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番外 第一次玩海龜湯就上手

 

  大家玩過海龜湯嗎?

  第一次接觸到海龜湯(TurtleSoup)這種遊戲,是我的T女友A教給我的。海龜湯其實是一種叫做「水平思考拼圖」的遊戲,光是這樣講,各位一定還是一頭霧水,就舉A第一次給我玩的湯為例好了。

  她給我玩的是最普遍的那個湯,叫「湖中無水草」。

  湯面是「一名男子在湖邊看到一個上面寫著『湖中無水草』的告示牌,回家之後就自殺了,請問為什麼。」而想知道故事背後的原因,也就是俗稱的「湯底」,就要經由不斷地詢問出題者,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但說是詢問,問題的型態卻是受限制的,參與者只能詢問出題者非黑即白的問題,也就是所謂的「Yes/No Question」。

  你不能問出題者:「湖邊除了告示牌,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而只能問出題者:「湖邊還有其他的東西嗎?」

  兩個問題聽起來類似,其實天差地遠,前者出題者可以告訴你:「湖邊除了告示牌,還有A、B、C、D……」

  但後者他只能回答你:「湖邊有其他東西。」至於是什麼東西,你還得自己想辦法問出來。

  這樣的遊戲極度考驗想像力,而事實證明我是個極度缺乏想像力的人。第一次和女友玩的時候足足花了三十分鐘,問到A子都笑著引導起我來。

  後來我知道了湯底後,才知道自己拐了多大一個彎。這碗湯的湯底是「因為當年男子的女友在湖底溺水,男子跳下湖去救,摸到了女友的頭髮,但卻誤認那些頭髮是水草,因此沒有把女友救上來,導致女友淹死在湖底,因而發現真相後羞愧自殺。」

  但我在玩的時候,卻覺得他一定是在湖邊發生了什麼讓他絕望的事。我甚至猜想湖中無水草會不會是一個謎語,比如男子的情人在信上寫了什麼「見水草如見我」,「我們在沒有水草的地方相會吧!」之類的遺言,所以男子才會自殺。

  這種遊戲就是這樣,一但方向偏離,問的問題就會越來越遠。

  A說有些海龜湯,在Yes/No之外,容許「這個問題不是重點(Not important)」這種答案,如此可以阻止參與者將答案越帶越遠。

  但正統的海龜湯其實是不能這樣答的,因為問題是否重要,必須憑藉參與者自己的思考與推理,而不是由出題者告訴我們。

  「這根本就強人所難嘛!」

  我向A抗議,我和她玩到最後,往往都變成A對我循循善誘,半暗示半回答地將我引導向最後的答案。

  A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從開始和她交往就這麼覺得。她平常很喜歡看一些推理小說,還有日劇裡的刑偵推理,有時看得入迷,還會用筆記下故事裡的細節,畫成表格之類的東西,然後煞有其事地分析。

  像我就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行為,我也不喜歡看推理劇,只要她不在的時候,我總是把電視轉到韓劇,動腦這類事情完全不適合我。

  但大概是所謂近朱者斥,和A玩這種小遊戲玩久了,我也漸漸有一點喜歡起這類動腦的遊戲,除了海龜湯,有時也會陪A一起玩玩乙案偵查之類的活動。

  有一次,A說要帶我去見她的新室友。

  她最近搬了新家,搬進一間ShareHouse,裡頭因為某種原因,除了她那個新室友外,其他人都搬走了。

  初次見面,我就嚇了一跳,不單是A和男人同租一間屋子這件事,這個男人非常奇怪,他有著一張帥臉,但頭髮像是很多年沒洗一樣,亂糟糟地散在臉頰旁。明明是第一次和女生見面,竟然只穿了件櫬衫,以一個婆的眼光看來,真的是浪費了他那張臉。

  A介紹他叫作Q,我們聊了一下天,叫了披薩和可樂當晚餐,在等披薩來的時間中,A就說想玩海龜湯。

  「海龜湯?」頹廢的男人不解地問。

  「就是TurtleSoup啊,你有在逛PTT吧,我之前明明有叫你去看。」A說。

  「喔,那個啊,我只看了一下規則。」Q先生懶洋洋地說。

  「那個東西你一定會有興趣,那可是結合了推理和想像力的遊戲。」

  「推理本來就需要想像力。」

  「總而言之現在剛好有三個人,你就和我女友比個賽怎麼樣?」

  A興沖沖地問,Q先生好像沒有反對的意思,稍微點了一下頭。

  我覺得緊張起來。「請、請多指教。」

  A先出了一個簡單的題目,那好像是經典題庫的題目之一,但我還沒有玩過。

  湯面是「有個男人頭下腳上地倒插在沙漠裡,手上拿著一根燒盡的火柴棒。」A要我和Q一人輪番問一個問題,直到猜出湯底。

  基於女士優先,Q先生讓我先問。

  「那個男人死了嗎?」我問。

  「Yes。」A很快地答。

  輪到Q先生了,我看見他稍微直起身來,看了A一眼。

  「他周圍沒有其他東西?」

  「Yes。」A答。

  我不太明白Q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而且還是用否定問句,好像一開始就有定見他周圍沒有其他東西似的。

  「他是從頂樓掉下來嗎?」我問。

  A笑了一聲。「No。」

  我「喔」了一聲,有些失望。

  「火柴棒不是用來做它本來的用途嗎?」Q先生問。

  A遲疑了一下。「Yes。」

  我準備要問下一問題,Q先生卻忽然揉了一下太陽穴,說:

  「我知道湯底了。 」

  他在我驚訝的目光下打了個喝欠。

  「男人和朋友坐熱汽球橫越沙漠,因為熱汽球重量太重,所以他們抽籤決定誰要被扔下去減輕重量,他們劃燃了一根火柴,在把燒過的火柴夾在其他沒燒過的火柴裡,誰抽到那根燒過的火柴,誰就得犧牲自己被扔下去。後面的事情應該不用我解釋了。」

  我瞪大了眼睛,A無奈地攤了攤手,「Yes,完全正確。」

  A看起來似乎很不甘心,嘟著嘴說:「我知道這種題目難不倒你,但你也應該顧全一下我女友的情面,幹嘛這麼快就講答案出來,人家是女孩子耶。」

  「妳也是女孩子啊,你平常怎麼就不要我顧情面。」

  「我是我,她是她,不能混為一談。」

  我聽著他們吵嘴,不由得也覺得有趣。A平常是個非常酷的人,要我來說的話,簡直像那些冷硬派偵探故事裡,拋家棄子的那種男人。

  我和她從求學時代交往至今,知道她過去有很多不好的經驗,因而變得性格上有些孤僻。除了我這個伴侶,我也很少見A有什麼朋友,更別說像這樣和另一個男性打鬧。

  這讓我很擔心,我認為A除了女朋友之外,是該有幾個能夠聽他談心的朋友才對。因為即使是最親密的人,也有很多事情是無法分享的,有些話題還是跟朋友聊比較好。

  「等一下,為什麼你會這麼快知道湯底,你玩過這題目嗎?」我忍不住問Q。

  「我沒有玩過,但是這個題目並不難猜,因為他出得很好。」

  「出得很好?」A問。

  「我看過海龜湯的範例和規則,也看過一些實際玩起來的狀況。這遊戲的秘訣,說穿了就是兩個。」

  我看Q直起了身,感覺他和剛才頹廢的樣子判若兩人,整個人精神起來。

  「一個就是選擇問題的能力,要問什麼樣的問題才能快速接近答案?例如謎面裡一個男人死了,你不能散焦地問『他是被刀殺死的嗎?』、『被車撞死的嗎?』,而應該先問『有人殺死他的嗎?』如果答案是No,再進一步去問『事故而死的嗎?』、『是自殺的嗎?』,就像數學的圓一樣,從大而小,從遠而近,這部分是邏輯推衍最基本的功夫。」

  Q屈起一根手指,又說,

  「其次是組織資訊的能力,這遊戲因為全是Yes&No Question,所以很容易問到後面,就忘記前面問過什麼問題。」

  Q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就經常犯這樣的毛病。

  「例如前面『事故死』已經被否決了,但參與者卻在遊戲後期又問出『難道是掉下去摔死的?』,這種事情在遊戲中很常見。腦袋裡對於問題的順序、關連,在遊戲期間必須有張清楚的藍圖,否則你就會一直重覆類似甚至相同的疑問。」

  「比如你一天到晚問我有沒有看見你的襪子。」A插口。

  「這是人的記憶對於不重要資訊取捨的問題,和組織能力無關。總而言之,海龜湯要玩得快狠準,至少要具備上述兩個基本功夫,不過這些都只是表面的基礎而已。」

  「表面的基礎?」我忍不住問。

  「沒錯,這兩點基礎,可以拿還應付所有的海龜湯謎面,但有的時候,根據題目的不同,有的時候還是可以耍一些小技巧。」

  「作弊嗎?」

  「說作弊也不全是作弊,只是一點點小小的推理。首先,這種遊戲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越好的題目,往往越容易被猜中。」

  Q望著A。「就用剛才這個題目當例子好了,一開始出題者給了我們那些資訊?」

  「資訊?是說男子頭下腳上插在沙漠裡嗎?」我問。

  「不只是這樣,在玩海龜湯時,要注意出題者offer的關鍵字,也就是所謂的key word,例如在這個題目裡,你第一次看到這個謎面時,會注意到哪些特別的詞語?」

  「啊,你是說像這樣:頭下腳上、沙漠、燃盡的火柴棒,像這樣?」A反應很快。

  「對,首先一定會注意到的就是頭下腳上了。好的海龜湯謎面,通常就是起於一個超乎常識的點,這個題目裡最超乎常識的點就在這裡,因為一般正常的人不會頭下腳上,看到這樣的人,你首先會想到什麼?」

  「他絕對不是自己把頭埋進沙漠裡的。」

  「這很難說,海龜湯的題目千奇百怪,搞不好他是探頭看他的溫泉蛋煮好了沒也說不一定。」

  Q先生笑笑,他又繼續說。

  「不過的確這點給了我們一點暗示,暗示這個題目裡可能有其他的外力,才會讓一個人頭下腳上地插在沙漠裡。再來,火柴棒也是一個超乎常識的東西,因為一般人死掉的時候手裡並不會握著火柴棒。」

  「但是就算知道火柴棒也古怪,一般也會想到跟火有關的事情吧?」我問。

  「的確如此,事實上這個謎面並非和火完全無關,我說過了,他是一個很好的題目,也因此他的關鍵字和故事之間必定有合理的連結性,我首先會想的不是他拿火柴棒點燃什麼東西,而是他從哪裡拿到火柴棒,以及為什麼是火柴棒。」

  「啊,你是說熱氣球……」我恍然。

  「對,出題者在想要用什麼東西當籤時,他心裡已經知道男人坐的是熱氣球了,事實上他可以選擇用午餐的免洗筷子之類的做籤,或是美乃滋的瓶蓋之類的,但他最後卻選擇了火柴棒,就是因為他已經受到既定謎底的影響。」

  Q先生又把背靠回沙發上,喝了一口我放在桌子上的茶。

  「要知道出題者是知道謎底的,知道謎底的人,無論他再怎麼刻意隱瞞,都沒有辦法在抹消他腦裡謎底的情況下出題。某些方面,這和測謊有點像,你們知道測謊嗎?」

  Q先生似乎來了聊興,身子從沙發上直起來。我和A對看一眼,A好像已經習慣她的室友這樣,就攤了一下手。

  「就是那種把人綁在可以反映心跳的機器上,問他一些問題,然後測驗他說謊時心跳會不會加速的東西嗎?」A說。

  「對,但也不完全對,很少人知道測謊的真正流程。首先是測謊的題目,出題的人會先準備很多受測者一定會回答的問題,例如你叫什麼名字、你今年幾歲等等,應該說測謊的題目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會是受測者一定知道的問題。」

  「那還需要測謊嗎?」我好奇地問。

  「這就是出題者的詭計啊,真正需要測謊的題目,往往夾雜在那些理所當然的問題裡,例如問過你住哪裡、高中唸什麼地方,當你反覆地面對這種不需要思考、理所當然就能回答出來的提問時,腦子裡戒心就會自然而然降低。」

  「這時候再問『人是不是你殺的?』嗎?」A說。

  Q先生笑了起來。「大致是這樣,當你乍然聽到需要思考的問題,就好像好夢正酣的人被驚醒一樣,一度遲鈍的腦袋要恢復敏銳的思考是需要時間的,那時候說謊的反應就會遠比平常準備好的時候要大。」

  「好詐喔。」我忍不住感慨。

  「測謊的藝術還不僅於此,當遇到需要測謊的關鍵問題,打個比方好了,凶手殺完人之後就把凶器藏起來,但出題者卻不知道凶手把他藏在哪裡。」

  「嗯。」

  「這時候出題者就會這樣問:『凶器藏在什麼地方呢?』,但他不會要受測者直接回答,而是要他用選的,出題者會替他把所有可能的答案擬好。他會用這種問法:『凶器藏在你家裡嗎?』。」

  「這時候受測者當然回答『No』,然後出題者再緊接者問:『凶器埋在花園裡裡嗎?』受測者再答『No』,出題者再問『凶器被快遞寄出去了嗎?』、『凶器交給朋友了嗎?』、『凶器丟到馬桶裡了嗎?』或是『凶器燒掉了嗎?』……」

  「為什麼要這樣問啊?」我忍不住舉手。

  「因為大部分去接受測謊的人,其實心底都有擬一個虛假的答案。」

  Q慢慢地說:「比如出題者問:『你和被害者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他就會回答『是去年的秋天啊。』要知道雖然大部分人說謊的時候,生理都會出現反應,但是這種生理反應,是可以經由訓練來消除的。」

  Q笑了笑。「比如A如果一直對著鏡子說:我是美女,我是正妹,總有一天她就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句話,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說,這樣可以防止受測者事先演練。」

  A聽得專心,她竟然沒有生氣,我卻不禁在旁邊偷笑起來。

  「沒錯,而且要是出題者的選項裡出現實際為真的答案,也就是本來受測者應該要答『Yes』,卻不得不說謊答『No』的選項時,通常就會出現動搖,再配合前面說的那種穿插法,受測者很難不起反應,這樣出題者就會知道,這題的答案其實是Yes。」

  「但是也有可能出現根本沒有正確答案的情況不是嗎?」A提出質疑。

  「沒錯,但是通常這很少見,就算不是完全正確,但因為受測者心裡已經有一個答案了,所以只要你提到類似的事情,他就會不由自主地往那方面想。」

  這時候門鈴響了,原來是送披薩的來了,A主動站起來去開了門,拿了兩個特大號披薩進來,而Q先生仍舊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

  這樣的狀況也讓我覺得新鮮,因為我和A在一起的時候,通常都是我在服務A的,她某些方面是個有點大男人主義的傢伙,但搞不好我就是喜歡她這一點。

  A把披薩放到桌上,我和Q就一人拿了一片,邊吃邊繼續聊起來。

  「人的聯想力是非常可怕的,就算你問『凶器埋在花園裡嗎?』,但實際凶器埋在後山上,但受測者一聽見『埋』這個字,還是會馬上起生理反應。」

  Q一面吃著手裡的夏威夷海鮮披薩,一邊說。

  「等到確認『凶器在花園裡』是Yes時,出題者就會再進一步問:『那麼凶器是什麼呢?』,『是刀子嗎?』、『是碎玻璃嗎?』、『是剪刀嗎?』,如果受測者對『剪刀』出現Yes的反應,就再進一步問:『那把剪刀是誰的呢?』,『是被害人自己的嗎?』、『是你帶去的嗎?』、『是別人給你的嗎?』就這樣一步步逼近真相。」

  「簡直就好像海龜湯一樣嘛!」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對,我一開始看到海龜湯這個遊戲,就覺得他非常像測謊。」

  Q咯咯笑了起來,伸手拿可樂灌了一口。「只是和測謊不同的是,海龜湯的出題者是被設定為絕對誠實的,也就是他的肯定否定必須要是與謎面相符的。」

  Q舉起一根手指。

  「但說是這樣說,海龜湯還是會出現和測謊相同的盲點,那就是我最開始說的,『出題者已經知道謎底』這件事。」

  「我不懂。」我搖了搖頭。

  「這很簡單,你觀察剛剛A在說謎面時的狀況,首先她強調了『火柴棒』這三個字,你還記得嗎?」

  老實說我不太記得,大概是我太專心在聽謎面的關係,所以沒注意到A子語氣有什麼古怪。

  「我那時就想,火柴棒一定是這個謎面的關鍵,非但是關鍵,以她喜歡整我的個性,出題的時候一定盡量以誤導我為樂,所以我一聽到她強調這個字,就知道這個火柴棒肯定有鬼,至少不會是火柴棒一般的聯想。」

  Q笑著說:「所以我打從一開始,就放棄去想謎面裡的主角,到底拿火柴去燒什麼東西了。」

  「真對不起,我就是喜歡整你啊,萌繪。」

  「哪裡,我習慣了犀川老師。再來就是當你問A第二個問題的時候。」

  Q忽然轉向我,我嚇了一跳。

  「咦,我嗎?」

  「你不是問她:『是從頂樓摔下來的嗎?』那時候A笑了一聲。在海龜湯的遊戲裡,出題者如果出現笑容,特別是A這種心胸狹窄的出題者,那絕對不會是因為你的問題接近答案了。」

  「而是因為我猜得太離譜了是嗎?唔,平常都是這樣……」

  我恍然大悟,和A迷上海龜湯也有一段時間了,每次我只要越猜越遠,A就會對著我笑個不停,臉上露出又是得意又是憐惜的表情。這種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問了奇怪的問題,但A這個壞胚子,每次都以看我的窘境為樂。

  不過我也有點佩服,照理說和A相處比較久的應該是我才對,但Q卻很快地注意到這一點了。

  「你這是犯規吧,哪有這樣設計人的。」A不滿地說。

  「沒有犯規啊,海龜湯是一種互動遊戲,最初就是一群無所事事的人,在公眾場所裡想出的把戲,只要是互動遊戲,就一定無法擺脫『人』這個因素,脫離人的解謎遊戲只是單純的理論,也會變得不好玩喔!」

  Q的話激起我些許思緒,事實上我也聽A說過一點海龜湯的緣起,雖然也是屬於往路傳言的層次就是了。

  聽說第一碗湯就是真實故事改編的。一個從戰場上退役的軍人後喝了海龜湯淚流滿面,餐廳裡的人關心他,問他怎麼了。

  那個軍人就當場出題,反問大家他為什麼會哭,但是條件是他只能答點頭或搖頭,因為軍人被限制不能洩露軍中的機密。

  餐廳裡的人紛紛提問,後來謎底是軍人的父親和他一起上戰場,但因為被困在營地裡,彈盡糧絕。軍人的父親於是就殺死自己,央求好友把他的肉煮成湯,讓伙伴和兒子分食,再騙兒子那碗湯是海龜湯。

  兒子當初不疑有他地喝了,多年以後嚐到真正的海龜湯,才驚覺原來當年喝的根本不是這種湯,細思之下馬上明白了殘酷的真相,當場在餐廳裡痛哭失聲。

  後來這個遊戲在當地流傳了下來,為了紀念這位大兵,就沿用這個故事的典,稱這種遊戲叫「海龜湯」。

  姑且不論這個故事是不是真的,但我覺得這樣聽過之後,原先單純的解謎遊戲,確實如Q先生所說的,多了許多人的氣息,這或許也是我甘心被A耍著玩的原因之一。

  「那時候我聽見A笑,就知道『頂樓』這個答案一定離湯底很遠,」

  Q繼續說下去。

  「加上知道主角是摔死的,其實人可以摔死的地方並不多,要嘛就固定的建築物,要嘛就是會動的交通工具,既然A的反應告訴我建築物相去甚遠,那我幾乎就可以確定,他是從什麼交通工具上摔下來的了。」

  「知道是交通工具後,之前火柴棒的提示就派上用場了,我把所有飛空的交通工具想了一輪,飛機、直升機、魔毯、滑翔翼……這裡面唯一和火柴棒有關的東西,就只有熱汽球了。再接下來,只要運用一點想像力,答案幾乎就呼之欲出了。」

  「哈啊……」我長長吐了口氣,還在頭暈腦脹中。

  「什麼嘛,原來是靠老娘我的反應,這根本就是作弊不是嗎?而且要是在網路上玩怎麼辦?」A還是很不滿。

  「網路上玩也是一樣的,出題者經常會多答一些是或否以外的閒聊,從這些閒聊獲得的訊息,往往都快比從答案本身得到的要多。」

  Q大方地說,「我倒是覺得,要是真的像電腦程式一樣,遇見問題,只機械性地答Yes/No,那就不是遊戲,是在做方程式解題了。」
  
  「解謎遊戲就是因為有各種變數,所以才有趣,這就跟看推理小說一樣,就算是因為推理小說的套路,『這個傢伙是個美女,還一出場就跟偵探有曖昧,肯定是凶手。』用這種方式找到真凶,也不失為一種解謎的樂趣。」

  Q笑得天真無邪,我覺得他的印象和初次見面時似乎有些改了。我本來以為他是個懶洋洋,對凡事不感興趣的阿宅。

  但現在我竟覺得他有點像小孩子,單純得可愛。只是有時候有點脫離現實就是了。

  「唉,解謎還是推理什麼的,實在太複雜了,我一輩子也弄不懂。」

  我嘆了口氣,其實跟A玩這些解謎遊戲的時候,我就有這種感覺。A總是能想到我所想不到的方向去,智慧的差距,在這類遊戲中最容易殘酷地被體現出來。

  而現在我知道除了A以外,這世上還有比A更聰明的人。這讓我不禁覺得,自己是不是一點也不適合做這種動腦的活動,做了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Q安靜了一會兒,忽然說:「那我也來出個題目好了。」

  我和A都驚訝地看著他,他就指著玄關問:「我的謎面很簡單,你們知道這扇門為什麼要向外開嗎?」

  「向外開?門不都是向外開的嗎?」我看著ShareHouse往內敞開的房門。

  Q卻搖了搖頭,他邊比劃邊解說著。

  「不是這樣的,在台灣或許比較不明顯,但在歐美國家,門一定都是向內開的,相反的,如果你去看日本的人家,他們的們則一定都是向外開。台灣的話,因為本來就是個文化混雜的地方,所以才會有的門是向內,有的門是向外開。」

  「是這樣嗎……?」

  我有點訝異,明明是每天面對的門,但我卻從未注意這一類的事情。

  「這是海龜湯嗎?」A問。

  Q笑笑。「是海龜湯啊,我出的海龜湯。你們可以用海龜湯的形式問我。」

  「是因為氣候不同的關係嗎?」我馬上問。
 
  「No,跟氣候無關。」Q一本正經地答。

  「是因為建材的關係嗎?鐵門或木門之類的。」

  「No。」

  「還是因為日照?」

  「就說跟氣候無關了,妳也要問我襪子放哪了嗎?」Q笑說。

  連續三個問題答案都是「No」,原本有點輕視這問題的A,也發覺沒有想像中容易,低頭沉思起來。

  「跟日本或是歐美的習俗有關嗎?」我開口問。

  這回Q竟點了頭。「Yes,可以這麼說。」

  我精神一振,仔細想了一下,歐美的習俗和亞洲的習俗有什麼不同,但腦子裡卻一片空白,感覺只想得到漢堡和壽司的差異而已。

  「因為歐美人比較開放,所以向內開表示我家歡迎客人,日本人比較內向,所以向外開表示對外人有戒心,是因為這樣嗎?」A在一旁問。

  「照你這樣說,反過來解釋也是可以啊,歐美人開放,所以對外開表示張開雙臂歡迎客人,而日本人內向,所以向內開表示保護家人,這樣也可以說得通。」

  Q笑了笑,A像吞了隻青蛙一樣,啞口無言的樣子,讓我和Q都笑了。

  但A不甘示弱,她立刻接著問:「是因為門的形式不同?日本人過去都用紙門不是嗎?所以會習慣往內拉。」

  「紙門也可以往外推開啊,我認為並沒有差別。」Q搖了搖頭。

  「還是因為日本人手短,所以只能用推的,往內拉門會不舒服,歐美人手長,所以有餘裕可以向內開門。」

  「這話有種族歧視啊這位太太,虧你自己還是亞洲人。」Q笑著對A說。

  我安靜地想了一下,忽然靈光一閃。

  「難道說……是開門的空間問題?」我叫了出來。

  「Yes。」Q回答,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

  我精神大振,繼續說:「是因為這樣嗎?日本人在室內放了榻榻米,所以沒有空間往內開門,因此習慣向外開?」

  「接近了,但不對。」Q先生搖了手指。

  「因為他們在玄關放了佛壇,所以不能往內開門?」A馬上接著說。

  「哪個日本人會在玄關放佛壇啊?」

  「有啊,我家以前就是這樣。」

  「台灣人不算,台灣人的玄關可以放任何東西。」

   「是因為某種經常放在玄關裡的東西嗎?」我問。

  「是的。」

  「是雨傘?唔,還是高爾夫球杆?」

  Q又笑起來。「都不是。」我忽然福至心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是鞋子?」

  我感覺腦子裡有條線貫通起來,好像堵塞許久的馬桶忽然暢通一樣。

  「啊……日本人的家裡,或是一些亞洲人的家裡,多半是要脫鞋子才能入內的,所以鞋子大部分會放在玄關,所以如果向內開門的話,會打到鞋子!是這樣嗎?是這樣嗎?」我忍不住衝著Q大叫起來,Q坐在沙發柄上點了點頭。

  「就是這樣,而且亞洲人的玄關通常比較小,且和家裡地板間有段差,客人只能在相當狹小的地方脫鞋子,要是門向裡開的話,客人就必須一邊閃門,一邊艱難地把鞋子脫下來,所以相當不便。那麼歐美向外開的理由呢?」

  「因為他們不需要脫鞋子就可以進屋子不是嗎?」A接口。

  「可是這樣的話,還是可以向裡面開啊,不脫鞋子的話,照理向外向內都沒差。」

  我和A都愣了一下,確實有道理。A「唔」了一聲。

  「果然是天氣關係嗎?歐美比較冷,有時會下雪,如果向外面開的話,雪會堆積在門邊,清掃不便。」

  A邊說還邊從沙發上站起來,模擬開門的狀況。

  「你看,像這樣往裡開的話,雪從旁邊吹過來時,就不會被門擋住,堆在門口,增加剷雪的困難。」

  「這樣的確有可能,但是東京也下雪啊,不用說東京,北海道的門也多是向外開門,你想說北海道不會下雪嗎?」Q笑著說。

  A一副被難倒的樣子,我卻忽然想起來。

  「和歐美人習慣穿鞋子進屋這點有關嗎?」

  「是的。」Q讚許地看了我一眼。

  「穿鞋子進屋的話……這和歐美人沒有高差的玄關也有關對嗎?」

  「是的,看來妳的小公主已經想到了啊。」Q笑著對A挑釁。

  「把門往內開的理由,也是怕會打到什麼東西對嗎?」

  「Yes。」

  「……我知道了,是腳踏墊。」

  我交握著雙手,感覺自己心口有什麼東西點燃起來。

  「因為穿鞋子進屋,容易把房子裡面弄髒,所以歐美人習慣在門外放一塊腳踏墊,讓客人可以撮掉鞋子上的髒污……啊啊,原來是這樣!如果門向外開的話,就會一直打到腳踏墊,很不方便,因此歐美人才選擇把門做成往裡開。」

  「Exactly,你喝到湯底了,恭喜你。」

  我看見Q笑得無比溫柔。我還沉浸在喝得湯底的餘韻中,老實說過去所有的海龜湯,對我來說都太難了,幾乎都是在A不斷提醒下,我才找到謎底。那時候我腦子早就已經一團混亂,不要說喜悅,往往只有種鬆了口氣的虛脫感。

  但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靠著自己的力量,把什麼東西解開後的快感。

  「很有趣,對嗎?」我發現Q先生對我眨了眨眼,我忍不住紅著臉猛點頭。

  「這哪算什麼海龜湯啊。」A似乎還有所不滿。

  Q就搓著手說,「沒人說這樣不可以是海龜湯啊!其實還有很多呢,像是你們知道插頭的兩個鐵片上,為什麼要有兩個孔嗎?」

  我愣了一下,還來不及說話,Q閉上眼睛又說。

  「還有像是為什麼斑馬線是橫的而非直的,為什麼警車下部總是黑色,卻又不全部塗成黑的。為什麼烤丸子總是三個一串、布丁總是三個一盒,為什麼信封的折口總是要多削兩個角,而不乾脆保持完整的長方形……」

  「這些全都是有原因的,而且他們全都發生在我們面前,光是開門的事情,我們每天都看著門在我們面前開開關關,但卻很少思考他們為什麼會如此。」

  Q張開眼睛,我看見他的雙目閃閃發亮。

  「而我認為去思考這些事情背後的原因,就是推理最初的本質和源頭,解謎絕對不是聰明人的專利,也不需要特殊的學歷還是智商,那應該是每一個活在世界上的人,都應該勇敢去做,也樂於去做的一件事。」

  「那也得要像你這麼閒才行啊。」

  A還是忍不住吐嘈,Q也不反駁,只是不動聲色地拿走最後一片披薩。

  「發現謎題的存在,需要的是日常生活的觀察力。而去推敲謎題可能的解答,需要的是人與生俱來的想像力。在解謎的過程中,即使不斷地失敗,仍然想要追求真相、不肯放棄的那種情緒,則是人永遠不該忘記的童心。」

  我還記得那時候Q的聲音,變得完全不符他外形地深邃、溫柔。

  「觀察力、想像力還有童心,只要有這三項,就足以解開世界上所有的謎了。」

  我聽著Q的話,想起剛才靈光一閃,推測到鞋子瞬間的那種喜悅之情。雖然只是個小學生程度的謎,但說真的,經由思考,靠自己找出答案的感覺,真的很棒。

  和A交往日久,我在她的影響下,也看了不少推理小說和推理劇,有些推理小說確實很有趣。

  但有時候有些故事太過複雜,經常一個案子死六、七個人,光是記起人名就耗盡我的腦漿,我又不像A這麼勤勞,還會拿筆把人物和地圖都記下來。有時候作者甚至還附表格給我,什麼火車時刻表,還是建築物平面圖之類的。

  看A解的津津有味,但對我還有我一些不常動腦的朋友來說,常讓我覺得很累。比起累更大的是挫敗感,那種輸給作者、輸給其他讀者的自卑之情。

  像我就經常聽到一些不看推理小說的朋友說:「推理小說?那種東西太難了啦,我討厭動腦。」或是自謙地笑說:「我腦袋不好,小時候數學都考不及格,要我做推理這種事,不如直接翻解答還比較快。」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考試,總有一些小學老師以考倒學生為樂,他們會出一些上課沒有教、課本上也沒有寫的問題,等到學生答錯了,再獰笑著當掉他們。

  有時我會覺得很吶悶,考試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測驗學生懂得多少嗎?出一些根本不可能解開的問題,或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學生都解不開的問題,這種考試真的有意義嗎?但很多老師依然樂此不疲。

  某些方面來講,我覺得海龜湯真的是一種很好的遊戲。他讓人不會懼怕動腦,不會懼怕解謎,就像數獨之於數學一樣,他讓推理變得更加平易近人。

  我想起Q臨走前跟我說的:『經由觀察發現問題,經由想像力找到可能的答案,抱持著童心找到最後的解答,這樣所有海龜湯都難不倒妳。』我忽然有種放鬆的感覺,我想我應該放下推理小說,去研究一下信箱上的洞為什麼總是橢圓形而不是方形的好了。

  「總覺得……我有點迷上他了耶。」有一天我還故意跟A說。

  「迷上誰?那個死阿宅嗎?」A不客氣地批評,把我攬過來吻了一下。我笑嘻嘻地沒有答話,任憑A在我背後叫囂著吃醋也不予理會。

  A後來在那間ShareHouse安穩地住了下來,雖然他們經常鬥嘴,但我想他們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

  值得一提的是,後來我和Q先生又見了一次面,那已經是A搬進去三年後的事情了。

  那時A和我迷上了一種叫「殺手」的撲克牌遊戲,那也是非常單純有趣,藏著各種推理技巧的小遊戲,總而言之就是指定一張牌的花色,再由大家抽牌,由抽到那張指定花色的人當殺手。

  然後主持人會叫大家閉上眼睛,拿到殺手花色的人則張開眼睛,告訴主持人他想殺死哪一個參與者。

  然後等大家張開眼睛,主持人就會公告剛剛是誰被殺手殺死了,然後請他推出殺手是參與者中的哪一個。

  遊戲以殺手被人猜出是誰作結,如果一直沒人猜出殺手是誰,那這場遊戲就是殺手獲勝。這是非常考驗演技、人性還有對參與者理解程度的遊戲。

  A對這種遊戲非常擅長,只要她當殺手,最後我和朋友一定死光光。她不只是個聰明人,還是天生的騙子,所以我才會一生被她騙得死死的。

  「演技某些程度也是一種推理。」

  A還曾經得意洋洋地跟我這樣說:「明明不是那個人,卻要演成那個人的樣子,明明不是真實發生的事,卻要假裝那件事在你眼前發生的樣子。要做到這件事,觀察力、想像力和童心,缺一不可啊,不單只是騙人而已。」

  看吧,A果然是個大騙子。

  A熟悉這個遊戲後,腦子很快就動到Q先生身上,我知道她自從認識這位室友後,就一直以在推理上擊敗他為畢生志業。

  但是殺手這遊戲要一定人數才玩得起來,Q先生又很彆扭地不想和我的朋友一塊玩,根據我從A口中得到的資訊,這個腦子靈活的男人其實很怕見生人。

  「那你就叫你的那一位帶他的朋友來一起玩嘛!」

  我聽見A對Q先生這樣說,起居廳馬上就傳來Q窘迫的聲音。

  「什……什麼那一位?」

  「少裝了,你跟對方在交往吧?瞞不了我的啦。」

  「不是妳想像的那樣。」

  「少來,我上次都親眼看見他送你回家了。俗話說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我們又不是陌生人了,遲早都要見上一面的嘛!」

  「就說不是妳想像的那樣了……」

  我在玄關聽著,感到有幾分驚訝,不單是Q先生這樣的人有了交往對象的緣故,雖然他極力否認,但像我這樣的笨蛋也聽得出來,Q先生只是單純害羞而已。

  但我覺得除了害羞之外,他和三年前的樣子也不一樣了。怎麼說,感覺更溫暖、更有人性了一些。我想他說的是對的,人只要保持這一顆樂於解謎、樂於追根究柢的心,就會有動力不斷地向前邁進。

  不過我想,這樣的Q先生,玩起殺手來,一定敵不過我那奸詐狡猾的A。

  「我幫你打電話給他,你在那邊給我乖乖待著吧,有栖。」

  「妳給我住手!還有誰是有栖了?」

  算了,就讓A小小的復仇一下也無妨。

  畢竟現在的Q先生,一定有人會為他討回公道的,不是嗎?


—End—

 


 

Posted by toweim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22)

Post Comment
  • 利歌
  • 幾星期前幾乎通宵地玩了一個,然後連續三天都一直在想,可惜最後明明故事的輪廓都出來了,我卻還是喝不到湯底 :(
    也許我比較適合當個華生吧 XD

    海龜湯在投入的時候真的是會沉醉下去的,只是真希望我答題的時候也有Q這樣的導引者。生活題真的比較有意思,只是有時答案會有點小爭議就是了......

    PS: 恭喜又遺憾Tempo系列結束了,但是反過來像Q這樣嚴謹的故事也好好看 ^^b
  • 海龜湯真的是會讓人廢寢忘食的玩
    我有一陣子每天醒來就是泡在海龜湯版上出題和解題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2

  • 琰翎
  • 啊,現在才知道原來這種遊戲叫做海龜湯啊XDD
    記得是高二吧,有一段時期全班都在玩這個~
    真的是一個考驗想像力與推理能力的遊戲!

    是說,Q害羞的樣子真可愛www
  • Q先生是本故事的吉祥物./////.(Q:我不是主角嗎??)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3

  • 席伶
  • 沒有想到會再看見Q耶,好意外XDDDDDD(很開心的意味)

    我是屬於推理能力相當差的人,每次同學在玩海龜湯我就在旁邊亂問問題!
    我也是屬於那種,明明前面就已經問過的問題,但是後來會完全忘記自己問過,又問一遍的人,然後出題者和其他認真推理的同學就會很無奈XDDD
    不過門向裡向外開的原因我都有猜對喔!

    另外,昨天一口氣把Tempo Tango看完了!
    明明越看越覺得自己會精神衰弱,但還是欲罷不能地看完了
    Tempo和室友真的太有趣了XDDDDD
  • 我也是會一直反反覆覆問一樣的問題
    這時候主持的人就會很無奈地說:
    你剛剛已經問過這個問題了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3

  • 玠
  • 海龜湯真的是個很好玩的推理遊戲
    總是讓我欲罷不能
    每次能問到關鍵的問題都教人開心不已

    Q跟A都是我很喜歡的角色
    尤其是在我看來腦代極為發達的Q
    或許是我綽號也是Q的關係
    我總會反覆咀嚼Q的推理

    從朋友那推薦得知Tempo系列然後一口氣看完人肉搜尋
    真的覺得阿素文筆很好很流暢 思緒清晰
    整體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請繼續加油:)))))
  • 問到關鍵問題的快感
    是海龜湯最令人無法自拔的醍醐味啊!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4

  • eily
  • 總覺得那個殺手的遊戲跟狼人好像
  • 狼人我倒是沒玩過
    會不會是同遊戲而不同名稱?台灣有很多團康小遊戲都是一地域一規則: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5

  • 尼洛
  • 所以接下來Tony會加入遊戲吧(笑)

    殺手遊戲我玩過,不過我的抓人關鍵在主持人身上。
    我們班選到的主持人我覺得還滿笨的,
    一開始說「殺手請殺人」時一定會站在殺手前面對著他說。
    所以只要猜個大概的方位不用幾個回合就可以成功抓人了。
  • 沒錯,有時候就連主持人面對哪個方向說話,
    也可以憑聲音的方向性大致猜出是哪個人!
    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2 20:36

  • 訪客
  • 殺手遊戲我也玩過
    不過主持人比較奸詐 他都走回原位才說話(我們坐圓桌)
    其中一個殺手也很奸詐都點沒啥關聯的人讓我們沒辦法猜關係
    除了某個運氣超好隨猜隨中的人其他都猜不到XD
  • 這個主持人挺聰明的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3 22:34

  • 路人
  • 狼人遊戲(網路版):
    點腦隨機挑選「狼人」、「狂狼」、「占卜師」及「村民」(只記得這些)
    參與人數到一定的數字後,會隨機選兩個人當「情侶」

    狼人每晚可以選擇要殺死誰,被殺死的人可以在「死後的世界」討論。
    狂狼我忘記是幹嘛的了 ←
    占卜師就是占卜師這應該沒什麼好說的(?)
    村民們每天都要投票說要吊死誰,最高票的人當晚會被吊死。

    如果情侶的其中一方被殺了另一方也會跟著死亡。

    每個人死掉的時候會公布身分。

    一樣,最後存活的如果是「狼人」或者「狂狼」,那就是村民輸了。
    存活的是「占卜師」或「村民」的話,那就是贏了。

    有時候還會有人狼戀(狼人與村民是情侶)、占狼戀(狼人與占卜師)

    這些是大概,我只有被朋友叫去玩一兩次,更詳細的請專業的樓下ry
  • 感覺像是殺手的複雜進階版,不過很有趣的感覺:D
    感謝介紹遊戲!

    toweimy replied in 2010/12/03 23:21

  • 一隻
  • 看Q先生的推理過程真是種享受,他在推理時特別有魅力w
  • 我也是最喜歡推理中的男人了>////////<

    toweimy replied in 2011/10/11 23:10

  • 滿子
  • 根據A所陳述"那一位"送Q先生回家而可推測Q先生是受(你說什...!

    一直以來都難以接受推理類型的文章可是這一系列我看的好過癮!!
  • 感謝喜歡^^
    嚴格說起來這只能算是有推理外型的普通故事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1/11/13 12:02

  • 路人
  • Q先生真厲害
    我ㄚ
    每次問問題
    不是不對就是無關
    推理能力太差
  • 我也差不多是這樣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2/01/28 20:19

  • 訪客
  • 你好,請問這次貴攤在CWT30二天的攤位位址是…??
  • 抱歉,這陣子因故都沒什麼上網誌,這次場次第二天沒有擺攤喔:)

    toweimy replied in 2012/01/28 20:20

  • Kazge
  • 有種感覺..

    上篇的"我"跟這裡的A不是同一人?
    雖然並沒有明說他們是同一人
    但是描寫手法上會讓人認為是同一人(?

    嗯總之想說
    上篇的"我"似乎沒那~麼~熱衷推理的樣子,不像這裡的"A"
    倒像這裡的"我"(笑
  • 本篇和番外裡的"我",本來就是不同人喔:)

    toweimy replied in 2013/01/27 18:17

  • sunny
  • 在某個機會下搜索到您的文章,原本想藉由文章來知道人肉搜索的方法,但後來發現文章中的故事情節更吸引我。
    對作者推理的故事敘述感到很生動,希望還能有更多的作品。
  • 謝謝你,我之後還有很多作品啊XD

    toweimy replied in 2013/06/18 16:17

  • sunny
  • 哈哈,但我想知道這些角色後來的趣事,
    因為光是看作者的敘述就覺得這些人物是真實存在著! :D

    作者的其他作品我可能要忙完這陣子的事情才能慢慢看完XD
  • 我有想要寫Q系列的後續,不過還是要等到有靈感吧:)

    toweimy replied in 2013/06/22 19:19

  • sunny
  • 哈哈,那我很期待作者後續的作品了! :D
  • 謝謝你:)

    toweimy replied in 2013/07/07 00:22

  • Keri
  • 我也很喜歡殺手遊戲
    有次過年就跟親戚們一起玩
    幾個比較推理厲害的人(最能讓殺手感到危機)
    總是在開始沒多久就被殺了
    都沒能玩多久 超可憐的XD

  • 殺手總是跟比較不熟悉的人群玩第一次時最有效果,但等大家知道你的本性之後再玩第二次就會變得很艱難了XDDD

    toweimy replied in 2013/08/19 00:50

  • 樺鬼﹢
  • 我們的殺手要殺人的時候都用比的www
    而且主持人也是很奸詐的那種
    投票的時候很艱難
    因為大家都是那種很會玩的
  • 我們殺手要殺人的時候也都是用比的啊,只是主持人講話的方向常常會洩露殺手的位置XDD

    toweimy replied in 2014/03/18 19:48

  • 海龜湯愛好者
  • 這篇故事讓很多人掉進了海龜湯的坑啊!
    不知道您最近還有到PTT海龜湯版玩嗎?
  • 讀者
  • 吐維大妳好~ 這兩天又回來複習這系列了,果然還是好精采!
    有個小疑問,A到底有沒有換女友?
    因為在人肉搜索上篇,A有說過「和我的新女友關門胡混,過幾天就忘記這件事情了。」這是在A和Q開始研究那篇部落格之後的事了。在海龜湯這篇中,"我"跟A交往應該是在認識Q之前,一直到這篇故事的尾聲,"我"和A都還是在一起。所以感覺A的女友都是同一個人啊? 也沒有這篇前面的"我"和後面的"我"是不同人的徵兆......
    所以A到底有沒有換女友呢?? 好在意啊!!XD
  • A以前應該有別的女友吧?

    toweimy replied in 2014/08/15 21:48

  • 利歌
  • 也許這兩篇的人物完全沒有重疊,Q從來不是同一個Q、〈人肉搜索〉的敘事者不是〈海龜湯〉中的A也未嘗不可。

    第一,〈海龜湯〉的敘事者從一開始就與他的女友A在交往。之後A搬家,某天帶敘事者回去見他的新室友Q。可是在〈人肉搜索〉中,敘事者一開始就與Q是室友,兩人看小龔的部落格,然後在小龔失戀後一星期,敘事者交了新女友。
    海:『照理說和A相處比較久的應該是我才對』
    人:『我把我的電腦拋到一邊,和我的新女友關門胡混』

    第二,〈人肉搜索〉裡,敘事者在第二次解謎前說女友常去他家,對Q早已見怪不怪;而在〈海龜湯〉裡,敘述者第一次見到Q、跟他玩海龜湯,直到三年後才再次與剛交上男友的Q見面。
    人:『女友經常來我家,對於我這位古怪的男性室友也早就習以為常』
    海:『後來我和Q先生又見了一次面,那已經是A搬進去三年後的事情了』

    反到是除了個性、Q的名字以及故事基調外,兩個故事中的人物沒有必然等同的理由吧。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