官司輸掉之後,實在放棄了臺面上的復仇,他學到人生有些最想要的東西,終究只能靠自己獲取,任何人都幫不了你。

  所以他在一邊咬著牙打工,一邊在空大進修。所以他重新找上了自己,好讓自己為他介紹高薪有遠景的公司。這些都是他在實在和他重逢後很久才知道的。

  所以他減肥,所以他努力塑造自己,把自己變成任何人一見都會迷上的角色。然後他和董事長的二女兒交往,聽傳言十分順利。這些也是他和實在重逢後很久才知道的。

  所以他利用這些年攢下的錢,找來了最優秀的徵信社,輾轉查到了當初撞死他母親的車牌,從車牌找到了行照,從行照連結到了人。他找到了他們每一個人、知道每個人的現況、每個人的職業、每個人的家庭。

  所以他,利用這些年累積的人脈,一個一個接近那些人。他們有的人和實在成了朋友,有的成為實在的僱員,有的成了實在的債務人,有的,甚至愛上了實在。

  他聽說這些人最後下場都很慘,成了朋友的,因為被實在騙著買下鉅額水餃股而傾家蕩產。成了僱員的,因為替實在扛了黑鍋而瑯鐺入獄,成了債務人的,因為債權被賣給地下錢莊,傳說某天晚上被帶到海邊後就人間蒸發了。

  愛上實在的,他沒有聽說他的下場。

  但看某天晚上,實在似乎特別高興,哼著歌來找他徹夜對飲,而隔天早報上,有個小角報導著某女子失戀開瓦斯自殺的訊息,他便明白那個人一定是他們之中最淒慘的。

  而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實在抱著他,蜻蜓點水般地吻了他的唇。

  那和那天的事不同。實在這次是清醒的,有意識的,明明白白的,兩眼直勾勾地看著他的。他被吻時呆不愣登了一陣子,直到實在笑著放開了他,像兄弟一樣搭著他的肩,像兄弟一樣揉搥著他的胸膛,彷彿剛才的吻也和這動作同性質一樣。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經由那個吻,他終於能夠確認。實在他,對男人,對他這個男人,是有慾望的。

  這樣確認過來後,許多實在無意義不經意的小動作,忽然都變得有意義起來。

  難怪,實在每次和他走在馬路旁,總會下意識地擋在外側,用手臂若有似無地碰觸著他的肩膀。

  難怪,實在每天早上看見他,總會笑著撈起他的瀏海,指尖擦過他的額角,酥酥又麻麻。

  難怪,實在每回找他敘話,喝到酒酣耳熱時,總會把五指覆在他手背上。

  難怪,實在每晚在電梯口遇見他,總會像要盯穿什麼似地凝視著他。

  難怪,實在這個男人,儘管御人無數,儘管身邊總是有個什麼人,但從來沒有和任何一個女人定下來過。

  因為實在等的人,始終只有一個。一個遲鈍的男人。

  想到這裡,他的頰不禁發紅滾燙起來,就快要是表定的上工時間,辦公室裡早已填滿了人,他只好把頭埋進手臂裡,用筆記型電腦的螢幕掩飾自己的神情,他看著早已被他劃滿黑線的紙,把視線重新盯回那兩個圓上。

  圓滾滾的圓。熟悉的圓。交纏的圓。屬於實在的圓。

  他明白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他能不能接受實在?

  實在肯定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興許是喝了點酒,才鼓起勇氣向他告白。他幾乎可以想像,實在是如何一手拎著酒瓶,紅著臉,倚著他加那扇總是打不開的窗,滿臉迷濛地用唇對著話筒,貼著他的耳殼,說:和我交往,讓我當你的男朋友,好嗎?

  他覺得無地自容,但實在總是九點半進辦公室,現在只剩五分鐘了,他知道待會見面時一定很尷尬,這無可避免。但至少他要決定他的答覆。

  他應該是不討厭實在的,他想。

  雖然小時候有些看不起他,但人或多或少都有點看不起自己朋友的時候,儘管如此還是為了不要寂寞而勉強胡混在一塊。

  何況那種想欺負他、想狠狠婊他的心情,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竟轉化成一種莫名的使命感,而那種使命感,卻又不知從何時開始,演變成某種執著。某種讓他不恥那兩個圓、目光卻又移不開那兩個圓的執著。

  他想起來了,那天晚上。

  實在解決了最後的敵人,回到他的身邊。「回到」,他在紙上寫下這兩個字,唇角微彎地笑笑,他實在喜歡這個動詞。

  他們談了很多、很多事情,與他們相關的事情、與他們無關的事情,林林總總。他們也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實在喜歡的酒,實在不喜歡的酒,琳瑯滿目。

  最後實在倒在他身邊,用不再是圓的手臂,搭著他的肩,用從不是圓的唇,貼在他頸側,笑得放浪。

  『吶,前輩。』

  實在說著,

  『你知道嗎,前輩,我其實一直一直很討厭你。』

  「一直一直」,他還記得實在的用詞,彷彿強調他們之間的時光有多長。

  你好幸運,你是個幸運的人,前輩。實在說。

  你明明沒什麼才能,求學過程卻一帆風順,沒人欺負你,沒老師看不起你。實在說。

  你明明什麼也沒做,你的父母卻比誰都合格。沒有拋家棄子,不明不白死在外頭的父親,還得為了面子粉飾成因病早逝。你沒有為了證明自己比外邊的女人強,把所有的期望和執念都發洩在兒子上的變態母親,你有最完滿的家庭。實在說。

  你明明不是什麼良善的人,卻沒人真正討厭過你。同事總是和你保持良好的關係,你身邊總是不缺朋友,甚至不缺女人,你人緣真好。實在說。

  你吃的也沒比我少,卻從來不曾見你發胖。實在說。

  你根本沒什麼了不起,但你的人生卻過得這麼順利。實在說。

  所以我討厭你。前輩,我討厭你。

  實在說。

  他認定是實在醉得懵了,加上當時還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他只是托著他的肩,像過去一樣,用安慰對抗他的胡言亂語。儘管實在已經許多年不需要這樣的安慰了。

  實在仍然沒有哭過,但他卻哭了。他把實在送上計程車,目送著他離去,徒步走在連貫昏黃的街燈下,忽然莫名地悲從中來。

  他哭、他吸著鼻子,他默默地掉著眼淚。人有時總會這樣,不知道為何而落淚,總而言之就是想哭,除了哭以外不想做其他事情。

  他哀悼實在過去的不幸,哀悼自己過去的幸運。

  他哀悼實在現在的幸運。

  哀悼實在。

  那個時候,他真的有種衝動,想立刻衝到實在的身邊,摟著他的肩,把他整個人、整個圓,納入自己的懷抱裡。儘管當時他還不知道實在的心意。

  他不覺得自己是個不懂愛的男人,雖然過去交往的女人,保存期限總不超過半年,總是在床上盡興,床下索然無味。

  但他懂那種感覺。那種一瞬間,名為心動的觸感。

  那一瞬間,他心動了。

  他對實在心動了。

  他喜歡實在。

  他放下筆,像是終於完成一項作業的小學生,整個人癱軟在秘書椅上。他把筆放在散亂的筆記紙上,任由他滾向那個圓,那個令他心動的圓。筆正好停在圓上。

  『和我交往,讓我當你的男朋友好嗎?』

  嗯,好啊。

  他在紙的末端這麼寫下。

  當然這之後還有很多小問題,例如如何相處的問題,他從來沒有跟男人交往過,不知道去餐廳時誰該付帳。一起走在路上時,應該是他主動牽手還是實在。情人節的時候,該由他還是實在送巧克力才好。到時候結了婚,難不成要他下廚?

  還有一些床上的技術問題。他堅決認為人體後面的洞只能在廁所裡使用。

  還有小孩的問題。他不知道父母能不能接受沒有孫子抱,不過他可以領養。

  還有社會眼光的問題。早知道去年遊行他就去參與了。

  以後記得要年年去醫院篩檢血液。

  丟了家裡的十字架吧。

  他把之前的廢紙揉成一團扔了,在另一張全白的紙上寫下種種計畫。冷不防辦公室的門開了,一個男人夾著公事包大步走進來。

  他感覺到自己心臟停了,反射地把那張寫著遠景的紙扯到抽屜底下,抬頭對上那兩個圓,那個身材不再圓、臉也不再圓,只有兩隻瞳仁勉強是圓的男人。他從門口繞著走進來,在茶水几上倒了杯咖啡,抬頭和秘書微笑,踏著輕鬆的步伐走向他身邊的座位。

  「實……實在。」他站起來,膝上的紙落在地上。「早、早啊。」

  實在回過身來,挺拔高大的身影凝視著在座位前瑟縮的他。他的心口發燙,整個內臟彷彿絞成了一團。他實在不該如此緊張的,但他知道,實在一定比他更緊張,只是他必須故作鎮定,以免自己拿昨晚的事情當作取笑他的把柄。

  「就是……那個,昨晚的事,我有話要跟你說。」他說。

  他觀察著實在的表情變化,一瞬間他移開了視線,和路過的行政助理露出迷人的笑,顯得漫不經心。但他明白實在也是故意的,他必須讓自己看起來不在意,才不會出糗,才不會受傷。

  傻孩子。實在,你真是個傻孩子。

  「嗯,我想……我必須給你一個完整的答覆。」

  他吞了口涎沫,彷彿聽見實在的心裡也吞了口涎沫。

  「我承認,一開始的確是很錯愕……也很驚訝。」

  他說。

  「畢竟我們是同性,又當了這麼多年朋友,我從來沒想過你竟然對我有這種心思……」

  他的眼睛掠過那些起皺的紙。圓滾滾的實在、愛哭的實在、沒用的實在、被欺負的實在、被他使喚的實在、抱著他哭的實在。還有喪母的實在、變瘦的實在、復仇的實在、喝醉的實在,狠狠上了他的實在、高興的實在、萬人迷的實在……

  所有的實在都歸結到了眼前,這個愛著他,而他也愛著的實在。

  「……我想了很多、很久,想了一整晚,想到剛剛都還在想。一直到看見你的這刻為止,我終於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實在,這麼多年來,我的心意和你是一樣的。只是,我太高傲,高傲蒙蔽了我的眼睛,也蒙蔽了你的掙扎與痛苦……我喜歡你,實在。和你喜歡我一樣喜歡你。」

  所以,昨晚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低下頭說。

  他想像著實在心裡有多麼高興,滿滿的喜悅充斥著實在的胸口,像要爆炸一樣。以實在的個性,會當場把他抱起來,在辦公室裡來個熱吻也說不定。

  他希望實在不要這麼做,雖然他可以充份體諒他的心情,為了實在,他也成熟到足以承受出櫃後的種種不便。

  「昨晚?」

  然而那兩個圓笑了。彷彿裂開一般地笑著。

  「喔,前輩是說昨晚那通電話?啊啊……」

  圓裂開、變形,從當中流出了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大笑的男人。

  「昨晚我和秘書部那些人喝酒,後來玩起了國王遊戲,結果我抽到什麼隨便打個電話跟人告白的指令,就隨便從電話簿裡選了個人。可是我不是打給公關部的惠芳嗎?一定是按錯了鍵吧?難怪難怪,我就想惠芳怎麼可能不出聲,她的話一定會破口大罵!」

  實在大笑,周圍幾個女同事也笑了。然後實在拍了拍他的肩。

  「不好意思,半夜把你吵醒。前輩,我沒有惡意的。」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留言列表 (36)

發表留言
  • 啦啦啦
  • 好壞//////怎麼那麼壞啊//////
  • 人心險惡哪XD

    toweimy 於 2011/04/26 21:57 回覆

  • Cherry
  • 實在好壞為甚麼可以那麼壞T^T 前輩要怎麼辦T^T
    可憐前輩還考慮了這麼多....orz
    其實實在是喜歡前輩的吧 要不然怎會和前輩酒後亂(ry
    請問會有後續嗎?TT^TT
  • 設定上是因為他想上他出氣...

    toweimy 於 2011/04/26 21:58 回覆

  • 訪客
  • 囧"
    囧到我都可以射出囧囧眼了....
    實在好壞啊!!!!!!!!!!!!
    王不如去喜歡哆啦A夢好啦!!!實在實在太可惡了!
  • 喜歡多拉A夢是....XD因為他全裸嗎?(誤

    toweimy 於 2011/04/26 21:58 回覆

  • 阿兔
  • 好過分Q________Q
    虧前輩思考那麼久,結果一句開玩笑的就這樣過去,真是可惡Q_Q!!!
    是說之前有篇非關電梯讓我看了一直笑XDDDD
    還以為這篇和那篇是有關連性的呢~啊還是這個王就是對秘書小弟有非分之想的王ㄗ(ry
  • 都是在公司裡面發生的事,所以沒多想就用同一種類的標題了XD

    toweimy 於 2011/04/26 21:59 回覆

  • 修己
  • 這..這....過分哪!!!(咬手帕)(淚)
  • 的確很過份......

    toweimy 於 2011/04/26 22:00 回覆

  • 訪客
  • 肛過+偷吻,應該是喜歡吧XD
  • 偷吻是前輩腦補的XD

    toweimy 於 2011/04/26 22:00 回覆

  • wandala
  • 上面四樓兄的最後幾句話讓我驚醒,
    如果是同系列那氣氛也差太多了QQ非關電梯很爆笑耶
    但是讀這篇的時候很有畫面感,
    好像在腦子裡看一部運鏡很快的影片(好怪的形容sorry),
    可能是因為王先生一直在畫圖描述吧XD
    非關系列好棒:) 希望再看到電梯裡的那一對後續;)
  • 應該會繼續職場腹黑學系列吧(?)XD

    toweimy 於 2011/04/26 22:00 回覆

  • sun82010828
  • 總覺得這是報復(望
  • 是啊:)

    toweimy 於 2011/04/26 22:01 回覆

  • manda
  • 前輩應該私下說比較好
  • 可惜他已經被愛情沖昏頭了XD

    toweimy 於 2011/05/06 18:21 回覆

  • 訪客
  • 這,,,前輩腦補過頭了
  • 這就是腦補的強大之處XD

    toweimy 於 2011/05/06 18:23 回覆

  • 莫力
  • 前輩啊...好可憐被肛過被偷親 結果還被整
    整就算了還是整錯人
    這還有後續嘛 ?
  • 沒有後續,這跟出軌一樣是腦補性質的結局...: P

    toweimy 於 2011/05/06 18:23 回覆

  • 訪客
  • 太過分了這種玩笑(毆打實在(欸)
  • 請盡量打(搬人)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1 回覆

  • 訪客
  • ↓同樣是真心話大冒險,有人被整了,有人卻有意外的收穫。http://imbx.us/Hum.jpg
  • 這篇我後來看到也是心酸了Q_Q
    真的是不同人不同際遇..........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2 回覆

  • chin
  • 中間有猜到
    實在對他的那些舉動
    就像實在對那個自殺的女生一樣的舉動
    邊看邊內心狂喊 : 不要啊你不要再繼續腦補啊快清醒啊
    結果還是.......
    寫得真好(Y)
  • 唉,前輩小時候得過全國中小學腦補大賽冠軍,不能怪他..(沒有這種比賽!)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3 回覆

  • 小空
  • ……國王遊戲真的會害死人囧

    至少不是報仇就好……w(剛剛想過最壞的可能)
  • 算是一種帶著深沉惡意的惡作劇:)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3 回覆

  • chin
  • 嗯....不是國王遊戲所產生的意外
    而是刻意營造的報復吧
  • 是的,其實就是所謂的惡意啊......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4 回覆

  • 零
  • 是報復啦.....有計畫性的那種。
    覺得實在是個很黑的人,自卑慣了來個大翻身的那種,
    或許他和王的相處一直以來都是一種隱忍吧,
    因為他也知道王以前對他的所作所為...
    唯有醉酒的那次吐了真言...我覺得這種人非常可怕。

    但我覺得他還是不應該那樣對待他,
    不管動機是如何,至少最後他對他已經不再輕視了吧,
    實在這傢伙實在太白濫了。
  • 可惜這種人真的非常的多(嘆)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4 回覆

  • 訪客
  • 完全同意17樓~

    或許酒醉那次所說的那些話也是計畫中的一環...
    那夜發生的床事也是試探前輩對他的想法,
    這人真的噁心
  • 床事其實也帶有一種汙辱的意味,特別是在大多數直男的想法裡,肛一個男人是對那個男人極深的污辱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5 回覆

  • din
  • 當被逼到絕境時
    選擇報復是人之常情
  • 也是:)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6 回覆

  • 春日游
  • 所以說真的需要知道對方的防衛距離,不然搞不清楚還當作曖昧,可就太不人道了.
  • 這又是另外一種可悲的情況,不過有人告白十次失敗還越挫越勇就是了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6 回覆

  • 章魚
  • 都搞過了還這樣
    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啦~
  • 唉...(跟著嘆氣)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0 回覆

  • miincloud
  • 玩了國王遊戲,還不再補上一通電話說是開玩笑的...
    真是不夠專業= =
  • 因為這就是實在的惡意啊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2 回覆

  • 訪客
  • 會不會又來一篇文洗白實在......
  • 不會,這次實在就黑到底了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3 回覆

  • Donald™
  • 我我我,好懂這篇!所以我才不敢亂告白,一定也會被這樣大笑|||
    雖然我很喜歡假遊戲真告白,但是實在是真的鬧還是假的鬧就不知道了XD
  • 假遊戲真告白是愚人節不變的梗哪XD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5 回覆

  • 訪客
  • 我是3樓的XD
    會說多拉A夢是因為王在紙上畫的那兩個圓XDD
  • XDDDDDD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8 回覆

  • 默默
  • 好壞的人!!
    枉費前面把他說的那麼可憐
    會想報復他是因為之前一直在偷偷欺負他嗎?
    還是忌妒?
  • 各種原因堆積起來,實在心中的惡魔就產生了。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9 回覆

  • nono
  • 莫名想喊gj啊!!!
  • GJ!

    toweimy 於 2011/05/16 12:21 回覆

  • cindy930526
  • 好壞!!!
    為什麼要給前輩有這種幻想呢
    可是我還是相信實在是喜歡前輩的
    因為我終不希望是這樣的結局!!!
  • 可能是又愛又恨吧...但惡意有時是不受影響的......

    toweimy 於 2011/05/16 12:23 回覆

  • 笑
  • 甘!!!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我都要哭了!
    TMD
    要是我是旁邊的同事大概會揍實在一拳
    然後抱著前輩哭吧 (yay)
    而且我大概會有種超級心碎的感覺吧...(目前是QAQQQQ
  • 推旁邊的同事揍實在一頓XDD
    可惜他沒什麼戲份......

    toweimy 於 2011/05/19 00:30 回覆

  • Zhang Yannie
  • 半夜看了這篇文 我真的被瘧到了
    實在怎麼可以那麼壞
    馬上就從床上爬起來 看看有沒有後續啊
    結果真的沒有啊 就這麼一黑到底了麼
    好像給前輩一個後續啊 讓他出出氣 實在太壞了

    ps 其實 我是爬起來 求後續的
  • 這篇就到這裡為止說,
    因為再接後續就變得不美了啊:)

    toweimy 於 2011/06/15 19:53 回覆

  • 三百年前
  • 我最討厭BE的結局了!
    作者我討厭你!!!!
  • 我被討厭了Q口Q!XD

    toweimy 於 2011/06/21 01:34 回覆

  • chin
  • 實在酒醉後的告白(我討厭你),是意外出口的還是有計畫性的?
    有計畫性的用這樣子的告白去試探前輩對他的心思,然後照著他的反應再走下一步。
    又或者是不小心的酒後吐真言,可是之後前輩的反應依然如故,所以實在將錯就錯(將險棋轉為有利的棋子)一路繼續下來。

    雖然不影響結局,但事實在當時的想法也好讓人想探究一翻。(興奮中)
  • 是啊,實在到底哪一句是真話哪一句是假話真的令人費解:)

    toweimy 於 2011/07/15 00:06 回覆

  • 倪藍
  • 我會是惟一站在實在那邊的人嗎?
    看到小時候的欺負感觸很深...又不是M, 誰會喜歡上有份欺壓自己的人?
    打一棒再給糖, 感覺就是一個幸運兒對失敗者的施捨嘲弄...
    如果是我, 大概不會報復, 但也絕對無法對那些人有好感...
    小時候的痛苦是很深刻的, 壞人的印象已經定型, 長大後的彌補無濟於事....

    所以我覺得, 如果實在愛王,那是王的幸運;
    實在不愛王, 是實在報復心太重,也是王自吃其果, 兩人都有錯~
  • 從前在連載的時候,還滿多人站在實在這一邊的啊:)

    toweimy 於 2012/06/21 16:36 回覆

  • wallgrass
  • 怎麼說呢〉︿〈。。。我覺得實在是被多年的自卑、欺壓、仇恨壓得扭曲了啦,都異變成一個冷酷殘忍的人哪,
    雖說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但可恨的地方仍不能被可憐的地方所遮掩啊,相反也不能,
    嗯,看完之後最大感覺是想要後續啊(嘆嗚~)可能實在是真的有點喜歡前輩(還是喜歡叫前輩XD),但也肯定是討厭大于那一點點好感之類的。。。
    啊話說真有後續,前輩真的能跟實在一起的話(那是在另一個次元了吧(遠目)前輩一定是會被實在耍得團團轉,不斷腦補又干傻事(比如像是結尾那樣當眾表白之類的?),一顆心忽上忽下還老偷哭的XDDD(惡意啊)
  • 我好像看過網路上有同人文寫這篇的後續XD

    toweimy 於 2013/02/12 23:40 回覆

  • 蝦米
  • 就知道=口=可惡!!!!!!!!!!
    接下來還是繼續腦補好了我
  • hanabi
  • 唔…怎麼說呢…總覺得王很早就愛上實在了呢w 比起被打看眼前哭泣的學弟更愜意神馬的,陪落第的學弟補考神馬的,被學弟上了若無其事地走掉神馬的……如果欺負人能到這種地步也很厲害啊XDD((誒你
    如果按這個拓展思維的話,我能想到的只有王根本是個宇宙無敵的腦補帝而且還單箭頭,不然就是實在對王也是有喜歡的情感不過其中的惡意比較龐大就是了XD
    如果是後者的話,我感興趣的是實在對王的情感是喜歡層面的惡意還是單純出於報復的惡意
    前者的話,實在就會比較偏向俗稱我喜歡你所以要讓你難堪的狀況了啦…因為小時候被欺負所以性格扭曲神馬的……還有因為從小就在前輩面前抱有自卑感,喜歡之中的厭惡變得更加深然後對前輩的情感就扭曲了神馬的w 這樣腦補的話後面大概會HE了w
    後者的話,實在就真的是腹黑到不行了,如果全部都是他設下的套子的話他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就策劃的了w 那樣的話我很好奇是幾時開始策劃的w 是在高中還是大學或是更早呢? 在報復完最後一個人之後找前輩是有計劃的還是下意識去的?對前輩的告白是出自于什麽情感? 真真假假分不清楚感覺真的好有趣ww((#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實在對前輩也是會產生感覺的啦,畢竟父母雙亡前輩又是唯一一個在他身邊最久的人嘛XD
    嘛w 也可能只是單純地厭惡前輩想報復罷了啦ww 不過不管是怎樣對我都是很有吸引力的故事XDD
    啊…自說自話地腦補了很多呢ww 如果煩到博主真的很抱歉啊w 這個故事真的很贊而且停在這裡給人懸念的感覺也很棒ww 謝謝博主www
  • 不會,我喜歡聽人跟我分享多一點XD,謝謝你:))

    toweimy 於 2013/12/28 17: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