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遙遠的國家裡,有一位年輕俊美的國王。

  年輕俊美的國王。

  為什麼要強調他年輕俊美是有原因的,因為這關係到接下來這個故事的視覺效果,如果國王和大多數童話裡的國王一樣是個禿肚大叔的話,這故事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位年輕俊美、帥到掉渣、肚子沒有一點起伏、胸口也沒有胸毛、胯下也沒有陰毛、腿上也沒有腿毛、皮膚吹彈可破、摸上去宛如綢緞一般,還散發著健康男性光澤的世紀第一美少年。

  這個王國非常的平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而且因為它位於鳥不生蛋的地方,周圍都沒有鄰國,全是宛如RPG遊戲中繪圖小組懶得製圖時的超級大草原,也因此不論他如何空虛國防,也找不到任何國家來和他發生戰爭。

  你們以為國王會因此煩惱資源和用水的問題,其實也沒有,因為國家周圍環繞了三條河流,那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創國九千九百九十五年來,沒有鬧過一次旱災、沒有出過一水災,當然更別提海嘯和沙塵暴,就連地震一萬年來也沒發生過半次。

  王國的居民非常單蠢善良,國家說什麼他們基本上都會照辦,比起造反他們比較想乖乖待在家打最近新出的電動。

  失業率趨近於零,每個人都安居樂業,偶爾會有一點小竊案之類的犯罪,但大家受到處罰後全都會神奇似地改過向善。

  還有什麼?喔,因為這王國歷代國王都剛好只生一個兒子,所以不會有王位繼承權爭奪的問題。宰相們都是宅男,宮廷裡都是勤奮的公務員,權臣奸相在這國家的字典裡也是不存在的。皇后只有一個,生完孩子就掛了,後宮常常是空的,所以後宮也很和平。

  總而言之,所有你可以想到讓一個國家動蕩、讓一位國王展現他雄風的問題,在這個國家都奇蹟似地不存在,這是一個和平到不可思議的美麗國度。

  做為這樣一個奇蹟之國的國王,他的一生注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才怪。

  各位可以想見,如果有朝一日你穿越了,當了某個國家的國王,但這個國家卻沒有任何可以讓你施展抱負的地方。應該說,它看起來根本不需要你。這簡直就像好不容易交了一個女朋友,你卻發現她根本用不著你,自己用手就可以達到高潮那樣。

  這個事實讓這位年輕俊美的國王鬱悶極了,或許應該說,他無聊斃了。

  沒錯,人家說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但年輕俊美的國王相信,無聊可以殺死一位國王。

  他從出生那天起就在跟一位看不見的敵人戰鬥,這個敵人就是無聊。

  他打遍了所有網路上免月費網路遊戲、玩光所有臉書上的Flash小遊戲,還通通練到最高等級,他看完了國家圖書館裡所有的漫畫,每天都會逛一遍Komica裡所有的版。

  他的噗浪好友廣及全國居民,卡瑪永遠不低於103.33,他熟知電視每台每部連續劇的播出時間,知道每場棒球賽比數的細節,甚至背得出本週熱門音樂排行榜。

  即使做盡了一位國王所能做的事情,他還是很無聊。他曾經為了讓自己不再那麼無聊,做出許多努力。

  比如到街上去放火,但因為這個國家的消防隊太過盡職,擁有最新的救火技術,像7-11二十四小時守護城鎮的安寧,滅火器也沒有放到過期,所以他放的火在五分鐘以後就被滅得連渣都不剩,睡在屋裡的住戶還不知道他家門前的盆栽燒掉了一小角。

  他也曾經試著散布外星人就要在1999年後統治這個國家的訊息,還用廣播告知全國,希望民眾產生一點恐慌,這樣身為國王的他就可以安撫大家。但大家聽了這個消息的反應卻是:「原來是外星人啊!」、「外星人要來統治我們呢!」沒有人有興趣驚慌。

  事到如今,年輕俊美的國王也覺醒了。要在這個國家有所作為,根本是癡人說夢,他不想讓自己的一生都葬送在宅男的生活裡,既然無法改變這個國家,那他就改變自己。

  他開始打扮自己,他研究起名牌,從咕居的包包Shopping到歐咩嘎的手錶,從愛瑪士的打火機到亞曼尼的領帶,年輕俊美的國王利用自己外貌的優勢,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他也去做專業的髮型設計,徹底擺脫宅男的形象。

  國王迷上了在鏡前打扮自己的行為,他把國庫的錢拿出來買衣服。先是逛遍了各大百貨公司精品店,接著很快就不再滿足於名牌,他請來各人專屬造型師和裁縫師,為他量身打造各種行頭。

  別以為這樣就會讓國庫空虛、外匯存底赤字,一萬年來國家人民勤奮安居樂業的結果,讓國庫充盈到就算買下一億台PS3,也不會有任何破產的危機。

  除了一般的服飾,國王也迷上了cosplay,他親手縫製了最辣最萌的女僕裝,還有帥氣深情的惡魔執事行頭。而很快他也不再滿足這樣的孤芳自賞,他舉辦了全國性質的扮裝大會,讓所有的人民共廂盛舉。

  這樣的行為在王國裡也掀起了熱潮。但人民也並沒有因此而玩物喪志,反而因此開發出許多特有品牌,日後培養出無數裁縫名師,設計的商品遠銷到海外,賺進無數大筆鈔票,國庫又更多到滿出來,這是後話,自不用細表。

  話題回到年輕俊美的國王。他順利擺脫宅男的日子,走向潮人的康莊大道後,很快的,他又覺得不滿足。

  他試過所有奇裝異服,女裝在這個時代已經不稀奇了,巫女服女僕服什麼的更是無法激起他半點新鮮感,就連Lady gaga的牛肉裝,最後在他看來都已經過時了。

  國王又開始鬱悶起來,而且這次比他在宅男的時代更加低潮。

  他鬱悶的不只是沒有新衣服穿,還有就是他明明穿了新衣服,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說他穿起來很好看。這個國家的臣子不知道是太過正直還是太宅,就算上朝時從單馬尾換成雙馬尾,在場群臣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查覺。

  國王有一點淡淡的哀傷。他聽說隔壁棚的皇后有一面鏡子,叫作魔鏡,可以每天對著他說你是最美最帥的人,現在電視購物台限量搶購中。但是國王不想要,那太自戀了。

  他想要真實的人,他想要有一個理解他喜好、理解他內在的人,發自內心稱讚他的好,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國王終於發現,他沒有一個可以正視他的,朋友。

  國王於是召告了全國,他要募集優秀有創意的裁縫師。

  為了不讓這個公告看起來太像徵友廣告,國王還巧妙地掩飾了一下。他在公告上努力提及他想要的衣物偏好、預算以及衣物完成的期限,只在海報的右下角小小地強調:

  『裁縫師需親自到場面試,裁縫期間不得擅離宮廷。』

  這則廣告被PO到各大網站,在噗浪上成為當日熱門轉噗。國家電視台也打出了斗大的廣告,「想成為國家裁縫師嗎?現在就上網搜尋:『國王的新衣』。」

  廣告發出後一個星期,就引起了熱烈的迴響。不少優秀的裁縫師遠到而來,就為了把自己最新設計的服飾呈現給國王,這其中有知名好萊烏影星的前專屬造型師,也有前香耐爾的名牌形象製作人。

  國王一個個接見他們,也一件件試穿他們呈獻給他的衣服。但是不管怎麼面試、怎麼試穿,國王都覺得這些人的目光,全只停在他們所做的衣服,而不及於穿衣服的他。

  沒有人注視著他,沒有人在意他。就像這個國家全體的人民一樣。

  國王後來把他們通通都辭退出去,一個也沒錄用,這些自詡不凡的裁縫師們只好帶著他們的得意作品,垂頭喪氣地走出國王的寑室。

  問我為什麼在寢室面試?嗯,嘛,因為要試穿嘛,總不好在大廳裡脫到只剩一條內褲吧,雖然我知道妳們都不在乎。

  國王非常地失望,他穿著一條內褲,也不去揀自己本來的衣服了,垂頭喪氣地坐在自己的龍床上。

  這時候侍者來報告,外頭還有一位裁縫師要求見,但國王此時此刻已經心灰意冷,根本不想再見任何人。

  他揮揮手,正想叫侍者退下,抬頭卻看見寢室的門口跪了一個男人,他有著金髮碧眼、媲美NBA明星選手的身高、儂纖合度的唯美肌肉、深邃的眼神、鬼畜的笑容,外加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是一位俊美無儔的裁縫師。

  俊美無儔的裁縫師。

  重覆這句話的理由跟之前一樣茲不贅述。他不像其他裁縫師手上拿著一堆雜物,他雙手空空,更顯得他有一雙骨節分明、修長而看起來很靈活的雙手。

  不知道為什麼,國王在那一瞬間,心口有一塊地方,悄悄地抽動了一下。

  俊美無儔的裁縫師低下了頭。

  「我看到陛下在噗浪上登的廣告,特來求見陛下。」

  國王張開口,發現喉嚨有點乾。

  「是……是嗎?」他從床邊站起來,走到裁縫師面前,裁縫師抬頭望著他,兩人四目交投,各位可以想像背景有一道火花的效果。

  國王掩飾住心中的悸動,擺出國王的威嚴說:「既然來了,就把你的衣服呈上來給朕瞧瞧。」

  但裁縫師此時卻笑了。「在草民呈上衣服之前,有幾個條件要請陛下承諾。」

  國王不高興了,傲驕地抬起下巴。至於他們為何明明金髮碧眼對話卻如此中國,純粹是翻譯不好的緣故,這很常見的,別太在意。

  「朕還沒錄取你,你竟然敢要朕答應你條件?」

  「陛下如果不答應,請恕草民無法為陛下縫製衣服。」

  金髮裁縫師站起來,竟然就要走了。國王這下子有點急了,只好開口。「好吧,你有什麼條件,先說來聽聽。」

  裁縫師又跪了回去,「草民有三個條件。第一,草民是個裁縫師,是為陛下量身打造最適合的服裝而來的,所以在完成之前,草民不能隨便離開陛下身邊,當然陛下也不能隨便離開草民的身邊。」

  這正合國王的意。「我同意你,剩下兩個呢?」

  「第二個條件,草民對衣服的事很龜毛,草民做出來的衣服,陛下一定要試穿,如果不合身的話草民也會隨時修改。為了做出世界上最完美、最能襯托出陛下魅力的衣服,陛下必須不厭其煩地配合草民的堅持,不能半途而廢,也不可以中途辭退草民。」

  這條件也合情合理,而且說實話國王還怕對方半途而廢,很快地點了點頭。

  裁縫師又笑了笑。

  「最後一個條件,如果草民真做出一件陛下最滿意的衣服,那麼請陛下穿上這件衣服,在王都裡遊行一圈。」

  這回國王怔了一下。「為什麼要這樣做?」

  「草民也是有野心的,既然做了好衣服,就好像養了優秀小孩的父母一樣,總是想把它拿出來現寶一下的。」裁縫師恭謹地說著。

  國王想來想去,覺得就連穿著鋼彈裝在國王廣場裡到處跑,都不覺得怎麼樣了,世界上應該也沒比那更恥的衣服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強烈地希望這位裁縫師可以留下來,這是他第一次對什麼人有這樣的心情。

  「好,朕就答應你的要求。」

  金髮碧眼的歪國裁縫師愉悅地笑了。「謝主隆恩。」

  於是裁縫師就住進了宮廷裡,為了方便替國王裁量,國王特准他住在王寢旁邊的房間裡,裁縫師也欣然接受。

  但裁縫師住進去後,並沒有馬上展開縫製衣服的工作,國王想他應該是需要靈感,所以也不是很care。他拿了最新出的NDS,邀裁縫師跟他一起玩,裁縫師也很上道,國王發現他其實也滿宅的,只是和他一樣用外表做為掩飾而已。

  裁縫師也非常會玩網頁小遊戲,國王卡了三年的逃離密室,被他坐在御用電腦前兩三下滑鼠,竟然就破關了。原來關鍵只不過是一個窗台上的圖案裡有個圓形的按鈕抽出來會有把劍這把劍上有密碼破解了他後就可以到地下室……好吧,好像還差很多,但國王覺得裁縫師的腦袋真的好好。

  裁縫師過去曾旅居各地,所以知道很多地方的風土民情,還知道很多政商領袖的八卦。NDS破關的時候,國王就會和他一起趴在壁爐前,聽他講那些數不盡奇聞異談。

  有一天裁縫師忽然走到他的寢房,說要給國王試穿新做好的衣服。

  國王覺得奇怪,明明裁縫師一天到晚都在跟他打電動,怎麼會有時間做裁縫。但他想裁縫師這麼聰明,這點小事一定難不倒他,說不定是在每天蹲馬桶的時候偷偷做的。

  「衣服呢?」

  「衣服在這裡。」裁縫師微微笑著。

  國王見他一進門就把門帶上,還讓他屏退了左右,國王雖然覺得有點奇怪,就算要換衣服,他從小就在侍從面前脫慣了。不過他現在已經完全把裁縫師當成好朋友了,所以兩個人獨處國王也不覺得有什麼怪。

  他看著裁縫師的手,裁縫師的手真的很漂亮,細細長長的還很有骨感,指頭的地方大概是因為長期做裁縫,上面都是薄薄的繭,感覺很適合摸貓之類的小動物……國王忽然驚醒過來,他竟然看裁縫師的手看到呆了。

  重點應該是,裁縫師的手上,根本一件衣服也沒有。

  「衣服在哪……?」國王脫口而出。

  裁縫師露出意外的表情。「在這裡啊,陛下。雖然只是初步的剪裁,很多地方還需要修改,不過我想先讓陛下試試顏色搭不搭。」

  國王呆住了,他再一次往裁縫師骨感修長的手指看去,裁縫師的手指真的好美啊……除此之外還是什麼都沒有,國王紅著頰確認。

  「朕什麼都沒看到。」國王往後退了一下。

  裁縫師怔了一下,他看著自己的手,若有所思地歪了一下頭。跟著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般,輕輕地「啊」了一下。

  「我想到了,原來如此,這件衣服的材質比較特別。」

  裁縫師認真地解釋著,「他是用A國B市的C公司經過百年研發、以最優秀的技術、最牛的團隊,花盡三十八年的心血,所製作出來不含人工添加物並受國際GIS認證的奈米環保開運健康材質。穿上之後他會溫柔地包覆你每一寸肌膚,就像沒穿一樣。」

  國王聽得頭昏腦脹,正要開口詢問,裁縫師卻不給他機會。

  「更重要的是,這個材質有個最大的特性,那就是只有真心愛過什麼人的人,或是真心被什麼人愛過的人,才看得到這件衣服。」

  國王怔住了。裁縫師仍舊恭敬地捧著那件衣服,應該說,維持著捧著衣服的姿勢,對著國王微微勾起唇角。

  「陛下是一國之王,受到全國上下全體臣民的愛戴,應該不會,看不見這件衣服吧?」

  國王說不出話來。他不覺得自己從未真心愛過任何人,他愛他的父親,雖然他一生只見過他三次,一次是太子策封儀式、一次是王位傳承儀式、一次是他父親的葬禮。

  他也愛他的母親,雖然她繼承王國傳統,生下他那天就葛屁了。

  他愛他的皇后,雖然皇后只會窩在書房裡,寫一種叫「BL小說」的東西,從大婚那天就沒跟他同房過。他也愛他的臣子,雖然他們除了公事,平常就只會各自宅在辦公桌裡,唯一的私事是問他要不要參與下次的起士蛋糕合購。

  他也愛他的雙胞胎哥哥……好吧雖然他一個兄弟姊妹也沒有,喈。

  他愛他所有的臣民們,雖然他必須看戶口名簿才知道他們是哪些人。

  而這些人理所當然也應該愛他的,因為他是國王。他們還是噗友。

  「來,請陛下試穿吧。」裁縫師溫柔地催促著。國王感到徬徨起來,裁縫師不會騙他,但國王也不相信自己會看不見這件衣服,這其中肯定有些貓膩。或許是這衣服哪裡故障了,又或者是他的隱形眼鏡該換了。

  他想跟裁縫師說他還是看不見這衣服,但不知為什麼,他說不出口。

  他於是威嚴地伸出手,背對著裁縫師站著,做出一副要試穿的樣子。

  「嗯,看這麼模樣還不錯,我先試試。」國王說。

  但裁縫師卻笑出聲來。國王心驚膽顫,以為裁縫師發現了自己的破綻。

  「陛下,您要穿著原本的衣服試衣嗎?這樣會不合身的。」裁縫師說。

  國王這才恍然,他不禁覺得有些羞赧。平常都是侍從幫他脫衣服,老實說他不會自己解扣子和綁鞋帶,裁縫師看出他的猶豫,就溫言問他:「陛下是想自己脫呢,還是草民幫你脫掉?」

  國王覺得臉頰一陣燙,他沖口而出,「朕、朕自己來!」

  他說著就去解上衣的扣子,裁縫師一直捧著衣服等待他,目光裡不帶一絲歪斜。但國王覺得歪斜的是自己的腦子,不知道為何他越脫越覺得熱,王寢裡的空調一定是壞了,就說國產的冷氣不好了,承包商都是騙子。

  他好不容易脫掉有三層立領的上衣,開始脫褲子,回頭發現裁縫師的視線順著他的動作下移。國王臉漲得通紅,但脫到一半又不能說不脫,明明裁縫師和他一樣都是男的,國王想不透自己為何這麼扭捏。

  他終於脫得只剩下內褲一條,這個國家的男子有穿三角褲的傳統,至於原因跟國務機要費的用途一樣是國家機密。

  裁縫師從床上站起來,走到國王身後,架起了國王的右手,他的指尖從國王的右臂上撫過,在手腕的地方磨娑。國王驚得顫了一下,反射地問:「幹、幹什麼?」

  裁縫師無辜地看著國王,「草民正在幫陛下套上袖子,陛下沒看見嗎?」

  國王心想原來是袖子,只是這衣料真的好薄,他完全沒感覺到布料覆蓋的觸感,反而全是裁縫師指尖肌膚的溫度。

  這衣服似乎是襯衫式的,裁縫師套進右袖之後,手順著國王整條右臂,細心地將皺折撫平,又穿起左手。

  等到兩手都穿好,裁縫師還在國王赤裸(就國王看來是這樣)的背脊上捏了捏,似乎是在整理領子,然後順著國王索骨的弧線,慢慢滑下國王的胸膛。

  他的指尖向內縮攏,在國王緊繃的肌膚上滑動,在乳尖的地方停住。

  國王幾乎不敢吸氣,生怕驚動裁縫師熟練的穿衣技術。裁縫師的掌心撫過他的乳尖,在索骨下方停了下來,跟著兩手十指做出鑽繩釦的動作。

  料想這是件有一整排釦子的衣服,國王想。裁縫師的指尖貼著他的身體,一點一點地往下移動,這釦子肯定不太好釦,裁縫師在胸前每個點上都停留良久,特別是肋下的地方,裁縫師有力的雙臂緊緊勒著國王的身體,每一次呼吸都噴在國王的頸後。

  等到裁縫師的手滑過國王小腹,快到跨間時,國王覺得自己已經快站不穩了,這時裁縫師卻停下了動作。

  他繞到淺淺喘息的國王身前,歪著頭檢視著,國王才知道上衣已經穿完了。他專心地盯著國王的上身,仔細地端詳每一處細節,雖然明知道自己身上(應該)有穿衣服,裸體被一個男人用這樣的目光檢視著,國王還是禁不住渾身發燙。

  「嗯,果然還是有一點不合身。」

  裁縫師挑剔地說著,他忽然在國王面前蹲下來,手摸上國王的大腿,然後往上滑,指尖竟滑進了國王的子彈內褲裡。

  「大、大膽!」國王反射地叫了出來,整個臉是紅的。

  裁縫師卻像是嚇了一跳似地,馬上抽回了手,半晌才恍然似地說:

  「啊啊,抱歉,因為這個地方衣服遮著我看不到,我還以為有布料卡在那裡。這裡有一塊掉下來的布,陛下你看。」

  裁縫師的語氣誠懇而自然,國王才知道是自己誤會大了,一時又羞又窘。這時裁縫師又從旁邊拿了樣東西,看手勢應該是條褲子,然後恭敬無比地對著國王:

  「陛下把裡面這褲子也脫下來,行嗎?」

  國王的臉一下子紅透了。

  「為、為什麼連那個也要脫?」

  「草民做的褲子是貼身的,不全部脫下來的話,尺寸會不準的。」

  裁縫師微笑著,又說:「反正有衣服擋著,而且草民和陛下都是男的,陛下應該不至於會為這種事情害羞吧?」

  說實在的,國王身邊有一群像背後靈一樣的侍從,國王從小從換尿布到洗泰國浴都有人在旁邊看著,就連他在看片子打手槍的時候,後面都站著侍從準備遞給他舒潔衛生紙。區區脫個衣服,的確是沒什麼好羞恥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像這樣赤裸裸(雖然應該是有穿衣服)地曝露在這個人的眼前,國王就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好像自己的某個部份會被人完全看透似地。

  國王抬頭,發現裁縫師還在等他,他深吸口氣,好歹他也是個國王,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給一個裁縫師看扁了。

  他倏地一聲脫下了他的子彈內褲,挺直了腰身站在裁縫師面前。

  他感覺裁縫師的眼神專注起來,兩道邪佞的目光熱切地集中在那個地方,而且越看越近、越近越熾熱。國王覺得裁縫師簡直要單憑視線,把他那個地方燒掉了。

  雖然它沒有要篡位的意思,但國王的表弟還是揭竿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香菇
  • 這篇太可愛了XDDDD
    喜歡「只有真心愛過什麼人的人,或是真心被什麼人愛過,才看的到這件衣服」的設定(///艸//)
    雖然還不一定是真的XD
  • 這設定其實很害羞(羞)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5 回覆

  • 春日游
  • 我說呀!安徒生要哭了……半夜作夢會來找你。
    話說前面的梗鋪真長,下一章有疑似有兒少不宜??
  • 安徒生大人對不起T口T~~還有格林老師也順便對不起~~!XD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5 回覆

  • 草壁英彥
  • 素熙大人的作品還是這麼讚XDDDDD
    這國王好可愛wwwww是說有這樣的國王也蠻不錯的(?)
    看到卡瑪103.33這個數字真的笑出來XDDDDDD這個數字怎麼算的啊wwwww
  • 自從卡瑪可以破100之後,我什麼數字都看過了XD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6 回覆

  • 小綠
  • 可惡這設定真是太萌了 (((((((((( * ノ ノ ))
    可以跟皇后小姐搭訕嗎 XDDDDDDDDDDDD
  • 請~歡迎到王國CWT購買她的新刊XDD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6 回覆

  • 咪
  • (舉手)皇后小姐是阿素大人嗎?XDDDD
  • 噓,她是我朋友。(我絕不承認我就是我朋友...)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6 回覆

  • 仔倩
  • 好期待下一章喔!!>/////<
  • 國王正在忙XD

    toweimy 於 2011/02/08 14:47 回覆

  • 小空
  • 好可愛ww 

    我想到了瑞哥哥說故事www(欸)
  • 我就是被瑞哥哥觸發想到國王的新衣可能也有這可能性XD

    toweimy 於 2011/02/23 22:33 回覆

  • 君
  • 恩恩
  • 嗯嗯?O_O

    toweimy 於 2011/03/19 17:15 回覆

  • 觴醉月
  • (看到最後思考已經不曉得歪到哪裡去了....
    對不起。(羞愧面壁

    希望下一章♥(不你
  • 有下一章啊,點旁邊就有中跟下:)。

    toweimy 於 2011/03/19 21:15 回覆

  • 笑
  • 抱歉我好久沒來了...我自己都想撞牆去死一死了QAQQQ
    阿不過之前實在是沒辦法過來看 (doh)
    不過這麼久沒來
    想到有新的故事我就情不自禁的超級興奮啊!!!!!!
    阿阿阿阿阿我好想跟你大告白阿XDDDD
  • 想來的時候再來就好了,而且我更新很慢的,每天來也看不到什麼XD
    另外告白你已經做過了(羞)。

    toweimy 於 2011/05/16 12:29 回覆

  • 明月神風
  • 看到表弟揭竿那瞬間我真的噴茶了XDDDDDDDDD
  • XDDD

    toweimy 於 2012/01/28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